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章 光阴的裂缝

上一章:第008章 逼战 下一章:第010章 它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轰!”我狂吼一声,神识气象术的轰字诀宛如山洪宣泄,火山爆发,横扫披靡的气劲排山倒海般冲向楚度。与此同时,七只龙蝶爪喷火吐雾,眼花缭乱地探出,竟然也是“轰”字诀!

从未像这一刻,我和龙蝶如此心灵相契,水乳交融。两个“自己”的妖术、法术、神识、妖力完全共享。我们是最可怕的宿敌,也是最亲密的手足。我们是血和水,光和暗,虎和伥。我们彼此憎恨,却又刻骨纠缠,依傍依存。

“水法!”楚度身后虚空裂开,水瀑像一匹晶莹柔软的丝绸环绕周遭。

“轰”字气劲狂风暴雨般砸在水瀑上,水瀑跌宕起伏,在流动中巧妙卸力,使我的攻击落在毫不受力的空处。尽管如此,楚度也无暇反击,被迫采取守势。无数魅绕着我的拳头飞舞,结出玄妙的符咒姿态,令水瀑渐渐凝固。

与此同时,脑袋猛然剧痛,怨渊强大的力量向我的神识攫来。

“不要慌!”龙蝶的喝声响起,神识内出现了一个幽暗阴森的巨大轮子,我鬼使神差地施展出轮回妖术的精义,巨轮滚滚迎向怨渊的力量,如同转动的水车,引导外力不停旋转,再将它导泻出神识。

我心中大喜,想不到轻而易举就化解了这股恐怖的力量。巨轮翻滚中,怨渊的外力如同被隔阂在了一个容器内,再也无法影响我分毫,此时,楚度的水瀑完全凝固,被七只龙蝶爪击碎,化作黑色的水汽袅袅蒸腾。

“龙蝶!你是龙蝶?”楚度惊异地呼道,出神地盯着乌黑的水雾,“这不是妖力!这是死气!”

“死气?”我不由一愣。

“不错,这是黄泉天幽冥河的死气。”龙蝶对我森然道,“你我一生一死,借轮回之力维持阴阳平衡。一毁俱毁,一荣俱荣。无论哪一个毁灭,平衡都会被打破,另一个将自动在北境消亡。”

我心中疑虑丛生,龙蝶口中的“一生一死”到底是什么意思?莫非他已经是一个死妖?只是以鬼魂的方式而存在?既然我和龙蝶都不能杀死对方,唯一的选择便是融合,一点点吞噬消化对方的意识。只是双方一眀一暗,我显然处在不利的地位。

“龙蝶,想不到你并没有死。”楚度脸上的惊疑之色还未退去。

我洒然一笑:“我是林飞,不是什么狗屁龙蝶。老楚,接我第二招吧!”双翅振动,高高飞起,犹如苍鹰扑兔,裂字决凝拳挥出。

无穷的力量在我体内流转,一举手,一投足,莫不劲气纵横欲炸,酣畅淋漓的感觉令我只想大叫“爽”!

刹那间,四周像涟漪一般晃动,裂开无数道真空的口子,空气向内涌陷翻卷,嘶嘶作响。裂字决的力量竟然将无形的空气裂开,七只龙蝶爪的三十五根指骨宛如金戈铁刺,还未逼近楚度,他身后的岩石便纷纷迸裂,陷出蛛网般的深沟。

“镜法!”楚度喝道,菱形明镜浮出虚空,一只洁白如玉的手缓缓探出,似快似慢,带着奇异矛盾的节奏,俨然将天精的时间差奥义融合入内。

转眼间,这只手接下了我双拳和龙蝶爪的轮番攻击。硬碰硬的交击之下,楚度和我同时身躯摇晃。我的神识气象术立刻转“裂”为“刺”,飞舞的魅化作一根根碧绿的光丝,密雨般射入菱形镜。“刺”字诀同时变为“化”字诀,明澈的镜子顿时一暗,魅舞动身姿,渐渐覆盖镜面,犹如碧云遮日,一点点遮住清亮的镜光。

“生死轮回,翻转成双!”龙蝶厉喝一声,目光燃烧成两簇黑红色的烈焰,魅的数量猛然翻了一倍,顷刻遮住镜面。那只如玉的手仿佛失去了力量的源泉,消失得无影无踪。

“卷!”不等楚度反击,我背上的双翅倏然涨大,风卷残云般拍向楚度,翅翼间隐约滚动着阴森幽黑的重重涛影,从另一个天地滔滔卷来。

魅在若有若无的涛影里飞舞,隐隐变成了诡异的墨绿色。楚度面色一变,身形瞬间连换近百个方位,在狭小的空间内作着令人眼花缭乱的闪动。

“逃得了吗?”我的口中发出我与龙蝶混合的狂笑,已经辨不清,到底是谁的声音了。双翅不断暴涨,幽暗的涛影像洪水漫延,十多个靠近的女武神无声无息地倒下,血肉发黑,黄金盔甲被腐蚀得千疮百孔。

楚度蓦然立定,一根曼妙清玄的花枝凭空探出,映入眼帘。

第三招!

花开花谢,繁华衰败,仿佛历经了无数漫长的时光。花枝在死气沉沉的涛影中枯萎,又重新绽放,焕发出生命的异彩,与龙蝶的生死轮回奥义暗暗吻合。

轰然巨震,山崩地裂,我再次和楚度正面强抗。劲气波及下,碎石激溅乱飞,以我们立脚处为中心,“咯吱”裂开一道深沟,向下纵生,一直洞穿地下数十丈。

我气血翻涌,和楚度同时闷哼一声,双双后退。龙蝶爪舞动,以化字诀消除花法的余势,并在身前接连布下七道妖艳的异芒,以防楚度追击。

“三招了!”海姬娇呼一声,冲上来挡住我,“三招已过,楚度你要信守承诺。”

楚度默视了我片刻,似在沉思,良久淡然道:“你莫非得到了龙蝶的内丹?可惜道境与力量完全不符,这股外来的死气也和你功法相冲,走火入魔是迟早的事。”

我心中一凛,龙蝶有气无力地道:“那是自然,你我还未到合一的时候。如今强行联合,难免冲突,也会留下致命的隐患。”

“什么?还有后患?”

“若我所料不差,你的天劫将在十日内来临,而且凶烈无比。”龙蝶目光委顿,似是因为刚才的联手耗费了大量精力,“生死轮回是违反天道的力量,必遭天忌。你好自为之吧,谁也帮不了你。”面容渐渐隐去。

我想起一事,赶紧喝问:“龙蝶内丹定有古怪,否则你怎会知晓我的一举一动?”

“你离得开它吗?”龙蝶阴冷的笑声渺渺传来,再无一丝回应。

我木然而立,心中矛盾之极。龙蝶无疑是凭借内丹与我感应,没有它,我不必再受龙蝶贴身监测。然而,妖力的修炼要靠内丹,如果将它挖掉,我等于被打回原形。好不容易才有了今日的成就,我怎肯放弃一切,从头再来?何况内丹早与我气息相连,贸然挖除,搞不好连小命也丢了。龙蝶正是吃准这一点,才有恃无恐。

“小无赖,你没事吧?”海姬不安地看着我,“你怎么一下子这么厉害了?真会走火入魔吗?”

我连忙巧言安抚一番:“楚度是有点疯疯癫癫了,他的话怎能当真?我只是运转妙法,强行爆发体内潜能而已。现在三招已满,相信楚度暂时不会为难我们三个了。”刻意将“三个”念重,言下之意,那些女武神我可管不了了。

“对不起,都是我连累了你。”海姬颤声道:“我们离开这个恶魔吧。就算死在怨渊,我也不想看到他。”

我苦笑一声,避而不答。楚度的目光正投向刚才裂陷的地下深壑,沉吟许久,遥遥抓起一个女武神,施展控鹤驱龙秘道术,将女武神抛下沟壑。

海姬怒叱一声,正要冲向楚度,被我轻拍颈后动脉,娇躯一软,昏倒在我怀里。“你需要好好休息一下。小真真,你来照顾她。”我轻叹道,将海姬递给甘柠真,避开了她疑虑的目光。

“嗖!”楚度掌心微吸,被扔下去的女武神从沟壑深处缓缓浮起,早已全无生气,变成了一具白骨。

“短短一息,居然血肉无存,也没有任何伤痕。”楚度仔细察看了尸骨,“这不是法力或者妖力所致,更像是某种密咒之术。”

“咒术?”

“不错,相当于令人飞速衰老的咒术。整个怨渊如同一个热气腾腾的毒缸,飘满咒术的毒气。而神识越强,对咒术的免疫也越高,所以你我暂时安然无恙。”

“如果真是咒术,施术者又是谁?难道是怨渊?”

“是它,或者它们。”楚度淡淡地道,“海沁颜的日志里写得很清楚。”

“它又是什么?”我将信将疑,吐鲁番的千千结咒号称天下任何密咒的克星,不知能否破解它们的咒术?可惜解结咒我至今没有炼成,否则倒可在那些女武神身上试试。

“你觉得怨渊是什么?”楚度反问道。

我摇摇头:“我只知道它拥有异乎寻常的精神力量,可以与你我强大的神识产生共鸣,令我们出现幻觉。”

“真的是幻觉吗?”楚度沉思了一会,道,“与其说是幻觉,不如说是时间的无限可能性。”

“什么意思?”我听得云里雾里,“你是说怨渊并不会令人生出幻象?”

“也是,也不是。”

楚度模棱两可的回答让我更糊涂了:“我亲身经历了两次幻象,难道还有假?”

“谁又能彻底分清世间什么是真,什么是假?”楚度道,“在怨渊,海沁颜见到了两亿年后的光景,你目睹了一千年前的片段,而我亲眼看到浩浩荡荡的天精闯入罗生天的惊人一幕。”

“所以怨渊很可能是一个宙的裂缝,可以呈现出在不同的时光里,发生的景象。只有神识强大的人才能感应到。”

“宙的裂缝?”我新奇地道:“时间也会有裂缝?所以怨渊通向了不同的时光?就像是未来、过去、现在的某些片段掉进了裂缝,从而让我们亲眼目睹?”

“如果只有这个解释,哪怕它再匪夷所思,也是正确的解释。”

“这和幻象有什么关系?”

“即使面对相同的选择,一个人早一刻,迟一刻,早几年,晚几年做出的决定可能会迥然不同——这就是时间的无限可能性。我们遭遇的幻象,也许只是怨渊让我们重复经历一些选择,或者说是我们内心深处渴望再经历的选择。”

“而只有宙的裂缝,才能做到这一点,才能生出无限的可能性。”楚度断然道。

我心中一惊。莫非跳入海井时,我看似义无反顾,其实心里还是存了一丝犹豫,所以才会生出重返镇邪殿,再次抉择的可能性?逃出亡狱海后,我下意识地希望能见到甘柠真,所以生出了她立在旷野呼救的可能性?

“就像无数条分叉的路,我们虽然已经走在了其中一条路上,但怨渊可以令我们有机会经历那些并未选择的岔路。”我恍然道,“怨渊就像一座时间的迷宫。”

“它或者它们就是生活在这座迷宫里的生物。”楚度赞赏地看了我一眼,声音冷漠而平静,“要摸清迷宫,自然需要足够数量的探路石。”

我不置可否,道:“再神奇的生命,都只是生活在不同的宇中,而它们竟然属于‘宙’的生命,难怪如此可怖强悍。”

甘柠真厉声对楚度道:“我决不允许你再碰这些女武神。”三千弱水剑呛然出鞘。

楚度瞧也不瞧她一眼,我俯视沟壑,转开话题:“下面可能接近怨渊的核心。所以女武神一扔下去,立刻加速衰老成骷髅。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要想彻底击败怨渊,我们必须亲自下去。”心念一转,想起隐无邪的话,又道:“女武神们太弱,跟着我们也只是白白送死,没什么大用处。”

楚度深深地望着我,再看了看甘柠真,突然大笑:“大丈夫行事,何必为了一个女人束手缚脚,委屈了自己的心意?”笑声转冷,目光扫过女武神,“都跟着我下去,否则楚某一个不饶。”

“休想。”甘柠真静静地立在女武神们的身前,直视楚度,目光比三千弱水剑更清冽。

我暗暗叫苦,小真真的性子倔得很,一旦下定决心,八匹马也拉不回来。只好对楚度好言相劝:“老楚,此时此刻,你我几人必须齐心协力,才有希望共渡难关。千千结咒你想很久了吧,我甘愿送上其中的解结咒,请你高抬贵手,放过这些女武神。”当下念出解结咒的部分。

女武神们的脸上纷纷露出感激之色,几日来担惊受怕、饱受折磨,她们的斗志早已溃散,暴露出最软弱的一面。

趁楚度踌躇不定时,我袍袖一卷,迅速暴涨,施展袖里乾坤甲御术,将百来个女武神吸入广袖,只留下两个奄奄一息的女武神。这么一来,探路石有了,楚度的面子也给了,相信他不会拒绝。

果不其然,楚度默许了我的行为,凝神记诵解结咒。我当然不会白白便宜楚度,他一旦勘破解结咒,我们击败怨渊毒咒的希望也就大增,利人即是利己。

甘柠真倔强地挡住剩下的两个女武神,寸步不退。我低声道:“我体内气息萦乱,毫无再战之力。你非要逼得我和楚度翻脸,死在这里么?何况你们清虚天和罗生天近乎决裂,迟早一战,你就不怕惹麻烦?这两个女武神老弱不堪,就算放过她们,也必死无疑。”废物利用这四个字,我自然是不能对甘柠真言眀的。

甘柠真茫然地看着我,欲言又止。我不由分辩地将她拉到身边。楚度顺势抓起两个女武神,青衫飘飘,向下飞去。我袍袖展开,放出女武神们,吩咐绞杀待在原地看护海姬,带着甘柠真跟上楚度。

地下的山岩完全崩裂,像撕开的血肉,向外翻卷,裸露出腐烂般的青黄色。内里凸起一条条管状物,色泽紫黑,非石非铁,犹如藤蔓纵横交错,贯穿了整片地岩。

两个女武神陡然呼吸急促,头发枯落,一条条皱纹像蛇群爬上脸颊,肌肉急速萎缩,直到变成薄薄的一层皮,紧紧裹住了凸出的骨骼,看上去十分恐怖。

楚度冷哼一声,双掌运息,按向女武神背心,一面将精气源源不断地输入对方体内,一面观察她们的变化。“噗哧噗哧”,两个女武神的眼珠掉落,凭空蒸发,皮肤慢慢销蚀,直到剩下惨白的骨骼。

我赶紧瞧向甘柠真,出乎我的意料,虽然深入怨渊核心,但她的容颜一点没有衰老的迹象。难道葳蕤玉葩真有神奇的功效?

“一定是咒术,否则我输入的妖力不会毫无作用。”楚度丢下两具骷髅,落在一块圆坨坨的岩石上,伸手摩挲。

我也觉得这些山岩形状太过古怪,忍不住弯下腰,摸了摸凸起的管状物。它不像石头,温润而稍带弹性。刹那间,悲厉痛楚的哭嚎千军万马般涌来,比先前任何一次都要尖锐惨烈,各种不甘、怨恨、凄厉的情绪像火山喷发怒吼。

“怦怦……”手心隐隐传来管状物的跳动,仿佛沸腾的血管,烫得手心灼烈。如果没有息壤护体,此刻我的手大概已经熔化了。我大吃一惊,目光所及,周围赫然是一根根奔腾跳跃的粗大血管,宛如鲜红的巨蟒盘旋,将我重重缠绕。

视野内,血流成河。恍惚中,一道道金黄色的刀气破空飞来,纵横四射,纷纷斩断血管。血管抽搐扭动,啪啪乱跳,发出悲怨的惨叫。泉水般喷溅的血流中,那双诡怪恐怖的眼睛出现了。

“我不会死。我的魂魄将永远守候于此,以我残存的血、肉、骨、灰,以我毕生的痛苦、悲惨、愤怒、不幸,永远诅咒这个地方,诅咒所有背信弃义的生命。”我的神识中,清楚传来了怪眼的声音。

这声音,空空洞洞,没有一丝起伏的感情。仿佛所有的屈辱、哀怒、怨愤、痛苦已被绞碎,锉骨扬灰,只剩下了深渊般的绝望。就像一个人用锋锐的铁锯,一点点锯开自己的脖子,脸上还带着漠然的表情。

这一刻,我仿佛被怪眼占据了神识,内心灼烧着怨毒的火焰,恨不得大肆杀戮,毁灭一切,毁灭自己。

眉心内丹轰然跳动,一粒黑点破入神识,旋转膨胀,化作滚滚巨轮,散发出来的冥冥死气令我神智一清,眼前幻象倏地敛去。我的手依然放在岩石上,管状凸起物也纹丝不动,只是我的手掌血淋淋的,像是从血水里捞出来一样。

我瞪着手掌,大声喘气,胸膛起伏不定。神识内的巨轮袅袅消散,我心知肚明,龙蝶定然在内丹里留下了轮回妖术的种子,好令我应付怨渊。

“是它!”楚度厉喝道,猛然抽出紧贴岩石的手掌。他似乎也不好过,面容僵硬,额角渗出冷汗,右手不停地滴淌血水。

甘柠真不知所措地望着我们。

“你也看到了?”我喘息着问。

“我不会死。我的魂魄将永远守候于此,以我残存的血、肉、骨、灰,以我毕生的痛苦、悲惨、愤怒、不幸,永远诅咒这个地方,诅咒所有背信弃义的生命。”楚度缓缓念道,面无表情。在幽深的地窟内,他森寒的声音宛如一个徘徊的幽灵,听得人毛骨悚然。他冰冷的目光从我身上扫过,仿佛他就是那双诡秘的眼睛,发出恶毒的诅咒。

“别再念了!”我似要释放出心中的恐惧,大吼一声,“它到底死了没有?”

“这也是当年海沁颜想知道的。”楚度深深吸了口气,闭目思索片刻,道:“它的肉身应该早就死了,因为我们正在它的尸体内。”

我蓦然一震,白骨彩柱、缭绕浓雾、肉瘤山峰、奇形怪状的岩石,凸起的管状物在脑海里一一闪现。“这是它残存的骨、灰、肉和血!”我尖锐突兀的叫声,让甘柠真吓了一跳。

“当年是脉经海殿的女武神们杀死了它!”我平息了一会急促的心跳,道,“金黄色的脉经刀气斩断了它的血管经脉,我听到了它痛苦怨恨的惨叫。”

“所以它要复仇,所以怨渊里充斥了它临死前的诅咒,所以海沁颜的日志里反复提到了‘罪孽’、‘代价’、‘报应’!”楚度沉声道。

我和楚度对视一眼,见到了彼此眼中的亮光。怨渊的神秘面纱正被我们慢慢揭开,一旦了解真相,便可化被动为主动。

听完我们的推测,甘柠真面色微变:“我曾在碧落赋的古籍阁里,浏阅过一段关于金乌海的奇特传说。”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08章 逼战 下一章:第010章 它
热门: 夜行 巨兽×6 撒旦的情歌 米乐的囚犯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Ⅳ 网游之最强房东 禁忌之地 黑暗塔3:荒原 迷雾之子3·永世英雄 燃钢之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