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章 墓灵节

上一章:第008章 走为上策 下一章:第010章 巧取豪夺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从水路逃跑是我唯一的选择,飞行的话等于找死。四肢划动,我拼尽全力,头也不回地全速游逃。海水淹没了身躯,我向下急沉,同时化出一个傀儡水人,操控它向东面飞快游去。

以楚度目前的糟糕伤势,追上我也不见得是我的对手,何况他还要应付公子樱和庄梦。只要楚度稍作迟疑,就错过了抓住我的机会。

不断向深海潜去,我并不急于逃离破坏岛,而是折转身,悄悄绕到岛的西北岬角,游向几天前我偷偷观察好的一个海下岩洞。

岩洞四周,长满了深褐色的海藻,遮住了洞口。拨开海藻,我潜入岩洞,熟门熟路地向洞深处径直游去。来破坏岛的第一天,我就借着洗澡的机会,游遍了岛屿附近,发现了这个隐蔽的藏身之所。

楚度一定想不到,我不但没有远远逃离,反而游回来,躲到了他的眼皮子低下。

岩洞内灌满了海水,峥嵘凹凸的洞壁上,密布一层厚厚的海苔。十几条色彩斑斓的胖头鱼懒洋洋地来回游动,见我闯进来,也只是吐了几个泡泡,并不躲避。我屏住呼吸,凝神倾听片刻,没有察觉任何人追来的迹象,才继续向前游去。

洞很深,曲曲折折地游了十多丈,洞道开始变得狭窄,尖锐突兀的岩石割破了我的外袍。我小心翼翼地抓起撕缠在石角上的布料,手指轻搓,把它们揉得粉碎,不留下一丝痕迹。

前方,一块棱角分明的岩礁从洞壁凸生出来,堵住了通道,只留下一个窄小的缺口。施展软骨妖术,我全身绵软如蛇,轻松从缺口里挤了进去。

到了里面,岩洞又豁然宽敞起来,洞势向上攀延,海水越来越少,最后只是漫过了我的腰。再往前,便是洞的尽头,被岩壁牢牢封死。

长长地松了口气,我一屁股坐下来,一颗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岩壁上,攀附着一只只灰纹白底蚌,蚌壳半闭,米黄色的蚌肉肥硕浑圆。我不客气地打烂一只蚌,取出蚌肉,生吞大嚼。

“爸爸,我也要吃。”绞杀倏地跳出我的耳孔,娇躯慢慢涨大,触手一下子卷起十来只蚌,刺入硬壳,把蚌肉吸噬得一干二净。

腥味多汁的蚌肉入喉,我的情绪才渐渐平静下来。乖女儿蜷缩在我的怀里,像一只温顺的猫。四下里一片漆黑,只有澎湃的波涛声。过了很久,我才确信,我终于逃出了楚度的魔掌。

也不知楚度和公子樱他们情形如何,不过楚度的脸色一定不好看。想到这里,我就偷笑。从现在开始,我要在这里委屈几个月,等到楚度离开清虚天以后,再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

这是最稳妥的做法,也能让楚度摸不清我的行踪。然后,就要去找三个美女了。当然最好是月末一战,楚度和公子樱双双毙命,同归于尽。胡思乱想了半天,一丝倦意袭来,靠着岩壁,我沉沉睡去。

接下来的日子,我天天呆在岩洞里,苦修法术,仔细参研一路学到的各大名门秘笈,试图将步斗秘道术、补天秘道术等融为一炉。

自从告别师父,我已经很久没有刻苦修炼了,总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如今在暗无天日的岩洞内,仿佛又重拾过去在龙鲸里的岁月。我常常在想,那些日子虽然很苦,但回忆起来,却有说不出的快活。

手指凌空虚划,我在洞壁上,刻上第十一道刻痕。今日是一月的最后一天,也是楚度与公子樱一决生死的日子。强烈克制跑出岩洞观战的念头,我盘膝而坐,闭目调息,运转神通秘道术。

生生不息的红华神种在体内流转,灵犀脉生机盎然,与身外的天地水乳交融。也不知过了许久,当我运行到神通秘道术的依通时,体内轰鸣,白芒大盛,耀眼的光海将我淹没。

我飞升到了灵宝天。

好像刚下了一场暴雨,湿漉漉的群山滴淌翠绿,白烟袅绕,空气里渗出草木的清香。碧蓝如洗的天空中,彩虹潋滟,浮出一座座水汽蒙蒙的空中之城。

幢幢城宇在虹色的辉映下,越发艳丽多彩,缥缈不定。

“啊,回到灵宝天了!”螭在神识里感慨万千,连连大吼。

“哇靠,老螭你别大发离骚了,难不成还要做几首缠绵悱恻的回乡赋?快尽尽你的地头蛇义务,带老子去寻宝!寻常的宝贝就不用跟我说了,老子没兴趣。”我兴致勃勃地道,敏捷地爬上一座山,摘了几十个黄精菌菇,丢进嘴里。连续吃了半个月的蚌肉,可把我吃得反胃了。

“伙伴?这就是伙伴吗?倒像是你的寻宝向导啊!”螭义愤填膺地叫屈,想了想,道:“要是你的胆子够大,就去空城转转吧。”

“胆大?难道逛逛空城还有性命之忧?”我不解地问道。

月魂解释道:“空城里有许多稀奇古怪的事,谁也解释不清。有的人飞升灵宝天后进入空城,会离奇失踪,再也回不去了。当年,魅也只在空城里稍作游览,就立刻离开了。”

我哈哈一笑:“老子不信这个邪,偏要去空城转转!走!”毫不犹豫地攀上峰顶,纵身跳上彩虹桥。

盈盈流烁的虹芒,忽暖忽凉,软绵绵的,脚踩上去像陷进了云堆。我一路飞跑,很快到了虹桥的尽头。

眼前宛如琼绡瑶纱,水光迷蒙,变幻着绚烂斑斓的彩光。空城一座连着一座,楼台浩浩,檐阁莹莹,城与城之间,漾漾云烟吞吐,水雾弥漫。

我走进了第一座空城。

出乎我的意料,城里竟然一片荒凉,与外面看到的华美光鲜就像是两个世界。四周悄寂无声,泥泞的黄土街道上,空空荡荡,两边灰暗的房舍高低参差,门户紧闭,如同一头头匿伏的怪兽。

“哇靠,这就是号称灵宝天藏宝最多的空城?”我怪叫道:“开什么玩笑,月魂,你让老子来捡破烂啊!”

螭幸灾乐祸地道:“那是你的运气太烂。不同的时辰进入空城,见到的景物也会不同,这也是空城最神奇的地方。”

我吃了一惊:“难道空城一直在变化?”

“不错,空城是一个千变万化的地方。”月魂道:“不过你也别泄气,我们可以去下一座空城。”

“岂不是和抓阄一样?”我嘀咕道,灵机一动:“不如我先退出去,过一会再进来,不就不同了嘛。”

螭怪笑一声:“退?你回头看看!”

视野中白茫茫一片,身后的城门诡异地消失了,连彩虹桥也看不见了。月魂道:“你只能从另外一个城门出去,无法倒退。”

日他奶奶的,什么鬼地方啊。我呆了呆,刚要向前走,从远处突然奔来一个绯红色的身影,一路尖叫:“鬼啊,见鬼啦!救命啊!”

“砰!”红影一头和我撞了个温香满怀,大眼瞪小眼了片刻,我们异口同声地叫道:“粉刺姑娘?”、“下流的林长老?”

“下流?”望着气喘吁吁的少女,我哭笑不得。这个脸上长满粉刺的姑娘化成灰,我也认得出!在罗生天和无颜比试时,就是她说了一句让我至今心惊肉跳的话:“林长老好下流,故意不穿内裤跳到半空,让大家看。”

真是冤家路窄!想不到她也在这个时候飞升灵宝天,还和我在空城狭路相逢。不过仔细一瞧,除去满脸粉刺,她长得挺秀气的,特别是一双眼睛水灵灵的,黑白分明,如同水银里滚动的两丸黑珍珠。

把头凑近她,我故意淫笑连连:“美女,一起找个乐子,快活快活吧。”

粉刺少女恶狠狠地一把推开我:“乾坤潭掌门屈原是我亲叔叔,林长老休得无礼!再说了,本姑娘是无颜公子的忠实崇拜者,法术不能移,俊美不能淫。根本看不上你这种不穿内裤的下流小白脸!”

我气急败坏地嚷道:“日他奶奶的,不穿内裤的是无颜,不是老子我啊!”

粉刺少女轻蔑地瞥了我一眼:“听听,你的言语多么粗俗,举止多么野蛮,替无颜提鞋也不配!竟然还想诬蔑无颜公子,人品太差了!”眼珠转了转,大放异彩:“你打败无颜是不是用了什么不光彩的手段?一定是!老实说出来,本姑娘要替无颜公子讨一个公道!”

我瞠目结舌,见我哑口无言的样子,粉刺少女更来劲了:“你看,被我说中了吧!我屈玲珑的智慧,在罗生天可是数得着的!不!在北境也是可以排上号的!只是擅智者无赫赫之名,本姑娘平时为人低调,所以不太出名而已。”

原来这个叫屈玲珑的少女,脑子里缺根弦啊。我赶紧掉头就走,不再多啰唆,却被她从背后一把揪住。

“放开我,不然我喊非礼了!”我正气凛然地道。

屈玲珑尴尬地松开手,讪讪一笑:“林长老,陪我一会好不好?”

“瓜田李下,你我孤男寡女,不便独处,还望屈姑娘自重。”

“这里有鬼呀!”屈玲珑脸上露出畏惧的神情,东张西望个不停。

我盯着她看了一会,确定她没有耍花样,才道:“鬼魂都在黄泉天幽冥河里泡澡呢,灵宝天哪来的鬼?”

屈玲珑哆哆嗦嗦地指了指街旁的屋舍,颤声道:“你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我略一沉吟,走到一座房屋前,随手拍了拍紧闭的石门,突然傻眼。

灰白色的石门上,慢慢渗出一行蚂蚁大小的血字:“横公鱼兽,一百二十七万年。”一滴滴鲜血,从字上不断流下来。

我吓了一跳:“月魂、老螭,这是什么玩意?”

月魂也是一头雾水:“魅从来没有进过这样的空城。”

我跑到毗邻的一座屋子,拍拍石门,门上渗出滴血的字迹:“三头驴鼠怪,三千九百四十一万年。”

两排鳞次栉比的屋舍门上,只要拍击石门,无一不渗出类似的血字:

“合欢双面兽,一亿六千九百九十九万年。”

“寓鸟,五千七百二十六万年。”

……

一眼望去,这些石门和墓碑倒很相似,方方长长的,还刻字。

“难道你撞上了墓灵节?”螭迟疑了一会,猛然大吼:“快跑,跑出这个城!”

没有一点犹豫,我拔腿就跑。屈玲珑也糊里糊涂地跟着我,紧紧拽扯着我的衣带:“别丢下我,你有点君子风度呀!”

“哇靠,别拉裤子,现在不是干这种事的时候啊!”

街道笔直,直通城门,眼看城门在望,街旁屋舍的石门,突然“吱吱呀呀”地响动,仿佛有人要推门而出。

这时候,即使不去拍门,门上也开始渗出鲜红的血字。石门颤动个不停,声音越来越响,一滴滴鲜血从门上滚落,在街道上汇聚,滴溜溜地转动。

“真是墓灵节!灵门要开了,快闭上眼,千万别看!”螭急促的声音透着慌乱,我一把抱起屈玲珑,不顾她杀猪般的尖叫,手掌蒙住她的眼睛,同时闭眼,疯狂向城门掠去。

“咯吱咯吱”的怪声不断响起,仿佛一扇扇石门被推开。我忽然觉得腿变得像铅铁一样沉重,脑子晕乎乎的,一片空白。不知不觉,我的脚步慢下来,想睁开眼瞧瞧。周围似乎有无数个影子在晃动,无数个声音在脑子里喊:“来吧,进来吧。”

“快跑!别停!还有十来丈!”螭急吼吼地道:“你他妈快跑啊,不然我也得死!”

神识内,螭化成熊熊火焰,猛烈燃烧,灼热的感觉刺得我神智一清,立刻强行迈动双腿,一步一步,艰难走出了城门。

身躯骤然一轻,脚下踏空,我坠入了一团团绵软的东西里,又被轻轻弹起。睁开眼,我正在两座空城间的云烟里浮浮沉沉。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08章 走为上策 下一章:第010章 巧取豪夺
热门: 网游之侠义天下 奇幻旅途 富士山禁恋 疑点 龙的命运(《术士的指环》第三卷) 怪物聊天群 六人帮传奇 五大贼王5:身世谜图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国家一级保护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