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柳暗花明又一村

上一章:第003章 同行是冤家 下一章:第005章 请将不如激将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难道真要被困在这里?我不甘心地看了一眼四周,灯焰的影子在石壁上跳曳不定,如同鬼魅的舞蹈。

刹那间,我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对准长明灯,一口气猛吹过去。“噗”的一声,灯火熄灭了。

四周蓦地一片灰暗。

“林飞,你搞什么鬼!”琅瑶喝道,随即闭嘴,闭目运息,再也无暇理会我。

我一动不动地盯着长明灯,放弃运转寂眠力,一颗心扑通扑通地狂跳。

生死在此一搏。

一息过去了,几十息过去了,一盏茶的时间过去了,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甬道里静悄悄的,什么也没发生。

“天啊,没有毒烟!”琅瑶率先尖叫起来,激动得满脸通红。

阴影的花苞缓缓吐出了隐无邪,他的眼神很复杂,有几分惊讶,几分迷惑,又似乎隐隐有些失望。

琅瑶神色兴奋:“南宫平果然在骗我们!根本就没什么毒烟机关,完全虚惊一场!”

隐无邪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是你吹熄了长明灯?”

我嘻嘻一笑,没有回答。隐无邪走到长明灯前,沉吟半晌,道:“原来这盏油灯就是释放毒烟的机关。”

琅瑶一呆:“这怎么可能?南宫平怎么会把机关设在我们眼皮子底下?再说毒烟机关停止运转和吹灭灯火有什么关系?”

隐无邪长叹了一口气:“就因为放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所以才会被我们忽略。林公子,你真是机智过人,还是你为琅姑娘一解疑惑吧。”

我微微一笑:“其实能发现机关,还是琅姑娘的一句话提醒了我。什么样的东西才能真正地隐形,连法术也发现不了?那就是我们肉眼看得到,但却会忽视的东西。既然机关不在石壁的夹层里,那么就一定在甬道里!而甬道里只有两件东西——泥偶和长明灯。”

“泥偶也许能突然喷射毒烟,但泥偶身材固定,就算体内藏了毒烟也有限得很。以我们的法力,闭气支撑几刻,等到毒烟散尽也不难,所以毒烟机关只可能是这盏长明灯。”我握住灯座,继续道:“先前我就发现,灯座和石壁焊接在了一起。难道仅仅是防止外人移动长明灯?而这盏灯,难道仅仅给我们照明用?一代巧匠制造出来的长明灯,当然不会像我们想象的那样普通,理应有更多的用处。”

琅瑶目光一亮:“灯座莫非是中空的?”

“琅姑娘终于明白了。”我点点头,手指轻轻一弹灯座,发出“叮”的清亮声。如果灯座是实心的古铜,弹扣时的声音会比较沉闷。

琅瑶恍然叫道:“石壁内虽然没有机关,但一定储有大量的毒烟,毒烟通过空心的灯座,再传到灯芯。只要灯燃着,一旦灯油耗尽,燃烧的自然是毒烟了!是了,这种毒烟一定无色无味,才能让我们无法察觉长明灯的秘密!”

我欣然道:“你们看,灯盏里盛的油差不多可以烧一炷香左右的时间。这也是南宫平为什么会说一炷香的时间后,毒烟机关才会发动。所以只要提前吹灭灯,毒烟就无从释放。”

琅瑶哼道:“早知如此,就该让六丁六甲把油灯击碎。”

我示以鼻嗤:“损坏油灯,恐怕毒烟立刻会冒出来。南宫平岂会让我们随意破坏他的机关设计?”

“南宫平真是厉害。”隐无邪笑了笑:“不过林公子棋高一着。虽然年纪轻轻,但这份急智、沉着,实在令人钦佩,连南宫平也算计不了你。”

我心头忽地咯噔一下,在我解说长明灯机关的时候,隐无邪始终没有露出过惊异的表情。要么他喜怒不形于色,要么他早就发现了长明灯的奥秘。如果是后者,那么隐无邪这个家伙太可怕了。他故意隐瞒不说,是想通过毒烟除掉我和琅瑶,独吞九疑宝窟。同时也意味着隐无邪法力超强,有绝对的把握不被毒烟所害。

“哪里哪里,我只是运气好,凑巧想到罢了。”我口不应心地道,对隐无邪起了十二分的提防。

琅瑶道:“现在我们虽然没死,但也被困在这里了。没有食物和水,迟早死路一条。”

“我看隐掌门早就有了办法。”我目视隐无邪,试探般地将了他一军。

隐无邪平静地道:“恐怕林公子也看出来了,何必一定要我献拙呢?”

我们互相久久对视,齐声大笑。既然长明灯另有奥妙,泥偶当然也不会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了。

反复检查了泥偶,我们终于发现他手中捧的布帛的另一面,有几十行暗纹,挖掉这些暗纹后,剩余的布帛赫然形成了几十个字:“盗宝的小贼们,你们总算比猪要聪明一点。既然发现了布帛的秘密,毒烟也应该奈何不了你们了。乖乖听话,把泥偶移到石门前。南宫平留书。”

“把泥偶移到石门前?”琅瑶将信将疑:“南宫平是不是想借助泥偶,发动新一轮机关攻击?”

我沉吟道:“也许他想放我们出去。”

“哈哈,南宫平有这么好心?我看你脑子烧坏了吧。”琅瑶尖刻地道。

“到了这个地步,我们也只能相信南宫平的话了。难道坐在这里等死?”我瞪了琅瑶一眼,搬起泥偶,摆放到石门前。虽然是泥塑,但泥偶却像铁铸一般沉重。

“咔嚓!”从石门背后传来模糊的声响。“轰”,石门缓缓移开,露出了前方的通道。

我毫不犹豫地窜了出去。

在石门的另一面,有一个同样大小的泥偶,手里握着一柄石制的钥匙。石门上有一个锁孔,石钥匙正插在锁孔里,显然是这个泥偶打开了石门。隔着石门,两个泥偶面对面而立,十分有趣。

琅瑶目瞪口呆,隐无邪若有所思地道:“聪明反被聪明误。从选择九疑宝窟第一个入口开始,南宫平就在暗示我们这个道理。幸好我们没有自恃聪明,怀疑南宫平的留书,否则便会被一直困住。”

“我想的却和隐掌门不同。南宫平大师一定是个心地仁厚的人,就算是绝境,他也会给盗宝者留下一线生机。如果我们早点离开甬道,也不用担心石门封闭;油灯虽然致命,但只要吹灭灯火,毒烟就无法放出;泥偶的布帛更是指点了脱困之路。九疑宝窟虽然是九死一生的土木机关,但盗宝人却有绝处逢生的活命机会。”我感慨地道,说实话,我现在对南宫平越来越佩服。

琅瑶冷冷一哂:“看来你倒是南宫平的知音。九疑宝窟是他最后一件杰作,随后南宫平就失踪了,算来已近千年,想必早就去黄泉天报到了。你若是对他有兴趣,不妨去黄泉天拜访。”

我不理睬这个女人的刻薄话,颇有兴趣地观察两个泥偶。如果我所料不差,泥偶体内一定嵌满了奇异的磁石。当我把其中一个泥偶移到石门前,内装的磁石和另一个泥偶内的磁石互相吸引,于是另一个泥偶滑到石门前,手里的石钥匙正好插进锁孔,打开了石门。

真是巧妙的设计。

我们顺着甬道,继续向前走。经历了刚才的凶险后,每个人都有些杯弓蛇影,小心翼翼地移动步伐,生怕触动机关。走了大约一里,前方一道石门阻挡了通路。石门上镌刻各种花鸟鱼虫的图纹,雕刻精美,栩栩如生,石门最上端用闪闪发光的夜明珠镶嵌着几个大字“九疑宝窟第一入口。”

怔怔地仰望石门,琅瑶道:“原来我们刚到真正的第一入口,里面想必更加凶险。”

“第一入口不见得就没有机会。”劫后逃生,我信心百倍:“南宫平一定会在里面为闯入者留下一点救命稻草,就看我们能否抓得住。”

“但愿你真是南宫平的知音。”琅瑶踌躇片刻,指挥十二个金甲神人去推石门。如同蚂蚁撼树,石门纹丝不动。

我灵机一动,顺原路跑回去,搬起泥偶,再回到宝窟入口的石门前,把泥偶摆放好。只听到门后“喀嚓”一声,石门缓缓滑动,耀眼的珠光宝气扑面而来。

大块的黄金、白银;龙眼般大的浑圆珍珠;没有一丝杂色的碧玉、玛瑙;五彩缤纷的宝石像小山丘一样,杂乱堆满了一地。

“我们算是进入了宝窟?”琅瑶又惊又喜,瞳孔被枚不胜数的财宝映得五光十色。

我一瞧石门背后,果然有一个泥偶,手里的钥匙正插在门孔里。隐无邪暼了我一眼,道:“这次能进入宝窟,林公子当记首功。这里的金银财宝,公子可以先行随意挑选。”

我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老子可不是傻瓜,光看琅瑶、隐无邪对这些珍珠宝石毫不动容的样子,就知道它们根本算不上什么。

琅瑶忽然神色微变,一步步向后退去,如临大敌,十二个金甲神人团团围住了她。只见堆积如山的财宝慢慢耸动,从里面爬出了一头怪兽。它长得像一条巨型蜈蚣,两腮各挂着一个大肉袋,软软地垂落到颈部。怪兽的背脊上生着一条金线,几百只小脚流光溢彩,在珠宝堆上轻盈爬动。最奇的是怪兽的眼睛,闪动着宝石般的七彩光芒,当它盯着你看的时候,仿佛目光里充满了贪婪。

“是守财奴!”隐无邪低声道:“这种怪兽性子奇特,最爱金银珠宝,所以被称作‘守财奴’。幸好刚才我们没有动地上的财宝,否则一定会遭到它的攻击。”

琅瑶目视守财奴,忽然把金甲神人收回黄巾中,脱下耳坠、发簪、手镯,把身上所有的金银首饰都扔在地上。守财奴立刻窜过来,尾巴一扫,把首饰都扫进腮边的大肉袋里。随后窜到我和隐无邪跟前,目光灼灼地盯着我们。

隐无邪解下了手上的玉扳指,犹豫片刻,又从怀里掏出一颗鸽卵大的珠子,扔在地上。我猜到了几分端倪,学着他们,掏出身上所有的银子,还忍痛把海姬送给我的玉佩拿出来,放在地上。守财奴绕着我们急速游走几圈后,满意地点点头,尾巴卷起所有的东西放进肉袋,慢慢钻进珠宝堆,再也不出来了。

琅瑶轻轻舒了口气,快步向前走去。隐无邪不动声色地道:“原本以为林公子年轻气盛,不会甘心把身上的财宝交给守财奴,想不到居然如此能忍。莫非以林公子的法力,还惧怕一只怪兽吗?看得出来,公子很珍惜那块玉佩。”

“堂堂罗生天十大名门的掌门,不也向守财奴屈服了嘛。你那颗珠子,想必也是价值连城吧。”我耸耸肩,语含机锋:“这头怪兽恐怕不是我们惹得起的。就算我斗得过它,多半也是两败俱伤,岂不让渔人得利?”

隐无邪淡淡一笑:“守财奴最爱财宝,只要我们交出身上所有的金银玉器,它便不会再为难我们。这头守财奴其实也不算很厉害,但背生金线,说明是一头母兽。母守财奴喜欢在金银珠宝内产卵,这里有多少金银财宝,就有多少守财奴卵。孵化这些卵十分简单,只要鲜血沾到即可。守财奴秉性凶悍,争斗时不死不休。如果我们和这头守财奴冲突,势必溅血,千万头守财奴卵一旦孵化,我们想要安全脱身可就难了。所以忍一时风平浪静。至于公子所说的渔人之利,大可放心。我隐无邪可以立下重誓,只要林公子不和我为敌,有生之年我决不敢加害公子。有违此誓,天诛地灭!”

这几句誓言说得铿锵有力,十分坦诚。连琅瑶也回过头,露出惊讶的神色。我有些疑惑不解,搞不懂隐无邪为什么要如此示好。当下也随口客套了几句,反正和罗生天十大名门的掌门搞好关系,对我没有坏处。我当然不会相信隐无邪是个好人,否则早该告诉我守财奴的秉性,而不是大放马后炮。

越往前走,地上的财宝也就越少,到最后连一件也瞧不见了。地势却越来越开阔,如果九疑宝窟是依托九头冰龙的骨骸所建,九个龙头分别是九个入口,刚才的甬道是龙颈,那么我们现在应该进入了龙腹。

上空悬吊着一颗颗夜明珠,照亮了四周。前方是一片平坦的空地,铺着金、黄、绿、红、黑五色的巨大方砖。不同色彩的方砖分布有致,似乎暗藏玄虚。

琅瑶唤出六丁六甲,率先开道。一个金甲神人刚刚踏上一块黑色地砖,黑砖就急速沉落,露出下面一个深不可测的洞穴。金甲神人反应奇快,向上跃起。“噗”洞穴里猛地喷出一道道水桶般粗的浓稠汁液,溅得金甲神人满头满脸。汁液具有极强的黏性,沾到身上就无法脱落,并像活物一样,把金甲神人重重包了起来,向洞穴拖去。

金甲神人连连怒吼,竭力挣扎。我不觉心头骇然,先前曾经见识过金甲神人的威力,知道他们的力量有多大,想不到会被这些汁液拖住。

另外几个金甲神人也遇到了麻烦,踩在红砖上的陷入熊熊烈焰;踩到绿砖的被一种奇怪的藤木缠上;踩到黄砖的被不断涌出来的泥土埋住;最奇特的是踩到金砖的金甲神人,浑身沾满了厚厚的金粉。这些金粉似乎非常重,令金甲神人摇晃着身躯,一点点弯下膝盖,向下陷落,仿佛背负了一座山的重量。

琅瑶眼看不妙,急忙把六丁六甲召回黄巾。虽然重新变回巾中的绣像,但六丁六甲金灿灿的盔甲上却多出了绿、红、黑等五种颜色,擦也擦不掉。琅瑶脸上露出痛惜之色,强行喷出一口鲜血,溅在黄巾上,随着鲜血渗入黄巾,金甲神人盔甲上的杂色才一点点褪去。

“两位倒是乐得逍遥,任由我这个女人为你们冲锋陷阵。”吃瘪的琅瑶把火气发泄到了我们头上。

“姑娘是巾帼不让须眉嘛。有你在,哪用我们出手?”我幸灾乐祸地回道。

隐无邪毫不动气:“幸好琅姑娘的六丁六甲打了头阵,才让我看出其中的玄虚。金、绿、黑、红、黄五色方砖,分明暗合金、木、水、火、土五行。只要明白五行生生相克的道理,闯过这些地砖应该不难。”

我恍然道:“隐掌门的意思,是以彼之矛,攻彼之盾?”

隐无邪微微颔首,身形飘起,向前掠去,速度快得惊人,犹如一道淡淡的影子。他足尖在黑砖上一点而过,地砖刚刚下沉,隐无邪已经落在了象征土的黄砖上,这时,黑砖下的洞穴喷出的汁液当即被黄土覆盖。黄土刚一隆起,隐无邪倏地横移,落在象征木的绿砖上,黄土层立刻被钻出来的碧绿藤蔓穿破。等他踏到金砖,藤蔓又被金粉压弯……如此足不停留,隐无邪按照土克水、木克土、金克木、火克金、水克火的秩序,依次掠过黑砖、黄砖、绿砖、金砖和红砖,利用五色砖的彼此相克化解攻击。这样十多个循环下来,他安然越过了铺砌五色砖的地面。

我和琅瑶随后效仿,虽然一路凶险,但却毫发无损。

再往前走,地势已经完全不同,如同波浪般起伏不定。一条条巨大粗壮的骨骼从地面隆起,盘根接错,丛生出尖锐冰寒的骨刺。周围的光线很暗,灰蒙蒙一片,使凹凸崎岖的地面更难走。

这里看不到任何人工建筑的痕迹,只是在骨骼的夹缝里,挤满了一团团黑魆魆的东西,硬中带软,非石非铁,像是一种奇特的材质。越往前行,视野内就越幽黑,身边的人仿佛成了晃动的幽影。

琅瑶的黄巾里飞出十多只萤火虫,在前头照明领路。这些萤火虫显然是异种,双翅大如车轮,圆鼓鼓的尾部橙黄透亮,忽闪忽闪地灿如宝石。没飞多远,萤火虫的萤火突然熄灭,一只接着一只从空中跌落,像是被无形的魔爪突然扼杀。

四周重新恢复了幽暗,甚至比原来更黑了。

琅瑶迥然色变,又从黄巾里唤出一头雪白的穿山甲。穿山甲转动脖子叫了几声,灵活窜出,贴着地面蛇一般潜行。这头穿山甲的鳞甲层层叠叠,远比普通的要坚厚,散发出玉质的光泽。头顶心一颗透明的肉瘤明耀生辉,照得四周亮如白昼。

穿山甲急速潜行了十多丈,忽然僵卧不动,“啪”,毫无征兆地,它头顶上的肉瘤猛地破裂,身躯无力倒地,刹那间就被无边的黑暗吞噬,尸骨无存。虽然我运足镜瞳秘道术,也看不清水獭到底是怎么死的。

“不要再照明了。”隐无邪低声道:“这里有点不对劲。”

琅瑶颤声道:“我的雪球穿山甲呢?为什么看不到尸体?”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03章 同行是冤家 下一章:第005章 请将不如激将
热门: 完美世界 刑警手记之逝者之证 超禁忌游戏1 失家者 异世界的魔王大人 至高悬赏 神探韩锋:高智商犯罪 最后一个地球人 纳尼亚传奇5:黎明踏浪号(双语) 玻璃之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