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真的还是假的

上一章:第019章 无量 下一章:第002章 得来全不费功夫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碧潮戈?

我愣愣地瞧着他,一时忘了挣扎。

“嘻嘻,我是碧潮戈,碧潮戈是个无情无义的畜生啊!哈哈哈!”他爆发出一阵狂笑,两行热泪滚滚淌落脸颊,嘴角神经质地抽搐,显得又激愤,又痛楚。

日他奶奶的,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大概得了失心疯。他要是碧潮戈,那老子就是魔主啦!我肩头一沉,压低声音:“滚开!”随手一推,居然没推动他。

“我是碧潮戈!我是个畜生!是我害死瑛儿的啊!”对方嘶声道,五指深深嵌入我的肩肉,像是扎了根。我胳膊猛力一甩,左掌化刀,狠狠向他头颈劈去,同时一脚无声无息,撩向下阴。时间紧急,我可没空和一个疯子胡扯。

“锵!”手刀砍中对方脖子,仿佛和一柄锋锐的刀刃相交,一脚也像踢在了刀锋上,痛得我龇牙咧嘴。

“碧潮戈!碧潮戈你在哪里?瑛儿!瑛儿呢?”吼声像刀刮过我的耳膜,刹那间,一股凄厉狂烈的刀气从对方体内透出。望着那双野兽般凶狠,又充满了深深痛苦的眼睛,我惊呆了。虽然目光不同,但这双狭长的凤目,竟然长得和碧潮戈一模一样!而凌厉雄浑的刀气更是如出一辙!

他到底是什么人?细看他的身材,双肩奇宽,四肢奇长,如同和碧潮戈一个模子里铸出来的。难道是碧潮戈的同胞兄弟?

“我信我信,你当然是碧潮戈!”我敷衍道,暂时没功夫猜测对方的真实身份,急于摆脱纠缠。

“我是碧潮戈?不!我不是他,我不是无情无义的畜生!我不是碧潮戈,我不是啊!”对方眼中露出惊恐之色,拼命摇头,手不知不觉地松开了。我给绞杀使了个眼色,乖女儿心领神会,扑向琅玕树。触须卷起几颗洁白如玉的果子,轻轻一拽。琅玕果脱离了树枝,噗哧一声裂开,化作一缕缕白烟,飞快消散。

我看得一愣,月魂忽然道:“听说有些异果离树即化,必须以神识摘取。看来琅玕果也是如此。”

我直呼倒霉,想不到摘个果子还那么费事。把心一横,我窜到树旁,双手抱住树干,运转龙虎秘道术,要把它连根拔起。既然琅玕果离树即化,老子索性连树一块儿端了。

背后蓦地响起嘶吼,那个人突然恶狠狠地扑了过来,我向后急退。“嘭”,他一头撞在琅玕树上,全然不顾,只是紧紧抱住了树。“瑛儿,瑛儿……”他梦呓般地叫道,一声比一声温柔,脸上露出痴茫的深情。

哇靠,真是个疯子!我试着靠近琅玕树,他立刻乱发直竖,像一头被激怒的野兽,双目凸出瞪着我,狂暴的刀气排山倒海一般压过来,逼得我连连后退。树上的绞杀怪叫一声,被刀气震得倒飞出去,在半空一滚,狼狈落回我的肩头。

“还是回去另谋对策吧。”月魂道:“你硬拔琅玕树,果子也可能会化掉。就算你救活甘柠真,逃离冰海,也会惹怒碧潮戈。一旦陷入夜流冰、碧潮戈、龙眼雀三大妖王的合力追杀,你能做的就是解下裤带,趁早上吊,也好留个全尸。”

我一想也对,何况有这个疯子在,我别指望拔树。

“瑛儿,我错了,你比什么都重要!”他忽然放声狂笑,又忽然嚎啕大哭,把脸贴在树干上狠狠摩擦,血流满面,浑身抽搐得像个疯子。

“爸爸,他的妖气和碧潮戈好像呀,妖力也差不多。”绞杀悄悄地道。

日他奶奶的,这突然冒出来的白痴是谁呢?我满肚子疑云,但一来内伤没有完全好,二来也担心碧潮戈突然来此,只好先退下崖顶,再作打算。走了很远,仍然听到海崖上一声声凄厉而绝望的呼嚎。

驾起吹气风,我并不急于回到人鱼族的族地,而是飞向上空,穿过珊瑚枝游进海中,找了个怪兽多的海底山脉,运功疗伤。

源源不绝的精气从四方涌来,被我的胎化长生妖术吸噬,穿过周身一条条受创的经脉,在内腑循环流传。山脉的洞穴密密麻麻,海兽多如牛毛,精气充沛得像一个无穷无尽的宝库,吸得我爽死了。大约过了四、五个时辰,不但内伤痊愈,妖力也比过去大有精进。

痛快地长啸一声,我只觉得自己龙精虎猛,整个人仿佛要冲天飞起。内腑的霜雪转粒子越来越多,雄浑鼓荡,粒子与粒子碰撞时,宛如炸开飞瀑雪浪,隐隐有轰然之声。想不到和碧潮戈一场恶战,竟然逼使我再上一层,将霜雪转催炼到了极致。最多半个月,我就会再次进化,迈入意态。

附近的海兽都变得懒洋洋的,趴在洞穴里一动不动,偶尔有几头海兽有所察觉,向我袭击,都当了绞杀的美味夜宵。乖女儿也没忘记孝顺老爸,抓了近百头凶悍海兽,剖开肚子,挑出十几颗没有成形的海兽内丹,给我进补。

“走啦,再不回去,美人鱼们该担心了。”我拍拍圆鼓鼓的肚皮,打着饱嗝,向海下世界飞去。冰海真是一块风水宝地,有这么多海兽为老子提供免费修炼服务。不多住一阵子,还真对不起它们。何况这里是碧潮戈的地盘,龙眼雀和夜流冰打破了脑袋,也想不到我会躲在这里。

回到人鱼族的族地,大鱼、小鱼早等得心焦,见我回来才松了口气。龙眼鸡早睡得像死猪一样,口水直流。甘柠真躺在闺床上,昏迷不醒,肌肤烫得泛起病态的红艳光泽。

“我真没用,连个琅玕果也摘不了!”我恨恨地自责,放下床幔,不忍再看甘柠真。想到一切都是我造成的,心头就像压上了一块阴暗的巨石。

大鱼柔声道:“公子也不用太担心了,只要能在一年内取到琅玕果即可。三头海蜗虽然厉害,但人多力量大。等我们想个好法子,再叫齐族人……”

“没用的。”我叹了口气,打断她的话,把昨天的一番经历详细说出,听得两条美人鱼不住色变。

“奇怪。”大鱼沉思许久,不解地道:“海龙王怎会刚巧在琅玕海崖呢?自从两年前,他的夫人失踪后,海龙王就把自己关在龙宫,深居简出,听说最亲近的侍从也很难见他一面。”

小鱼娇声道:“还有那个疯子!我们在冰海住了那么久,可从来没听说过有这号妖怪呀。”

我问道:“海龙王可有兄弟或是父子?”

“绝对没有!”两条美人鱼异口同声地答道。

我蓦地心中一动:“海龙王的老婆叫什么?”

“好像是叫什么琅,琅瑛!对,是叫琅瑛,听说还是从罗生天远嫁过来的人类呢。可惜嫁给了嗜刀如命的海龙王,等于守活寡,后来不知怎的,莫名其妙失踪了。”

“琅瑛!”我失声叫道。那个疯子口口声声,不也念叨着瑛儿的名字嘛!难道疯子是海龙王的情敌,和瑛儿偷情,给妖王戴了顶绿帽子,所以发现奸情的碧潮戈杀了老婆?

但海龙王又怎么肯放过奸夫?那个疯子和海龙王又怎会先后在海崖现身?两者到底什么关系?我和大鱼、小鱼猜测了半天,越想越蹊跷,一点头绪也理不出。

大鱼从袖子里抽出小火炉,恭恭敬敬地递给我:“这件东西虽然给公子惹来麻烦,但毕竟是稀罕的宝贝。空空玄不但能为主人奉上天下各种奇珍异宝、丹药芝草,还上识天文地理,下知奇闻轶事。公子走南闯北,一定用得着。”又递上一只紫鳞鱼皮袋,里面装满了燃料粉。

我看她们一片诚意,就不再客套,接过了小火炉。大鱼让我解开上身衣衫,指甲在我心脏处轻轻一掐,刺破皮,把渗出来的一滴鲜血弹进炉眼,嘴上告罪:“请公子勿怪,这是让空空玄重新认主的滴血祭仪。”

小鱼叮嘱我道:“你可得记住了,这件宝贝有利有弊。每用一次小火炉,主人的天劫就会提早一年,得到的宝物越是珍贵,面临的天劫也越厉害,所以切忌滥用。此外,千万别去触摸空空玄,想让他乖乖听话,只要敲敲火炉就行,他最怕听敲打火炉的声音。”

我没心思听小鱼唠叨,马上解开鱼皮袋,把一小撮药粉倒进炉眼,点燃了火炉。

“你这是?”小鱼没料到我这么猴急,随即恍然道:“是为了甘仙子吧?”

我点点头,眼看着小火炉通体红亮,炉口喷出一道青烟,绕着炉子飞速旋转,化作了小精怪空空玄。

“各位好,空空玄有礼了。”他灵巧跳上炉口,舔舔嘴巴,忽然露出惊讶的神色:“是谁点的炉火?怎么换人了?”

大鱼正色道:“我已将你转赠给林公子,从此以后,他就是你的主人了。”

空空玄嘻嘻一笑:“换汤不换药,我的主人只有一个,便是你们心里的贪念。说吧,你想要什么?”

我突然用力敲打火炉。“咣咣”,虽然声音不大,但空空玄仿佛听到五雷轰顶似的,捂住耳朵,难受得哇哇乱叫:“求求你别敲啦,我耳朵要聋啦!真的聋啦!”

我又狠狠敲了几下,给足下马威,才罢手。空空玄坐在火炉上直喘气,苦着脸问道:“你到底想要什么?尽管开口就是了。”

我冷冷盯着他,手指在炉边轻轻摩擦,一直看到他发毛,才道:“除了琅玕果,还有什么能治愈你的水母毒?冰海哪里还有琅玕树?”

空空玄摇头晃脑地道:“琅玕果是唯一的解药。北境的琅玕树一共有九棵,一棵长在魔刹天的琅玕海崖,一棵在罗生天十大名门之一的登峰造极阁,一棵在红尘天的朱家,另一棵在吉祥天的大日池,剩下五棵都在色欲天。”仔细看了我几眼,老气横秋地道:“你还没炼出神识吧?琅玕果离树即化,没有神识的人根本摘不了。”

我心里一阵失望,照空空玄这么说,琅玕海崖是目前唯一可以摘果的地方。

想了想,我又道:“空空玄,快拿点灵芝仙草出来,要能清热解毒、提升元气的,越多越好。别想弄次货蒙混老子,否则有你好受的!”咣咣猛敲火炉。

空空玄怪叫着逃进炉眼,过了半天才钻出来,双手捧着一个黄灿灿的金盘。整个房间立刻充满了熏醉的香气,香得连鼻子都失灵了。

黄金盘里盛满了闪闪发亮的水银,十几样奇形怪状的异果、灵草浸泡在水银里,饱满滴汁,色彩鲜艳,隐隐透出清润的光泽。空空玄指着果草一一介绍:“这是解毒清火,驱除百病的双麟芝;这颗结满小瘤子的白色坚果叫露榴,可以助长元气;这块巴掌大的东西叫冰玉散,服用后通体清凉,宁心消燥,专治练功走火入魔;最珍贵的是这株万年脉望草,草根由浅黄转为朱砂色,已经通灵,配合双麟芝一起吃,能洗髓易经,增加百年妖力……”

我不管三七二十一,抓起果草,全部塞进甘柠真嘴里。虽然这些灵丹异草不能解毒,但至少该管点用。果然,服下没多久,甘柠真脸上的艳红淡了一些,肌肤也不像以前那么烫了,只是始终昏迷。

空空玄直翻白眼:“你倒是大方,用天劫换来的药草全都便宜了别人。好啦,你拿了我的东西,我可以回去啦。”不理会我的呼叫,一个筋斗翻进炉眼,消失不见。

“日他奶奶的,老子还有话没问呢!”我用力敲敲火炉,没反应,只好又倒点药粉进炉眼,打算再点起火炉。

大鱼骇然阻止:“公子请三思,只有特别重要的时刻,主人才会点火炉召唤空空玄。天下没有不劳而获的东西,空空玄等于是用珍宝换取主人的寿命,真正点燃炉火的,是主人的生命之火啊!公子如此频繁使用,天劫将很快来临,到时凶多吉少。公子你青春年少,正是生命中的大好时光,何必为了,为了……”瞄了一眼甘柠真,其意不言而喻。

“眼下就是我最重要的时刻!”我斩钉截铁地道,点燃了火炉。

青烟再次凝聚成空空玄,一脸惊讶地瞪着我:“咦?又把我叫出来了?我还从来没见过你这样的主人。说吧,想要什么?”

“听说你上识天文地理,下知鸡毛蒜皮,快把无量刀的特性详细说说。”我想明白了,只有在下次和海龙王比试时活下去,才有机会取到琅玕果,当然前提是我必须练成神识。

只要能救甘柠真,我横下心和海龙王放手一战。

“是下知奇闻轶事!不是鸡毛蒜皮!”空空玄龇起一口雪白闪光的牙齿向我抗议,坐在炉口上,两只靴尖荡来荡去地道:“不过你算问对人啦,无量刀的来历我可是一清二楚。它原是色欲天的一件水性魂器,无色无形,变幻不定,还具有随主人的功力进行蜕变的异能。”

“蜕变?”

“没错,就像毛毛虫蜕变成漂亮的蝴蝶一样。无量刀的刀柄上,刻着‘器有大小,唯心能量。’八个字。一旦落入高手手里,全力而为,刀柄上的字会蜕化成‘器无大小,唯心能量。’无量刀的威力随即暴增,从‘有’蜕变到接近无限的‘无’!”

我的心顿时凉了半截,海龙王果然没骗我,只用了一半妖力和我比试,否则无量刀刀柄上的字应该改变。日他奶奶的,同样是魂器,老子的螭枪可要差上一截了。

蓦地,掌心一热,一道激燃的烈焰在血脉内窜起,化作昂首矫夭的怒龙。在我心灵深处,出现了螭张牙舞爪,神情暴怒的景象,画面一闪而逝,几乎在同时,血脉内滚烫的火焰也熄灭了。

“嘿嘿,螭有些憋不住了。”月魂狡黠地眨动着绿豆眼,似乎在打什么鬼主意。

空空玄耳尖目明,一下子发现了月魂,盯着我的指尖灼灼看了几眼,继续道:“蜕变成‘无’的无量刀,完全和主人融为一体。对手除非是拥有神识级别的高手,能感应无形无量之刀,否则连一招也避不开。”

“无量刀有什么弱点?”

“弱点?”空空玄想了想,道:“无量刀的第一代主人是魔刹天的麒麟妖王,几百万年前,他曾和碧落赋当时的掌教决战,结果落败身死。我猜碧落赋的修炼心法,应该可以克制无量刀吧。”

听到这里,我彻底死心,看来想要在大后天的比试中活下去,还得靠自己。沉吟了一会,我好奇地问道:“空空玄,说说你的来历吧。还有你献上来的宝贝是从哪里弄来的?这个小火炉怎么放得了这么多东西?”

空空玄脸上露出难得一见的正经表情:“我是色欲天最杰出的盗精,专偷那些守护者看护的宝贝。你有了我,不用飞升色欲天,照样能取到宝贝。你别看火炉小,里面足足可放下整个冰海。”

“盗精?”我一愣:“不就是小偷吗?”

“是啊,多么刺激有趣的行当!不是吹,我空空玄敢认北境第二神偷,就没人敢称第一!”空空玄眉飞色舞,滔滔不绝地炫耀自己的光辉历史:“当我骗过那些强悍可怕的守护者,施展空空妙手偷到一件件稀奇的宝物时,别提多兴奋了。给你的万年脉望草,就是我一炷香之前,巧用瞒天过海的盗技,刚刚从一个很厉害的守护者那里偷来的。你瞧瞧,草尖上的露水还没干呢。”

我惊讶地叫道:“想不到你可以自由来去色欲天!”

“全靠它!”空空玄拍了拍小火炉,面有得色:“它其实是一扇通往色欲天的玄妙之门,一个来回只要短短一息。”仔细瞧了瞧我,道:“你的生命之火点燃的次数越多,我吸取的力量就会越强,替你偷盗的宝贝也越珍贵。大家公平交易,两不相欠。”

“既然如此,你怎么不去偷琅玕果?”我作势欲敲小火炉:“你刚才说过,色欲天内有五棵琅玕树。日他奶奶的,你是不是耍老子啊?”

空空玄双手捂住耳朵,嚷道:“别敲!第一我没有神识,取到果子也照样报废;第二,五棵琅玕树长在色欲天天缝中的阿修罗岛,那里的守卫者是整个色欲天最可怕的,我现在可惹不起它们。”

“原来真有阿修罗岛。”月魂显得十分惊讶,插嘴道:“听说阿修罗岛是色欲天最华美奢丽的奇境,也是最神秘的地方。飞升的妖怪一旦到了阿修罗岛,就再也回不去了。当年魅走遍了大半个色欲天,也没发现阿修罗岛。”

空空玄洋洋得意:“身为北境第一盗精,没几手绝活怎么行?阿修罗岛虽然隐秘,但还是被我查了个水落石出。唉,可惜我力量不够,离开了色欲天就只能呆在小火炉里。否则我空空玄定要实现心中的雄伟抱负,偷遍北境九重天!”

我没心思管色欲天藏了多少秘密,只是暗暗琢磨着,该如何迎战海龙王。搞不好,大后天就是老子的周年祭日。

“难道没有什么宝贝可以对付无量刀吗?”

空空玄摇摇头:“就算有克制无量刀的魂器,也得看主人的本事。法力不够给什么都白搭。何况魂器都是成了精的怪物,厉害无比,我可偷不了。”

我狞笑一声:“老子可不能白白把你叫出来,拿不出对付无量刀的宝物,你就等着变聋子吧。”对准火炉,一阵咣当咣当乱敲。

“耳朵快聋啦!别敲啦,让我好好想想。”空空玄抱头哇哇乱叫,他的耳朵又尖又长,耸出笠帽,敲打火炉的声音震得他双耳抖动如翻滚的波浪。

苦思冥想了半天,空空玄忽然眼神一亮,随即又摇摇头,自言自语地道:“有件东西虽然不能克制无量刀,但能尽量减轻它的杀伤力,只是给了你,你也没法用。”

“为什么?”

“只有修炼过地藏妖术的人,才能使用。”

我忍不住哈哈大笑,指了指自己:“这个修炼过地藏妖术的人就在你的眼前!快说吧,到底是什么东西?”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19章 无量 下一章:第002章 得来全不费功夫
热门: 鲁班的诅咒 十万分之一的偶然 零伯爵:神经漫游者2 蒙娜丽莎的微笑 网游之帝王归来 黑暗降临 九星毒奶 最后一个地球人 超·杀人事件 夜光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