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章 轰轰烈烈闹革命

上一章:第007章 噩耗 下一章:第009章 最接近黄泉天的地方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直到三天后,海姬才从悲痛中缓过神来。

“这道蘑菇炒雀肝的菜味道不错,你尝尝。”坐在店堂里,我殷勤地为海姬夹菜。这几天,我们一直逗留在这个小客栈,因为海姬当日就病倒了。

海姬略微沾了沾唇,放下筷子,萎靡无神地望着外面的街道。她的脸被厚厚的面纱遮住,但我能窥见面纱后苍白憔悴的肤色,和两腮病态的火红。

“今晚启程吧。”隔了一会,海姬轻轻地道,“我们耽搁得太久了。”

“老婆大人说了算。”我接道,海姬勉强笑了笑。

甘柠真道:“海姬,你如今是脉经海殿一殿之主,怎可消沉下去?难道要让几亿年历史的脉经海殿在你手中断送吗?”

我欣然道:“你还有我们呢。海姬,我会永远照顾你,保护你的。”

“我明白,我会振作的。”海姬点点头,握住了我的手,伤痛地道:“小无赖,以后你就是我唯一的亲人了。”

“你看,街上来了好多人。”我有些心虚,避开了她的目光。

一大早,街巷里就聚了不少人类,三五成团,凑到一起神秘地窃窃私语。到了中午,陆续加入的人越来越多,小城出现了难得一见的喧闹景象。披铠带甲的妖怪纷纷赶来,一瞅形势不对,又识相地开溜。

直到同客栈的两位清虚天“贵宾”加入后,人群猛然爆发出高亢激昂的欢呼声。

“打倒妖怪!打倒楚度!打倒魔刹天!”不知是谁第一个喊出声来,喊声立刻涨成汹涌的洪流,在每一条大街小巷澎湃。

“杀死在我们头上作威作福的妖怪!人类,从此站起来了!”

“干掉楚度,从我做起!”

“为我家二狗子报仇!”

“粮价他妈的又涨了,去魔刹天抢粮啊!”

……

人们拿出准备好的横幅标语,狂呼乱叫。他们额头扎上白巾,腰间拔出刀剑,个个威风凛凛,气势汹汹。

清虚天的一位贵宾高声歌唱,充沛的丹田之气响彻天空:“大刀向,妖怪们的头上砍去!全城武装的弟兄们,杀妖的一天来到了!”

另一位贵宾唱道:“起来,饥寒交迫的人类!起来,全北境受苦的人类!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粮价而斗争!”

最终,大家热火朝天地吼道:“没有吃,没有穿,自有那妖怪送上前!没有枪,没有刀,妖怪为我们造!”

人群汇成一条声势浩荡的巨龙,疯狂冲向每一个妖怪的店铺。怒龙过处,变成一片废墟。打砸抢烧,人们发泄着郁积已久的怒火,与妖怪们杀成一团。血肉横飞,哭嚎冲天,整座小城沸腾了!

黄昏时,这场轰轰烈烈的人妖大战以人类胜利而告终。街上堆满了尸体,妖怪们死的死,逃的逃,受伤的被逮住,五花大绑,被勒令跪在大街上,接受人类的控诉批斗。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放下屠刀,重新做人!”一位老大娘霍霍挥动铜拐杖,向五体投地的鸡妖砸去。

“我有罪,我对不起红尘天的广大人民。我接受改造!”鼻青脸肿的鸡妖声泪俱下,折断的翅膀无力地扑腾着。

老大娘喝道:“你会下蛋吗?会下蛋俺们就让你戴罪立功。”

“会!还是双黄的!”鸡妖兴奋地嚷道。

一个满身是血的猴妖举起双手:“告诉大家一个秘密,我祖上第三代是人类!”

客栈的老东家一个箭步冲出,猛扇猴妖的耳光:“小杂种,背祖叛宗更可耻!”

“浪子回头金不换啊。”猴妖苦苦哀求。

老东家双眼放光:“换!怎么不换?你私藏了多少金子?”

我们结账离开小城时,轰轰烈烈的斗妖大会仍在继续。在许多小城镇,类似的厮杀每天都在发生,也总会出现几个来自清虚天的神秘人。一些根骨上佳、法术底子较好的人类,连同满城的药材都被他们悄悄带走。清虚天显然是在趁火打劫,招兵买马,暗中挤压楚度的势力。

三天后,传出了沙盘静地沦陷的消息。楚度留下小部分兵力整肃罗生天,率主力大军赶回魔刹天,围剿罗生天最后的力量。我心知肚明,并非罗生天十大名门的精锐不想离开魔刹天,实则已是无路可走。红尘天、罗生天是妖军势力最盛的地方,清虚天、吉祥天又去不了,只能留在魔刹天,与楚度展开游击战。

从今以后,这批门弟高贵的人注定了流亡厮杀的生涯。他们唯一的机会,便是苦苦等待魔刹天与清虚天大战的爆发。他们也算准了,清虚天不会坐视魔刹天彻底吞没罗生天,否则便是养虎为患。而清虚天的确展开了与魔刹天“鲸吞”完全不同的“蚕食”战略,随着妖军主力返回魔刹天,红尘天无数城镇陆续落入清虚天的手中。

清虚天与魔刹天随时会撕破脸,就看谁先发动了。

一个月后,我们抵达了阴阳渡。

烈日当空,热浪滚滚,晒得大地发蔫。这一带地势偏僻,荒无人烟。闷热潮湿,沼泽遍布。杂草荆棘丛生,灌木藤萝纠缠,蚊呐蚁虫密集。很难想象,富甲北境的朱家就坐落在其中最大的一片沼地中。

“这里环境险恶,地形错综复杂,极易迷路,是朱家保护宝库财富的天险屏障。”甘柠真道,“在这片泥沼中,朱家请高人设下无数阵法机关,可谓凶险重重。一棵不起眼的灌木里,也许会刺出毒箭;湿软的泥潭内,随时会跳出朱家的护卫。”

绞杀触须舞动,在湿软的泥沼上轻盈滑行。浓重的浊气扑面袭来,漂着绿色泡沫的水洼冒着热气,不时有一些色彩斑斓的怪虫探出脑袋,诡异地盯着我们。

“但这种鬼地方怎么住人呢?”我狐疑地道,神识气象术随意而动,拂开前方交叉的荆棘。

海姬微微一笑:“你到了朱家就会明白了。以前我随姐姐来过一次,当年,我也是这么问她。”神色平静,这些天,她的心情平复了许多。

污浊的泥水蜿蜒穿过一堆堆乱树丛,曲曲折折通向幽深阴暗的远处。四周飘浮着灰绿色的雾瘴,密不透风的灌木枝叶和粘滑的水草散发出腐朽的臭味。丛林深处,一个庞大如城堡的浑圆琉璃球若隐若现。

它就像是一颗巨硕华丽的夜明珠镶嵌在沼泽中,光华璀璨,色彩艳丽。一半浮在淤泥上,高达百丈,另一半深深埋在地下。在上半球的表面,攀爬着数万条长藤萝,色为五彩,粗如蟒蛇。藤萝扎入泥下的根已被砍断,残烂的主干半陷在泥潭里。

“这就是朱家。富赛神仙,风光无限的红尘天第一豪门。”海姬不胜唏嘘,“这是灵宝天才有的霓虹琉璃,不但冬暖夏凉,日夜生光,还水火难侵,刀剑不伤,称得上是一座坚不可摧的奢丽城堡。”

看出海姬的伤感,甘柠真打趣道:“是啊,幸亏霓虹琉璃够硬,不然早被人打碎抢回家了。”

我连连惊叹:“想不到朱家是一个如此别致的琉璃巨球。他们倒会享受,居然住在球里。”

甘柠真道:“球顶心的琉璃板可以从内打开,伸出香琼红蕤玉梯,迎接从空中飞来的贵客。这也是朱家最高的待客礼仪。”

海姬指着五色藤萝:“这是北境唯一的一棵五谷藤,曾经结满各种沉甸甸的稻穗、粟黍、麦菽……随季节变化,结出当季的谷粮,是朱家仓廪丰足的象征。”

如今,五谷藤上皱襞丛生,黯淡干裂,显然枯死多时了。在琉璃球与泥沼接壤的一圈处,东、南、西、北各开出一道门户,供人进出。绞杀带着我们径直飞入。

尽管正值盛夏,里面依然凉爽怡人。四周空空荡荡,除了堆淌的虫兽屎尿,什么都没有。我只能从海姬的只言片语中,来想象昔日的辉煌奢靡。

“这里原本是旋转向下的霞纹浮金梯,直通三百六十五个兽窟,窟里豢养上万种珍禽异兽,连食槽都是龙杉石化木。那边应该是四季芬芳的瑶花泥道,遍植奇花异草,稀罕药材,尽头是一百零八间炼丹房。北首中间是近千排金碧辉煌的会客室,桌椅都是产自罗生天的芙蓉玉壁,地上铺着锦蚕丝、凤凰毛、紫龙皮,墙是麝香云母,镶满珍珠、玳瑁、玛瑙、宝石。西面全是游猎场,宛如大片蛮荒森林,并以清虚天的寒淹流沙造出人工大海,海边系着一艘艘华丽的星柘,附近营造别馆,馆内分别布置成‘春山花’、‘秋雾月’‘仲夏野’、‘冬谷雪’等自然场景……”海姬不停地说道,我越听越心惊。这些珍贵无比的物资,绝大部分落入了公子樱之手,如此惊人的财力物力,再加上清虚天原本雄厚积淀的底子,必然成为战争最有力的支持。

打仗称霸要有足够的物资。我心想,南宫平的九疑宝窟决不能落在楚度手里。

匆匆转了一圈,绞杀飞落到球底,透过霓虹琉璃,可以看见外面污浊涌动的泥浆。

“原先这里是朱家的藏宝库,足足有十八层,跳进去都会被琳琅满目的宝物淹死。”海姬道。

“黄泉天在什么位置?”我问道。自从上次与龙蝶合体,隐隐见到那条奔腾而来的黑色洪流时,我便生出疑心,隐隐觉得黄泉天与龙蝶休戚相关。这也是我来此的一个主要目的。

“再向西三里,有一条深不见底,终年笼罩在愁云惨雾中的阴阳河。那里生灵绝迹,死气沉沉。据传过了河渡口,便是黄泉天的天壑——断魂桥。桥的另一头,便是黄泉天了。”

“我想去瞧瞧。”

海姬花容失色:“那里怎么能去?一上断魂桥,活人也变成死人!你千万别去!”紧紧抓住我的手臂,央求道,“姐姐已经不在了,你不能再有事了。”

“我逗你玩呢,我怎么舍得丢下老婆一个人?”我笑嘻嘻地捏了捏她的脸蛋,也许龙蝶就藏在那里。断魂桥,我是一定要去瞧一瞧的,否则岂不是白来一趟?只是需瞒着海姬她们。

“咦?”甘柠真神色诧异,紧紧盯着球底的霓虹琉璃,额头的莲心眼水光荡漾。

我沉声道:“发现了什么?”

甘柠真奇怪地摇摇头:“刚才我的莲心眼好像感应到了什么,仔细瞧却没有。”

“难道有东西躲在下面?”我沉吟了一会,忽然探臂抓向球底。霓虹琉璃被混沌甲御术轻松穿透,缩回手时,掌心多出了一大滩湿漉漉的淤泥,泥里蠕动着几条蛆虫。

女武神们看看毫无裂痕的球底,再瞧瞧我手里的烂泥,惊慕赞叹不已。

我摇摇头:“你的莲心眼真的感应到了吗?”

甘柠真点点头:“大概是生活在沼底的虫兽吧。”

“恐怕不会这么简单。”我皱眉苦思,朱家称富北境多年,难道就没有秘窟暗道之类的玩意?难道没有为自己留下一条预防灾祸的退路?但霓虹琉璃光滑坚固,一览无遗,根本无法藏设机关。

思索良久,我摸出小火炉,点燃药粉,召唤出了空空玄。

“老兄,到灵宝天了吗?”空空玄一个筋斗蹦到我跟前,目光一转,脸上露出失望的神色。

我奇怪地看着他,这小子如此热衷去灵宝天,莫非醉翁之意不在酒?“芝麻很美啊。”我故意道。

“是啊,贼漂亮,我天天睡觉梦见她。”空空玄脱口而出,随即小脸涨得通红,一口气没顺住,大声咳嗽,“梦见她……和她比试。每次都是我赢!”

我心中了然,微微一笑:“别说赢她,就算把她抢过来当老婆,也容易得很。”

“怎么容易?”空空玄紧张地追问,迟疑了一会,道:“我堂堂盗贼大宗师是不屑抢的,偷可以勉强考虑一下。”

我道:“到时候,你只要按我教你的去做,保管顺顺当当偷一个老婆回来。将来小火炉里贼公贼婆,亲亲热热,美不美?”

“美,美死了!”空空玄眉花眼笑,一脸神往。

我这才转入正题:“小玄子,你的盗技一定要多多磨炼,才能比赢芝麻。听说这附近暗藏一座秘窟,你能找出来吗?”指着球底。

空空玄贼亮的目光“唰”地扫过:“霓虹琉璃嘛,没啥稀罕的。”鼻子嗅了嗅,忽然趴在地上,用力嗅,边嗅边爬动了几寸。过了一会,他用手轻敲霓虹琉璃,侧耳倾听。

“怎么?”

空空玄理也不理我,许久,才猛地跳起来:“的确有丹草的味道!”

我大喜:“真有秘窟?”

“没有秘窟。”空空玄摇摇头,“如果泥沼深处建造秘窟机关,敲击声会有细微的异样。泥水的流动也会不同。”见我将信将疑,他不悦地嚷道,“我以盗贼大宗师的名义发誓,霓虹琉璃附近绝对没有秘窟。”

我失望地道:“难道是沼泽里生长出来的丹草?”

空空玄道:“至少一千种以上的极品丹草气味,性能各异,怎会长在同一个沼泽里?何况其中有一味肉芝车马草,遇泥即化。”

我绝倒:“哇靠,到底有还是没有啊?”

空空玄哭丧着脸:“没有秘窟,但有丹草。我也搞不明白丹草到底在哪儿啊?”

“那就肯定有储藏丹草的秘窟机关!”

“肯定没有!除非这个秘窟机关看不见,摸不着!”空空玄话刚出口,蓦地神情一滞,脸上露出惊骇之色。

我的一颗心跟着他的表情七上八下,忐忑不安。

“不会是毒影吧?”空空玄眼珠狂转不停,自言自语,“老天,不会是毒影吧?”忽然发疯似的钻进火炉,掏出无数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对着球底敲、磨、吸、照、烧、烤、冻……一时间,只见奇光流转,焰雾升腾,也不知空空玄到底使出了多少层出不穷的妙手盗技。

好半天,空空玄才颓丧地站起来。沉默片刻,他忽然对我道:“让其他人走远点,除了你,谁也不准靠近我。”

我一愣,随即让绞杀带着众人飞上半空。空空玄深吸了一口气,张开嘴,缓缓吐出一颗圆溜溜的珠子。颜色灰白暗沉,毫不起眼。

“这是我的本命精丹,如果它也不行,我就无能为力了。”空空玄肃然道,本命精丹缓缓转动,越来越白,越来越亮,像是剥开壳皮,一点点露出雪白晶莹的果肉。

我心中感动不已,本命精丹事关空空玄身家性命,一旦被毁,空空玄必死无疑,但他却如此信任我。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助他偷得美人芳心。

陡然,本命精丹绽出一道雪练似的光斑,透射球底,一点点移动。光斑越来越耀眼,仿佛烈焰灼烧我的眼睛,让我不得不移开目光。

“看出来了吗?”空空玄表情大变,声音颤抖,指着光斑照耀下的一块霓虹琉璃。

我茫然摇头,即使以镜瞳秘道术仔细瞧,也看不出有什么蹊跷。

“笨蛋!这个地方比边上稍微暗一点,暗一点啊!”空空玄激动地大叫,“是毒影!真的是毒影啊!我还以为毒影是子虚乌有的东西,原来世上真的有啊!”

我苦笑,怎么也察看不出明暗的差别。空空玄一本正经地道;“毒影是一种无形无色无踪的怪物,除非在纯烈的精光照射下,才会显出淡渺的影子。而这只毒影,就藏匿在这块霓虹琉璃下面!”

“这和丹草有什么关系?”

“丹草就藏在毒影的肚子里面。毒影像是一个无形无边的如意袋,再多宝藏都能吞吃进肚,而吃进去的东西都能保持原样。”

我兴奋地道:“所以我们只要抓住毒影,把丹草从它肚子里掏出来就行!”

空空玄嘿嘿冷笑:“你说得简单。毒影无形无色无踪,怎么抓?就算把它送到你跟前,你也掏不出毒影肚子里的丹草珍宝。我问你,你能从空气里抓出东西来吗?”

我欣然道:“这就要看我们盗贼大宗师的手段了。既然有人能把宝藏放进毒影的肚子里,你没有理由比不上别人吧?”

空空玄忽然冲我贼眉鼠眼地一笑:“这就要看你肯不肯冒险了。只要你敢不要命,我不但能把这只毒影骗出来,让它乖乖地吐出肚子里的宝贝。还能帮你真正收服这只毒影!”

我心中一动:“真正收服?”

“不错,藏宝的人并没有收服这只毒影。否则它就不会在这里了。”空空玄叹息道:“传闻中,一只毒影,胜过了千军万马!”

“千军万马”四个字,像一点火星溅在我的心中,燃烧起沸腾的热焰。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07章 噩耗 下一章:第009章 最接近黄泉天的地方
热门: 回天 罪案现场:你所不知道的刑侦2 人间(中卷):复活夜 京极堂系列05:络新妇之理 灰色的彼得潘:池袋西口公园6 烈空 死亡笔记 坛子里的残指 孩他爹身份好像不一般 不死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