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章 异物

上一章:第005章 请将不如激将 下一章:第007章 小试牛刀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我大彻大悟,神识原本就是心灵意念的最高层次。天地万物,有什么比神识更能超越时间、速度的呢?晨时可以神游东方的高山瀚海,暮时可思及西域万里的荒芜沙漠。可以追忆往昔,想象未来,千变万化,源于自身这一点。

“热烈鼓掌!”月魂使劲拍着小手,挤眉弄眼:“原来用神识射出来的螭枪,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

“还不是最大的威力。”螭回答道,目光中的火焰跳动出熊熊光彩:“因为虽然这是真正的螭枪,但并非传说中的螭枪。”

我好奇地问道:“传说中的螭枪可以破开时空,是真的吗?”

螭傲然挺起胸,解释道:“当心灵世界能够凝缩成一个点时,再进一步压缩,形成一个凹陷的神识。螭枪便可以破开时空,呈现出那传说中的一枪。那是突破了极限的一枪!”

月魂听得直摇头:“炼出神识后,心灵世界无比宽广,要将它重新不断压缩,凝结成一个点,谈何容易?何况是再进一步压缩?就算北境历经几百遍成、住、坏、空,恐怕也没有人可以做到。”

螭眼中的烈焰忽地变得黯淡:“所以我的历代主人虽然能射出神识之枪,但只是接近极限,无法到达真正的极限之点,更别提突破极限了。你说得没错,我的确很想成为一头真正的龙,但我最大的愿望,是有人可以使出那传说中的一枪。”

他的眼神重新亮起来,闪耀着摄人的光辉:“那是我身为一件魂器,最大的梦想。”

“好了好了,废话少说,言归正传。我现在既然能射出神识之枪,是不是打得过碧潮戈了?”我贵有自知之明,自己这份料是射不出什么传说一枪的。一个凹陷的神识?老子听都没听说过。

螭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海龙王的妖力比你强多了,当无量刀蜕变成‘无’时,无形无量。就算你的神识感应得到,凭你半生不熟的神识之枪,也一样凶多吉少。”

我厚颜道:“全赖有你嘛。你要是甘心输给那把破刀,老子也没话可说。”

螭像泄了气的皮球,直翻白眼:“这就是我的同伴?北境第四个螭枪持有者?我看更像是个无赖。小子,你的妖力是不能和海龙王比的,如果用螭枪和无量刀硬撞,吃亏的只会是你。想要挡住无量刀,你就得精确把握它的节奏,寻找节奏的空隙,再行打破。”

我欣然道:“老子已经能把握节奏啦。”

螭不屑一顾:“你不过是刚入门罢了。我问你,在血戮林时,你把握到图腾神树的节奏了吗?即使是眼前灵宝天的暴雨,你能把握雨点的节奏吗?”

我微微一愣,暴雨的节奏?我的肉眼望着纷纷扬扬的雨点,神识仍然守在心灵一隅,和螭水乳交融。肉体的我和心灵的我又一次独立开来,维持着某种微妙的联系。

螭又道:“你平时作战,太依赖五花八门的法术,反而忽略了自身的力量。现在置身灵宝天,刚好是你最佳的锻炼机会。试一试,如何去打破暴雨的节奏,不然你想都别想在无量刀下逃生。”

大雨瓢泼,雨点乱七八糟,恣意洒泼,没有一刻相同。看得我头晕眼花。不要说数以亿计的雨点各自的节奏不同,就算是同一颗雨滴,从天空落下来时也在不断变化节奏,有时快有时慢,甚至有时突然改变了落下的轨迹。即使我刚刚把握住,但一阵冷风刮过,烟雾蒙蒙,雨点猝然改变了节奏。

“不要被肉眼看到的所迷惑。”螭厉声道:“用你的神识去感应!”

我的神识立刻向外延伸,触及到四周的雨点,默默感受它们的节奏。虽然暴雨骤急,但每一滴雨自身都是柔和的,纤细的。每一滴雨都是一个独立的透明世界,拥有自己的快慢,自己的轨迹。

我渐渐和它们彼此包容,融为了一体,再非一个看雨的外物。只有当我也成为这亿万滴雨的其中一颗,才不会被雨点排斥。

神识不断向外延伸,整个灵宝天仿佛存在于小小的雨滴里。

一颗雨点在神识中被无限放大,从天空坠落。

时间仿佛刹那间停顿。

动和静的对比中,这颗雨的节奏是如此清晰。

我轻轻地屈指一弹,“啪”,在雨点落到地面的一瞬间,击中了它。时间像是又恢复了流动,在我的目光里,映出了溅成丝丝水花的雨点。

“原来雨的节奏,就是游走于动静之间的节奏。”我心有所悟,飘然而起,挥洒魅舞,神识深深地浸透入每一颗雨滴。“啪啪啪”,无数水花从我的双拳、双脚溅出,落到身边的每一颗雨点,都被我的魅舞击飞。

没有一滴雨能沾到我,雨水的节奏在神识中洞彻无遗,无论它们的轨迹如何飘忽,速度或快或慢,只要脱离不了动静之间的节奏,都被我清晰捕捉,再轻松打破。我的衣服再也没有被淋湿过,过了几个时辰后,居然干透了。而暴雨也恰好在此时停歇。

“哈哈,老子太牛啦!不用任何法术,单靠肉体的力量就打破了雨点的节奏!”我得意忘形地仰天大笑:“螭,怎么样?现在老子可以对付无量刀了吧?”

“雨点有形有色,无量刀无形无色。雨点是死的,无量刀是活的。”螭酷酷地板着一张脸:“想要保命,还得加练。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吧。”

在螭的指示下,我一连翻过十多座山,趟过几条大河,七拐八弯绕进了一个狭窄的山谷。四面白雾腾腾,碧峰苍莽,林木亮晶晶地滴着水。天空中,一道明艳的彩虹横跨而过,水光涟涟。

月魂倚老卖老地道:“不就是一个小山谷嘛,干嘛搞得那么神秘。这地方以前我来过一次,没什么特别的。”

螭也不回话,只是让我深入山谷。我一边走,一边想,螭毕竟是灵宝天的地头蛇,要比月魂更熟悉这里。难道这里藏了什么好东西?一天的飞升时限已经过去了一小半,我到现在还是两手空空,根本没时间找宝贝。

“拐过这个山坳,再向左拐,嗯,直接穿过乱石堆,看见那一排枯黄的柏树了吗?走过去,没错,就是那排柏树,现在绕到树背后。”

“哦,是一个水潭。”我仔细打量着脚下的一泓碧水,这个水潭再普通不过,半亩大小,水色幽深清冽,倒映出疏淡的树影。如果硬要说有什么特别,那就是水潭四周寸草不生,水面和地面齐平,整个水潭像一只翡翠盘平滑地嵌入地面,与泥石自然衔合,不留一丝缝隙。

月魂一个劲地唠叨:“假龙,你可别浪费这小子的时间,他还要去空城水市找宝贝。这么个破水潭,红尘天至少有百来十万,有什么稀罕的?”

螭暴躁地吼道:“破水潭?你懂个屁!就是在灵宝天,这样的水潭也只有一个!”

“咦!”月魂像是看出了门道,讪讪地道:“水潭里怎么连一条鱼、一根草都没有?”

“水根本不流动。”我惊讶地望着水潭,过了这么久,水潭里连个水泡都没有冒出过。虽然潭水十分清澈,但我根本看不到潭底。

月魂若有所思:“这个水潭有多深?”

螭没好气地道:“不知道!三年前,我们九个弟兄偶尔发现这个水潭,本想泡个澡,谁料潭水深不可测。我们联袂游下去,游了整整一年,都没能探到潭底。也许是一个无底潭吧。”

“无底潭!”连月魂都惊叫起来,我更是闻所未闻,再深的大海也有底,这么个小水潭居然没有底?

“你在说笑?不过老螭你实在没有说笑的天分啊。”我故作聪明地道:“世上哪有没底的水潭?只是你们兄弟没能游到底罢了。如果没有底,潭水还不都流光了?”

“既然世上没有无底的水潭,又怎会有无量的刀法?”在神识的世界里,螭的目光锋凌如枪:“只是你量不到罢了。”

“哇靠!老子晓得了!”我脑子一下子变得灵光起来:“无量刀的节奏再千变万化,再无形无色,始终有变化的底线,有形色的底线。只要找到它的‘底’,就等于嵌入了它的节奏,然后再打破,对不对?”

“你还不算太蠢。”

“那怎么才能找到它的底?”

“答案在水潭里。”螭很臭屁地耍酷道。

我这才想到,这家伙的前三个主人可全都是北境的第一高手啊!光是这三个高手的经验,就足够教我一辈子了。在实战方面,螭至少甩我十万八千里远,这一点连月魂都比不上。有了他,不但多出一件利器,还有了一个教我打架的免费老师,真是好处多多。想到这里,神识里的我满脸奸笑,越看螭那张酷烈的脸,越觉得可爱。我好像看到的不是一头暴戾的龙子,而是一头肥硕的奶牛,正等着老子把它榨干。

直到螭被我看得心里发毛。

“我没有那种爱好!”螭抵挡不住我的脉脉目光,憋紫了脸吼道。

在螭的坚持下,我跳进了水潭。据他说,在大约万丈深的地方,我能亲身体验到什么是接近动静极限的节奏。

潭水清冽彻骨,但却死气沉沉,没有一只鱼虾。下潜了大约几千丈后,我开始感觉到,水潭和表面看上去的沉静完全不同。在水潭深处,有时水波会隐隐震荡。这种震荡来得十分离奇,没有一点预兆,震荡过后潭水又波澜不惊。隔了片刻,潭水又猛地震荡一下。

越往下游,潭水的波动就越厉害,而水中竟然传出了淡淡的异香。四周依然没有鱼虾水草等活物,我清楚地辨别出,香味就是潭水散发出来的。

“怪,实在是怪!”我的好奇心被勾起,加速下潜,深处的潭水变得十分粘稠,异香也越来越浓烈。我一面游,一面将神识的触角向潭下不断延伸,很快到达了一万丈以下。

到了这个深度,潭水的粘稠度已经是恐怖的地步了。水出奇地沉重,黏如蜂胶,再向下潜一尺也是难如登天。

“轰!”没等我反应过来,一股莫可沛御的力量猛地冲来,把我狠狠撞飞出去。水波剧烈地震荡了一下,随后又恢复了静寂。

我吓得魂飞魄散,拼命向上游。刚才被那股力量冲击的一刹那,不但百骸欲裂,如同巨石压迫般呼吸困难,就连我的神识也要被它吸走。

“老螭,你他妈想害死我啊!”我心有余悸地骂道,想不到水潭深处这么古怪,那股突如其来的力量更是邪门,居然会吸噬神识。

螭哼道:“你感觉到那股力量了吧。告诉我,水波是什么时候开始震荡的?”

“在老子被撞飞以后!”我不耐烦地道,立刻心神剧震,明白了什么。

“直到这股力量冲击到你以后,水波才开始震动。你说它有多快?这就是接近动的极限。而这股力量消失以后,潭水几乎在同时沉寂,再无一丝一毫的震动,这就是接近静的极限。”

我心头骇然,当然清楚这有多难。平日里一拳击出,往往拳头还没有递出,拳风已经出去了。如果把那股力量比作拳头,那么这只拳头比拳风更快。而如果丢一颗小石子入水,至少要等上稍许,水的涟漪才会消失。现在这么庞大的力量冲出后,潭水竟然一瞬间就静寂下来,平滑得连一丝波纹都没有。

这绝对不是什么水潭,四周也绝对不是什么水,而是一种怪异的液体!

螭催促道:“别发呆,继续往下游。”

“怎么游?就算没有那股力量,我也游不下去了。潭水太黏厚了,简直是个怪胎!老子风华正茂,可不想死在这里。你该知道那股力量会吸噬神识吧,就算侥幸不死,如果神识被吸掉,我一定变白痴。”

螭不为所动地道:“你别忘了,昔日我们九兄弟可是下潜了整整一年。只要你能找到水潭的节奏,就能一直游下去。”

我有点犹豫,日他奶奶的,本想飞升灵宝天捞点宝贝,不料反惹得一身臊,来这个古怪水潭冒险。

螭声色俱厉:“如果你连这都不敢,那就干脆放弃螭枪吧。即使是一个拥有螭枪的懦夫,也还是一个懦夫!”

“谁他妈说我不敢?”受不了这家伙的激将,我一咬牙,再度向下游去。到了万丈深的位置,水波稠厚沉重,任凭我使出吃奶的力气,也无法再下潜了。

“轰!”莫可沛御的巨力骤然冒出,又一次把我冲飞出去。我被甩远,断线风筝般连转了十多个圈,才稳住身形。这一来,反倒激起了我的血性,稍作喘息后,我不甘心地再次下潜。这么来回试了几百次,我的骨头都快散架了,但也渐渐摸到了一点门道。

定定心神,我放松身体,缓缓沉到万丈深的位置,神识却延伸向万丈以下,水潭的更深处。霎时,一点悸动出现在神识中,被我明锐捕捉到了它的位置。我猛然抽回神识,双脚一点,霍地弹起。“轰”,一股巨力紧擦着我的脚心而过。

我第一次成功避开了那股恐怖的力量。

接下来,我每次下潜都依靠神识,预先感应到那股力量,然后避开,同时收回神识,避免被吸噬。几个时辰下来,我对神识的运用越来越娴熟,那股巨力出现的节奏也被我渐渐掌握。我发现,那股力量并不能完全笼罩水潭,存在着极其细微的空隙。

“我要你游下去,不是让你像猴子一样跳来跳去地躲闪。”螭一点也不满意,呵斥道。

我突然急沉,神识的触角无限向下延伸。那股莫可沛御的力量又冲来了,这一次,我没有着急收回神识,在神识被对方吸拽的霎时,触角敏锐延伸,感应到了那股巨力的空隙。身躯一闪,我收回神识,猛地冲入空隙,庞大的力量就从我身边擦过。在水波动荡的一瞬间,我全速下潜,稠厚的潭水恰好因为震荡,也出现了短暂的空隙,被我趁势而入,一口气下潜了十多丈。

四肢骤然一轻,下面的潭水又变得轻盈柔和,不再粘稠。周围荧光闪烁,水色幽蓝深邃,散发出奇异的清香。我仿佛置身于一个奇妙的世界,无数个光点在眼前不停地闪烁,赤橙黄绿青蓝紫,然后又喷出丝丝缕缕的液体,幻化成一个个美丽的图案。在它们当中,有一个米粒般的小漩涡,正缓缓转动。

“你明白了吗?”螭的声音出现在神识中:“这股力量虽然强横,但只是接近动的极限。只要不是极限之点,就会有空隙。如果能找到空隙,就能轻松避开。然后利用这股力量冲击潭水的一瞬间,破开粘稠无比的潭水。我们也是用这个办法游下去的。”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我点点头:“动静节奏的变化间总会有空隙,这就是无量刀的底。”

螭终于露出了满意的表情:“无量刀蜕变后虽然无形无色,节奏瞬息万变。但只要是变化就有空隙,击中空隙,就能令它的变化彼此冲突,互为矛盾。好了,去拿你的酬劳吧。见到那个小旋涡了吗,吃掉它。”说到最后一句,声音微微发颤。

我眉花眼笑:“那是什么宝贝?嘻嘻,总算有好处可以拿了,否则白忙活半天了。”话音刚落,小旋涡里猛地喷出那股熟悉的巨力,直冲而上,上层粘稠的潭水立刻动荡起来。

我吃惊得合不拢嘴,原来那股莫可沛御的力量竟然出自这个不起眼的小旋涡!

“那是水潭的内丹。”螭轻描淡写地道:“这根本不是什么水潭。它是一个活物,一个会移动的奇怪生物!”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05章 请将不如激将 下一章:第007章 小试牛刀
热门: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Ⅴ 全能游戏设计师 冰龙 无敌剑域 满朝文武只有朕是O 元气少年 异位 大宇宙时代 神探伽利略 法神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