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天下妖怪是一家

上一章:第003章 烽火罗生 下一章:第005章 在哪里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顷刻间,我们已被围得水泄不通。空中乌云升腾,狂风呼啸,浩浩荡荡的妖禽不断飞来,几乎遮住了天空。这些妖禽凶悍势猛,体形如小山般巨硕,绞杀的罡风也只能让它们稍稍退却。我暗暗叫苦,如此声势想要杀出重围,谈何容易。

“魔刹天第九军统帅——英明果敢无敌英俊智勇双全的龙眼鸡在此!何方宵小,胆敢私闯?难道没听过本统帅的赫赫威名吗?”随着一声唱喏,汪洋如海的妖怪群拥出了一头庞大无比的狰狞妖兽。巨兽头生四角,铁牙钢鳞,象耳马嘴,朝天大蒜鼻孔里插着一面猎猎飘扬的锦绣山河帅旗,旗杆上,一妖单手叉腰,迎风而立,头戴束发紫金花翎冠,体挂双龙戏日大红袍,身披亮银雉头锁子甲,手抓七色三角令旗。环眼尖嘴,洋洋得意,小脑袋晃悠,红鼻子高翘,正是阔别已久的龙眼鸡。

双方目光相遇,龙眼鸡呆了一呆,随即怪叫:“上面是魔刹天的哪路人马?速速通报,以免本统帅误伤了自家人!”

我心头一暖,知道龙眼鸡念及旧情,故意放水。刚要接上话头,瞎扯几句蒙混过关,不少妖怪已经叫嚷起来:“好像是林飞,还有清虚天的甘柠真!”

龙眼鸡一翻白眼:“林飞?你们搞错了吧?林飞贼眉鼠眼,猥琐丑陋,哪有眼前这位兄弟仪表堂堂,妖风飒爽?当然,比起本统帅还是差了不少距离。什么?你们肯定他是林飞?哦,天下之大,同名同姓也是有的,此林飞非彼林飞嘛。我还有个表侄叫林飞呢。”

“龙统帅,此人即便不是林飞,也绝非魔刹天的妖怪。”蝙蝠老妖不满地皱眉:“还有那名女子,分明就是甘柠真,我们还是将他们拿下,交由魔主大人处置。”

“老蝙蝠此言差矣。不是魔刹天的妖怪,难道就不能是红尘天的妖怪?”龙眼鸡指手画脚,一副教训的口吻:“魔主大人亲口说过,天下妖怪是一家,要互助互爱,不要搞小团体主义,不要搞地域歧视。我们热烈欢迎全天下的妖怪,加入到轰轰烈烈的反罗生运动中来。”

我立刻举双手响应:“要团结,不搞分裂!北境妖怪是兄弟!”即兴吟诗一首:“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这首曹植的七步诗,当场引来甘柠真惊异钦佩的目光。

龙眼鸡瞪大双眼看着我:“原来阁下还是一位有才华的妖怪弟兄。想不到啊,北境文武双全的妖才除了我之外,竟然还有第二个。”摇头晃脑,和词一首作答:“北境多少人妖,叹文武双全太寥寥。惜四大妖王,歪瓜裂枣。公子拓拔,阴阳失调。一代天骄魔主大人,只识扮酷不洗澡。俱往矣,数风流妖物,龙眼鸡妖。”念罢,全场呆若木鸡。

蝙蝠老妖面色一变:“龙统帅一味胡搅蛮缠,是何道理?私通外敌可是杀头的重罪。”

龙眼鸡一脸惊讶:“外敌?魔主大人早和清虚天定下互不侵犯的友好协议,就算她是甘柠真,又如何算得上是外敌?老蝙蝠,难道你把魔主大人的话当放屁?不然,你就是罗生天潜伏在我们魔刹天的奸细,意图挑起清虚天与魔刹天的战火,令我们腹背受敌。”挑出一枚蓝色令旗,举过头顶挥摇几下:“来者敌友难辨,第九军暂且观望监视,不必动手。”

龙眼鸡这个第九军统帅倒也威信十足,一声令下,无妖敢于质疑,地面上的妖军退潮般散去,重新隐入黑暗。空中的妖怪们犹豫不决地望着蝙蝠老妖,后者森然道:“这两人来历可疑,若是坏了魔主远征的大事,龙统帅担当得起吗?老夫身为征讨罗生天的三大空路指挥使之一,不必遵守你的号令。来啊,抓住他们!”

蝙蝠妖们摆开阵仗,齐齐挥舞骨杖,杖头喷出大片阴风惨雾,向我们罩来。风雾在空中凝而不散,犹如实质,四周赫然变成一个漆黑无光的洞窟,隔绝了外面的天地。黑洞内,看不见蝙蝠妖,只听到翅膀振扑的呼呼声。

几个惨白的骷髅头猝然从洞壁钻出,空洞洞的嘴巴张开,咬向我们。甘柠真挥起三千弱水剑,剑光闪过,骷髅头化作黑气散开,顷刻间,四壁又钻出无数骷髅头,白森森的牙齿“嘎崩嘎崩”地嚼动。

“小真真瞧着就行,让我来。”我沉声道,进入金乌海的脉经海殿才是生死大战,甘柠真的法力不宜消耗在此处。施展神识气象术,我一拳“化”字诀击出,骷髅头烟消云散,黑魆魆的四壁软化,重新变回袅袅阴雾,雾隙里晃动着蝙蝠妖群的黑影。我连施“卷”、“刺”字诀,阴雾倒卷而回,反将蝙蝠妖们裹住,无数锐光射出,蝙蝠妖纷纷溅血惨叫。

胯下的绞杀早已按捺不住,扑入妖群,两片风翼横扫直拍,来回冲杀,触须不停顿地射出,转瞬间,空中落下十多具干瘪的肉皮。深吸一口气,绞杀的体形不断膨胀,宛如一座悬浮的巍峨肉山,触须粗如蟒身,卷起几个鹫妖,将它们活活绞死。同时风翼如利刃斜斜劈出,将侧方掩袭来的一头九首鸟妖打得筋骨断裂,旋转着飞跌出去。

蝙蝠老妖并不慌乱,挥动骨杖呐喊。身后的妖禽、飞妖前仆后继,如同翻滚的云层黑压压涌上前来,个个穷凶极恶,悍不畏死。混战中,一头六翅金角的妖兽被绞杀的触须卷住,正要吞噬,妖兽的金角倏地伸长,狠狠顶入触须,扎出一个血洞。一群蜂妖趁隙扑上,尖锐的尾针密雨般射出,绞杀负痛厉叫,风翼震飞针雨,却又被几头羽翼斑斓的巨型妖兽缠上,陷入被动的苦战。

这里的妖怪妖力惊人,没有一个弱手,难怪会被派来扼守通往三大名门的交通要道。眼看形势不妙,我打着擒贼先擒王的算盘,瞄准蝙蝠老妖,螭枪喷射而出,洞穿对方小腹。

出乎我的意料,蝙蝠老妖身躯晃了晃,安然无恙,仿佛根本没有被螭枪射中。只是骨杖上悬挂的一块内脏炸开,溅出腥臭的血水。

“老蝙蝠,你的脏腑续命术又有长进嘛。”龙眼鸡忽然嚷道,冲我使了个眼色,“只是千万小心,别让他找到你的要害。万一被螭枪射中修炼的命门,你就完了。”

蝙蝠老妖怒吼:“龙眼鸡,你竟敢私助外敌!老夫一定要禀告魔主大人,到时连龙眼雀也保不了你!”

龙眼鸡满脸愕然无辜:“指挥使大人,我好心提醒你,怎么变成助敌了?我又没把你要害就在双眼的秘密说出去。”

蝙蝠老妖气得七窍生烟,怪叫一声,背上绽出双翅,远远地飞逃出去。说时迟,那时快,我的螭枪已经激射而出,追上蝙蝠老妖,射碎了他的左眼。

蝙蝠老妖吃痛惨叫,骨杖在空中虚点,杖头上的一块内脏炸开,花花绿绿的秽气冲出,形成弥漫气幕,遮掩住了他的行藏。“嘶”的一声,一只硕大无朋的利爪撕开气幕,探伸出来抓向我。

“轰!”我刚猛绝伦的一拳击碎利爪,“卷”字诀掀翻气幕,再施“刺”字诀,顷刻潜入蝙蝠老妖身侧,射出螭枪。

“裂脏碎血焚身大法!”蝙蝠老妖凄厉尖叫,在螭枪接近的刹那,浑身自动炸成一蓬血雨,一只红通通的右眼珠随着四溅的血肉喷出,向外逃窜。

白茫茫的剑气凌空斩过,将眼珠击得粉碎。甘柠真挥动三千弱水剑,滔滔弱水倾泻奔腾,像一匹绮丽的虹带,横跨天际,强行在密密麻麻的妖群里冲出了一个缺口。

“向下!走水路!”我一拍绞杀,趁蝙蝠老妖被杀,妖怪们愣神之际,果断俯冲入湖。水花喷溅,直没过顶,我兀自听到龙眼鸡在岸上大喊:“切莫妄动,小心中了调虎离山之计!”

急速下潜了近百丈,湖水依然深不见底。五颜六色的水草蔓生,奇石林立,桥墩遍布,如同一片片茂密山林。水浪向后急促涌动,绞杀收拢风翼,尾巴在水中灵活拍动,宛如一条滑不溜丢的游鱼,载着我们飞速穿梭。

一路上畅通无阻。得了龙眼鸡的号令,水妖们潜伏各处,按兵不动,一双双五光十色的眼睛在桥柱背后,藻林缝间,蔓草底下忽隐忽现。视野中,时不时有几条长长的触手、鳞甲巨尾倏然闪过,又隐匿进幽暗的湖水深处。

两个多时辰后,水流渐渐迅疾,浪头变大,水色暗暗发蓝,微带咸味,已快到入海口了。

“龙眼鸡这小子挺够意思,以前没白疼他。”临近金乌海,我心里既紧张,又有些如释重负。

甘柠真点点头:“但愿他事后不会受到楚度的责难。”侧首望着我,又道:“不过我有些奇怪,以楚度的心性,上次为什么不杀你,反和你结伴同行清虚天?”

我犹豫了一下,将老太婆师父和楚度的纠葛简单道来。“恐怕是为了师父的关系。”我隐隐觉出,楚度对我没有太大的敌意,相反还有些亲厚,否则不会指点我的法术。

甘柠真沉吟道:“楚度或者是一个无情无义之徒;或者和你师父的关系,并非表面上那么简单。”

我一愣,甘柠真接着道:“以楚度今时今日的势力,想要找出你师父斩草除根,当非难事。更不会白白放过你。除非,他对你师父还存了几分旧情。”

既然对师父有情,当初又为什么要害她呢?想起楚度与拓拔峰决战前的留言,我不由得一阵惑然。

水压忽而剧增,一道道炫目的碧芒从远处射来,照得藻草晶莹剔透,翠光莹莹。几千头望月鲛犀妖兽缓缓游来,目光如矩,兽背上跨坐着顶盔带甲的虾兵蟹将,将前路堵得插翅难飞。

为首的水妖面色靛蓝,头大如斗,虬结的须发上缠绕着一条条彩纹海蛇,宽扁的蛇头高高昂起,蠢蠢欲动。蓝脸水妖左边的一员妖将身材魁梧,脸如重枣,牵着十多头奇形怪状的海兽,有的大如巨峰,有的小如弹丸,有的多眼多足,有的好像一团混沌的肉球……它们无一不是具备避水奇效的强悍海兽,身侧如同布下一层透明的壁障,滴水难近。蓝脸水妖右首是一个军师打扮的黑脸龟妖,三绺短须,面目奸诈。他似乎认出了我,眼珠乱转,伸手悄悄向背后厚重的龟壳摸去。

“来者何人?速速出示通行令牌,否则杀无赦!”蓝脸水妖双目凶光闪闪,声音却是从他须发上的一条海蛇口中发出来的,数百名水妖迅速围逼过来。

我急忙赔笑:“我们是第九军龙眼鸡统帅的亲兵,特地赶往金乌海,有紧急军情禀告魔主大人。”

“本神君可不管你们是谁的亲兵!”蓝脸水妖发际的一条海蛇盘旋上升,弓起身,嘶嘶道:“魔主大人颁布严令,没有通行令牌,这片水域禁止任何人、妖出入。”

难道只能硬闯?我放眼望去,前方妖头撺动,重重布防,绵延数十海里,不知埋伏了多少水妖。再往后,是密密麻麻的金链银钩大网,层次分明地悬浮在水中,死死封锁住了入海口。

“咦,这不是小林子吗?”黑脸龟妖突然迎上前来,满脸谄笑:“我还当你跟着碧大王攻打脉经海殿呢。”

我一头雾水,搞不清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龟妖回过头去,对蓝脸水妖道:“小林子昔日在冰海和我同殿为臣,是海龙王碧潮戈大人最贴心的侍从,不是什么外人。”又暗暗朝我使了个眼色:“小林子,还不快来拜见魔刹天亡狱海的千巳神君?”

同殿为臣?这个龟妖是碧大哥的手下?我心中一动,依言向蓝脸水妖作揖行礼。

千巳神君似乎和碧大哥有些交情,神色缓和下来,弓起的海蛇懒洋洋地蜷起:“原来是碧老哥的属下。”摆摆手,逼上来的水妖们立刻散去。

龟妖亲热地握住我的手,言笑晏晏:“咱们哥俩可有好久不见啦。听说你奉了碧大王的密令外出,怎么去了龙眼鸡那儿?”宽袖拂过,一块硬邦邦的东西偷偷塞进了我的手心。

“老哥见谅,军情大事,我也不方便透露。”我斜瞥一眼,不露声色地合上手掌,心头一阵窃喜。这是一块圆形玄铁令牌,牌上镌刻着一棵高耸入云,傲岸雄伟的苍劲古树,枝干似铁,霜皮龙鳞,满树奇花似雪,盛放着不可一世的狂烈恣意。

千巳神君看了看我,须上虬结的一条海蛇摇摇脑袋:“不是本君不给碧老哥面子。”另一条海蛇接道:“没有通行令牌,本君岂敢徇私放行?”发顶心的一条海蛇曲身如环,吐着红芯:“万一魔主怪责下来,谁也吃罪不起。”

龟妖对我微微颔首,我笑道:“是小人的不是。先前一时糊涂,竟然忘了龙眼鸡统帅交付在下的信物。莫非此物就是通行令牌?”大大方方地拿出玄铁令牌,递了过去。

千巳神君发丝抽动,一条海蛇弹射而起,衔住令牌:“令牌验明无误,放行。”一条海蛇衔回令牌,探首递还给我,精光闪闪的蛇眼如同虚室生电,盯着我看了片刻,阴森森地道:“本神君认牌不认人。否则光凭你身边的那个女人,就休想生离此处。”另一条海蛇冰冷的身躯擦过我的耳垂,声音悄不可闻:“碧老哥的恩情,本神君算是偿还了。”

我身躯猛地一震,刚要辩解一番,千巳神君已经率领妖兵们潮水般退去。一条条吞吐盘踞的海蛇,依稀还在视线中晃动,残影久久不去。我心生忌惮,千巳神君的修为比起四大妖王,恐怕也差不了多少。

“小的恭送林公子一程。”龟妖垂手立在身旁,一改先前嬉笑之态,毕恭毕敬地道:“海龙王大人早已料定,公子会为了海姬赶来金乌海。所以嘱咐小的们仔细留意,务必竭尽所能,相助公子。”

“碧大哥有心了。”我感动地道,颇为过意不去:“我担心千巳神君已经看出了些什么。”

“神君自然不是好糊弄的。”龟妖有意无意地瞄了一眼甘柠真,狡黠地笑了笑,领着我们向前游去,“好在海龙王大人很久以前,对神君有过指点修炼之恩。所以只要大家做足场面文章,交代得过去就行了。认牌不认人,这可是魔主大人的口谕啊。有了这枚通行令牌,公子便可径直进入金乌海的脉经海殿。”

“海姬现在怎么样了?”

“魔主和海龙王大人亲自率军主攻,脉经海殿已被攻陷,海姬和几百个女武神逃入怨渊,生死不知。”龟妖凑近我耳朵,低声道,一面向巡逻而过的水妖们亲切打着招呼。

我心头一沉:“楚度亲自进攻脉经海殿?他如今还在那里?”

龟妖叹息道:“兴许魔主已经离开了,公子但尽人事吧。”

我无言苦笑,如果楚度还在脉经海殿,此行几乎没有成功的希望。但愿他已经转战其它战场。四周围,水妖们三步一哨,五步一岗,密防得滴水不漏。一片片金链银钩大网横截在前,光芒闪耀下,流动的水凝固了,柔软的水波变得坚硬无比,宛如重重晶莹剔透的冰墙。

“这些金汤固流网以奇门四千三百二十局法分布,深具道阵玄奥,将入海口附近的海水变得坚逾精钢,刀枪难破。”龟妖示意我出示令牌,水妖们纷纷拉起金链银钩大网,露出一条波光潋滟的水道。

“顺水道而入,便是金乌海。公子一路小心,小的职责所限,无法再相送了。”龟妖的声音渐渐远去,水妖们重新拉合大网。回首来路,赫然变成了壁垒森森的坚固水墙。

“哗!”浪头急湍扑来,暗流汹涌,我们终于进入了金乌海。临近拂晓,深海处依然幽暗无光。凭借令牌,我们通过了一队队巡逻妖兵的盘查,直抵海底。

波光闪闪,整片海床如同耀眼的黄金,光芒交汇,灿烂不可方物。水中映烁着纵横交错的金线,交织成繁密图案,照得我眼睛发花。

脉经海殿就沐浴在这片金色中。

“护殿的天脉地经大阵已经被破。”指着海床上闪耀的金芒图案,甘柠真道:“否则脉经海殿四周滴水难近,如同包裹了一层无形的避水障壁。”

“小真真,你真的准备和我一起进去?你没有必要这么做。”我跃下绞杀,望着不远处的脉经海殿,心中矛盾之极。再进一步,她就彻底没有了回头的余地。

甘柠真从容地看着我,也不说话。我哑然失笑:“我不该这么问的,走吧。有你这个美人陪葬,老子知足了!”

甘柠真淡淡地道:“我可不愿做你的陪葬。活着进去,就要活着出来。”

彼此凝视片刻,我心志一坚,毅然向脉经海殿走去。

这座经历浩劫的殿宇,像坠落在海底的一轮金乌,辉煌却又残暮。宏伟的宫粱几乎完全坍塌,碎瓦满地。雄壮的殿院前,左面的巨柱断折,半截垂落下来,在海浪中发出嘎吱的呻吟。华丽的高墙伤痕累累,洞创遍生,墙砖上五彩缤纷的精美雕刻纹案,更衬出断垣残壁的荒凉。

妖怪们在殿门口进进出出,缺损一角的殿匾无力地躺在黄金阶梯上,被无数双脚踩过,匾上“脉经海殿”四个大字,黯淡得如同皱纹横生的老脸。

出示了令牌,一路畅通无阻,也没有见到楚度,这让我庆幸不已。重重殿宇内,处处狼藉,箱翻柜倒,屏裂案碎,名贵的珍珠、玳瑁、珊瑚凌乱散落。冰凉的地面上,横七竖八躺满了女武神的尸体,一张张浮肿苍白的脸如同被揉烂的面团,散发阵阵异味。有的女武神浑身赤裸,下体肿烂不堪,显然被妖怪强暴。

“这里是镇邪殿,倚海沟而建,据说直接通往怨渊。”穿过珠帘回廊,甘柠真打量着对面一座造型奇特的殿宇,说道。和那些奢丽华美的宫殿不同,镇邪殿灰蒙蒙的,以毫不起眼的岩板砌建,上方穹顶圆弧,下方八角平边,层层向上的台阶有规律地错落分开,无一例外地刻着“禁”字。

殿门半敞,一具血肉模糊的女武神尸体仰卧在门槛上,瞪着死鱼般的双目向天,小腹插满剑戟。甘柠真弯下腰,轻轻合上她犹自圆睁的眼睛。沿着干涸的眼眶,两行紫黑色的血渍蜿蜒凝结。

我涩声道:“不是刀俎,便是鱼肉。没有第三条路。”

甘柠真凛然抚剑:“你我今日而来,不正是为了寻找第三条路么?”

“天道无情,适者生存。与其苦苦挣扎寻找莫须有的第三条路,不如变鱼肉为刀俎。”我深吸了一口气,跨过高高的门槛。绞杀迅速变小,钻入我的耳孔。

大殿内,百来个妖将肃声环立,目光纷纷投聚到我们身上。一个孤峭高挺的身影立在中央,白衣雪冠,黑发垂肩,俯首盯着殿心的一口奇特海井出神,正是海龙王碧潮戈。

我胸口悬着的一块巨石终于落地,我们的运气不错,楚度应该已经离开了脉经海殿,否则在这里主事的就不会是碧大哥。

“你们先出去。”碧潮戈头也不回,沉声道。

“她怎么来了?这个人不是甘……”一个背生刺鳍的妖将指着甘柠真,震惊地叫嚷起来。话还没说完,咽喉喷溅出一抹鲜血,头颅飞起,砰地滚落在殿角。

碧潮戈缓缓收回手掌,森然道:“不听军令者,斩。”

妖将们面面向觑,带着各种猜疑、惊讶、不满的表情,鱼贯而出。碧潮戈袖子一拂,殿门轰然关闭。他转过头,脸上浮出温暖的笑意:“飞弟,你终于还是来了。”

“碧大哥,我……”我内疚得一时无言以对。碧潮戈斩杀妖将,私放我们入殿,势必会激怒楚度,带来难以预测的后果。

碧潮戈断然摆手:“你我兄弟,无需多言。我们这一次奇袭罗生天,千万大军共分十路,齐头并进。夜流冰和悲喜和尚率领其中两军,负责封锁各处天壑,并调派部分兵力佯攻沙盘静地、大光明境,采取围堵的战略。我和龙眼雀则跟随魔主,统领实力最为雄厚的第一军,全力进攻三大名门中相对较弱的脉经海殿,集中优势兵力将其彻底剿灭,再辗转其它战场。两日前,脉经海殿沦陷,龙眼雀已经率领第一军的主力奔赴大光明境。我留在此处,就是为了等你。”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03章 烽火罗生 下一章:第005章 在哪里
热门: 七宗罪2:人体盆栽 异世界的魔王大人 清明上河图密码3 网游之全球在线 八声甘州 女生寝室5:月神 命案目睹记 朕在豪门当少爷 明日歌·山河曲 我是凭本事坑死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