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一个好汉三个帮

上一章:第011章 谁敢动我的老婆 下一章:第002章 肚子里的蛔虫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鉴定宝物?”

我一头雾水地看着海妃。对决不就是打架嘛,怎么变成了鉴定宝物?这个臭娘们到底耍什么花样?

隐无邪率先反对:“这恐怕不合适吧。我们罗生天是凭借甲御术名扬北境,又不是买卖古董宝贝的商贩,还要弄什么鉴定?海殿主这第一场比试的内容,有些不伦不类了。”

海妃凤眉一挑,脸颊映着月色,如同半透明的玉瓷,辉映出冷冷的光:“隐掌门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十大名门之所以成为名门,凭借的不仅仅是精妙的甲御术,文采、教养、见识、眼力、高贵的血统这些东西才是构筑名门高阀的底蕴。只会打斗的乡巴佬,有什么资格列入名门?脉经海殿为海姬挑选夫婿,当然要选择各方面都出色的人。”

隐无邪一时语塞,海妃接着道:“各门派斗法时,常会使用法宝,没有鉴定宝贝的眼力怎么应付?何况飞升时,也需要极强的鉴宝能力。何来不伦不类一说?”瞥了我一眼:“林长老出身低微,大概一辈子也没见过什么宝贝,所以不敢应战?”

海姬忿然道:“林飞就算再低微,我也一样喜欢他。无颜再出身高贵,在我眼里只是一堆草芥。”

我哈哈大笑,扭头“啧”的一声,响亮地亲了亲海姬的脸颊:“说得好!”同时对海妃投去一个耀武扬威的眼神。我已经明白了她的用意,像无颜这样的名门子弟,家世优贵,从小受到的各类素养熏陶和深厚的个人底蕴是我没法比的。海妃用鉴定宝物作为比试内容,明显对无颜有利。

抬头直视海妃,我傲然道:“说实话,我根本不用理你这一套比试。因为这是我和海姬两个人的事,和脉经海殿没有关系,和罗生天也没有关系。在我和海姬心里,她早就是我的老婆了。”

海姬笑靥如花,海妃不住地冷笑。十大名门掌教听到我的话,表情都有些不太自然。屈原深深地看了我一眼,道:“林长老大概还不清楚罗生天的名门规矩。出身十大名门,个人的情爱就不仅仅是个人的事了。”

名门规矩?目光缓缓扫过四周,我在心里冷笑。所谓的规矩,不过是牺牲自己,成全门派的利益罢了。然而,谁又有权利让别人作出牺牲?

“我爱海姬,她也爱我,而爱是不需要任何规矩的。今天我林飞站在这里,答应和无颜较量,是为了让所有的人看清楚,海姬的选择没有错!她的丈夫,可以堂堂正正地接受任何挑战!”我大声喝道。

海姬感动得泪花盈盈,海妃冷冷一哂:“林长老说得比唱得还动听,难怪会迷得一些人魂不守舍。既然你如此豪气,那就开始第一场比试吧。”

众人纷纷向外退开,几十个大光明境的弟子飞掠而出,手捧葫芦,对准天上明月。片刻后,从葫芦口里倾倒出清朗如霜的月光,四处流淌,映得场上亮如白昼。

海妃拍了拍手,身后的女武神捧出了一个古色斑斓的沉香木匣,打开匣盖,里面有一株颜色乌黑的古怪植物。只有两片浑圆的叶子,细长的茎上结着一只鳞纹球果,形状有点像铁锤。

“等一下。”我忽然道:“海殿主是想让我们辨别这株植物吗?”

“不错。谁能说出它的名称、来历和用途,就算胜出。怎么,林长老想反悔?”

“海殿主不要以女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嘛。我林飞向来君子,说一不二,不过只鉴定一件宝物有点不公平。不如请各大名门都取出一件宝贝来,让我和无颜鉴定。谁鉴定出来的东西多,谁才算赢家。”我可不是傻瓜,万一海妃和无颜串通,后者早就识得这株植物的话,我岂不是白白被坑?

隐无邪当即赞成,珠穆朗玛也点点头:“如此甚好。由海殿主出题,我们负责提供宝物,才算公正。”

除了兵器甲御派一穷二白,没什么宝贝可以拿出来鉴定,只好主动退出外,其他掌门都没什么异议。海妃也没有过分刁难,略一沉吟后,欣然应允,并道:“这五场比试,两位可以使用随身的宝贝,作为臂助。”

我几乎要笑出声来,海妃无疑是认为无颜家世显赫,身上法宝多,所以才刻意加了这么一条。孰不知老子前几天刚作了一回暴发户,几乎把九疑宝窟里的精品都带在了身上。跟老子比宝贝?简直是鲁班门前弄大斧——自不量力!

鉴别就从脉经海殿的这一株植物开始。无颜故作风度,请我先说。

“螭、月魂,看你们的啦!”有这两个老而不死的家伙当帮手,我信心十足。挑衅地冲无颜扬了扬下巴,还故意贴紧海姬,在她曲线玲珑的身上蹭啊蹭。一直蹭到无颜不得不别过脸。嘿嘿,打击对手,要从心灵开始啊。

凑到植物前,我伸手摸摸,鼻子闻闻,煞有介事地点点头,故作思考状。心里一个劲地催月魂、螭:“你们两个见多识广,快点认认。”

“是灵宝天的真言草,化作灰我也认识。”螭不屑地道:“它能辨认出真话假话,算是一件通灵的宝贝。”

我心中大喜,迎上海妃的目光,趾高气扬地嚷道:“拜托,请你拿出点有技术含量的宝贝来考我行不行?不就是一棵普普通通的真言草嘛,化作灰我也认得出来。”

海妃面色微变,我洋洋得意地重复螭的话:“真言草,十万年发芽,十万年长叶,十万年结出草籽。各位请看,这就是它的草籽。”拨了拨圆溜溜的球果,道:“别看它不起眼,却是一件能辨识谎言的通灵宝物。”

根据螭的指点,我咬破手指,把一滴血融入球果。乌黑色的草籽慢慢裂开,从里面钻出一对小耳朵,轻轻颤动着,十分可爱。

“各位掌门看仔细了。”对着真言草,我大声道:“我是个女人。”

球果上的小耳朵抖了抖,“砰”,球果猛地探出,如同铁锤敲钉,狠狠砸了一下我的脑门。捂着脑袋,我悻悻地道:“大家看清楚了吧?如果我说谎,真言草便会砸人。如果说的是真话,草籽里会开出一朵小白花。哪位掌门想试试?”

慕容玉树好奇地绕着真言草,来回细看,说道:“多年前,我曾听本门一位前辈提及过真言草,当时还不相信世上有这么通灵的宝物。今日一见,果然奇妙。”

隐无邪道:“我也是头回见到。只是这样的宝物,没有多少人会喜欢。试问,谁又能总说真话?”

众人相视而笑,牛郎袖子遮住了嘴,一个劲地低头窃笑:“还是老隐说话实在。”

“林长老果然见识不凡,连真言草这样传说中的宝物也能认得。恭喜林长老,先拔一筹。”无颜笑得浑不在意。

海妃默然了一会,道:“的确是真言草。接下来,请各位掌门亮宝。”

海姬喜笑颜开,轻轻捏了捏我的手,以示嘉奖。

屈原曼声道:“我先献丑吧。”取下腕间的一个手镯,在我和无颜面前晃了晃:“请两位鉴别一下这件宝物。”

这只手镯颜色发黄,像一条软肉,不停地蠕动,分明是一个活的东西。月魂已经叫开了:“脉望,是脉望!”

然而这一次,轮到无颜先说。我紧张地盯着他,最好这家伙认不出来,老子便可出一次风头。

“蛀虫吞食了写有‘神仙’二字的纸片,化为脉望,形如肉镯。以金玉喂养,变色如血泥。吞服后,可以洗髓易经。”无颜懒洋洋地道:“脉望的神效还不止于此。据古本《搜奇拾遗志》记载,深夜子时,手握脉望,施展咒术,能令星辰坠落成金丹,炼制服用后法力大进。堪称炼丹者的宝贝。可惜北境擅长咒术的,不超过十个人。”

屈原欣然道:“无颜公子家学渊源,说得半分不差。脉望虽然珍稀难得,但不会咒术,留在手上也没什么大用处。”把脉望重新套回手腕。

哇靠,你不能用老子能用啊!我贪婪地盯了一眼脉望,要是把它弄到手,配合千千结咒,说不定真能把天上的星星也搞下来,美美地体验一下,被金丹砸下活埋的滋味。

不等其他掌门拿出宝物,隐无邪已经抢先一步,从怀里掏出一株淡黄色的草,交由我辨别。我强忍住笑,这不正是我送给他的隐形草嘛。当下装模作样地摆弄一番,说出了答案。

随后,沙盘静地取出来的一块万年玄武雪纹壳,也让无颜轻松过关。

“我们牵机派嘛,没什么了不起的宝贝。”牛郎翘着兰花指,指尖轻轻勾了勾身旁青牛的碧玉鼻环,娇声道:“请林飞兄弟辨认一下我的这头坐骑吧。”

这头青牛看起来很普通,月魂和螭一时也说不上来,我支支吾吾了半天,只是拖延时间。

“这头牛是有点古怪,作为历任牵机派掌门的信物,它已经传承了几十代。”月魂苦苦思索着。

螭叫嚷道:“让我割下一块牛肉尝尝,说不定能认出来。”

海妃等得不耐烦了:“如果林长老鉴别不出这头神兽,不如让贤无颜公子。”

“它是一头牛!”眼看不妙,我干脆豁出去,胡乱叫道:“一头青色的神牛。”

周围各派的人哄然大笑,牛郎也笑得耳坠乱颤:“林长老真是风趣,不过这么回答,倒也没错。”

望着牛郎抛来的媚眼,我浑身泛起鸡皮疙瘩。不过心里也知道,牛郎这么说,明显是偏向我了。海妃和各大掌门闻言一愣,想要指责牛郎放水,但连他们自己也认不出青牛的来历。

无颜走到青牛跟前,沉思了片刻,忽然摘下束发紫金冠,戴在了青牛头上,又脱下华丽的外袍,披罩在牛身上。青牛发出“咩”的一声,缓缓伸出肥厚的舌头。舌苔五颜六色,像是染上了艳丽的彩汁。

“彩色的舌头?难道是药兽?”我刚刚听到月魂惊讶的叫声,无颜就说出了青牛的来历:“穿衣戴帽,品尝百草。牛掌门,你这头可不是牛,而是能分辨各类药草的药兽。”

四下一片哗然,慕容玉树吃惊地道:“真的是尝百草、辨万毒,还能自行配药的药兽?据传北境最好的大夫,也比不上药兽的诊治本事。牛掌门,你瞒得我们紧。有这么一头罕见的宝贝,却从来没露过一丝口风。”

牛郎讪讪一笑,对无颜道:“无公子好眼力。只是药兽在北境绝迹多年,公子是怎么认出来的?”

无颜道:“我隐隐闻到它身上有一股草药味,想起上古奇书《北境广录》记载,药兽形似牛,舌染彩。虽然是兽,但有个怪癖,只有为它穿衣戴帽,才肯伸舌尝百草。一试果然如此。药兽的舌苔色彩鲜艳,便是经常品尝百草,染上药草汁的缘故。”

海妃笑道:“早听闻无颜博览群书,精通六艺,果然盛名无虚。林长老,你可要加把劲了。”

我虽然受挫,并不气馁,长笑一声:“海殿主对我还真是青睐有加,我一定不会让姐姐你失望的。”拍了拍海姬的脸颊,示意她不用担心。

接下来,琅森取出的摄魂铃被无颜鉴出,而在螭的帮助下,我也辨别出了呼延重的却邪鞭。这轮过后,只剩下两大名门还没有亮出宝物。只要无颜鉴定出一个,我就输了这一场。

下一轮变得至关重要。

“老夫先献拙了。”珠穆朗玛有意无意地瞥了无痕一眼,手指轻扣腰带悬系的一只碧玉小葫芦,葫芦里喷出一点耀眼的灵光,绕着周身飞舞。灵光又小又亮,飞得极快,根本无法让人仔细分辨。显然,珠穆朗玛不想让无颜那么容易过关。

无颜盯着灵光瞧了半天,我也紧张了半天。盼望着从他的表情里找到一丝失望的痕迹。周围一片寂静,只有瀑泉的隆隆轰鸣声。

“第一名门的宝贝果然不同凡响。在下眼拙,还是请林长老鉴别吧。”过了许久,无颜终于放弃了。

我顿时松了口气,胸口的石头暂时落地。运转镜瞳秘道术,我紧紧盯着灵光。然而灵光飞动的速度太快,在半空只留下一圈圈的残影,还没看清,就已擦过视线。

海妃眼中闪过一丝讥嘲之色:“林长老,如果鉴定不出就别勉强了。反正还有下一轮。”

海姬不满地道:“他正在鉴别呢,姐姐你不要故意打岔。”

“看来我这件宝贝,把两位都难倒了。”珠穆朗玛深深地凝视了我一眼,刹那间,我在他的眼球内看到一片光影一闪而逝,像是一只浮动着青山绿水的琉璃球。与此同时,月魂大声叫道:“山河地理球!是山河地理球!”

我心头一阵狂喜,脱口叫了出来。珠穆朗玛不动声色地点点头,灵光停了下来,落在他的手心,慢慢化作一只晶亮通透的圆球。球面缭绕着乳白色的云雾,云雾中,隐隐约约有山色水光浮动。我心知肚明,刚才是珠穆朗玛暗中相助,我才看清了它。

“山河地理球,相传是天降甘霖,落入龙潭所化,可以显示红尘天、魔刹天、清虚天、罗生天、吉祥天这五重天任何一处的景致。山河地理球的缺憾在于——一年只能使用一次。”我侃侃而谈,把月魂的最后一句话咽进了肚子“号称北境最佳的偷窥法宝。”

各大门派掌门的表情都有些不自然了。透过山河地理球,可以查看各派驻地,如果有什么风吹草动,当然瞒不过大光明境的耳目。珠穆朗玛眼下公然亮出这个法宝,暗含警告脉经海殿、沙盘静地的意思。

我和无颜争夺海姬的情场角斗,俨然变成了十大名门暗中较量的战场。

“两位都是见多识广的鉴宝高手,看来最后的胜负,要靠我这件压箱底的宝贝了。”慕容玉树慢条斯理地道。

我的一颗心紧张得提到了嗓子眼。最后一轮,我一定要赢!

“先前八轮鉴别,两位各占了四先。为了以示公平,这最后一轮,不分前后,两位可以抢答。”慕容玉树左顾右盼,磨磨蹭蹭,直到众人等得心焦,才慢慢脱下手指上的青色扳指,嘴凑上扳指,轻轻一吻。

扳指立刻化作了一具美人石雕像,一尺长,色泽青亮,婀娜多姿。美人双手托腮,杨柳般的细腰向前微倾,一根束身的圆弧腰带恰好是扳环所化。整尊石像雕功精美,栩栩如生,特别是美人的一双眼睛,活灵活现,娇媚顾盼,仿佛正向人眉目传情。

“请两位看看,这尊美人像出自何人之手?所用的是何种材质?又有什么奥妙之处?”慕容玉树轻薄地捏了一下美人的脸,恍惚中,美人似是微微皱眉。

我一愣,难道这尊石像是活的?

“这具石像采用了线刻、圆雕、透雕、浅浮雕等多种工艺,如此复杂精美的雕工,只有出自北境第一巧匠南宫平大师的那双巧手。”无颜的轻笑声让我如坠冰窖,浑身凉透。完了,被这家伙抢先了一步。早知道是南宫平的手艺,当初在九疑宝窟,我就多和他聊聊了。

海姬已经开始柔声安慰我了。

无颜指了指美人像高耸的云鬓,解释道:“发髻微微偏左,发丝前密后疏,正是南宫平雕刻的习惯。”又指指美人像托腮的双手:“女子中指尤其修长,小拇指弯成半弧,也是南宫平惯用的手法。”

慕容玉树击节赞叹:“公子的眼力真是厉害。这具美人雕像的确是南宫平赠送先父的寿诞礼物。”

隐无邪干笑几声:“无颜公子还没有说出是何种材料所制,以及雕像的奥妙之处。”

无颜笑道:“我虽然不清楚这具石像有什么奥妙,不过触手温润,质地细腻,应该是上好的青田玉雕刻而成。”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慕容玉树摇摇头:“公子说错了,这是石雕,不是玉雕。林长老,我的三个问题,无颜公子只说出了一个,如果你能答出另两个,这一轮就是你胜出了。”

我仿佛在茫茫黑夜中,瞧见了一丝曙光。当下心情大振,急忙催促月魂和螭。无奈这两个家伙对雕刻材质一窍不通,只能干瞪眼。

海妃这臭娘们又开始风言冷语:“林长老,你可要争取反败为胜。如果一个也答不出,那么这场可得算你输了。”

我哈哈一笑:“既然姐姐对我寄予厚望,我只好献丑,把压箱底的玩意掏出来试试啦!幸好姐姐说过,可以使用法宝相助。现在看来,姐姐你还真向着我这个妹夫呢。”

众目睽睽下,我从怀里掏出小火炉,加入大鱼小鱼送的燃料粉,点着了火炉。妖异的红光照得火炉亮堂堂的,指望不了月魂和螭,我只有看空空玄的了。至于天劫,反正老子骑过吉量马,就当互相抵消了。

燃料烧尽,火焰渐渐微弱。炉口猛地喷出一缕青烟,窜动几圈,化作空空玄。在半空连翻了几个筋斗,落在炉顶上,神气活现地看着我:“又是你?老兄啊,你难道一点不把天劫当回事?”

我不客气地猛敲火炉:“废话少说,你不是上识天文地理,下知鸡毛蒜皮嘛。快替我瞧瞧,这具石雕是什么材质,藏了什么奥妙?”

空空玄瞅了瞅美女像,突然吐了口唾沫,喷在雕像上。奇兆出现了,一丝丝深黛色的花纹泛出,布满石像全身。空空玄看见花纹,敏捷地跳起来,一把将美女像抱在怀里,笑嘻嘻地亲了一口,道:“美女,你好啊。”

石像居然轻启芳唇,娇媚地回答:“你好,你好。”

我惊异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空空玄摇头晃脑地道:“我当是什么稀奇古怪的宝贝呢,原来是纹石雕刻的像啊。只要吐口唾沫在纹石上,就会显露花纹,石像也会变得轻如羽毛。纹石产自色欲天的天缝中,寻常人、妖一生难得一见。用纹石雕成的美女和真人差不多,会说话,也会动,但不会呼吸。”

我好奇地把手指凑到美女像的口鼻前,果然没有一点气息。空空玄兀自搂着美女像,上下其手,摸来摸去,嘴里还问道:“美女,摸得舒服吗?”

美女像露出娇羞之色:“舒服舒服,多摸多舒服。”

慕容玉树赶紧抢过美女像,忙不迭地道:“好了好了,你说得都对。我宣布,这一轮林长老获胜。”

我和海姬齐声欢呼,眉花眼笑。

终于拿下了第一场!

各大名门的人盯着空空玄,脸上露出难以掩饰的羡慕。无颜对我懒洋洋地一笑,毫无受挫的表情:“林长老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这家伙倒会装风度。我也装得漫不经心:“小意思。不拿出点绝活,怎能抱得美人归呢?”和海姬搂搂抱抱,顾盼得意。战胜情敌,真乃人生一大快事也。

“恭喜林长老旗开得胜。”海妃瞬间恢复了镇静,淡然道:“第二场比试,可要再接再厉啊。”

“姐姐请说,妹夫越战越勇。”

“蝴蝶岭向东三十里开外,有一座迷空岛,烦请两位去岛上的火山内取一件火浣衣。谁先得手返回此地,谁就赢得第二场比试。”

这时,天色已经破晓,月亮仿佛一轮淡白色的剪纸,挂在岭顶。雪亮的瀑泉奔腾轰鸣,似是吹响了新一轮战斗的号角。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11章 谁敢动我的老婆 下一章:第002章 肚子里的蛔虫
热门: 迷雾之子1·最后帝国 移动迷宫1:找出真相 黑咖啡 琥珀之剑 全球进化 六人帮传奇 暗夜女子 茶经残卷 推理作家的信条 修仙农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