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章 两头追杀(下)

上一章:第015章 两头追杀(上) 下一章:第017章 瞬息万变(上)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古木幽深,湿雾腾腾,走着走着,我们无意中闯入一个植被异常密集的地方。树木、藤蔓、灌木、菌菇重重叠叠,上三路下三路,里三层外三层,挤得水泄不通。望不到天空,头顶上的树荫高耸入云,一丝空隙也没有,不少树藤直接生长在其他植物上,有的大树同时被几棵树紧紧缠绕,根部还开出一丛丛白色的兰花。

这里已经没有路了。水声呜咽,河流在交错穿绕的藤萝下隐隐透出,地上腐烂的枝叶如同厚厚的泥沼,一踩就陷。即使甘柠真展开氤氲身法,也穿行艰难,我和龙眼鸡的脸更被枝叶刮擦了无数次。

“灾难!绝对的灾难!”龙眼鸡捧着脸哀嚎,遇到我的目光,两眼一翻:“痩死的骆驼比马大,再丑也比你英俊潇洒!”

甘柠真催动剑气,斩断几百根缠绕成一团的青藤,两棵交颈相连的阔叶树被枝干上盘踞的青藤带动,轰隆倒地,空出了前路。

“咦?”我盯着断开两截的青藤,上面沾着几根灰色的兽毛,笔直如刺,十分粗硬,像是大型野兽的毛。我不禁心中诧异,这片雨林挤满了植物,没有方寸空地,哪有大野兽生存的空间?

甘柠真也生出了好奇心,强行开路,深入林子。四周静悄悄的,连鸟叫声也没有,稀奇古怪的甲虫在树藤上急速攀爬。甘柠真刚要把挡在身前的大树斩开,树干上幽幽钻出一朵黑色的冰花,大树冻结,一丝丝黑色的冰纹爬满树皮,几合抱的树瞬间萎缩,化作一摊碎木屑。

我和甘柠真面面相觑,我干笑几声:“有人替咱们效劳最好,也不知哪个家伙这么贱,天生的奴才命!”

“牡丹,你的笑声还是如此动人。”冰魄花闪烁了几下,里面浮出夜流冰苍白俊美的脸,幽黑的目光闪动着嘲弄。

嘿嘿,终于被我骂得忍不住现身了。我暗自窃笑,装腔作势地大呼:“啊呀,这不是葬花渊的新郎官嘛。怎么成婚没几天,就偷偷跑出来了?不怕戴顶绿帽子?差点忘了,大王伤好了吗?没影响你入洞房吧?”

夜流冰静静地看了我一会,露出残酷的笑意:“好。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敢在本王面前这么放肆的人。看你的样子,像是在进化,动不了还口气猖狂,你倒是很有种。”

我苦着脸道:“是啊,老子倒霉,还要过个四五天才能动呢。不过老子向来猖狂,能不能动一个样。”

“海姬和鸠丹媚呢?她们躲起来,就以为能够逃过本王的掌控吗?”

我心下一宽,听夜流冰的口气,海姬她们显然还没被发现。当下道:“反正都在这片林子里,包括你的宿敌阿凡提。”

“还在信口雌黄!”夜流冰冷笑:“阿凡提和孙思妙取道向南,和你们方向完全不同。以阿凡提的性子,也不会和你们多做纠缠。”

我点头如小鸡啄米:“是啊是啊,你说得太对了。不过虚则实之,实则虚之,阿凡提躲在血戮林地下,伺机暗算你也不是没有可能啊。以他的生花妙笔,足以瞒过你的梦潭。”

夜流冰神色微变,当日他吃尽我们几个的苦头,虽然不相信我的话,但还是生出一点隐忧。嘿嘿,你想折磨老子,老子也折磨折磨你,反正骗人不花钱。

“他撒谎!”龙眼鸡毫不犹豫地指着我:“自始至终,就我们三个……啊哟,痛!”甘柠真的剑柄击中他的鼻子,鼻血狂流不止。

夜流冰狂笑一声:“原来鸠丹媚、海姬和你们分头走了。不过她们对本王毫无用处,现在本王最感兴趣的是你。”

我吓了一跳,全身泛起鸡皮疙瘩:“不会吧?你改变了性取向?”

龙眼鸡捂着鼻子,对夜流冰遗憾地摇摇头:“你的品味太低了,我都比他强。”

夜流冰不理我的讥笑,缓缓道:“第一,你身怀自在天地图,这是魔刹天志在必得的东西;第二,你身具龙蝶爪,想必吸食了龙蝶的内丹。但寻常人就算炼化妖丹,也不可能生出龙蝶爪。其中必有奥妙。第三,你的法术路子繁多,和魔主似乎同出一脉。所以本王决定生擒你,交给魔主亲自处置。”

我咕哝道:“人怕出名猪怕壮,老子算是明白了。”我倒不担心暴露龙蝶前世的身份,除非遇上夜流冰、楚度这样的特级高手,否则自保绰绰有余。

夜流冰唇角弯成一个冷酷的弧线:“只是在生擒你之前,本王要好好回报你。”消失在冰花中。

日他奶奶的,老子是个施恩不图报的人啊!

龙眼鸡不满地嚷道:“夜流冰竟然连个招呼都不跟我打,真是欠缺教养!哦,我明白了,他害怕我的龙眼,所以暗暗希望我死在你们手里。”

我狠狠瞪了他一眼:“白痴,夜流冰根本没把你放在眼里。”心里倒也信了几分,具有强大精神力的龙眼,很可能是夜流冰的克星。

一朵朵黑色的冰花,从四周无声无息现出,有的嵌在树茎里,有的悬在藤蔓上,有的从河中浮出。植物纷纷被寒气冻结,化作了黑色的晶体。“啪”,一朵冰花从树丛射出,直奔甘柠真而来。后者不敢大意,白茫茫的剑气全力迎上,将冰花击碎。

冰屑四处飞溅,每一点碎渣又化作一朵黑色的冰魄花,在空中回旋着射向甘柠真。每一朵冰花里,恍惚闪过夜流冰的脸。

甘柠真静立不动,三千弱水剑“呛”地出鞘,绚烂的光华淹没了冰魄花。就在这时,距离甘柠真不足一尺远的一棵海芋,突然动了!

深绿色的海芋叶子倏地展开,变成两条腿,茎弹起,居然是湿滑的身躯,花苞向外打开,赫然钻出一个豹头,脸上生满棕黑色的鳞纹,黄浊的眼睛闪动着凶厉的光芒。

“变色豹!”我一下子明白了对方是谁!这个妖怪居然模拟成海芋的样子,一动不动伺伏在边上,一直等到冰魄花攻击甘柠真时,猝然偷袭。

从海芋开始动、变身、弹出,全在电光火石的瞬间完成,快得我来不及惊呼。变色豹锐利的爪子扣向甘柠真左肋。

眼前突然一片模糊,我什么都听不见、看不到了。雨林像是消失的幻影,我的五感刹那间封闭。

仿佛灵魂出窍,我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穿越。日他奶奶的,竟然在这个要命关头飞升了!我心急如焚,挂念着甘柠真的安危。

时而飞速向前,时而又飞速后退,四下里是深不可测的虚无,我觉得身子越来越沉重,渐渐地,有点不能动了。漆黑中,突然伸出了无数根看不见的触须,缠住了我。触须钻进我的身体,轻松切割,把我肢解成碎末。奇怪的是,我的意识始终清醒,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残末变成闪闪发亮的光点,在短短的一瞬间,组合、分解、再组合、再分解……

视野倏地一片光亮,我的身体恰好在这一刻完整组合。异香扑鼻,彩光迷眼,色欲天犹如一幅向我展开的美妙画卷。

“小子,数态飞升大约有两炷香的时间,这次你可以多逛一会了。”月魂在指尖闪动着光辉:“别担心那个女人,你在色欲天待得再久,对魔刹天来说都只是一瞬。”

我心不在焉地点头,天空的朵朵云霞上,彩衣飘带的美女翩跹起舞,挥洒鲜花。我不解地问道:“这些女人整天这样跳啊、动啊,难道不累?撒尿拉稀怎么解决?”

月魂一呆:“你大概是第一个提出如此古怪又无聊问题的妖怪了。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也许她们只是一些幻象,你要是想搞清楚,自己爬上去问她们好了。”

我翻了个白眼,她们飘扬的衣带足有几千丈长,等老子拽着衣带爬上去,可能连女人的手还没摸到,飞升就结束了。打量四周,这次我的落脚点是一座光秃秃的石头山顶,匆忙转了转,没发现附近有什么宝贝,便向山下走去。

月魂道:“这次你飞升的运气不太好,周围一带全是乱石山,没什么好东西。”

我倒是没心思找宝贝,总想着甘柠真。拐过半山腰的一个小山坳时,我被一块凸起的锥形石头绊了一下,身子向崖外冲去,一脚踩到了悬空处。

怪了!明明是虚空,可是脚踩在上面如踏平地。我愣住了,试探着再向前迈出一步,竟然还是坚实的平地!仿佛有一条无形的飞桥驾在了半空,连月魂也傻眼了。我压抑住满心的惊讶,一步步向前走,没多久,眼前突兀地横出了一片白蒙蒙的云雾屏。云烟聚而不散,犹如实质的正方形屏风。

月魂连连叫道:“古怪,古怪!这个地方好古怪!刚才站在崖边,根本没看到半空有什么云雾啊!”

我乐了:“原来你也不是万事通啊。”

月魂绿豆眼一瞪:“我可是魅的堂堂魂器,老被你当作飞升的寻宝导游用,简直是糟蹋!”

我站定,小心翼翼地用手碰了碰云雾屏,虽然看上去是朦胧云烟,但摸上去出奇地坚硬,非玉非石,把前行的通路完全阻断。再细看,云雾在以很慢的速度蠕动,不断变化。我忽然发现,云雾屏上隐隐有一个个很小的圆形斑点,有的斑点颜色略暗,有的斑点稍微亮一点。亮斑点和暗斑点整齐紧挨,排列错落。我蓦地一震,这不像极了围棋的黑、白棋子嘛!正方形的屏风恰好是一个棋盘!

想明白这一点,眼前豁然开朗。先前之所以瞧见云雾在动,是因为黑子、白子不断落在棋盘上的缘故。我顿时兴致盎然,以前跟死鬼老爸学过围棋,也算有几分棋力,当下凝眸看黑、白子的局势。

“傻小子,你发什么愣?”月魂不耐烦地道:“不要浪费时间在这里了,快点掉头回去寻宝。色欲天处处隐藏了玄妙的谜团,你参透得完吗?”

我刚巧看到黑子大龙被白子团团围住,黑子大龙目前只有一个眼位,正在苦苦挣扎。但只要吃掉内腹的三颗白子,便可再做一个眼,顺利求活。我一时福至心灵,抢在黑子落盘前,手指点在了正确落子的位置。

暗色的斑点几乎同时出现在我手指按下的地方。“轰”的一声巨震,触手处,屏风化作了一团软绵绵、轻飘飘的白雾。我又惊又喜,径直穿雾而过,回头再摸,云雾屏又变得坚硬无比。

“日他奶奶的,傻人有傻福啊。”月魂学会了我的口头禅,惊呼道。

眼前豁然是一个崭新的天地。飞瀑流泉,杂花生树,一块块峥嵘山石像千姿百态的怪兽,高低错落分布。沿着一道拱形的七色彩虹桥向前走,隐约听到美妙的丝竹声。桥尽头,是一座高大华美的洞府,石门半敞开着,里面笙歌艳舞,宾客如云,像是在举办宴会。

“又有客人来啦!”洞府里,忽然走出一个鹤发童颜的老头,满脸堆笑,二话不说把我迎进去。

里面云雾氤氲,檀香缭绕,十几尊兽形的青铜古鼎缓缓喷出一缕缕白烟。洞顶悬挂着一盏盏琉璃八角宫灯,光芒柔和流转,映着满室缥缈的云雾,犹如神仙幻境。碧玉的案几后,坐着几十个相貌奇特的人,一边大吃大喝,一边观看洞中央的美女们奏乐起舞,时不时地拍掌叫好。

老头热情好客,把我领到一张碧玉长案前,也不问我身份名字,就唤来一个秀美的女童伺候我。案上,摆满喷香的各式菜肴和水果,都是我从没见过的稀罕玩意。女童捧起一只双耳长颈玉瓶,倒出紫色的果露,俏脸含羞,盈盈递了一杯给我。

果露清香沁脾,引得我口水津津,正要一饮而尽。月魂突然幻出淡淡的光晕,我心中一动,杯子只沾了沾唇,果露偷偷倒进了袖管。趁女童起身离开的一会儿,月魂悄悄道:“小心了,一样东西也别吃。”

我迷惑不解:“有毒吗?老子和他们又没仇。”

“那倒不一定。不过这里古怪得很,万事小心为上。以前我听魅说过,有的妖怪飞升色欲天,结果回到魔刹天后,离奇暴毙。也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怪事。”

我听得心里不安,再看周围这些人时,也觉得邪门起来。他们的服饰衣冠十分奇特,式样别致,和北境、大唐的迥然不同。衣料又薄又软,轻盈飘动,流烁着彩霞的光纹。有的客人说的话我根本听不懂,什么“饭里锅的”、“三客油”、“阿里阿多”之类的。

表演歌舞的几个美女倒是不错,披着色彩鲜艳的羽衣,身姿曼妙,面容俏丽。吹箫的那个更是极品,不但一曲洞箫吹得洋洋洒洒,春意盎然,还边吹边舞,白如凝脂的肌肤在半透明的霓裳中若隐若现,引起阵阵喝彩。

不知何时,伺候我的女童软软倚在了我的怀里,娇躯香馥馥,柔若无骨,大红绣花的肚兜半解,露出白嫩的小腹。我心中一荡,偷偷捏了一把,女童吃吃一笑,柔圆的小臀有意无意,轻轻蹭着我的胯下。哇靠,虽说年纪小,但别有一种诱惑。

“今天贵客真不少,连碧四娘也来了!”鹤发童颜的老头忽然欢叫一声,起身迎出洞府,片刻后,带来一个绿裙美女。我一看,如遭电击,满怀遐思全跑光了。

这个绿裙美女碧四娘,赫然便是我上次飞升色欲天时碰到的女人,玄龟赤睛兽的守卫者之一!

不少客人上前和她打招呼,我暗叫不妙,急忙低头,眼角的余光偷偷瞄她。碧四娘目光盈盈一转,不偏不倚,落在了我的身上。

“公子,好久不见了,奴家的碧珠可以还给我了吗?”

听到这句话,我魂飞魄散。月魂急叫:“快逃命啊,还等什么?”

“砰!”我一脚踢翻长几,左拳把几个白玉凳打得凌空飞起,顺手把女童掷向碧四娘。趁四周一片混乱,我施展魅舞左闪右晃,冲出洞口。

绿影快似闪电,紧随我身后追出。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我全力逃窜,欲哭无泪。很小的时候我就发现,倒霉的事要么不来,要来总是接二连三。在魔刹天,我被夜流冰追杀,飞升到色欲天,居然还被追杀,他妈的倒了八辈子霉啊!

“抓住他,抓住这个捣乱的家伙!”

“噢,西特!开去黑姆!”

……

各种各样的喊声在后面杂乱响起,洞府外的奇石彩光耀眼,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声,化作一头头怪兽扑向了我!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15章 两头追杀(上) 下一章:第017章 瞬息万变(上)
热门: 赫拉克勒斯十二宗疑案 时间的女儿 夜夜夜惊魂(第2季) 瘦子 秦书 茶经残卷 都市传说拼图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黑彼得 Y的悲剧 和死神躲猫猫/皮系玩家躲猫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