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章 前生后世的对话

上一章:第006章 一战天下惊 下一章:第008章 战乱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眼前走马灯般掠过一个个幽深的沙穴,穴口蠕动,像无数恶兽张开噬人的大嘴,晃闪扑动。头顶、脚下、身侧……千万个黑魆魆的沙穴扑过来,让我逃无可逃,避无可避,沙粒滚动的声音越来越响,如同翻滚的霹雳,震耳欲聋。

绞杀早就不知所终,我陷入孤立无援的绝境。

“封!”我一拳击出,神识气象术硬生生拦住了沙穴,在四周形成无形气墙。一个个沙穴紧贴着气墙,攀爬震荡,不断冲击。我就像怒海中的孤岛,摇摇欲坠,竭力抵抗着无休无止的奔涌浪头。

这种硬挡的法子最消耗妖力,和海妃一战,我的妖力就已经耗费许多,再这样下去,迟早油尽灯枯。深吸一口气,我将封字诀运转到极限,同时舞出魅舞八式中的“浩然”。这原本是我压箱底的绝学,不想轻易动用,月魂也提醒过我,一旦暴露出我会魅舞的秘密,会惹来更大的祸害,但眼下为了保命,不得不全力以赴。

霎时,我体内的精气仿佛被一下子抽空了,整个身躯扭曲成一个奇异的姿势。与此同时,周围的沙穴突然印出一个个闪耀着光芒的符篆,每一个符篆都在舞动,像无数翩然起舞的魅。

而我好像也化成了一个符篆,似静止不动,又似沉浸入一个超越速度极限的世界,疯狂舞动,千奇百怪的欢欣快感犹如排山倒海,巨浪滔天,将心灵彻底淹没。

“叮咚叮咚……”月魂倏然发出美妙的乐声,沙穴上的符篆已经变成了一个个活生生的魅,淡碧色的肌肤,纯净如月光的眼睛,柳杨般柔软起伏的手臂……伴着月魂的鸣奏,无数魅曼妙舞动,沙穴随之纷纷塌陷,崩溃分离,微弱的光线从黄蒙蒙的上空透出。

“咦?”心灵深处,蓦地响起无痕惊讶的声音,“魅?你竟然通晓失传多年的魅舞?”

我吃了一惊,目光迅速扫过四周,搜索无痕的踪迹。看来他和格格巫一样,都有直接与对方心灵对话的妖异力量。

“可惜。”随着叹息声,上空缓缓飘落一颗沙粒,滴溜溜地滚动。沙粒像一枚熟透的果子裂开,现出无痕幽灵般的身影。

我暗叫古怪,沙粒明明细小,藏不下一个大活人,但眼前的无痕却和真人大小无异,这种矛盾的反差甚至让我怀疑自己变小了。

“你的秘密真是不少。”无痕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涩声道:“哪怕是魅舞,也逃不脱老夫这个可以囚禁一切生灵的沙之禁盘。”双手交叉,十指纠缠结印,双瞳射出彩色异芒。一粒粒细沙从天空飘落,上空又变成了混沌一片,渗透出来的光线转眼即逝。

“沙之禁盘?”我脸上露出迷惑的表情,故作迟疑,螭枪暗中对准无痕咽喉,无声无息地射出。轰然声中,无痕的身影炸得粉碎,而魑枪也随之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大惊失色,破天荒第一次,射出去的螭枪竟然回不来了!神识完全失去了和魑的联系,任凭我怎么呼唤,也感应不到魑。

“沙之禁盘,是生灵的牢笼。螭也好,魅也好,只要是生灵,就会被活活困住,在无限的时间中渐渐老死、消亡。”无痕的声音重新在我心中响起,我霍然转身,他盘坐在我的左后方,妖异的眼球里,不断滚泻出晶莹闪烁的沙子,沙粒流下来的时候,开始变得浑浊。

“最灿烂的星辰,也会坠落成暗沉的陨石。尘归尘,土归土,这是一切生灵的命运,也是你的。”无痕伸出手掌,接住从眼中滚落的沙粒,低下头,轻轻一吹。

沙粒飞散,纷纷扬扬,洒落在魅的身上。它们碧色的皮肤变得发暗,起舞的肢体渐渐僵硬,最终凝固成一座座沙像,被越来越多的沙粒覆盖。

我忍不住汗毛倒竖,生出深深的忌惮。玄师和寻常的高手的确大有不同。在我所遇到的一干高手中,即使强如楚度,出手时也是光明正大,有迹可寻,哪像无痕这么诡异难辨?

“我倒要看看,你这个所谓的沙之禁盘能困住我多久!”我厉啸一声,施展魅舞八式中的“飞扬”,腾空跃起,全力催发刺字诀,如一颗急速的流星冲向天空。当务之急,我要先逃出这见鬼的沙之禁盘,否则只能变成砧板上的鱼肉,任由无痕宰割。

“越是挣扎,你就越逃不出去。”无痕稳稳地盘膝而坐,看也不看我一眼,神色漠然得如同一尊沙像。

四周出现了无数个符篆,化成翩翩舞动的魅,簇拥着我向上空疾飞。飞扬一式,如同无数魅托举着我飞射,将速度发挥到了肉体的极限。掠过耳畔的风像烧热的刀子,躯体与空气的摩擦声嘶嘶作响。要不是息壤护体,我的皮肉可能会因为过热而烧焦。

一口气冲出了十多里,头顶上空,还是黄蒙蒙一片,昏暗无光。我一阵焦急,不停向上疾冲,转眼又攀升了近百丈高。然而,浑浊的天空仿佛永远没有尽头,无论我飞得多高,始终冲不出去。

我心里暗暗发寒,刚开始,我是向下陷落沙涡的,要想冲出这里,理应向上闯。但上方似乎是个没有顶点的苍茫虚空,又或者只是一个幻象的世界。

“困兽犹斗。”头顶上,蓦地传来无痕冷淡的声音。不知何时,他出现在上方一丈处,细密的沙粒从他眼里汩汩流出,洒洒罩下,如同影子径直穿过我的身躯,让我觉得眼下的一切都是虚幻。然而簇拥身边的魅却一个个被沙粒包裹,变成沙像,纷纷坠落,告诉我这绝非幻觉。

我深吸一口气,身形倏地遁隐,施展刺字诀,对无痕全力一击。后者身上被刺得千疮百孔,顷刻间,全身的孔洞又重新弥合,像没有受过伤一样。

“你……你到底是什么东西?”我又惊又骇,竟然连无往不利的神识气象八术也宣告失手了。神识气象八术虚实相融,具备精神、肉体的双重攻击力,就算眼前的无痕是一个幻影,也该灰飞烟灭,又怎会徒劳无功?

无痕脸上露出一丝嘲弄之色:“我是什么东西?在沙之禁盘内,我是一切生灵的主宰,我就是神!我就是天地!被困在禁盘内的生灵,如同刍狗,又怎能伤害得了这个天地的主人?”

“主宰?神仙?胡吹什么大气?最多就是个沙之结界罢了。”我故作不屑地道,希望从无痕嘴里套出沙之禁盘的隐秘。从常理来说,对方尽占上风时,往往会得意地卖弄一下,满足自己的表现欲。

“结界?那种简陋的东西不过是一些不入流的法术。”无痕似乎对我把沙之禁盘称为结界很不满意,冷哼道:“沙之禁盘,是将命理的推算演绎融入法术的奇阵,对你们这些陷入的生灵来说,它代表的是……宿命!”

“宿命?”我越听越糊涂,忍不住追问。

“生老病死,繁荣枯败,是一切生灵的共同宿命。”无痕淡淡地道,眼里流出来的沙粒落在地上,化作翠绿色的种子,生根、发芽,长成郁郁葱葱的参天大树。树木又迅速腐烂、枯萎,化成塌陷的沙堆。

“看到了么?”无痕伸手一指,指尖冒出了一个深邃的沙涡,在眼前不断扩大。沙涡深处,传来魑暴怒的吼叫声,火红的身躯左冲右突,疯狂飞射,激溅起一抹抹绚丽的光焰。而无论它怎么挣扎,始终被死死困在沙涡内。

“哪怕是再无坚不摧的魂器,也冲不破沙之禁盘。哪怕是再强横的妖灵,也要被沙之禁盘牢牢桎梏。”无痕指尖轻点,沙涡内又转换了一番景象。绞杀触手飞舞,上蹿下跳,时而身躯暴涨如山,时而缩成米粒大小。而沙涡也随着绞杀的体形相应变化,将乖女儿紧紧禁锢。

“因为困住它们的,是自身的宿命。”无痕傲然道:“沙之禁盘,是宿命之阵。一个生灵,又怎能冲破自身的命运?昔日风光无限的魅,不也灭绝了么?”

望着缓缓消失在无痕指尖的沙涡,我反倒冷静下来。看来,沙之禁盘不是光靠法术就能破除的。“所以,沙之禁盘是一种演化命理的阵法?”我不可思议地问道:“命运莫测多变,是可以推算演绎的东西吗?”

“当然。”无痕道:“世间万物,都有规律可循,称之为物理。命运也不例外。”

“命运只是一种选择罢了。”

“既然是选择,就可以推算。推算的结果,称之为宿命。”

“我从来都不相信什么宿命。我只知道,唯我本心,以破天命。”

无痕忍不住冷笑:“本心?什么才是本心?真是愚蠢无知的说法。推动宿命的,不正是本心吗?从进入沙之禁盘开始,你就试图挣脱,挣扎成为了你的本心。但你逃出去了吗?睁大眼睛看看四周。”

我目光一扫,身躯猛震。不知不觉,周围已经变成了一个广阔深邃的沙穴,沙穴不断合拢、收缩,变得只有方寸之地。

“每一个沙穴,代表了一个命运的选择。你逃避选择,孰不知,这也是一种选择!”无痕狂笑:“当你选择抗争的时候,抗争也就随之变成了你的宿命。跳出了井底的青蛙,自以为破除了天命,却不知,又陷入了一个新的井底。”

我听得脑子一片混乱,下意识地问道:“照你这么说,任何努力都是白费力气?任何抗争都是宿命既定的结果?”

无痕轻轻眨了一下眼,眼里流出来的沙粒慢慢汇聚成一棵枝丫繁密的大树。“这棵树,有无数的枝干,就像人一生中面对的无数选择。而无论选择从哪一根枝干向上延伸,它始终只是一棵树。”

我恍然道:“所以跳出井底的青蛙,始终还是一只青蛙。”说到这里,心中忽地闪过一丝明悟,道:“可是,如何知道自己打破了宿命呢?焉知这种打破,不是一种既定的宿命呢?”

“你倒是有些慧根。”无痕意外地看了我一眼,脸上露出狂热的表情:“知道什么是玄师的目标吗?勘破命理,摆脱生死,将自身突破成超越生灵的存在!不再受生灵局限的束缚,自然就不再束缚于命运。”

我好像有些明白了,无痕又道:“你明白这个道理也没有用,被困在沙之禁盘内的蝼蚁,只能接受灭亡的结局。”双手眼花缭乱地结印。

“哗啦啦……”沙穴像一个蠕动的球,急速弥合。四周被翻涌的沙团包裹,如同一个慢慢关上盖子的密封盒,无痕的身影也被逐渐遮住。

我暗叫不妙,施展补天秘道术,想要逃遁出去,但沙穴内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力量,牢牢控制住了我,再怎么施法,还是冲不出沙穴。

“何必做无谓的挣扎呢?禁锢你的,是你自己的宿命。即使你逃出去,也是进入另一个沙穴罢了。”无痕的声音越来越轻微,沙穴合拢得只剩一条隙缝。

眼看沙穴就要完全合闭,眉心的龙蝶内丹剧烈跳动起来,依稀中,心灵深处响起了一记长吟声。刹那间,我看见了一条笼罩在凄云惨雾内,澎湃奔涌的巨大黑色洪流。滔滔巨浪中,一双血红色的眼睛穿透弥漫的漆黑云雾,与我对视,如同两团灼热燃烧的火焰,闪闪发光。

那是——龙蝶的眼睛!

沙穴突然僵止住了,剩下的缝隙再也无法合拢。

“龙蝶,你果然还活着!”我浑身颤抖,忘记了眼前的危急。

“你存在,我当然也存在。”龙蝶的声音嘶哑,雄浑,仿佛穿越了时空的距离,在我心灵深处响起。

“我存在,你就不应该存在。”我以意念回应他,这是我第一次和龙蝶正面接触。这一切既荒诞,又恐怖。我竟然在和另一个自己对话,一个前世的自己,一个对我来说,比庄梦、无痕、楚度更令我恐惧的敌人。

“如果没有我,哪来的你?”

“既然有了我,你就是多余的。”我厉声道:“滚出来吧,龙蝶!何必像个缩头乌龟躲起来,不敢见人?你的女人丁香愁死了,你的女儿丁蝶,我也不会放过她。”

“这就是选择的代价。”龙蝶沉默了片刻,道:“你根本无法抹去我的痕迹。牢牢记住我的,不正是你吗?”

我哑口无言,放缓语气道:“如果我死在无痕手里,你大概也不会好过吧?”眼下和龙蝶闹僵对我没什么好处,当务之急,是要逃出沙之禁盘。龙蝶突然现身,想必也是这个原因。

“比起初入北境,你是大有长进啊,也知道耍手段了!”龙蝶的狂笑声宛如雷电轰鸣:“以生老病死为法则的沙之禁盘,又怎能困死轮回转世的你我?历经过一次的生死,你我早已不是北境普通的生灵了!”

我心中一动:“我们是否算是已经打破了自身的宿命?”

“一只飞翔在天空的青蛙,就不再是青蛙,才真正打破了自己的宿命!现在的你我,只是刚刚跳出井底,未来还难以预料。”龙蝶深沉的声音久久回荡:“你和我,是死敌,但也是世上最亲密的同伴。我们都拒绝宿命,我们有共同的目标。迟早有一天,我们中的一个,会变成飞翔在天空的青蛙!”

我心情激荡,无知的自己,有知的自己,谁才能成为那一只飞翔在天空的青蛙?

“唯我本心,以破天命。好好想一想,什么才是本心?”龙蝶猛然厉喝,“若你连沙之禁盘也冲不出去,还妄想什么破除宿命?这样的你,又有什么资格和本王争夺自我?”

我浑身一震,脑海仿佛有一道灵光闪过。怀中的七情六欲镜如同受到了感应,十三只蜘蛛怪物缓缓蠕动。

“终有一天,我们会见面的。”龙蝶的声音袅袅消散,火球般的双眼也隐没在黑暗的河流中。浓雾、洪流顷刻消失。

沙粒滚动翻涌,沙穴仅余的一道缝隙迟迟无法合闭。

“不可能!”沙穴外传来无痕的惊呼,透过缝隙,我望见他的一双手疯狂结印,沙粒不停地涌入缝隙,试图弥合沙穴,却迟迟无法奏效。

我心情一振,想起龙蝶说我已不再是普通生灵。经历过一次生死轮回,就如同挣脱了一次宿命,而沙之禁盘,正是以生灵自身的宿命变化出来的法阵。

“难道你不是生灵?”无痕突然尖叫,很难想象,一个干瘪老头会发出这样细锐高亢的叫声。他合拢双手,掌心涌出一个沙盘,以奇怪的轨迹转动。半晌,无痕涩声道:“原来你见过格格巫!轮回妖术,你一定修炼过轮回妖术!”

我不由暗暗称奇,同样断定我见过格格巫,庄梦是以他的智谋推理出这个结果,虽然让我佩服,但尚属于常人可以理解的范围。而无痕仅仅依靠沙盘转动,就推算出来,实在是玄之又玄,高深莫测。莫非一个人的命运轨迹,真的可以算出来?

“我没有修炼过什么轮回妖术,但我的确见过格格巫。”我略一沉吟,坦然承认。

“不可能!除非你不是生灵,否则没有修炼过轮回妖术,在沙之禁盘的生死宿命法则下,沙穴应该早已合闭,将你彻底禁锢!”无痕断然道。

我嘿嘿一笑:“看来你这个沙之禁盘没什么破用嘛。我不是生灵,难道是鬼魂?”心里清楚,转世轮回的我,是修炼轮回妖术的龙蝶造成的结果。从某种角度说,我和龙蝶加起来,等于是一个半生半死的奇异物种。

无痕默然半晌,突兀地道:“何为‘自在’?何为‘自为’?如何超出?如何分离?”

我愣了一下:“无掌门,有什么话痛痛快快地说出来,何必浪费时间打哑谜?”

无痕狐疑地道:“难道你真没有修炼过轮回妖术?”

我心头一惊:“你刚才说的这几句古怪言辞,莫非是轮回妖术?”

无痕闭口不言,像是在思索什么难题。我疑惑不解,无痕又怎么会知道轮回妖术的精要?格格巫委托我杀掉无痕,这两个人之间,难道不仅仅是仇怨那么简单,还有盘根错杂的隐秘关系?

“星谷掌教庄梦,曾不惜代价地将星罗棋布秘道术传授于我。”我轻咳一声,“只为了知道我和格格巫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依我看,无痕掌门也会有浓厚兴趣的。”

虽然沙穴无法合闭,但我也被暂时困在这里,形成僵持的局面。为今之计,不妨和无痕虚与委蛇一番,谋求脱困的筹码。我可以料定,无痕也很想了解格格巫的动向。

无痕哼道:“庄梦根本不会将星罗棋布秘道术的真髓传给你。你学了他的东西,将来恐怕反会受制于他。庄梦这个人,城府极深,算无遗漏。和他打交道,吃亏的一定是你。”

无痕越是闭口不谈格格巫的事,越让我觉察出其中的怪异。我也不急,笑道:“不错,我早看庄梦不顺眼了。如果他横死街头,我一定拍手称快。无掌门,敢问你和我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一定要以死相拼?”

无痕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反问道:“放过你,你能给我带来什么?”

“错!”我森然道:“单靠区区一个沙之禁盘,想困死我只是痴人说梦。‘放过我’这几个字,无掌门说得未免太托大了。”顿了顿,故弄玄虚地道:“就凭格格巫对我的一些提点,便足可令沙之禁盘对我毫无作用!”

半天没有听到无痕的回复,“哗”的一声,沙穴的缝隙被缓缓拉开,露出了小半个罅口。无痕双目暴起妖异的光芒,紧紧盯着我:“我和你做一个交易。事成之后,任何条件我都可以答应你。”

我心中松了一口气,只要老家伙能把我放出沙之禁盘,就算让我去杀楚度,我也会拍胸脯满口答应。至于脱困后,当然就由不得他了。为了防止无痕怀疑我的诚意,我故意犹豫了一会,道:“你是想让我去杀格格巫吧?对付玄师,可不是寻常法术可以奏效的。以楚度这样的本事,也杀不了庄梦。而格格巫与庄梦、你并列为当世三大玄师,实力和你们应在伯仲之间,恐怕不是我能对付的。”

无痕道:“不用那么麻烦,只要你能从格格巫口中套出他上次轮回转世的准确时辰即可。”

“好!以我和格格巫的关系,问出这个并非难事。”我爽快地答应:“作为交换条件,你必须杀掉庄梦!”

无痕古怪地看了我一眼,道:“一言为定。”

我心知肚明,这种不立血誓的交易承诺,无痕和我都不会认真把它当回事。只是双方既然没有深仇大恨,也就不一定非得生死相拼,说不定日后还有机会谋取共同的利益。定下这个交易,也是未雨绸缪,留下一条合作的后路。

“无掌门果然爽快!那就快把我送出沙之禁盘吧。这一战,就算你我平手如何?”我漫不经心地道,刻意提出战平这个让无痕难以接受的结果,正是我声东击西的心理策略,用意无非是把重点引到胜负结果上来,而使无痕下意识地认可把我放出沙之禁盘一事。一旦无痕对战平表示不满,我自可再做退让,同意告负,在不知不觉中,达成从沙之禁盘脱困的目的。

出乎我的意料,无痕怪笑一声:“林掌门说平手,就算是平手吧。”

正当我奇怪他为何这么好说话的时候,无痕又道:“林掌门得到过格格巫的提点,想来必能从沙之禁盘脱困,就不用我多此一举地相助了。”手指飞速结印,开了小半个口子的沙穴又重新收拢。

日他奶奶的!费口舌绕了半天,居然还得我自己冲出沙之禁盘。老奸巨猾的无痕并不肯轻易放过我,只有我自行脱困,他才会认为我有交易的价值,否则还是要置我于死地。

沙穴依旧合拢到只剩下一条缝隙,难以彻底闭合。但就是这道缝隙,令我使尽神识气象八术也难以冲出。我心里清楚,这种宿命阵法饱含玄理,并不能完全依靠法术强破,更需要一点玄乎的心境感悟。

本心,什么才是真正的本心?龙蝶的声音久久在我脑海中回荡。恍惚中,我仿佛回到龙鲸的肚子里,和老太婆师父相对而坐,听她侃侃而谈什么是选择。又似乎坐在了血戮林的图腾神树上,格格巫向我揭示无知与有知的奥秘。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06章 一战天下惊 下一章:第008章 战乱
热门: 失控的玩具 野性的证明 天才医生秦洛 空幻之屋 地海传奇5:地海故事集 冰与火之歌5:列王的纷争(中) 猎魔人4:轻蔑时代 昙花梦 参天 恶魔的圈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