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章 瞒天过海

上一章:第005章 偷得浮生数日闲 下一章:第007章 噩耗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终于等到了第二个十五。

午后的阳光,晒得人暖洋洋的。盘坐涧边,我的心境如同手中钓竿一般平稳。经过夜以继日的苦修,神识气象术已经脱胎换骨,迈入崭新境界。而我的内伤,也在前日完全复元。

百花涧另一头,花木盛处,女武神们在涧水里沐浴,嬉闹声盈盈悦耳,一条条白玉似的手臂从翠幕朱屏里透出,宛如水鸟纷纷展翅。

“没想到,沙盘静地到现在还没有被攻克。”甘柠真立在身侧,出神地望着嬉笑的女武神们。这个月,魔刹天的妖兵不断向沙盘静地围聚,而风雷池在上一个月圆之日,被楚度亲率妖军攻破,所有门人弟子全被斩杀,没有留一个活口。

我笑道:“楚度现在一定头痛得很。一个沙盘静地,就把魔刹天大军死死拖住了。”

甘柠真点点头:“据我们抓来的妖怪透露,罗生天十大名门的精锐在魔刹天纵横驰骋,所向披靡,弱小的妖怪都被他们杀光了。”

“这是斩草先除根的高明战略,让楚度无后备兵力可用。除了目前在罗生天的这支大军,以及留守红尘天封锁各处天壑的妖军之外,楚度再也没有后手了。”

“罗生天也所剩无几了。唉,亿万年来长盛不衰的罗生天,说倒就倒了。”

“北境会越来越乱的。”我打定主意,先去红尘天避避风头,等形势明朗,再谋定后动。

水波中,飞速掠过一只雀影。我运转神识气象术,全力施展,以鱼竿钓影。“扑通”一声,空中的雀鸟倏然出现在水中,湿淋淋地拍打翅膀,绕着鱼线飞动。我微微一笑,收住神识气象术,任由鸟儿飞走。

甘柠真神色讶然:“你的法术居然到了这个地步。看来,你离‘空’的道境不远了。”

我感激地道:“全赖小真真金玉良言提点。”此时,我已清楚,冥寞渺漫到了极致,便是“空”的境界。就如碧落赋法诀所言:“其色清莹,其状冥寞,未能穷其形。其体浩瀚,其势渺漫,不能穷其畔。”。“空”者,无形无畔也。

“我可没说什么。”她像个孩子摇晃着脑袋,青丝像风中的柳丝跳呀跳。

“小真真,你怎么不去洗澡?怕我偷看?”我打趣道。

甘柠真白了我一眼:“是你自己想去和女武神洗鸳鸯浴吧?”

“哇靠,鸳鸯浴!想不到小真真能说出这么香艳的词。”我怪笑,“若是小真真真的这么想要,我林飞就牺牲贞操豁出去了,陪你一回鸳鸯浴!”

“去死!”甘柠真一个暴栗敲在我头上,似嗔似羞的娇艳眼波看得我一呆。

“为什么不躲开?”她有些意外地问。

“因为不想躲。”我心思恍惚地回答。

春风如醉,日光将花木的影子,婆娑辉映在甘柠真雪白的道袍上。一头乌油油的黑发,反射出柔和的光彩。

“因为不想躲。”对着水中的倒影,我梦呓般地重复道。“在大唐边疆的草原上,流传着一首美丽的民谣。‘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我愿做一只小羊,跟在她身旁,我愿每天她拿着皮鞭,不断轻轻打在我身上。’”

“傻子。”对着水中的倒影,她颤声道,“何苦呢。”

我心中涌起一阵酸楚,在那流浪乞讨的少年时,我曾经幻想,在天苍苍野茫茫的远方,邂逅一位美丽的牧羊姑娘,而我是一只疲惫归巢的小羊。夕阳西下,姑娘轻轻挥动皮鞭,落下满天彩霞。

然而,不再是从前了。我已经不同。我想要的,牧羊姑娘再也不能给我了。

“我明白的。小真真,我们就这样吧。”我闭上眼,无尽的黑暗将我包围。这或许是长大的代价。

一个时辰后,海姬带着女武神们齐至。经历这段时间的静养,她们个个神采奕奕,英姿飒爽,重新焕发出自信的容光。我们骑上绞杀,出了百花涧,向红尘天的天壑飞去。

途中,我们尽量高飞,避开下方不时出现的妖怪巡逻小队。甘柠真绽出莲心眼,四处察看。我的神识气象术笼罩了附近十丈左右,一旦空中出现妖兵,立刻击杀。可惜我的袖里乾坤甲御术未到火候,无法藏人过久,否则将女武神们装入袖中打包带走,倒也省事。

所幸一路上,妖怪寥寥。罗生天各处战役结束,妖兵们都已奔沙盘静地而去。偶尔遇见几队巡游的妖怪,不是被我迅猛击毙,就是被我用遵行令骗过来,女武神们再合围歼灭。既然我和楚度撕破了脸,自然要做绝。

眼看快要接近天壑,前方忽然传来喊杀声。一个锦袍白发老者骑坐虎鹰,仓惶飞来。他额头满是鲜血,一只手捂住左腿,大腿外侧流脓的伤口大如碗。胯下的虎鹰同样伤痕累累,屁股上的尾巴只剩下半截,不停地淌血。

在老者身后,足足有一百来个妖怪飞驰追赶,大呼小叫。望见我们,老者一怔,随即惊喜地对海姬大叫:“乾坤潭护法胡庚在此,请海武神施以援手!”向我们急急飞来。

“一共一百三十七个妖兵。”甘柠真转动莲心眼。

“不要急,一个都别放走。”我将遵行令交给海姬,自己驾起吹气风,绕到妖怪们的后方。

乾坤潭的护法胡庚迎上海姬,激动得老泪纵横:“天可怜见,总算遇到自己人了。海武神,乾坤潭完了,彻底完了。二十万个弟子,只逃出了千人。”

我暗忖,要不是楚度的重兵直指前三大名门,恐怕乾坤潭一个人也休想逃出。

海姬黯然道:“胡护法放心,有我们在,妖兵休想动你。”

胡庚喘着粗气:“我和一些弟子逃出乾坤潭后,只能东躲西藏,疲于奔命。本想在这个月圆日,逃亡红尘天,谁料天壑处埋伏了近万妖军,连妖王悲喜和尚也在。我被他一招击伤,要不是几个忠心的弟子拼死救护,早已亡命黄泉了。”

我暗暗叫苦,想不到红尘天天壑附近,竟然驻扎了上万妖兵,领军的还是我最捉摸不透的悲喜和尚。原本所作的最坏打算,不过是遭遇到夜流冰这个手下败将,谁料已经换人了。

想要瞒天过海溜出罗生天,似乎不太可能了。最糟糕的是,我们凭借遵行令一出罗生天,后屁股立马就被悲喜和尚带兵追杀,女武神们自然是凶多吉少,白白浪费了我的一番心血算计。

我脑中意念飞速转动,苦苦筹谋。这时,妖怪们纷纷围住胡庚,为首的妖怪体形肥壮如熊,头戴青铜盔,腰围软甲,背上生有六翅,恶声恶气地吼道:“罗生天的崽子们不少嘛。大爷是魔刹天蜂蜜寨的寨主飞熊,你们快点乖乖自杀,省得大爷动手!”

海姬立即出示遵行令,飞熊眯眼瞅了一会,骂道:“娘西屁的,知道大爷眼神不好使,还敢拿块大饼消遣大爷!小的们,杀了他们!”

边上小妖慌忙阻止:“飞熊寨主,那不是大饼,是魔主大人至高无上的遵行令。”

飞熊恍然“哦”了一声:“娘西屁的,晦气,原来是脉经海殿的小娘们。咦?那个叫林飞的小子呢?魔主大人传令过,要好好盯着他们一伙人。”东张西望起来。

海姬森然道:“你们还不让开?”

飞熊张开血盆大口:“神气个屁,大爷我呸!脉经海殿的小娘们听好了,快快滚开,不要妨碍大爷杀人,否则连你们这些余孽一块儿收拾。”

“动手!”我突然有了巧过天壑的主意,大声喝道。蓄势已久的神识气象术使出,“刺”字诀下,几十个妖怪同时跌落,身上却不见一丝伤口。相信落地时,他们已化作粉末血汁。

在飞熊愣神的当口,又有几十个妖怪被我瞬间格杀。女武神们纷纷劈出脉经刀,金黄色的刀气纵横,血肉飞溅,妖怪的惨呼声不绝于耳。甘柠真轻拍剑鞘,三千弱水剑犹如惊天长虹掠过,将两个逃出几丈远的鸟妖斩杀,带血的翎羽散乱飞扬。

几息的功夫,一百三十七个妖怪只剩下了十多个妖力高强的,还在负隅顽抗。大局已定,我悄然飞向胡庚,老头奸猾得很,早远远躲在了一边。眼见四周无人注意,我默运刺字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他连同虎鹰一起击杀。

一人一骑急速坠落,无声无息。我微微一笑,回过头来时,恰好遇上甘柠真清澈的莲心眼。

“是你杀了他?”她不能置信地看着我,“为什么?”

我瞄了一眼远处的女武神们,压低声音:“你说为什么?带着这个废物,妖军能让我们出罗生天吗?他一身是伤,只会连累我们。”

“那你也该任由他离开。”

“以海姬的脾气,是一定会带着他的。就算我强行阻止,这个老头一旦逃生,定会含恨到处宣扬脉经海殿见死不救,甚至诬蔑我们与魔刹天勾结,为脉经海殿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甘柠真默然,我小声道:“小真真,我也是不得已啊。为了大家活命,只能牺牲不相干的人。”犹豫了一下,道:“就当你什么也没看见。”

此时,妖怪们全军覆没,只剩下飞熊一个,孤孤单单地在空中左冲右撞,试图突破绞杀的拦截。他还有些本事,硬生生靠着一身粗皮厚肉,挡住了几百记脉经刀和绞杀猛拍的风翼,连一丝伤痕都没留下。嘴里兀自呐喊:“小的们,怎么不替大爷杀啊?”

“别杀他,我还有用!”我沉声道,飞到飞熊跟前,笑眯眯地道:“小的们都完蛋了,只剩大爷你了。嗯,我就是林飞,飞熊寨主很想见我吗?”

飞熊怒吼一声,蒲扇大的手掌对我猛拍。我轻松闪过,对着他肥大的屁股轻轻一脚,将他踢向绞杀。绞杀风翼拍出,又把飞熊击飞回来。一时间,他就像是个大肉球,在我和绞杀之间来回跳动。好一会,我才放过他。

飞熊头晕目眩,在空中摇摇晃晃,一个劲地揉眼睛。

“你想活,还是想死?”我好整以暇地问道。

“娘西屁的,你们人多欺负人少!”飞熊的眼红了,流出委屈的泪水,“大爷英雄无用武之地。一帮子小娘们,乱拳打死老师傅!”

我目瞪口呆,真看不出,这位肥壮的大爷还有一颗脆弱敏感的内心啊。

“你想死,还想活?”我又问道。

“娘西屁的,你这不是废话?谁想死啊,大爷寨子里还藏着好多蜂皇浆呢。这下好了,便宜家里几个小王八蛋了。”

我强忍住笑,日他奶奶的,他原来是个浑人啊。当下道:“想活命,容易得很,只要你乖乖带我去见悲喜和尚,我就放过你。”

飞熊愣愣地看了我一会,恍然道:“娘西屁的,说了半天,原来是你想死啊。你一心求死,干嘛不自杀?非要找那个老妖王杀你?哦,大爷明白了,你想出名!死在名妖手里,你也成名人了。”

我直翻白眼,没好气地道:“记住,到了天壑,没我的吩咐,你一句话也不准说。否则……”冷冷一笑,将他远远踢飞。

直到飞熊飞出去十多丈,我才施展卷字诀,霎时,飞熊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他的六只巨翅被神识气象术揉成面团,翻来卷去,再倒卷而拍,硬生生将他拖到我的跟前。

“明白了吗?就算你有千军万马保护,老子一样杀你如草!”我厉声道。

飞熊耷拉着脑袋,闷声闷气地道:“大爷明白。你拳头比大爷硬,大爷认栽。娘西屁的倒霉,为了求死当名人,就拼命捣鼓大爷。”悲愤地流下泪水,“大爷我真冤啊!”

“你很好,我喜欢。现在请闭嘴,说话先举手。”我笑嘻嘻地摸了摸飞熊的脑袋,“就让它暂时留在那里吧。”

飞熊立刻举手。

“说!”

“暂时是什么意思?暂时不杀大爷,那就是以后要杀大爷了?娘西屁的,你别糊弄大爷!大爷聪明得很呢。到时你先杀我,再被杀,大爷变成你的妖俑陪葬品了。”

哇靠!我吼道:“就让你的脑袋留在那里吧。闭嘴!”

飞熊举手。

“有屁快放!”

“脑袋留在哪里?那里是指哪里?”

“娘西屁的!留在你的脖子上!我不杀你!也不伤你!只要你乖乖听话!”

飞熊满意地点点头,洋洋得意的眼神乜斜我:“大爷也是一个识字的文妖,想玩文字骗局蒙大爷,门都没有。”

“该死的,给大爷闭嘴!”

飞熊再次举手。

“……你尽管说吧。”我有气无力。

飞熊理直气壮地道:“冠名权懂不?到底你是大爷,还是我是大爷?”

我呆了半天,懒洋洋地道:“你是大爷。”

“胡护法呢?”没有瞧见胡庚,海姬诧异地问道。

“他好像趁乱逃走了。保命要紧,他哪里会管我们?”我不露声色地答道,瞥了甘柠真一眼,后者望着我,幽幽地叹了口气。

女武神们群雌啾啾,纷纷指责胡庚的不仗义。我沉吟道:“如今悲喜和尚带着上万妖兵在天壑处埋伏,原先的计划是行不通了。”

飞熊又一次举手,我视而未见,继续道:“我已经有了打算。到了天壑附近,我和这头熊妖先去打探虚实。然后,再想办法帮你们混出去。”

海姬点点头,关切地道:“你小心啊。反正我们有遵行令在,大不了出了罗生天恶斗一场。”

飞熊频频举手,我自动忽略。一行人再次启程,傍晚时分,在天壑龙泉岭三里外停下。

放眼望去,整片龙泉岭林深草密,气宇森严。金黄的圆月正沿着山岭,一点点往上攀。月下山林光影幢幢,不知暗中埋伏了多少妖怪。

我运转息壤,改变形貌,看得飞熊直揉眼。软硬兼施地威胁了他一番,才拽着飞熊而去。

岭脚下,钉着数千根忽高忽低的白玉桩,笔直耸立,错落分布,恰好将四面围住。据飞熊交待,这是悲喜和尚布下的奇门阵法,可以将伏兵的杀气、躁动掩盖,令人难以察觉。

“难怪从外看,这里犹如空城。嘿,这个所谓的妖王倒是有几分手段。”我捏了捏飞熊的翅膀,“你直接带我去见悲喜和尚,其它什么也不用管。”

“娘西屁的,送死还这么理直气壮。”飞熊忍不住举手,嚷道:“大爷服你了,你是条汉子!”

“闭嘴!”我冷冷地道。举步上岭,幽深处,闪动着一双双窥视的眼睛。有飞熊领路,一路畅通无阻,没有妖怪现身拦截。在我击伤夜流冰的山洞前,悲喜和尚懒洋洋地侧躺在杂草上,背对我们,翘着二郎腿,嘴里哼着小调。

“终于还是来了啊。”悲喜和尚头也不回,打了个哈欠。

我心头一凛,揪住要溜走的飞熊:“有些话,小的要秘密禀报妖王,还请大王喝退左右。”

悲喜和尚怪笑几声,沙哑高亢,惊得林中夜枭乱飞。

我不动声色:“听说明镜山悲喜洞府内的悲喜换身秘笈,大王不小心遗失了。小的辛苦寻访到了秘笈下落,特来禀告。是真秘笈,可不是什么‘冒牌货’。”紧紧注视他的一举一动,不放过丝毫细微变化。

悲喜和尚纹丝不动,倏然,消失在我眼前。“进来说话。”他的声音袅袅从洞内传来。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这个假货的妖术精深玄妙,绝对位于四大妖王之首。拉起愁眉苦脸,拼命举手的飞熊,我大步入洞。

洞中多孔窍,山风呜呜灌入,洞壁月影斑驳,照得悲喜和尚一张脸忽明忽暗。我不禁头皮发麻,月光怎会移动?分明是他以无上法术,不停变幻方位,偏偏看起来,宛如静止不动。这一手,楚度也相当纯熟。

“知微!”我倒吸一口凉气,北境达到知微境界的绝顶高手,竟然还有一人!“以阁下迈入知微境界的身手,何苦冒充悲喜和尚?他的本事可比你差了一大截。”我单刀直入,神情镇定自若。

飞熊听得一愣,我意味深长地对他笑了笑。我不会杀他,但亲耳听到了这个秘密,悲喜和尚一定会杀他灭口。借刀杀人的伎俩,还真是容易。

“露馅了,我露馅了!”悲喜和尚捶胸顿足,嚎啕大哭。我却瞥见一道翠线一闪而逝,飞熊轰然倒地,后脑勺上,钉着一根纤细的翡翠针。

“你想要老夫为你杀人灭口?老夫偏不。这头傻熊只是昏迷而已,醒来后,自会把今日之事忘记得精光。”悲喜和尚抹了抹鼻涕,换上一副笑脸,洋洋自得。

我微微欠身:“前辈不但法术高明,心智也高明,林飞实在佩服。其实这头傻熊挺有趣的,如非得以,我也不愿杀他。”运转息壤,恢复原貌。

悲喜和尚双目精光一闪,宛如虚室生电,令人不寒而栗。转瞬间,原先疯疯癫癫的气质变得无比威严冷厉。“你胆子倒大,竟然自动送上门来。楚度的遵行令,老夫可不会放在眼里。”

“前辈足以和楚度分庭抗礼,当然瞧不起遵行令了。只是以我林飞之能,想要不被灭口,也不是什么难事。”我施展神识气象术的刺字诀,霎时遁隐,又倏然出现。

“嘿,北境逃命第一的补天秘道术也学到手了。”悲喜和尚闭上眼睛,沉思了一会,缓缓地道:“还混杂了碧落赋的心法,甘柠真那个丫头,原来有意中人了啊。是啦,她长大了。”语声恍惚有了几分沧桑。

我苦笑:“前辈法眼如神,厉害,厉害!想来过去也是一位大名鼎鼎的人物?”

“你无需套老夫的话。你也不差,小小年纪,能有今天的造诣,固然是奇遇运数所致,也是天资骄人的结果。难怪海龙王那般孤傲的人物,也和你折节结拜。”悲喜和尚从头到脚,细细审视了我一番。

“可惜楚度要杀我后快哩。”

“他要杀你,是你们之间的事,和老夫无关。”敏锐捕捉到了我话中挑唆之意,悲喜和尚直截了当地道。

我一愕:“前辈一代高人,含辛茹苦甘当卧底,难道不是为了对付楚度吗?观前辈气宇风范,对补天秘道术、碧落赋秘道术的熟悉,当是清虚天或吉祥天的绝顶高手。楚度荼毒北境,前辈怎能坐视?”

“卧底?”悲喜和尚哑然失笑,“老夫还没有这么低俗。至于什么荼毒北境,也和老夫无关。即便清虚天各派被斩尽杀绝,只要不杀到老夫头上,老夫也照样坐视。”

我心中一个激灵:“原来前辈来自清虚天。”暗中寻思,这个老家伙到底出自清虚天哪一个门派?怎么心性如此冷漠?

“好小子,套话真有一手。你怎知老夫是假货?难道悲喜和尚还活着?”他一字一顿,语音暗蕴浩然正气,竟使人生出不得不说实话的感觉。

“前辈放心,真正的悲喜和尚永远不会回来了。”我三言两语,将悲喜和尚的遭遇坦然道出。

他略一沉吟,忽然微微一笑:“你今日前来,原来是要以此威胁老夫的。嗯,你坏了老夫道法,老夫却又难以将你灭口,为了保全老夫身份的秘密,看来只好成全你了。”一时间,气质变得儒雅温文,潇洒从容,肌肤也微微透出美玉的光泽。

“岂敢。林飞今日拜见前辈,的确有一事相求。”我心想,你个老家伙明白就好,不然大家一拍两散,你也别想在楚度手下混。坏了他的道法?奇怪,这是什么意思?

“说吧。”

“请前辈护送我、甘柠真、海姬以及女武神们从此处离开罗生天,务必掩人耳目,不使外人察觉。事后,也请前辈保守秘密,林飞也自当为前辈保守秘密。时间紧迫,还望前辈立刻成全。”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05章 偷得浮生数日闲 下一章:第007章 噩耗
热门: 超禁忌游戏3 G少年冬天的战争:池袋西口公园7 我杀了他 红粉干戈 面具馆 黑暗塔2:三张牌 捉鬼实习生7:纷乱之冬 我的主神妹妹 七宗罪5:恶魔仆人 捉鬼实习生6:乱局与恶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