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章 轮回(上)

上一章:第002章 能骗就骗(下) 下一章:第004章 轮回(下)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我陡然一震,目光闪电般扫过周围。一张张妖怪狰狞的脸上,没有显露任何生疑的迹象。

“你是看不见我的。”声音再次像蛇信舔过我的心头,让我确信这并非幻觉。

我不觉头皮发麻,太古怪了!声音应该是用耳朵听见的,怎会在心中回响?此外,对方能发现我在吸取生气,绝对有两把刷子。莫非他就是?

格三条脸上忽然露出奇怪的神色,对我道:“大祭师要见你。”挥了挥手,妖怪们纷纷退开。

“你们跟我来。”格三条跳上树干,向重重叠叠的树冠走去。我对甘柠真点点头,抓起地上的龙眼鸡,紧紧跟住格三条。

走入树冠,就像走进了一个巨大的迷宫。枝叶莹莹生辉,树皮上长满厚厚的苔藓,映射出迷幻的翠光。树叶大如伞盖,重峦叠嶂,只留出一条条狭窄的缝隙,通向幽处。

格三条忽然手舞足蹈,四肢以一种奇特的韵律,拍击踩踏树枝,口中“哇啦哇啦”乱唱一气。歌声嘶哑怪异,难听极了。

我对甘柠真窃笑道:“这家伙的嗓子和乌鸦有得一拼。”

月魂轻轻叹了一口气:“我却听到了远古时荒林原始而粗犷的生命节奏。林飞,法术由技入道,音律难道就不是了吗?大音稀声,真空妙有。何时你才能不迷惑于皮相,用心去倾听万物本质之音呢?”

我心中一动,如果是以前,我一定认为月魂故弄玄虚而不屑一顾,现在却琢磨出了一点深邃的东西。月魂的乐声是否也同出一理呢?真空妙有又是什么意思?

格三条的歌舞蓦地停止,丛莽遮蔽的枝叶突然纷纷移动,交错的变成合围,聚拢的变成展开,仿佛迷宫的格局一下子更改,出现了一条隐秘的通道。

望着我们吃惊的表情,格三条得意地道:“这可是守护血戮林的图腾神树,和我们心意相通,传说与北境的天地同寿。”向通道深处走去。

枝叶在身后纷纷合拢,来处被完全封闭了,连光线也被隔绝。四周寂静得可怕,枝叶的莹辉照在脸上,阴森惨碧,听不到外面一点声音,我们的脚步声就像打鼓一样,砰砰巨响。

也不知走了多久,周围的碧光越来越亮,绿荫犹如闪闪发光的水晶,一条条碧翠的怪蛇在枝叶间盘曲吞吐,它们全身晶莹剔透,眼睛特别大,腹下生着细小的四足,不时在枝头跳来跳去,动作轻盈优美。

这里俨然是另一个世界。

“大祭师就在这里见你们。”格三条转过身,诡秘地笑了笑,张大嘴巴,缓缓吐出一条碧色的舌头。

舌头迎风而长,急速膨胀,化作了一条水桶般粗的巨蟒。蟒身鳞甲密生,蟒头耸起一簇棕红色的肉冠,微微蠕动。

巨蟒呼地扑到我们面前,弓起上身,灯笼大的眼睛忽明忽灭。在一阵细微的摩擦声中,高耸的肉冠里伸出纤细的四肢,上端又钻出一个尖尖的脑袋,滴溜溜地转了一圈,正对着我们,怪声怪气地道:“欢迎你们,三个不速之客。”

这是个小老头,歪戴着一顶镶满兽骨的红色尖帽,头发几乎全掉光了,只剩下稀稀拉拉的几根翘出帽檐。脸上长满肉疙瘩,双目呈两道棕红色的竖线,似睁似闭,眼缝里渗出灼热的精光。

“是你!”听到对方毒蛇吐信般的声音,我证实了自己的猜测,那个警告我的家伙就是土著妖怪们的大祭师。不过我完全没猜到,老家伙居然藏在格三条的嘴巴里!

“咯咯咯。”大祭师的笑声令我汗毛倒竖:“说说你们是谁?你们的来意?”

我刚要装腔作势地鼓吹一番,大祭师突兀地道:“别说你们是什么起义军!这么蠢的谎言是骗不倒我的。说吧,你们闯入血戮林的真正目的何在?”

我尴尬地一笑,想不到对方早已识破我们的谎言。格三条怒吼道:“我日!弄了半天,原来你们是魔主的探子!”三条尾巴笔直抖起,犹如一柄锋锐的三叉戟,夹着厉风声狠狠刺了过来。

“住手。”大祭师低喝道。格三条的尾巴在我胸前不到半寸处停下,毒蛇般吞吐不定。

我面不改色:“大祭师明察秋毫,想必早已看出我们是友非敌。”真人面前不说假话,我略一沉吟,把我们和夜流冰结怨的过程,竹筒倒豆子似的全说了。

大祭师盯着我看了半天,缓缓地道:“你想借助我们的力量,逃出血戮林?”

我微笑点头:“大祭师应该也有用得着我们的地方,否则决不会现身相见,和我们废话呢。”

“咯咯咯。”大祭师发出毛骨悚然的笑声,竖线般的双目微微睁开一点,耀眼的奇光喷薄而出,宛如炸开的灼热岩浆,四周的气温疯狂地高速上升,像一下子浸入了熔炉。

幸好他的双目很快又闭上了,过了片刻,他慢吞吞地问道:“林飞小友,当年魏、蜀、吴三国鼎立,不知是谁最后一统天下?”

我浑身狂震,不能置信地盯着大祭师:“你……你怎么会知道三国?难道你……你也来自那个世界?”

“你果然来自那里。”大祭师脸上的肉疙瘩微微颤动:“几天前,我用龟卜测出有奇客将至,又在你身上感觉到了一种特殊的气息。想不到多年以后,我还能再见到那个世界里的人。”

我激动地叫起来:“哇靠,咱们还是老乡啊!兄弟,你是怎么来北境的?混得不错嘛。魏、蜀、吴三国归晋,那是几辈子前的旧事啦。”

大祭师似笑非笑:“我原本就属于这里。”看到我迷惑的神色,道:“这是我的一个秘密,告诉你也无妨。”

格三条怪叫一声:“大祭师,这小子说话没一句实在的,不能轻信!”

大祭师一摆手,道:“三条,莫非你怀疑我的龟卜神算吗?龟卜显示,客人对我们有益无害。守林妖籽的出世,也许会着落在他们身上。”

格三条嘟囔了一句,不再多说。大祭师沉吟少许,对我睁开竖目。“轰”的一声,我脑海一阵晕眩,回过神时,四面到处是赤流翻涌,灼热的气浪到处滚动,发出雷鸣般的巨响。大祭师盘膝坐在我的对面,甘柠真、格三条、巨蟒都消失了。

“你在我的神识中。有些话,你的同伴不方便听。”大祭师声音响起的同时,四周的轰鸣即刻停止。我暗叫厉害,能操控神识的人,绝对是顶尖高手。

“我叫格格巫,是血戮林的第九十九任大祭师,也将是最后一个。”迎着我不解的目光,他解释道:“很多年前,当我的天劫来临,而龟卜预测出我无法躲避时,我施展了一种轮回妖术,转世到你那个世界,从而躲开天劫。当时,那个世界里战火纷飞,三个国家互相盘踞争雄。”

我心头骇然,没想到除了龙蝶,还有人通晓转世的秘密。我急忙追问:“任何妖怪去了黄泉天,都会魂飞魄散,怎么还能复活转世?”

格格巫意味深长地凝视着我:“我可以告诉你其中的秘密,但你必须立下血誓,永远保护我们土著一族。”

“哇靠,我现在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哪有余力保护你们土著?光是大祭师的妖力,就比我强多了。”

“我的妖力不见得比你好多少。转世回到北境后,我的妖力也随之消失,如同新生的妖怪一样,只能重头修炼。唯一不灭的是神识,从来没有消失过,所以给你造成妖力远胜过你的假相。”

我细细盘算他的话,血誓一旦立下,就不能违背,可对方又能给我什么好处呢?格格巫的目光仿佛一直渗透到我的内心:“我可以保证,只要你立下血誓,不但能安全逃出血戮林,还能得到莫大的好处。”

我狐疑地问道:“为什么选择我?你凭什么相信我能对抗魔主,保护土著?”

“是龟卜告诉我的。”格格巫郑重其事地道。我暗暗好笑,龟卜就是用龟壳算命,大唐的算命先生常用这一招骗钱,想不到格格巫还迷信这玩意。

我讨价还价道:“誓言要改动一下。我还有自己的事,总不能天天跟在你们屁股后面当保镖吧。”

格格巫略一沉吟,同意道:“一旦我们土著有难,你就必须赶来救援。如何?”

我不再犹豫,一口答应。光是转世的秘密,就对我有无比强烈的诱惑,何况还能安全逃出血戮林呢。当下按照格格巫所示,我立下血誓,便迫不及待地询问关于转世的问题。

格格巫对我立刻亲近多了,笑道:“土著古老相传的轮回妖术,其实是一本探讨魂魄和肉身的秘笈。”随着语声,在我面前出现了一个陶碗,悬空而浮,碗里盛着满满的清水。

“肉身好比容器,魂魄好比容器里盛的水。容器毁坏了,水就会流干。”格格巫耐心地解释道,陶碗裂开,清水立刻汩汩流出,在地上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欣然道:“所以人妖一旦被杀,就会在黄泉天灰飞烟灭。”

格格巫点点头,在我面前又出现了两只悬浮的陶碗,左面的大碗盛满了红色的液体,右面的小碗盛满了绿色的液体。

“水是流动的,所以可以注入不同的容器。”在格格巫的神识运用下,大碗飞到小碗上方,略一倾斜,里面的红色液体汩汩流入小碗,碗里的绿色液体被慢慢挤出碗外,小碗最终被红色液体占据。

格格巫接着道:“当一方的魂魄远比另一方强大,施展轮回妖术,便可以占据对方的肉身,取代弱者的魂魄。就像你看到的,红色液体可以流入小碗,把绿色液体排离出去。”

我直叫邪门,这不是和鬼魂附体一样了嘛。指了指大碗里剩下的小半碗红色液体,我疑惑地问道:“小碗容量有限,大碗里的魂魄又如何完全流入?现在大碗里有红色液体,小碗里也有红色液体,如同魂魄分裂,岂不是变成脑子错乱的疯子?”

“说得好!”格格巫击节赞叹:“所以轮回妖法特别提到,每一个人都有两个自己。”

两只碗同时消失,眼前重新出现了一只盛满清水的大陶碗。

“两个自己?”

“不错。第一个自己,是懵懵懂懂,混沌无知的自己。正如刚刚出生的婴儿,什么也不知道,吃喝拉撒,他所做的一切都出于自己的本能。而随着婴儿成长,不断接触外界人事,学会思考判断,学会爱和恨,便拥有了第二个自己——一个有知的自己。于是,第一个无知的自己融入第二个有知的自己,也可以说是第一个自己消失了。”

“这和转世有什么关系?”

“转世的秘密在于……用神识恢复出第一个自己。”格格巫一字一顿,双目暴出灼热的精芒。陶碗里的水陡然分成泾渭分明的两股,各自转动,形成两个小漩涡。

“正常状态下,一个人无法同时拥有两个自己,否则会陷入精神混乱。但在肉身破碎,人处于生和死之间临界点的那一刻,却是重塑自我的最佳时机!——只要找到合适的容器!先破后立,置死地而后生!”格格巫目视陶碗,陶碗蓦地碎裂,里面的两股清水分别注入两只凭空出现的小碗。

“让第一个懵懂的自己投胎转世,第二个拥有意识的自己在恰当的时刻,去接引第一个,再重新合二为一!”两只小碗里的水重新交融,流入了一只大碗。

我简直像在听天书一样,照他这么说,岂不是可以进入循环轮回的永生?怪不得这家伙说他会是血戮林最后一个大祭师!

格格巫续道:“虽然按我们土著的秘法,可以同时拥有两个自己,但在黄泉天内,任何一个自己都会灰飞烟灭。所以转世之法实际并不可行,直到我在多年前,救了一个受伤逃入血戮林的妖怪……”

我陡然生出一丝奇特的感应,猛然打断了他的话:“那个妖怪叫什么?”

“龙蝶。”格格巫有意无意地瞥了我一眼。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02章 能骗就骗(下) 下一章:第004章 轮回(下)
热门: 八声甘州 肖申克的救赎戏 诡案罪7 不死狂神 生死翡翠湖 猎魔人3:精灵之血 腊面博士 安珀志1:安珀九王子 安德的影子 蒸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