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人妖

上一章:第011章 往事如刀 下一章:第002章 鲸歌(上)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海风呼啸,碧潮戈的身影犹如孤峭的琅玕树。

就连他脸上的两道泪痕,也是那么孤峭,仿佛寂寞而无助的刀锋。他抱紧了琅玕树,仿佛抱紧了世上唯一的东西。

我看到了一个新的海龙王,一个从来没人能够了解的,隐藏得很深的灵魂。如同一幅华丽的彩画剥去了层层颜料,裸露出最初的线条。

“你还不逃吗?”碧潮戈侧对着我,目光一直凝视着琅玕树。

“我不知道能不能逃得掉,所以不敢冒险。如果我死了,我要救的女人也会没命。”我老老实实地回答。和海龙王这样的人打交道,有时候坦白更好。

“你可以走了,今日一战,是我败了。”他瞥了一眼肩头的伤口,声音冷涩:“除了魔主,你是第二个让本王受伤的人了。”

我暗地里松了口气,嘴上卖乖:“我只是利用大王一时心神混乱,偷袭伤了你。说实话,我的法力还是比大王差了一大截。”仔细审视他的反应,但愿这家伙是真的认输,而不是等我放松警惕,突然捅老子一刀,来个以偷袭报偷袭。要知道,老子刚刚揭破他和琅瑛的一段隐秘,被恼羞成怒地灭口再正常不过了。

碧潮戈冷冷一哂:“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只要伤了本王,就是你的本事。”

我大喜过望,连连点头:“大王的胸襟气度,真让小子佩服得五体投地。不过嘛,大王不是败给我林飞,而是败给了自己。”

“哦?”

“在大王内心深处,最爱的并不是刀,而是您的夫人。也许过去的您,生命里只有刀,但自从有了夫人以后,您已经变了。只是这么多年,你一直无法面对这样的改变,一直在自欺欺人,甚至在欺骗自己的这柄无量刀。试问一个这样的人,又如何能练成天下无双的刀术?‘器无大小,唯心能量。’而您的心早已乱了。所以击伤大王的,不是我的螭枪,而是你自己的本心啊!”

碧潮戈瞳孔微缩,目光从琅玕树上收回,落到我脸上:“你是说本王像个缩头乌龟?”

我目光毫不退让地和他对视:“我只是说大王在逃避自己的本心。七情六欲,在所难免,与其逃避不如面对。以大王的神勇,难道连爱一个女人都不敢承认吗?如果不能诚于心,又如何诚于刀?”

碧潮戈冷冷地看着我,神色一如以往般平静。然而我却感觉得到,在他的内心深处,一如被海风吹得猎猎作响的白袍,激烈翻涌。

默然许久,他居然笑了。

“不错,我爱琅瑛,我爱我的妻子,胜过我的刀。”碧潮戈仿佛用了很长的时间,说完这几句话,如释重负。

然后他慢慢举起了无量刀。

我心头一紧,神识感应螭枪,瞄准碧潮戈,呼之欲出。

“器无大小,唯心能量。”碧潮戈没有对我动手,只是抚摸着无量刀,喃喃地道:“既无大小,又何必去量?今日一战,本王终于明白了。”

随手一抛,这柄价值连城的魂器高高飞起,划过一个优美的弧线,向崖下坠去。在半空,无量刀发出一声清亮的啸声,化作一个独角怪物,张牙舞爪,半透明的躯体如同水一般流动。怪物对碧潮戈点点头,体内爆出一团流光溢彩的水雾,向四周“咝咝”激溅。水雾散开后,怪物消失了。

“它自由了!”我听到螭羡慕的怪叫:“碧潮戈放它回到了色欲天!”

“痛快!痛快!”碧潮戈仰天长啸,热泪滚滚。啸声初始激越悲苦,凄厉迂回,到后来变得慷慨豪壮,宛如穿过窄小峡谷的大河,坦坦荡荡,一往无前地流畅奔腾,心中多年的积闷仿佛一扫而光。

我目瞪口呆,扔掉了无量刀的碧潮戈,竟然变得更可怕了!他站在我的对面,不足两尺,我却生出一种无法感应他具体位置的错觉。天空、海崖、碧潮戈,三者仿佛贯通成一体,化作一柄真正无量无形的刀。这柄刀既是静止的,也是流动的,再也察觉不到节奏变化的空隙。

我恍然醒悟,碧潮戈的刀术又上了一层!

“林飞小友,你说得没错。这些年来,我只是个逃避自己的缩头乌龟。”碧潮戈长叹一声,神色温和,冷漠的坚冰已经融化。

小友?我没听错吧?堂堂的一代妖王对我完全没了敌意,拍了拍我的肩膀,像个熟识的老朋友:“来,陪我聊聊。”

我有点受宠若惊:“大王你?”

“不要叫什么大王,随便一点,我现在也不是个疯子了,你不用害怕拘束。”碧潮戈席地而坐,伸直了双腿,惬意地倚靠在琅玕树上。

我嘿嘿一笑,不客气地坐下来:“那我叫你碧大哥吧。”和他化敌为友,称兄道弟,我当然求之不得。

“碧大哥,这是琅瑛昔日对我的称呼。”碧潮戈露出一个奇怪的表情:“说起来,我还要谢谢你。没有你,我怎能解开多年的心结,刀术突破瓶颈,完成我梦寐以求的心愿。‘不能诚于心,如何诚于刀?’林兄弟,你说得太好了!”面露笑容,显然心情十分舒畅。

顿了顿,碧潮戈问:“林兄弟,你见过南宫平?”

碧潮戈和琅瑶照过七情六欲镜一事只有南宫平清楚,我知道瞒不过去,索性大着胆子,把偷入九疑宝窟的经历说了出来。只是掩去南宫平的一些研制秘密,以及那条出入宝窟的暗道。末了道:“碧大哥,你不会怪罪我这个新师父吧?”

碧潮戈洒然道:“以南宫平的心机手段,我就算想怪罪,恐怕也没那么容易,何况他又是你的师父。九疑宝窟里的东西,你们师徒俩随便拿就是了。小兄弟,你确定琅瑶还活着吗?”

我点点头,试探着问道:“碧大哥,你想杀她?”

“没必要了,她毕竟是琅瑛的妹妹。”碧潮戈轻轻地叹了口气:“你知道吗,琅瑛就葬在这里,葬在这棵琅玕树下。她是个可怜的人,虽然出生在罗生天的登峰造极阁,贵为掌门之女,却受尽门人的冷落中伤,被当成一个妖孽。”

“我听说,琅瑛的母亲是在琅玕树下突然怀上了她?”

碧潮戈冷笑:“就算她是琅玕树妖又怎么样?琅瑛聪慧美丽,天资过人,黄巾甲御术的造诣远胜同门里的那些人类。”

“我相信,大哥爱上的女人一定好得没话说!”

碧潮戈凤目中闪过一丝忧伤之色:“迎娶琅瑶的那一晚,当我揭开红盖头时,我看到的是一双终身难忘的眼睛。那么骄傲,那么敏感,又那么孤独。就像是我少年时曾用过的一柄刀,薄薄的闪着蓝光的刀刃,很锐,很脆,纤细的刀尖一折就会断。半夜里,琅瑛会常常惊醒,坐在床角发呆,如同一只迷失的小兽。林兄弟,我好后悔,我好后悔!”

我很体贴地安慰了他几句,什么金风雨露一相逢,胜却人间无数啦;什么自古红颜多薄命啦,什么只要曾经拥有,不在乎天长地久啦……听得碧潮戈这个情场白痴击节感慨,对我越来越亲善。

许久,碧潮戈才如梦初醒般道:“林兄弟,你不是需要琅玕果救你的女人吗?快去吧!你放心,只要你身在冰海,夜流冰和龙眼雀休想动你!”

“碧大哥真是善解人意。”我说得嘴也起泡了,立刻驾起吹气风,兴高采烈地和他道别。有了碧潮戈这顶保护伞,老子可以在冰海横着走了。

回到人鱼族的族地,顾不上和大鱼小鱼多说,我直扑甘柠真的房间。扶起她,喂下琅玕果后,我心中的一块巨石终于落地。

过了片刻,甘柠真喉头轻响,嘴角流出一缕略带腥气的白涎。嘤咛一声,缓缓睁开了眼睛。

我擦掉她唇边的白涎,欢喜得话也说不出来。甘柠真柔若无骨,靠在我的肩头,鬓发的幽香直钻鼻孔。一旁的小鱼笑眯眯地道:“甘仙子总算醒了,要不然,我们的林公子又得找海龙王拼命了。”

不等甘柠真问,大鱼就把我取琅玕果的事全说了。什么孤闯九疑宝窟,勇斗海龙王,什么宁可天劫逼近,也要向空空玄索取解药。经过她巧言令色地渲染,我变成了一个为了美女不要命的痴情英雄。

“甘仙子昏迷的这几天,林公子茶饭不思,夜不能寐。人都瘦了一圈呢。唉,我真是羡慕甘仙子的好福气。”大鱼叹息道,我听得眉花眼笑,恨不得亲她一口。她要是改行去做红娘,一定比做族长有前途。

甘柠真脸颊一红,轻轻挣开了我的扶抱,坐直了身。大鱼、小鱼知趣地离开了,只剩下绞杀趴在我的肩头,亲热地舔我的耳朵。

“以后不用这样。”甘柠真沉默了很久,目光复杂地看了我一眼:“你不欠我什么。保护你,原本就是我的责任。”

“我心甘情愿。”

“但我不愿意。”甘柠真偏过头去,不再看我,声音清幽而游移。

“为什么?”我心里满不是滋味,为她拼死拼活,就换来这么冷淡的一句话。

“我不想欠你什么。”

日他奶奶的,好心当作驴肝肺!我不由涌上一股无名怨气:“你一定要理解成谁欠谁吗?如果是公子樱救你,恐怕你不会这么说吧?是啦,老子始终是个外人,是我多事!咱们分道扬镳,你回你的清虚天吧!”

甘柠真淡淡地道:“我立过血誓,我是不会离开你的。”

“血誓,只有血誓吗?”我心中一酸,望着她清丽如雪、近在咫尺的侧影,我觉得一阵恍惚,仿佛隔了一层水雾在看她,越看越遥远。我忽然想起隐无邪的话:“清虚天、罗生天的十大名门最讲究的就是门当户对。别说公子出生红尘天,就算你是清虚天、罗生天,如果不是出自名门,他们根本不会正眼瞧你。”

甘柠真沉默了一会,道:“是,仅仅是血誓。”眼帘低垂,颤动的睫毛织出了一片淡淡的阴影。

我的心越来越凉,声音也变得冷漠:“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死也好,活也好,和我没有半点关系。同样的,我也如此。现在的林飞,已经不再需要你的保护了。”

放下床幔,我头也不回地向外走去。“扑通”,身后传来跌倒声,扭头一看,甘柠真趴倒在床上,又竭力坐起身,盘膝运气。

“你给我吃的补药太多了,好像增长了不少法力。”隔着我听到甘柠真低声道:“别让人进来,我要进化了。”

进化?进化!仿佛晴天霹雳,我一下子懵了!要知道只有妖怪,才会有进化!堂堂清虚天第一名门的门人,怎么会是一个妖怪?冲到甘柠真床前,我掀开床帐,只见一缕缕莹润雪白的细丝钻出她的肌肤,白丝缠成半透明的花瓣状,飞速覆盖全身。

甘柠真苍白的脸上,泛出妖艳的红润:“没想到吧?”她平静地道:“我只是个人妖。”

我心潮汹涌,甘柠真居然和我一样,半人半妖!天啊,要是被别人知道,她在清虚天一定没法混了!回风流雪般的仙子,转眼便会受尽嘲笑,就像昔日的琅瑛一样。

慢慢放下帷帐,我背对着甘柠真,低声道:“你放心,不会有人知道。我会一直守在这里。”

“其实——我不在乎。是人,是妖,又有什么打紧?”过了许久,甘柠真轻轻地叹了口气:“我只是不愿碧落赋因为我而受辱。维持清虚天的第一名门,并不容易。”

我嗯了一声,她幽幽地问道:“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不是人类吗?”

我扭过头,冲她翻了个白眼:“你是人是妖,和老子这个外人没关系。”

她默然,随后道:“我要迈入末那态了,大概需要一个月的进化时间,才能飞升。”

我略一犹豫,道:“反正老子有空,在这里陪陪那些美人鱼也不错。一个月后,咱们再分道扬镳。”

“傻子。”甘柠真的声音像一根细细颤鸣的琴弦:“我……我……你……我是不会背弃誓约的。”

我回过身,她低下头,避开了我的目光。垂露的一段耳颈,被床顶镶嵌的鲛珠照得宛如幽谷里的一抹细雪。

不知怎样的人,才能把这抹细雪照得更加清艳呢?

“我的母亲,是魔刹天的七窍雪莲妖。”甘柠真道:“在我很小的时候,她就死了。她是被我的父亲遗弃的。”

“你父亲是?”

甘柠真凄凉地笑了笑,不再说话。我站在床边,望着墙上两个人的影子,胡思乱想。在屋外很远的地方,隐隐有海浪的声音。

“我想听你再说说,你是怎么和碧潮戈比拼的?”甘柠真抬起头,平静地凝视着我:“坐下吧,站着不累吗?”

我坐在床边,絮絮叨叨地说出这几天来的经历,包括碧潮戈和琅瑛的往事。甘柠真静静地听,时而微笑,时而惊叹,鱼纹银丝鲛绡床幔在她的侧脸颊映上了柔美的纹影。不知过了多久,我说累了,靠在床粱上,打起了瞌睡。迷迷糊糊中,我听见甘柠真轻轻哼着歌,很轻柔、很温暖的歌,如同溪水上闪烁的阳光。

我在歌声里沉沉睡去。

醒来时,我发现自己靠在甘柠真肩头,赶紧站起来。她闭着眼,似乎睡着了。想了想,我拿起一件宽大的外袍,替甘柠真穿上。这么一来,即使被人看到,也不会发现她在进化。

“砰砰……”伴着敲门声,我听见龙眼鸡的大呼小叫。拉开门,我不由分说,给了他一个暴栗:“你小子,几天没挨揍就皮肉发痒?”

龙眼鸡捂着脑门怪叫:“你鬼鬼祟祟躲在甘柠真房里,难道不知道男女有别吗?”

我哼道:“难道你要我躲在你的房里?”

“不必了。近墨者黑,你这种重色轻友的小人会把我带坏的!”龙眼鸡伸长脖子,偷偷瞅了一眼甘柠真,压低声音,凑到我耳边道:“她怎么还穿着衣服?难道……你不行?”

“闭上你的臭嘴!”我没好气地举起拳头:“听说这几天你和几条小美人鱼打得火热,怎么有空来找我?”

“你这种好色之徒,是不会明白男女之间纯洁的友谊的。再说我天天擦牙,嘴巴比你香多了,不信你闻闻。”不等我挥拳,龙眼鸡一溜烟逃走,嘴里嚷道:“碧潮戈找上门了,他在大厅等你!”

我吃了一惊,仅仅一晚的时间,碧潮戈就找到了我的藏身处,还真是神通广大。他既然离开了琅玕崖,想必心结尽去。吩咐绞杀替我守护甘柠真,我锁好门,来到人鱼族的大殿。

碧潮戈负手而立,目光睨睥。周围的人鱼黑压压地跪倒一片,大鱼、小鱼浑身发抖,头也不敢抬。龙眼鸡倒是大模大样,坐在椅子上,高高跷起二郎腿。

“碧大哥,你可真厉害,这么快就找到我了。”我笑嘻嘻地迎上去。

碧潮戈微微一笑:“林兄弟,你的女人没事吧?”一摆手,对大鱼道:“都起来,出去,不要妨碍本王和林兄弟说话。”

人鱼们恭恭敬敬地退出,龙眼鸡惊讶地瞪着我,完全不明白为何我和碧潮戈称兄道弟。碧潮戈随手一挥,龙眼鸡哇哇乱叫,像葫芦一样滚了出去。

“多谢大哥关心,她还要休养一个月。碧大哥找我,有什么急事吗?”

“找你陪我试刀。”碧潮戈淡淡地道,“嘭”的一声,殿门自动合上。整座大殿仿佛化作无形的刀气,压得我浑身刺痛。

我赶紧运转地藏妖术,用息壤护体,一边连连摆手:“碧大哥,你可别开玩笑。你现在刀术又进一层,我拍马也不是你的对手啊!”

碧潮戈皱眉道:“林兄弟,高手交战,怎可未战先怯?你若以这样的心态迎战夜流冰或是龙眼雀,必败无疑。你的法术虽然不错,但我看你性子油滑,喜欢取巧,长此以往,一定会影响你的进境。”

我心头一凛:“大哥教训的是。好,小弟就陪大哥练练!不过咱们说好了,兄弟比试,点到为止!”

碧潮戈又好气又好笑地点点头。

我胆气一壮,神识一片空灵通透,向四周延伸,抗拒着笼罩大殿的无形刀气,螭枪呼之欲出,寻找刀气节奏的空隙。

碧潮戈突然跨前一步,刀气被猛地抽空,我的螭枪立刻失去了攻击的目标。他再跨一步,刀气又如同潮水涨满了大殿。一抽一涨,像呼吸般自然转换。随着碧潮戈虚实莫测的步伐,他化作了刀气的一部分,我无法感应他的位置,就好像整座大殿都是碧潮戈,哪里有刀气,哪里就有他。

“哇靠!碧大哥,你比过去厉害了好多!”我故意逗他说话,借以捕捉他的确切位置,同时施展渡术,贴着地面不停地滑动。

“林兄弟,这是空的境界。节奏变化的空隙被巧妙地隐藏,即使以神识感应,也很难找到。”碧潮戈的声音也融入了无孔不入的刀气,在大殿内游离不定。

我好奇地问道:“什么是空?”

“法术到了你我这个地步,已是由技入道。空,就是道的一个阶段:化有为变无为。无相无形,无想无念,却又无处不在。它可以是包容广阔的大,也可以比尘埃更小。”碧潮戈解释道,刀气时而如无边无际的海潮汹涌,时而消失。时而离我近在咫尺,时而又遥如天涯。

我空有螭枪和满身法术,却找不到攻击的目标,只能不断后退。

碧潮戈长笑一声,我的神识忽地生出警兆,腾空跃起,同时默念千千咒结,结出咒丝护住左侧。

半空中,亮晶晶的咒丝被整齐截断,一分为二,一缕若有若无的刀气紧擦着我的左肋而过。又在一瞬间,化作炸开的膨胀气浪,把我撞飞出去。“砰砰”,身在半空,我双腿接连踢出,把几张翠玉案几踢飞出去,才借势稳住身形。

“忘记自我的色相,将自身融于法术的变化中。”碧潮戈长吟道:“林兄弟,你明白了吗?”

我静心思索他的话意,随口问道:“大哥,无为的空是否算是法术的巅峰呢?”

“空并非道的尽头。你我所在的天地,又岂是空的?比空更奥妙的是——真空生妙有。只有到了这一步,无中生有,虚里成实,才能迈入进化中的阿赖耶态,达到知微的境地。比起魔主,我还差得很远。”

真空生妙有?我嘴里发苦,老子听都听不懂。这么看来,老子和魔主实在差了十万八千里,凭什么为师父报仇?我不甘心地问道:“大哥,魔主真的是北境无敌吗?难道没人能打败他?”

碧潮戈道:“昔日魔主出世,来到冰海,要我臣服。我当然不服,提出和他比试一决高下。”苦笑一声,续道:“三十招,我只能支撑三十招,就被他打落冰海。”

我听得头皮发麻。

“任何法术的修炼,归根结底,都是逆天而行。只有破道,以人破天,跳出道的领域,才是真正无上的境界。”碧潮戈道:“这是魔主击败我后说的一番话。我当即明白,自己和他差得太远了。小兄弟,如果有人能臻至破道的境界,也许能击败魔主吧。”

“破道?”

“不错,再高明的道,不过是天地为人所用。而一旦破道,便犹如跳出井底的青蛙,超越了这个天地的局限。这也是传说中的自在天真正的涵义。”

破道,莫非就是老太婆师父口中所说的彼岸么?我陷入了沉思。到达了彼岸,彼岸便成为此岸,而原先的地方,又会成为彼岸。如此周而复始岂非永远跳不出去?所以魔主说的破道,也未必正确。

“多说无用,只有实战方可更好的领悟。继续吧,本王可不会手下留情!”碧潮戈冷喝一声,刀气忽地翻涌暴涨,整座大殿化作重重叠叠的惊涛骇浪,迅速淹没了我。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11章 往事如刀 下一章:第002章 鲸歌(上)
热门: 飞羽天关 时停499年 推理者的游戏 长夜难明(沉默的真相原著小说) 虚幻的旅行 高尔夫球场命案 塞外奇侠传 清洁女工之死 网游之天下第一 修仙农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