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章 亲爱的宝贝(上)

上一章:第016章 梦(下) 下一章:第018章 亲爱的宝贝(下)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我一下子变成了落汤鸡。

因为灵宝天在下暴雨。雨点像碗口那么粗大,白亮得晃眼,简直就是一柄柄飞来的流星锤,把我砸得晕头转向。对面的山崖上,雨水从崖顶倾泻轰下,宛如千万条怒吼的银龙,扑向大地,沿着山路不断卷起一团团水茫茫的烟雾。远处,偶尔有一两个翠绿的峰尖露出头,又被白花花的大雨淹没,四周一片溟濛。

哇靠,这里有没有卖伞的啊!我抱住脑袋,到处乱跑,寻找避雨的地方。密集的雨点打在身上,疼都疼死了。我心中一动,向手背上望去,白虎的图纹莫明地消失了。

“飞升灵宝天,四灵自然离体。等你返回夜流冰的梦中,才会重新附体。”月魂不咸不淡地解释道。

一想到飞升结束后,我还要和夜流冰拼个你死我活,不免心事重重。月魂不耐烦地催促:“你愣着干什么?难得傻人有傻福,让你得到一次飞升灵宝天的机会,还不抓紧时间寻宝?”

“你他妈才傻呢。”我随口回骂,心里却赞同月魂的话,对啊。如果老子运气好,找到什么超级大法器,说不定一下子就能整死夜流冰,顺便教训一下阴险的老狐狸。想到这里,我兴奋起来,雨打在身上也不觉得那么疼了。

月魂冷哼一声:“看你眼珠乱转,就知道你动什么鬼主意了。想找到威力无穷的法宝?这比杀死夜流冰还难。第一,无论是色欲天还是灵宝天,从来就没有吃了一下子变成北境第一高手的灵丹妙药,或是万人敌的法器。第二,灵宝天的宝贝是出了名的难找,否则不会给飞升者整整一天的时间逗留。第三,灵宝天的不少宝贝会幻化人形,具有自己的意志。就算你找到宝贝,它也会千方百计地逃走。除非它愿意认主。”

不会吧?宝贝也认主?有这么玄乎嘛。我刚沸腾的热血又被雨水浇凉了。看来海姬当初在灵宝天得到金螺,也是大费了一番周折。我一抹脸上的雨水,奔进了一片树林。茂密的林木在雨中噼啪作响,地上腾起一片片雪白的水雾,被风吹向远处。

这片林子很奇怪,几乎每棵树上都有黑咕隆咚的树洞。我找到一棵几抱粗的老松树,树枝盘蟠纠结,树干中腹凹出一个特别大的洞,正好能避雨。我跳上树,钻进树洞。一边躲雨,一边望着如注的大雨发呆。就算我找到金螺那样的宝贝,也对付不了夜流冰。

“砰!”我的背突然被推了一下,身子一晃,差点摔下树。我扭头一看,只见漆黑的树洞内,一双蓝晶晶、圆鼓鼓的眼睛直直瞪着我。

他居然是一个胖乎乎的婴儿!光着身子,雪白肥嫩的皮肤上,镶着一片片细碎的蓝鳞片。莲藕般的小手臂叉腰,盛气凌人地向外努努嘴,示意我出去。

我不禁一愣,随即笑嘻嘻地对他一拱手:“在下林飞,从魔刹天来的,借你的树洞避一下雨。你是法宝吗?厉害不厉害?愿意跟我去灵宝天逛逛吗?”

婴儿翻翻眼珠,不耐烦地对我挥挥手。我不死心,死缠烂打道:“就算你是灵宝天的宝贝,也不必拒人千里之外吧。本人年轻英俊潇洒,品行兼优多金。目前没有坐骑,不过房子还买得起。你认我做主人不吃亏。跟了我,保证你吃香喝辣,长得比现在还胖。”

回答我的是一脚,婴儿飞起白胖的小腿,把我踢下树。要不是我急展魅舞,下落时一个轻盈翻身,一定摔个狗啃泥。

日他奶奶的,虎落平阳被犬欺,连个长奶毛的小兔崽子也敢对老子撒野。我心头火起,跃上树,一记混沌甲御术向婴儿击去。拳头刚挥出,我就知道不对劲,混沌甲御术压根儿使不出。原来灵宝天和色欲天一样,都无法施展法术。

击出的一拳转过一个弧度,我顺势身躯右摆,左脚斜斜踢出。这一记魅舞犹如羚羊挂角,灵动自然,连月魂也忍不住叫好。

婴儿“哇”地尖叫一声,双臂蜷起,绕住脖子,左腿上翘,右腿弯曲,盘在腰间,摆出一个非常怪异的姿势。

突然,一阵炫目的蓝光照花了我的眼睛,婴儿浑身的蓝鳞片熠熠生辉,他奇迹般消失在蓝色的光亮里,出现在我眼前的,只是一个和婴儿一样大小的蓝色符篆。

符篆是由蓝鳞片拼凑而成,符篆中心,嵌着一双蓝晶晶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我。整个符篆居然是一个“滚”字。然后我突然从半空摔落,不由自主地满地打滚。

哇靠,没搞错吧?我湿漉漉地爬起来,目光一接触到“滚”字,立刻滑倒,在泥地里又滚开了。树上的符篆变回婴儿的模样,幸灾乐祸地瞧着我。

整个林子里,陡然爆发出一阵阵哄笑,把滂沱雨声也盖过了。从每棵树的树洞里,都蹦出了裸体婴儿,个个白白胖胖,面色如桃花,浑身镶着五颜六色的鳞片,眼睛色彩各异。他们乐不可支,还起劲地拍手鼓掌。

日他奶奶的,这些婴儿到底是什么玩意啊!我见势不妙,狼狈爬起,想开溜。一个婴儿笑眯眯地从树下跳下,落到我面前,歪倒脖子,四肢或蜷或展,摆出奇特造型。

我心叫不好,但来不及了,眼前黄光闪耀,婴儿化作了一个黄澄澄的符篆,恰好是一个“跳”字。符篆中心那双黄澄澄的眼睛,嘲弄地盯着我。我立刻不受控制地上窜下蹦,跳个不停,林子里的婴儿们再次拍手大笑。

月魂窃笑不已:“傻小子,它们叫符娃,是天生的符篆之体,具有奇妙的灵力。对付它们也不难,只要闭上眼睛不看它们,符篆的灵力就对你无效。”

我急忙闭眼,身体果然不再乱跳了。

“你怎么不早说啊!”我抱怨道,一会儿打滚一会儿蹦跶,被符娃们当猴耍了。

“谁叫你小子刚才骂我,所以让你吃点苦头。”月魂洋洋得意:“不过你的运气倒不错,符娃讨厌见生人,几乎从不现身。我和魅来过灵宝天几十次,这还是第二次见到它们。”

“运气好个鸟啊,老子就算倒八辈子霉,也不要见到这些捉弄人的怪物!”我紧闭双目,摸索着树干,急急跑出了林子,才敢睁开眼。一眨眼的功夫,符娃们都消失在树林里,四周只有大雨轰鸣,水烟腾腾,似乎什么也没发生过。

“抓住它!”月魂忽然悄声道。靠林边的一棵大树上,树洞前躺着一个镶黑鳞片的符娃。它和其他符娃有点不同,特别肥胖,仰面朝天,四肢伸开,闭着眼呼呼大睡。虽然雨打风吹,它照样睡得像头小死猪。

我狠狠地瞪了月魂一眼:“还想让我吃苦头?小气鬼,你肚量也太小了吧。再说这些符娃没什么大用,顶多搞搞恶作剧。”

月魂正色道:“符娃比人力画出来的符篆强多了,对敌时可以取到出其不意的效果。在北境的市场上,符娃称得上是稀世之珍,足足可卖几十万两银子。不知有多少擅长符篆甲御术的人渴望得到符娃呢。灵宝天不像色欲天,只要你能得到宝贝,带多少件回去也行。快点!它现在睡着了,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我想了想,按照月魂指示的办法,撕下一角沾血的衣襟,轻轻跳上树,凑近符娃。这家伙立刻警觉地惊醒。我眼明手快,不等它做出反应,用衣襟猛地蒙住它的双目。符娃“哇”地叫一声,四肢抽搐,肥胖的身子急剧缩小,直到隐没在衣襟里。再摊开衣襟一看,符娃变成了一块黑色的小鳞片。

月魂道:“只要被蒙住眼睛,符娃就再也逃不掉了。这东西如果不睡觉,魅都很难抓到它。”

我把黑鳞片仔细包好,藏进内兜:“到底老马识途,月小子快点指路,我们去宝贝多的地方转几圈。”

月魂趁机吹嘘:“遇上我,也不知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气。灵宝天的宝贝的确难找,但有了我就不同了。你也别着急,能否得到宝贝要看机缘。时间还早,先去山上采点药草黄精,补补你的元气。”

这话说得在理,血战喜堂已经让我累得够呛,等会还得和夜流冰苦战,自然要大补一顿。我顶着风雨,艰难前行。白茫茫的大雨中,远近群山如同一座座岛屿,在雨气烟雾里浮浮沉沉。因为下雨,山路很滑,山顶汇聚的雨水瀑布般往下狂冲,要不是我借助魅舞,一步都难以攀爬。

哗哗的雨水打得我眼睛挣不开,找药草特别费劲。好不容易,在山腰的一个石冈上,我发现了几十朵黄色的大菌。它们长在坚硬的石头里,茎和菌盖都是嫩黄色的,菌肉是浅红色。我一口气把它们全拔光,狼吞虎咽一阵。虽然味道有点苦,但月魂说,这玩意活血通筋,还能壮阳,比人参强上许多。

翻过石冈,我在月魂的指点下,又陆续采了不少药草、菌菇,尽数服下。不一会,只觉得肚子里暖烘烘的,气血顺畅流动,浑身精力弥漫。我登上山顶,又顺着一个夹谷攀上邻近的山峰,东西吃了不少,宝贝一件没发现。

大雨突然停了。灵宝天的天气就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几乎在同时,艳阳高照,湿淋淋的群山苍翠欲滴,乳白色的水烟在山间袅袅飘散,濛濛湿雾里,天空忽然跨出了一道弯弯的彩虹。

彩虹色彩瑰丽,一头连着山巅,一头伸向浩淼的远方。在那一头,恍恍惚惚,浮出了一座座水光潋滟的空中之城。

城池仿佛是用彩虹的颜料染出来的,鲜艳而柔和;又好像是迷离的水汽建造出来的,若隐若现,浮动着水光天色,在空中缓缓飘动。幢幢城池在远空无穷蔓延,连绵一片。被日光一映,更显得五光十色,美轮美奂。

我吃了一惊,弄不清这到底是幻觉,还是真实的城。月魂欣然道:“灵宝天的空城水市是出了名的藏宝库,时间不多了,我们快去。”

“灵宝天不能施展法术,城池又在天上,我怎么去啊?”

“跳上彩虹桥,就能走到城那边。”

我半信半疑,爬上山顶一块高耸的巨石。彩虹在前方悬空三丈处,虚若无物。低头看,下方是万丈悬崖,望不见底。一个不好,就会落得粉身碎骨。我壮起胆子,用尽全力,向前猛然一跃。

啊呀,离彩虹不到一尺时,我跃势已消,要往下掉。危急中,我双臂上扬,双足互踩,犹如登云梯一般,腾腾腾一连向上升起几丈高。再一个优雅转折,斜斜飘在了彩虹上。

剔除俗骨以后,我的魅舞无时无刻不在进步,这个动作原本舞起来十分吃力,最多也就能升起一尺来高,现在竟然轻盈流动,升起几丈。仿佛肉身的重量消失了,只剩下一袭轻舞飞扬的衣衫。

踏着彩虹,我小心翼翼地走了几步,感觉像踩进了柔软的棉花堆。哈哈,真是好玩,我弯下腰,摸了摸彩虹。变幻的色泽在我手上闪烁,红色的有些烫手,黄色的摸上去很暖,蓝色的很凉……

月魂翻了个白眼:“真是没见过世面的毛头小子,这也觉得新鲜。还不快走,只剩小半天时间了。”

我立刻快马加鞭,向彩虹的另一头飞奔。清冽的天风迎面吹来,若有若无的云气四面飘浮,群山只探出绿色的小尖顶,湖泊是一面面清亮的镜子。

“咦?”月魂突然诧异地叫了一声。顺着它的绿豆小眼向下望,大大小小的湖海里,清晰倒映出了山林、城镇。我刻意怪笑:“真是没见过世面的毛头小子,这也觉得新鲜。不过是水中的倒影罢了。”一言既出,立刻知道不对。这些山林城镇和天空中飘浮的完全不同,地上又没有,那么这些倒影是从哪里来的?

月魂哼道:“拜托你不要不懂装懂。这些是灵宝天的水市,并非倒影。我惊讶的是居然见到了几件罕见的魂器同时在水市出现。”

我讪讪地岔开话题:“什么叫魂器?”

“具有灵魂的兵器或者法器,就叫魂器。可以和人、妖一样感受喜怒哀乐,可以和人、妖一样听说走动。”月魂沉默了一会,低声道:“但没有肉,没有血,不会感到冷,不会觉得热。就像一个转世投胎的魂魄,误投进了一个冷冰冰的容器里。我就是一件魂器。”

“好了好了,不要说得那么伤感嘛。我看你活得挺滋润。”看月魂神色怅惘,我随口安慰了它两句。

月魂断然道:“时间有限,我们不要去空城了,去水市!小子,往后退几步,对,看到下方那个菱形的墨绿色大湖了吗?快,朝湖里跳!”

我大惊失色:“你没开玩笑吧?这么高的距离跳下去,跳不准就是死无全尸啊。”

月魂冷冷地道:“跳不跳随便你。空城虽然藏着宝贝,但找到它们不仅费时还要看运气,而且附近机关重重,并有异兽看守,夺宝过程异常凶险。你要是想白白浪费这一次飞升机会……”

不等它说完,我举起双手:“老子跳还不行嘛,唠唠叨叨像个女人。”一咬牙,对准菱形绿湖,奋力跃下。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16章 梦(下) 下一章:第018章 亲爱的宝贝(下)
热门: 阴阳师·飞天卷 安珀志4:奥伯龙之手 刺局6:刺王局 三叉戟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四签名 车神代言人 风之影 英雄联盟:冠军之箭 无尽长门Ⅰ:尸舞 关洛风云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