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章 上了贼船别想跑

上一章:第006章 罗生门 下一章:第008章 唇枪舌剑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银色的月光下,淡蓝色的雾霭浮动,朦胧如暗香,为罗生天披上了一层华丽的丝纱。

涛声哗哗,大地完全被悠悠碧水覆盖,水色明澈如镜,闪烁着斑斑点点的月光。碧潮一望无际,脉脉流向远方。水面上,群峰星罗棋布,色彩缤纷,恰似一座座花团锦簇的岛屿,在夜霭中若隐若现。不时有一群群水鸟飞起,鲜艳的翅膀撩碎了月色。

“真想不到,罗生天原来是一个水上天地!”站在南天门的浅滩外,我吃惊地叫起来。清碧的水浪从远处涌来,扑上碎玉石的浅滩,雪白的泡沫湿得双脚微凉。

龙眼鸡啧啧惊叹:“还有这么多桥哪!修建这些桥要花费多少人力物力啊!”

一座座雪白的玉桥横空出世,犹如昂首腾飞的巨龙,延伸向罗生天的每一个角落。每座玉桥光润洁白,彼此相接,形成一张纵横交错的巨网,连通各处群峰。桥下,月色融水,水鸟栖飞;桥上,飞奔着一头头彩色的麒麟,宛如雪地上的花瓣,被风吹得四处飞扬。

甘柠真道:“这些玉桥足有上千万座,都由人工架造而成。罗生天虽然被碧水覆盖,交通不便,但人力胜天,无数人前仆后继,历经十几代岁月,终于驾起四通八达的桥梁,建出了一个宏丽壮美的水上世界。”脸上涌起深深的敬佩之色。

我哼道:“甲御术的奥义,本来就在于用人力改造天地自然。罗生天的家伙们倒也有点毅力,适合做牛做马。对了,那些乱跑的麒麟是干什么的?”

“和马车差不多的用途。”甘柠真走出浅滩,轻飘飘地跃上一座最近的玉桥,向前走去。这座玉桥长约三里,桥面极宽,足可并排十辆大马车,两边树着精雕细琢的栏杆,桥尾有一个驿站,穹顶弧壁,像一只雪白的大馒头。驿站的桥栏前,拴着十多头麒麟。望见生人,麒麟们纷纷仰头长啸。

驿站里,走出来一个华服锦袍,珠光宝气的中年男子,瞧见甘柠真,吃了一惊,立刻拱手堆笑:“原来是贵客光临,在下罗生天大光明境的外围使者,见过甘仙子,有失远迎之处,还望海涵。仙子是特意来观摩长春会的吗?怎地从魔刹天而来?”

甘柠真也不回答,淡淡地“嗯”了一声,指了指麒麟:“我们要租用三头脚力,前往影流。”

“影流位于罗生天的一线峡,大概要五天的脚程。不过那里离今年长春会举办的地点很近,半天便到蝴蝶岭了。”男子目光在我和龙眼鸡、绞杀身上转了转,笑道:“既然仙子开口,三头麒麟的租金打个半折,一万两银子即可。”

我一愣:“打半折还一万两?你干脆去抢算了。小真真,我们要租这些畜生干什么?我的乖女儿跑得比它们快多了。”

话刚说完,十多头麒麟长须抖动,纷纷对我怒吼。我心中诧异,难道这些畜生还懂人话?

中年男子皱眉道:“阁下是第一次来罗生天吧?麒麟的租价向来如此。长春会时,各地来观摩的名士高手不少,春运期间,租价翻倍,一万两银子已经很客气了。”指了指绞杀,哼道:“它虽然是坐骑,但按照规矩,也得租一头麒麟。不过瞧在甘仙子面上,也算了。”

哇靠,坐骑还得租用麒麟?我目瞪口呆,这不是逼人强租,摆明了抢钱吗?甘柠真对我暗暗摇头:“这是罗生天千万年来的规矩。除非你想和各大门派作对,否则乖乖付钱。”

为了海姬,我也不想招摇闹事,只好从包袱里掏出一颗硕大的鲛珠,递给中年男子。盯着他手指上几十个亮晃晃的宝石扳指,算是明白这家伙为什么富得流油了。

“嗯,是鲛珠,市价在九千两左右。算了,既然是仙子租用麒麟,我吃亏点收下吧。”中年男子举起鲛珠,对着月光仔细瞧了瞧,塞入怀里。

日他奶奶的,这些鲛珠全是人鱼族的精品,每颗价值至少在万两以上!我竭力把目光从中年男子脸上移开,不然,我会忍不住揍扁那张奸商的嘴脸。

“去一线峡。”奸商解下三头麒麟,拍了拍它们密布鱼鳞的脑门。麒麟齐齐点头,肋下绽开狭短的双翅,轻轻拍动。哇靠,这些畜生还真听得懂人话。

坐上麒麟,我们一路疾驰。皎洁的夜空下,一座座玉桥飞速倒退,麒麟贴着桥面飞掠,翅翼鼓动如风雷,四蹄时不时点地,算是半飞半跑。绞杀对麒麟十分好奇,绕着它们跑来跑去。知女莫若父,从绞杀眨动的灿烂目光中,我看到了对“吃”的深深渴望。

甘柠真这才解释原由:“除了十大名门,任何人想要在罗生天通行,必须租用麒麟,这是罗生天不容置疑的规矩。你若是没坐麒麟,很快会被这里所有的门派围攻。麒麟的出租收入,则由各个门派把持,维持日常生活。修炼的人也要吃饭穿衣,何况罗生天各派崇尚奢侈华美,极尽浮华排场,开销巨大,当然要想办法赚银子。”瞥了我一眼,又道:“一路上,途经各派驻地,还会有很多缴费关卡,你的大包袱也能派上用处了。你记住,老实付钱,不要和对方起冲突,不要妄想挑战罗生天千万年来的规矩。嗯,幸好龙眼雀准备了不少干粮,这里的物价可是十分昂贵呢。”

我听得张嘴结舌,逼租麒麟,缴费关卡?日他奶奶的,什么狗屁罗生天,整个一勒索大黑窝啊!

一路上,果然关卡重重,大约相隔近千座玉桥,便设有一处驿站收费。这些驿站形状各异,悬挂门派标识,拴养着几十头麒麟,由各个门派中人把守,收费数目都是一千两银子,美其名曰“养桥费”。

周围的景色风貌倒是美轮美奂,宛如一匹匹幽艳的锦绣,用最繁密的针脚绣织,无处不精致细妙。山峰笼罩在月色蓝霭中,仿佛颗颗彩螺,光色缤纷,山上是各大门派的驻处,琼楼玉宇重叠,雕梁画栋连绵,莹莹韶光从林木的缝隙间透出,映得树叶万紫千红。想到这些东西是从老子身上讹诈来的,我就肉痛。

龙眼鸡趴在麒麟上,迷迷糊糊地打盹。麒麟时而飞奔直行,时而迂回绕弯,在蛛网般的玉桥上穿梭。除了我们,桥上还有不少连夜赶路的人,乘坐麒麟从身旁擦身而过,瞥见甘柠真,大多匆匆拱手作礼。

“小真真,你的人气很强嘛。你看他,口水都流出来了。”望着前方一头麒麟上,不时回头作揖的英伟青年男子,我笑嘻嘻地道。

甘柠真淡淡一哂:“只是碧落赋的名头响罢了。如果他们知道我不过是一个人妖,恐怕立刻大吐口水,而不是大流口水了。”

我哈哈一笑:“小真真,你有时倒还挺风趣的。如果不是整天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会很可爱。”

“我晕!”“我吐!”月魂和螭先后大叫,随后异口同声地道:“这也叫风趣?小子拍起美人屁来够无耻!”

不知不觉,天色渐亮。漫天朝霞如火,白玉桥仿佛染上了一层粉红色的胭脂。乍眼望去,好似千万道绽射的绚丽霞光,在碧涛上晃动。

“双麟芝,夜光芝!新鲜鱼虾,漱玉泉水!物美价廉,清仓甩卖!”随着大声吆喝,河面上漂来了一块亩大的浮坪,坪上站着一个衣着光鲜的老太太,头戴珠翠,脑满肠肥,手里的黄金嵩杆用力一撑,土坪顺势滑到了桥下。

“几位客官,要点什么吗?”老太太仰起头,笑眯眯地道。浮坪上芳草萋萋,花树繁茂,搭起来的碧翠藤萝架下,有几张色彩斑斓的圆桌、躺椅,周围堆列着一只只水晶大缸,缸里分别盛满了各色各类的芝草、鱼虾、糕果、泉水……

胯下的麒麟忽然不跑了,无论我怎么催动,它就是赖在原地不动,精光闪闪的眼睛瞪着土坪,厚软的舌头贪婪地舔动嘴唇。

老太太叫得更加中气十足:“上好的双麟芝、夜光芝!喷喷香,味道棒!”

我狠狠踢了一脚麒麟的腹部,骂道:“畜生,快走啊!老子可在你身上浪费了一万两银子,想偷懒门都没有!”

“呜”的一声,麒麟发出高亢入云的厉吼,扭头,对我吹须瞪眼。与此同时,方圆百里桥上的几千头麒麟纷纷大吼,向我怒视,近万只蹄子齐齐踏动,犹如密雷。

“啊,打雷了,下雨了,收衣服啦!”龙眼鸡蓦地惊醒,胡乱叫嚷。

我吓了一跳,甘柠真道:“这些麒麟向来抱成团,你要是敢伤害一头,所有的麒麟都会找你拼命。”

我直翻白眼,真是刁蛮的畜生啊,还敢威胁顾客!望着附近虎视眈眈、作势欲扑的几千头麒麟,我只好咽下这口气,不满地道:“它怎么好端端地不跑了?”

“听见卖双麟芝、夜光芝,它才故意逼你停下。这些都是麒麟最爱吃的东西。你不肯买,它就不肯走。”甘柠真跃下麒麟,苦笑一声:“你又要破财了。不过我们赶了一夜路,也该休息会了。”

我无奈地牵着麒麟,跃上浮坪,望着洋洋得意的麒麟,心里别提多郁闷了。罗生天个个是勒索高手,连畜生也不例外。

“双麟芝一千两银子一斤,夜光芝八百两银子一斤。春运期间,恕不打折。”老太太竖起指头,说得干脆利落。

哇靠,一千两,八百两,这就是所谓的清仓大甩卖?老子的心在滴血。

甘柠真道:“双麟芝、夜光芝各来一斤,再加三罐漱玉泉水。我们要歇几个时辰。”

“歇多久都行啊。”老太太眉花眼笑,从两只水晶缸里各称了一斤双麟芝、夜光芝。双麟芝是褐色的,茎上结着两个形状似麒麟的穗,穗里全是鼓鼓囊囊的一粒粒碧籽。夜光芝则是一棵黑色灵芝,芬芳浓郁,结着九颗明亮圆润的半透明果实。三头麒麟急不可耐地扑上去,一顿大嚼。

我半睡在躺椅上,慢慢品尝着漱玉泉水,每罐一百两银子的泉水当然不能牛饮。不过说实话,味道和普通山泉没什么两样。打开大包袱,我刚要拿几块糕饼,老太太一个箭步冲到我面前,指着包袱,皮笑肉不笑:“客官,这里谢绝自带食品。我们有新鲜鱼虾,麒麟腌肉,价格是……”

“谢啦,老子不要!”我把牙咬得痒痒的。日他奶奶的,罗生天也太坑人了吧,自己带的干粮还不能在浮坪上吃?

老太太竖起三个指头,笑得我毛骨悚然:“浮坪设有最低消费——三千两银子。您还要再购买九百两银子的东西才行。”

“扑通!”,我从躺椅上滑倒,郁闷得要当场吐血。讹诈!赤裸裸的讹诈!该死的罗生天,分明是一条变相的贼船!一旦上船,不把人扒下几层皮是不会甘休的。

当我们休息到中午,准备离开时,老太太脸上又浮出了古怪的笑容,冲我摊开手:“浮坪上每人歇息一个时辰一百两银子,各位歇了五个时辰,共有三人四兽,五七三十五,总计三千五百两。外加一百两服务费。客官,请付账。”

“哇靠!”除了甘柠真,月魂、螭、龙眼鸡、绞杀和我齐齐大叫,真他妈的贼船啊!

五天后,我们准时赶到一线峡,包袱里也少了十多颗鲛珠。

天空晴朗碧蓝,艳阳高照,晨风吹拂在身上,软绵绵暖洋洋。听甘柠真说,罗生天四季如春,气候温润,没有冬暑的变化。

麒麟拐向左面的一座玉桥,一直跑到尽头,停下来,收起翅翼,扭头发出低沉的啸声。

迎面是一座险峻的山峡,被一道碧水从中间尖锐穿过,宛如两只巨掌合拍住了一柄明亮的长剑。峡上岩石棱角分明,表面生有五彩花纹,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这就是一线峡了。”甘柠真跃下麒麟,下了玉桥。三头麒麟纷纷掉头,向来路飞奔。峡前的苇草滩上,伫立着一座雄壮的墨玉宫殿,高挂“影流迎宾阁”的烫金殿匾。

宫殿四周,丹木葳蕤,羽毛鲜亮的水禽飞鸟和麒麟悠闲散步。见到我们来,也不害怕。绞杀终于忍不住了,触手倏地缠上一只红顶黑鹤,吸取血肉。短短一息的功夫,黑鹤就变成了一具干尸。自从吞噬了浪生兽,绞杀似乎妖力大进。

殿门口,已有几个男子匆匆迎上来。他们穿着高贵的织金黑丝袍,腰系墨玉带,脚踩高古木屐,大袖飘飘,气度从容。但让人恐怖的是,他们居然涂脂抹粉,发髻还搽了浓郁的薰香!

“我姓林,是你们掌门隐无邪请我来的!麻烦你们通报一下。”我好奇地观察对方的打扮,龙眼鸡早就忍不住怪叫:“哈哈,男人搽粉,雌雄不分!”

为首的男子面色一寒,目光冷冷扫过我们三人,对甘柠真拱手道:“阁下可是清虚天碧落赋的甘仙子?”

甘柠真点点头,指了指我:“他的确是应贵掌门邀请而来。”

为首男子这才重新打量我一番,道:“既然如此,请各位先进迎宾阁稍待。我叫人禀报掌门,再行定夺。”目光掠到黑鹤的干尸上,神色微变:“这算什么?谁干的?”

龙眼鸡挤眉弄眼:“下马威呗,这还不明白?你干嘛把嘴唇涂得像烂苹果?干吗搽得那么香?莫非你身上臭烘烘,怕被人闻出来?欲盖弥彰你懂不懂?”

男子眉毛一挑,勃然大怒:“大胆狂徒,居然来一线峡捣乱!碧落赋的名头虽大,可也欺负不到影流头上!”袖子一拂,地上掠出一道纤长的阴影,蛇一般游向龙眼鸡。

这家伙一副傲慢嘴脸,我早看他不顺眼了。当下也不客气,倏地挡在龙眼鸡身前,一拳蓄满混沌甲御术,击散阴影,同时施展魅舞,无声无息飞出一脚,把他踢飞出去。

不等对方落下,我运转羽道术飞扑追去,连续几拳,狠狠揍在他脸上,反手劈出几十下脉经刀,将围来的影流门人击退。为首的男子刚要挣扎起身,我再补上一个膝击,膝盖刹那化作铁锤,捣入对方心窝。闷哼一声,男子喷血仆倒。

“脉经刀!混沌甲御术!”影流门人慌乱地喊道。

“日他奶奶的,叫你们隐掌门出来说话!把老子请来,又对老子动粗,到底想玩什么花样?”我一脚踩住男子胸口,耀武扬威地嚷道。从九疑宝窟里,我带来了隐无邪想要的隐形草和水云鼎,所以不怕他和我翻脸。

几个影流门人逃向宫殿,有个家伙还回头叫嚷:“小子,你等着!”抓起脱脚的木屐,顾不得穿上就跑,样子狼狈,完全没有了先前宽袍广袖的飘洒从容。

龙眼鸡捧腹大笑:“小飞飞,我现在觉得你越来越顺眼了。”

小飞飞?我听得汗毛直竖,狠狠给了他一个暴栗:“长春会那天,记得闭上你这张臭嘴,别给老子惹祸。否则把你变成小鸡鸡!”跟在影流门人后面,耀武扬威地向迎宾阁走去。

殿门口,没人敢阻拦。走进大殿,一如想象的豪华奢丽,光是地面上铺的巨型黑玛瑙,足已价值连城。四壁嵌满了鸡蛋大的彩色宝石,光华璀璨。桌椅案几,都用整块墨玉雕琢,镂饰的花纹精美繁复,细致处几乎纤如毛发。

几个影流门人缩在殿角,色厉内荏地叫嚣:“掌门和护法们马上就到,你们有种别跑!”

我嘻嘻一笑,拉过一把椅子坐下,翘起二郎腿,从桌上的琉璃盘里拿起几个黄果子,津津有味地嚼着。

没等多久,就听见隐无邪的声音:“林兄弟,你终于来了。昔日一别,将近一年了吧?隐某对你挂念得很。”从地上,缓缓钻出一朵阴影之花,花苞不断变大,层层绽开,露出盘膝端坐的隐无邪。

我一愣,旋即明白,隐无邪不想让门人知道他去过魔刹天的事。当下会意地附和:“前几天,我忽然想起当年你请我到一线峡做客的事,一时心血来潮,不告前来。刚才和你的门人有点小误会,掌门你可别怪罪。”

“是他们有眼无珠,怪得了谁?”隐无邪微微一笑,长身而起,阴影之花像一缕雾气,钻入他的体内。隐无邪又对甘柠真点点头:“甘仙子安好。”

几个影流门人张口结舌,都没想到隐无邪对我比甘柠真还要亲善。在隐无邪的命令下,他们不得不向我长揖赔罪。

我从包袱里拿出一株鹅黄色的三叶隐形草,递给隐无邪:“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至于水云鼎,老子暂时不给他,留着作更大的筹码。

隐无邪瞥见隐形草,手不禁微微一抖:“林兄弟费心了,隐某感激不尽。”把隐形草小心翼翼地揣入袍袖,吩咐门人:“传令下去,十乐迎宾。”

“十乐?”那个门人一呆,再次向我投来惊异的眼神。

亲热地携着我的手,隐无邪领我们径直穿过宫殿。后殿临水,玉阶前系着几条华美的彩绘画舫。潺潺水声里,画舫带着我们穿入山峡。

两边山石嵯峨,陡直向内倾斜,遮住了天空,只留出狭窄的一线瓦蓝。

“当……”一记浑厚的钟声悠悠传来,在峡内久久回荡。凝重的古钟声里,自有一份空灵浩渺的意蕴。

“十乐迎宾,上古大音。”甘柠真美目闪过一丝怅然:“昔日柠真随家师拜访沙盘静地时,曾经聆听过十乐。一晃,就是几十年了。”

钟声未尽,又传来隆隆鼓声,雄壮激昂。仿佛沙场点兵,吹角连营,千军万马的杀伐气扑面而来。这时,水流恰好湍急起来,激烈的鼓点声中,滚滚碧波冲向山岩,轰然作响,溅起崩雪碎玉。

我击掌大喊:“好鼓,听得人热血沸腾!”

隐无邪笑道:“林兄弟血气男儿,性情中人,正适合听这样的英雄鼓声。”

紧接着,一阵清婉的琵琶声犹如雨点密密洒落水面。霎时,仿佛从豪迈塞北返回江南,春雨霏霏,绿了芭蕉,红了樱桃,少女守在闺窗的红烛前,绣出缕缕青梅的细香。

水波渐渐放缓,两面山壁的夹角越来越狭窄,光线忽地一暗,似是进入了幽谷,蓝天只剩下隐隐约约的细缝。

叮咚几声,古琴琮琮琤琤,碎金切玉。似是兰花佳人盛开在午夜,幽谷月色清寂,湖畔花影照单,凉凉的寂寞里还带了一分乘风飞去的优雅。

指尖上的月魂光晕流烁,我忍不住迎乐起舞,翩跹而动。魅舞嵌入琴音,丝丝入扣,在清澈的水面上撩起梦幻般的光影。

画舫转过一个岬角,水波荡起盈盈涟漪,柔美靡靡的丝竹声四下弥漫,令人醺醺欲醉。犹如富贵堂前,莺歌燕舞。一笑抵千金,有花直须折,风流的少年把青春换作了浅斟低唱。

魅舞愈发曼妙浓烈,我衣袖挥洒,莲衣当风,想起了橘子洲头,和海姬无数次甜蜜的热吻。

继而,低沉的陶埙声在耳畔响起,整座山峡好似沉浸在沧海桑田,物是人非的古韵中,一草一木,尽历沧桑。重重山影水色,皆经轮回。埙声渐渐淡去,犹如苦茶回味,余韵无穷。我心中不禁生出一丝惘然,望着立在船头,白衣飘飘的倩影,心想下次再和甘柠真一同听十乐,不知猴年马月。

逼仄的突崖向两边渐退,上空重新透出一线瓦蓝的明亮。蓦地,一记记铿锵筝声划破天空,银钩铁勒,气骨铮铮。那是孤独者傲立在高洁的雪山之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挥出衣袖,我缓缓停下魅舞。古筝的高澹意境,是我现在无法体会的。流水东去,碧波倒映着浓重的山影,变得波光深邃。

筝声刚刚消失,清亮的笛声和幽恻的箫声结伴而来,互相缠绕。好像两只燕雀时而嬉戏追逐,时而比翼齐飞,茫茫云海中忽上忽下,曲折迂回,啾啾鸣鸣袅袅,钻入青霄深处,终于声渐悄。

抬头时,我和甘柠真的目光相遇。她偏过首,闪烁不定的水纹映上玉颈。

最后,在一片热热闹闹,喜气洋洋的锣声中,画舫拐进山腹,在深幽的峡洞口靠岸。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06章 罗生门 下一章:第008章 唇枪舌剑
热门: 穿成校草的绑定cp 星际浪子 逆天邪神 京极堂系列04:铁鼠之槛 最后的地球战神 最完美的女孩:另一个自己 穿成总裁的炮灰配偶[穿书] 网游之神王法则 推理作家的信条 纳尼亚传奇6:银椅(双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