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上一章:第003章 鲸歌(下) 下一章:第005章 报应来得快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回到人鱼族族地,整整八个时辰,我还有点失魂落魄,不敢相信隐无邪说的是真的。

就连捕获的浪生兽,也被我扔在角落,无暇顾及。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我烦躁地走来走去,脸红脖子粗,犹如一头即将被阉割的发情公牛。

绞杀围着浪生兽打转,不住地舔动舌头。

“你已经来回走了好几个时辰,我的眼睛也花了。”甘柠真靠在床上,平静地看着我。还有七天,她就要迈入飞升。

我停下脚步,恨恨地道:“隐无邪告诉我,海姬早在一个月前,安全返回罗生天的脉经海殿,而她的亲姐姐——脉经海殿的殿主要把她嫁给沙盘静地的掌门之子无颜。据说会在今年罗生天的长春会上,正式宣布这个消息。你说这是不是真的?”

“你问过我三遍了。我也回答了三遍——完全有可能。”甘柠真无可奈何地道:“第一,以隐无邪的身份,决不会信口开河,何况他对你还有笼络之意。第二,罗生天的十大名门中,沙盘静地排在第二,脉经海殿名列第三。如果两家联姻,势力大增,便可盖过第一名门的大光明境。第三,你和海姬的流言蜚语已有不少,为了杜绝隐患,让海姬趁早嫁人是最好的办法。”

“海姬是不会答应的!老子对她有信心!”

“恐怕她做不了主。脉经海殿的殿主叫海妃,是个很厉害的角色。依我看,海姬就算反抗,也会被她强行软禁。”

“可她是海姬的亲姐姐,难道不管自己妹妹的心意?日他奶奶的,就算是大唐,包办婚姻也落伍了啊!”

“比起整个门派的前途,个人的婚事算得了什么?如今的局势动荡不安,面对虎视眈眈的魔刹天,扩展自家的势力比什么都重要。”

我呆了半天,气急败坏地叫起来:“日他奶奶的,这个叫无颜的小王八羔子吃了豹子胆,敢和老子抢女人!老子先阉了他,再干掉他老子无痕!”

甘柠真白了我一眼:“典型的意淫。沙盘静地的掌门无痕,精通天人术算,被称作罗生天最高深莫测的人。即使是我师叔,也摸不透他的法力。其子无颜俊朗聪慧,在罗生天的青年才俊中稳坐头一把交椅,也是无数女子心中的佳偶。和海姬算得上郎才女貌,门当户对。”

“哇靠!小真真你的胳膊怎么往外拐啊!”我气得不理她,拉了把椅子坐下,一个人对着墙,暗自盘算起来。海姬的这门亲事,老子铁定是要想办法破坏的。只是胳膊拗不过大腿,以我一人的法力,当然打不过沙盘静地,所以要智勇兼施。隐无邪说过,影流一定会全力帮我。明知他另有目的,眼下也管不了这么多了。

“爸爸,我饿了。”绞杀忽然扑到我的怀里,撒娇地舔舔我的脸,口水直流。

“去去去,自己找东西吃。你妈要被人抢了,老子正烦着呢。”我心不在焉地推开它,绞尽脑汁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好法子。直到此时,我才明白,权势和力量有多么重要。

“林飞,你确定爱海姬,而不仅仅是喜欢吗?”甘柠真的声音听起来渺如轻烟。

我微微一呆。

“爱和喜欢有什么不同?”我喃喃地道。第一次的青涩的吻,第一次有了说爱我的女子。在那比黄金更灿烂炫目的容颜下,我不再感到自己一无所有。

“如果你去罗生天,就没有回头路了。海姬会跟着你流浪、受累,你准备好了吗?你要面对的整个罗生天的愤怒,你准备好了吗?如果仅仅是喜欢,是无法坚持一生的。”

对着墙角,明亮的壁珠映出了我茫然的眼睛,我可没想那么多。

背后猛然传来浪生兽的厉吼悲啸,夹杂着甘柠真的惊呼。回头一看,我瞠目结舌。绞杀正趴在浪生兽背上,急速扭动。宽大的尾巴缠绕住了浪生兽,触须刺入它的小腹,不住搅动,触须的末端鼓胀得通红如血。而被咒结捆住的浪生兽根本无力挣扎,任由绞杀摆布。

“哇靠!谁让你吃它的!”我冲到绞杀旁,心疼地大吼。十足的败家女啊,这么珍贵的神兽也拿来填肚子!

“是爸爸叫我自己找吃的呀。”绞杀抬起头,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浪生兽很好吃呢。爸爸,你要尝尝吗?”

浪生兽发出一阵阵悲鸣,健美闪亮的四肢慢慢萎缩,眼看是活不了了。我郁闷得要吐血,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老婆要泡汤,坐骑也没了。

原来失去比一无所有更痛苦。

“砰!”我一拳狠狠砸在墙上,吼道:“我要去罗生天,我要抢回海姬!我林飞今天拥有的,都是用命换来的!没有人能把它们再夺回去!”

甘柠真发出一丝云烟般的叹息。我冷冷地看着她:“我是龙蝶妖王,叱咤红尘天的一代妖王,不是从前的软弱少年。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我来得及。你可以选择,留在这里,或者和我一起走。”推开门,扬长而去。

我先去见了大鱼,告诉她即将远行。大鱼和小鱼恋恋不舍,并为我准备了许多闪闪发光的极品鲛珠。我没有拒绝,全部收下了。

接着我去了九疑宝窟,从秘道而入,找到南宫平。老头正在一间石室里解剖怪兽,忙得不可开交。我问他索要了七情六欲镜,以及一大包珍稀宝贝,外加一只守财奴。在老头千叮咛万嘱咐下,答应他尽快回来,传承衣钵。

背着大包小包,我回到人鱼族族地。却骇然发现,绞杀变得我几乎认不出来了。

它的皮肤变成了半透明的湛蓝色,闪闪发亮。宽大的尾巴布满了美丽的波浪纹,触须式的四肢变成了八根长长的触手,行云流水般舞动。最奇特的是双目璀璨如星,射出变幻莫测的光芒。

“爸爸,我变成丑八怪了。”绞杀扑到我怀里,呜咽道:“吃了浪生兽,我就变成这个怪样子了。”

我目瞪口呆,难道绞杀被浪生兽同化了?这倒大有可能,毕竟上古神兽不是那么容易咽下肚的。

“哈哈,罪有应得!”我摸了摸绞杀的皮肤,虽然薄如蝉翼,但蕴含了惊人的弹力,和浪生兽的触感几乎一模一样。

“告诉老爸,觉得哪里不舒服?”毕竟是我的便宜女儿,我总有点担心。

绞杀不知所措地道:“反正觉得怪怪的。不过,人家现在会变啦。”窜出我的怀抱,长长地吸了一口气。

饱满的肌肉从她肤下一块块鼓起,全身滚动,背部渐渐耸突,躯体不断膨胀变大,化作了一个庞然大物。

看到我满脸惊讶,绞杀得意地炫耀:“不但能变大,还能变小呢。”丰隆的肌肉群缓缓退去,身躯开始收缩,越缩越小,直到变成蚂蚁大小。

我彻底傻眼,征询的目光投向甘柠真。

“浪生兽的特性似乎被它吸收了。”甘柠真露出深思之色:“至于变化体形,也许是两者融合后,生出了一种新的妖力。”

“那不是也可以和浪生兽一样,预知祸福了?”我大喜过望,一把抱起恢复原状的绞杀,重重亲了一口。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我等于平添了一个比浪生兽更好的宝贝!宝贝乖女儿,以后想吃什么尽管吃,老爸替你抓!

“爸爸好讨厌啦,这是我的初吻哦。”绞杀不满地撅起嘴巴,八条触手不停地擦嘴唇。

“嘿嘿,你吃了老爸辛苦抓来的坐骑,只好罚你代替。”我捂嘴奸笑。

“我们可以走了吗?”甘柠真忽然道。

我苦笑一声:“你没有必要跟着我去的。罗生天恐怕也不会欢迎你。”

“那是我的事。”她目光清澈,静静地回望着我:“不过七天之内,你恐怕都得背着我了。”

我心中一荡,不由得想起在血戮林时,我伏在她背上的美妙感觉。蓦地又想起海姬,心里一阵难过。

一切收拾妥当后,我怀揣小火炉、七情六欲镜,肩扛满满两大包奇珍异宝,背负甘柠真,软磨硬泡地骑上绞杀,再带上龙眼鸡这个拖油瓶,在美人鱼们的温柔道别声中,直奔龙宫,向碧潮戈辞行。

碧潮戈不在龙殿,而是去了琅玕海崖。来到海崖时,我的心情已经完全平复了。天地不仁,弱肉强食,大唐和北境都是一样。只有拥有强大的实力,才能守护自己想要的东西。

让绞杀背着甘柠真,和龙眼鸡守在崖下,我径自走上崖顶。

碧潮戈雪袍玉冠,负手立在琅玕树前,目光深邃得犹如千年寒潭。

“怅然浮生如梦,觉来无处追寻。有时我在想,如果琅瑛不死,我的刀术决不会臻至空的境界。”碧潮戈长叹一声,对我道:“得到的,失去的,永远不能如人心愿。”

“不是梦。人生绝不是梦。得到失去,都是我们自己的选择。”我静静地道,海风吹得我的长袍紧贴肌肤,有淡淡的凉意。

碧潮戈微微一笑:“你要走?”

“是。”

“今日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再见了。”碧潮戈轻轻叹息,没有问我离开的原因。

我洒然一笑:“我不会忘记碧大哥的。”

碧潮戈沉默了一会,道:“你要小心。”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大哥对我的情谊,林飞铭记于心。”临近分别,我心中生出了一阵惆怅。大哥两个字,叫得比平时真切多了。

碧潮戈看着我,许久,目光中流露出罕见的温暖。

“来,跪下。”他忽然转身,面对琅玕树,昂然跪倒。我一愣,也学着碧潮戈的样子跪下。光润如玉的琅玕树,隐隐映出两个人并排的身影。

“琅玕树作证,今日碧潮戈和林飞结为兄弟。从此福祸同当,生死与共。”碧潮戈语声铿锵。

“大哥,你要和我结拜?万万不可!”我吃了一惊,要站起来。我是魔刹天追杀的对象,以碧潮戈的立场,如果和我正式结拜,会给他带来很多麻烦。他应该清楚这一点。

“跪下!”碧潮戈喝道,庞大无匹的气势透体而出,强行把我压下。

“大哥!”

“莫非你嫌我是个妖怪?”

“当然不是。我不想连累大哥。”

“我海龙王的兄弟,不要说这么没出息的话!”碧潮戈目光如电,冷峻的脸上毫无表情:“若没有你,此刻我怎能坦然站在琅瑛的埋骨处?废话少说,快点结拜,不要浪费本王的时间!”

我喉头一阵哽咽,和他对视良久,毅然咬牙道:“琅玕树作证,今日林飞和碧潮戈结为兄弟。从此福祸同当,生死与共。”

“生生世世,永结兄弟。若违此誓,天诛地灭!”

仰天大笑,碧潮戈长身而起,重重拍了一下我的肩:“我已发帖明告其他三大妖王,谁和你过不去,谁就是我碧潮戈的敌人!”

我眼眶发热,感动得说不出话来。碧潮戈从怀里掏出一个玉牌,塞到我手里:“这是我的冰龙令。拿着它,你可以在魔刹天畅行无阻。”

玉牌触手奇寒,莹莹生辉。冰蓝色波纹花饰环绕的正面,雕镂着一条张牙舞爪的九头冰龙,背面刻有“海龙王”三个古朴大字。我不再客套,小心收好冰龙令,忽然想起一事,道:“大哥,公子樱已到了知微的境地。如果你以后和他交手,千万小心!”

碧潮戈豪气干云:“高手决战,法术的境界高下不算什么。论起刀头舔血的生死实战,你大哥远胜过他!嘿嘿,死在本王刀下的妖怪,至少有几十万个。”

我听得直咋舌,我的大哥,我的女儿,还有我的前世,全都是杀人魔头啊。

过了一会儿,碧潮戈道:“飞弟,以你的天资,纵横北境是迟早的事,不要太在乎一时的得失。明白么?”

“明白!”我涩声道。

“不要再来魔刹天了。我听说,魔主似乎也对你生出了兴趣。”

“明白。”

很长的时间,我们都没有说话。琅玕果“叮叮沥沥”地碰鸣,像落了一地的雨点。

又沉默了很长的时间。

“你说得对,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碧潮戈轻抚琅玕树,神色黯然:“一路珍重。我,不送你了。”

“大哥!我……我走了。”我心情激荡,始终挪不动脚步。这些天,碧潮戈天天逼我修炼,出手毫不留情。但离去时,会悄悄留下几株补元气的丹草。

只有我知道,海龙王是个内心多么孤独,又多么害怕孤独的人。这些年他有的,只是刀。

“走吧,不要婆婆妈妈,效小儿女之态!”半晌,碧潮戈喝道:“我碧潮戈孤独一生,有了爱我的女人,有了结义的兄弟,此生再无憾事!”

我软弱地点点头。

“嗯,有一句话,大哥想对你说很久了。”碧潮戈背过身去,雄伟如山的背影在珊瑚光的映照下有些朦胧。

海风呼啸如刀,衣衫猎猎作响。

我忽然想起初见时,天神般凛冽的孤峭风姿。

也忘不了,那个蜷缩在地上痛苦嘶喊的疯子。

我更明白,他终会随魔主出征,转战北境,也许有一天死在公子樱的刀下。

今日一别,也许我们没有再见的机会。

也许我们都是命运的奴隶。

但是——

“生生世世,永结兄弟!”

琅玕树作证!

“谢谢你。”碧潮戈用力挥挥手,黑发在海风中飞扬。

我狂叫一声,在热泪流下前,头也不回地冲下了海崖。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03章 鲸歌(下) 下一章:第005章 报应来得快
热门: 新干线谋杀案 坛子里的残指 百亿遗产杀人事件 英雄联盟:冠军之箭 从零开始 狄仁杰之恶麒麟 洞察者·螳螂 猎魔人3:精灵之血 入土不安 屠队长和她的沈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