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肚子里的蛔虫

上一章:第001章 一个好汉三个帮 下一章:第003章 物不迷人人自迷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迷空岛?”四下一片哗然,各大名门的掌门纷纷露出惊讶的表情。

海姬花容变色:“姐姐你疯了吗?竟然让他们去迷空岛?”对我急急解释:“迷空岛是罗生天的三大死亡禁地之一,凡是涉足那里的人,全都犹如石沉大海,离奇失踪了。千万年来,罗生天十大名门派遣了无数高手探岛,没有一个能够活着回来。”

隐无邪也阻止道:“这场比试不太妥当吧?虽然盛传迷空岛的火山内藏有上古奇珍——火浣衣,但谁也不知道真假。为了一件莫须有的东西去冒险,未免得不偿失。”

“隐掌门多虑了,我们会通过山河地理球,察看他们两人的动向。一旦不妥,会全力援救。”珠穆朗玛突然打断了隐无邪:“探闯迷空岛是有些凶险,不过可以测出他们的胆色、智勇。的确是别出心裁的比试方式,本座十分赞成。”

珠穆朗玛支持海妃,让我有些吃惊,但旋即明白了他的用意。沙盘静地的继承人如果死在迷空岛,无疑对大光明境有利。至于我的安危,在珠穆朗玛心中根本无足轻重,充其量只是打击沙盘静地的工具。

海妃对珠穆朗玛露出一个莫测的笑容:“两位有谁不愿意去的,大可弃权认输。决不勉强你们。”

无颜轻笑一声:“能为美女冒险,是男人的福份。我是不在乎的。”

我眼角的余光一扫无颜,再瞧瞧海妃,心里不觉纳闷:迷空岛既然有去无回,为什么海妃还敢让无颜去冒险?月魂劝道:“这一场你最好认输。迷空岛是连魅也不敢踏足的地方,无颜敢只身犯险,一定有所依仗。而你对那里一无所知,摆明了会吃亏。要是你在迷空岛丧命或者受伤,那后面几场也不必比了。”

螭嚷道:“认输?我坚决反对!螭枪的拥有者从不认输!小子,别让我跟着你丢人。”

“反对无效。”月魂哼道:“认输是策略,懂吗?真是个没脑子的暴力家伙,只知道硬碰硬。保存实力,留到后三场一决胜负,才是明智的选择。”

螭暴怒地咆哮:“没脑子的暴力家伙?你在说我吗?你这个狡猾嚣张的胆小鬼,我要把你刺得浑身窟窿!”

我被两个家伙吵得头都大了。月魂的意见够理智,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没必要为了一场胜负去拼命。

放弃,有时是最好的选择。

“林飞公子,我们在等你的答复。”海妃潋滟的目光中,轻蔑之色一闪而逝。

“你等着瞧,林飞一定会选择退出。他可不像你这么没脑子。”月魂还在和螭争论不休。

我忽然觉得一阵恍惚,仿佛回到了那段在龙鲸体内的日子。在师父的神识中,有两条路通向不同的远方。我必须选择一条。

“放弃吧,没必要冒险,我们还有三场机会。”海姬深情地凝视着我。霎时,我醒悟到,一个人很难像师父说的那样,有机会按照自己的本心去选择。大多数时候,我们的选择背负了其他人的愿望。

岭风清凉,拂晓的天空有白色的翅膀掠过。下意识地握住海姬的柔荑,我又轻轻松开。曾几何时,我蜷缩在洛阳的巷角,仰头望着天空发呆。

飞鸟的翅膀离我遥不可及。

如果我还是一个乞丐,那么运气好的话,我会找到一份苦工的活,有几个粗硬的干馍果腹。甚至用大半生,去挣得一间茅屋,一口薄田和一个和我同样贫苦的妻子。

那一条道路如今已恍若隔世。

“我愿意一试。”我一字一顿地道。

因为我已不再甘愿平淡。

因为我已经选择了一条危机重重,但却多姿多彩的命运道路。早在和云大郎决战的一刻,早在龙鲸体内,早在龙蝶洞府,早在接受巫卡的提议时,我已经选择了。

这是一条与十六年前的自己,截然不同的道路。

所以今天的林飞才会站在这里,够资格和沙盘静地的继承人叫板。

“两位果然都是胆色过人的俊杰!”珠穆朗玛长笑一声,山河地理球在掌心飞速旋转,光芒闪耀,缭绕的云雾渐渐散去。晶莹的琉璃球内,景色移动,最后慢慢浮现出一座暗红色的岛屿。

这座岛非常大,但看不清岛上的景物,仿佛披上了一层迷幻的雾纱,朦朦胧胧。即使山河地理球不断变大,将迷空岛附近的地形一一清晰呈现,岛上还是一片模糊。

“岛上的火山,每隔三个时辰便会喷发一次。两位要小心了。”海妃不容隐无邪再说,断然宣布:“第二场,开始!”

话音刚落,我立刻吹出吹气风,驾风飞上半空。俯视无颜,他似乎并不着急,一动不动,一粒粒黄色的细沙从他全身冒出,整个人迅速被沙堆淹没。

地上的沙堆簌簌滚动,就像水一样,飞快渗透入地,消失得无影无踪。无颜也随之消失了。

“沙遁!”月魂急声道:“你如果真想拿下这一场,就要抓紧时间了。沙遁甲御术是沙盘静地的绝学之一,短距离内的移动比飞还快,无颜一定会比你早到迷空岛。”

我暗叫失策,本以为自己会飞,可以在这场比试中赢得一点时间,谁料无颜比我更快。当下辨清方位,向迷空岛全速飞去。

大约一盏茶后,我在迷空岛边缘落下。

巧得很,岛上正值火山喷发,四周热浪滚滚扑来,夹杂着呛人的气味。黑烟翻腾,天空被耀眼的红光笼罩。一座座圆锥形的火山若隐若现,仿佛怒吼的巨人,喷出一道道火红的岩浆,铺天盖地流淌。

“你来得很快嘛。”斜对面的一座玉桥上,传来无颜懒洋洋的声音。他坐在桥边,手肘支地,两腿悠闲地荡来荡去。玉桥的桥尾离迷空岛,还有十多丈的空距。四周没有桥能直接通到岛上,也看不见人烟。附近的水色是淡红的,河面剧烈颤动,散发着温热的白汽。几百条花斑鱼上下蹦跳,溅得水花“啪啪”作响。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我松了一口气,大大咧咧地走到无颜跟前,不客气地坐下:“看来我们要等到火山喷发完后,才能上岛了。”心里打定主意,不管迷空岛有什么古怪,只要我牢牢跟住无颜,就不会有大危险。

当下,我悄悄施展一种叫做子母连环的妖术,指尖轻弹,空气中凝结出两只透明的小虫,一只母虫飞到我手上,另一只子虫无声无息地从背后接近无颜。到时候,凭借子母双虫的感应,只要无颜在我百丈内,我就能找到他。

“扑通”一声,就在子虫即将沾到无颜后背的一刻,他突然轻灵弹起,跳下河,探手抓住了两条跳出水面的花斑鱼。鱼尾甩动,溅起的水花恰好震开了子虫。

我心头一凛,这个小白脸很厉害嘛。分明是察觉了我的子母连环妖术,所以借助跳河抓鱼,避开子虫沾身,又巧妙地用鱼尾溅起的水花除掉了子虫。整套动作自然流畅,不带一丝刻意的痕迹。

“这里的花斑鱼肉质结实,特别是鱼背上的一根筋,弹性十足,滋味鲜美绝伦,和水晶虾、珍珠鱼、金毛蟹、芙蓉蚌等并称为罗生天三十六美味水产。不过花斑鱼一旦离水,必须在一个时辰内烹调食用,否则鱼筋会变得腥臭。”无颜看着手里的两尾鱼,津津乐道,像是什么也没察觉。他的足底生出一层薄薄的白沙,聚成两只鞋子的模样,随着水流载沉载浮。

“无公子,你这一跳的时机大有学问啊。”我扔掉了手里的母虫。既然把戏被他拆穿,再隐瞒反而显得小家子气。

无颜微微一笑:“据《魔刹妖术综述》记载,子母连环妖术失传了多年,想不到你居然擅长这门妖术。不过你用错了对象,这门妖术应该用在你的海美人身上,便可紧紧盯牢她,不至于被其他男人抢走。”

“抢?海姬的心早在我身上了,别人抢得去吗?”我示威般地哼道,要不是知道此刻正被山河地理球监测,我一定悄悄射出螭枪,结果了无颜的狗命。

“被监视的滋味不太舒服吧?”无颜抬头瞥了一眼天空,跷起拇指,忽地按在两条水淋淋的花斑鱼身上。

霎时,他的拇指不再是血肉,化作了闪耀奇异光泽的沙粒之指!

两条活蹦乱跳的鱼像沾上瘟疫一样,顷刻被沙粒覆盖,变成两条沙鱼“噗”地窜起,在空气里急速游动。一蓬蓬细沙从鱼嘴里喷出,蒙蒙弥漫开来,将四方遮住。沙影如水晃动,千变万幻,似烟似雾,慢慢形成一个巨大的沙漏。

而我们就置身在沙漏的中心,与外界完全隔绝。周围的沙粒像是倒悬的河水,窸窸窣窣地流下,绕过完美的弧度,再向上流动,如同循环不息的圆。

“点物成沙指!沙漏结界!”月魂骇然道:“他小小年纪,居然把沙盘静地的绝技练成了!你要小心,无颜的法力绝对不会比你差!”

我警觉地站起,螭枪在神识内呼之欲出。难不成这小子把我困在结界里,想玩阴的暗算老子?

无颜从容地摆摆手:“不要这样脸红脖子粗的好不好?即使对情敌,也该有点风度。我只是用结界隔绝了山河地理球的窥探,不是要和你动手。”

“动手也没关系,反正你我迟早要打,不如现在一决胜负,省得麻烦。”我心中的杀机越来越强烈。既然现在十大名门的人看不到我们,老子便可放开手脚。

无颜似是看穿了我的心意:“你一定在想,没有山河地理球在边上碍手碍脚,你就能放手杀掉我了。”双手拇指、食指扣成环状,手势快速变幻,整个沙漏猛地倒转,狂风大作,沙粒飞旋,无颜的身影时而隐没,时而出现,在沙漏中不断变幻位置,令我难以攻击。

我暗叫厉害,干笑道:“无颜老弟,你可真会开玩笑。罗生天各大名门亲如一家人,哪能要死要活呢。你我最多也就是切磋一下,友谊第一,比试第二。当然,一时失手也是难免。”

“你装腔作势的功夫也不错嘛。”无颜嘴角露出一丝讥嘲的笑容:“无论是你杀了我还是我杀了你,实际都一样。你我就像这两条鱼,被人操控,不能自主。”拇指凌空虚点,两条沙鱼“噗哧”一声,灰飞烟灭,而我耳边却清楚听见了“扑通扑通”的入水声。好像两条沙鱼又变回了花斑鱼,跳出结界回到了河里。其中的玄妙,难以言表。

本来我对干掉无颜信心十足,但他露了这么几手,让我有点犹豫起来。沙盘静地的继承人,又怎么会是省油的灯?

无颜道:“你现在在想,能有几成把握杀死我。嗯,你又在想,我是不是故意结出沙漏结界,为你设下一个圈套。一旦你动手,就立刻撤除结界,让十大名门的人从山河地理球内看到你试图行凶的一幕。”

我心头蓦地一寒,他怎么会知道我想什么?难道这小子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无颜脸上似笑非笑:“我可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

我目瞪口呆,月魂不安地道:“莫非他擅长读心咒?只有这门邪异的上古咒术,才能探测对方的想法。”

读心咒?我一愣,无颜也会咒术?北境擅长咒术的可是寥寥无几啊。

无颜显得有点诧异:“原来你也知道读心咒。以你的年纪,本该对读心咒一无所知。”

我浑身僵硬,好像脱光了衣服,赤裸裸地曝光在无颜面前,不敢转动任何念头。哇靠,这小子真的能探测别人的想法啊!

无颜一笑:“我的确擅长读心咒,但我没有探究别人隐私的爱好。施展读心咒极耗精血,得不偿失。何况知道别人的想法,有时是一件痛苦的事。”

痛苦?能知道别人想什么还叫痛苦?我眼红地道:“要不你把读心咒的秘诀告诉我,让我也尝尝这种痛苦?”

“因为你会看到人心里太多丑陋的东西。当你发现那些一直爱护你、尊崇你、围绕你的人,原来只是为了各种各样的目的,不免觉得扫兴。倒还不如不知道真相的好。”

我微微一愕,无颜话锋一转,平静地道:“就算杀了我,你也不过是影流手中的一件工具罢了。你我都是罗生天名门互斗的工具。即使贵为珠穆朗玛、海妃和家父,也只是权势的工具。”

我从他话中嗅出了一点其它的味道,不由心中一动:“你想对我说什么?”

“第一次听到你的名字,还是半年前。飘香河畔与云大郎一战,你如同彗星般崛起于北境。那时,我就对你很感兴趣。”无颜深深地凝视着我,身形倏地化作一片沙粒飞散,一眨眼,周遭流动的沙粒重新凝聚成无颜的模样,距离我不到一尺,神出鬼没得让人胆战心跳。

月魂突然道:“这是什么法术?明显超出了沙漏结界的力量!奇怪,太奇怪了,沙盘静地不可能有这样的甲御术!这也不像是甲御术!”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月魂的语气如此不安。

“这些天来,你的名头已经越来越响,据说连夜流冰也被你打伤了。你勾起了我的好奇,生平第一次,我生出了渴望和人一较高下的念头。”无颜道:“我希望你明白,我和你比试,不是为了海姬,也不是为了沙盘静地,只是为了我自己。只因为我想和你较量。”

“有什么不同吗?不管为了什么,你我都得拼个你死我活。”

“有不同。对我来说,结果并不重要,关键在为了什么而做。”无颜双目中闪动着莫测的光芒:“所以我给你公平较量的机会。这一场,你本来没有一点机会。实话告诉你,只有在火山喷发的时刻进入迷空岛,才是唯一的生机。一旦火山喷发停止,上岛就是有去无回!”

我骇然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如果我不知道,海妃和家父怎会放心让我来迷空岛?”

我将信将疑:“为什么告诉我这些?难道你并不想赢得比试,讨海姬当老婆?那你为什么还要和我比试?为什么第一场不爽快认输?”

无颜摇摇头,闲淡的语气里有不容置疑的坚决:“任何事都有规则。如果任由自己的喜好肆意破坏,岂不是乱套了?既然比试,就要遵守比试的规则,决不因私舞弊。我渴望和你较量,但这场较量必须公平。这也是我心中的规则。至于海姬……”他笑了笑,风姿洒脱慵懒:“我喜欢美女,是因为我喜欢追求时的刺激和动人感受,而不仅仅在于结果的占有。”

我听得直翻白眼,对老子来说,结果才最重要。我接着问道:“你去过迷空岛?火山内真有什么火浣衣吗?”

无颜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陷入了沉思。默然了一会,他道:“我可以保证带着你平安出入迷空岛,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我奸笑几声,并不急于承诺什么。这小子分明有求于我,老子得好好利用一下。不过听他遮遮掩掩的口气,迷空岛好像充满了神秘,不仅仅是死亡禁地那么简单。

“《北境罗奇》记载:有精怪,貌似人,居火炉,广闻博见,自由来去色欲天,名曰空空玄。应该就是你先前拿出来的宝贝吧?一旦上岛,我要你把空空玄借给我用一次。”

“就这个条件?”我心里的疑云越来越盛。空空玄和迷空岛有什么关系?他想要空空玄做什么?

“不错。不用怀疑,没有我,即使你法力通天,也休想安然从岛上脱身。”

“那可不一定,我可以选择不上迷空岛。大不了输一场,大家扯平。”

“你不会。否则你根本不会来。世上有一种人,即使溺水,也会死死抓住水里漂浮的一根稻草,争取一线缥缈的生机。你就是这样的人。”

我哼道:“你好像吃定了老子嘛。”

无颜点头:“因为我也是这种人。”

我看着他明净如玉的面容,忽然生出一丝奇异的感觉。来北境那么久,认识了那么多人妖精怪,眼前的情敌反倒像最了解我的人。考虑许久,我终于点头答应。心底里也很好奇,想看看他到底要空空玄做什么。

“很好,你做了一个聪明的决定。”无颜冲我眨眨眼:“欢迎踏上迷空岛。”

随着他的话音,整个沙漏猛地抖动了一下,沙粒像冰水一样消融,震耳欲聋的轰鸣冲入耳膜。四周火光熊熊,地动山摇,鲜红的岩浆汹涌流淌。

我们竟然已经置身在迷空岛上!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01章 一个好汉三个帮 下一章:第003章 物不迷人人自迷
热门: 穿成反派昏君的鹤宠[穿书] 沉睡的森林 异乡人3·战争的礼仪 残次品 侠少 独步天下 双子杀手 全球论剑 捉鬼实习生5:山夜 憎恶的化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