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 指鹿为马

上一章:第004章 天外来客 下一章:第006章 才艺大比拼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你确定?”无颜的目光瞬间爆发出异彩。

空空玄用力点点头,口型分明在说:“没错,来自色欲天最神秘的阿修罗岛,色欲天最强的守护者。他们被称作——天精。”

“天精?”

“色欲天的守护者都是孕育天地之气而生的精怪,而阿修罗岛位于色欲天的天缝里,所以岛上的守护者被叫做天精。天精并不会法术,但具有上苍赋予的各种神奇力量,有的天精还有禁锢对手法术的妖异本能。要不是那里的守卫者厉害得变态,我早把阿修罗岛上的宝贝偷了个底朝天了。”空空玄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去摸摸蛋壳。

“咦?”他的动作僵住了,手像是摸上了一个虚幻的影子,直接穿过蛋壳,再穿过守护者的身躯,什么东西都没有触到。

“难道只是一个幻象?”我劈出脉经刀,向守护者斩去。刀光径直穿过守护者,如同穿过一个影子,落在身下的岩石上,把岩石一劈为二,而守护者毫发无损。我瞠目结舌,这太古怪了,明明守护者就在跟前,但摸上去,偏偏空无一物。

“嘶嘶……”守护者身后的裂缝骤然扭动,像一条从冬眠里苏醒的黑蛇,狰狞欲扑。一阵阵裂天碎地般的力量从裂缝里透出,逼得我们身躯摇晃,不断后退。四壁碎石飞溅,像有无数把钢刀突然砍过,留下深深的裂痕。

守护者胸膛起伏,眉毛微微抖动,双翅的颤动陡然加快。若有若无的呼吸声,从他的口鼻传出。

“快逃!他要醒了!”无颜面色大变,翘起拇指,黄沙漫天飞舞,眨眼形成沙漏结界。短短一瞬间,沙漏猛烈地震动了数百下,轰然一声巨响,沙漏炸开,我们三个飞了出去,东倒西歪地摔在地上,狼狈不堪。

四周围,白亮的日光恍若隔世,几千双眼睛惊讶地盯着我们。海妃、隐无邪、无痕、珠穆朗玛……表情各不相同,惊撼、狐疑、失望、欣喜、冷漠……人情冷暖百态,一时尽收眼底。

沙漏结界把我们带回了蝴蝶岭,一时间,岭顶鸦雀无声。伴随着一阵香风,海姬扑了过来,美目泪光盈盈:“你总算回来了。”

我轻轻一抹她湿润的眼角,嬉笑道:“吉人只有天相。小小一个迷空岛,怎么难得倒你相公呢?数数看,我全身上下一根汗毛都没少。”

“真是无赖。”海姬娇嗔地推开我,眼眶微红:“你要是真出了事,休想我再理你。”又情不自禁地依偎在我怀里,一个劲地问迷空岛的冒险经历。

“好险,结界差一点就崩溃了。”无颜懒洋洋地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沙盘静地的美貌侍女们一窝蜂地围上去,为无颜梳头擦脸,束冠正衣。瞧了瞧我,他道出了我的疑惑:“那不是幻象。”

我心头疑虑重重,既然不是幻象,为何触摸不到守护者?可如果他是虚幻的影子,又怎么会有呼吸?空空玄又如何能感应到他的气味?

“我也不太明白。”无颜大概又对我用了读心咒,犹豫了一下,答道:“沉睡时的他或许是虚幻的,但,苏醒后的他是确确实实存在的。”这几句话言辞含糊,似乎还有没说透的地方。听他的口气,好像曾经面对过苏醒后的守护者。

十大名门的人一头雾水地看着我们,完全听不懂我们在说什么。也不明白原本应该势成水火的两个情敌,为什么突然相谈甚欢。

隐无邪一声长笑:“林长老和无颜不愧是北境杰出的才俊,连死亡禁地的迷空岛也奈何不了你们。雏凤清于老凤声,隐某想不服老也不行了。”

众人交头接耳,议论纷纷,隐无邪一番话俨然把我推到了与无颜对等的地位。从迷空岛安全返回的奇迹,仿佛在我身上加了一层炫目的光环,即使十大名门有些人瞧不起我的家世,如今看我的眼光也和过去不同了。花生果更是兴奋地乱蹦,嚷道:“我就知道林大哥是最棒的!”

海妃默然半晌,深深地盯了无颜一眼,冷然道:“第二场比试,两位竟然同时返回,也真是巧得出奇了。”

我哈哈一笑:“姐姐的话怎么听起来有点怪怪的,俗话说得好,无巧不成书嘛。对啦,迷空岛可是个好地方,那里……”

不等我说完,海妃生硬打断了我的话:“你们把火浣衣带来了吗?”

“姐姐仔细瞧瞧,我身上这件光鲜亮丽的袍子,就是如假包换的火浣衣。”我拍拍胸脯,又道:“说起迷空岛,原来上面……”

“火浣衣烈火难毁,还请林长老当场试验一下。来人,点火。”海妃再次堵住了我的话头。望着她胸闷难发作的表情,我心中大爽。日他奶奶的,居然想利用迷空岛的比试除掉老子,要不是无颜还算仗义,我多半凶多吉少。我故意再三挑起迷空岛的话题,就是要令她也吃一回瘪,出出心中的恶气。

我脱下火浣衣,丢进烈焰中。熊熊火光的映耀下,火浣衣光彩流动,仿佛和火焰融为一体,愈发鲜艳炫目,映得天空的旭日也失色了几分。

牛郎朝着火浣衣的方向,伸出娇嫩白皙的手,隔空虚摸了几下,火浣衣仿佛被无形的手翻动着。牛郎娇声道:“好精致完美的手工,没有一丝线口接缝。布料火性质地,充满纯阳之气,果然是火浣衣。林长老,长春会后若是有闲,能不能赏脸来牵机派的鹊桥城做客,讲讲迷空岛的经历呢?”兰花指轻轻托腮,看得我汗毛倒竖。

“鹊桥城是罗生天最绮靡繁华的岛城,称作仙境也不为过。能得牛掌门盛情相邀,是林长老的荣幸。牛掌门,多日不见,你的千里一线牵甲御术更见精进了。”见我不说话,隐无邪怕得罪了牛郎,抢着代我答道。

“林长老好像不太愿意呢。”牛郎目光薄怨,撅起嘴巴的样子让我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只好敷衍道:“我太愿意了,已经欢喜得说不出话来了。”

牛郎吃吃一笑,老滑头慕容玉树也向我发出了邀请。我心里清楚,他们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都为了打探迷空岛的情况。

众人的目光接着看向无颜,后者从容一摊手:“我是空手而归。”

四下里一片哗然,我不能置信地看着无颜,这小子既然去过迷空岛,又熟知火浣鼠的习性,一定早弄到了火浣衣,很可能就藏在身上。眼下只要取出来,便可与我打成平手,不料他竟然开口认输。

海妃面色铁青:“无颜你在开玩笑么?”

无颜微微一笑:“关系我的终身大事,怎会随意说笑?只是天不如人愿,比起我,林长老更得火浣鼠的欢心。所以这场比试我败了。”

海妃还待再说,隐无邪已经抢在了她的话头前,拊掌微笑道:“恭喜林长老再拔一筹,赢得第二场比试。无颜你可要加把劲了,我们还想多欣赏几场两位的龙争虎斗呢。”话虽然听起来亲善,但暗含骨刺,似在说用不了比试五场,无颜就会落败。

无颜并不答话,在美女们衣香鬓影的围绕中,轻声调笑,浑不在意。我瞪着无颜,愣了半天才想通了。在无颜心目中,第二场比试自始至终就谈不上公正,所以他早做好了认输的打算。这个唇间浅笑,眉梢淡扬的名门子弟,在那看似不经意的慵懒背后,藏着的是一腔铮铮傲骨。

正像他说的那样,他渴望与我一战,但必须堂堂正正。

也许这才是真正的名门风范。

“其实这场比试,是我输了。”我石破天惊般地道,再次引起群情轰然。

“如果没有无颜,我能否活着回来还是未知,就算拿到火浣衣也是枉然。生死存亡之际,是无颜的沙漏结界助我逃离了迷空岛。”我侃侃说道,一摆手,阻止了无颜的分辩,接着道:“无颜兄,世上原本就没有绝对的公平。每一个人的资质、背景、际遇都不相同,由此形成的个人优劣也就不同。闻道先后,术业专攻,这些都是无法强求的,哪来真正的公平呢?虽然你常住罗生天,对迷空岛比我更熟悉,然而这正是你的际遇所致的先决优势,谈不上什么公平不公平。所以第二场比试,你赢得当之无愧。”

海妃目光闪动,淡淡地道:“想不到林长老能够生还,靠的是贵人相助。”

隐无邪也被我这番话弄得不知所措,只好道:“林长老和无颜抢着认输,倒也稀罕。不过足见两位的磊落胸怀。然而比试终究是比试,事关海武神一生的幸福,两位还是暂且放下英雄相惜之心,给大家一个明白的交代吧。”

无颜微微一怔,凝视着我,眼神里包含了许多复杂的内容。我又道:“无颜兄,你要是再谦让的话,可就是虚伪了。”我心知肚明,无颜的法力不会比我差多少,连他见到守护者都要溜之大吉,可见对方有多厉害。如果当时他丢下我不管,任由我和守护者冲突,我就算不死也得落下一身伤,后面三场比试可想而知。更何况,这场比试如果我厚颜得胜,也会觉得欠下无颜一个人情,从而在接下来的比试里束手束脚,反倒因小失大。

无颜想了想,展颜一笑:“既然林兄诚意相让,我也不再矫情推托。好,这一局就算是我胜了。”

我欣然道:“这才爽快。”凑近无颜,戏谑地小声道:“我早知道你会假惺惺地客套一番,装装名门弟子的风度。”

无颜哭笑不得,海妃的脸色总算好看一点了。虽然两场比试,我和无颜战成平手,但我将第二场拱手相让,令无颜生出胜之不武的感觉,反倒占据了心理优势。也是我的一个小小战略。

“林兄,能和你较量,实乃无颜生平快事。”

“我可不喜欢别人抢我的老婆。”

“胜负未分之前,海姬还说不准是谁的老婆。”

“你死了这条心吧,海姬非我莫嫁。”我没好气地道,狠狠瞪了一眼无颜,心中却浮上一丝暖意。我忽然想起在洛阳的日子,寒冷的冬夜,和李洁净、大熊等伙伴在破庙里避雨。大家嬉笑吵闹,信口胡吹抬杠。雨水从破败的檐角渗漏,滴在一只只烂草鞋上。长夜漫漫,篝火照亮了我们污垢的脸。

那一份少年的友情,再也没有机会重温过。

目光掠过我和无颜,海妃道:“经过我和各大掌门商议,第三场比试的内容是——身谈论道。”

“身谈论道?”我听得稀里糊涂,又是一个古怪的比试内容,多半是海妃想出来的馊主意。

在海姬的解释下,我才了解,身谈论道是罗生天各派辩论天道玄学的一种奇特方式,在十大名门中尤其盛行。辩论的双方不能讲话,只能借助手势、肢体动作来阐述自己的观点,和打哑谜差不多。听到这里,我不由叫苦连天,我对这玩意一窍不通,世家出身的无颜无疑擅长此项,这不明摆着欺负老子嘛。

飞流直泻的瀑泉旁,摆上了两张紫竹藤案。案上的青玉小鼎内,淡蓝色的龙檀香袅袅飘动。边上,侍女们接泉烹茶,红泥小炉嘟嘟地冒着热气,茶香清幽四溢。

我和无颜踞案相对而坐,碧天白云,艳阳高照,瀑泉宛如玉雪银花,折射出五光十色。洋洋盈耳的瀑声令人心旷神怡,俗念顿消,奔波迷空岛的疲惫也一扫而光。

“两位可以开始身谈论道了。”海妃优雅磁性的声音怎么听,都觉得是幸灾乐祸。

我愣愣地看着无颜,也不知如何开始。沉吟了一会,无颜伸出手,徐徐划动。龙檀烟随着他的指尖流动,在空中形成了一个圆,缓缓飘到我的面前。

哇靠!这是什么意思?完全不明白。众目睽睽下,我只好强作镇定,胡思乱想起来。这个圆代表了什么?它很像大饼,难不成无颜要请我吃饼?但这和天道根本是风马牛不相及啊。

案上的檀香缓缓燃烧,按照身谈论道的规矩,香燃尽时,辩论就宣告结束,所以谁的时间拖得越久就越不利。我一时急得额头冒汗,瞧瞧海妃脸上的轻蔑之色,再看看海姬充满期待的目光,我一咬牙,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掌劈开这个圆,把它整齐地分成两半,手掌轻挥,将其中的半个圆送回到无颜面前。

你请我吃饼,老子不能独占,还你半个。目光一瞥隐无邪,他居然暗暗点头,让我心中一阵狂喜。难道我蒙对了?记得师父说过,由技入道,永无止境。大成在狗屁屎尿里。莫非就算是吃饼这样的俗事,也小处见真章,蕴含了奥妙无穷的道?

无颜盯着这半个圆,陷入了长考。许久,他伸手在半个圆的圆心处一按,檀香飘散,半个圆荡然无存。

我心想,半个大饼他一下子全吃光了?看来胃口不小,也罢,老子把我这半个饼还你就是了。手掌挥动间,我面前的半个圆又向无颜飘去。

无颜目光闪过一丝惊讶,而各大名门掌教脸上,都露出沉思的表情。难道我撞上大运,又蒙对了?想到这里,我喜出望外,顿觉精神抖擞,信心倍增。时势造英雄啊,要不是这场比试,我还真不知道自己竟然有身谈论道的天赋潜能。

略一沉吟,无颜手指虚点,半个圆散作几百个蓝色的小点,向外激射。

他不要吃大饼了?还是另有深意?来不及多想,我运转璇玑秘道术,一层气圈向外荡去,溅开的蓝点纷纷落入气流的漩涡,重新流转成一个圆。手掌轻扬,圆被我拉成一条粗长的直线,向无颜射去。既然他不吃大饼,那么换根油条尝尝吧。

无颜微微一笑,摊开手掌,蓝烟犹如乳燕投林,钻入掌心。又从他全身散发出来,飘散于无形。接着,无颜轻轻拽下一根头发,指尖轻弹,把那根头发弹向我。

接过这根油亮纤长,隐隐泛着玫瑰花露香气的头发,我啼笑皆非。送我根头发干什么?难道他是讥笑我过于弱小,如同一根毫发?我立刻把头发捏得粉碎,也不甘示弱,拔下一根头发弹向他。不管他有何用意,我如法炮制,以牙还牙总不会错。

头发飘到无颜跟前,如同遇到了无形的壁障,无法再进一步。盯着我的头发,无颜微微皱眉。此时,案上的檀香只剩下一小段。

沉吟了片刻,无颜手指一引,我的头发飘到了他的头顶,缓缓没入无颜发丛,就好像变成了他的头发一样。看到这里,十大名门的人齐齐发出赞叹声。

哇靠,把我的头发融入他的发丛,是什么意思?这个举动实在有些暧昧,无颜不会有断袖的嗜好吧?怎么围观的众人还一脸钦佩之色?我心底一阵恶寒,看看涂脂抹粉的十大名门,再瞧瞧娇滴滴的牛郎,我骇然得出了两个字——变态。

想到这里,我赶紧对无颜又摇头又摆手。老子只喜欢女人,你千万别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望着他满脸的笑容,我越看越不对劲,索性站起来,背对着他。意思很明白——我对男人没兴趣,你小子的热脸只能贴老子的冷屁股。

过了一会,我才转过身。一看,无颜竟然又陷入了沉思。稍作犹豫,无颜长身而起,抬脚,用鞋底反复摩擦地面。似乎因为我的拒绝令他不满,所以要把我像蝼蚁般践踏。

日他奶奶的,还身谈论道呢,连这种挑衅的动作都弄出来了。看来名家弟子也不怎么样。我当然不会对他客气,狠狠一脚踩在地上,劲力所至,脚下的岩石四分五裂,接着一口唾沫吐在地上,用更轻蔑的方式还击无颜。

无颜目瞪口呆,一时不知如何反应。檀烟倏地一断,龙檀香化作一堆灰,恰好在此时燃尽。

“恭喜林长老,拿下这一场身谈论道的最终胜局。”隐无邪喜不自胜地道。

我赢了?居然赢了?吐口痰就算在身谈论道中获胜了?不能置信地看着名门掌教们纷纷点头的表情,我只觉得荒唐无比,都怀疑自己是在做梦了。

无颜苦笑:“林兄对道的理解确实发人深省,无颜获益良多,甘拜下风。”

“这场身谈论道,着实奥妙无穷,平淡中见深意,堪称返璞归真。”慕容玉树连连长叹:“一开始,无颜采取了主辩,以檀香画出一个圆,描述道的奥义正是循环流转如圆。而林长老没有反驳,只是将圆一分为二,意指道如天地,由一生二,也分阴阳。两个半圆象征了阴阳之道。严格来说,林长老避实就虚,没有和无颜正面相辩,算是落在了下风。无颜乘胜追击,将半个圆消除,表明了孤阴不长,孤阳不生的观点。然而这一手却是大败笔,看似继续打压林长老,其实却中了对方的圈套。因为此时,无颜已跟着林长老的思维在走了。”

“不错。”琅森接着道:“林长老终于展开反击,再将半个圆送于无颜,反驳了他的观点。天道乃物极必反,破而后立。阳尽阴生,阴灭阳还。半个圆消尽了,又会有半个圆,所以孤阴孤阳也可重生,恰好算是一种循环。与无颜论述的天道循环并无矛盾。无颜若不赞同,便会和他先前的观点自相矛盾。这一手,其实已将无颜逼入了死局。”不动声色地道:“林长老心思巧妙,善于设局,确是身谈论道的高手。”

隐无邪笑眯眯地道:“无颜也不差了。把圆震散成点,暗指一生二,二生万,道不见得只有阴阳之分。林长老将烟点重新凝成一条直线,意指众法归一,万物最终合一成道。而无颜将蓝烟吸入,表示万物之道,始终是要融入自我的修行,天道即我道。”顿了顿,又道:“接下来,无颜再次占据主辩,拔下头发表示,每个人身上都有毛发,道的真义也是每个人生来具有的。从而加强了天道即我道的说法。而林长老捏碎头发,反送无颜一根,展开了反击。无疑是说道虽然与生具备,但不同的人就有不同的道,正如他的头发和无颜不同,不能混为一谈。无颜将林长老的头发融入自身发丛,反驳每个人的道外相虽然不同,但本质一样,最终能融为一体。”

风雷池的掌门呼延重脸色一沉:“恕我愚昧,不解为何接下来林长老站起身,背对无颜?”

“这正是林长老最精彩的一手。”珠穆朗玛发话了:“直到此时,身谈论道才真正进入了玄理辩论的高潮。林长老转身背对无颜,论述了如果硬要把每个人不同的道融为一体,实是南辕北辙。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强求本质相同的结果,只会看不见属于自我的道。”

“林长老背对无颜的身谈,宛似神来一笔,暗蕴玄意,精采绝伦,将成为罗生天身谈论道的经典之作。”牛郎忍不住感慨:“或许林长老还有另一层意思:你就是你,我就是我,万物原本不同。硬要追求每个人道的相同,即是盲目,如同眼睛看不见自己的后背一样啊。”

各大名门掌教无不点头称是,不少名门弟子露出恍然大悟、原来如此的神情。珠穆朗玛又道:“到了这时,无颜完全落在了下风。檀香即将燃尽,不得已,无颜最终以鞋反复磨地,表示他坚信只要长期修行,终能道法精进,把不同融为相同。就像俗语所说的‘只要功夫深,鞋底能磨穿。’却不知,他的这一手身谈直接导致了辩论的溃败。”

看到众人凝神倾听受教,罗生天的第一人满意地点点头,滔滔不绝地道:“天道玄学,讲究的是妙手偶得,发乎自然,靠强求苦修便落了下乘。所以林长老以足碎地,便是说一旦强求,反会导致玉石俱焚,走火入魔的后果。即使强行融为一体,也会像吐水在地一样。水干后,石头还是石头。两者本就不同,如何有相同的道?”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04章 天外来客 下一章:第006章 才艺大比拼
热门: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偷偷藏不住 与福尔摩斯为邻 拉普拉斯的魔女 迷人的山顶 孤独的精确度 摩格街谋杀案 不周记 鬼吹灯之圣泉寻踪 网游之练级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