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章 逃之夭夭

上一章:第002章 阿修罗岛 下一章:第004章 激战长空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空空玄急不可耐地东张西探。从寨楼窗口的方向望去,一个浑圆的彩纹土坡在远处高高耸起,周围是罕见的茂密丛林。土坡上,插着一排排鲜艳的羽毛旗帜,将近千来个强健威武的天精在林子外巡戈。这些看守神庙的天精明显不同,头戴羽翎编织的高冠,颈戴兽牙项链,面目冷峻如岩石,浑身流露出强大凶悍的气势。

空空玄对我暗暗点头,使了个眼色。我问道:“天娜族长,晚上什么时候可以休息?您睡着的时候,需要我为您警戒吗?”

天娜困惑地看了我一眼:“晚上?天缝里哪有白天、夜晚的分别?累了就睡,不累就捕食搏杀。你到底是从第几层来的?难道是外面的世界?”随即摇摇头,自言自语:“阿修罗岛是不可能让外人闯进来的。你真是太奇怪了,把你当作祭品,阿修罗神一定会很满意,保佑我顺利登上第十一层的。”

我趁机追问:“外人不能进来,那我们可以去外面吗?我听说,有的同伴去了罗生天。”

“你哪来这么多奇怪念头?”天娜摇摇头:“我们怎么可能去罗生天呢?一旦离开天缝,我们的力量就会严重减弱,甚至长眠不醒,任人宰割。即使是高层的强大天精恐怕也不行,否则早就出去了。传说外面的世界,比我们这里美得多呢。”

我心中暗忖,迷空岛上的天精必然来自阿修罗岛高层,而天娜到底只是一个中层天精,所以并不知情。从天娜流露出来的可怕质解力,可见迷空岛上的那个天精过去有多厉害。幸好穿越天缝会大幅消耗他们的力量,否则这些一生在杀戮中泡大的天精,定会令北境大乱。

和天娜闲扯废话了大半天,她终于侧过身,呼呼睡着了。然而,背上的两只眼睛圆睁,闪动着奇诡的光芒。

“那座彩色的土坡就是神庙。”空空玄轻轻说了一句,瞅瞅天娜没有反应,又道:“这一层献祭的珍贵供品,应该都在神庙里,我闻出了宝气。”

我无奈地对他摇头,天精们的休息时间完全不一致,加上负责看守神庙的强悍天精。想要趁它们全部熟睡时进入神庙偷盗,根本不可能。

“我一定要试试,你帮我。”空空玄毅然道,背对着天娜,慢慢摸出了灯笼草。捻出了两粒细小的草籽,一粒自己吞下,一粒塞给我。

“好,你尽管说吧。”我估算了一下,距离飞升结束大概还有一天左右的时间。万一露馅的话,我就必须撑过一天。不由心中好笑,我以前飞升色欲天,总希望时间越长越好,如今却盼着早点挨过了。

空空玄把嘴凑向灯笼草,对着它吹气。不一会,灯笼草鼓胀起来,越涨越大,发出耀眼的光芒,照得满室通红。天娜背后的眼睛紧张地眨动起来,天娜也微微动了一下。

空空玄急切地道:“万一我被发现,你就戳破灯笼草,到时会大爆炸造成混乱。你我服用过草籽,不会有事。”

我点点头,把小火炉递给他。空空玄一愣:“你这是干什么?”

我笑了笑:“这样你好保命。”只要逃入火炉,天精们就拿他没有办法。

“你没了火炉,不怕我远走高飞?”

“你送给我的逆生丸,足以抵偿一切了。有了火炉,你从此可以成为自己的主人,不必再任人索取宝贝了。”

“吸了那么多生命之火,其实我也不吃亏。”空空玄沉默了一会,望着神庙:“我必须去。”

我欣然道:“这会是你盗贼生涯中最精彩的一笔,你一定会成功的。”

“不,最精彩的一笔是把芝麻偷来当老婆!”空空玄猛然把小火炉塞回到我的手里,“没了你,谁帮我偷芝麻呀?”一个筋斗翻出寨楼。

与此同时,天娜背后的眼睛陡然射出灼热的光芒,天娜立刻惊醒,翻身而起,四肢化作羽翼,“铮”地一声展开,闪烁凛冽的寒光。

“那个小东西呢?”她喝问道。

我不露声色地道:“我饿了,让他出去替我找些食物。”

“门口不是挂着肉干吗?”

“那是族长的东西,我不敢动。”

天娜瞥见灯笼草,一把抢过,仔细看了看:“这是什么?植物吗?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我道:“这是我在路上捡到的。”眼角余光始终瞄着窗外。

“挺漂亮的,归我了。”天娜不由分说地道,闻了闻,“很香啊,可以吃吧?”伸出舌头舔了舔。

外面,忽然起了一阵骚乱。镇守神庙的天精们大呼小叫,展翅追逐。我暗叫不好,空空玄肯定是暴露了行踪,急忙道:“它有一个妙用,请让我为族长表演一下,您一定会非常喜欢的。”

“哦,让我自己瞧瞧。”天娜好奇地翻动着灯笼草,并没有递还给我。

神庙附近,闪过绚丽的彩芒。那是空空玄笠帽幻化成的水母,显然他到了吃紧的危急时刻。我再也顾不得和天娜周旋了,施展魅舞“飞扬”,急速前冲,一拳击中了灯笼草。

“你干什么?”天娜变色厉吼,羽翼一侧横扫而来,将我击飞出去。灯笼草“噗”地裂开,迸溅出刺眼的红光。

“轰!”天崩地裂。刹那间,我的耳朵仿佛被震聋了。红光以惊人的速度向外辐射,火光冲天,灼烈的热浪像花炮滚滚弹出,顷刻淹没寨楼,将我狠狠撞了出去。

又是“轰”的一声,一朵黑红色的蘑菇状云雾在红光中心冉冉升起。地动山摇,坚硬的岩山像粉末一样簌簌粉碎,被夷为平地,远处的丛林、神庙陷入了熊熊火海,空中的天精纷纷坠落,哀呼惨叫。地上裂开无数道深壑,碎石尘土弥漫成几丈高的滚滚浓烟。许多天精烟消云散,尸骨无存。幸存的百来个天精浑身溃烂,痛苦地扑腾残翅,抽搐翻滚。

我暗暗咋舌,小小一棵灯笼草,竟然有如此可怖的爆炸威力,难怪空空玄说它是罕世奇珍了。借助浓浓烟火掩护,我向神庙的方向摸去。

“是你搞的鬼!”背后,蓦地响起凄厉的叫声。天娜满脸鲜血淋淋,摇摇晃晃地向我飞来。四片翅翼残缺不全,浸透污血的翎羽还冒着青烟。

哇靠,这样都没死?我瞠目结舌,这个地穴族族长也太强劲了吧,当时灯笼草就在她的手上。天娜竭力挥翅,遥遥拍向我,质解力在我左前方落实,地面立刻消融下去一块。虽然她身受重伤,准头不佳,但威力依然可怕。

“现在我们差不多了。”我不逃反进,冲向天娜,以魅舞“宽博”不时变幻方位,避开质解力,再以“飞扬”掠向空中,全力击出一拳。

“砰”的一声,拳头砸中了天娜的额头,她的翅翼也同时扫过我的肩膀上方,只差数寸,便要击实。我闷哼一声,向下落去,就地打滚,消去了冲击力。饶是如此,肩头还是一阵火辣辣地痛。

天娜直跌出去,在半空强行翻身,再一次向我扑来。这时,我才发现她的背部几乎被炸空了,上面的眼睛荡然无存,紫红色的脊椎骨几乎完全突出来,两侧贴着烂陷的血肉,像挂在竹竿上摇晃的破抹布。

“砰砰砰!”我迎上天娜,变幻魅舞,双方再次力拼数记。我猛然口喷鲜血,跌落在地。天娜的脸被打得近乎塌陷,却还是不依不饶地扑上来,生命力顽强得令人生寒。

斜刺里倏然飞出一个瑰丽鲜艳的大水母,半透明的触须飘出伞体,密集刺中了天娜的腹部。天娜狂吼一声,翅翼向下猛切。水母触须轻巧缩回,暴射出无数个小水母,打得天娜全身千疮百孔,如同筛子一般。

“砰!”天娜重重摔落在地,抽搐了片刻,终于毙命。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空空玄翻着筋斗蹦来,大水母不偏不倚,落在他光溜溜的青皮头顶上。

我呆呆地看了他一会:“原来你是个秃子啊。”

“你不准告诉别人。”空空玄尴尬地摸摸笠帽:“说来奇怪,我吃了许多灵丹药草,就是长不出头发。”

“放心吧。一般人,我不告诉他。”我煞有介事地点点头,“神庙里的宝贝到手了吗?没有被炸烂吧?”

“神庙的壁龛暗格里,的确有很多稀世珍宝。有些是我从来没有见过,也没有听说过的玩意。”

“连你也不知道?宝贝在哪儿?拿出来瞧瞧。”

“我没有取。”

我愣了一下:“你开什么玩笑?我们费了那么大劲才来到这里,差点连命都丢了。你竟然入宝山而空回?”

空空玄耸耸肩,道:“这次偷盗中途被天精发现,其实我已经失败了。借助灯笼草爆炸的威力才能进入神庙,那是抢,不叫偷。所以我再三考虑,还是没有取宝。”

他遥望着烟火中的神庙,一本正经地道:“有些事,虽然做了会有结果,但没有意义。”

我默然看着他,没有再说话。

直到飞升结束,我依然在想空空玄的这句话。断魂桥畔,阴风沉沉,全身的光羽逐渐散去,化作飞扬的尘。

“结果重要,还是意义更重要?”我凝视着身旁的甘柠真,忍不住问道。

“你觉得呢?”

我摇头不语,想了片刻,道:“只有得到结果,才会知道究竟有没有意义。没有得到,又怎知哪一个更重要?”徐徐起身,深深望了一眼断魂桥的对面。“我们走吧。”

刚要起步,我心有所感,目光投向天空。三朵流光溢彩的筋斗云由远而近,急速飞落。

云气散去,现出三个麻衣麻鞋的男子,呈品字形,将我围住。

“阁下可是林飞?”当先一人长发垂肩,面目清俊,隐隐有出尘之态。左侧之人高大魁梧,目光凌厉。另一人矮胖如球,满脸笑容。在三人衣襟处,都别着一朵金色莲花,光华灿烂,散发出浓郁的檀香。

我点点头:“你们是?”

“我等是吉祥天的莲华使者。”清俊男子道。

我心中禁不住一寒。我自认为此行朱家,极为隐秘,居然还是让吉祥天轻易找上门来。难道他们一直派人在跟踪我?又或是隐无邪出了什么问题?瞥了甘柠真一眼,我道:“在下和吉祥天素无来往,各位找我有何要事?”

清俊男子淡然道:“既然阁下就是林飞,那么容我们领教一下阁下的法术造诣。”

我愣了一下,不明白对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莫非我是龙蝶转世的秘密暴露,所以吉祥天要杀我灭口?但真要如此,他们应该伏下暗兵偷袭刺杀。

“林公子不用心存疑虑,我们绝无恶意。较法只为切磋,不做生死相拼。”矮胖的汉子笑容可掬。

甘柠真对我含笑点头,我刚好领悟了“空”的境界,加上妖力大进,臻至转态,有心一试,于是不再推托:“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清俊男子上前一步,其余两人向后退出战圈。清俊男子长啸一声,左手屈指轻弹,无声无息。一道劲气蓦地从背后袭来,我向旁闪去,劲气如影随形,跟踪射来。

“化!”我施展神识气象术的化字诀,劲气逼近身侧时,犹如石沉大海,消失得无影无踪。

矮胖汉子笑道:“林公子的法术与众不同,新奇玄奥,难怪能与无痕战成平手。”

我心中一动,我和吉祥天如今只是互相利用,将来还难说得很,没必要完全暴露自己的神识气象术底子。当下身形屹立不动,只是运转“化”字诀,气势绵绵不绝,化解了一道道袭来的劲气。

清俊男子面色微变,双手十指疾弹,空中劲气纵横。“叮叮咚咚”,劲气互撞,铿锵作响,碰撞激溅的劲气化作漫天气雨,向我罩来。

我不动声色,“化”字诀冥缈游移,忽刚忽柔,周身三丈内,气雨消散于无形。

“林公子,恕在下要援手了!”矮胖汉子豪笑一声,加入战圈,俯身左拳击地。

我顿时生出感应,施展“刺”字诀远遁。“咻”的一声,一束雪亮的白芒从原先立脚处破石射出,灿若流星,散发出的厉芒宛如有形之剑,在空中久久凝聚不散。

这胖子好厉害的剑气,法力更在清俊男子之上。他们两人一联手,我便不能单单以“化”字诀应付。雪亮的剑气时而从地下射出,时而从天空飞流直下,配合清俊男子无孔不入的密集劲气,逼得我连施“化”字诀、“封”字诀和“刺”字诀,才不落下风。

矮胖汉子苦笑:“林公子分明未尽全力。你还不出手,难道是要看我们的笑话?”

高大男子长叹一声:“加我一个也没用。林公子这套法术虽然脱胎于破坏六字真诀,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论法术本身,早已超越了拓拔峰,堪称北境无上绝学。敢问林公子,这套法术可曾命名?”

矮胖汉子和清俊男子对视一眼,罢手停战。我心中暗忖,高大男子的眼力倒是厉害,三人中,恐怕以他的法术造诣最强。犹豫了一下,我道:“这是在下随意胡创的‘神识气象术’。”

高大男子欣然道:“公子创出此门绝学,足可开宗立派,位列北境一代宗师行列。本届吉祥天莲华会,公子是当之无愧的受邀贵宾。”

清俊男子从怀中抽出一张碧绿色的请柬,递了过来。请柬似荷叶剪裁,清香沁脾,触手滑如丝缎。上书“吉祥天莲华会”六个字,背后写着一个大大的“道”字。字迹圆润流畅,古拙中透出生动,内敛却又显出锋芒,竟然吸引得我目光久久逗留。

高大男子道:“光看公子凝神注视这个‘道’字,可见道境修为已经远在我们之上了。‘道’字,是我们吉祥天天刑宫的首座长老亲笔所书。”

矮胖汉子笑道:“这就可惜了。请柬是用我们吉祥天独有的九华金莲荷叶所制,煎水服用,可增一年法力。瞧公子的样子,是舍不得吃了。”

清俊男子正色道:“吉祥天莲华会,历来不定期举办,专门邀请宗师巨匠论道谈法,堪称北境最高盛会。贵宾由长老会选定,我等莲华使者出手试艺,过关者方能得到请柬。”

甘柠真对我点点头,清俊男子又道:“本届莲华会,将在下月月圆之日召开,请林公子务必光临各处天壑,我等定会备舟前迎。”

我想了想,道:“可否带人前往呢?”好不容易和海姬重聚,我可不想再抛下她了。万一她被魔刹天逮住,后果不堪设想。

清俊男子点点头:“受邀贵宾可带三名随从,但只限三人,不得逾越。”

我突然心念微动:“不知本届莲华会还邀请了何人?”

三人对视一眼,矮胖汉子笑眯眯地道:“魔主楚度,妖王碧潮戈、龙眼雀、夜流冰、悲喜和尚,清虚天、罗生天各派掌教均在受邀之列。”

我试探着问道:“罗生天各派掌教如今也能出席吗?”

清俊男子颇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道:“纵有千难万险,只要贵宾们愿意来,吉祥天就能保证他们平安到达。”

我心头一震,原来如此!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02章 阿修罗岛 下一章:第004章 激战长空
热门: 冰与火之歌3:权力的游戏(下) 沉睡的人面狮身 纳尼亚传奇3:能言马与男孩(双语) 京极堂系列01:姑获鸟之夏 腐蚀花园 生命的交叉 艺术谋杀 零伯爵:神经漫游者2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网游之天下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