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章 过五关,斩六将(六)

上一章:第013章 过五关,斩六将(五) 下一章:第015章 两头追杀(上)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甘柠真押起龙眼鸡,继续赶路。这一带就是红叶林,多是一些枫树和黄栌,树叶红得妖娆而富有层次,深红、绛红、紫红、猩红、橘红……,犹如情人的朱唇片片舒展,林间小路也被吻上了一层红晕。

红叶林中,有一条河水支流,蜿蜒流向林深处。甘柠真突然决定走水路,我明白她的意思,河上不易藏身,一览无遗的河面上,变色豹想偷袭我们也不那么容易。

河水清澈见底,绿中带蓝,脆生生的鸟鸣不时从两侧的林荫滴溅下来。水面上,火红的落叶随风飘动,甘柠真足尖轻点落叶,不停顿地在河上急掠。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甘柠真放缓身法,有些失望地望着两岸林木:“变色豹真是狡猾,我故意给了他三次机会,他却一次也没出手。”

我苦笑道:“他一定在等待最好的机会。或者他只需要监视我们,等待夜流冰的到来即可。”

龙眼鸡听到我们的谈话,长鼻子耸动了几下:“难道变色豹跟来了?瞧瞧,你们就这点胆量。其实要把变色豹引出来也不难,只要我假装从你们手里逃脱,然后你们紧追不放,变色豹为了救我,多半会现身阻截你们。真是两个猪脑子,这么简单的计策都想不出来。”

我冷笑几声:“变色豹不见得会冒险救你。”

龙眼鸡自信满满地道:“一定会!因为本将军是龙眼雀的弟弟,魔主最信任的妖王就是我姐姐。变色豹身为雨林土著,族人全被魔主屠杀,可他还是投靠了魔主,足见是一个利欲熏心的家伙。所以为了立功讨魔主欢心,他一定会救我。”

我吃惊地看了他半天,这番话真不像是从一个白痴嘴里说出来的。龙眼鸡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妖怪?有时像个超级傻瓜,有时倒也有几分谋略。我心下好奇,嘴里却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的提议:“放开你让你逃?等你当了老子的大舅子再说。”

水声潺潺,河面开始变得狭窄,连转几十个弯后,水流渐渐湍急。空气中忽然飘来浓郁的花香,拐过一个弯,岸上出现了一大片一大片的鲜花,万紫千红,娇艳夺目。缤纷的落英盈盈漂在水面,一片梅红的花瓣恰好落在甘柠真颈上,又被风吹开,留下淡淡红印,仿佛雪白的肌肤沁入一点胭脂,衬得白的更白,红的更艳。

我看得心痒痒的,龙眼鸡奇怪地盯着我:“你干吗莫名其妙地流口水?”

我尴尬地吞了口唾沫:“老子肚子饿了,关你屁事!”

甘柠真突然抓起了龙眼鸡,一派如临大敌的样子。怒放的鲜花丛中,竟然有几百个妖怪。他们长得千奇百怪,和普通的妖怪不同。比如有的妖怪头上长角,但角只剩半截,断处还流着腥臭的脓血;有的妖怪只有半个脑袋,另半个仿佛被刀整齐地削掉;还有的妖怪肚子破了个洞,拖着肠子慢吞吞地走……所有的妖怪都赤裸上身,下身围着稀稀拉拉的树叶,看到我们不喊也不扑,眼珠都不曾转动一下,完全把我们当作了空气。

龙眼鸡惊讶地叫起来:“这些妖怪真够奇怪的,怎么个个残废?难道是雨林幸存的土著?”

甘柠真略一沉吟,索性上了岸。妖怪们根本不理睬我们,个个低头忙碌,有的给鲜花松土剪枝,有的浇水施肥,色彩各异的一双双眼睛十分呆滞,连目光都是凝固的。

一丝诡异的感觉浮上心头,我觉得不对劲,但又说不上为什么。虽然花香袭人,但四周死气沉沉,没有一个妖怪开口说话,气氛压抑极了。

我瞄过一个独眼妖怪手里的木桶,吓了一跳。桶里盛满了黏糊状的东西,颜色黑红,浮着一层厚腻的泡沫,隐隐透出恶臭。妖怪把木桶里的东西倾倒在花根旁时,我分明瞧见了一只残破的眼珠。

甘柠真面色一沉,三千弱水剑抵住独眼妖怪胸口:“说,你在做什么?”

独眼妖怪迟钝地抬起头,想了一会,含糊不清地道:“浇花肥。”

“这些花肥是从哪里来的?”

“三年前的。”独眼妖怪佝偻着身躯,声音嘶哑:“都是那些土著的尸体,整整十万土著妖怪的尸体,堆得像肉山。”

我听得直打寒噤,独眼妖怪的声音犹如诅咒一般,在寂静中回响:“把十万具尸体一点点磨成肉酱,有内脏、血筋、耳朵、鼻子,还有碾成粉的骨头。”伸出鸡爪般的手,从木桶里掏出一把黏糊,递到甘柠真眼前:“你看,全是上好的肥料,所以这里的鲜花才会开得如此娇艳肥嫩。”

我忍不住想吐,四周的花海仿佛变成了白骨血浆,浓郁的花香也夹着血腥味。龙眼鸡傲然看了看我:“一将功成万骨枯,不过是一些死尸罢了,少见多怪。”扭过头,哇哇乱吐。

白芒一闪,三千弱水剑的剑气刺穿了独眼妖怪的胸膛。后者脸上毫无痛苦之色,慢慢仆倒,胸口涌出的血居然是块状的!仿佛干了很久。甘柠真冷眼扫过,周围的妖怪对同伴的死无动于衷,依然各干各的活。

我嘀咕道:“有点邪门啊。”

甘柠真缓缓地道:“这里应该有一个妖将驻守,只是他不肯现身。变色豹还在附近。”

“还有这些妖怪,到底是怎么回事?本来以为他们迷失了神智,却又能正常交谈。”我搜肠刮肚想了半天,也搞不清状况,干脆道:“先别管他们了,我们继续赶路。”

为了向西走出血戮林,我们不得不沿着花丛,径直向前。四周盛开的鲜花越来越多,最后连绵成一片一望无际的花海。就连河面上,也被一种粉红色的莲花挤满了。

浓烈的花香闻得久了,竟然觉得有些腥臭,像是腐烂的臭肉。一问其他两人,感受和我相同,龙眼鸡干脆捂住了鼻子,用嘴大口呼吸。

“你们看!”我大声叫道,紧紧盯着一朵黑色的花苞。花苞中间浑圆,两头细长,花蕊圆溜溜的,漆黑发亮,整朵花就像是一只被挖出来的眼睛!

“大惊小怪,毫无大将之风。”龙眼鸡鄙视地瞥了我一眼,昂首阔步,不小心被一簇雪白的鲜花绊了一跤。这簇花高大挺立,足有十丈长,花瓣两头圆中间长,酷似一根根白骨,紧紧围绕柱形花茎,如同一具僵立不倒的尸骸。

甘柠真长剑一挑,几朵深红色的鲜花被斩落在地。这些花和心脏一模一样,花瓣上嵌着一丝丝青色筋脉,掉在地上,还扑通扑通蹦了几下。

我们三个面面相觑,甘柠真询问般地望向龙眼鸡,后者摇摇头,红鼻子都吓得发白了:“别问我,本将军也不清楚。血戮林的六个妖将各司其职,我还是第一次走出自己管辖的领域。”

我深吸了一口气:“这些花,恐怕是当年那些土著的尸体所化。眼睛、骨头、心脏、肚肠……被残忍杀害的土著妖怪们的器官长成了鲜花。”

一丛酷似耳朵的黄色小花在风中点头,像是听到了我的话,表示同意。龙眼鸡偏要和我唱对台戏,嚷道:“我看是花肥的作用。”

花海中,到处是卖力干活的妖怪,甘柠真沉默了一会,抓来一个松土的妖怪拷问,这家伙一问三不知,甘柠真连杀了几个,他们也不反抗,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

暮色四溢,在花丛投下浓重的阴影。美丽的鲜花仿佛镀上了一层黑暗,凝固不动,犹如幢幢鬼影。前方突然传来“笃笃”的声音,在沉寂中显得特别惊心。

甘柠真顺着声响,向前掠去。花团锦簇中,一棵巨大的植物拔地而起,笼罩了方圆几亩。这棵植物是半透明的,主干粗壮,布满鳞片,一根根长茎虬结缠绕,像蟒蛇般攀爬。透过薄薄的茎皮,可以看见里面涌动着赤红的鲜血。叶子很厚,一片片高高隆起,拥成一团。粉色的叶面筋脉深红,像新鲜的肉块。在植物的中央部位,爬满了花花绿绿的长藤,一个浑圆的瘤子隐藏在藤蔓里,微微跳动。

一个妖怪吸引了我们的目光,他手里拿着一柄寒光闪闪的斧子,正用力砍植物。植物四周,横七竖八躺着几十个妖怪,浑身是伤,奄奄一息。

甘柠真走到这个妖怪身前,不动声色地问道:“你做什么?”

妖怪木讷地看了甘柠真一眼,他半跪在地,膝盖以下空荡荡的,没有腿脚。身躯干瘦,雪白的肋骨戳出绿油油的皮肤,显得十分可怖。小腹两侧并排长着十二条触手,紧紧缠住了斧柄。

“砍倒它!”妖怪的脸上没有一点表情,挥起斧头,再次狠狠砍在植物的主干上。一道深深的裂口出现在被砍的部位,鲜红的汁液渗出,腥味扑鼻。怪事发生了,当妖怪收回斧子,准备再砍时,主干的裂口弥合了,连一丝缝隙也看不见。

妖怪不知疲倦地挥斧,一次次砍下去。可无论砍出多少个裂口,最后都会自动弥合,根本砍不倒这棵奇诡的植物。

我摆出一个夸张的表情,对龙眼鸡道:“天啊,世上居然有比你更白痴的妖怪。”

龙眼鸡哼道:“贬低别人并不能抬高自己。可怜的白痴,你对本将军的嫉妒明显到了抓狂的地步。”

除了我和龙眼鸡在斗嘴,四周死一般的沉寂,“笃笃”的斧砍声枯燥地回荡。甘柠真沉思片刻,又问妖怪:“你为什么砍它?”

妖怪呆滞地答道:“砍倒了这个怪物,我们就能解脱了。”

我奇道:“莫非这棵植物就是守卫这里的妖将?他控制了这些妖怪,逼迫他们培育土著尸体所化的鲜花?”

龙眼鸡点点头:“愚者千虑,必有一得,难为你这次和本将军想到一块儿去了。这棵植物有血有肉,茎和血管没两样,藤像肠子,还有一颗跳动的心,明明是一个活着的妖怪嘛。”

甘柠真蹙眉道:“如果它是妖将,会任凭我们砍?”

我不假思索地道:“你没看它自恃妖术嘛,砍它那么多次都没事,显然妖法厉害。不过以你三千弱水剑的威力,一定能把它砍死!”

“实则虚之,虚则实之。”龙眼鸡摇头晃脑,不知所云。

甘柠真凝视着植物,良久,忽然抽剑,水光闪烁的三千弱水剑掠起,刺入边上这个妖怪的咽喉。

血水喷溅,妖怪痛苦地捂着喉头,不能置信地尖叫:“为什么?”十二条触手疯狂挥舞。

我和龙眼鸡都惊呆了,谁都以为甘柠真会去砍断植物,万万想不到,她竟然对这个妖怪下手。但我立刻明白她是对的,这个妖怪和先前被杀的几个妖怪不同,流出来的血是热乎乎的液体,而非凝结的块状。

他一定就是驻守这里的妖将!

“听说魔刹天有一种称为‘蛊’的妖术,操控者以自己的肉身饲蛊。对手一旦中蛊,就算法力通玄,也难逃一死。”甘柠真美目闪动着智慧的光芒,对妖怪道:“这棵植物应该就是你肉身饲养的蛊,如果我挥剑砍它,便会立刻中蛊,万劫不复。你装模作样在这里砍树,无非是想引起我们的好奇,诱骗我们去砍它。”

妖怪全身颤抖,发出一声声惨叫。植物也剧烈扭曲,茎藤颤抖,仿佛和妖怪承受着一样的痛苦。在植物主干顶部,裂开了一个深深的伤口,和妖怪中剑的喉咙伤口一模一样。但这一次,裂口没有愈合,反而不断扩大,鲜红的汁液汹涌流出。

“你怎么知道我在骗你?”妖怪绝望地大吼。

“因为第一眼看见这棵植物时,我就感应到了蛊。何况透过莲心眼,我早已识破你的真身。之所以和你废话,是为了释去你的戒心,方便一击得手。”

妖怪声嘶力竭地叫道:“不可能,你绝对不可能感应到我的蛊!我以血肉饲蛊,早和它浑然一体,除非是天生的七窍雪莲妖……”话音戛然而止,全身血肉炸开。与此同时,植物也轰地炸开,瘤子四分五裂,血红色的汁液激溅。

所有的鲜花,在一瞬间谢了。

花海凋零,如同美人变成了白发苍苍的老太婆,露出惨白色的嶙峋地皮。到处是白骨,十万土著的尸骨都裸露出来,无声诉说着三年前的屠杀。

几百个干活的妖怪也在同时倒地,变成骷髅。甘柠真脸上露出一丝悲哀:“这些想必都是当年的土著,其实早在三年前他们就死了,但被蛊控制,成为行尸走肉。如今他们也算回到了同伴中。”

我长叹一声,晚风吹过,天地萧瑟。甘柠真的眉宇凄艳而英烈,直视龙眼鸡,厉声道:“这就是你们天命的魔主?这就是一将功成万骨枯?告诉我,如果连同类的生命都不尊重,他有什么资格代表所有的妖怪,去寻找自在天?他有什么资格代表魔刹天千万年来的梦想?”

龙眼鸡呆了半天,低下头,一声不吭。我忽然想起那个妖将临死前的话,好奇地问道:“柠真,七窍雪莲和你……”

话说到一半,就被甘柠真打断了。她头也不回地道:“快赶路吧,变色豹一直盯着我们。”

“装深沉……”我小声嘀咕,看来甘柠真也是个有秘密的人啊。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13章 过五关,斩六将(五) 下一章:第015章 两头追杀(上)
热门: 地海传奇2:地海古墓 天坑宝藏 质量效应第3卷:天罚 恐怖都市 忘尘阁2:玲珑心 证道天途 摩格街谋杀案 奇货2:绝世楼 死亡通知单 让你见识真正的白莲花[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