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章 噩梦醒来迟(上)

上一章:第006章 送上门的女儿(下) 下一章:第008章 噩梦醒来迟(下)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呛!”一声清越的激响。甘柠真又惊又奇地盯着我,三千弱水剑在夜色中爆出一团绚烂的光焰,向我疾射而来。

“林飞,接我一剑!”

我潇洒侧身,以一个魅舞的姿势,贴着剑锋反迎向光焰的最盛处。举手投足,我绕着剑光起舞,顺应三千弱水流动的节奏,犹如一只翩翩蝴蝶,在滔滔水浪间忽高忽低,展翅嬉戏。

瑰丽的剑芒在四周盘旋,剑气一浪高过一浪。但无论怎样变化,也不能伤我一分一毫。因为我并不与它对抗,而是和三千弱水彼此融合,嵌入共同的节奏。

漫天光彩倏地消失,甘柠真长剑回鞘,深深凝视我一眼,轻叹道:“你的法力又进了一大步。”

我眉花眼笑,正要在美女面前吹嘘几句,月魂立刻泼我冷水:“还差得远呢!等你能以魅舞带动三千弱水剑,令对手陷入你的节奏,才算小成。”

我心中一动,深思月魂的话。这时候,土著妖怪们停止了吟唱,把一种厚厚的油脂涂满尸体,然后放在篝火上烧烤。肉一烤熟,格三条发出一声悲啸,挥动利爪,把它撕成一条条,分给族人。每一个土著妖怪都跪倒在地,双手接过肉条,向图腾神树拜了拜,把肉吞咽下肚。

我看呆了,走过去问格三条:“你们怎么连自己的族人也吃啊?”

格三条哼道:“细皮嫩肉的小白脸懂个球!在残酷的血戮林生存,必须学会不浪费一点食物。何况,这是我们特有的丧葬风俗,他葬在了我们心中。”双臂交叉,肃然放在胸前。

妖怪们已经纷纷散开,三三两两地搂抱着,在夜色下,幕天席地地交配起来,一时呻吟呼叫声大作。我当场绝倒,戏谑地道:“这也是你们的风俗?除了吃就是干?”

格三条不怒反喜,洋洋得意地撩起腰间树叶,示威般地向我展示三个小弟弟:“我们的玩意可比你厉害,一天少说也能干个七八次!干得越多,就生得越多。只有生得多,我们土著才能在血戮林延续后代。”说到后代,他神色一黯,低声咕哝:“我日,你知道杂交的妖怪要生一个种有多难嘛,往往几十年都养不出孩子。”

我惊讶地叫道:“难道这三年,你们一无产出?”

格三条憋红了脸不吭声,我乐了,嘿嘿,浓缩的才是精品。老子若要生养,一定比你强多啦。

“要生啦,格十七筒要生啦!”远处,猛地传来一声惊喜的大喊。土著们像炸开了锅似的,激动地涌向一棵大榕树。树杈上搭着一个粗陋的木巢,巢边围满了妖怪,连附近的树枝上,也爬满了翘首以待的妖怪们。

格三条狂叫一声,拔腿冲向大榕树,又猛地站住,仰起头,目光紧紧盯着高处的木巢,神色充满了狂喜,又带着一丝丝担忧。

四周一下子安静下来,鸦雀无声,连湖里的水波也悄悄放轻了脚步。没有人说话,没有人动,所有的妖怪黑压压地站成一片,屏住呼吸,兴奋而紧张地等待着。

夜色漆黑,一双双闪动着希望的眼睛仿佛将木巢点亮。

我和甘柠真对视一眼,被这些土著感染,不由自主地沉浸在异样的气氛中。

时间一点点流逝,妖怪们始终一动不动,安静地等待着,脸上没有流露丝毫焦躁,相反带着一种朝圣般的虔诚。格三条眼都不眨一下,厚嘴唇微微战栗,粗重的呼吸三丈外也听得见。

“哇!”一声尖利的啼哭响彻四野。

大榕树上,一个女妖在几名同伴的搀扶下,从木巢里慢慢走出,她下体还流着鲜血,脸上却神采奕奕,双手抱着一个浑身血污的小妖怪,高举过头。

四周忽地静到了极点。

一颗豆大的浑浊眼泪,从格三条眼角无声滑落。“扑通扑通”,妖怪们跪倒了一片,千百条手臂颤抖着伸向夜空,喉中发出呜咽,感激上天的恩赐。

这是生命的诞生!我忽然胸口一阵哽塞。一个时辰前,一个土著刚刚死去;而现在,又一个土著出生。生命的开始和结束,同样的神圣庄严。

我想起土著们面对族人死去,吟唱击掌。

我又仿佛看到他们千万年来,在充满杀戮的雨林苦求生存。

耳畔回响他们交欢时,酣畅淋漓的呻吟,那是生命最古老最质朴的呼唤!

一切化作了眼前的一幕:土著们跪倒伏拜,小妖怪嵌在了苍茫的夜空背景中,丑陋的尾巴甩动,嘹亮的哭声久久回荡。

甘柠真转过身,眼中依稀水光闪动:“原来,新的生命是如此让人期待。”

“是生命让人期待。”我默默地道。

出生,猎食,争斗,交配,死亡。这便是土著简单的一生。而无论是生,是死,是猎杀还是繁殖,都是生命的一种抗争吧。——对艰难命运的抗,对闪亮希望的争。远远望着妖怪们,我心中涌起一丝莫明的敬意。

那是对生命的敬意。

从生到死,由死到生,中间经历的,可是希望么?仰望浩瀚苍天,我心中呐喊。自在天,你是否代表了希望?

直到子夜,欢庆的妖怪们才纷纷睡去。想到格三条那张既骄傲、又凶恶的笑脸,我第一次觉出了可爱。

万籁俱寂,夜色冥冥,湖中的图腾神树闪烁着美丽的碧光。我双臂枕头,躺在湖畔柔软的草地上。绞杀依偎在我的肩头,硕大的尾巴盖住了头脸,呼呼大睡。没过一会,我也沉沉睡去。

恍恍惚惚,我蓦地生出一丝异样的感觉。在离我不远处,一个黑影幽灵般逼近,脸色苍白,双目乌黑如深潭,俊美的面孔挂着森冷的笑意。

夜流冰!我心头一惊,刚要出声示警,却发现有点不对劲。周围浩浩渺渺,宛如置身在一团虚无缥缈的烟云里,什么也看不见。土著妖怪、甘柠真、绞杀,还有湖水、图腾神树全都消失了,仿佛我突然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夜流冰缓缓而来,绕着我飘忽不定地飞转,随着身影掠动,一朵朵冰魄花浮出视线。

“林飞,我们又见面了。”夜流冰似笑非笑,连说话的声音都在飞速旋转。

我暗叫古怪,嘴里不依不饶:“干嘛像块牛皮糖老缠着我?难道老子嫖了你老婆没给钱?”

夜流冰冷冷一哂:“不知死活的东西,还敢大放厥词。这一次,本王定要好好陪你玩一场。”

“你送上门被我玩?这么贱?可惜老子没胃口。”我满不在乎地回道,眼角余光审视四周,想搞清楚到底是什么地方。夜流冰怎么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把我弄进来?想到这里,我猛地一个激灵,明白过来!

这是梦!夜流冰一定潜入了我的睡梦!我赶紧用力扭大腿,试图从梦中惊醒。哇靠!虽然捏自己会痛,但就是醒不了,像是被死死厣住了!

夜流冰盯着我,脸上露出兴奋残忍之色,四周的冰魄花上下翻飞,显然在故意戏弄我。

这个变态的家伙!我心里打起如意算盘,夜流冰要把我献给楚度,所以决不会杀我。他内伤未愈,我法力刚增,此消彼长下,他不见得能活捉我。

幽黑的冰魄花散发出阵阵寒气,潮水般汹涌袭来。虽然是在梦里,我依然打了个寒战,肌肤泛起一粒粒突起。

梦中的感受,竟和现实完全相同!

先下手为强!我猛地大喝,运起混沌甲御术,一拳击向冰魄花。

出乎我的意料,百试百灵的混沌甲御术失手了!冰魄花毫发无损,绕着我盘旋飞舞,交织成一片幽深变幻的光晕。

我随即醒悟,这是在梦中,我击出的混沌甲御术不过是我的想象。睡梦里,无论我使用什么法术,都等于画饼充饥,不可能真正施展出来。而身为虚幻之体的夜流冰,却可以毫无顾忌,对我放手攻击。

“哈哈哈哈!”夜流冰的狂笑声仿佛从十八层地狱传来。我不由心惊肉跳,这意味着,局势将呈一边倒,我会沦为夜流冰爪下恣意玩弄的老鼠。

四面的烟雾忽地荡开,我赫然发现自己悬空而立,脚下是一口口庞大的三耳四足铁锅,通红的烈火舔着锅底,锅里盛满了沸腾的热油,嘟嘟冒泡,灼热的油烟气腾腾蒸氲,熏得我大声咳嗽,眼睛都睁不开。

糟了!心念刚动,我就一个倒栽葱从半空摔落,掉进了一口油锅。“哗”,油花激溅,滚烫无比。我像受惊的兔子窜出油锅,痛得龇牙咧嘴。热油湿淋淋地沾满全身,皮开肉绽,鼓起一只只恶心的水泡。

日他奶奶的,哪来的油锅!我又惊又怒,放眼望去,这些油锅至少也有几万个,亮晃晃的刺眼,排列在一座阴气森森的圆形大殿内。“嘟嘟嘟”,片刻功夫,油越烧越滚,喷泉般射出锅外,滚烫的油浪在空中炸开。

油锅突然开始移动,像一只只怪异的大爬虫,向我慢慢逼近。我一看不妙,马上向外冲去,一片逼人的热气从上方急速喷下,抬头看,上空变成了一望无际的熊熊火海,千万道烈焰向下喷射,火焰红中带黑,十分可怖。

“哈哈哈哈!”火海中凸出夜流冰庞大无比的脸,笑容狰狞冷酷,宛如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我有点乱了方寸,恨不得地下有个洞,可以让我逃进去。

奇迹出现了!立脚处,陡然塌陷,裂开一个黑魆魆的无底洞。我第一个反应是纳闷,接着一头栽进洞,往下直掉。刹那间,我脑海灵光乍现,隐隐觉出了一丝端倪。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06章 送上门的女儿(下) 下一章:第008章 噩梦醒来迟(下)
热门: 波洛圣诞探案记 血腥的收获 沉默的教室 盲目的乌鸦 我是幕后大佬 斗破苍穹 心理罪·画像 厄兆 落地一把98K 遗落的南境1:湮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