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 报应来得快

上一章:第004章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下一章:第006章 罗生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疾风厉啸。

银白色的冰原被远远抛在了身后,起伏的浪涛声渐渐消失。

绞杀飞速奔跑,八条触手飘掠如云。即使我全力飞行,也不会比她更快。为了节省体力,我没有飞行,跨骑在绞杀背上,调息养气。龙眼鸡坐在绞杀头上,双臂抱住绞杀的小犄角,一路唠叨不停。

冰海珊瑚丛的艳丽霞光,仿佛还在我眼前闪烁。

“记得母亲临终前,曾经对我说。”甘柠真贴在我的背上,柔软的气息吹得我脖子发痒。

“她说什么?”

“也许再也没有壮美的雪山,美丽的雪莲。但我们没有悲伤。我们从现有的一切中寻找力量。”

我默然片刻,低声道:“谢谢你,柠真。”

七天日夜不休的赶路,黄昏时分,我们到达了魔刹天与罗生天的天壑——蛤蟆谷。

一路上,我运用息壤改变了体型,变成一个尖嘴猴腮的瘦子,所以没有遇到什么麻烦。即使碰上几拨不开眼的妖怪挡道盘查,借助冰龙令,也有惊无险地安然过关。

残阳斜照,圆墩墩的蛤蟆谷沐浴着柔和的暮霭。宛如一张阔嘴的谷口,守着一队全副武装的妖怪。

我拍了拍绞杀,示意她放慢速度,缓缓走向谷口。

“魔刹天要动手了。”甘柠真道:“我们来魔刹天时,沿途没有任何妖怪盘查。但这几天,一路上多了不少关卡。现在连天壑也有妖怪巡视,可见大战一触即发。”

“不用担心,有碧大哥的冰龙令在,他们决不敢为难。再说今晚你就能飞升,恢复行动自由了。”我跳下绞杀,迎向妖怪们,心想最好北境打得不可开交,老子躲在一边看热闹。

“小子,站住!”为首的熊头妖怪啃着一块烤得焦黄的肉骨头,含糊不清地道。几十个妖怪纷纷围上来,他们个个高大肥胖,目射凶光。

我不发一眼,从怀里掏出冰龙令,在那对黄澄澄的熊眼前一亮。对方似乎视力极差,毛茸茸的熊爪捧着冰龙令,凑近瞅了半天,才看清楚。随即满脸赔笑,肥壮的身躯似乎都矮了一截:“小妖多有得罪,您多包涵。您去罗生天吗?需要盘缠吗?干粮带足了吗?海龙王大人最近可好?”

我傲慢地摆摆手,龙眼鸡在身后嚷道:“我要熊皮裘袄一件!”

熊妖吓了一跳,这才看到骑在绞杀脑袋上的龙眼鸡,眨巴着眼睛,他忽然大喊:“龙眼鸡将军?”

龙眼鸡故作威严地点点头,又冲我不怀好意地挤挤眼:“你的麻烦来喽。嘿嘿,他们是我姐姐的手下。”

我心中一凛,龙眼雀的手下?难道这个妖王也来了?日他奶奶的,最近老子真是走霉运!

熊妖瓮声瓮气地道:“龙将军,您不是被一个叫林飞的小兔崽子抓走了吗?”怀疑地看看我,又瞧瞧绞杀背上的甘柠真。要不是我改变了样貌,又持有冰龙令,恐怕他早叫人把我抓起来了。

不等龙眼鸡回答,我一把搂住他的脖子,手肘稍稍用力,给足龙眼鸡一个阴险恫吓的冷笑,然后对熊妖道:“是本将军把他从林飞那里救出来的。快滚开,本将军身负海龙王大人的秘密使命,你耽误得起吗?没错吧,龙眼鸡将军?”

龙眼鸡捂住脖子,大声咳嗽:“对,对。你别这么亲热啊,容易让人误会我的审美观。”

“说该说的话哦,将军大人。我的螭枪可是很快的。”我凑到龙眼鸡耳边,悄声道。

在我温柔得足可人、妖通杀的目光下,龙眼鸡乖乖屈服,对围上来的妖怪们叫道:“没听到这位将军的命令吗?快闪开,好熊不挡道!”

妖怪们终于散开,我骑上绞杀,不紧不慢地走进谷口。龙眼鸡揉着脖子,悻悻地诅咒:“威胁,赤裸裸的威胁,卑鄙无耻的威胁!你会有报应的。”

蛤蟆谷内,乱石嶙峋,野草丛生。土地十分干涸,几棵老树从裂开的泥缝里艰难挺出,搓丫的枝干在风中虚弱地呻吟。有的土表完全裸露,一眼望去,一块黑,一块绿,一块黄,犹如斑斑疥藓。

我蓦地一震,停下绞杀。

入谷后,神识突然感应到一股浩瀚无匹的精神力量,笼罩了整个山谷。冥冥中,仿佛有一双眼睛悄悄窥探着我。不!是无数双眼睛!谷内的乱石,杂草,老树,都像是一只只神秘莫测的眼睛。死气沉沉的蛤蟆谷,在那股精神力量的影响下,妖异地活了过来。

“龙眼雀?”我心中一寒。

“林飞。”奇异的女声在谷内飘曵不定。似是一堆堆乱石发出来的,又像是野草狂舞的呐喊,老树嘶哑的呻吟。

“出来吧!不要故弄玄虚,对你弟弟没好处。”我厉声道,螭枪死死锁住了龙眼鸡。

空气如同水波颤动,一个女人幽灵般从空虚处浮出,出现在我对面。

“姐姐!我的美女姐姐!你瘦多了!”龙眼鸡跳下绞杀,举手欢呼。又扭头对我幸灾乐祸地挤眉弄眼:“我说了,你会有报应的!佩服我的预言能力吧。”

脸如满月,唇赛朱丹,目似点漆,肌肤胜雪,龙眼雀的确是个美女,前提是必须横向缩小几个尺寸。她实在是太胖了,就像一座粉雕玉琢的大肉山。腰如水桶,双臂滚圆,指涡好似白白的饱满汤圆。下巴的肉层层叠叠地挤在脖喉里,袍领裸露出来的一片雪白胸脯,鼓嘟嘟得如同起泡发酵的面粉。

“我的宝贝弟弟,姐姐想你想得瘦了呗。”龙眼雀手里拿着一只油光光的鸡腿,一边啃咬,一边娇滴滴地答道。姐弟俩如同跳蚤和大象,长得一点不像。

“你怎么知道我是林飞?”我纳闷地看着龙眼雀,她穿了一件开领的大红长袍,袍子上下缀满了大大小小的绿色口袋。口袋里鼓囊囊的,塞满了五颜六色的肉干、糖果、糕饼、鸡鸭鱼肉……

龙眼鸡嚣张地叫嚷:“大白痴,十足的聪明脸孔笨肚肠!你早在血戮林留下了精神气息,以姐姐无所不在的精神大法,只要锁住你的气息,就算跑到天涯海角变成灰,你也逃不掉龙眼的追踪。”

我心中恍然,运用息壤恢复了原来的样貌。既然被对方认出,我也没什么好伪装的了。

“敢绑走我的弟弟,你胆子不小啊。”龙眼雀两、三口啃光鸡腿,随手抛掉骨头,又从口袋里摸出一块李子干,津津有味地咀嚼。

我微微一笑:“令弟一直在我的保护下,如果有人敢动他,我的螭枪不会答应。”赤裸裸地露出威胁。

“呸!”龙眼雀一口吐掉李子核,瞳孔内绽出一圈圈闪烁的银色光环。

霎时,龙眼鸡在我左侧一丈处,奇诡地变成了一棵枯树。

“他在你的保护下?”龙眼雀舔了舔肥厚的嘴唇,戏谑地道。山谷里的石块一个个蹦蹦跳跳,化作了几百个龙眼鸡,环绕着我大声尖笑。

我知道这不过是幻觉,运转镜瞳秘道术一看,不禁呆住。周围的确确是几百个龙眼鸡,不是什么石块。

冷哼一记,我一拳击出混沌甲御术。乱石崩裂,碎屑激溅,几百个龙眼鸡化作碎石块飞出。

“哦哟,是有两下子嘛,难怪夜流冰那个变态会吃瘪了。早看他不顺眼了,你替我教训一下也好。嗯,你长得还不错,是我喜欢的类型。就是瘦了点,矮了点。”龙眼雀对我评头论足起来,不知何时,龙眼鸡已经站到她的身后。原先位置上的枯树,莫明地消失了。

“姐姐,你的品位降低了嘛。”龙眼鸡不满地抗议:“有你老弟这个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美男子在,小林飞只能靠边站!再说他一点不矮,而是太高了。我的身材才是天造地设,正正好好。”

龙眼雀掏出一只红彤彤的大圆果,咬得汁水横流。

“姐姐,你怎么不说话呀?”

“我怕我会吐。”

“吐?你肚子里有小龙眼雀了?”

“胡说,姐姐向来守身如玉。”

我冷静地看着姐弟俩插科打诨,思索应付之法。嘴里道:“龙眼雀妖王,我虽然劫持了令弟,但事后已让他自行离去。你我之间,并没有什么化解不开的仇恨。”掏出冰龙令,故意慢慢擦了擦,放回怀里。

龙眼雀打了个哈哈:“小子,有海龙王为你撑腰,就以为我不敢动你了?我把你变成白痴,再交给那头疯疯癫癫的冰龙好了。”

“别,姐姐手下留情。”龙眼鸡当起了和事佬:“我是自愿跟着他的。”

龙眼雀嘴里的果核忍不住喷了出来:“什么?你脑子坏掉啦?”

“是龙眼的感应。”龙眼鸡嘟囔道:“再说整天待在血戮林,闷都闷死了。”

龙眼雀的脸色忽然变了:“真的是龙眼的感应?你确定?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难道说……”声音微微发颤。

龙眼鸡不解地点点头:“姐姐你不是说,我的龙眼是血统最纯正的金色龙眼嘛。不会错的,龙眼告诉我要跟着这个小子啦。”

龙眼雀紧紧盯着我,面色变幻不定,许久才道:“弟弟,这句话今后不许对第二个人说,听到吗?谁也不能说。”脸上甚至闪过了一丝不安,声音压得极低:“特别是……特别是魔主。否则姐姐也救不了你。”

龙眼鸡有点莫名其妙,不过还是顺从地答应了,又道:“林飞这小子,其实对我还算不错。有吃有喝地供着我,还不用我花银子。姐姐,你就别把他变白痴了。”

我心中大喜,日他奶奶的,这小子总算有点良心。谁料接下来的话把我气个半死“林飞,听得感动吧?羞愧内疚了吧?看看,这就叫大人有大量,龙眼鸡肚里能撑船,根本不和你这种小角色一般计较。不过呢,有仇不报非君子。你一直妒忌我,总爱打我漂亮无瑕的脸。姐姐,你替我报仇,把他的脸打成青一块,紫一块吧。留点分寸,别打死弄残就行。”

龙眼雀也不说话,只是把一块酱汁羊棒骨咬得嘎吱作响。天空变成深蓝色,圆圆的月亮升上树梢,草叶尖上闪烁着苍白的光芒。

还有一天,就是十五满月。

“你要去罗生天?”龙眼雀忽然开口问。

“也许吧。”我模棱两口地回答。

“我和夜流冰、悲喜和尚,奉魔主之令守住通往罗生天、清虚天以及红尘天的天壑。未经魔主许可,任何人、妖不得自由进出。”龙眼雀顿了顿,扔掉羊棒骨:“你要想过去,总得露两手。”

“多说无益,动手吧。”我傲然喝道,心中没有一丝慌乱畏惧。龙眼雀再厉害,还能比得上碧大哥?这些日子,面对臻至“空”的碧潮戈,我也能苦苦坚持好几个时辰。碧大哥说,他虽然有能力杀死我,但会付出惨痛的代价。

龙眼雀瞳孔内的银环流转,绽出一轮轮奇异的光芒。

脚下陡然陷空,出现了一个无底深渊。我施展羽道术,轻盈飞起,左掌劈出,脉经刀遥遥斩向龙眼雀。

一圈闪闪发亮的银环从她瞳孔内射出,刀气投入光环,立刻泯灭。

“拿点有分量的来过招。你不会就凭这半生不熟的脉经甲御术,打败夜流冰的吧?”龙眼雀摇摇头,拿出一只烧鹅,大快朵颐,嘴里还道:“嗯,烧鹅至少比你的脉经刀熟多了。”

“哈哈哈!”龙眼鸡捧腹干笑三声,白了龙眼雀一眼:“自作幽默。”

“那你笑什么?”

“我这个当弟弟的要不笑几下,你不是很没面子?”

日他奶奶的,简直一对活宝!我蓦地发现,下方的深渊里,缓缓爬出几个奇形怪状的妖兽。他们没有手脚,身材如蛇,褐色的皮肤湿滑发腻,生着一圈圈深黑色的环纹。

妖兽扭动着身躯,不住伸长,嘴里吐出一堆堆黄褐色的泥垢。不等它们接近,我喷出一团团三昧真火,把几个妖兽烧成焦炭。

“大白痴!”龙眼鸡瞪着我,指了指那团焦黑:“睁大眼睛看仔细,几条蚯蚓罢了。姐姐不过是用龙眼施展精神大法,诱使你生出错觉。”

我目瞪口呆,躺在地上的果然只是几条小蚯蚓,而所谓的无底深渊,只是地上一条极细的土缝。

龙眼雀揪住龙眼鸡的辣椒鼻:“你怎么帮着外人啊?”

龙眼鸡一边龇牙咧嘴叫痛,一边嚷:“高贵正义的龙眼血统,告诉我做妖要公正。他是我朋友,你是我姐姐,我两不相帮!”

龙眼雀松开手,哼道:“就算你帮他也没用。”又对我道:“我弟弟对你这么够朋友,将来你……你要是……要是遇到机缘,可别忘了他。”这几句话说得吞吞吐吐,听得我不明不白。

“拿点真本事出来吧!让我看看,连龙眼也要追随的人有多强!”龙眼雀随手丢出烧鹅骨头,迎风而长,变成几十个骷髅,摇摇晃晃地向我走来。

我一拳饱含混沌甲御术击出,把骷髅打回原形,同时射出螭枪。

“轰”的一声,螭枪射中龙眼雀,后者化作石块碎裂。地上的一丛杂草忽然剧烈摇曳,幻化成龙眼雀,手里拿着一块桂花绿豆糕,细细地品嚼。我刚要射出螭枪,这个龙眼雀又消失了,从另一棵老树上浮出身躯。

“大白痴,用神识!”龙眼鸡捏着拳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整个山谷和她的精神大法联系在一起,不要被你的眼睛蒙骗!不过也不完全是幻觉,有真有假,呜……”话还没说话,一张芝麻大饼从天而降,封盖住了他的脸。

然后山谷的野草开始疯长,潮水般汹涌起伏,渐渐高过头顶。每一根野草上,都有一个龙眼雀,瞳孔内银光涟涟,闪烁异彩。

我不动声色,施展胎化长生妖术,吸取四周的生气。野草忽地停止生长,迅速枯萎,衰败。“嘎吱”,一棵老树缓缓折倒。

“这是什么妖法?”龙眼雀皱起眉头。

“这是我的真本事。”我得意地一笑,神识延伸出去,感应到无数个龙眼雀中的一个,有着极为特殊的精神波动。

亮晶晶的咒丝倏地闪过,龙眼雀娇叱一声,被咒丝捆住双脚。其她的龙眼雀随即消失了。

咒丝迅速打结。

“该死!”龙眼雀的瞳孔内射出一圈银色波纹,击中咒结。与此同时,我的螭枪喷薄射出。

“轰!”空中掠过一道灼热的赤焰,螭倏地回到神识,暴跳如雷:“被她耍了,傻小子!”

我骇然发现,原本和我面对面的龙眼雀,竟然出现在右后方,脚上的咒结正化作一缕青烟,迅速飞散。我恍然大悟,被咒丝缠住的一瞬间,龙眼雀施展精神大法,在我眼前生出一个被咒丝缠住的幻象,引我射出螭枪。而真身赢得宝贵的时间,从容解开咒结。

“很厉害嘛,差点要了我的命。”龙眼雀拿出一根葱油蛋卷,狠狠咬了一口。瞳孔内的银环犹如震荡的涟漪,一圈接一圈放大。

天地立刻变成了茫茫血红色,上不见天空,下不见土地。黏稠的血液从空气里渗出,流淌出千万条扭动的轨迹。龙眼雀、龙眼鸡消失在山谷中,就连背后的绞杀、甘柠真也不见了。

我暴喝一声,高高跃起,双拳蓄满混沌甲御术,不停顿地向四周击出数百拳。同时神识延伸,捕捉到山谷内的某一处,一点异常的精神波动。

拳气过处,血色消灭,如同一张大幕布被刺穿了无数个洞眼,透出藏在幕后的山谷景物。然而短短一瞬间,洞眼弥合,血红色重新笼罩天地。

无数怪兽、厉鬼嚎叫着,从周围涌出,疯狂地扑向我。

我不慌不忙,默念千千咒结,咒丝向四周辐射,缠住扑涌来的鬼怪们。神识找到那一点精神波动,紧紧锁住。螭大声咆哮,化作一道猩红色的热焰射出。

“轰”的一声,螭倏地回到神识,暴躁地嚷道:“差一点,就差一点!这个该死的女妖,弄得我一身油腻!”

“我的葱油蛋卷!才咬了一口的葱油蛋卷啊!林飞,你赔我的蛋卷!”四面八方传来龙眼雀的娇呼。

我哭笑不得,螭枪射出的同时,那点精神波动就闪开了。不过还好射中了龙眼雀的葱油蛋卷,不算空手而回。

鬼怪们忽地敛去。

大脑猛地感到一点针刺的痛苦,仿佛有什么奇异的东西,钻进了我的脑海。刹那间,心灵的天地风云突变,时而一片空白,时而乱象纷呈。与此同时,神识内的那颗内丹急速旋转。

“哦!”我听到龙眼雀一声短促的尖叫。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04章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下一章:第006章 罗生门
热门: 异现场调查科前传1:血族革命 小阁老 高术通神 别动我的鱼尾巴 生命的交叉 火之幻影 女生寝室3:诡铃 白月光要和我闪婚 完全犯罪使者 幻影城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