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章 走为上策

上一章:第007章 破坏六字真诀 下一章:第009章 墓灵节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海水拍打岸边,雪白的浪花漫过楚度的双足。他木然而立,望着破坏岛门人将拓拔峰的尸体抬起,放进一艘乌篷小船,再推向大海。

波涛翻涌,小船时隐时现,渐渐远去。冷风呜咽,暮色下,灰暗的海天茫茫一色。

白天还龙精虎猛的知音大叔,傍晚已变成了冰凉的尸体。

我忽然觉得,这也许只是一个枕在涛声里的梦。梦醒后,那个龙行虎步、意态豪迈的知音大叔会突然坐起身,对我哈哈大笑,或是重重地拍我的肩膀,冲我挤眉弄眼。

然而这个梦终究没有醒来的时候。

一阵隐隐约约的琵琶声,突然从远处传了过来。海面上,一叶扁舟乘风破浪,驶向拓拔峰的小船。舟头,立着一个姿容迤逦、丰神清皎的贵公子,怀抱琵琶,慷然而奏。

琵琶声铿锵鸣动,宛如金戈铁马,广漠蛮荒,充满了雄壮悲凉,慷慨激昂。

楚度的瞳孔骤然一缩。

“公子樱!”我震惊地大叫,随后,我像被毒针猛扎了一下跳起来。在舟尾,盘膝端坐着一个羽扇纶巾,气质潇洒的中年男子,那个本该灰飞烟灭的庄梦!

哇靠,他竟然没死!我喉头发干,用力揉揉眼睛,确信自己没有白日撞鬼。

庄梦真的没死!我一时呆若木鸡,日他奶奶的,难怪我没有找到黄泉扇,难怪拓拔峰对庄梦的死毫不在意,难怪看不见庄梦的尸体,我内心觉得隐隐不安。原来他根本没死!

楚度的脸色也变了。

“公子樱来干什么?不会干出落井下石这种不要脸的事吧?”我疑惑地道,如果公子樱选这个时候杀楚度,又布下重兵埋伏的话,就算楚度叫来四大妖王,也是凶多吉少。

听了我的话,楚度神色不断变幻,竟有些失魂落魄的样子。他和拓拔峰一战,受了很重的伤,精气神降到了最低点。突然瞥见公子樱这样的强敌出现,难免心情激荡,情绪不安。再目睹庄梦死而复生,信心遭到强烈打击,心理的防线怕是失守了大半。

他终究不是神。

我恍然大悟,这一切,是清虚天早就设计好了的。而庄梦的诈死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环!星谷一战,庄梦事先做好了诈死的安排。一开始刻意以明显的姿态示弱,到后来突然发动星宿大阵的死局困住楚度,都使楚度误以为对方已经施展了所有伎俩,再也不留任何余力。

所以楚度破阵而出,以花法击毙庄梦,变得顺理成章,也不会对庄梦的死产生怀疑。

然而庄梦从头到尾都是在演戏!他很清楚自己不是楚度的对手,同时也了解楚度过于自信的性格。于是,他让星谷一战按照楚度的预想发生,甚至故意耍出让楚度能够看破的计谋,用来掩饰最后的诈死之计,玩了一个漂亮的计中计。他一直暗藏余力,并借助星宿大阵,从楚度的花法里逃出生天。

他应该在星宿大阵里布置了逃遁的阵门。

楚度的花法虽然杀人无形,但斗转星移和星宿大阵本来就是生死转换的妙法,再加上庄梦是精通魂魄之术的玄师,装死骗过楚度并非难事。龙蝶、格格巫,别人不也以为他们死了吗?

事后,庄梦还可以占住理,毕竟是楚度自己先离开了星谷。楚度主动退战,当然和他庄梦无关。如果楚度声称对手打到一半突然消失,所以认为对方毙命的话,只会成为北境的笑柄。我相信星谷一战,楚度奈何不了庄梦的消息,很快就会传遍北境,轰动天下,无疑重重打击了楚度无敌的声名。

而楚度只有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

紧扣庄梦诈死一环,是今日楚度和拓拔峰两个知微高手的决战。即使楚度能活下来,也是惨胜,气势处于最弱的低谷。公子樱与庄梦联袂而来,如同雪上加霜,对楚度的精神加以重击,大大影响了他的心境。特别是庄梦没死,还把他玩弄于股掌之中的事实,就足以困扰楚度多日,甚至令他信心崩溃。一个不败的人,一个绝对自信、掌控一切的人,一旦受到挫败,往往比常人更不堪。

以这样糟糕的状态,楚度又如何在短短的半个月里调整过来,迎战清虚天第一高手公子樱?何况公子樱和庄梦今日现身,一定还有另外的手段!

苦笑一声,我同情地看着楚度。从未一败的魔主,其实已经败了,败在了庄梦天衣无缝的智谋棋局下。而拓拔峰也是清楚这个局的,只是双方势不两立,为了清虚天,他只好放下对楚度的惺惺相惜,绝口不提。

“琮琮!”海上的琵琶声骤然密集,几番裂石穿金的轮指过后,乐声如同银瓶乍破,水浆迸裂。一个音比一个音急,一个音比一个音烈,一个音比一个音刺耳,听得人心悸神摇,意惊胆颤。一颗心仿佛被这急骤的琵琶声紧紧缠住,忽上忽下,喘不过气来。

楚度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不平的心境,再听听这不平的琵琶声,心情被催得更乱了。

海面上,公子樱的扁舟已经靠上了拓拔峰的乌篷船。对着拓拔峰的尸体,公子樱和庄梦齐齐跪倒,拜了三拜。而公子樱的手按弦不停,乐声转为悲哀悱恻,沉郁伤怨,似在悼亡故人,涕泪满襟。

哀伤的琵琶声,越发听得人心情低落,痛苦伤怀。楚度手抚胸口,嘴角微微抽搐,表情越来越晦暗。

拜过拓拔峰,公子樱的扁舟向破坏岛疾驶而来。琵琶声再一变,音节冗长阴晦,死气沉沉,一记记又低又重的音调,沉甸甸地压在心头,充满了绝望的情绪。仿佛楚霸王深陷十面埋伏,生路断绝;又似独睡在灰暗的重重冷宫中,耳畔尽是别殿的箫鼓。

琵琶声越来越沉重失落,楚度的面色也越来越灰败。“哇”,他猛地喷出一口鲜血,目光涣散。公子樱兵不刃血,三轮琵琶声,无不暗合楚度心态,巧妙催动他激荡不宁的情绪,逼他吐血加伤!

偏偏楚度只能吃上这个哑巴亏,因为公子樱的琵琶曲,是堂堂正正悼念拓拔峰的哀乐,没有任何攻击楚度的痕迹。而这个不得不吃的哑巴亏,又会再一次让楚度胸中郁结难舒。

“厉害啊,杀人不用刀!”我喃喃自语。丝丝入扣,一环扣着一环的狠辣手段,铁定出自庄梦的脑袋瓜。

扁舟缓缓靠岸,公子樱洒然上岛,风度优雅地欠了欠身,对楚度道:“魔主一路势如破竹,尽挑清虚天九大名门,今日击败拓拔兄,威名必将更上层楼,震慑北境。”又对我笑了笑,温和地道:“林飞兄,好久不见了。”

我耸耸肩,吊儿郎当地回了个招呼,眼角的余光暗暗打量庄梦。他站在公子樱身后,意态悠闲,轻摇羽扇,脸上浮出神秘莫测的笑容。

“你还是不明白,杀人并不一定需要法术。”想起庄梦的话,我舔了舔苦涩的嘴唇,心中生出强烈的忌惮。这个人心智太厉害了,把楚度都玩得团团转。谁能相信,三轮琵琶声可以令北境第一高手吐血?最倒霉的,莫过于这样可怕的人还想杀我。

楚度一言不发地看着公子樱,后者也不多说什么,彬彬有礼地向破坏岛的门人问好,仿佛楚度不存在一样。这对楚度又是一种折磨,让他因为猜不透公子樱的目的而心神更乱。

“楚兄,我们又见面了。”庄梦跨前一步,用十分明显的嘲弄目光看着楚度:“星谷一战,多谢楚兄手下留情了。”

楚度沉默了一会,森然道:“你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

庄梦道:“要是楚兄想在今天继续你我未了的一战,庄梦愿意奉陪。不过,以楚兄目前的状况,怕是死也不肯说出口了!哈哈哈!”仰天长笑,意态狷狂。

不用瞧,我也知道楚度的脸色有多难看。庄梦故意摆出小人姿态,无非是想激怒楚度,在他心里的伤口上再撒一把盐。这个智计无双的人,正一步一步,死追狠打,不给楚度任何喘息的机会。

我忽然心中一动,也许不用等楚度和公子樱决战,老子就能溜之大吉。暗暗观察岛周围的地势,我脑中意念飞转,楚度受了重伤,神志消沉不安,又要应付庄梦和公子樱,哪里还有功夫管我?

此时此刻,正是逃跑的绝佳机会。

随意向海滩边走了一步,我笑嘻嘻地对庄梦道:“我不是活见鬼了吧?庄掌门从黄泉天观光回来了?”

庄梦目光一闪,诧然道:“难道你认为庄某已经死了?星谷一战,未分胜负,庄某怎么可能去黄泉天报到呢?”

哇靠,装得真像!不过老子也要利用你打压楚度,方便逃跑,暂时配合你一下。我“哦”了一声,恍然道:“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庄梦似笑非笑:“当日楚兄半途抽身离去,我也觉得有些奇怪呢。”

楚度眼角微跳,半晌,冷冷地道:“不知庄掌门是否相信,楚某今日就算毙命于此,也有将你击杀的把握。”

庄梦莞尔:“楚兄这份自信,永远都令人钦佩。不如我和你打个赌。楚兄今日要是能杀了我,我可以代表整个清虚天向你臣服;要是杀不了,我也不为难楚兄,只要你在每一位被杀的名门掌教墓前,嗑几个头拜祭一下。”

庄梦这么说,逼得楚度不得不考虑打赌失败的后果。以楚度的身份,怎么可能磕头拜祭?那就再也没脸来清虚天了。

以庄梦的机智、法术,楚度即使强行施展月法,恐怕也只能落得一个玉石俱焚的结局。何况庄梦精擅阵法,再来一次遁走,楚度根本没辙。

望着翻涌的茫茫海潮,楚度长时间地沉默。浪头轰然打在礁石上,激溅起琼雪碎玉。

我叹了一口气,楚度心中的情绪,恐怕比波涛翻滚得更激烈吧。英雄末路啊,完全被庄梦吃得死死的。悄悄地,我又向岸边进了一步。

“今天……”楚度忽然目光投向我,许久,柔声道:“是阿萝的生日。”

然后他再也不看我一眼,风萧萧,波水寒,楚度孤独的背影映在夜色中,显得如此悲怆。

我心头一震,胸口像是堵上了一块巨石。我一下子明白了,楚度终于下定决心,要和庄梦一战!

哪怕是死,哪怕壮志未酬,他也要和庄梦一战!他的腰杆不会向任何人折倒,他不会为了征服而屈服,他不会为了目的而改变!

“在北境的灵宝天,有一种奇特的石头,叫做磐石。”神识里,蓦地响起螭激动的声音:“这是一种棱角尖锐,很硬很臭的石头。无论你怎么打磨,都不能磨掉它锋芒的棱角。千万年前,它是这个样子,千万年后,它还是这个样子。”

“永不改变么?”我喃喃自语,磐石还真有点像楚度呢。我忽然有些了解,拓拔峰为什么会败给楚度了。

“凭我本心,以抗天命。”楚度对庄梦淡淡一笑,眼神仿佛穿越了遥遥天壑,望向魔刹天的天空。

庄梦愣了一下,神色微变。只要不是瞎子,都看得出楚度决心打这个赌了。谁也不清楚,楚度还有多少潜力;谁也不知道,庄梦还有多少手段。双方这一战,都没有把握。

庄梦之所以提出打赌,是为了再次打击楚度的心志。因为他吃准了,楚度这样的人是不会逞匹夫之勇的。留得青山在,哪怕没柴烧,才是一代魔主最正确的选择。

可他偏偏算错了。威慑北境的魔主,同样有一股轻狂不折的气血!也许,只因为楚度也是一个聪明的傻子。

“庄掌门未免太趁人之危了。”公子樱清越的声音悠悠传来,翩然走到楚度和庄梦之间,公子樱温文尔雅地道:“魔主受了重伤,怎能再战?魔主同意,我也不能允许庄掌门做出这种有辱清虚天名门声誉的事。”

哇靠,话说得真漂亮!我暗暗竖起中指,表示鄙视。先前怎么不见他阻止?现在倒来插一脚。清虚天第一人,嘿嘿,果然够阴险!

庄梦配合得天衣无缝,叹道:“的确是我一时考虑不周,那就等楚兄伤势恢复后再说吧。”

公子樱接着道:“魔主投下战帖,我本应该在碧落赋恭候。只是心悬拓拔兄的安危,才前来破坏岛一观。希望魔主不会生出什么误会。”

楚兄冷眼旁听,也不说话。这时,我已经站在了海滩边缘。冰凉的海水扑上我的脚面,只要纵身一跃,我便可跳入茫茫大海。

公子樱又道:“只是,碧落赋被称作北境仙境。”目光缓缓扫过一片狼藉、四分五裂的破坏岛,浅笑道:“若是被你我一战,破坏成这副样子,我恐怕难以向历代祖师交代。”

“你要怎样?”楚度生硬地打断了公子樱的话。

公子樱不急不缓地道:“我打算在此凭吊亡友,为拓拔峰守灵数日,不如还是选在破坏岛一决生死,魔主意下如何?”

庄梦欣然道:“这样也好,省得楚兄重伤之身,还要长途奔波。我立刻派人封锁全岛,不让任何人打扰两位,楚兄也可在岛上慢慢养伤。”听口气,似要楚度也留在破坏岛上,直到决战。

楚度面色微变,庄梦忙道:“楚兄不要误会,在你和公子樱决战之前,绝对无人敢来打扰魔主。”

瞧了瞧楚度的神色,庄梦眼中闪过一丝讥讽:“莫非楚兄怕了?也罢,我还是躬送楚兄离岛,择日再来吧。”

我心知这又是庄梦设下的一个两难之局,如果楚度选择离岛,等于示弱胆怯。但养伤期间,有公子樱和庄梦在边上,楚度又怎么会过得安稳?哪怕庄梦什么手段也不耍,楚度也会疑神疑鬼,心绪茫乱。

静静地望着楚度,公子樱的眼神像是海上浮起的寒雾,飘了又去。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我不再迟疑,趁楚度踌躇不定,我猛然窜起,扑通一声,跳入大海。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07章 破坏六字真诀 下一章:第009章 墓灵节
热门: 京极堂系列05:络新妇之理 杀人预告 绝世武魂 幽冥怪谈2:死亡约定 残次品 波洛圣诞探案记 名侦探的诅咒 24点谋杀案 西蒙·亚克的使命 马来铁道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