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飞来石

上一章:第001章 美女救英雄 下一章:第003章 阶下囚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得手了!三个美女又惊又喜。隐隐已有北境第一高手声势的楚度,竟然被斩杀了!

刚才三人这一击,的确配合得妙到毫巅,堪称绝杀。鸠丹媚先以第十根蝎尾突然发难,吸引楚度的注意力;海姬再以脉经大挪移,做出惊天动地的强攻,营造浩大声势;而借助海姬的掩护,甘柠真这一剑才是真正致命的杀着;即便不成功,还留有诡异莫测的最后一手——鸠丹媚突然弹出的蝎尾针。

“他死定了!蝎尾针是我用本命元神所炼,见血封喉,奇毒无比,而且没有任何解药!”鸠丹媚望着木然而立的楚度,喜上眉梢。

楚度真的死了?我将信将疑,因为神识感应到,那一缕属于楚度的精神波动并未消绝。

“啪!”楚度直挺挺地倒下,化作一段腐木,刚落在湖面上,立刻碎裂成屑。而在不远的地方,神奇地出现了楚度的身影。

“李代桃僵妖法!”我在心中惊呼,这一手妖术我也学过,它和金蝉脱壳的妖术差不多,都是死里求生的绝活。但像楚度这样施展得羚羊挂角,不带一丝烟火痕迹的,让我苦练几千年也做不到。记得老太婆师父特意说过,只有木属性的妖怪,才能把李代桃僵妖法练到化境。

望着毫发无损的楚度,三个美女干巴巴地瞪眼,一下子懵了。

楚度忽然面色微变,从荡漾的水波中,探出几千根亮晶晶的咒丝,几乎铺满了整片湖面,犹如蛛网,紧紧黏住了他。

一根根咒丝迅速打结,我猛地一记大喝:“楚度,你说错了!天地万物,不会被任何强者占有!”话声中,鼓荡着摄魂音秘道术。

楚度闻言一愣,我厉声道:“正因光阴无限,物是人非,所以它们是自己的主人!”同时配合神识大法,在楚度脑海中生出无数幻象。

即使强如楚度,脸上也露出一刹那的茫然。趁他暂时身形被滞,心神被分之际,我跃出水面,旋风般冲向楚度,左掌脉经刀,右掌胎化长生妖术,螭枪喷射而出!

终于等到了机会!

从我跳下水,逃跑的一刻起,便开始算计楚度。先是突然跳水,令他连绵不绝、与天地契合的气势出现空隙;然后任由三个美女对他狂轰猛打;随后假借一路游逃,在水下悄悄结出千千咒丝,设下埋伏,等待楚度出现破绽的一瞬!

果然,在他挡过三个美女一波高过一波的强攻,施展李代桃僵妖术,完美地逃脱了美女们的绝杀后,气势自然从巅峰滑落,心神也放松了警觉。而我就在此时发动咒丝,再用言语,反驳他先前强者占有万物的观点,令他心思动摇,最后以螭枪发出蓄势已久的一击!

此刻,无论是楚度的妖力、精力、心神,都处在相对的低谷中,正是我出击的最佳时刻!

这一击,完全深思熟虑,斗智不斗勇。我早就一清二楚,要是一上来我们四个就和楚度硬拼的话,绝对死翘翘。

倏地,楚度背后的虚空裂开,露出一面妖异的菱形明镜,镜中伸出一只手,洁白如玉,纤尘不染,一把抓住了螭枪。楚度仰天大笑:“好小子,差点被你糊弄了。不错,这一击价值连城!”璇玑气圈荡出,将脉经刀气和胎化长生妖气碾得粉碎。

螭枪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如一条燃烧的火龙,在那只手中狂乱挣扎。我吃惊得眼珠子都快掉了,用手捉住螭枪?捉住堪称速度极限的神识之枪?如此荒诞的一幕活生生地呈现在眼前,让我不得不信。

这样惊世骇俗的妖法,有谁能敌?

“谁成为谁的主人,最终还是要由力量决定。”楚度冷冷地道:“让我告诉你,什么叫强者居之。天地生出万物,强者毁灭万物。道法云,‘无中生有’。彻底的毁灭,等于真正的占有。”

那只手不断把螭枪向镜中拽去,我暗叫不好,双掌拍出胎化长生妖术,同时运足神识,要强行收回螭枪。

神识内的千万个小漩涡高速转动,发出莫可沛御的吸噬力。楚度“咦”了一声,目光闪过一丝惊讶。红焰一闪,螭枪脱手倒飞,被神识硬生生地吸了回来。

“好险,差点形神俱灭。”螭在神识里惊魂不定:“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抓得住我?”

“想不到你还有如此奇特的精神力。”楚度嘴唇默念,身遭亮起五颜六色的火花,将缠住他的咒丝一根根炸断。

三个美女如梦初醒,纷纷向楚度猛攻。后者长啸一声,目光森然:“见识过了各位的法术,也该让楚某活动一下手脚了。”

身形飞起,楚度在半空一闪,落在鸠丹媚身旁,挥出一拳,“砰砰砰”,毫无花巧、简单质朴的连续六拳,击得鸠丹媚不断后退。“砰”,又是一拳,击碎蝎甲,打得鸠丹媚向后飞跌,越过河面,摔在了白玉桥上,口中喷出的血溅得桥柱一片鲜红。

不等我们三个形成合围,楚度脚步一跨,赫然是缩地成寸的秘道术,一步跨越八丈,贴近海姬,拳头硬撼金盾。“砰砰砰”,又是不停顿的六拳,拳拳击中盾心,打得海姬花容惨淡,金盾再也握不住,脱手飞出,砸在湖水上。

我急红了眼,但只能干着急。楚度身后镜子里的那只手,优雅挥洒,接住了我潮水般的法术攻势。而他则以九曲十八弯的步法,幽灵般闪到海姬身后,击出的一拳忽然化刚为柔,五指眼花缭乱地点出,落在海姬后颈上。后者嘤咛一声,仰天摔下,溅起雪白的水浪。

短短一瞬间,楚度便击倒了两人。但显然也耗费了不少妖力,一袭飘洒的青袍,已被湖水湿透,可以看到胸膛微微起伏。

我急速冲向海姬,她随着湖水载沉载浮,昏迷不醒,眼看就要往下沉落。

“你走!”甘柠真突然拦在我身前,茫茫水幕过处,湖水蒸腾起缕缕雾气,在阳光下折射出梦幻的光泽。一团水雾托住了海姬,带着她漂向桥边。

我目呲欲裂:“走?你开什么玩笑?怎么能丢下她们不管?”

“你在,她们才有危险。”甘柠真盯着飘然接近的楚度,语声冷静:“莫非你要她们为你白白流血?”

我一呆,胸中涌起满腔悲愤,又顷刻冷静下来。甘柠真说得不错,楚度的目标只是我,一旦我离开,楚度自然会放过她们。而以甘柠真的性子,无论我怎么做,她都会誓死护我。就算我不走,结果仍然一样。

狂吼一声,我冲天而起,吹出吹气风,向高空飞逃。

“轰”的一声,下方水幕炸开,幻出无数柄利剑,刺向楚度。甘柠真也随即掠起,正面冲向楚度,每踏一步,脚下生出一朵雪莲,莲瓣纷纷绽开。从我的角度俯视,只见下方一片茫茫雪白,淹没了视野,再也瞧不见楚度和甘柠真的身影。

短短几息过后,下面轰然巨震,接着爆发出一记刺耳的尖鸣,水面炸开无数狂涛,几座白玉桥也坍塌断裂,碎石飞崩。一个身影冲出雪白的莲海,急速追来,长发散乱,青袍不整,澄明的眼神似乎穿透了几百丈的距离,向自己望来。

是楚度!

我心如刀绞,目光一瞥,甘柠真俯卧在一朵雪莲上,人事不知。

“爸爸,让我挡他一下吧。”绞杀在耳朵里叫道,乖女儿也知道现在生死攸关,要出来迎敌,为我争取宝贵的逃跑时间。

“不用!你乖乖躲着,别让他发现你。”我略一思索,断然拒绝。驾驭吹气风,我在空中划过一个弧线,连变三次方向,全速掠向不远处的艳阳峰。

绞杀是我最后的希望,也是一招奇兵,与其让它白白为我牺牲,不如耐心等待用它的最好时机。我清楚得很,以楚度出神入化的羽道术,就算绞杀挡得了一时,也会被楚度迟早追上。

命悬一线,我彻底平静下来,也把对三个美女的担忧完全抛开。这更像是一种超越人情的冷漠:什么人可以成为我对抗的利器,什么手段才最合适,什么想法应该放弃……犹如一颗颗棋子,清晰呈现在心灵的棋盘上。就好像小时候在洛阳乞讨,我知道哪些人愿意施舍,哪些方法才能引起人的怜悯,哪些偷盗伎俩才能又容易得手,又不会引来官差的追究。

背后气流急促涌动,不用回头也知道,楚度追上来了。我施出全力,猛地一个加速,飞上了艳阳峰顶。

站定,转身,我凝聚浑身法力,趁楚度左脚刚踏上峰顶,右脚腾空,立足还不稳之际,双拳化锤猛击。如我所料,楚度长袖一卷,卸开我的力道,再一抖,将我震飞出去。

口喷鲜血,我重重摔倒在峰崖边,血溅在身旁一块突起的奇石上,染红了墨绿色的山石。

楚度平静地站在对面,审视着我。我一动不动,大口喘着粗气。这副狼狈的样子是我故意装的,吐血也是咬破舌头硬喷出来的。实际上,息壤承受了楚度的大部分力道,再加上他短短一刻连续解决了三个美女,妖力剧烈消耗下,这一手流云飞袖的威力比先前差了不少。

眼下,只有示敌以弱,放松他的警惕,我才有活下来的一丝希望。

“怎么不逃了?”楚度淡淡地问道。

“和你比飞,不是自讨苦吃吗?在天上和你打,我更没有胜算。”我摇摇晃晃地着站起,半趴着,双臂支在奇石上,让自己看起来像是随时会跌倒。暗地里,我的胎化长生妖术在掌心运转,尽量小心缓慢,以最细微的方式吸噬四周的生气。当然,吸噬的主要目标是楚度。就算被他察觉,也会误认为是刚才那场剧斗造成的妖力消耗。

我们静静地对视一眼,恍惚,我生出一丝玄妙的熟悉感觉。仿佛我和他之间,隐隐有一根无形的线相连。

楚度的眼神,似乎也恍惚了一下。

这是我第一次,在这么近的距离注视楚度。他有一双充满了魅力的眼睛,非常深邃,深得看不见底,深得犹如历经了千劫百世的轮回。然而同时,这双眼睛又非常清澈,透明得犹如一个新生的婴儿,不含半点杂质。

“此石就是艳阳峰顶著名的飞来石,据传乃仙人遗落的发簪所化。”大概是我的虚弱迷惑了他,楚度没有急于动手,反倒指着我边上的奇石,信口闲话。

他不急杀我,老子当然更不急。“世上真的有仙人吗?”我顺势接过话茬,一丝极细小的精气从楚度体内,缓缓渗出,被一点点吸向我的掌心。

“这个问题毫无意义,我对虚无传说的东西不感兴趣。”

“所以你扯碎了自在天的地图?”

“北境真的有自在天么?不过是个传说罢了。生命有限,人怎可将希望寄托在缥缈虚幻的传说中?自在天地图在不少人手中流经过,可曾有人找到了自在天?对我来说,它毫无价值。”

楚度这番话大大出乎我的意料,奇怪了,他既然不在乎自在天的地图,为什么还要让手下追找?我暗自思索,嘴上道:“那什么对你来说有价值?”

楚度默然一会,道:“我也不知道。”

他的回答又在我的意料之外,迎向我不解的目光,楚度洒然道:“正因如此,你我才在这世间追寻。这是道,也是生命本源的意义。”

我嘿嘿一笑:“魔主大人你说得冠冕堂皇,骨子里还不是打算称霸北境,追求权势?”

“一切不过是手段,而非目的。”楚度眼中精芒一闪:“站在飞来石上,等于站在了罗生天的最高处,可一览旭日初升的美景。不过,比起魔主宫所在的鲲鹏山脉的沙罗峰顶,它就矮得多了。你明白吗?只有站得更高,才能看得更远。”

“魔主宫吗?”我不露声色,不断吸噬楚度的精气,“站在沙罗峰顶仰望朝阳,滋味怎样?有机会的话,我倒想去沙罗峰看看,也好见识一下传说中的沙罗铁树。”

楚度微微一哂:“仰望朝阳?男子汉大丈夫,只能抬头仰望吗?这个世上,没有什么东西是高高在上的。很多年前,站在沙罗峰巅时,我常在想,有朝一日,定要将这旭日也踩在脚下。”

我哼了一声:“有什么是魔主大人不敢踩在脚下的?再珍贵、再美好的东西对你来说,都是鞋底的垃圾吧?”想起老太婆师父,心里一阵忿忿不平。

“你似乎话里有话。”

我忍不住反唇相讥:“什么话里有话,还心里有鬼呢。”

楚度脸上浮出一丝古怪的笑意:“今日你不也抛弃了身边的人么?”

我心头一颤,不由想起几年前,面对水六郎、蜃三郎,我不顾一切为三个美女拼命的一幕。今天的我,和过去有些不同了吗?难道正像楚度所说,因为登得高了,所以看得远了?

“以海姬和海妃的关系,你当然不会对她下毒手。鸠丹媚能让你增进妖力,你也不会杀她。至于甘柠真,除非你已经做好决战公子樱,进攻清虚天的准备,否则也不会轻下杀手。而以你的老谋深算,不会这么容易就当罗生天的炮灰吧?”我不甘心地辩驳道:“所以我丢下了她们三个,是因为知道她们不会死。”

楚度深深凝视着我,半晌,他移开目光,望着一碧如洗的天空,陷入了沉思。

“阿萝她,她,还好么?”楚度突兀地问道,我一愣,在楚度澄澈的双眸里,掠过一丝淡淡的暗影。

“阿萝是谁?我从没听说过。”

“龙鲸呢,你不会也没有听说过吧?”

我蓦地一震,骇然看着他。旋即想到,以楚度的聪慧,从我施展的各种法术中不难猜出我的师承,当下喃喃地道:“原来你已经知道了。”

“云大郎、夜流冰都和你交过手,我当然能猜出几分来。想必当年在红尘天的大海,你被水六郎他们追杀时,恰好误入龙鲸体内,从而得见阿萝。”

“师父的小名叫阿萝吗?”

楚度面无表情,我恍然道:“难怪海妃能驱使你,你本来就打算杀我!既然你会对师父下毒手,当然要斩草除根,也不会放过徒弟了。”

“小小一个脉经海殿,怎配令楚某听命?我感兴趣的当然是你。”

我心中微动,楚度和罗生天只是互相利用的关系,以海妃的精明,不会傻得要求楚度杀我,以防对方开出什么条件。她只会把我的行踪透露给楚度,当作卖人情,玩借刀杀人的把戏。换句话说,如果楚度要杀我,一定是他自己要杀,并非出于答应了脉经海殿的什么条件。

这么一来,我生存的希望大增。只要想办法让楚度认为我身上有利可图,就不会立下杀手,至少能拖一段时间。而如果出于脉经海殿的要求,那么双方一定有了交换协议,我必死无疑。

“你感兴趣的是师父吧?”我抛出诱饵:“大海茫茫,你想找到她是痴心妄想!你都把她害得那么惨了,还要怎么样?”我要让他生出利用我,能找到师父的错觉。

“你说我会怎样?”楚度似笑非笑,静静地看了我一会,声音柔和地问:“吸够了吗?你的胎化长生妖术很特别啊。”

我顿时魂飞魄散,与此同时,体内刚刚吸噬的精气猛地一跳,掌心如同泻开了口子,精气向外涌出,纷纷投回楚度体内。我目瞪口呆,强行运转胎化长生妖术,楚度也不反抗,任凭我吸取他的精气,但无论吸噬多少,精气只是在我体内打了个转,又重新流出,投向楚度。形成一个循环流转,周而复始的圆。

我又惊又骇:“你的妖力竟然到了生生相息、法轮常转的境地!”到了这个地步,精气和主人成为不可分割的整体,即使泻出体外,也会自行回转。也就是通常说的精、气、神合一。老太婆师父说过,能够精气神合一的,等于是半个神仙了。只要一息不灭,消耗再多的法力也会在短时间恢复。

楚度不以为然:“一旦进化到阿赖耶态,便有此效果,没什么大不了的。”目光一亮,道:“原来你是在掌心形成一个凹陷的气场,改良了胎化长生妖术。嗯,你体内的气息似乎呈粒子状,才能形成吞噬的深洞,吸取精气,旁人难以模仿。”

我背脊窜上一股寒意,楚度只是用精气在我体内打了个转,就摸出了我的气息状况。这样厉害到变态的魔头,我有暗算得手的可能吗?

楚度低低自语:“气息怎会形成颗粒?莫非是阿萝这些年新创的修炼心法?”沉吟片刻,轰的一声,从他体内主动奔涌出浩瀚无匹的精气,犹如千川百河,源源不绝地送向我的体内。

这样庞大的精气,以我的妖力当然受不了,肚子里像是有一个被吹起的球,越鼓越大,血管贲张,每一条经脉似要爆裂开。我冷汗直冒,喉中禁不住发出痛苦的呻吟。

楚度不为所动,一刻不停地催动精气。我疼得直抽搐,心知楚度是要借助精气,窥测我体内粒子的奥秘以及霜雪转的流动方式。过去,我盼望吸噬的精气多多益善,现在却只求越少越好。

楚度完全把我当作了研究对象,万马奔腾般的精气透体,一波连着一波,忽高忽低,忽快忽慢,追逐着每一颗霜雪粒子,体内犹如翻江倒海,天崩地裂,五脏六腑似乎都要炸开。“哇”,我眼前发黑,一口鲜血喷出,溅在飞来石上,这次是真吐血了。双腿一软,我扑通倒地。

“奇怪,真是奇怪。”楚度眉头微蹙,精气几十个循环下来,他还没有弄明白,索性导引精气,在我体内横冲直撞,肆意驰骋。

我痛得死去活来,在地上乱打滚。“砰”,头狠狠撞在了飞来石上。在石底一块微微凸起的部位,几行白印赫然映入眼帘:“灭派奇祸,门人亡奔,丹鼎流五品弟子抱扇子命绝于此。”字迹纤细模糊,十分潦草,似是手指匆匆刻划。字上青苔丛生,如果不是我运转镜瞳秘道术,还看不清楚。

飞来石上,沾染了我先前吐溅的血。血还没有干,顺着石头往下蜿蜒滴淌,恰好流经最后一个“此”字。在“此”后面,随着鲜血流过,慢慢隐现出“红华神种”四个龙飞凤舞的小字!从笔迹看,同样是抱扇子所书!

我蓦地一震,暂时连身体的痛苦也忘了。丹鼎流的灭门惨祸和老子无关,但这个抱扇子显然逃了出来,还从清虚天一直逃到罗生天,多半受伤过重死在了这里,死前在飞来石上留书。而“红华神种”四个字,应该是用特殊的药草汁写成,被血染后才会显现。

丹鼎流第五品的秘笈名称,正是红华神种!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01章 美女救英雄 下一章:第003章 阶下囚
热门: 独步天下 篮坛大流氓 虚幻的旅行 幻夜 捉鬼实习生1:少女与鬼差 反自杀俱乐部:池袋西口公园5 侯卫东官场笔记3 狱门岛 奇货6:忽汗城 召唤圣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