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章 唇枪舌剑

上一章:第007章 上了贼船别想跑 下一章:第009章 他乡遇故知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十乐迎宾,被称作罗生天最高的礼节,向来只在接待名门掌教或是北境名士时才会奏启。林飞,你可是隐掌门十分倚重的贵客。”甘柠真飘然上岸,巧妙地提醒我,在隐无邪心中我有极大的利用价值。

隐无邪呵呵一笑:“甘仙子何必自谦。以十乐迎接仙子,隐某还觉得委屈了。”

率先向峡洞走去。

洞内,俨然是一座庞大的迷宫。深远曲折,千百个穴窟环绕相通。到处晶光闪闪,丛生无数大块的天然水晶石,奇锐突兀,上下相对,仿佛刀山剑林。地上铺着色彩斑斓的珍稀兽皮,摆着古色古香的案几,角落里的黄金兽炉吐出蓝色的龙檀香,袅袅飘浮。

一路上,有许多美貌的婢女,跪在地上,捧着琉璃果盒、食盘举过头顶。我看得眼都直了,这些小美人穿得太暴露了,仅仅一件牡丹花红肚兜,半遮半掩,露出大半个雪白的椒乳。

“好看好看!”龙眼鸡小眼放光,鼻子乱翘。和我对视一眼,不屑地道:“拜托,请你用纯洁的眼光欣赏,不要露出一副色狼丑态。”

我顿时气结,隐无邪欣然道:“林兄弟喜欢谁直管说,我让她们今晚侍寝。能陪你这样的少年英雄,是她们的福气。”

我不得不承认,隐无邪很会说话,很会作人。但越是这样的人,越难对付。

前方豁然出现了一个浑圆的碧水池,汩汩冒着热气。越过碧池,就是影流的大堂。堂上早坐了几十个黑袍人,也是搽粉抹香,广袖宽袍。见到我们,纷纷站起施礼。大家一番客套,隐无邪替我们彼此介绍,无非就是什么护法、长老之流,听得我想打哈欠。

寒暄过后,是老一套的接风宴。席近尾声,隐无邪喝退众人,只留下我们几个。看得出来,隐无邪在影流大权独揽,有说一不二的权威。

轻咳一声,隐无邪步入正题:“林兄弟这次前来罗生天,有什么打算?”

好戏终于开锣。我哈哈一笑,放下镶金象牙筷:“掌门真不够意思,干嘛明知故问?直说吧,我林飞为海姬而来,还请掌门帮点忙。”

隐无邪不动声色,目光转向龙眼鸡:“这位朋友眼生得很,不知高姓大名?”

“他叫龙眼鸡,是魔刹天四大妖王之一龙眼雀的亲弟弟。哦,忘了告诉掌门,我和海龙王已经拜把子,成了结义兄弟,隐形草就是他送的。此外,我和龙眼雀化干戈为玉帛,成了好朋友。”我不慌不忙地道,既然他要绕弯子说话,老子就亮亮底牌,让他看看我背后的势力。

隐无邪显然有点吃惊,略一沉吟,道:“林兄弟把魔刹天的妖怪带来罗生天,似乎有些不妥吧。”

我暗骂一句老狐狸,龙眼鸡这个样貌,傻子都知道是妖怪,隐无邪怎么会看不出来?只是他先前当着手下的面,不愿提及罢了。冷笑一声,我道:“明人不说暗话。以如今罗生天与魔刹天的关系,我看不出带龙眼鸡来罗生天有什么不妥。”

隐无邪微微一怔,轻笑:“林兄弟到底还是年轻,沉不住气啊。”起身走到我边上,拍了拍我的肩:“你的消息倒也灵通。但你却不知道,有些东西只是私底下的协议,不能摆到台面上。罗生天的十大名门,是不会承认和魔刹天互通款曲的。看到妖怪,表面上还得装腔作势地喊杀一番。”

我苦笑一声:“原来魔刹天和罗生天勾结是千真万确的了。”

甘柠真插口道:“听隐掌门的口气,似乎并不赞同罗生天其它名门的做法?”

“当然!”隐无邪正气凛然:“人、妖势不两立,岂能同流合污?罗生天这种做法,隐某实难苟同。说穿了,罗生天是想借魔刹天这把刀,除掉清虚天。”

回到座上,隐无邪叹了口气:“只是光凭影流一个门派,势单力孤,难以力挽狂澜。混沌甲御派的下场你们也看到了,他们坚决不肯和魔刹天勾结,结果被罗生天抛弃。掌教惨死在魔主手中,门人也树倒猢狲散,被彻底赶出了罗生天。我如果不假意附和,也难逃灭门的下场。”

一时间,席上静悄悄的,我、甘柠真和隐无邪都在沉思。至于龙眼鸡和绞杀,吃饱喝足,居然躺在椅子上睡着了。日他奶奶的,天生是享福的命啊!

我眼珠转了转,隐无邪虽然说得像个正义使者,但老子断然不信,一个偷偷潜入九疑宝窟的小偷会是正人君子。他反对罗生天与魔刹天结盟,肯定另有居心。

我霍然明了自己在隐无邪心目中的利用价值,那就是凭借我和海姬的关系,破坏罗生天内部的团结!

既然明确双方目的,接下来,就是讨价还价的谈判了。

我先吹捧一番:“隐掌门侠骨仁心,侠肝义胆,浩然正气,铮铮君子……”捧完之后,话锋一转:“听说罗生天十大名门之间,也有明争暗斗,并非铁板一块。要想阻止罗生天与魔刹天勾结,最好的办法,就是先破坏罗生天各大名门之间的关系,如果罗生天内部生出冲突矛盾,势必影响与魔刹天的结盟。”

一席话,说得隐无邪频频点头。我心中冷笑,道:“如果……”故意沉默了半天,不往下说,引得隐无邪忍不住问:“如果怎样?”

我哈哈一笑,滔滔不绝地道:“如果让我抱得海姬归,那么脉经海殿和沙盘静地之间,必然生出嫌隙。联姻破灭,颜面扫地的沙盘静地甚至会和脉经海殿翻脸成仇。如果有人再添油加火,罗生天自己就会打得不可开交,哪还有功夫理会魔刹天?”

“啪!”地猛拍桌面,震得碗碟纷纷跳起。我直视隐无邪,一针见血:“我相信,为了匡扶正义,破坏罗生天和魔刹天的盟约,隐掌门也会‘主动’帮我夺得海姬吧?”

隐无邪久久凝视着我,目光深不可测。半晌,他仰头大笑:“好!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简单。隐无邪今日立誓,影流定会全力成全你和海姬!其实海武神的一颗芳心,早就系在了林兄弟身上,影流只是顺水推舟,借花献佛。”

我惬意地向后靠在了椅背上,哼起小曲。隐无邪和我虽然相互利用,但我如果一味求他,只能被牵着鼻子走。现在道破他的用心,逼隐无邪承认会助我一臂之力,等于占据了主动。

这是一种口舌、心理的交锋,我已先拔一城!

沉吟片刻,隐无邪道:“罗生天十大名门,自从混沌甲御派灭门后,空额一直未曾填补。所以如今的罗生天,只有九大名门。九大名门如果只有影流一家支持林兄弟,还不够分量。”

我皮笑肉不笑:“隐掌门是在考我吗?林飞确信,还有两大名门会支持我。第一,是登峰造极阁。琅瑶、琅瑛潜入冰海龙宫的丑事还捏在我手里,只要我稍作暗示,谅他们投鼠忌器,乖乖屈服。再说隐掌门既然能和登峰造极阁合谋九疑宝窟,想来两派关系匪浅。”这一点当然不够,我手上有九疑宝窟里的一块黄巾,据南宫平说,是登峰造极阁丢失多年的宝贝。既然他们的掌教肯为九疑宝窟牺牲两个女儿,相信也不在乎牺牲更多的东西。

装模作样地抿了一口清茶,我接着道:“第二,就是罗生天第一名门的大光明境。脉经海殿与沙盘静地联姻,必然实力大增,超过大光明境。第一这个虚名,不是谁都能丢得开的,相信大光明境决不愿意见到这样的结果。只要长春会那天,我跳出来阻止海姬的婚事,就会得到大光明境的暗中支持!”

听到这里,隐无邪眼中已有赞许之色。竖起三根手指,他语气平淡:“第三,你还有罗生天第十名门——兵器甲御派的支持。今年长春会的要事,便是选定空缺的第十名门。我已经安排妥当,由新进罗生天的兵器甲御派得到这个名额。林兄弟,兵器甲御派和你的关系,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什么?”我一口茶水差点呛进喉咙。兵器甲御派?哇靠,隐无邪什么时候和他们搭上了?还能把兵器甲御派弄进十大名门?这个奇峰突起的消息,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白光光、花生果他们在哪里?”我急切地问道。私底下,我也替花生皮一家高兴,终于回到了日思夜想的罗生天。

隐无邪笑而不答。我恍然明白,隐无邪大力扶持新进罗生天的兵器甲御派,分明是想控制他们,同时对我也是一种要挟。花生皮一家的死活,我能不管吗?

隐无邪石破天惊的这一手,成功替他扳回一城。

我有点坐立不安了。我清楚,能放在台面上开诚布公谈的,都不是真正的杀手锏。暗地里,隐无邪应该有更大的本钱可以牵制利用我。就像我藏着水云鼎留作后手一样。

一直沉默的甘柠真突兀地道:“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林飞。”

我感激地看了她一眼。在某种程度上,她的话代表了清虚天第一名门,不得不让隐无邪生出几分忌惮。

隐无邪笑了笑:“影流也不会让他们的供奉长老受到伤害。”

我震惊得从椅子上跳起来:“供奉长老?”

“不错,你将接受影流的长期供奉,成为名誉长老。不但不用受影流管辖,还能与隐某平起平坐。”隐无邪神色平静,反问道:“否则,你凭什么和沙盘静地的继承人争?”

我木然良久,坐倒在椅子里,一时患得患失。隐无邪说得没错,没有一个显赫的身份,我连长春会也参加不了,更别提夺回海姬了。但这么一来,我等于受到牵制,和隐无邪变成了一根绳子上的蚂蚱。

“我一个小人物,担当影流供奉有点不妥吧?”左思右想了半个多时辰,我出言试探隐无邪。

“你有这个资格。海龙王的拜弟,龙眼雀的好友,甘仙子的知己,海武神的爱人。无论哪一个身份,都足够了。”隐无邪顿了顿,不紧不慢地道:“然而隐某最看中的,却是你的潜力。金麟本非池中物,一遇风云化作龙。林飞,以你的智勇机变和识时务,若是在影流的全力扶持下,定会成为叱咤北境的风云人物!”

“林供奉。”隐无邪缓缓朝我伸出手,盯着瘦削晦暗的手掌,默然半晌,我终于握住了他的手。

我无法失去海姬。

也因为,我的神识感应到了大堂外剑拔弩张的杀气。隐无邪已经透露了不少内幕,如果我拒绝,多半没什么好果子吃。

“旅途劳累,林供奉早点歇息吧,一切有影流为你安排!”隐无邪大笑,拂袖而去,丢下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不仅仅是影流。”

直到婢女领我们走进客房,我还在思索隐无邪最后的一句话。

关上门,放下一重重繁丽的卷帘、纱幔、绡帐,甘柠真看着轻轻摇晃,迷光闪烁的珠幔出神。许久,才蹙眉道:“隐无邪到底想做什么?”

我摇摇头,拿起桌上的紫砂茶壶,猛灌了几口。这里虽说是客房,却是由洞窟改建而成。四壁明净,纤尘不染,珠帘晶案,冰璎玉珞。两张天然的水晶床榻上,覆盖着鸳鸯戏水的朱红被单。顶壁嵌着一颗夜明珠,照得绣被上的鸳鸯鲜亮得似要游出来。

“他会不会是清虚天暗插在罗生天的内应?”放下茶壶,我抹去嘴边的水渍,猜测道:“只有清虚天,才会想要破坏罗生天和魔刹天的联盟。”

“也许吧。不过我想不出清虚天有哪一派的势力,可以大到让罗生天十大名门的掌教成为内应。”

“这倒是。听隐无邪最后的口气,似乎他背景不小呢。”

“隐无邪担当影流掌教有几千年了。如果他只是一枚暗插在罗生天的棋子,那么在他背后布局的,要有多么长远的目光和多深的机心?凭我的直觉,隐无邪背后的势力一定大得惊人。无论是清虚天,还是罗生天、魔刹天,恐怕都没有这份布局的能耐。”

“那还能有谁?”

甘柠真沉默不答,手指拨弄着灰色纱幔上的缀珠,指尖微微战栗。

“林飞,这是一局棋。”甘柠真不安地道,侧脸被珠幔的阴影笼罩,声音仿佛也被阴影吞噬:“你、隐无邪甚至整个罗生天也不过是几只棋子,被人操控。棋局已经开始,谁也不能抽身而退了。”

愣了许久,我忽而冷笑一声。棋子?我林飞可不是任由摆布的人。日他奶奶的,就让老子从夺回海姬开始,放开手脚,在北境闹个天翻地覆!

摸了摸怀里的七情六欲镜,我仿佛看到了另一个自己也在冷笑,一个藏在内心深处,我从来不曾了解的自己。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07章 上了贼船别想跑 下一章:第009章 他乡遇故知
热门: 帷幕 楚墓 神控天下 暗夜将至 三口棺材 小阁老 伦敦罪:奥运惊魂 终局者 死亡的精确度 搜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