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章 暗战

上一章:第006章 闯 下一章:第008章 横扫清虚(上)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一团团蜜浆虫掉了下来,满山滚动。这时,清流早已流遍我全身经脉,一条条经脉变得透明轻灵,仿佛化作无数条触手,向四周延伸。我宛若新生的婴儿,体内灵气洋溢,站在无顶山上,经脉吞吐天地精华。如同混沌初开,以最原始的状态和天地贯穿一体,不分彼此,不分内外。

从这一刻起,我正式踏入了“道”的大循环。

雪人的小黑眼里透出复杂的神色:“吸食灵犀脉,能令全身经脉换化成天地灵脉,自动吸收精华之气,从而进入天人感应的境界。一招一式,不仅仅局限于法术的威力,还暗含天地气势。有此机遇,最多三个月,你就能再次飞升了。你的运气比老夫好太多了,唉,命啊,人力果真无法逆天吗?”

“悲喜老伯啊,有时埋头蛮干是不行的,要讲究时机。不过悲喜老伯你身残志坚,能返回魔刹天也说不定。”我看他十分郁闷,随口安慰了几句。飞升的时间所剩不多了,我想了想,抓紧套问:“你说你飞升时,经脉断裂,又如何打得过强悍的雪精?拔出那根石棒?你一定有什么秘法吧?反正你也回不去了,不如把秘法说来听听,让我替你发扬光大。”

雪人干笑一声:“秘法?哪来什么秘法?在北境,无论人、妖,都极力追求法术妖力,而忽视了肉体的本原力量。孰不知飞升时,往往只能凭借单纯的肉体对抗守护者。一旦不用妖术法术,他们和普通人有什么区别?于是老夫另辟蹊径,花了一千多年的时间苦修肉身力量,终有所成。不然,老夫怎敢冒冒失失地自断经脉,飞升色欲天?”

我心中骇然,单凭肉身击败强大的守护者,悲喜老妖还真不是盖的。

“肉身力量的诀窍,其实很简单,只要迈入天人感应境界,便可修炼而成。”仿佛知道分别在际,雪人飞快说道:“天地万物,不论死的活的,身上都存在最薄弱的一环,只要击中这个最弱点,以肌肉的爆发力加以振荡扩大即可。其中要诀是——用举重若轻、举轻若重的修炼方式,达到肌肉群的完美操控,令每一块肌肉都成为流动的力量。”

我默念他的话,牢牢记住,虽然还不太明白,但以后有的是时间琢磨。当下得陇望蜀,贪心地道:“还有你那个很野蛮血腥的悲喜换身妖法,也一并说了吧。”

“小朋友,贪多嚼不烂。”

“技多不压身嘛。”

雪人略一沉吟,哼道:“魔刹天明镜山悲喜洞府的后门口,有一棵菩提树,树下深挖三丈,即得《悲喜换身秘笈》。小朋友,你答应我的事呢?”

我拍胸脯保证:“你放心,我一定做到。”可怜的雪人悲喜,你都没说让我答应什么,我的保证还不是一句空话?不过看在相识一场,替你尽量骚扰一下那个假货吧。

雪人长叹一声,沉默了一会,道:“在你离开前,叫我一声悲喜和尚吧。”闭上眼,默默地道:“名字,是我唯一剩下的东西了。”

我无言,雪花纷飞,洒落光秃秃的无顶山。灵犀脉消失后,涧水也从此断流。不用多久,连另一边的山涧也会干涸。将来的某一天,谁还能证明这条曾经寒冽奔腾的涧水,这银光闪闪,万千窜动的冷香鱼,这金黄如蜜的蜜浆虫?

这些消失的东西,时间久了,会被遗忘。也会有一天,我们消失,被遗忘,被当作不曾存在过。如果说,真的留下了一丝存在的痕迹——那或者,叫做“名字”。

然而,仅仅是名字么?传承了肉身力量的秘诀,传承了悲喜换身妖法,悲喜和尚便不能算是彻底消失吧。无论是人、妖,一草一木,不都在不断地传承么。

这是生命拒绝被遗忘的方式。

“我……不会叫你的名字。”我看着悲喜和尚,一字一顿:“因为我留下了你的存在。”

悲喜和尚蓦地一震,目光暴出闪闪异彩。漫天大雪里,他的样子有些模糊了。

“其实你不用太在意啊!你的生活改变了!”我大叫,眼前骤然一黑,下一刻,我已回到了清虚天。四周月色朦胧,桑林苍碧,地上到处是一条条僵硬的蚕尸。

在桑林北角上,笼罩着一片凄迷的白雾。

我仍然被楚度牢牢抓在手里,没拿到什么逃跑的宝贝,只好继续阶下囚的倒霉角色。

月魂忽然问:“虽然得到灵犀脉,但没有得到你想要的宝贝,失望吗?”

“不。”我沉吟片刻,露出一丝微笑:“当我在山涧掉头,逆流而上的时候,我已经得到了想要的东西。”

楚度讶异地看了我一眼,洒然走出桑林,倏地,止步,目光遥视前方。

桑林外传来一阵豪迈的大笑,迎面,一个大汉满脸虬髯,衣衫落拓,龙行虎步而来。

明朗的夜空,骤然乌云密布,腾腾翻滚。随着大汉前进的脚步,浓厚的云团几乎贴着林梢,低低掠来。我心头骇然,这个大汉的法力可谓惊世骇俗,竟然可以引动天象。

楚度面如止水,静静伫立。

“拓拔峰,清虚天第二名门破坏岛岛主,在这里久候多时了。”大汉朗声道,每踏一步,沉稳无比,仿佛落地生根,牢不可摧。

楚度双眼闪过一丝异彩,倏然信步向前,宛如行云流水,缥缈不定。随着他的步伐,半空的乌云越来越稀少,明澈的月光穿透云层,洒遍大地。

在距离十丈左右,双方同时停步,绝顶高手之间的微妙感应令人惊赞。

拓拔峰目光厉电般扫过我和楚度,又在瞬息隐没了逼人的光彩。他面容泛黄,眉淡目细,灰色的旧布衫还染了几许尘土,乍看实在平淡无奇。但细细一瞧,他肌肤光滑,隐隐流动着莹润的光泽,四肢健长舒展,仿佛充满了爆炸般的力量。

“不用你楚度找上门,老子自己来了。”拓拔峰仰天长笑,身躯宛如一座巍巍大山,无形的气势透体而出,霎时压遍了整片桑林。

“有劳拓拔岛主前来相迎。”楚度丢下我,和拓拔峰的目光刹那交击,久久纠缠。如果说后者是高山仰止的雄壮气势,楚度就是海潮般连绵不断的气势。“哗啦啦”,一棵棵桑树被拓拔峰的威猛气势压弯了腰,又被楚度的气势向上卷起,硬生生地抬直。纷纷扬扬的桑叶刚刚飞洒下来,就被碾成粉末。

“精彩,高手对决,大家加油!”我倚坐在一棵桑树边,鼓掌嚷道:“我叫林飞,被楚度所掳,和他毫无关系,两不相帮。”心里暗喜,楚度和清虚天第二名门的掌教决战,老子大有机会开溜啊。

“若是你走出一步,必先杀你。”楚度漠然对我道,在双方气机牵制下,他依然能分神和我说话。

我没好气地嘟囔:“以小妖之心,度君子之腹。”随手摘下一串紫色的桑椹,塞进嘴里。

“楚度,够豪气!不带一个手下,硬闯清虚天,老子很佩服。”拓拔峰翘起大拇指赞道,强大的气势倏地消散,说收就收,控制自如。又对我道:“小兄弟就是近来声名鹊起的林飞么?嗯,长得是比我俊,难怪连甘仙子也爱陪着你了。”

“好说好说。”我嘻嘻一笑。

楚度淡淡地道:“拓拔岛主主动来此迎战,一样出乎楚某的意料。”潮水般的气势也消失无形。

拓拔峰摆出惊异的神色,连连摆手:“谁说老子现在要和你打?你送来的挑战帖上,可是清清楚楚写明了第一个挑战第十名门音煞派,难道你说话像放屁?”嘴角露出一丝顽劣的笑容。

我目瞪口呆,拓拔峰出场时风采奇伟,气势压人,一看就是来和楚度生死决战的。谁料一下子来个大转弯,开口说不打了。

楚度也愣了一下:“拓拔岛主在开玩笑么?”

“他娘的,谁会拿小命开玩笑?”拓拔峰耸耸肩:“楚兄刚才也说了,有劳我前来相迎。所以只是接个风而已,没兴趣打打杀杀。楚兄你不会口是心非吧?”

我听得直翻白眼,这个拓拔峰满口粗话,还大耍无赖,避不交战,哪里像清虚天第二名门的堂堂掌教,分明是老子的同道中人嘛。

楚度哼道:“多谢拓拔兄的接风盛情。如岛主之愿,就按战书所写,明年一月……”

“好了好了,楚兄不说我也背得出你这份挑战清虚天的战帖。”拓拔峰肆无忌惮地打断了楚度的话,竖起指头,一一说道:“九月初三,楚兄将登门挑战清虚天第十名门——音煞派。十月十九,挑战第九名门神通教。十月重阳,挑战第八名门步斗派。十一月立冬,挑战第七名门白云涧。十一月初三,挑战第六名门补天门。十一月初十,挑战第五名门璇玑宗。十二月大雪,挑战第四名门炉火峰,十二月冬至,挑战第三名门星谷。来年一月初十,就是我拓拔峰和你的生死一战。清虚天第一高手公子樱,将在一月的最后一天,于碧落赋静候楚兄大驾光临。”

我心道这些名门全是傻鸟,居然任凭楚度上门各个击破。要是我,早就联络大伙,来个暗杀下毒围剿之类的,杀不死他也累死他。不过话说回来,这些名门实在顾忌太多,第一是被虚名所累,楚度以一人之力挑战清虚天,可谓光明正大,这些名门自诩身价,也不好玩阴耍赖;第二有罗生天在侧虎视眈眈,欲收渔人之利。第三,十大名门一旦以多打少,会立刻引起魔刹天兵发清虚天,掀起蔓延全境的烽火大战。

楚度一笑:“清虚天十大名门,只有拓拔兄一人来此么?”

拓拔峰眼睛一瞪:“有我还不够吗?莫非你要我们清虚天大小几万个门派掌教都来对你评点围观?或是楚兄觉得我拓拔峰还不够看,要请公子樱一起来?好啊,那咱们叫上公子樱,找个没人的地方聚聚。”

我偷偷窃笑,拓拔峰辞锋凌厉,暗带威胁,若能惹急了楚度,一场血战势必难免。此时此刻,我绞尽脑汁,盘算着怎么让这两个绝顶高手鹬蚌相争,老子渔翁开溜。

楚度微微一哂:“久闻拓拔兄豪爽不羁,机变多智。今日一见,果然传言非虚。你试图激起楚某怒火,向你发难,从而落下我不守信的罪名。即可打乱我早已安排好的挑战表,使各大名门化主动为被动,又可动摇楚某心境。可惜,拓拔兄白费功夫了。”

拓拔峰嘻嘻一笑:“既然被你识破用意,也算不上什么多智了。”坦荡承认,不做一句狡辩。

“告辞。”楚度抓起我,举步前行。拓拔峰随即跟上,嘴里道:“楚兄初来清虚天,人生地不熟,我就勉为其难,当个向导吧。”

楚度蹙眉:“不敢有劳。”施展缩地成寸,一步踏出十丈外。

拓拔峰身形一晃,闪到楚度身边,满脸热情洋溢:“要的要的,楚兄何必客套呢。楚兄擅飞,想是嫌我拖累你的行程,其实多虑了。”伸手一掏,从怀里取出一块皱皱巴巴的绸布,迎风一展,绸布自动飘起,浮在半空,像翅膀一样轻轻拍动。在月光映射下,薄如蝉翼,映出五光十色的华美图纹,流动生辉。

楚度仔细看了一眼绸布,上面的图纹是一个个天神般的人物:或俊美秀雅,或威猛狰狞,或手执乐器兵器,或手捧佳肴花果,或打斗骑射,或歌舞嬉戏……被月光一照,那些人物仿佛动了起来,千姿百态,惟妙惟肖。

“敦煌绸?”楚度讶然道。

“楚兄好眼力。”拓拔峰道:“敦煌绸有三大奇效,其一便是载人飞行。速度之快,不比楚兄的羽道术慢多少。所以我总是跟得上楚兄的。”

我忍不住大笑,拓拔峰摆明了要一路死缠楚度。这家伙太狡猾了,如果楚度和其他名门掌教决战时,有这么一个绝顶高手一直在旁边窥测,怎么能安心发挥实力?

楚度神色微变:“拓拔兄一再挑衅,当楚某杀不得你么?”

拓拔峰故作吃惊:“杀我?我好心给楚兄当向导,你却要杀我?赫赫一代魔主,胸怀如此狭窄吗?哦,我明白了,你怕了我!”目光霎时犹如雷电交轰,竟然让人生出天空打了个响雷的错觉,直射楚度:“你怕在决战时,我会偷下杀手!哈哈哈哈,你要是怕了,老子现在拍拍屁股就走。”

楚度眉毛微挑,从容迎上拓拔峰的目光:“你走或留,全凭自心,何必依赖于我?”

双方目光再次交击,似迸溅出电光石火。

我蓦地一震,想起老太婆师父曾经说过,真正的高手对决,天时、地利、心理、状态都可以化作取胜的本钱。拓拔峰刚才的话,就是对楚度展开心理攻势,若是楚度不让他跟在身边,等于承认自己的怯意,从而留下心理阴影。将来两人对战,楚度已先输了一分。楚度若是让他跟在身边,等于骨鲠在喉,一样影响心境。

无论楚度答应与否,都会陷入被动,甚至生出被拓拔峰摆布的无力感。但楚老妖就是楚老妖,并不直接回答,而是避实就虚,指出拓拔峰的所作所为,只能取决于楚度的想法,反将了对方一军。

其中你来我去的心理斗争,微妙处不下于任何法术。两人来年一月的决战,其实此时此刻,已经开始了。

双方错开目光,谁也没有再说话。楚度走出桑林,拓拔峰收起敦煌绸,昂首阔步,如影随形。

桑林外,水声潺潺,碧荫翠幕,一派秀丽清幽的田园风光。放眼望去,数不清的湖河、溪涧、池塘、水井,像千万颗明晃晃的星星,嵌在一望无际,翻叠着深浅不一绿浪的大地上。

一路走去,小桥流水长亭,园林荷塘田庄,秀藤幽树丽花。偶尔有鸟声划过夜空,像透明的夜露,簌簌滴落下来。

时不时,有黑影出没,远远地跟着我们。楚度道:“清虚天的人类喜欢半夜出来活动么?”

拓拔峰潇洒地耸耸肩:“最近北境治安不太好,所以清虚天的各个门派自发组织成队,巡视各处天壑,以免被不怀好意的歹徒混了进来。还有的人听说魔主大驾光临,特意赶来一瞻风采,又怕冒犯楚兄,所以只是远观。要不,你给他们签个名?”

楚度轻笑一声,拐上一条白石小径,径旁有一座六角凉亭。亭子素朴端雅,顶覆灰瓦。柱子不着一色,裸露出青灰色的石头。燕尾般翘起的檐角上,挂着一串绿锈斑斑的铜铃,被夜风一吹,叮当鸣响。

“咦?”楚度停下脚步,深深地凝视石亭,脸上露出奇特的表情。静立许久,楚度翩然入亭,足尖点着铃声的起伏,反倒像是被这婉转的铃声吸进亭子里去的。

拓拔峰击掌赞道:“楚兄举手投足,无不与自然景物合拍,宛如天成。”踏步入亭,却是踩在铃声的间隙中,步伐重如千钧,硬生生将铃声踩得支离破碎。

楚度放开了我,惬意地靠在勾栏上,任由月色如雪,洒满衣襟。斜斜地瞥了我一眼,问道:“你可知我为何会选这座石亭休憩?”

“因为你无聊呗。”我伸了个大懒腰,四下里看看,道:“这座石亭很不错嘛,气势古朴,不带一丝斧凿匠气,又处处显出秀雅。亭顶、亭柱、勾栏线条流畅,浑然一体,不像分开制造,倒像是一气呵成的。”说来也怪,自从这次飞升结束,迈入天人感应的境界后,许多寻常的事物在我眼里,多出了一番味道。

拓拔峰惊讶地看着我:“小兄弟妖力平平,怎也到了天人合一,于平淡中见真章的境界?了不起!不过这座石亭最精彩的一笔,你还没有讲出来。”目光有意无意,和楚度相触,两人齐齐一笑。

我顿起好胜心,面前的这两个人都是当世天骄,法力绝伦,但我林飞也不是什么鱼腩。当下绕着亭子,左瞧右瞧,里看外看。

“叮当!”风吹铜铃,悠扬清脆。我下意识地仰起头,一串铜铃轻轻摇曳,明暗生辉,仿佛是从檐角流垂下来的一缕月光。

“我明白啦!”我欣然叫道:“亭有六角,但只有这一个角悬挂铜铃,原本失衡。偏偏看上去,没有一点突兀感,反显得六角错落有致,达到另一种玄妙的平衡。妙啊,画龙点睛,这一串铜铃挂得妙!”

拓拔峰哈哈大笑,一拍勾栏:“小兄弟硬是要得!不消百年,北境必将多出一个绝世高手!”

“请问拓拔兄,此亭为何人制造?”楚度忽然问。

“正是多年前失踪的清虚天第一高手——晏采子亲手建制。”拓拔峰肃然道。

“原来是他。”楚度长叹一声:“果然绝代高手。石亭六角均匀分布,再添一物,本该破坏平衡。然而此铃插入其中,妙到毫巅,韵味无穷。犹如月影映湖,镜中生花,虚实相间,使整座石亭都活了起来。”

拓拔峰点点头:“楚兄说得一点没错。当年晏采子打造此亭,便是将他对道的感悟融入其中。其实,他建造此亭,还有一个用意。”

“愿闻其详。”

“昔日,曾有不少人、妖远道而来清虚天,挑战晏采子。他烦不胜烦,便以此亭考量对手。要是瞧出石亭奥妙的,自然会比较彼此法力高下,生出退意。要是瞧不出的,当然没资格见他一面了。要是瞧出奥妙又敢上门挑战的,必为高手,晏采子才会与之一战。”

楚度目光灼灼:“可惜楚某来得太晚了。”

拓拔峰嘿然道:“楚兄你妖力通玄,融会百家,或许称得上是当今北境的第一高手。但若晏采子还在,你未必是他的对手。”言辞又巧布心理攻势,暗示晏采子不在,楚度即使击败清虚天十大名门,也算不上真正的第一高手。

楚度长笑:“楚某不看过去,只望将来。”巧妙回击拓拔峰,表明晏采子早已辉煌不再。

从楚度问我石亭的奥妙,拓拔峰借我之口答出开始,双方又开始了一轮看不见刀光剑影的暗战。

拓拔峰转换话题:“此亭建造多时,无人命名。不如我们三人为它各取一名,然后选出最佳的一个名字,刻在亭柱上。也算纪念大家今晚相会,留一段佳话。”

我拍手叫好,想了想,道:“就叫向铃亭吧。”

“呵呵,小兄弟取的名字颇为雅致,只是缺了一点大气。”拓拔峰沉吟一会,正待开口,楚度已探出一指,遥点亭柱,凌空虚划。石屑飞溅下,“三人亭”几个古拙大字深深刻入青石。

楚度此举抢占先手,造成既定事实。连一丝较量的机会都不给拓拔峰。而“三人亭”这个名字看似普通,却切合此情此景,又暗敛睨睥锋芒。恰似画画留白,给人以无限想象,我推敲许久,也找不出比它更合适的名称。

最神妙的是,这三个字写得素朴厚拙,余韵无穷,气势渗透亭柱,与整座石亭浑然无间,简直和那串铜铃是异曲同工。

拓拔峰目不转睛地盯着“三人亭”,许久,轻轻叹息:“楚兄惊才绝羡,霸气盖世,拓拔佩服不已。可惜你我只能有一人活下去。楚兄,何必让魔刹天与清虚天血流成河,生灵涂炭?大家和平相处,互相切磋法术,快快活活地共探大道,岂不是好?”

楚度默然半晌,道:“拓拔兄豪放不羁,自创破坏六字真诀,被誉为北境有史以来的第一刚猛法术,楚某也向往得紧。只是人各有志,楚某心中的道,并非常道。”

拓拔峰沉思片刻,哈哈一笑:“好,我也不婆婆妈妈地当说客了。大家到时生死一战便是。说了半天,肚子饿啦,一起吃一顿吧,老子请客。”拍拍屁股,席地而坐,动作洒脱之极。

我一愣:“哪有吃的?”

拓拔峰神秘地眨眨眼,拿出敦煌绸,铺在地上。一拍绸布,喊道:“拿吃的来!”

敦煌绸光芒四射,图纹流烁,一些手捧佳肴瓜果的人物动了起来,一盘盘五颜六色的佳肴琼浆从绸布里纷纷跳出,热气腾腾,喷香诱人,转眼铺满了一地。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06章 闯 下一章:第008章 横扫清虚(上)
热门: 杰罗德游戏 大雪中的山庄 刺局5:气杀局 神州外传:大宗师(血河车) 最强医圣林奇 玻璃密室 最漫长的那一夜:第二季 荣耀王者 我在异界是个神 最终进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