第004章 激战长空

上一章:第003章 逃之夭夭 下一章:第005章 运筹帷幄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我会在这个月圆之日进入魔刹天。”回到朱家,我开口的第一句话令海姬花容变色,就连甘柠真也惊讶莫明。

道明了吉祥天莲华会的邀请,我对众人道:“吉祥天此时召开莲华会,摆明了是要正式插手魔刹天与罗生天最后的决战。如我所料无差,吉祥天的高手应该早已暗中潜入魔刹天,蓄势以待。”

甘柠真眼神一亮:“难怪你先前会问罗生天掌教们能否出席莲华会。吉祥天既然做出了保证,当然做好了万无一失的安排。”

我微微一笑:“不战而屈人之兵,吉祥天莲华会这一招太厉害,不愧是真正掌控北境的最强势力。”

女武神们一脸疑惑,我解释道:“原本,罗生天名门覆灭的命运已经注定。他们被困魔刹天,无论是全力一搏进行决战,还是潜伏起来打游击,都会被回师魔刹天的楚度吞掉,区别只是时间早晚。如今吉祥天打着莲华会的幌子,邀请各派宗师,等于强行保留了罗生天最后的火种,留下继续抗争魔刹天的一股力量。如果楚度不能在下一个月圆之日前剿灭罗生天各大名门,吉祥天就可公然插手,护卫罗生天各掌门进入吉祥天。”

海姬不解地道:“楚度怎肯善罢甘休,眼睁睁瞧着吉祥天把罗生天的掌教们带走?”

甘柠真忽然道:“楚度只能善罢甘休。不然便是送给了吉祥天出兵的最好理由。”

“何况还有虎视眈眈的清虚天。吉祥天一旦挥军魔刹天,清虚天自然要落井下石。到时再与罗生天的残部里应外合,魔刹天就岌岌可危了。”我赞赏地看了一眼甘柠真,“除非楚度有同时硬抗吉祥天、清虚天、罗生天的自信,否则决不敢现在就翻脸。依我看,楚度这个哑巴亏是吃定了。”

海姬眼圈微红:“吉祥天为什么不早一点出手干预呢?那样的话,姐姐也不会死。”

我心中一虚,干笑几声:“罗生天最早和魔刹天合谋,不就是为了想让楚度对付清虚天、吉祥天吗?吉祥天任凭魔刹天攻占罗生天,便是对罗生天最好的惩罚,也是对清虚天的一个警告。如今,罗生天的残兵剩将再也成不了气候,除了投靠吉祥天,还有第二条路可以走吗?吉祥天不花一兵一卒,就轻松接收了罗生天最后的势力,而现在偏偏是清虚天对魔刹天隐隐展开反击,楚度难以孤注一掷与吉祥天决战的微妙时刻。”

“所以莲华会召开的时机,掌控得妙到颠毫啊。”长叹一声,我道:“一石数鸟,却又兵不血刃,逼得楚度不得不忍气吞声。嘿嘿,楚度这一口强咽下的气,要如何一吐为快呢?本届莲华会定然精彩得很。”

甘柠真沉吟道:“所以你打算趁此良机进入魔刹天,救出脉经海殿的女武神。”

我淡淡一笑,不仅仅如此,帮一帮罗生天的那些丧家之犬也不错。反正吉祥天会暗中插手,我只是做一个顺水人情。在危难中为罗生天众掌门雪中送炭,好处实在太多了,同时也代表我向吉祥天巧妙示好。只有广积人脉,我才有挑战楚度的本钱。

“不行,太危险了。”海姬急切地道:“在下一个月圆前,楚度必然会尽起精锐,全力追剿罗生天各派。你好不容易从楚度手里逃出,怎么可以再自投罗网?”

“我怎能坐视脉经海殿的姐妹不理?”我摆出大义凛然的神情,“海殿主已遭不测,剩下的女武神对吉祥天没有利用的价值,他们是不会管的。”

女武神们感激涕零,纷纷拜倒:“公子高义,我等誓死追随。”

我摇摇头:“你们就不必去魔刹天冒险了,暂时留在这里,我和海姬、柠真一起去。”

海姬神色忡忡:“可你原本不是打算留在这里,暂避风头吗?”

“躲避只是为了等待时机。难得吉祥天出手,这是唯一救出女武神们的机会。时间不多了,我们必须日夜兼程,在月圆之日赶到天壑。”不等海姬再说,我目光一寒,斩钉截铁地道:“我已经决定了。”

四日后的傍晚,我们抵达香草峡。

从高空俯视,月亮悬挂山头,翠碧的山峰笼上朦胧的银纱,草木若隐若现。香草峡附近,风尘扬动,妖兽嘶吼,妖军人头撺动,旌旗招展,把狭窄的峡口围得水泄不通。

今天正是月圆之日。

“总算赶到了。”我一拍绞杀,让它放慢速度,在空中缓缓盘旋。

“我们硬闯?”海姬向我投来询问的目光,挂在玉颈上的璎珞在夜色中闪闪发光。有了璎珞和玉簪,她和甘柠真也能自如飞行。

“不用这么麻烦。”我心念微动,毒影像一张无形的大网,扑向香草峡。

毒影过处,青碧的草叶发蔫,卷曲,泛出病态的枯黄。妖兽们不安地骚动转圈,发出哀叫,陆续匍匐在地,有气无力地喘息。“啪”,一杆旌旗斜斜倒地,执旗的小妖抱着脑袋,像喝醉酒似的身躯摇晃,脚步趔趄,扑通摔倒。不到一顿饭的功夫,妖怪们像推倒的骨牌,纷纷跌坐躺倒,神态懒洋洋的。一些勉强站立的妖怪脸色潮红,大声咳嗽,无精打采地四处张望。

“这就是毒影的威力?”甘柠真骇然望着峡谷,足足近万个妖怪,还能站着的不到千人。

我又惊又喜:“空空玄说得一点没错,毒影的确胜过了千军万马。有了它,我一定能大展拳脚,在北境开辟自己的势力!”这才收回了毒影。

甘柠真目光复杂,欲言又止。我故意忽略了她的神色,耐心等了一个多时辰,直到月满中天,我才催动绞杀,直冲下去。

一路冲入峡口,如入无人之境。枯败的草丛里,纺织娘有气无力地鸣叫。一头头妖兽横七竖八地卧倒,口吐黄沫,肢体不时地抽搐。妖怪们趴在地上,痛楚地呻吟,咳嗽呕吐,皮肤上沁出白绿色的霉斑。见到我们,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又无力仆倒。

一轮金黄色的明月高悬天际,对面的湖沟上,龙门巍峨耸立。一条条色彩斑斓的怪鱼跃出水面,跳过龙门,消失在虚空中。

海姬骇然道:“鱼的数量怎么这么少?”

甘柠真望着四周厚厚堆积的纺织娘虫尸,叹了口气。毒影杀伤力之大,近乎恐怖。湖沟前,几百个妖怪勉强爬起身,双目赤红,向我们跌跌撞撞地扑来。

“一个不留!”我森然道,绞杀风翼拍动,狂暴的气流犹如秋风扫落叶,将妖怪们打得血肉横飞,脑浆迸溅。转眼间,尸横遍野,哀嚎不断,流淌的血河染红了峡谷。

甘柠真微微蹙眉:“他们已经全无反抗之力,何必再增杀孽?”

“因为我需要。”我冷冷地道,不为所动,举步向前,将地上一个挣扎欲起的妖怪踩在脚下。手指虚点,在峰腰上刻下金钩铁划的大字:“神识气象宗宗主林飞。”不用几天,我一人斩妖过万的声威就会传遍北境。

莲华会的召开,意味着吉祥天正式迈出了对付魔刹天的第一步。从今以后,楚度将被迫转为战略防御,正是我落井下石,趁势而起的天赐良机。

高高跃起,我踏上一条怪鱼,飞过了龙门。魔刹天的大地上,密密麻麻的妖怪守在湖边,刀山枪林,严阵以待。天空上,妖兵的翅膀遮天蔽日,连成黑压压的乌云,掀起呼呼狂风。

“杀出去!”我厉声道,迎向飞扑来的妖群。螭枪怒吼喷射,在空中闪过一道道艳丽的红芒。

鲜血飞溅,妖怪纷纷惨叫跌落,我一马当先,甘柠真、海姬紧随两侧,绞杀殿后,形成一个锐不可当的梭形,利刃般刺入密集的妖群。

螭枪灵动吞吐,宛如羚羊挂角,变幻莫测,无迹可寻。时而消失在视线中,时而从虚空内诡异地射出,一连穿过几十个妖怪的咽喉,带起漫天血雨。自从悟通了空的境界,寻常妖怪再也难以对我形成威胁,加上甘柠真、海姬左右护翼,使我专心向前猛冲猛杀,犹如一条奔腾的怒龙,把螭枪施展得淋漓尽致。

甘柠真的三千弱水剑化作滔滔洪流,席卷而过,无数妖怪陷入弱水,挣扎悲呼。海姬的金螺吹出脉经网,罩向妖群。金光闪耀的网线纵横切割,妖怪们四分五裂,残肢断臂横飞。

绞杀暴戾的厉叫响彻云霄,听得人毛骨悚然。回头望去,一具具干瘪如纸的妖尸从空中纷纷坠落。绞杀双目闪耀着兴奋嗜血的光芒,全身血纹像一条条赤红的毒蛇诡异爬动,令人生出要从皮肤内钻出,择人而噬的恐怖感觉。

妖怪们似乎被绞杀的凶残吓破了胆,远远散开,避之不及。虽然绞杀的风翼所向披靡,妖怪难近,但它更喜欢用触须吸噬对方的血肉,一条条触须如同舞动的幽灵,索命的恶魂,刺进拔出,中者立毙。

高亢的号角声蓦地响起,数长数短,忽快忽慢。在号角的指挥下,妖怪们渐渐稳住阵脚,不再像先前那般混乱,而是在空中有序地分成六支兵队,其中四队各自死死缠住我、甘柠真、海姬和绞杀,分别围堵。这些妖怪身手矫健,背上翅膀最少的也有三对,因此在空中飞翔转折异常灵活。它们采用游斗的方式,并不硬拼,只是尽量拖困住我们。

第五队妖兵个个穿戴厚盔重甲,手执砍刀长矛,骑在庞大的龙鹫、飞虎、豹鹰背上,像一驾驾战车来回横冲直撞,切断我们之间的相互支援,把彼此慢慢分隔开,造成各自为战的局面。

最后一队妖怪趁机杀入,他们彪悍凶狠,妖力高强,各持五花八门的凶器法宝,担当起攻击我们的主力。一时间,天昏地暗,日月无光,烟雾滚滚,烈焰熊熊。在妖怪们井然有序,层次分明的围杀中,我们渐渐陷入了苦战。

眼看海姬、甘柠真形势不妙,我长啸一声,以空的心境,全力击出一记轰字诀。仿佛晴天霹雳,猛然震响,挡在对面的十多个妖怪被轰成齑粉。轰字诀余势不减,犹如一连串的密雷向外波及,触者粉身碎骨,血肉飞溅,在正前方硬生生地杀出了一个缺口。

我正要招呼海姬、甘柠真,借势冲出妖群,两柄紫金八角大锤呼啸而来,封住缺口,向我当头猛砸击。一个三眼金鹏妖手执双锤,挥舞如风,缤纷的锤影化作实质,花炮般密集砸来。

这个三眼金鹏妖妖力雄浑,锤法精妙,额头的竖眼喷出一束束穿金裂石的闪闪金光,十分难对付。我不与他过多纠缠,倏然倒退,施展刺字诀,将围住海姬的十多个妖怪同时击毙,在三眼金鹏妖追击过来的一刻,突然回身,螭枪摇曳射出,在空中以曲折离奇的轨迹,绕过锤影,刺入三眼金鹏的咽喉。

螭激情高吼,在半空折回,再次射穿一个妖怪的胸膛。这一招回马急旋枪源自螭的第二代主人,被我使得顺风顺手,痛快酣畅。螭枪不停回旋急刺,配合我的神识气象术,所向披靡,挡者立死。海姬附近的妖群被我杀得四散溃逃,我和她一前一后,又向甘柠真冲去。

妖怪的号角声有节奏地响起,妖群阵营又变。大批妖力强横的妖怪从后围向海姬,悍不畏死,凶狠搏杀。另一队妖怪斜向里插出,截断我和甘柠真之间的通路,而灵活多翅的妖怪则死死拖住我,死缠烂打,逼得我们难以形成合力,不得不又一次各自为战。

海姬香汗淋漓,气喘吁吁,已经是强弩之末。甘柠真稍好一些,但也被迫转攻为守。最威风八面的反倒是绞杀,一味逞强斗狠,没有堪与匹敌的对手。然而妖怪们远远避开它,围而不攻,令它的威力无从发挥。一些妖怪故意发出挑衅的呐喊,靠近又逃开,引得绞杀在不知不觉中,距离海姬和甘柠真越来越远。

这么下去不是办法,我目光一转,向号角声响起的方向俯望。飘摇的旌旗下,一个主帅模样的狐妖在众妖的护卫下,吹奏号角,遥控指挥妖兵作战。要想冲出重围,必须先杀此妖,使妖军无法形成有效的战术。

毫不犹豫,我猛然俯冲而下,螭枪瞄准狐妖脑袋,喷薄射出。“噗哧”一声,血花飞溅,几个妖兵同时扑到狐妖身前,以血肉躯体,强行挡住螭枪。我想要再射,一面面厚重的钢盾林立竖起,犹如重重堡垒,把狐妖遮挡得严严实实。

以空的境界,我施展刺字诀,神不知鬼不觉,悄然潜入狐妖身侧,正要暗施杀手。“丁零零”,狐妖旁边一个黄脸妖将手中的巨大铜铃突然鸣响,怪异刺耳的铃声令人心悸神摇,魂震魄颤。我一时心神失守,被铃声逼得现出身来。

“他在这里!”妖怪们纷纷大呼,不要命地向我杀来。黄脸妖将摇动铜铃,听得我心情动荡不安,眉心内丹急跳,仿佛灵魂要脱体而出。

“摄魂铃!”月魂惊呼道,“这是出了名的歹毒法器。不但能对人、妖魂魄产生灵敏的感应,连摇九九八十一下,更能吸取人、妖的三魂七魄,对付根基不稳的对手别有奇效。”

我暗暗心惊,自己是龙蝶转世,严格说来魂魄并不完整。加上这几年虽然实力飞增,但速成使我根基不稳,妖力的火候有所欠缺。摄魂铃可谓是我的天生克星。略一思索,我当前的目标立刻转向黄脸妖将。

运转紫府秘道术,苦苦宁心守神。我脚步变幻,以魅舞的灵妙姿势向狐妖逼近。螭枪不停顿地射出,数千次疾刺在瞬间完成,击碎无数钢盾,营造出不杀狐妖誓不甘休的虚假局面。

妖兵们前仆后继,疯狂挡在狐妖面前。半空中,蓦地传来一声痛呼。海姬香肩染红,金发散乱,被妖怪们轮番轰击,显然支撑不住了。

我狠下心,不去管她。如果这个时候赶去救援,又会陷入重围,到时候谁也走不掉,只能沦为力战而亡的结果。大吼一声,我连施神识气象术中最刚烈威猛的“轰”、“裂”、“断”三字诀,迅如奔雷,强行杀出一条血路,不断向狐妖接近。

“丁零零,丁零零……”摄魂铃连摇七七四十九下,我的神识也微微动荡起来,意识出现了短暂的模糊。与此同时,海姬的身影被潮水般的妖怪淹没,甘柠真三千弱水剑的剑光也越来越暗淡。

我突然脚步一错,身形横移,闪到黄脸妖将侧面的位置。螭枪以一个异常缓慢的速度射出,在空中如同老牛拉破车,一点点逼向狐妖。

没有一丝风,四周的空气被凝聚成坚固的实质,四周仿佛变成了一个密封的盒子。这是螭的第一代主人,昔日罗生天大光明境的掌教厉若天所创。枪速虽慢,然而带起强大可怕的无形压力,仿佛一座沉重的山峰压顶,逼得人气也喘不过来。

随着枪势慢慢吐出,赤红的光焰不断暴涨,粗如桶柱,笼罩方圆数丈。妖怪们纷纷涌上,紧张地围护在狐妖四周。任谁也看得出,这必然是石破天惊、声势浩荡的一击。

枪到半途,倏然一折,沉重的压力消失不见,螭枪化作飞舞的杨花,轻飘的柳絮,在空中连连改变方向,飘忽不定,最终陡然掉头,射向摄魂铃。

“咣”的一声,摄魂铃被射得粉碎,残片乱飞。我飘然跃起,施展魅舞,一脚踢爆黄脸妖将的脑袋,翻身再次扑向狐妖。

在妖兵的誓死护卫下,狐妖一边后退,一边吹奏号角。妖怪们从四面八方涌来,向我发动滔天巨浪般的攻势。想要再杀狐妖,似乎不太可能了。我憾然抽身而退,向天空飞逃,不甘心地望了一眼下方的狐妖。

脑海中,忽然闪过楚度击杀天精的画面。我猛然一震,仿佛回到怨渊,在不同的时光通道里飞驰。

又像是飞升开始、结束的一刻,置身于两条不同的光阴河流中。

“我”只是联结时间的一个点,而四周是流动的永恒时光。

螭枪幻作一缕光影射出。

如同在不同的宙内变换,螭枪忽快忽慢,令人生出玄异的时间矛盾感。妖怪们纷纷扑上,挥舞刀盾阻截,却摸不到螭枪的一点边,似乎赤红的枪焰只是一个幻影。时光的错位,让妖怪此起彼伏的拦挡化作徒劳。就像今日伸出的手,无法采摘昨日的花。

“噗!”枪焰贯入狐妖的额头,拖起一腔血雨。狐妖惊目圆睁,脸上兀自带着不能置信的表情,号角颓然从手中滑落。

头也不回,我杀入空中的妖群,以刚刚领悟的快慢变幻之法,犹如切菜一般连杀数百妖兵,硬冲硬撞,突破封锁,靠近了海姬。尽管七情六欲怪物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力量,我还是微微气喘,心跳加速。

海姬浑身浴血,动作缓慢无力。见到我,勉强支撑的一股气终于消竭,疲软地倒在我怀里。我左臂抱住海姬,再次掉头,杀出重围,与远处的甘柠真会合。

甘柠真的情形也好不到哪里去,雪白的道袍血迹斑斑,左臂上的伤口深可见骨。我长啸一声,唤来绞杀,由它开道,向妖群最稀薄的方向冲去。

妖兵急速围拢,主帅被杀反倒激起了他们的血性,个个如狼似虎,凶悍扑击。当先一排妖兵齐声呐喊,向我们纷纷掷出手中的利器。

我刚刚闪过,后排的妖兵立刻上前,贴身肉搏。等把他们杀散后,密集如雨的枪矛再次掷来,迫得我不得不闪避,无法形成有效的突破。加上我要维护甘柠真和海姬,只能被死死缠住,被动迎接一波又一波的无穷攻势。

激战中,左前方突兀地出现了一个缺口。一些妖怪不知是什么缘故,猛地撞在了一起,彼此牵制阻碍,乱成一团,使紧密的合围阵形漏出了破绽。

来不及多想,我抓住机会,螭枪呼啸射出,冲过缺口,向高空急速飞逃。妖兵们在后方紧紧追赶,无数道光焰、毒水、烟雾从身侧擦过,映得天空忽明忽暗,五色斑斓。

一连追出了几十里,后方的妖群才陆续减少,最后只剩下寥寥几十个妖影,锲而不舍地跟着。犹如附骨之疽,怎么也甩不掉。

下方是浓密苍莽的丛林,古树参天,密不透风。我招呼甘柠真,陡然飞落,打算在这里解决掉这些尾巴,顺便活捉几个,拷问出罗生天众人的下落。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03章 逃之夭夭 下一章:第005章 运筹帷幄
热门: 法国粉末之谜 独裁之剑 卜王之王 萍小姐的主意 黑色皮革手册 波西·杰克逊与最终之神 诡域档案 大侠魂 超时空穿越 阴阳师·晴明取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