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章 七情六欲镜(上)

上一章:第007章 小试牛刀 下一章:第009章 七情六欲镜(下)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小心它们的第三只眼睛!”月魂焦急地叫起来。

一道炽热的火焰掠过半空,映得幽黑的四周一片绚丽。螭枪从我的神识中射出,刹那间,鲜血激溅,螭枪从第一头怪兽的咽喉穿过,再射穿了另一头怪兽的胸膛,回到我的神识中。直到这时,两头怪兽还依然保持着扑向我的姿势。

神识射出的螭枪,实在是太快了。

我灵活向旁一闪,落在地上。“轰轰”两声巨响,怪兽从半空沉重坠落,整个宝窟仿佛震荡了两下,不少铁笋被怪兽的尸体压断。十多个洞窟也同时被尸体压碎,里面惨叫声一片。

“这是绝种的飞獠啊!”月魂惊叹地道:“幸好你及时射出螭枪,否则可就麻烦了。飞獠不但铜筋铁骨,力大无穷,它们额头的那只眼还能喷出强光。这种强光具有可怕的妖力,一旦被沾到,会立刻变成石像。这可是上古凶兽啊。太奇怪了,噬光菌和飞獠都是早已灭绝的玩意,九疑宝窟里怎么会有这些?如果都是南宫平弄出来的,那他本事也太大了。”

我苦笑一声:“还有这些铁笋机关,也设计得十分巧妙。几种机关同时发动下,封死了所有的退路,除了硬拼,一点办法也没有。”

刚说话,一丝警兆蓦地出现在神识中,我闪电般横移一尺,就在我刚才的立脚处,地面塌陷,幽灵般出现了一个洞穴,里面积满了墨绿色的液体,散发出阵阵酸味。

“好险!”我吓出一身冷汗,要不是神识感应,我现在已经掉进这个洞穴了。我试着踢了一块断铁笋入内,“滋”的一声,铁笋冒出刺鼻的青烟,像蜡烛油一般融化在液体中,连半点铁渣也不剩。

驾起吹气风,我马不停蹄地继续向前冲去。这片地带充斥了机关陷阱、怪兽毒虫,稍作停留就会受到攻击,最安全的办法,莫过于以最快的速度闯过去。

一路上,我使劲浑身解数,所有的法术被我用了个遍。在神识的奇妙感应下,我避开了一个个突如其来的陷阱,硬生生杀开了一条血路。当真是纵横驰骋,挡者披靡,不少怪兽还没扑到面前,已被我的各种法术杀掉,或变成焦炭,或一劈两半。遇到特别强悍的怪兽,我也不多做纠缠,干脆射出螭枪,一枪了结。

也不知厮杀了多久,怪兽的吼叫声越来越远,完全抛在了身后。附近也看不到密密麻麻的铁笋和洞窟了。眼前逐渐光亮,地势开阔,高高的顶壁上,镶嵌着五颜六色的夜光石,映射出梦幻般的光彩。

正对面,两块弯曲的巨大龙骨在上空交汇,形成一个天然的拱门。一眼望去,门内亮晃晃的一片,光线有些刺眼。隐无邪正负手立在门前,怔怔出神。

“到底是隐掌门厉害,第一个闯出去。”我自己身上血迹斑斑,散发着兽血的臭味。隐无邪只有衣衫下摆沾了点点鲜血,上身除了左肩的一团血渍外,干净得很。

“我只比你早到了一盏茶的时间。”隐无邪赞赏地看了我几眼:“影流甲御术擅长避实就虚,隐匿行踪,不易被外敌察觉,所以交战的机会较少。不像林公子,完全是靠真本事硬闯。”

我嘻嘻一笑:“隐掌门是不战而屈人之兵,比我鲁莽冲杀更胜一筹。”心里暗忖,这家伙连琅瑶的生死也不问,看来双方仅仅是利益结合。

隐无邪谦虚了几句,似乎有些心神不宁。沉吟了一会,他低声道:“林公子,你是否觉得九疑宝窟十分古怪?”

“古怪?是啊,这么多机关、怪兽,可把我累得够呛。”

“机关陷阱多不足为奇,这原本是南宫平所长。我的意思是,为何宝窟里有如此多的怪兽,有几种还是早已灭绝的上古凶兽?这些怪兽平时又如何存活?须知能弄到钥匙进入宝窟的,近百年也只有我们三个。就算有零星的闯入者,他们的尸体也喂不饱成千上万头怪兽。”

“也许是海龙王平日里送些鱼虾肉食来养活他们吧?”

“碧潮戈醉心刀道,根本没心思理会宝窟,四柄钥匙常年由龙宫四大高官分别保管。”

我明白了他的意思,骇然道:“难道九疑宝窟里,还有其他人常住于此,喂养这些怪兽?”

隐无邪点点头,语声里隐隐带着忧虑:“宝窟里如果真有人,又会是谁呢?我在想,从我们进入宝窟开始,可能就被盯上了。我们自以为一路闯关破险,孰料全在别人的监控下。”

我倒吸一口凉气,想到在暗处可能有一双诡秘的眼睛时刻窥视着我,不免有些不寒而栗。

“会不会是碧潮戈在暗中主持九疑宝窟?按照常理,宝窟的钥匙应该有两套,一套备用以防失落。这套备用钥匙,当然在碧潮戈手里。”我胡乱猜测道。

“绝对不可能。据琅瑶的消息,这么多年来,碧潮戈只进入过宝窟一次,还是和他的夫人琅瑛一起来的。”隐无邪露出一丝不可捉摸的笑意:“琅瑛和琅瑶本是姐妹,都是登峰造极阁掌门琅森的女儿。琅瑛奉命嫁给碧潮戈,其间耍了不少手段,还弄了几套绝世刀谱当嫁妆,无非是为了九疑宝窟。只是女心外向,嫁出门的琅瑛居然爱上了妖王,死活不肯出卖他。否则登峰造极阁早已弄到了九疑宝窟的地图,何必像现在这样冒险?后来琅瑛不知怎的暴毙,不甘心的琅森索性又赔进去一个女儿,可谓是绞尽脑汁,机关算尽。也不知看中九疑宝窟的哪一件宝贝,居然肯花如此大的代价。话说回来,如果琅瑛当年肯把地图交出去,宝窟早被登峰造极阁搜刮一空,你我也不会站在这里了。”

听了隐无邪这番话,我才清楚了解登峰造极阁和碧潮戈的渊源。又听到隐无邪道:“林公子,再告诉你一个秘密,碧潮戈其实已经疯了。”

“什么?”我失声大叫:“绝对不可能!就在前天,我还和他在琅玕海崖交手!”

“当然他还没有完全疯掉,有时出奇地清醒,有时却邋遢得像个乞丐。自从琅瑛死后,他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几年不回龙殿,一直在琅玕海崖发呆。要不是如此,我们休想轻易进入龙殿。说实话,我也有些不太明白,一个魔刹天赫赫有名的刀痴,会因为一个女人的死而发疯?他之所以肯娶琅瑶,全是为了嫁妆里的几本刀法秘笈啊。”

我恍然明白,原来当晚在琅玕海崖遇到的疯子,真的是碧潮戈!打破脑袋我也想不到,那个天神般孤傲冷漠的海龙王,和那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疯子是同一个人!

难怪他们身上都散发着凌厉无匹的刀气!

“多谢隐掌门相告。”我由衷地道,隐无邪透露的隐秘对我至关重要,既然碧潮戈已经半疯,那么比试时我只要想办法多提琅瑛的往事,刺激得他心神混乱,就可多一点胜券。

“林公子不必这么客气。”隐无邪的口气越来越亲切:“我对公子的机智、法术,十分欣赏。以公子之能,叱咤北境是早晚的事。只不过,隐某有一句话犹如骨鲠在喉,不吐不快,不知当讲不当讲?”

我暗暗发笑,这家伙对我如此示好,果然另有蹊跷,现在就要露出狐狸尾巴了。我装模作样地道:“前辈尽管开口,小子我一定虚心受教。”

隐无邪叹了口气,道:“双拳难敌四手。一个人的本事再大,也敌不过一个门派。公子可知,琅瑶早对你起了杀心,就算这次你能逃脱,登峰造极阁也不可能放过你。其中的利害关系,公子自然明白。”看了看我的神色,又道:“据传公子又和魔刹天的妖王夜流冰、龙眼雀结下仇怨,魔刹天恐怕也是待不下去了,即使回到红尘天,也一样难逃魔主手下的追杀。公子纵然智勇双全,但树敌过多,前途堪忧啊。”

我仔细揣摩他的语意,试探着问道:“依前辈看,我该怎么办呢?”

“隐某也是苦无良策啊。”隐无邪不住摇头。

这家伙倒是老奸巨猾,极尽恫吓威胁,又装出无可奈何的样子。我如果傻乎乎地求他相助,便等于乖乖上钩。

我故意不接茬,隐无邪等了一会,有点忍不住了:“公子有海武神、甘仙子这样的密友,当然无所畏惧。只是脉经海殿、碧落赋这样的名门,向来眼高于顶,恐怕不会放任她们和公子来往呢。”

我心头一沉:“难道北境也讲究门当户对吗?”

隐无邪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公子不会不知道吧?清虚天、罗生天的十大名门最讲究的就是门当户对,婚配更是如此。别说公子出生红尘天,就算你是清虚天、罗生天,如果不是出自名门,他们根本不会正眼瞧你。当年琅森把琅瑛嫁给碧潮戈也是悄然进行,外界并不知晓,否则早被人耻笑。”

我听得耳朵都发苦了,想到海姬,不由心里患得患失。分开好几个月了,也不知她现在怎样,是否安然回到了罗生天。

隐无邪话锋一转,慨然道:“公子也不用太担心,有隐某在,决计不会让你吃亏。公子他日有闲,不妨来罗生天的影流做客。隐某在罗生天还是有几分薄面的,也可带你去各大名门投贴拜见。你有什么难处,尽管向隐某开口。”目光向远处一瞥,道:“琅瑶来了。公子谨记,影流的大门,永远为公子敞开。”

我满脸感激地点头,隐无邪摆明了是在拉拢我,但老子没权没势没钱,他凭什么对我另眼相看?换句话说,我有什么利用价值?

琅瑶终于气喘吁吁地赶到了,她浑身浴血,裙袂破烂,身边的六丁六甲倒是始终光鲜威武,金灿灿的盔甲上滴血不沾。

“你们怎么不进去?鬼鬼祟祟地搞什么?”琅瑶尖叫道,满脸狐疑,神智似乎越来越不对劲。

“我们在等你。”隐无邪温和地道,目光重新落到拱门上。门内亮晶晶光闪闪,站在门外,无论我怎么施展镜瞳秘道术,也看不清里面的东西。即使是神识,也在拱门前遭遇到一层无形的阻力,难作寸进。

“盗宝小贼,你们的本事还过得去嘛。”一只鹦鹉突然从门内飞出,扑扇着翅膀,在我们身前盘旋,血红色的大眼睛透着几分诡异。这只鹦鹉全身血红,戴着一顶红色的小高帽,羽毛湿漉漉的,就像刚从血浆里捞出来似的。

我们盯着这只古怪的鹦鹉,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能混到这里,你们至少也是北境响当当的一流高手了。”鹦鹉老气横秋地道:“看来你们闯入宝窟,图谋的宝贝不是一般货色。老实说,你们想要什么?”

我们三个面面相觑,谁也不清楚这只鹦鹉到底在九疑宝窟里扮演着什么角色。隐无邪略一沉吟,率先道:“隐形草和一个青铜鼎。”

鹦鹉眼珠滴溜溜地一转:“青铜鼎?恐怕是能炼化各种妖丹,助长法力的水云鼎吧?不过用水云鼎炼丹,必须用吉祥天火焰峰的离火炼制才行。你难道是吉祥天的人?”

隐无邪断然否认:“在下来自罗生天。”

“奇怪,真是奇怪。”鹦鹉嘟囔道,目光又向我投来:“小子,你呢?”

“息壤。”我心念电转,决定不撒谎,老老实实地道出自己的目的。

“息壤!”鹦鹉尖叫起来,隐无邪和琅瑶同时露出奇异的表情。鹦鹉呼啦一声飞到我脸前,眨着红光闪闪的眼睛,和我小眼瞪大眼:“小子,你怎么知道息壤在九疑宝窟?就算是这一代的海龙王也不可能知道!”

“这是我的秘密。”我笑嘻嘻地打马虎眼。

鹦鹉气呼呼地道:“小子,你不说实话,到时有你好果子吃。喂,小姑娘,你又为了什么宝贝而来?”

琅瑶阴沉着脸,一句话也不说。

鹦鹉咯咯一笑,眼角居然露出诡秘的笑纹:“三个小贼全都鬼鬼祟祟,说话不尽不实。我也不难为你们,反正你们自会出丑。进去吧,这是最后一关,闯过这一关,九疑宝窟里的所有珍藏随便你们拿。”翅膀一振,又飞了进去。

不等我和隐无邪表态,琅瑶旋风般冲了进去。

“事到如今,也没有退路了。”我和隐无邪对视一眼,齐齐冲入拱门。

迎面,我看见了“我”!一个一模一样的自己,向我冲了过来。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07章 小试牛刀 下一章:第009章 七情六欲镜(下)
热门: 少年Pi的奇幻漂流 伟大的弗伦奇探长 朕在豪门当少爷 夏天,十九岁的肖像 九州·铁浮图 燃钢之魂 最终杀场 三叉戟 追凶者之萨满疑云 死亡的狂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