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章 才艺大比拼

上一章:第005章 指鹿为马 下一章:第007章 龙争虎斗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第四场比试的内容,把我又一次打入深渊。

“比试才艺?”当这四个字从海妃丰润鲜红的唇里轻吐出来的时候,我恨不得把她的嘴撕成两半。她是变着花样想让我落败,尽挑老子不擅长的玩意比试。

“不错。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是每一个名门子弟必修的才艺。罗生天如此,清虚天也是如此。入我脉经海殿的人,怎能是一个只懂打斗的粗俗莽夫?”海妃目光乜斜,指着和尚骂秃驴,口中只懂打斗的莽夫分明是在说我。

好在我刚才稀里糊涂地赢了一场,有了领先的底子,所以也不怕。何况比试的内容连隐无邪、琅森这些支持我的人都没有反对,可见才艺在他们心目中,是不可或缺的技艺。

“那姐姐说说,到底怎么个比试才艺法?”

“很简单,给你们一炷香的时间,尽情展现自己的才艺。吟诗作赋、弹琴书画皆可。至于胜负,则由在场十大名门中所有的女子来评判表决。谁获得的支持者多谁就获胜。”

“悉听尊便。”我装出从容的气度道,心里打起了小九九。海妃不是什么善茬,既然提出比试才艺,自然对无颜获胜有极强的信心。琴棋书画老子是不会的,诗词歌赋嘛,以前死鬼老爸倒是逼我背了不少,自己也作过几首打油诗词。实在不行,我把那些前人写的诗经骈文拿出来充数。反正这里是北境不是大唐,老子说离骚是我写的,谁能拆穿?

我越想越笃定,心里乐滋滋的。无颜再本事,还能比老李、老杜这些牛人强?海妃啊海妃,这下你可失算了,老子可是从另一个宇来的人哦。

“无颜兄先请,就当是抛砖引玉吧。”我神气活现地道。

无颜微微一笑,轻轻击掌。侍绕的美女们为他换了一套明月照彩云纹的广袖罗袍,蓝色的袍料质地轻盈,色泽清艳,宛如碧波海上升起的玉蟾,华美里透着高洁,衬得无颜丰神皎皎。无颜漱口焚香,又净了净手,看得我直翻白眼。这小子,比试就比试呗,还搞这一套噱头招摇,到底是养尊处优的公子哥。

美女们呈上笔墨纸砚,又捧来一具古色斑斓的怪异乐器,竖立在无颜跟前。这具乐器的形状像半截弓背,涂染银粉的桐木明朗生辉,弯曲出一个优美流畅的半月弧度。表面精雕细琢花纹,内开狭窄的凹槽,顶端探出黄金凤首雕饰,一共张着二十二根亮晶晶的弦,长短不一。

“箜篌?”月魂叫了起来:“还有人会弹这种上古乐器?”

我嘀咕道:“不就是一个三角琴嘛。”

月魂道:“箜篌音质清幽柔美,音域宽广,远胜一般的乐器。只是弹奏难度颇高,才日渐失传。如果瑶琴称得上是乐器中的王者,那么箜篌则是乐器中的仙者。凡人又如何与仙争锋?这场你多半是败了,无颜只要一曲箜篌,便可技惊四座,稳操胜券。”

我心顿时冷了半截,不过听月魂的口气有些痒痒的,不禁想起月魂曾说过,它也是一种乐器。莫非它见了箜篌,生出了较量之意?心中微动,我故意道:“看来箜篌是北境第一乐器了,没有什么乐器能和它相比啊。”

月魂哼道:“臭小子,激将法对我没用。箜篌不过是你们人类的第一乐器,对魅可算不上什么。”

我暗自窃笑,还说什么激将法没用,口气表明了是不满嘛。

“叮叮”几声,无颜怀抱箜篌,仿佛有皎皎月光,从他纤长的指间流泻而出。

天空本是艳阳高照,岭顶本是瀑泉轰响,然而乐声响起的刹那,一切都改变了。

我像是一下子进入了静夜的幽谷,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空旷的春山内,落花无声,只有那华服的美少年怀抱箜篌,以典雅的指法手势,奏响一曲清澈的天籁。

乐声婉转曲折,时而轻渺如乳白色的夜雾,时而鸣亮如湛蓝色的海浪,时而绮丽如灿烂的朝霞,时而清淡如浅浅的暮色……乐声又似在诉说一腔少年的情怀,春衫走马飞扬,美人膝前承欢,柔美欢愉的乐声骨子里,藏着一点点的寂寞,一点点无奈,一点点傲骨……

乐声中,无颜忽地左手执笔,在摊开的宣纸上泼墨挥毫,只以右手按弦拨弄。

宣纸上,跃然出一个美女,金盔金甲,高挑冷艳,正是活脱脱的一个海姬。气质神韵,无不描绘得淋漓尽致,栩栩如生。

而箜篌声没有丝毫混乱,一如先前流畅柔婉。无颜一心二用,身姿从容。左手与右手节奏迥然不同,一快一慢,起伏呼应。翻飞的右手五指宛如雨丝,密集落在二十二根弦上,勾、揉、敲、滑……各种奏弦手势令人眼花缭乱。左手时而工笔细描,时而寥寥几笔写意,渐渐地,纸上出现了波光粼粼的海水,皎洁的明月,凄美的彩云。海姬玉立在浪花上,金发飞扬,如明月光彩照人,活色生香。

“海上明月开烂漫,升也朗朗,落也朗朗,波光娇俏黄金妆。”无颜瞧着海姬,曼声吟道,笔不停歇,如走龙蛇般在画边挥洒题词。吟声与箜篌声巧妙相融,错落有致,珠落玉盘。

“朱檀织出相思网,千丝柔肠,万缕柔肠,为君化作绕指香。”无颜写完最后一笔,在袅袅的箜篌余音中,题跋“双月”二字。

一曲奏罢,满堂喝彩。

我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满不是滋味。这一场是输定了,光是操乐箜篌也罢了,无颜还分心三用,奏乐画画作词,三者无一不做得完美酣畅,令人叹为观止。最可恶的是,这家伙竟然以海姬入画,又为她题词,分明应了如今比试夺亲的景。

十大名门中,许多女子已经开始尖叫,一双双火辣辣的目光,似要把无颜的罗袍烧个精光。

“林长老,别发呆啊,该你这块美玉上场了。”海妃讥诮地道。

我心里直打鼓,如果以前人的诗词比试,自然比无颜这首强些。但我如果只用诗词迎战,哪里及得上无颜的数技并用?仅仅一曲箜篌,便可与我媲美,综合才艺自然是稳胜过我了。

“哼,奏乐乃以心入乐,当一心一意,岂能分心三用?华而不实,驳而不纯。简直是对乐的侮辱!”月魂恨恨地道,“小子,想赢吗?”

我心中一乐:“你要出手了?可惜我对弹奏一窍不通。算啦算啦,比起箜篌,你毕竟差了一些。大不了我认输,反正还有最后一场比试。”

“胡说八道!”月魂气急败坏地嚷道:“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乐声!不用你奏乐,我自己来。不过前提是——你要先在我的神识里听见乐声。然后以你的神识为媒介,把我的乐声传出。”

我想到以前的经历,鼓起的兴奋顿时泄气。

月魂道:“不用担心,以你如今对道的理解,应该可以听见我的乐声了。”犹豫了一下,又道:“只是我的乐声一旦奏出,不久便会传颂北境。也许这会给你带来很大的麻烦。是否一定要我助你,自己想清楚了。”

我心念一转,明白了月魂的意思。无非是担心月魂的消息传出后,会惹来当年杀魅的凶手。不过我的杀身之祸还少吗?魔主、夜流冰、前世的龙蝶,个个不好惹,也不怕再多一个。死猪不怕开水烫,就是这个理。

“林长老,该你了,还要让我们等多久?”海妃唇角微扬出一个轻蔑的弧度:“若是林长老担心出丑,大可放弃认输。”

我哈哈一笑:“比都不比就认输?姐姐还挺幽默的。可惜我林飞生平从没有‘放弃’二字!也许林某出身寒微,才艺平平,但要我不拼认输,是万万不能!”

海姬捏紧我的手,一脸迷醉地看着我:“你说这话时,像极了当年为救我们三个,独对蜃三郎时的豪气。”

我洋洋得意:“这股豪气我一般是深藏不露的,平时喜欢低调,谦虚做人。”

海妃冷笑:“那就请你开始吧。”

“我酝酿一下情绪嘛。”我指了指无颜:“你看他比试前,又是洗手漱口,又是换衣抹香,大动干戈。我只是静立找点感觉而已,这也不行?”

“我哪里抹香了?”无颜一脸无辜。

海妃无可奈何地道:“那你要酝酿多久?”

“本来差不多了,被姐姐一打岔,搞坏了情绪,又得重来。不过我和姐姐迟早是一家人,我是不会怪姐姐的。”我大言不惭地道,不理海妃被气炸了的表情,站定了,神识与月魂相连。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为了海姬,我拼了。”我把心意传送给月魂:“开始吧!”

“不后悔?”

“老子说一不二。”我沉声答道,第一次,我和月魂的心思如此紧密相通。

轰地一声,眼前光亮乍现,犹如荡开的水波涟漪,一圈圈扩散了整个视野。波心处,我站在一轮明澈的月亮上,清辉似水,盈盈流淌。

月魂载着我,向深处漂去。在那里,月波流转成弯弯的拱门,不停流动,梦幻般的光泽粼粼闪烁。拱门下,有朦胧的身影翩翩起舞。月魂直奔拱门,然而无论怎样靠近,拱门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始终和我们若即若离。

一阵阵怪声此起彼伏地响起,有尖又粗有高有低,乱七八糟,五花八门,吵得我头都大了。

“用心听一听,这里有很多声音,但只有一个声音是属于我的。”月魂淡淡地道:“只要你听见我的乐声,就能令我奏乐,还能带你进入那道门。”

我努力倾听,数不清的杂音中,哪一个才是月魂的呢?这些声音混乱不堪,又飞快变化,一响即逝,耳朵还来不及听清楚,又被其它鼓噪的杂音充斥。

“用你的心去听。别忘了,道是自我的感受。”月魂缓缓地道。

用心去听。慢慢地,我心灵中浮现出蓝晶河里鲸妖深入灵魂的歌声,歌声化作影流十乐迎宾的洋洋古乐,又宛转成无颜清幽柔美的箜篌声……霎时,各种奇异的感受纷至沓来,交集在一起,融成一颗破开土壤的种子,在心中发芽。

“乐为心声,道为本心。”我石破天惊般地喝道。

倏地,千奇百怪的杂音全部消失了,周围一片寂静。“叮”,一个无与伦比的美妙声音响起,宛如沉寂的种子突然暴出一朵娇艳欲滴的鲜花。它仿佛是我灵魂深处拨响的弦音,一直就藏在那里,静静地,等待绽放的刹那。

拱门骤然近在咫尺!月魂没有动,是拱门在动!听到乐声的同时,拱门主动向我漂来,流烁的清辉像甘霖纷纷洒落,浸透全身。

“乐为心声。你终于明白了。”月魂幽幽地道:“我让你听的声音,其实并非是我的乐声,而是你自己的心声啊。”

我沉浸在心灵的玄妙乐声中,呓语道:“所以不是月魂在奏乐,而是拥有月魂的人自己奏出的心灵之乐。”

“你终于明白了!”月魂喜悦地道:“无论是妖,是人,还是精怪,都有属于自己的心灵之乐,我只是帮你们找到它而已。魅是如此,你也是如此。什么样的心灵,就会奏出什么样的乐声。”

月光明净,拱门下的身影一点点清晰。那是一个奇妙的生物。亮如银霜的长发浓密柔软,目光清澈得像雪水,额头嵌着一颗洁白生辉的月牙宝石。它身材曲线玲珑,一条腿,九条手臂,肌肤宛如水晶剔透,映出里面淡碧色的骨骼。——那是魅!

“这是魅魂之门。到了这里,你才算真正开始学习魅舞。以前学会的仅仅是魅舞的一些基本动作。”月魂庄重地道:“声乐有限,而心乐无限。如果魅舞玉鉴上的魅舞是一滴水,那么真正的魅舞就是广阔的海洋。”

门下的魅轻盈向我飘来,仿佛化作烟雾扑入我的体内,与我合二为一。

我身心一个激灵,肢体不由自主地舞动起来,那不是一个简单的舞姿,而是由好几个繁复的动作串连而成。起舞的瞬间,我心中猛地涌起无穷无尽对生命浓烈的热爱。手臂、腿、腰肢,身体的每一个部分,无不诉说着生命的美好,释放酣畅淋漓的热情。

“这一个舞姿,便叫做热爱。以后你会学到更多的魅舞。”月魂的轻笑声如泉水叮咚:“还记得镇魂塔顶的符咒吗?你刚才学会的这一招‘热爱’,便具有符咒的力量。”

它语带酸楚:“我终于为魅找到了传人。好了,现在运用你的神识,用我奏出你的心灵之乐吧。让罗生天的那些井底之蛙,让无颜听一听,什么才是真正的乐!”

神识大法运转,我既在月魂的神识里,它也在我的神识中,彼此水乳交融,亲密无间地相互包容。

四周景物幻灭,我依然站在蝴蝶岭顶,雪瀑泉前。指尖的月魂光芒流烁,奏出灵魂深处属于我自己的乐声。

分不清是什么乐器,但乐声完美得毫无瑕疵,宛如一团浓烈得化不开的热爱。情不自禁地,我翩然而动,广袖飘扬,舞出‘热爱’。

不屈不挠,从不放弃。这是我的生命之乐,生命之舞!从洛阳的狮子桥头,到罗生天的蝴蝶岭,无论是乞丐还是法术高手,境况再糟,我都充满了对未来的热爱。

这就是我的道!

岭顶,悠悠飞来了几只彩蝶,蝴蝶越聚越多,从蝴蝶岭各处翩跹飞来,静静地栖停在四周,如同一片片彩霞。天空的飞鸟,地上的爬虫也陆续聚集在岭顶。百花吐蕊,天池沿上的苔藓更浓绿了,老树爆出嫩绿的新芽,草叶从泥里纷纷拱出,在风中摇曳,似在释放各自对生命的热爱。

无人察觉时间的流逝,岭上的每个人仿佛都陷入了浓烈的美梦,久久沉醉。

“红尘几度春衫舞,前世蝴蝶,今生蝴蝶,梦里烽火不息歇。少年一歌当飞扬,不叹白夜,只争白夜,嬉笑怒骂把天劫。”曲尽舞止,我静静伫立,朗声吟念,用的也是和无颜相同的采桑子格律。

没人喝彩鼓掌,因为所有的人还在发呆。直到我大声咳嗽,才令各大名门的人如梦初醒。

“此中有真义,欲说已忘言。”许久,珠穆朗玛长叹一声,“这样的乐声,这样的舞姿,我纵想赞扬,却发现无话可说。”

慕容玉树道:“珠掌教所言极是。这也许是先人开创身谈论道的原因吧。有些东西,是无法用言语表达出来的。”

牛郎用香帕抹抹眼角,柔声道:“听了林长老的乐声,使我想起曾经热恋过的女子呢。”

这话让不少人将信将疑。“多半是想起曾经热恋的男人吧。”我估计别人的想法和我差不多。

慕容玉树好奇地问道:“林长老是用何种乐器演奏的?为何我们没有见到你的乐器呢?”

“乐器藏在这里。”我竖起中指,微微一晃,“至于它是什么乐器,这是我的一个小秘密。”

彩蝶鸟禽渐渐飞散,无颜怔怔半晌,展颜一笑:“原本以为你会狗尾续貂,不想我真是抛砖引玉。这一场,我输了。”

我和海姬同时欢呼一声,我饿虎扑食一般,抱住海姬,搂着她飞转了几个圈子,兴奋得浑身要爆炸。太好了,我终于赢了!既然已经拿下三场,那么最后一场比试无关紧要了。

“老婆!”我对着海姬开怀大笑:“哈哈,现在你是我的人啦,谁也抢不走!嘿嘿,想和我抢老婆,除非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阵阵夏雨雪,天地合!”借机吟出汉乐府的这首《上邪》,在美人面前显摆了一把。

海姬羞涩地嗔道:“什么你的人,我的人,难听死了。嗯,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阵阵夏雨雪,天地合!这几句说得真好,比你刚才吟的那首歪词强多了。嘻嘻,你那首采桑子平仄不整,还比不上无颜那首。”

我酸溜溜地道:“这小子一定是找枪手事先作好的,哪里及得上我真材实料,当场发挥?听好了,相公我再做一首。”为了不在美女面前丢面子,我遥指瀑泉,抑扬顿挫地念道:“日照蝴蝶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海姬“啊”的一声轻呼,美目里全是闪耀的小星星:“小无赖,你这首诗太好了。特别是‘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气势豪迈酣畅,简直是神来之笔。”

我心里窃笑,诗仙李太白的诗能不好嘛。

“嗯,人家要你以后天天为我做诗,还要奏乐跳舞,让我欣赏。”

我一呆,做诗不难,俺们大唐多少诗人啊,每天搞几十首都行。但成天跳舞给你看,老子岂不变成舞男了?赶紧岔开话题:“老婆,你说我们什么时候大婚?你不用担心聘礼,我现在有的是金银珠宝古玩。对了,我们什么弄个小林飞出来?一个够不够?要不多多益善?”

“无赖,真是无赖!尽说些胡话。”海姬霞染双颊,狠狠踩了我一脚,眼眉洋溢着欣喜之色。

就在众人纷纷道贺之时,海妃冷漠的语声犹如一柄利剑,割开我和海姬的浓情蜜意:“按照比试规定,现在由十大名门的女子表决胜负。”

隐无邪笑道:“还用表决吗?林长老的乐舞已至天人之境,不是凡夫俗子可以比的。这里的名门弟子个个精通才艺,孰优孰劣早已心知肚明。莫非海殿主还有疑虑,又或是另有意图?”

海妃面无表情:“比试的裁决规矩是事先定下的,怎么能轻易更改?何况才艺鉴赏,本无定论,所谓各花入各眼,你我虽贵为一派之主,也不能越俎代庖,代替门人选择。既然隐掌门对林长老有信心,便无需多虑。莫非隐掌门怀疑十大名门的女子欣赏才艺的资格能力,又或是已经代她们作出了选择?”

我的心情急转直下,早知海妃这女人一定会耍手段,不会让我轻易战胜无颜。原来先前说的才艺裁决方式,已经暗布了伏笔。十大名门里,自然以脉经海殿和沙盘静地的女人最多,倾向无颜是当然的事。

“无需评判,我已经输了。”无颜耸耸肩,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胜败乃常事,没什么好否认的。”

海妃一口拒绝:“那只是你自己的看法,不能代表他人。”当下召集十大名门的女子,集体表决。

海姬神色愤然:“姐姐,你怎么能这样?”

海妃也不理她,我安抚了海姬几句,心情也迅速平静下来。本来这一场我就没想到能赢,落败也可以接受。最大的收获倒是学会了魅舞的一招“热爱”,真正的魅舞威力奇妙绝伦,能令万物产生感应,远远超出了肉体的力量。

月魂道:“以我为舟,以心为桨,你便能在魅魂门下领会魅舞的所有舞姿。那些舞姿和‘热爱’一样,蕴含了各种微妙的符咒之力,算是魅舞登堂入室的中级境界。一旦全部娴熟掌握,即使强如魔刹天的四大妖王,也不是你的对手。”

我心里一热:“中级境界?难道还有终极境界?”

“我早说过,魅舞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现在没必要告诉你太多,说了你也不明白。”月魂又开始臭屁了,不等我抗议,它一句话就堵得我哑口无言:“你告诉一头猪如何去飞,它能懂吗?还是等你插上翅膀再说吧。”

没过多久,比试的最后结果出来了。居然是二百五十九对二百五十九,选择我和无颜的女子数目一样多。这一场才艺比拼,双方平分秋色,打了个平手!

“看来没法子偷懒了,还得和你比试一场。”我对无颜做了个挑衅的手势,能和他再较量一次,我心里还挺兴奋的。下意识里,我想把这个世家弟子彻底压倒,证明出身没什么了不起的。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05章 指鹿为马 下一章:第007章 龙争虎斗
热门: 嗜血法医·第4季·终结游戏 最后一张录取通知书 诡盗团 名侦探的守则 信息素依赖症 殉罪者:一切心理罪,都是人性罪! 御手洗洁的问候 心兵 百亿遗产杀人事件 烈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