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章 七情六欲镜(下)

上一章:第008章 七情六欲镜(上) 下一章:第010章 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我浑身一震,不由得停下脚步,对面的“自己”也在同时停下脚步。双方目光交汇,明澈的眸子里,都亮起对方的身影。

四周闪烁着迷幻的光芒,无数道亮闪闪的光线贯穿了这个奇妙的空间,它们互相交织、反射,不停地变化方向,令人目不暇接。

再回过头,已经看不见拱门了,来处被跳跃的光线淹没。隐无邪和琅瑶仿佛消失了,看不到他们,也听不到任何打斗声。从我冲进拱门以后,就像是进入了一个与世隔绝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只有我和站在对面的“自己”。

我运转神识,试着感知四周的动静。“轰”,大脑一阵昏眩,清静空玄的心灵天地突然炸开了锅,变得乱七八糟,各种奇怪的情绪纷纷涌出。一会儿喜;一会儿怒;一会儿心中充满了悲哀,觉得活在世上毫无生趣;一会儿又莫名其妙地发狂,恨不得杀人,摧毁世上的一切……最糟糕的是,神识完全被压制住,动弹不得。越是运转,心灵的天地就越是混乱。

“月魂!这是怎么回事?”危急关头,我习惯性地找月魂帮忙。这里的一切太匪夷所思了。一模一样的自己、被压制的神识、杂念纷呈的心灵天地,一时让我没了主意。

没有听到任何回答,指尖上的月魂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像是陷入了沉睡。月牙形的烙纹颜色灰暗,再也没有昔日皎洁的清辉。

“月魂!月魂!”我大吃一惊,连叫几声,月魂都像死猪一样没有回应。如果不是指尖上的烙纹还在,我会以为它突然消失了。

我心乱如麻,这么久以来,我早已把月魂当成是身体的一部分,现在它变成这个样子,我真有点不知所措。

都是这个鬼地方造成的!我深深地吸了口气,使自己冷静下来。虽然没有月魂的指点,虽然神识被压制,感应不到螭,但靠我自己的力量,一样能冲出去。

对面的“自己”始终凝视着我,屹立不动,他的双眼闪烁着妖异的光芒,像是在打量一件新奇的玩具,脸上浮着淡淡的戏谑。我蓦地明白,他不是我!我不可能有那样妖诡的眼神!

也许只是个幻象!我暗自揣测着,小心翼翼地绕开他,向前走去。他也不拦我,像一个影子跟在后面。我冷哼一声,施展羽道术飞速前行,而这家伙居然也施展羽道术,不急不缓,牢牢跟在我的屁股后面!

我又惊又骇,老太婆师父曾经告诉过我,羽道术、吹气风这样的飞行法术早已失传,即使是罗生天、清虚天的十大名门,也没几个会飞的。他到底是什么人?看他行云流水、衣袖飘然的姿态,羽道术比我至少高出一筹!

我身子骤然一沉,吹出吹气风。真他妈见鬼了,这家伙也吹出一团吹气风,在脚下矫夭盘旋,比我的造诣只高不低!

我心念一动,忽地转身,闪电般劈出脉经刀,斩向对方。他也在同时劈出一掌,两道金黄色的刀气在空中相击,发出清亮的金石之音。“呛”,我被震退了一步,他稳如山渊,一步不退。

我目瞪口呆,脉经刀是脉经海殿的不传之秘,整个北境只有我一个外人会这门绝学,他怎么会使?难道说,他就是我?我随即否定了这个荒诞的念头,就算他是我心中生出的幻象,那也只是一模一样的自己,而对方在法术上的造诣比我更高。最关键的是,在对方的中指指尖上,并没有月魂的烙印。

他并不是我!

运转兵器甲御术,我的左臂化作一根长枪,猛然刺向对方胸膛。枪到半途,突然以一个魅舞的姿势斜斜掠起,臂枪划过一个半弧,反手疾射对方咽喉。

就像对着一面镜子,他也以毫无差别的魅舞掠起,左臂化枪,疾刺而来。两柄枪尖呼啸着在空中相撞,激溅出火星。我手上不停,璇玑秘道术、混沌甲御术、三昧真火、地藏妖术、镜瞳秘道术等转马灯般轮换使出,最后连吞噬生气的胎化长生妖术也使了出来。让我大惊失色的是,我会的法术他都会,而且每一种都比我更强!

这是不可能的事!我喘息着住手,吞噬生气的胎化长生妖术是我自创,绝对没有第二个人会!

难道他就是我?

“我不是你。”他突然开口,声音像千年玄武岩般沉寂,又充满了炽热的欲望,仿佛有沸腾的岩浆要从岩石内迸溅。

我又吃了一惊:“你怎么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

“人的心里能有什么?”他的目光中透着轻蔑:“七情六欲而已。”

我忽然心生一计,眉心内丹跳动,赤色的龙蝶爪倏地探出,抓向对方面门。“彭”,一只同样的龙蝶爪从对方肋下探出,两团熊熊火球撞在一起,迸射出耀眼的火光。

“原来你就是我,不过是个幻象罢了。”我心中恍然,龙蝶爪只我一家,再无第二个人、妖可以模仿。他既然也有龙蝶爪,那么只能是我。由此看来,这里应该是一个迷人心智的地方,难怪神识被压制住了。想通这一点,我不由安下心来。早在和夜流冰梦中斗法时,我已了解像由心生的道理,只要我平心静气,幻象自灭。

“愚蠢的人妖,你自以为了解我吗?”他不屑一顾。

认定他只是个幻象,我不再和他过多纠缠,只要闯出这里,幻象自然消失。我驾起吹气风,飞快前行。他一声不响地跟在后面,犹如附骨之疽,怎么也摆脱不掉。

一个时辰过去了,两个时辰过去了,十多个时辰过去了……虽然没遇到任何危险,但前方永远是一片光线闪烁变幻的世界。无论我飞得多快多远,始终飞不出去。

这里仿佛是一个无边无垠的浩瀚天地。

我觉得有点不对劲了,飞了这么远,一个冰海也转遍了,何况区区九疑宝窟里的一个机关?落下吹气风,我停下来稍作休息。先前闯过那些怪兽、机关陷阱,已经消耗了我不少法力,再这么长时间飞行,实在把我累得够呛。我还得留点力气,准备和碧潮戈的决斗呢。

他静静地站在我对面,饶有兴趣地看着我:“这里是一个无边无际的无限世界。进来了,就出不去。可怜的人妖,你打算怎么办呢?”

我冷冷一哂:“天有涯海有角,即使是北境也有坏、空的时候,天下哪有真正无限的东西?区区一个幻境,就想把我林飞困住?”

他仰天大笑:“井底之蛙的人妖!难道你不知道,人心是无限的吗?喜、怒、忧、惧、爱、恨、欲为七情,生、死、耳、目、口、鼻为六欲,对七情六欲的渴望是永无极限的啊!你修炼法术为了什么?你闯入九疑宝窟为了什么?你活着又为了什么?”

我听得一愣一愣,这番貌似高深的话老子是说不出来的,难道他不是幻象?日他奶奶的,我现在也被搞糊涂了。

他嘲弄地盯着我:“你心中最想得到的是什么?这个问题永远不会有答案,因为心中的情欲永远没有止境。你现在想得到九疑宝窟,将来就会想得到更多、更好的东西。”

我心头一凛,这个兔崽子说得一点没错。在大唐,老子最想要的只是吃顿饱饭,天天晒太阳。遇到师父后,最想要的变成了修炼高明的法术。喜欢上海姬后,最希望娶她当老婆。十年以前的我,和十年以后的我,最想得到的东西永远不会一样。

也许正因为如此,自在天才成为一种令人神往的传说。

“所谓最想要的是把握现在,不过是一种梦想罢了。现实的你,永远生活在无止境的七情六欲中。”他的目光冷锐如针,似是看穿了我的内心。

我默默沉思,许久,不禁莞尔。人要是没有情欲,还算是人吗?如果心中没有七情六欲,我也许早在大唐就饿死了。

“是的,七情六欲与生俱来,无法消除。”我看着他,他也看着我。

“但为了情欲而奋斗,生命才之所以成为生命。无论是乞讨、修炼或是战斗,都同样地高贵。”我运转法力,脑海里浮出甘柠真昏迷的玉容。

“只有打倒你,我才能闯出这里吧。我不能困在这里,我一定要得到息壤!”我大喝一声,金黄色的刀气澎湃涌出。

“砰砰砰……”光焰激溅,劲气纵横,我和他打成一团。四周不时炸开绚丽的光雨,掀起重重沸腾的热浪。

“轰”的一声,蓄满混沌甲御术的一拳被对方如法炮制地反击回来,我内腑一阵激荡,喉头一甜,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

他摇摇头:“以你的力量怎么可能打倒我?就算我是个幻象,也是比你更强的幻象!”

我一抹嘴角的血,再次扑上。这里除了他,没有第二个敌人。既然无法闯出去,只有将这个敌人击败才有希望。

身上平添了无数道伤痕,我的法力在不断消耗,但令我欣慰的是,尽管他各种法术都胜我一筹,但也受了伤,只是比我略轻一点。我势若疯虎,不知疲倦地一次次猛扑,又一次次被击退。

“轰!”四对龙蝶爪在空中猛烈交击,气浪滚滚,我五官溢血,像个破麻袋抛飞出去,在地上连打了几个滚。他也不太好受,脚步踉跄,嘴角缓缓流出一行鲜血。

我喘着粗气,艰难地爬起来。“啪啪”,双方拳肉相交,皮开肉绽。我不知挥出了多少拳,也不知挨了多少拳。每一拳落在身上,是那样的沉重疼痛。如果不是凭借超强的意志苦苦支撑,我早已倒下。

我们像两条争食的野狗,纠缠殴打着,喘息着,狠狠对视着。

“为什么你还不明白,我永远比你强上一线。”他胸膛急促起伏,摇摇晃晃,勉强维持着站立的姿势。

他说得没错,我再怎么拼命,也不是他的对手。同样的法术,同样的节奏,同样的攻击轨迹,他胜在更加炉火纯青。

蓦地,一个异常大胆的想法浮出我的脑海。只有一件事,我和他没有高低。如果他真的是幻象,那么我只有一个办法,才能击倒他。

缓缓举起龙蝶爪,我心中忐忑不安,万一这个法子不灵,我可是偷鸡不成反蚀把米了。

他举起龙蝶爪,等待着我的攻击。出乎他的意料,我挥起龙蝶爪,扣向自己的咽喉。

只有死,他不会比我强。如果他真是我的幻象,那么击倒我,就等于击倒了他。

置死地而后生!

鲜血从我的喉头溅出,炸开一朵艳丽的血花。他一脸惊骇地看着我,浑身颤抖。在他的喉头,同样炸开了一蓬血花。

我缓缓倒下,“啪”,神思恍惚中,我听到清脆的开裂声,他的身体碎成了亮灿灿的一片片。从他的额头,钻出了一只半透明的怪物,形似蜘蛛,浑身流溢着绚丽的光彩。

随后我失去了知觉。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08章 七情六欲镜(上) 下一章:第010章 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
热门: 茶经残卷 诡案罪6 不周记 混混忽悠在异大陆 乱世情怀 公子他霁月光风 交错的场景 重卡战车在末世 清洁女工之死 死亡区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