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道法会

上一章:第003章 豪赌 下一章:第005章 战乱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清虚天与罗生天三年一度的法术比试,被称作道法会。道法会举办的初衷,只是法术交流,共悟天道。到后来,逐渐演变成双方昭显实力,争强斗狠的法术比拼。

道法会这一天,北境大大小小的门派陆续赶来,一睹盛况。

通杀城内,早已人山人海,摩肩接踵。天空也被成千上万的坐骑遮盖,变得一片昏暗。

法术比试就在城南的碧菌坪举行,传说这里原本是荒芜的沙地,仙人骑鹿从半空经过,鹿嘴里叼着的菌菇落地生根,化作一棵棵青碧色的石菌。石菌茂密成林,高挺耸立,千姿百态,偌大的伞形菌盖层层覆盖,绵延成一座天然石坪。

碧菌坪四周,水泄不通,挪脚的空地也没有。我快被挤夹成松软的馅料,好不容易才伸直了腿。眼中尽是黑压压的人头,耳畔尽是“嗡嗡”的嘈杂声。时时可以见到捂着小腹,脸憋得通红的人、妖,为杀开一条小解之路,汗流浃背,痛苦不堪。

“幸亏少爷你有本事,否则花了钱还来不了。”鼠公公趴在我的肩上,累得直喘粗气,鼠须也被挤掉了好几根。

通往碧菌坪的各条道路,被妖怪们层层设卡,除了缴费之外,还必须登记详细的个人资料、派别,反复确认后,才给予通行,俨然把通杀城当作了魔刹天的后花园。要不是我施展神识气象术,根本混不进来。

“这一次道法会,魔刹天才是真正的赢家。”我心中暗忖,妖怪们登记各派各人的详细资料,等于普查了一遍北境大大小小的实力分布,为一统北境提供了宝贵的战略情报图。

碧菌坪上,清虚天、罗生天各大名门早已齐聚,形成经纬分明的两大阵营。罗生天十大名门掌教尽数到齐,个个衣饰华贵,涂脂抹粉。无颜、花生壳、屈玲珑这些老熟人赫然在内。我在脉经海殿一干女武神中反复搜寻,没有发现海姬,不免有些牵肠挂肚。

鼓乐齐鸣,在无数礼炮烟花的轰鸣辉映下,道法会终于拉开了序幕。

“道似天渊无尽底,惜乎人力有穷时。”大光明境的掌门珠穆朗玛长叹一声,脸上露出缅怀之色:“转眼又是三年,清虚天前各大掌门的雄姿英风还历历在目。奈何道法无限,人命却有限。故友们纷纷仙去,令人扼腕叹息。”浑厚平稳的声音并不响亮,但清晰可闻。

我暗暗好笑,不愧是罗生天的第一人,揭人伤疤还搞得情深意重。听了珠穆朗玛的话,几个新任的清虚天名门掌教都露出忿然的神色。

“掌门这话说错了。”公子樱淡淡一笑,引来下面无数女子的尖叫。在他身后,站着庄梦和一些新任的名门掌教。碧落赋的护法雷猛、冰镜侍立在公子樱两侧,我依稀瞥见一方雪白的袍角,想要再瞧,又被碧落赋的众多门人遮挡住了。

“错在何处?”珠穆朗玛不动声色地反问:“愿闻掌门高见。”

公子樱曼声吟道:“掌门说道法无限,我却说人心无限。哪怕生命被困在一个小小的蜗壳里,心依然可以成为拥有无限虚空的主宰。何况众多故友虽已仙去,但清虚天后继有人,众志成城,薪尽火传,哪有中止的一天呢?”还没有开始法术较量,双方已经展开了道法的唇舌之争。

“以在下拙见,应该是……”公子樱手指勾动,拨得琵琶声铿锵激昂:“心似天渊无尽底,惜乎道法有穷时。”

这两句说得意兴飞扬,气魄过人,引来雷鸣般的喝彩。

公子樱风度翩翩地向人群点头。半空抛满了缤纷的色彩,女子们将手中的奇花异草珍果掷向公子樱,如痴如醉地叫着他的名字。就连许多女妖,都开始搔首弄姿,眼睛里闪烁着小星星。

“真是让人羡慕啊。”鼠公公伸长了脖子,咕哝道:“其实老奴当年的风采,并不比他差多少,想和我订亲的母老鼠一窝一窝的。”

我心情复杂地望着公子樱,碧菌坪上多的是俊雅风流的人物,但他一个人就夺去了所有人的光彩。他仿佛站在了最高处,身上笼罩着璀璨夺目的光环。

碧落赋门人个个露出自豪的神色,自从逼走楚度以后,公子樱的声名达到了顶峰。哪怕是罗生天的人,投向公子樱的目光也充满了尊崇。

鼠公公摇摇头:“楚度就算一统北境,也不可能像公子樱那样,得到大半个北境的拥护。”

我哼道:“楚度是为了自己而活,公子樱是为了别人而活。瞎子都能看得出,他对甘柠真图谋不轨。换作我是他,会毫不顾忌掌门师叔的身份,向甘柠真表白爱意。”

鼠公公嘻嘻一笑:“少爷今天没喝醋吧?怎么听起来酸溜溜的?老奴平心而论,少爷和甘仙子才是天生一对。”

“有海姬我已经很知足了。”我喃喃地道,目光却又忍不住,搜寻那一袭白色的道袍。

足足过了半个多时辰,女子们呼叫公子樱的声浪才渐渐平息。

“碧落赋若是广开门庭,天下的女子恐怕都要赶去清虚天了。”见珠穆朗玛被公子樱夺去了风头,牛郎娇滴滴地笑道。这本是一句眀褒实贬的揶揄,却引来场下女拥笃们的欢呼雀跃,甚至有一群狂热的女子齐声高唱:“碧落赋的天是明朗的天,碧落赋的人民赛神仙。天下美女爱碧落呀,公子樱的传奇说不完。呀呼嘿嘿一个呀嘿。”

我轻笑出声,心里又禁不住生出一丝嫉妒。站在高台上,接受满场盲目的崇拜,还真是容光无限啊。哪怕是一颗不起眼的石头,只要挂上天空,也就变成了闪亮的星辰。

珠穆朗玛丝毫不动声色,沉声道:“今日借着道法会,我们代表罗生天拜祭各位清虚天的故友。愿他们英灵永存,道统不灭,清虚天与罗生天情谊长结。”

罗生天的人早已摆放好香案,瓜果供品,九大掌门在珠穆朗玛的带领下,恭恭敬敬地行全拜祭之礼。

“多谢各位的深情厚谊,清虚天铭感于心。”公子樱面色一整,肃袍正冠,清虚天众人也郑重其事地拜祭起来。

冰镜弯腰时,我在他身后瞧见了甘柠真。她照旧是一身雪白的道袍,神色淡定清傲。一转眼,她又被高大的雷猛遮住了身影。我心中一下子狂喜,一下子又变得患得患失。过去她陪在身边,我可以肆无忌惮地叫她小真真,但现在,当她回到属于自己的人群时,我才发觉,距离是如此真实地存在。

我甚至不能看见她,就像在洛阳,高高的,厚厚的围墙挡住了花园里的秋千。那不是亲热地叫一句小真真,就可以消除的。正如同我击败了无颜,也难以一帆风顺地迎娶海姬。

也许我应该爬上一棵树,跳过围墙。也许我可以成为围墙里的人。这么出神地想着,我怀里的七情六欲镜隐隐发热,像是一蓬火星,溅入了胸口。

“这些人类也太不要脸了。明明心里恨得对方要死,表面上偏偏装得亲亲热热。听得老奴都想吐了。”鼠公公怪叫:“不知道的,还以为清虚天罗生天亲如一家呢。”

我微微一笑:“这就是名门掌教的风度,学着点。装久了,自然就习惯了。”

“我宣布,本届道法会正式开始。”珠穆朗玛沉声道。四下里的妖怪们纷纷乱嚷:“快点干架吧,屁话那么多。”

庄梦轻摇羽扇,忽然道:“庄某还有一事相告。前日,眉门掌教柳翠羽曝尸荒野。虽然柳掌门是罗生天的人,但清虚天怎能袖手旁观?所以庄某派人追查,希望能找出凶手。”

罗生天各派掌门面面相觑,这几天,柳翠羽的死早已传得沸沸扬扬。当日在顺风赌坊,多人目睹柳翠羽与妖怪们冲突,凶手呼之欲出。庄梦现在当众提出此事,无疑是狠狠刮了罗生天一记耳光。

比起法术拼杀,双方这番言语的争斗更让我感兴趣。

“事情的起因,是因为柳掌门在顺风赌坊赌输了掌门信物青冥宝剑,双方结下仇怨。在柳掌门尸体周围,还有十八具妖怪的尸体,经过确认,他们都是顺风赌坊的护卫。”庄梦不依不饶地道:“庄某多事,还望罗生天不会怪我们越俎代庖。”

场下,不少妖怪嚣张地狂叫:“柳翠羽算什么东西?杀了也是白杀!”,“竟然还干掉我们十八个弟兄,人类的赌品真够烂的!”

“少爷。”鼠公公暗暗对我跷起大拇指。我就知道,像庄梦这样的人,一定会把握这个机会,激起魔刹天对罗生天的敌意。

“庄掌门客气了,我等感激还来不及呢。”珠穆朗玛轻咳一声:“如今通杀城内,鱼龙混杂,最近几十天,清虚天、罗生天已经有大大小小十多个门派无故失踪了。”言下之意,我罗生天死了人,你清虚天也好不到哪里去,大家一样脸面无光。

“近来北境干戈不止,富甲北境的朱家也在一夜之间,满门被灭,积年财富洗劫一空。”隐无邪顺着珠穆朗玛的话茬,心领神会地转移了话题。

慕容玉树立刻接口:“最可气的是,有谣言说是清虚天下的毒手,这不是乱泼脏水吗?”吹胡子瞪眼,摆足了路见不平,义愤填膺的架势。

海妃神色凛然:“朱家灭门惨案,我等责无旁贷,定要查个水落石出,还清虚天一个公道。”

我心中好笑,罗生天这些名门掌教个个老奸巨猾,几番话说下来,矛头转而指向了清虚天。

“我们也正在派人追查此事。”庄梦一本正经地道:“前些时候,清虚天各派为了迎战楚度,无暇分身,所以才让得闲的小人钻了空子。”

公子樱轻叹一声:“我代表清虚天宣布,任何人发现朱家灭门的线索,必将重赏,抓获凶手者,无论何种身份,碧落赋都愿意收纳门下。”这几句话又激起群潮汹涌,群雌啾啾。

我不屑地撇撇嘴,这不是贼喊捉贼嘛。要不是我清楚朱家被杀的真相,还真会被公子樱道貌岸然的说辞蒙骗过去。

“乱世之秋,清虚天与罗生天理应携手合作。这也是道法会的意义之一。”公子樱不急不缓地道。

“正是如此。”各派掌门纷纷附和,一场夹枪带棒的和睦闹剧才暂时告一段落。

往年道法会,由十大名门各自选出一人,进行十场比试,以场次定输赢。如今清虚天只剩八大名门,经过双方磋商,本届道法会采取擂台制。各派照旧只限一人出手,谁能最终成为擂主,谁就是获胜的一方。

第一轮,由罗生天风雷池掌教呼延重亲自守擂,迎战清虚天音煞派的新任掌教柳丁。

“掌门亲自出马?这可罕见!”鼠公公惊奇地叫道:“往届道法会,往往只派一些优秀的弟子出战,今年怎么搞得这么隆重?”

“形势所迫。”我平静地道:“清虚天名门掌教被楚度一一挑落,急需道法会的胜利重振声威。而罗生天也想趁势打压对手,消除公子樱战平楚度带来的影响。”

脚步游走,柳丁的清啸声鸣动九天,音波化作一只展翅的碧羽凤凰,冲向呼延重。

呼延重身躯如铁桩沉稳,双拳互击,溅出一道凌厉的电光,将碧羽凤凰一劈两半。柳丁啸声不断,点点碧光在空中化作无数只尖嘴利爪的秃鹫,把呼延重围得水泄不通。

视野中,呼延重完全被秃鹫淹没,只有一道道耀眼的蓝色电光迸溅射出。秃鹫的数量层出不穷,一旦被闪电劈碎,立刻重新凝聚成形。

鼠公公看得津津有味:“音煞派的秘道术真厉害,一个劲地压着呼延重痛打。”

“比起前任掌门柳永的天籁之音,柳丁还差了不少。”我看得索然无味:“呼延重很快就会反击了。”

“咣!”一声铜锣般的巨响,震得耳膜生疼。碧光中,骤然亮起一团诡异的雷火,轰隆作响。秃鹫被雷火沾及,纷纷化作灰烬。

呼延重消失了,只有这团雷火不断扩大,仿佛一头恶兽张开血盆大口,吞噬了秃鹫,恶狠狠地向柳丁扑去。

一丝若有若无的轻吟响起,柳丁嘴唇嚅动,雷火突然失去了目标,偏过柳丁,斜斜撞向右方的一棵石菌。轰地一声,石菌炸得粉碎,雷火迅速回转,凌空罩向柳丁。

明明对准了柳丁,但一接近他,雷火就像被无形的力量向旁牵引,从身侧滑过,再次扑空。

“见鬼了,怎么老打不着柳丁?”鼠公公激动地挥舞鼠爪:“难道呼延重是斗鸡眼?”

我微微摇头:“柳丁是以音浪振荡空气,再借助气浪的抖动,改变雷火的攻击方向。”

雷火中,倏然浮出呼延重朦胧的身影。他突然挥拳,噼里啪啦的电光透拳射出,像一条条蓝色的毒蛇,绕着石菌满地游窜,交织成一张舞动的电网。柳丁被死死锁困在网中,电网不断收缩,像一个越来越狭窄的囚笼。

“锁!”呼延重暴喝一声,千百条电蛇狂舞,缠向柳丁。即使柳丁频频振荡气浪,还是有不少电蛇缠住了他。刹那间,柳丁身影摇晃,四肢、肩背被电光的锁链一圈圈缠绕,只露出苍白的脸来。

四周的人、妖纷纷呐喊,一双双眼睛兴奋得仿佛充血。鼠公公龇牙咧嘴,嘶声吼道:“杀死他,杀死他!”

我瞧着激动挥臂的鼠公公,暗忖,意识真是很奇怪的东西,明明是一个胆小怕事的鼠妖,内心深处,也藏着嗜血好杀的野性。如果给了鼠公公强大披靡的妖力,他又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也许正像格格巫说的那样,每一个人都有两个自己。

眼看柳丁败局已定,他蓦地曼吟一声,声音高低起伏,犹如奇异的歌谣,靡靡悱恻,令人销魂。

呼延重冷静的双眼中露出一丝迷茫,情不自禁地手舞足蹈,迎着歌谣的节拍,亦步亦趋。

“咦?呼延重中邪了?”鼠公公诧异地道:“还一个劲地乱扭屁股,大发花痴。”

我略一沉吟,道:“看来他是被柳丁的音煞秘道术操控了心智。这位音煞派的继任掌门的确有两手,虽然他的靡靡之音比不上柳永的天籁之音,但柳丁另走偏锋,以音惑人,创出了音煞秘道术的另一番天地。”说到这里,我也有所感悟。以音惑人,奥义不就是控制住对方的节奏吗?神识气象八术若是运用得法,一样可以切入对方的节奏,再加以操控。

“噼噼啪啪……”一条条电蛇在柳丁身上消失,被淹没的身躯又渐渐浮现。呼延重像个可笑的小丑,绕着柳丁拙劣舞动。正当我以为柳丁已经挽回劣势时,奇变又生。

脚步一滑,快似闪电,呼延重幽灵般绕到柳丁背后,出拳,猛击。“砰”,柳丁猝不及防,被打得飞了出去,口中鲜血狂喷。再看呼延重,脸上哪里还有迷乱的神色,目光冷静得如同千锤百炼的铁锻,微微弯起的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讥嘲。

四周哗声大起,被突然改变的战局弄得云里雾里。我一下子明白过来,呼延重根本没有被音煞秘道术迷惑神智!他先前只是在做戏,迷惑柳丁,在对方松懈时突下杀手,趁其不备,一举重创柳丁。

我微微摇头,呼延重的战术确实阴诈,不过终非大道,难以成为真正的绝顶高手。

柳丁摔倒在石菌上,好一会,才勉强直起身,咳血道:“呼延掌门好手段,这一场,柳某认输。”后背的衣衫尽裂,裸露的背肌凹陷一块,清晰印上了一个漆黑的拳斑。

呼延重面无表情:“一时失手伤了柳兄,还望莫怪。”

珠穆朗玛目光闪动:“呼延掌门你也太不知轻重了,法术比试,旨在切磋交流,何必下此重手?”

呼延重微一欠身:“是我失察,错估了柳掌门的法力。”这句话暗含贬义,意指他高估了柳丁。音煞派的弟子闻言,不由露出忿忿不平的神色。

珠穆朗玛微微一笑,从怀里掏出一个描金瓷瓶,取出一颗枣红丹丸,上前递给柳丁:“鄙派的赤阳丸对内伤还有一点奇效,请柳掌门收下。”

柳丁涩声道:“多谢掌门好意,只是音煞派并不缺什么治伤丹丸。”也不接赤阳丸,在几个门人的搀扶下,昂首走入清虚天阵营。

“第一场,罗生天胜!”宣告胜负的人是风雷池的弟子,得意洋洋的尾音拖得甚长,将一面旌旗高高插在台上,旗上赫然画着风雷池的标志:笼罩在雷电中的黑色漩涡。

“诡计伤人,也算是罗生天的道法吗?让我耿进领教一下呼延掌门的高招!”清虚天的掌门中,一个孔武有力的巨汉急吼吼地冲出来,目似铜铃,眉如毛刷,威猛的身躯足足比呼延重高过了两个头。他是神通教的新任掌教,脾气似乎十分火爆,也不客套多话,抡起醋钵大的拳头,狠狠砸向呼延重。

“道法理应奇正相辅,贵教的神通秘道术不正是以奇诡著称的么?”呼延重不露声色地道,挥拳迎上。“砰”,两只拳头正面交击,沉闷如雷,双方身躯微微一晃,脚下却纹丝不动。

一簇电光蓦地从呼延重拳锋迸出,缠住了耿进的拳头。电光沿着拳头一路急窜,耿进全身嗞嗞冒烟,短发倒竖,耀眼的蓝色电流在肌肤上乱窜急闪。呼延重立刻化作一团雷火,冲向耿进。雷火电光猛然交轰,耿进灰飞烟灭。

场下刚响起惊呼声,呼延重脚下的石菌忽然化作耿进的模样,他弓身而起,猛然一掌,直劈在呼延重后背上。这一手虚实互易的依通出人意料,再度引起周围一片哗然。

“喀嚓!”呼延重的后背被这一掌硬生生劈裂,耿进的右掌并不停顿,顺势插入伤口,冷笑道:“道法理应奇正相辅,多谢呼延掌门提点了。”神色沉稳,和先前暴躁的莽汉完全不像同一个人。我立刻明白,耿进出场时的鲁莽也是刻意装出来的,堂堂清虚天名门掌教,又怎么会是一个草包?

“不错,神通秘道术果然有点意思。”呼延重的语声没有一丝颤动,完全听不出疼痛感。表情就像铁铸一般。他缓缓转过身,撕裂的背向两边翻出,一点点向外扩伸。裂开的肌肉光滑黑亮,一滴血也没有溅出。诡异的情景看得满场鸦雀无声,我也心里发毛。

“轰”的一声,两片越展越大的背肌耸立起来,化成熊熊燃烧的雷火双翅。“啪啪”,雷火双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横扫而过,将耿进拍飞出去,不等他落下,呼延重的手背上飞出一头穷奇,见风而长,利爪抓向耿进。后者勉强偏头,避开颈部要害,胸口已被穷奇尖锐的猬毛扎得鲜血淋淋。

一道电光顺势击中了耿进,洞穿肩头,在穷奇的狂吼声中,耿进飞跌出去,浑身浴血,被神通教的弟子们接住,失去了再战的能力。

这几下兔起鹘落,石破天惊,双方强弱之势转瞬互易,看得人眼花缭乱,惊呼不已。

“在下法力不够纯熟,难以控制轻重,还请耿掌教见谅。”呼延重漠然而立,雷火双翅慢慢变成肌肉,覆盖在背上。

清虚天各派门人脸色十分难看,两场比试,呼延重毫不留情地下狠手,已经不是法术切磋那么简单了。罗生天很可能是在借机报复朱家满门被杀一事。四下里的妖怪们兴高采烈地大呼小叫,反正看人类内斗,他们其乐无穷。

庄梦手掌轻轻拍击羽扇,道:“如果庄某所料不差,呼延掌门应该是借助贵派后山的风雷深渊,锻造成了风雷电火之体,寻常法术难以伤你分毫。”

“雕虫小技,登不上大雅之堂。”呼延重伸手一招,穷奇从半空飞落,凝化作斑斓的兽纹,渗印掌背。

月魂听得暗自咋舌:“风雷深渊是罗生天三大死亡禁地之一,日夜雷电肆虐,狂风暴雨,想不到呼延重敢在深渊内修炼。难怪本届道法会,罗生天会派他打头阵,拥有风雷电火之体的呼延重肉身强悍无匹,等于是个打不死的怪物了。”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03章 豪赌 下一章:第005章 战乱
热门: 宠物公墓 蔷薇的颜色 名侦探的咒缚 高手过招 花颜策 殉罪者:一切心理罪,都是人性罪! 团宠不好当 神经漫游者 所罗门的伪证1:事件 六人帮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