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通天下一气耳

上一章:第010章 巧取豪夺 下一章:第002章 故妖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谁采走了我的葳蕤玉葩?”一个女子的声音像一只扑棱翅膀的黄鹂,脆生生地响起。

脚下的古玉石田变得光华灿烂,宛如透明,一缕淡白色的烟气在玉石里轻盈游走,声音赫然是从烟气里传出来的。

“鬼魂啊!”屈玲珑下意识地尖叫,紧紧抓住我的衣服。

烟气倏地冒出玉石,在半空袅袅散开,化作一个肤如玉脂,姿容灵秀的美女。她足有一丈来高,刚健婀娜,体香芳郁,没有头发,莹白的光头比玉石还要明润几分。

我和空空玄张大了嘴巴,合也合不拢。因为这个光头美女全身也是光溜溜的,连一缕遮羞布都没有。她大大方方地飘落下来,全然不顾我和空空玄肆无忌惮的目光。

屈玲珑愣愣地瞪着光头美女:“居然还是一个不穿衣服的艳鬼!”

美女微微摇头:“鬼魂?没见识的人类,我可不是什么鬼。我叫芝麻,是这里的主人。”

芝麻?我盯着她胸前两团巨大的隆起,应该叫西瓜才对啊。

仔仔细细打量了我一番,光头美女问道:“葳蕤玉葩在你这里吧?”

我刚要装傻充愣,光头美女一摆手:“我并不想要回葳蕤玉葩,你们人类觉得它价值连城,我却不稀罕。我只想知道,你们当中谁是打开宝库门的人?”

空空玄目光一亮:“你真是这座玄机宝库的主人?你应该是亿年古玉孕育出来的玉灵吧?”

芝麻好奇地打量空空玄:“你这小矮子倒有些见识,是个精怪吧?”

“人矮不要紧,只要本领高。”空空玄竭力伸长脖子,仰视对方:“破了你这座玄机宝库的人就是我,葳蕤玉葩也是我拿走的。怎么样?我的手法不错吧,解开你门上的几十把锁不过用了半盏茶的功夫。你人长得虽高,设置玄机的本事可是浅陋得很啊。”

“你吹牛!”屈玲珑义正词严地呵斥空空玄:“你至少花了一个多时辰!”

空空玄偏过脸去,小声咕哝:“这是修辞,是说话的艺术。”

芝麻噗哧一笑:“能用一个时辰解开那些锁,你也算是个中高手了。只是,我这座玄机宝库分为明暗双库,你现在见到的不过是一个明库罢了。真正藏宝的暗库,恐怕你还要大费一番周折,才能找到呢。”

“还有暗库?”空空玄小脸一红,尴尬地道:“刚进来一会,还没来得及到处看看。不过以我未来盗贼大宗师的身份,找出暗库也是板上钉钉的事。”

“未来盗贼大宗师?”芝麻的玉颊微微透出一丝兴奋的粉红色:“太好了,总算遇上一个可以匹敌的对手了。我的愿望是成为一代机关大宗师,设置出人类无法破解的宝库。怎么样,咱们两个比一比吧?”

空空玄傲然道:“和我比?尽管划出道来吧!”

霎时,一高一矮两个精灵目光交击,齐齐爆出异彩,犹如两只气势凌厉的斗鸡。我看得眼发直,芝麻本来是一个气质皎皎的文雅美女,现在却变得咄咄逼人,神气高涨,温润的肌肤放射出耀眼的光芒。空空玄更是双目贼光大盛,触角夸张地耸动。

“这座玄机宝库是我毕生心血所建,名曰阆苑。”芝麻道:“只要你能在一个月内找到真正的暗库,并能安全进入,就算我输了。”

“一个月?”空空玄呆了呆:“我可没办法自由来去灵宝天,这一次来还是沾主人的光呢。”

“没关系,时间可以累计。”芝麻轻轻划破手指,渗出一滴乳白色的汁液,滴落在地,迅速长成一棵洁白无瑕的玉树,晶莹的根须、枝柯四处盘踞延展。树上不多不少,恰好三十片叶子。

“一旦你到了阆苑,此树就开始计时,满十二个时辰掉落一片叶子。当你离开灵宝天时,计时也会随之中止,直到你下一次回来。反正你我的生命比人类长得多,无论你换了多少主人,总会有机会再来灵宝天。”芝麻道。

“一言为定!”空空玄毫不犹豫地道,高高跳起,在空中翻了几个眼花缭乱的筋斗,越过了芝麻的头顶,得意地道:“看看到底你我谁更高!”

“你答应得太早了一些。”芝麻嫣然一笑:“若是你在三十天内进不了暗库,输了这场比试,你就得自断双手。若是我输了,同样如此。”

空空玄吃了一惊:“只是比试而已,用得着这么血腥吗?”

“你不敢?还是对自己没信心?”芝麻脸上露出狂热的神色:“为了自己的目标,难道不值得付出一切吗?”

空空玄抓抓笠帽,一咬牙:“好,比就比,谁怕谁啊!”

“就从这一刻开始!”两个精怪大眼瞪小眼,同时说道,像是一对天生的冤家。

空空玄犹如离弦之箭,绕着玉田四处急窜,敲敲玉石,伏头贴耳聆听,判断下方是否另藏机关;又反复摸索周围的玉树琼花,试着移动;再不然,就是从笠帽里掏出各种稀奇古怪的小法宝,摆放在玉石上比划,忙得不亦乐乎。

“灵宝天的空城水市和这些宝库是谁建造出来的?”我饶有兴趣地问。

螭嚷道:“空城水市自古就有。至于宝库,是灵宝天的生灵们为了防止飞升的人类无止境地掠夺宝贝,特意建造出来的。”

月魂轻轻叹息:“没有宝库的话,许多灵宝天的物种早灭绝了。昔日灵宝天生有一种叫做肉芝的灵物,只因为服用后可增加百年法力,便被飞升的人类捕杀一空,从此绝迹。”

几个时辰过去了,空空玄还是一无所获。芝麻跟着空空玄,兴致盎然地看着那些小法宝,不时低头思索。

我和屈玲珑比较惬意,大口喝着芝麻敬客的玉液琼浆。只要把芝麻给我们的玉杯放在玉石地上,不一会,杯里就会汩汩冒出乳白馥郁的玉液琼浆,滋味甘甜,粘稠如蜜。当螭告诉我,这种东西可以培元固本,增长法力时,我喝得更起劲了。

“风度,林长老你要注意风度。”屈玲珑咽下一大口琼浆玉液,指了指我胸前的一大片湿渍:“饮食时,也要讲究礼仪啊,干嘛像头饿狼似的。”

“我倒觉得这样挺好。”芝麻听到屈玲珑的话,扭头道:“自然不做作。”隔了一会,脸上露出回忆的神情:“很久以前,阆苑也来过一个人类,他也是这般毫无顾忌地豪饮,敲杯高歌,玉液顺着胡子淌湿了一片。记得他说过,当人开始学着讲究什么的时候,也是开始失去一些东西的时候。”

我心下好奇:“他是谁?也是偷盗高手吗?”

芝麻目光幽幽:“他说他叫拓拔峰。”

“拓拔峰?”

“是啊,他仅凭蛮力,就弄断了水晶门上的锁。他说他飞升回去,就要参加生平最好的兄弟的婚宴了。他不停地喝着琼浆玉液,不停地说他很开心,可是说着说着,又大哭起来。”芝麻喃喃地道,仿佛轻轻叹息了一声。过了片刻,她才将注意力放回到空空玄身上。

我兀自出神,拓拔峰,无疑是一个豪放率性的人。然而当阎罗爱上自己心爱的女子,当楚度挑战清虚天,他不得不违背本心,做出选择。

人生有时便是如此无奈,然而你偏偏知道,无奈的选择往往是正确的。又正是这些选择,将一个人渐渐地改变。

现在,拓拔峰魂逝大海,在黄泉天里,他或许可以做回自己,做一个痛快地爱,痛快地恨的拓拔峰吧。

月魂忽然道:“飞升快结束了。”

我赶紧提醒空空玄,后者像是没有听见我的话,如痴如狂地忙碌不停。这块玉田只有十多亩,被他搜索了不下几十遍,玉皮恐怕都被磨掉了一层。

“急什么,还有一个月的期限,暗库怎么可能被你轻易找到?”我跟在空空玄身后,绕着玉田转悠。

“咦?”我诧异地叫出声。这片玉田乍看四四方方,但我走过的时候,南边的田径比另外三边似乎少走了几步路。为了确认,我特意跨步丈量了一番,赫然发现,南边的田径要少跨两大步。

玉田四边,疏密有间地生长着各种瑶树琼花,而南边的花树略微稀少,稍显空旷,所以即使它短一些,看上去也和其他三边等长,造成了一个视觉误差。

这里面一定有问题!我心中一动,在空空玄耳边猛然大喝,把他惊醒过来。冲他眨眨眼,我暗示道:“我们该回去了。至于寻找暗库嘛,有的是办法。”

芝麻若有所思地看了我一眼,手一招,一朵绽放的琼花化成一只亮晶晶的玉蝴蝶,绕着空空玄飞舞了几圈,落在他的笠帽上。

“计时暂停,等你下次有缘再来灵宝天,这只玉蝶会引你到阆苑。”芝麻对空空玄道,目光转向我和屈玲珑:“下次再见各位,不知要过多少年了。也许永远没有相见的时候。”

我哈哈一笑:“那可不一定,飞升灵宝天对老子来说轻而易举。”目光瞥过,计时的玉树上,有一片叶子的叶尖已微微泛黄。

屈玲珑看看芝麻,皱眉道:“谢谢你的琼浆玉液,不过我还是要说,虽然你是一个玉灵,但也不能不穿衣服,不知羞耻吧?”

芝麻嫣然一笑,身影渐渐笼罩在轻烟中。空空玄刚跳进小火炉,四周白光铺天盖地涌现,瞬息吞没了我们。在光的海洋中,依稀回荡着芝麻的声音:“我出生时,就是这个模样,以我本来的相貌见人,坦坦荡荡,又有什么羞耻呢?你觉得羞耻,那是因为你心中有邪念的缘故。”

四下里一暗,潮湿狭窄的岩洞内,依然只有我一个人盘膝端坐。刚才阆苑的热闹情景,恍然如梦。我忽然觉得,灵宝天和色欲天,就像是一个用内心的欲望编织出来的梦想,让人神往,又让人沉溺。

涛声隐隐,楚度和公子樱这一战,就要开始了吧。我有点兴奋得坐不住,想象着这一战激烈的厮杀场面。如果楚度战死,我固然暂时安全了,但恐怕要面对庄梦这个可怕的敌人,对我未必是个好结果。如果公子樱战死,我同样要面对楚度的追杀。

无论此战是谁胜出,对我都没什么好处。想到这里,我心中一凛,男子汉大丈夫,岂能将自己的安危寄托在别人身上?如果我有拓拔峰、公子樱那样的实力,又何需整日担惊受怕?

“天行健,君子自强以不息。”我蓦地想起死鬼老爸常常唠叨的废话。沉思片刻,我哈哈大笑,彻底放下心事,再也不管什么公子樱、楚度。闭目调息,生平学过的每一种法术犹如一条条清澈小溪,在平静的心境中缓缓流过。

这几百种法术,有的纯正雄浑,有的精妙灵巧,有的奇诡多变……然而无论哪一种炼至巅峰,都不可能战胜楚度。强如黄真、拓拔峰,把璇玑秘道术、破坏六字真诀施展得出神入化,也在镜花水月大法下惨败身死。

与其耗费大量时间,去精修这些法术,不如把它们熔于一炉,取长补短,博采众家,创出我林飞自己的绝学!至于前两次进化后生出的两只龙蝶爪,我踌躇再三,还是决定放弃动用它们。我不想让自己留下任何龙蝶的烙印,如果可以,我甚至希望身上的六只龙蝶爪全部消失。自从在补天门察觉到龙蝶内丹的异常,我连挖出内丹的心也有了。我不敢想象,当我占据龙蝶内丹,生出七爪双翅,拥有和龙蝶相似的妖形后,我还是我吗?或许就像变成雪精的悲喜和尚,被另一个身份代替。

目前最重要的,是不断提升真正属于自己的实力,无论面对楚度、龙蝶或是庄梦,我都有可与他们周旋的本钱。

首先,要找到各种法术的融合点。比如龙虎秘道术讲究力量,可以和破坏六字真诀中的轰字诀结合,增强威力,但和以浑圆柔和克敌的璇玑秘道术就背道而驰了。而补天秘道术虽然身法奥妙,可以和遁隐妖术互融,但受限于潜匿的特质,无法和袖里乾坤、混沌甲御术这种堂堂正正的法术结合。还有曼妙多姿的魅舞,与人类的法术、妖怪的妖术风马牛不相及,根本找不到融合点。

我开始陷入不断深思,不断尝试的修炼中,过得浑浑噩噩,痴痴迷迷。饿了,就随手抓几个海蚌,睡梦中还在思索法术的问题,浑然忘却了时间的流逝。

也不知过了多少天,直到冰凉的海水变得微微泛暖,我才如梦初醒。此时下巴的胡子,已经长得很长了。

“你足足练了六十二天。”月魂笑道:“很久没看见你这么老实地修炼了。”

“这么久了?楚度、公子樱大概早不在了吧。”我想了想,小心翼翼地游出岩洞,活动一下手脚。温暖的水波轻轻簇拥着肌肤,五色斑斓的鱼群从身边急速掠过。这些天的修炼让我明白,融会贯通几种法术并不难,但要把所有的法术都融为一炉,实在难如登天。

慢慢浮出海面,我游向破坏岛。岛上静悄悄的,断垣残壁,空旷无人。几百只停栖的水鸟被我惊动,哗啦啦飞起,像一片乌云卷向天空。绞杀下手快,闪电般冲出我的耳朵,触须缠住两只来不及逃走的海鸟,啧啧地吸噬血肉。

连破坏岛的门人也走光了。楚度和公子樱这一战,到底谁打赢了?我孤零零地站在岛中心,胡思乱想起来。天色灰沉沉的,整座岛像一块四分五裂的龟壳,崩裂的岩石缺隙里,不时喷溅出道道海浪。

“轰”的一声,天空蓦地响起一记炸雷,阴风大作,一颗凉飕飕的雨点从空中落下,滴在我的脸颊上。

“今年的第一滴春雨吧。”我喃喃地道,抬头望天。阴晦的天空转眼变得黑如锅底,浓厚的乌云层层堆砌,仿佛要将远处的海平线压垮。

四周越来越昏暗,海鸟群早飞得无影无踪。蓦地,一道耀眼的蓝光一闪,照得天空雪亮,下一刻,电光消失了,天地又被无边无际的黑暗吞没。

狂风夹着稀疏的粗大雨点,卷起岛上的碎石沙砾,打在身上。沉闷的雷声在云团里不安地滚动,仿佛被捆缚的巨兽,咆哮着要冲出来。

暴雨将至,风云变色。我忽然心有所悟,天象瞬息万变,忽刚忽柔,和我所学的各种法术有相通之处。而无论是风和日丽,雨雪霏霏,还是惊雷闪电,都是无穷无尽的天象的一部分,在天地中融为一炉。

“轰!”一个震耳欲聋的霹雳在头顶上空炸开,下意识地,我挥拳击出,暗含破坏轰字真诀,拳气引动隆隆的天雷,将远处的岩礁击得粉碎。

我脑海中灵光乍现,如果取破坏六字真诀的天象奥义,以千变万化的天象为炉,当能够充分融炼五花八门的各类法术。璇玑秘道术,恰似温淳恬静的明月当空;脉经甲御术却像光芒耀眼的烈日;补天秘道术仿佛是诡异灵活,无孔不入的风;袖里乾坤甲御术又如同云卷云舒;混沌甲御术好比春风化雨,万物复苏;星罗棋布秘道术就像繁星满天,闪烁不定……

所有法术的融合点,就是天象!时而雄奇,时而诡异,时而柔和,时而刚猛,无所不包的天象!

“哗!”大雨像一片巨大的瀑布,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白茫茫的雨幕仿佛和黑暗的四周交替闪映。天际钻出一条条曲曲折折的蓝色电光,将大海撕裂开来。风雨呼啸,怒浪奔腾,隆隆的雷声滚过海面,把波涛碾压成迸溅的雪白泡沫。

“一千年前,魔刹天最暴烈的亡狱海发生特大海啸,是夜狂风暴雨,电闪雷鸣。楚某一人一舟,入海七天七夜,不施任何法术,与风浪相抗。终得‘平衡’二字的真髓。”我忽地想起楚度的这番话,胸中豪情一涌,仰天长啸,冲向大海。

暴雨如注,雷电轰鸣,巨浪掀起十多丈高的水墙,排山倒海般扑来。“轰”,我大吼一声,将龙虎秘道术、胎化长生妖术、兵器甲御术、镜瞳秘道术与轰字诀结合,硬生生地从拳头里迸炸出一记威势猛烈的惊雷!

山峦般的巨浪被这一拳轰得四散飞溅,下一重巨浪墙立而起。

“卷!”我大袖张开,袖里乾坤甲御术、蝶恋花秘道术等十七种法术和卷字诀相融,波涛被源源不断地吸入袖中,再倒卷而回,与迎面而来的海浪相撞,发出毛骨悚然的巨响。

“裂!”我劈出脉经刀,暗含裂字真诀、傀儡妖术、六丁甲御术和二十多种刚硬的法术,在半空转变成狂舞的金色电蛇,一条条钻入咆哮的浪幕,将海面撕裂成蛛网形状。

在“断”字诀下,混沌甲御术化成无形凝固的力量,波浪赫然断流。

“封!”璇玑秘道术和星罗棋布秘道术相融,犹如天圆地方,以封字诀的奥义将四面八方涌来的雨浪悉数封挡。

我浑身早已湿透,斗志却像烈火般熊熊燃烧,越打越兴奋,各种法术层出不穷,与破坏六字真诀结合,变幻出无数天象。

波涛呼啸,云团滚涌,天地间仿佛只剩下我一个人,酣畅淋漓地挥洒生命的激情。

“化!”一拳击出,我岿然凝立,清啸声如同连绵不绝的波涛,响彻云霄。方圆十丈内被化字诀笼罩,风平浪静,滴雨不沾。我恍然明白,天地万物源于气,各种天象也只是气聚气散的变化,而妖术、法术正是源于对气的操控。

接下来的几十天,我干脆待在了破坏岛上,苦修猛练。闲来时,静观日出日落,潮起潮退;兴起时,捉水月而舞,披星辉而歌。晨晖、浮云、海风、月华、霜露……万千天象与毕生所学水乳交融,早已脱出了破坏六字真诀的窠臼,以气为本,以术为器,以心为道,形成了真正属于我林飞的“气象之术”!

红华神种在体内流转,遥远的海平线上,一轮血红的落日燃烧,宽广耀眼的光波在水上跳烁。我深吸了一口气,“刺!”身形转实为虚,整个人融入夕晖,发出无声无色无形的一击。

夕阳光芒微微一黯,宛如被水浇熄的火球,轮廓模糊起来。海面下,却骤然一亮,反射出无数缕霞光瑞气,闪电般刺向半空,虚空竟然被刺出了一个空气的漩涡。我欣然一笑,知道这一招融合了补天秘道术、遁隐妖术、步斗秘道术、神通秘道术、地藏妖术而自创的“刺”字诀,终于练成了。

破坏六字真诀,被我改头换面,打造成了林飞招牌的“气象八术”。除了原先的“轰”、“裂”、“断”、“卷”、“封”、“化”之外,还加入了“刺”,以及融合千千结咒的“缠”。

最巧合的是,在月魂的神识内,第二阶段的魅舞也刚好分为八式,分别是最早学会的“热爱”,以及“浩然”、“飞扬”、“执着”、“尔雅”、“冲和”、“宽博”、“繁妙”。通晓了万物源于气的至理,我将魅舞八式的身法和气象八术结合,令后者更添了一股玄妙的符咒力量。

“还差一点。”月魂忽然道。

我一愣:“还差什么?”

“你自创的神识大法,还没有融入气象八术。”

“你在开玩笑吧?一个是虚无缥缈的精神,一个是借助肉体的法术攻击,一虚一实,根本是南辕北辙,没有一点共通的地方。”

月魂眨巴着眼,颇有深意地道:“神通秘道术中的依通,不正是虚实转换之术吗?你的神识大法具有吞噬的特点,而你的胎化长生妖术同样如此,这不就是共通点吗?你可以射出神识之枪,为什么不能击出神识的气象八术?”

“神识气象八术?”我喃喃地重复道,心情越来越兴奋,仿佛一扇崭新的道的大门,向我缓缓打开。

苦苦思索三十天后,明月当空,碧海生潮,海风的气息带着暖湿的春意,使人心醉神怡。不知不觉,岛上已是春意盎然,岩石缝隙里滋生出点点碧绿,把这片废墟变得生机勃勃,宛如重生。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10章 巧取豪夺 下一章:第002章 故妖
热门: 无限冒险指南 纳尼亚传奇2:狮王、女巫和魔衣橱(双语) 迷雾之子番外篇:执法镕金 死者代言人 网游之全球在线 我能看见经验值 法医专家第二季:昆虫证词 奇点天空 刀影瑶姬 幻色江户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