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 玩的就是心跳(上)

上一章:第004章 舍与得(下) 下一章:第006章 玩的就是心跳(下)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醒来时,触目一片明亮的雪白,带着丝丝寒意。一切仿佛在晃动,我下意识地闭上眼睛,再睁开,视线渐渐从模糊到清晰。

“你终于醒了。”身畔传来甘柠真明澈的声音,像是轻轻舒了口气。

“我们在哪里?逃出魔刹天了吗?”我挣扎着想要坐起来,不小心牵动了伤口,忍不住呻吟一声,全身火辣辣地疼,百骸欲裂。

四周被积雪压迫,我们似乎埋在了一个封闭的雪窟里,甘柠真就躺在我的边上,和我肩靠肩,脚碰脚,侧首凝视我。这个地方实在狭小,坐不起身,也没法翻身,挪动一下都困难。

“不要乱动。我们还在射工雪山。追兵太多,我干脆带你冒险潜入积雪下。幸好这里雪层很厚,没被妖怪们发现。”

我暗呼侥幸,当时形势的凶险可想而知,难得甘柠真有这样的急智,我脑海不由得浮起“兰心慧质”四个字。“你真是聪明的美女。救命之恩,老子卖身相报。”调笑一句,忍不住剧烈咳嗽起来。

甘柠真微微蹙眉:“别说话。你受伤太重,已经昏迷三天了。”

我默察伤势,体内的霜雪转断断续续地流动,十分柔弱,全身有气无力,大小伤口开始结痂,但一碰就痛得要命。没有十天半月,休想行动自如。

甘柠真似是了解我心中所想,道:“安心静养,多想无益。”

我扭头看甘柠真,这还是我们第一次靠得这么近,几乎紧紧相贴。隔着薄薄的白色道袍,我感受到她山峦般起伏的曼妙胴体,那么温软,又充满弹力。忍不住,悄悄挤了挤。

“你为何总是这么淡定,难道世上没有什么能让你举止失措么?”我随口道,目光落在她丝缎般的漆黑长发上,清香幽幽,沁人心扉。

甘柠真淡淡地道:“你为何总是这么啰嗦?”

我哈哈一笑,再次牵动伤口,痛得我龇牙咧嘴。甘柠真嘴角露出一丝不可捉摸的笑意:“男子汉,一点伤痛不该形于色。记得师叔当年在碧落赋的皎镜洞修炼时,身受万千风刃、冰锥侵体之苦,始终谈笑抚琴,一曲‘梅花三弄’不曾弹乱一个音符。”脸上不自禁地露出向往之色。

“狗屁!明明疼还要硬撑那叫虚伪!我看你师叔只是为了在你面前装酷,摆造型。他当时一定痛得尿裤子,只是你没发现。”听到公子樱的名字,我莫明地不爽,大肆贬低他。

不等甘柠真发怒,我滔滔不绝地道:“三国时,有个叫关公的花花公子,最爱用这一套把戏泡妞。有一次,他左臂中了毒箭,便一边和怡红院的名妓下棋,一边让大夫替他刮骨疗毒,骗得美女当场求欢,连银子都省了。事后才知道,原来……”我重重叹了口气,故作神秘状。

“原来什么?”甘柠真被我挑起了好奇心。

“原来这家伙的左臂本来就是假肢。”

甘柠真一愣,忍不住噗哧一笑,犹如一朵清艳绽放的雪莲,充满了天地灵秀之气,看得我痴呆。半晌,我才道:“你应该多笑笑,别整天摆出一副尼姑的冷淡样子,装酷现在不流行了。该笑就笑,该哭就哭才是真性情。你看我,绝不矫柔做作,这叫唯英雄能本色。”

甘柠真又好气又好笑:“你是越来越放肆了。”

我眨眨眼,罕有机会和这仙子般的美女独处,调笑几句,心情十分愉快。一时唾沫横飞,废话犹如长江之水连绵不绝。时而说一段市井笑话,时而窃取几句小李、小杜的诗,卖弄一下风雅,搞得甘柠真哭笑不得。

正说得兴起,左手背忽然发痒,我侧目一瞧,原来是一条淡黄色的小虫子,头呈三角形,嘴巴尖,肉鼓鼓的身躯下有四条细足,一边爬,一边摇动着毛茸茸的大尾巴。

甘柠真手指轻弹,一丝白气从指尖射出,击毙了小虫。“这是射工虫,有剧毒。它喜欢含沙喷射人的影子,中者头痛发热,抽筋中风。这几天我已经杀了不少,却总也杀不尽。”

射工虫!我一阵狂喜,炼成霜雪转就差这一味药引,难得它们自动送上门,正好帮老子修炼。“快替我抓几条射工虫,给我服下。”我急急嚷道。

“射工虫怎么能吃?”甘柠真讶异地看了我一眼:“你不应该这么快就肚子饿啊,一个时辰前刚给你服过莲心丹。”

我翻翻白眼:“和肚子无关,修炼用的。快点,你不会让我这个大病号自己动手捉吧?”

甘柠真无奈地摇摇头,眉心绽出莲心眼。射工虫虽然隐藏在雪层深处,但逃不过莲心眼的搜索。随着甘柠真手指弹动,一朵朵晶莹的水莲嵌入积雪,强行吸出射工虫。半天后,甘柠真已经抓了十来条,随手递给我。

我可怜巴巴地看着她:“你喂我吧,我一动伤口就疼。”张开嘴,嗷嗷待哺。

甘柠真犹豫了一下,指尖拈起一条射工虫。她的手指纤长,皎洁如冰雪,剔透的指甲泛着柔润的光泽。

一条条射工虫被我吞下肚,我却回味着,那两根玉指轻轻碰触嘴唇的美妙滋味,温软细腻里,带着丝丝清凉。“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我低声念道。

“你说什么?”

我刚要开口,猛地打了个嗝,嘴里喷出一团白呼呼的寒气。十多条射工虫在内腑化作冷冽的游丝,快速窜行。游丝流过时,像一根灵巧的冰线,把断断续续的霜雪转串连起来。

体内刹那一片冰凉,千万缕寒气渗出毛孔,我忍不住打了个激灵。霜雪转在全身循环,开始速度比较慢,到后来飞快,每循环一周,身子就寒了几分。没过多久,就觉得细丝般的霜雪转变得粗大,犹如涓涓小溪汇聚成了洪流。洪流再凝结成冰,一片片在内腑扩散,很快体内就像冰封了一样,完全冻住。

寒气不断渗出身躯,薄薄的白霜覆盖了我的眉毛、脸、四肢,迅速变成了一个冰雪人。

甘柠真立刻抓住我的右手,输入一道温凉的气流,却被霜雪转排斥出来。

眉心的内丹突然跳起来,内腑“咯噔”一下,鼎炉像是被硬生生从丹田内挤出来,轰然开启。如同长鲸汲水,鼎炉把冰冻的霜雪转一股脑儿吸入,全身霎时变得暖洋洋的,凝结皮肤表面的霜雪纷纷融化。鼎炉吸进霜雪转后,不断鼓胀,“轰”,鼎炉又把霜雪转反喷出来。

体内骤然一片清凉,经过鼎炉炼化后的霜雪转不再寒冷,直到这时,我才了解霜雪转的大成状态。气息不再像从前那样呈流线形状,而是一颗颗米粒般的东西。无数粒子在内腑游荡,看似杂乱,却又遵循了某种奇异的轨迹。每一颗粒子都在不停地旋转,粒子和粒子一旦碰触,便各自弹开,无数粒子碰撞、轻弹,令我浑身畅快,带来一阵阵妙不可言的滋味。

我舒服地长吟一声,只觉精气弥漫,妖力大增,虽然还没有到进化飞升的地步,但也差不远了。要知道,从受态进化到数态,至少需要几十年苦修,而我在进入受态的当年,便要迈入新的境界,可见丹鼎流的秘道术何等神奇。

甘柠真檀口微张,震惊地看着我。不知不觉,我浑身大小伤痂已经脱落,肌肤犹如玉石一般洁白莹润。

“多谢你喂我射工虫,我的伤全好了。现在生龙活虎,再来十个夜流冰也不在话下。”笑嘻嘻地回望着她,我故意张张嘴巴。

“你这人说话老爱夸大。”甘柠真避开我的目光:“既然你伤势痊愈,我们可以立即启程,离开此地了。”

我想了想,道:“还没到时候。夜流冰一定带领手下四处搜索我们的行踪,这几天的防范最为严密。我们现在出去,很可能被发现而陷于苦战。”

“你的意思是待上十天半月,等夜流冰放弃追捕时再离开?”

“再等三天就够了。”迎着甘柠真不解的目光,我微微一笑:“我们可以被夜流冰发现,但不是在他的地盘上。远离葬花渊的势力范围,老子再和他玩一场猫捉耗子的生死游戏吧。”

甘柠真冰雪般的目光在我脸上停留片刻,淡淡一笑:“我明白了,你想吸引夜流冰的追兵,好让海姬她们可以脱险。”

我苦笑:“女人这么聪明会让男人害怕的。唉,我觉得自己很没用,连心爱的女人也保护不了。如果我有魔主那样的实力,该有多好。”攥紧拳头,生平第一次,我渴望拥有力量。就像我从前渴望吃一顿饱饭。

甘柠真沉默了一会,道:“你已经很像个男子汉了。为了救我们,连自己的命都不要。”

我忽然问:“你为什么又回来救我?”

甘柠真神色平静:“保护你,是我的责任。仅此而已。”

我们都不说话了。我默默调息,一遍遍运转霜雪转,心灵缓缓进入平静无波的境界。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04章 舍与得(下) 下一章:第006章 玩的就是心跳(下)
热门: 绿洲中的领主 你的距离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第二块血迹 天空的孩子 绿胶囊之谜 冠军之心 天地至圣 猎魔人5:火之洗礼 富士山禁恋 罪恶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