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章 四大妖王

上一章:第005章 心腹大患 下一章:第007章 破坏六字真诀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自残?”我和拓拔峰不可思议地对视一眼。楚度不会是发疯了吧?要靠自残肢体来脱困?

相应地,施展镜像手的长老左手也不得不炸开,渗透肌肉的白血也在爆炸中,随着楚度炸毁的左脚荡然无存。

“砰!”楚度转身一拳,将能转变纯青炉火的瘦小白袍蒙面人击得头颈断折。

他用的是左拳!

修长的手指、晶莹的指甲、光润的肌肤,滑嫩得就像是初生的婴儿。炸毁的左手赫然奇迹般地再生了!

我和拓拔峰瞪圆了眼,变成了两只呆呆的木鸡。

“可惜没功夫研究你的镜像手了。”楚度淡淡地道,重生的左脚向后退出一步,右腿横扫,将背后的长老踢飞出去,标出的鲜血在半空划过一道艳丽的红泉。

瞬息移动,楚度再杀两人。雪花纷纷飘落在他身上,眉发沾了莹白。我清楚,楚度的速度、力量不如刚才了。没有喘息的连番剧斗,使他的法力接近强弩之末。剩下的白袍蒙面人也察觉出来了,悍不畏死地扑上,与楚度硬抗。

楚度击出的一拳突然被另一只拳头顶住,拳锋交击,楚度和对方同时一晃。

这个白袍蒙面人就像是蛮荒巨汉,足足比楚度高出两个头,拳头大如酒瓮,泛出灰蒙蒙的光泽。虽然楚度的法力只剩下两三成,但此人能和他硬拼一拳,抵住其中暗蓄的龙虎秘道术,同样是力量惊人。

“砰砰砰……”空中仿佛响起一连串的炸雷。没有片刻停顿,楚度和巨汉硬拼了十多拳,身躯剧震,青袍怒浪般鼓荡。巨汉拳头周围的十丈之内,空气凝固,片雪不存,隐隐呈现出一条黑龙、一只白象的光影。

“龙象般若拳。”拓拔峰苦笑一声:“这也是天刑宫九大镇宫绝技之一。他妈的,天刑宫居然动用了两名长老。”

“不用镜花水月大法,楚老妖是混不过去了。”我断然道,龙象般若拳的威势控制了方圆十丈,凝固的劲气犹如实质,逼得楚度不得不耗费妖力,和他硬拼。

“再施展镜花水月大法,楚度的妖力就将近油尽灯枯的地步了。”拓拔峰沉吟道:“再怎么样,他也会留一点妖力防身,谁知道吉祥天还有没有后援?”

激战中,两团彩光潋滟的筋斗云分别从楚度两侧飞近,上面的白袍蒙面人被云气包裹,身形若隐若现。也不见他们出手,楚度突然身躯急速晃动,“嗖”的一声,楚度青袍左肩裂开一道口子。对面的巨汉紧跟上去一拳,震得楚度向后飞退。

两团彩光潋滟的筋斗云又飞了过来,一左一右,同时起伏,划过的轨迹也一模一样,像一双对称的鸟儿翅膀。

两团筋斗云掠过来的一刻,楚度如避蛇蝎,迅疾下沉。“嘶”,一缕乌黑的发丝从楚度飘散的长发上断落。下方几个白袍蒙面人齐齐出手,攻向楚度,而巨汉的龙象般若拳又在此时追至。

“砰!”龙象般若拳结结实实地轰中楚度,如击腐木。巨汉盯着忽然变成一段烂木头的对手,一时反应不过来。刹那间,楚度的身影出现在下方,左晃右闪,挥拳再次击杀三人。

李代桃僵的妖术,让楚度争取到了一点宝贵的时间,将白袍蒙面人的数量减少到了五个。但也中了一人临时反扑的重击,背部衣衫尽裂。

两团光彩氤氲的筋斗云又飞了过来,左右对称,将楚度夹在中间。这一次,楚度不再躲闪,凝立如山岳岿然。虚空骤然裂开,浮出菱形明镜,一只洁白如玉的手向外伸出,恰好抓在两团筋斗云的中间空处,不偏不倚,恰好是对称的中心一点。

两声尖锐的惨叫同时从筋斗云内传出,鲜血喷溅,两具血肉模糊的尸体从筋斗云里翻落下来。

下一刻,明镜消失,镜法转换成花法。一根干枯的花枝轻灵探出,迎向巨汉不断逼近的龙象般若拳。

惊艳绽放的花瓣轻轻碰上拳头。

一时悄寂无声,巨汉两眼发直,一动不动。偌大的拳头一点点消失,再到手臂、肩膀、躯干、大腿……直到整个人消失在空中。

收回花法,楚度负手停在半空,平静地望着最后剩下的两个人。天色渐亮,衬得积雪耀眼,几十具残破的尸体东倒西歪地横在地上,洁白的雪地宛如红梅绽放,鲜血斑斑。

“此时无论你我谁出手,都有斩杀楚度,名扬北境的机会。”拓拔峰的眼神锐利如电,在接连施展镜法、花法后,楚度实已到了力竭的边缘。

我心头一热,杀了楚度,我就再也没有后顾之忧。杀了楚度,就能为师父和黄真报仇。杀了楚度,从此天高任鸟飞,我大有希望成为北境的第一高手。

“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拓拔峰不露声色地道。

仰望楚度孤傲的身影,我忽然心头一凛,我林飞怎么能做这么不要脸的事?

念头转过几回,我长叹一声,还是坚定摇头:“即使我要杀楚度,也要堂堂正正地击败他。大叔,还是你来动手吧,我为你摇旗呐喊。”

拓拔峰哈哈大笑:“老子难道连你还不如?”

我像是放下了一个重包袱,轻松地做了个鬼脸:“我们是聪明人,但也是傻子。”相视一笑,彼此莫逆于心。我和拓拔峰虽然都是机变不羁,会耍花样的性子,但在内心深处,始终保留着一点坚守的底线。

两个白袍蒙面人全身冒出异光,劲气鼓荡,如同垂死挣扎的困兽。楚度如同未见,凌空踏步,向对方徐徐走去。

对视一眼,两个白袍蒙面人一个往西,一个向东,猝然向外飞逃,终于丧失了再战的勇气。

楚度从容飘落,也不追赶对方,目光在我和拓拔峰脸上扫过,微微一笑。我不由意动,虽然老子不杀楚度,但脚底抹油,趁势逃跑未尝不可。

正在犹豫,一记惊栗的吼叫从东方传来,筋斗云上,白袍蒙面人像发狂的野兽,双手撕扯头脸,把自己的眼珠、鼻子、耳朵……血淋淋地抓下来,塞进嘴里大嚼。

“吓疯了?”我瞠目结舌。

“龙眼雀拜见魔主。”随着娇滴滴的语声,一个肥胖的美女手抓油腻腻的鸡腿,从东面款款而来。

“嘶”的一声,向西飞逃的筋斗云陡然一分为二。披靡的刀气纵横直上。鲜血溅开,一颗头颅冲天飞起,筋斗云上,僵立着一具无头尸体。

头颅从高空直掉,落在一个白衣如雪,雄伟如山的男子手中。望向我的狭长凤目里,闪动着温暖的光。

“碧大哥!”我激动地大力挥手。

“小飞。”碧潮戈大步走来,冰雕般轮廓分明的脸上,露出春风笑容。

“夜流冰拜见魔主。”

“悲喜和尚拜见魔主。”

北面、南面,陆续走出了夜流冰和一个蓬头垢面的邋遢和尚。

四大妖王竟然齐齐而至!

和拓拔峰判断的完全一样,失踪的四大妖王潜伏在了清虚天!

楚度果然留了后手!

我顿时感到一阵后怕,还好老子仁义,没对楚度落井下石,否则现在已经死翘翘了。真是善有善报啊。

拓拔峰目光闪动,豪笑道:“先前楚兄连绵不绝的长啸声,应该是通知座下的四位妖王吧?有他们在,再来几个吉祥天的长老也不必担心啦。”

楚度坦然相告:“他们早我一步,先行潜入清虚天。平日里自有一套暗中联络的方式,用以预防意外。”嘴角露出一丝神秘莫测的笑意,他当然知道拓拔峰也有一种传递消息的秘密法子。关于楚度此行的任何音讯,都会被清虚天各派了如指掌。

拓拔峰故意扮了个苦脸:“好险,幸亏老子刚才没对你下黑手。”

楚度正色道:“没有他们,拓拔兄也不会对我动手。就算有他们,又怎能挡得住拓拔兄的神威?楚某深悉你的为人,没有一定的胸襟气度,怎能达到知微?”

拓拔峰肩头微颤,避开楚度的目光,仰天打了个哈哈:“老楚你再这么说,来年你我可就打不起来了。”

楚度默然一会,道:“其实我已不愿和你生死决战。然而楚某知道,就此放弃的话,反倒小瞧了拓拔兄,拓拔兄也是断然不肯。”

拓拔峰仰头看天,衣衫激烈抖动:“嘿,你倒是了解老子。”

“所以来年一战,我必将全力以赴。”楚度长叹一声,对拓拔峰弯腰一揖:“阎罗之死,还望拓拔兄见谅。”

拓拔峰木然而立,神色黯然,终于受了楚度一礼。

龙眼雀有意无意地瞥了我一眼,扔掉手里的鸡腿骨,嘴里含糊不清地道:“我等护救不力,累及魔主受伤,请魔主降罪。”

楚度淡淡一笑:“是我不让你们出手的,何罪之有?何况今日一战也有好处,终令我清楚了自身的极限。”猛然喷出一口鲜血,染得衣襟深红一片。

“魔主大人,以后万万不能这样冒险。”夜流冰跪伏在地,面色苍白,露出又惊又痛的神情。四大妖王中,似乎他对楚度最虔诚忠心。

楚度摆摆手:“流冰,你若事事谋求万全之法,此生休想再做突破。”话没说完,又“噗哧”吐出大口鲜血。打斗时他强行压制伤势,现在放松了,内伤也大肆发作起来。

楚度盘膝坐下,缓缓闭上眼睛,调息疗伤。四大妖王分散四角,呈方阵将他护在当中,以防再有外敌来袭。我兴高采烈地走到碧潮戈边上,刚想和他聊聊,突然发现他眼中闪过一抹震惊之色。

白色的光影倏地一晃。

“小心!”四大妖王齐声惊呼。雪地上的一具尸体突然跃起,掠向楚度,速度快得像一抹寒冽的白光。

尸体的位置本来就距离楚度不足三尺,猝起发动下,瞬息到了楚度身侧。四大妖王别说救援,连施术阻拦的时间都没有。

我恍然大悟。

这才是吉祥天围杀楚度最精彩,最致命的杀招!也是楚度彻底松懈,完全失去防备,精气神最弱的时刻!这个人无疑法力卓绝,但故意假死在楚度手里,伪装成尸体,耐心等候最好的时机。

先前所有的惨烈厮杀,仿佛都成了陪衬,在这一击下黯然失色。

楚度倏地睁开双目,正要所动。

“倒!”白袍蒙面人摊开左手,掌心赫然印着一个金光闪闪的符咒——“倒”字。楚度身躯一僵,不由自主地向前倾倒。没有多余的动作,白袍蒙面人挥动右掌,掌心印着一个“锐”字的符咒,一道尖锐的气流呼啸着喷出掌心,直射楚度心脏。

“符咒掌!”拓拔峰面色一变:“天刑宫九大镇宫绝技之一,他们居然出动了三名长老!”

楚度连施展李代桃僵妖术的时间都没有。

“轰!”一个震耳欲聋的霹雳平地炸开,楚度暴喝一声,震得尖锐气流微微一偏,从心脏边上擦过,直没胸口,带起一蓬血雨。

白袍蒙面人也被蓄满摄魂音秘道术的暴喝震得一呆,等他反应过来,龙眼雀的精神大法又使他身形一滞,一道凌厉无匹的刀气从后掠至,将他双腿斩断。“噗”,一朵黑色的冰花闪烁着寒光,嵌入他的额头,从后脑勺穿出。

三大妖王同时出手,威力骇人,将一名吉祥天的长老瞬间斩杀。

拓拔峰仔细看了看尸体,沉吟道:“这个人一定会龟息秘法,能敛闭浑身所有气息。”他和楚度都迈入知微境界,对各种生命的气息、动向都有微妙的感应,寻常高手装尸体根本瞒不过他们。

“绝对是万中挑一的高手。”楚度神色淡定,手扶胸口,缓缓跌坐。这一道尖锐的气流杀伤力十分恐怖,伤口血流不停,胸口附近的肌肉尽毁,白骨都裸露出来。过了许久,楚度才止住了血,伤口开始愈合,慢慢生出娇嫩的新肉。

“吉祥天若是多安排一个长老伏击,我必死无疑。”楚度轻轻吐出一口浊气,呼吸变得绵密稳定。

“魔主大人天命所定,岂是区区吉祥天可以暗杀得了的?”夜流冰敬慕地看着楚度,目光忽又阴冷:“只是今日的血债,一定要从吉祥天讨回来。”指尖弹动,一朵朵冰魄花激射出去,洞穿满地尸体。

我努努嘴,挑衅地看着夜流冰:“葬花渊那些女人的血债,又找谁去要?”

夜流冰冷森森地盯着我:“你要想找死,本王一定成全。”

碧潮戈哼了一声,茫茫刀气透体而出,劈向夜流冰。后者面色一变,全身冒出色彩缤纷的气泡:“海龙王,你又发什么疯?”

刀气忽而消失得无影无踪,碧潮戈轻松地道:“一不小心,体内的刀气失控了。不会伤了你吧?”

我哈哈大笑,龙眼雀咬着一根香喷喷的腊肠,兴致盎然地盯着我们,没有一点劝架的意思。

楚度眉头微微一皱,顿时四下噤声。

悲喜和尚慢悠悠地走到一具尸体前,刚刚揭开蒙面纱,一股青烟“滋”地冒出,尸体的脸迅速腐烂,很快,躯身也烂成了一摊稀泥。

“哦,原来面纱上还附了秘法,揭开后就会毁去面容,来个死无对证。”悲喜和尚咧开大嘴,发出沙哑的笑声。

我悄悄打量着这个冒牌货,秃顶圆脸,枯眉亮目,一袭破烂肮脏的袈裟松松垮垮地裹住瘦弱的身躯,脖子上,还套着一圈怪兽头骨雕刻的骷髅珠。

他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冒充悲喜和尚?像是察觉到我注视的眼神,悲喜和尚冲我一龇牙,“桀桀”地嚎笑几声,听得我汗毛倒竖。

“既然这些尸体没用了,不如留给本王。”夜流冰冷酷地一笑,冰魄花犹如利刃,在每一具尸体上快速切割,血肉内脏横飞,白骨断裂的“咯吱”声令人牙酸。

半个多时辰后,一具具形状各异、造型奇特的白骨出现在众人眼前。有的像森森枪戟,尖锐丛立,反射出明亮的冰光;有的似玉树琼枝,妖娆多姿,斑斑点点的血晕如同枝柯上盛开的红梅;还有的根本看不出像什么,古怪得很。

割雕完毕,夜流冰欣赏地望着白骨:“从此清虚天又添一处名胜了。”

我看得只想吐,夜流冰真是太变态了,尸首也拿来乱搞。

“呸。”龙眼雀一口吐掉嘴里的腊肠,厌恶地直皱鼻:“夜流冰,你恶不恶心啊?尽弄这些丑陋肮脏的玩意!还让不让老娘吃东西了?”

夜流冰不屑地哼了一声:“你懂什么?”

楚度微微一笑:“昔日,魔刹天曾有一位叫波德来的巧匠,自创一门‘恶之花’的雕刻绝学,擅长从丑恶中发现美。流冰的骨雕倒和他有些类似,不但深具天马行空的想象,而且线条流畅,意韵奇妙,给人无限启迪。”语声抑扬顿挫,节奏忽快忽慢,跟随着呼吸起伏变化。

“魔主大人真是流冰生平的唯一知己。”看夜流冰感动的样子,恨不得跪下来吻楚度的脚了:“波德来正是我的师叔祖,魔主大人见识渊博,流冰钦佩万分。”

楚度续道:“过去你是以美入法,如今以丑入法,丑中见美。可见你的妖术又有长进了。是否和上次被林飞大闹葬花渊有关?”

“正是拜这小所赐,毁去了我大半的夫人藏品,倒让流冰有些感悟了。”夜流冰眼中含着刻骨的恨意:“魔主大人,能否让我好好感谢一下这个小子呢?”

“我自有主张。”楚度沉思了一会,道:“流冰,你的心胸需放得宽广一些,才能再有所突破。”

顿了顿,楚度目光投向龙眼雀:“雀儿,你不可被表象误导,而忽略了流冰骨雕中的独特真意。”

“是。”龙眼雀恭恭敬敬地道。

听到楚度称呼龙眼雀为雀儿,再看看浑圆肥大的龙眼雀,我终于忍不住捧腹大笑:“是啊,夜流冰不算恶心,因为还有一个更恶心的!雀儿,哈哈!笑死我了!”

夜流冰狠狠地瞪了我一眼,龙眼雀似笑非笑,一缕精神波动倏地袭来。霎时,眼前的龙眼雀变得娇小玲珑。我赶紧运转神识大法,驱除幻象。却不管用,龙眼雀还是一副苗条婀娜的体态,眼波盈盈流动,看得我直发愣。

“假作真时真亦假。”碧潮戈颇有深意地拍了拍我的肩。

我立刻醒悟:“原来这才是你的真容!我想呢,你和龙眼鸡一母所生,怎么体形差那么多。”

龙眼雀白了碧潮戈一眼:“就你多事,我还想耍耍这小子呢。有你这个结拜大哥撑腰,这小子还不知要惹出多少祸呢。”

“再大的祸我也替他担着。”碧潮戈淡淡地道,两人的目光有意无意地瞄向楚度。我心头一暖,终于明白了他们这番话的用意,是希望楚度能看在他们的份上,对我手下留情。

楚度莞尔:“潮戈,你是想求我放过他么?”

碧潮戈默然片刻,道:“是。”

楚度淡淡一笑:“我记得你从不求人。”

碧潮戈缓缓地道:“潮戈孤独一生,只有这么一个兄弟,当然在意他的安危。何况小飞和我们魔刹天并没有不可化解的深仇,魔主有什么非杀他的理由吗?”

“大哥,你何必求他?”我又焦急又感动。

“若我一定要杀他呢?”楚度平静的语声充满了摄人心魄的威压,庞大的气势海潮般压向碧潮戈。短短一个时辰,他的伤势居然好了大半。

碧潮戈凤目中爆出凛冽的光芒,澎湃的刀气与楚度分庭抗礼,毫不退让。

“碧大哥!”我心情激荡,眼都红了。替他担心,也为他高兴。因为这一刻,他仿佛不再是楚度的手下,不再是一个俯首听命的妖王,一个顺从的追随者。他是海龙王碧潮戈!他是傲立在琅玕崖上,白衣如雪,风采凛冽的天神!是一柄孤峭不折的刀!

“大胆!”夜流冰变色道:“海龙王,你竟然对魔主大人不敬!”

看到碧潮戈正面冲撞楚度,龙眼雀也吓了一跳。悲喜和尚似乎幸灾乐祸,滴溜溜地转着眼珠,也不知打什么鬼主意。

碧潮戈仰天长笑:“魔主,昔日潮戈跟随你,是为了追求刀道的极致。如今我已经明白,在这个世上,还有比刀更重要的东西。”

出乎众人的意料,楚度没有发怒,反而流露出赞赏的神色:“好!”顿了顿,又道:“但还不够好。”惊人的气势倏然消散。

除了悲喜和尚,其他三个妖王一脸迷惑,猜不透楚度的意思。拓拔峰大笑:“楚兄说好,是因为碧兄不再把刀道看得最重,从而摆脱了人为刀役的下乘境界。说不够好,是因为你还不能把刀道彻底忘记。听说碧兄舍弃了魂器无量刀,但你心里的刀,还没有完全舍弃哩!否则,你又何必刻意丢掉无量刀呢?”

碧潮戈身躯一震,闭目沉思,一言不发。

楚度和拓拔峰相视一笑,前者缓缓地道:“先得后忘,忘而再得,此谓真空生妙有。”

见楚度没有怪罪碧潮戈,我总算松了口气。仔细咀嚼两个知微高手的话意,我不由暗暗称妙。目光一瞥,发现龙眼雀和夜流冰也在低头深思,只有悲喜和尚专心致志地用手指挖鼻屎,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我不由疑心大起,楚度和拓拔峰的一番话,绝对是金玉良言,道法真谛。一般的人想听还没机会,怎么这个假货一点不在意?要么他妖力没到这个层次,听不懂;要么就是超越了这个层次。而前者的可能性极小,没有强大的妖力根本冒充不了一代妖王。

难道他也达到了知微的境界?想到这里,我心头骇然。

半晌,碧潮戈霍地睁开双目,对楚度深深一礼,又对拓拔峰一礼,郑重地道:“多谢魔主成全,多谢拓拔兄提点。”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05章 心腹大患 下一章:第007章 破坏六字真诀
热门: 放纵时刻 异现场调查科2:神之刺青 推理之王2:坏小孩(隐秘的角落原著小说) 狼的恩赐 恶魔的宠儿 镜殇 星舞九神 毛毛星球 孩他爹身份好像不一般 枯叶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