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只如初见

上一章:第001章 化作春泥更护花 下一章:第003章 暗流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一路上,三人都默不作声,径直来到簪衣巷。

雨渐渐停了,一轮月牙初上柳梢,水气淋淋,照得地上的青石板路映出了清晰的树影。

入口的巷道很窄,很长,弯弯的望不见出口。楚度收起竹伞,仿佛一个探幽的闲客,融入了满巷的月色。巷子里梧桐挺拔,枝叶郁郁,一条条支巷向四周延展,曲折交绕,犹如一幅繁密的刺绣。两边是黑压压的屋墙,墙砖很厚,爬满墨绿的苔藓。屋墙高处,向外撑出一扇扇清碧的竹窗,用柳条斜支着,窗口透着绛红的烛光,里面传来织布机的“咣当咣当”声,依稀有娇影浮动。

“补天门平日里以织布绣花为生。”瞧见我诧异的神情,拓拔峰解释道。

“织布可以锻炼眼力,绣花可以控制手劲。”楚度沉吟道:“补天门的补天秘道术必然讲究出手的精确细腻,所谓静如处之,动若脱兔。一击不中,飘然远逝。”

“补天门的美女们怎么不出来亮亮相啊。”我遗憾地瞪了一眼楚度,都怪楚老妖,害得美女们都躲在闺房里。细听美女们的织布声,有些萦乱,想来是心绪不宁的缘故。

巷道内月光斑驳,仿佛幽深泛光的眼睛。楚度忽然凝目,向巷子深处望去。与此同时,一盏银色的宫灯在远方的高楼上亮起,照得楼旁的梧桐树银光闪闪,柯叶耀目。

我暗暗叫绝,楚度的这种感应力太厉害了,对方在点灯的一刹那,已被他察觉。知微的境界就是牛啊。

楚度徐徐走向高楼,楼窗的珠帘上,映出了一个高挑婀娜的身影,像是一枝柔美探出的丁香花。

我走到楼门口,刚要跨过门槛进去,一颗冰凉的水珠从梧桐梢上滑落,滴在额角,心突如其来地一跳。

“补天门丁香愁,恭迎楚先生。”高楼里的女子道,声音纤弱,柔软,仿佛花瓣轻轻颤动,有暗香袭来。

我心中蓦地一阵茫然,霎时,眼前闪出无数模糊的场景,又倏然消失。我情不自禁地走进楼,淡紫色的门扉,淡紫色的楼柱,淡紫色的厅阁……,像一卷昔日的旧画缓缓展开,抖落岁月的蒙蒙尘埃,重新浮现。

一切是那样熟悉,却又分明是第一次来到这里。我有些惊异,有点迷惑,还有一丝丝慌乱,眉心的龙蝶内丹莫名其妙地颤动起来。

真他奶奶的怪了,怎么一下子心神不定,难道老子中邪了?我闭上眼,深深地吸了几口气,排去脑海中混乱的杂念。

踩着“嘎吱嘎吱”的竹梯,楚度扶梯而上。二楼的窗口,一个紫衣女子手执宫灯,背对我们而立,浅紫色的长发在月色下迷离,宛如袅袅紫烟。

夜风吹得宫灯晃荡,光影摇曳,莹白的珠帘簌簌响动。女子用罗帕捂住嘴,轻轻咳嗽了几声。纤长的柳腰似不胜风重,微微战栗。

楚度看着女子的倩影,道:“丁掌门的身子好像有些不妥,可要择日再战?”

“久病之身,楚先生不必挂怀。今日一战,势在必行。”丁香愁转过身,平静地道:“拓拔掌门安好,还有这一位林飞朋友,你……”

我脑子轰地一声,看着容颜宛如凄迷烟雨,身姿弱不胜衣的丁香愁,鬼上身一般脱口叫出:“青山不舍云辞去,闺妾尤盼君归来。”

“啪”的一声,丁香愁手上的宫灯掉落在地,一滑而过的灯光,映得她脸色苍白如霜。

“你……你怎么会……”丁香愁吃惊地盯着我,朱唇微微抖索:“一骑风尘,披星戴月,池边洗剑波光寒。”

我呆若木鸡,完全搞不懂刚才自己为什么会说出那句话,那应该是系思镇牌楼上的残联啊!愣愣地看着丁香愁,我仿佛望见了蒙蒙细雨,幽深小巷里,一对并肩伫立的身影,我心头不禁一震,掠过一丝浓烈的悲伤。

“一骑风尘,披星戴月,池边洗剑波光寒。几缕芳魂,嫣红姹紫,楼上绣花香气幽。”就像是埋在心深处的一段记忆,凭地冒了出来。我忍不住嘶声叫道,抱住头,眉心内丹剧烈跳动,一幅幅破碎的画面蹦跳出来,在眼前乱晃。

日他奶奶的,活见鬼了!我又惊又骇,用力掐了一把大腿,脑子乱成一锅粥。

丁香愁踉跄后退,细腰颤抖得仿佛要折断,左手攥紧珠帘,颤声道:“英雄末路,美人迟暮。”眼中闪出美丽的异彩,一眨不眨地盯着我。

楚度和拓拔峰惊异地看着我们,我额头直冒冷汗,龙蝶内丹狂跳不止,像要从眉心硬生生地钻出来。一个缥缈不定的声音仿佛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不停地在说:“英雄末路,美人迟暮。宝剑困匣,胭脂蒙尘。”

我竭力抗拒这个声音的诱惑,死死咬紧牙关,强守心神,神识大法运转,清心守笃,冥冥浩浩,万念化作一念,一念化作无念,终于将奇异的声音化作烟消云散。

“英雄末路,美人迟暮。”迎着丁香愁充满期盼的目光,我毅然道:“鳏夫爬墙,寡妇上床。嘿嘿,我林飞对出的这三幅下联,丁掌门还满意吗?”

丁香愁木然而立,神色空洞。“哗啦”,手松开了珠帘,眼中的神采一下子黯下去,显然没有得到她想要的下联。我大大松了一口气,继续胡说八道:“你们簪衣巷不是立下规矩,如果男人答出让你们满意的对联,可以赢得美女吗?嘻嘻,我林飞的下联对得不错吧,够资格追求补天门的美女吗?”

“不是他。”丁香愁幽幽低语,凄婉的神情让我惘然若失。我故作惊叹:“丁掌门这话是什么意思?莫非老子很像你过去的熟人?”转头对拓拔峰耸耸肩:“日他奶奶的,北境难道还有一个像我这样英俊洒脱,聪明勇武的青年才俊吗?”

拓拔峰莞尔:“除了我之外,绝无仅有。”看了我和丁香愁几眼,沉声道:“丁掌门,楚兄已迈入知微之境,你要小心应战。”点醒丁香愁,大战在即,不可分神。

丁香愁目光渐渐清明,遥望窗外夜色,轻咳了几声:“林公子的对联让我思及故人,一时失态,还望公子见谅。”

“好说好说,美女失态,老子失魂。哈哈!说实话,我也觉得和丁美人你似曾相识,前世有缘哩。”我装出一副色迷迷的嘴脸,心里重复了一遍“前世有缘”这四个字,猛地醒悟。

“你还用装色迷迷?本来就是。”神识里,月魂嘀咕了一句。

“有劳楚先生久候了,开始吧。”丁香愁飘然闪出窗外,掠入巷子。临去时,深深地凝望了我一眼。这凄迷幽凉的一眼,弄得我眉心内丹又跳起来。

楚度立刻跟上,等他落在巷子里时,丁香愁杳然消失,仿佛被浓浓的夜色吞没了。静静地立在巷中,楚度左手兀自拿着竹伞,右掌似动非动,目光熠熠生辉,镜瞳秘道术延伸向周围的每一条巷道。

满巷的织布声也默默停下来,天地一片寂静。

“咦?丁美人怎么不见了?”我避开拓拔峰的灼灼目光,心里雪亮,就算我和丁香愁再怎么掩饰,楚度和拓拔峰也一定发现了其中的古怪。

“补天秘道术原本如此,讲究的是以暗击明。”拓拔峰饶有兴趣地看着我:“你不会真和丁香愁有一腿吧?”

“大叔你别取笑我啦,这是我第一次来清虚天!要么老子在春梦里和她有过一腿。”心里阴晴不定,和丁香愁有过一腿的,恐怕是前世的龙蝶啊。听到我的前两个下联,丁香愁惊喜交加,哀怨深情的眼神就像看见了旧情人。而我说这两个下联时,如同前世的记忆突然浮现,完全失去了对自己的控制。加上反常的龙蝶内丹,那个奇异响起的声音,更让我确定,这两幅下联是龙蝶的意识说出来的。

龙蝶没有死,他一定还活着!他躲在一个幽深的角落,企图操控我的神智。我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冷战,背脊上仿佛游动着一条阴森森的毒蛇。

“你小子有不少秘密。”

“大叔,窥人隐私不是高手作风哦。不过你想知道也不难,把破坏岛的其余五字真诀交出来,我考虑一下。”我随口道,心里暗忖,从转世踏上北境开始,我就走入了龙蝶设下的陷局。龙蝶内丹一定有问题,但我现在还缺不了它。日他奶奶的,头痛啊。

拓拔峰微微一笑,从怀里摸出一张破旧的黄纸:“看在阎罗的神通秘道术有了传人的份上,赏你‘卷’字真诀,一盏茶内看完还我。”

我赶紧抢过真诀默背。深巷内,忽地闪出银色的光芒,宛如一道曲曲折折的流星,射向楚度。

丁香愁依然没有现身。

楚度斜跨一步,闪过流星势头,右掌翩然切下,斩中长长拖曳的尾芒,粲然的银光被顷刻吸尽。这一招控鹤驱龙秘道术,施展得羚羊挂角,妙到毫巅。楚度同时左肘反向后击,“轰”,背后的巷墙破开一个大洞,墙后空空如也。

楚度毫不犹豫,穿墙冲过,挥拳再击破一面巷墙,向巷尾直掠。银光点点闪烁,巷子尽头仿佛飞舞出无数只萤火虫,扑向楚度。后者双袖拂出,卷起细碎银点,反甩出去,打得墙上千疮百孔。楚度紧接着飞起,掠过两道屋墙,一拳击向巷角的梧桐树,强横无匹的气势刹那笼罩了方圆十丈。

“哗啦!”粗壮的梧桐粉碎,木屑飞扬,夹杂着零星的紫色布末。

丁香愁还是渺无踪影。

“丁美女闪得真快。”我把卷字真诀递还给拓拔峰。

“簪衣巷曲折幽深的地势,最容易发挥补天秘道术的长处。”拓拔峰道:“可惜丁香愁病体抱恙,状态不佳,否则衣衫不会被拳风殃及。”

“反正丁美人迟早是死,没什么区别。”我冷冷地道,心里隐隐预感,这个女人对我是一种祸害。只有尽量抹去前世的一切痕迹,我才能在和龙蝶这一场凶险无比的意识暗战中活下来。

楚度伫立在巷角,渐渐地,他周遭的月光越来越明亮,凝聚成一片璀璨耀眼的异芒,向四下里滚滚倾泻。月光的浪涛激烈翻涌,如同一条条银色巨龙扑向每一道小巷。

我对拓拔峰道:“楚度和你一样,都能引动天象。”

拓拔峰似笑非笑:“你是想问我,怎样才能以法术引动天象吧?这也不难,只要你的法力够深,再配合天人合一的精神气势即可。”

我讪讪一笑,法力是老子的弱项啊。看来只有尽快找齐丹鼎流秘道术,才能大幅跃升妖力。

下方,铺天盖地的月光大潮蓦地凝聚,将南面的一道深巷重重围住。楚度高速掠去,长笑不绝,笑声宛如刀光剑影,摧压得人气血浮动,心惊胆战。

一束艳丽的五色光芒从月光里破出,犹如旭日初升,驱散月华。金色、黄色、红色、青色、黑色的五彩光芒吞吐流烁,直射楚度。

“魂器五彩石!”楚度轻喝一声,左手的竹伞倏地打开,滴溜溜旋转。灿烂逼人的五色彩芒落在伞面上,纷纷滑过,如同轻盈溅开的雨丝。

“传说五彩石是仙人补天时用过的法宝,想不到被楚度一柄普通竹伞接下。”拓拔峰感慨道:“楚度的妖力,已经到达了至柔蕴于至刚的程度。”

我深知,这是璇玑秘道术另出窠臼,至柔化作至刚的结果。只听到楚度一声厉喝:“与其补天,不如换天!”抛出竹伞,伞面在半空飞速旋转,将五色彩芒不断地罩入。

彩芒骤然一收,紧接着一颗鹅卵大的五色石头破巷射出,在空中划过千万道五色斑斓的彩线,犹如绣花一般,绕着楚度来回穿梭,织出一幅幅精美细腻的花案。

楚度身后的虚空骤然裂开,荡漾摇曳,化作一片晶莹剔透的瀑布。五彩石织出的花案纷纷陷入瀑布,被一个个黏住,如同悬挂在水晶墙上的刺绣图。

望着千姿百态的绣花图,我心中一动,目光转向楼阁北角。在那里,密密的珠帘低垂,闪烁着一帘诱惑的荧光。

我的心不由得怦怦乱跳,隐隐觉得,珠帘后藏着一个秘密。

“出来!”楚度蓦地暴喝,瀑布顷刻化作一面菱镜,镜子里的手向外一探,将飞旋的五色石抓住,拽进了镜内。水法和镜法的转换犹如水过无痕,衔接得没有一丝空隙。

“这就是水法。”拓拔峰喃喃自语,出神地盯着楚度。后者闪电般踏出一步,缩地成寸,贴近深巷,一掌接一掌拍向巷墙,摧枯拉朽的劲气宛如实质,灌满了整个小巷。脚步声踉跄,一个紫色的身影从巷子里跌出,清寒的月光照在丁香愁脸上,花容惨淡,嘴角溢血,娇弱的身躯摇摇欲坠。

我胸口忽然一阵刺痛,眉心内丹发了疯似的蹿跳。我知道不能再看丁香愁,急忙运转神识大法,宁静心神。犹豫了一下,我扭过头,向楼阁北角走去。

就像走近一个遗失的梦境,我慢慢走过去,撩开珠帘,一幅色彩淡雅的刺绣图映入眼帘。图上,用银灰色的丝线绣出蒙蒙细雨,右角上一朵纤柔的紫色丁香花,幽幽开在雨中。我下意识地伸出手,慢慢揭下绣图。在绣图后面,赫然挂着另一幅绣像。

这是一个妖怪的绣像,绣工精美,栩栩如生。他头生双角,面目冷厉,背生双翅,肋下七爪,高大魁梧的身躯密布彩色鳞甲。赤红的双眼仿佛两团火焰,在我心底熊熊燃烧。

这是龙蝶的绣像!

丁香愁和龙蝶一定有一腿!否则一个没成婚的女人,怎会藏着陌生男人的绣图?

我紧紧盯着龙蝶,他仿佛也在盯着我,眼神似的狱里冒出来的炽炎灼热,又闪烁着彻骨的冰寒。我知道,我一定要杀了他,而他也想杀了我。我们是分裂的,也是交联的。我们曾经是一个“我”,现在却成为彼此最大的敌人。

正如世上相煎最急的,往往是同根生。

我一把扯下绣像,攥在手里,龙蝶的脸被揉成了皱褶。“就算你能回来,我也会毁灭一切证明你存在的痕迹。”我的五指深深掐入绣像,转身向拓拔峰走去,脑海中闪过丁香愁凄迷的姿容。

楼外响起楚度的清啸声。

“丁美人死了吗?”距离拓拔峰几尺远,我停下脚步,目光掠过他,落到空空荡荡的巷子里。

一转眼的功夫,楚度和丁香愁都消失了。

“还没有。”拓拔峰瞥了我一眼,道:“丁香愁虽然受了伤,但还是借助补天秘道术惊险脱身。”

我吃了一惊:“还没死?楚度刚才不是已经占尽优势了吗?”

“只要楚度的法术还有漏洞,丁香愁就能与之周旋。”拓拔峰解释道:“补天秘道术号称补天,最擅长死中求活。天无绝人之路,只要天地间存在一丝缝隙,即使是细微的墙缝、地缝,或者是对手法术的一丝空隙,补天秘道术就能从那丝缝隙里遁逃、移动、潜匿。”

楚度的身影倏然出现在一棵梧桐树梢上,双目犹如虚室生电,扫过四周。夜风吹得他青袍飞扬,像一只展开羽翼的猎鹰。

“所以楚度击败丁香愁不难,杀死她却不容易。”我恍然道,想起龙蝶能在幽冥河涨潮时,潜入飘香河的秘密水道,多半是靠补天秘道术。即使是黄泉天的水,在涨潮泛滥之际,也会存在一闪而逝的空隙吧。以龙蝶和丁香愁的暧昧关系,学会补天秘道术不足为奇。

楚度突然冲天飞起,梧桐树干里暴闪出一道凌厉的银光,将树劈成两半。身在半空,楚度挥掌遥遥拍向梧桐,纯青炉火喷出掌心,将树烧得连渣滓都不剩,地上陷出一个焦黑的大凹坑。

“刚才丁香愁一定潜入树皮的裂缝,袭击楚度,又借助地缝遁走。”拓拔峰道:“只要丁香愁不和楚度正面交锋,这一战就有的打了。”

我的心绪阴晴不定,这个女人活着,龙蝶的一部分精神烙印也等于传承了下来。天知道,龙蝶在转世前和她说过什么,也许还牵涉了我的秘密。

她一定得死!我心中冒出一丝强烈的杀机。正想着,内丹猛地跳动,胸口一阵抽搐,仿佛有一种痛苦的情绪在竭力抗拒。然而正因为如此,更坚定了我的杀心。运转神识,我将杂念一扫而光,心境清寂,无喜无忧,如同烈焰上的一点不化冰雪。

杀了丁香愁!杀了她!这个念头终于压倒了一切,我全面展开神识大法,精神的触手悄悄延伸向簪衣巷,搜索丁香愁的踪迹。

楚度屹立在巷中,庞大无匹的气势不断膨胀,笼罩了方圆几百丈。一重重的气浪无声涌动,连绵不绝,似将簪衣巷变成海潮里跌宕飘摇的小舟。

丁香愁依然无影无踪,我用神识大法搜寻了片刻,也没什么进展。补天秘道术果然有两下子,连施术者的精神波动都能隐藏。

“等等,你的神识和过去不同了!”螭忽然兴奋地大喊,又连连怪叫:“别转了,别转!我头晕!”

我也发现了,达到天人感应以后,神识内的千万个漩涡发生了变化。一旦运转神识大法,漩涡会剧烈振荡,转速加倍。而精神的触手也被改造成了漩涡状,向外旋转时,会产生一缕缕起伏的振荡波。

我心中一阵狂喜,知道自己可以逼出丁香愁了。略一思索,我霍地抖开绣图,在拓拔峰眼前一亮:“你看,这是什么?”

“龙蝶?红尘天的龙蝶妖怪?”拓拔峰一愣,趁他心神被绣像吸引的一刹那,我耗尽心力,把神识大法施展到极限,千万个精神漩涡渗透一条条巷道,在漩涡的疯狂急转下,大肆振荡。只要丁香愁还在簪衣巷,她的精神必然会被我的精神振荡波带及,出现暂时的波动。

楚度受到感应,抬头深深地看了我一眼。

“这幅绣像似乎是丁香愁亲手所绣。奇怪,她怎么会和龙蝶扯上关系?”拓拔峰仔细看了看绣像,有些不解。

“这是我在那里找到的,还被藏得十分隐秘哩。”顺着我的手指,拓拔峰的目光投向珠帘后,再次被我引诱得分神。

蓦地,在一道巷墙的砖缝里,我的精神振荡波触及到了一丝异样。刹那间,神识大法迅猛贯入,在对方心中幻出龙蝶的身影。紧接着,又让龙蝶的幻影徘徊在巷子里,念出:“英雄末路,美人迟暮。宝剑困匣,胭脂蒙尘。”

空寂的巷子里,隐约响起一声泣呼。楚度霎时掠至,轰地一拳,将巷墙击得粉碎。丁香愁应拳飞出,神色凄艳,鲜血溢红了半个身子。

拓拔峰神色一愕,我不动声色地收回神识,嘴上道:“她还是逃不过楚老妖的魔掌啊。”

楚度背后的虚空裂开,水法运转,波光涟涟的瀑布将附近围得水泄不通。楚度犹如陀螺般绕着丁香愁高速旋转,无数只拳影探出来,霍霍击向对方。

丁香愁避无可避,十根纤指交叉缠动拨弄,犹如纺线一般,扬起一道道万紫千红的光线,在夜色中交织出凄美的绣图,迎向重重拳影。

“绝地逢生,憾天可补。”五光十色的绣图占满视野,如同在我记忆中亮起璀璨的烟花,我不自禁地念出了这一句话。心神被猛地触动,我展开龙蝶的绣像,手指摸到龙蝶犄角上绣针的起始处,捻住线头,慢慢抽出了丝线。

这张龙蝶绣像,融入了补天秘道术!

我盯着夜色里缤纷闪烁的绣图,心神沉醉在手上绣像的针法里。勾、挑、引、拉……各种针法走势,脉络清晰,轨迹分明。五颜六色的丝线随着我挑动的手指,不断抽出,宛如一句句有形的补天秘道术口诀,在澄澈的心境流过。

龙蝶的绣像渐渐消失。

楼下,一幅幅绣图被楚度的拳影砸碎,烟花般消逝在夜色里。

我抽出最后一根黄色的丝线,手里只剩下空白的绢布。“啪”,楚度的拳头击上丁香愁的胸膛,溅起艳丽的血泉。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01章 化作春泥更护花 下一章:第003章 暗流
热门: 银河之心·天垂日暮 差点没了蛋 猎魔人3:精灵之血 腐蚀 星舞九神 碟形世界:魔法的颜色 沙门空海之大唐鬼宴·卷之四·不空 京极堂系列03:狂骨之梦 奇货3:合玉门 谜踪之国IV:幽潜重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