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章 每个人都有秘密(下)

上一章:第007章 每个人都有秘密(上) 下一章:第009章 破釜沉舟(上)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第二天亥时,除了小公主,我们都潜入了梦潭。

驾着吹气风,我带着甘柠真、海姬熟门熟路地冲向梦潭深处,鼠公公则待在外面望风。

黑色的波纹一圈圈向外荡去,我照旧利用璇玑秘道术,以圆顺圆,借势滑入中心。海姬腾身而起,在空中连连翻转,犹如一匹翻滚的浪潮,奔涌向波心。甘柠真则贴着波纹,裙袂渺渺飘飞,整个人似乎化作了空空蒙蒙的水烟,徐徐飘到我身边。海姬低声赞道:“轻清为天而氤氲,碧落赋的氤氲秘道身法真是了得。”

甘柠真道:“脉经海殿的潮生甲御身法又哪里差了?”

两女相视一笑,一股怪力将我们吸入波心下方。

“鸠丹媚就关在后面的冰窟里。”我很快摸到了那排冰柱,激动得手发抖。这一次,没听到妖怪们和鸠丹媚的交谈,只是隐隐从冰柱后,传出一阵阵枯燥沉闷的脚步声。

海姬讶然道:“怎么我什么也看不见?”

甘柠真绽出莲心眼,想要察看。轰然巨响,四面仿佛电闪雷鸣,狂风暴雨澎湃。气浪如同发了疯的野马群,无数只迅猛的铁蹄此起彼伏,纷至沓来。我们三个立刻立足不稳,变成风雨飘摇中的落叶。

糟糕!甘柠真的莲心眼和我的镜瞳秘道术一样,都引起了梦潭的感应。我急忙叫她停止,但来不及了,这里的反应远比外面激烈。疾风巨浪滚滚汹涌,刺骨寒冷,卷到我们身前,即刻凝固成黑色的冰墙。

一转眼,以我们为中心,里三层外三层,竖起了森森冰壁。海姬不慌不忙,从耳朵里取出金螺,轻轻一吹螺口。金黄色的脉经网席卷而出,裹住冰壁。“咯吱吱”,随着脉经网收缩,一条条纤细的裂缝爬满冰壁,“轰”,冰壁猛地炸开,碎块激溅,我们趁势冲出。

整个梦潭晃动了一下,似乎被爆炸声惊醒。我心中一凛:“现在怎么办?搞出这么大的动静,会把夜流冰招来的!”

“干脆破釜沉舟,把鸠丹媚救出来。”甘柠真当机立断,从发鬓里拈出三千弱水剑,手指轻弹,细如绣花针的三千弱水剑划过一道淡若无形的轨迹,直射前方。

在那排冰柱的位置,忽而溅出一滴清莹的水珠,继而,几十滴、几百滴、几千滴水珠迸溅,犹如一丛色彩绚丽的泉水突然喷射,光华夺目,清艳缤纷。在三千弱水剑的光芒映照下,黑色的冰柱一一浮现,冰柱后,冰窟的牢房近在咫尺!

“隆隆……”天动地摇,喷泉般的光芒所及,冰柱一根接着一根塌陷,冰块崩裂,冰烟弥漫,冰窟赤裸裸地暴露在我们三人眼前,几十个妖怪齐齐转过头,呆若木鸡地盯着我们,还没有反应过来。

海姬的脉经刀已经劈出,快似电光,金黄色的刀气在半途四散激射,同时斩中几个妖怪,把他们切成两半。甘柠真手指一引,三千弱水剑绕空旋转,几颗头颅顺着剑芒,冲天飞起,鲜血洒得到处都是。

我直叫辣手,两个美女打起来真不是盖的,招招夺命,经验更是老道,趁对方猝不及防,一口气干掉了十多个。比起她们,老子确实还嫩一点。

剩下的二十多个妖怪缓过神来,哇哇乱叫,恶狠狠地扑向我们,海姬、甘柠真立刻迎上。

“小无赖,别傻愣着,快去救人!”海姬连连劈出十几记脉经刀,逼退了正前方的两个妖怪,身形倏地横移,闪开背后五根疾抓而来的尖爪,反手一刀,和左侧一个试图偷袭的马面妖怪硬拼一记,后者踉跄后退,怒吼着吐出半颗带血的残牙,悍不畏死地再一次冲上。

甘柠真、海姬和妖怪们大打出手,我却一动不动,呆呆地站在最外面一间冰窟前,心里又惊又怒又疑。

因为鸠丹媚不见了!

昨晚还在这间冰牢里,今天竟然离奇地失踪了!顺着一排四四方方的冰牢望过去,里面全都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

难道昨晚我的行动被夜流冰发现,所以把鸠丹媚及时转移了?多半是我施展镜瞳秘道术,引起梦潭感应,从而被夜流冰察觉。

“人没了!”我郁闷地叫道,心里憋足了火,对一个冲来的妖怪劈面就是一拳。拳到中途,我施展兵器甲御术,化作了一柄大铁锤。

这个妖怪十分强壮,赤裸上身,只穿犊鼻内裤,绿油油的肌肉虬结暴绽,像一团团厚疙瘩。他挺起胸膛,硬接我一锤。“砰”,妖怪晃都没晃一下,两脚稳稳地站在我对面,胸膛上连个血印子都没留下。

我倒抽一口凉气,这一锤足足有几百斤力气,岩石都能砸碎,对方居然毫发无损!妖怪冲我摇摇头,丑陋的脸上满是讥笑。我不动声色,轻飘飘再拍出一掌,妖怪傲立不动。我突然掠起,施展魅舞,在空中灵活转折,手掌划过一个微妙的弧线,落在他的头顶上,掌心霎时变得纯白如玉。

妖怪不屑地哼了一声,随即脸上表情僵硬,浑身抽搐,雄壮的身躯不断缩小,慢慢化作胎形。这一掌,我暗运了最歹毒的胎化长生妖术,就算对手是神仙,挨了这一掌也要被打回肉胎。

妖怪变成了一个肉嘟嘟的小蜥蜴胎儿,在地上蠕动。我毫不客气,嘴巴凑上去一吸,蜥蜴胎化作一道绿液流进肚子。不等我喘息,又有几个妖怪扑了过来。

“什么,人不见了?”海姬百忙中回头,满脸惊讶。一个妖怪趁机偷袭,拱起背,背上几十根倒刺激射而出。“当当当”,海姬的金螺及时化作一面金黄色的盾牌,震开了倒刺。

魔刹天的妖怪果然没有差的,虽然一开始被杀了个措手不及,但稳住阵脚以后,个个剽悍勇猛。即使是甘柠真、海姬,也被这几十个妖怪死死缠住,难以一下子消灭他们。

一时间,利爪与獠牙齐舞,剑光共刀气缭绕,双方激烈交战。

“你去找人,他们交给我们两个!”甘柠真冷静地道,三千弱水剑再次击出,一道茫茫水雾向我涌来,周围的几个妖怪像是陷入了滔滔弱水,不由自主地东倒西歪。我借机抽身飞退,沿着一座座冰窟,向内急掠。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到了这一步,我们等于和夜流冰撕破脸,公然叫阵。今晚唯一的选择是救出鸠丹媚,然后逃跑。否则葬花渊外的丘陵上,那几千个妖兵妖将杀过来可不是闹着玩的。

掠过冰窟,前方是一条长长的甬道,我毫不犹豫地冲过去。时间紧迫,夜流冰随时可能出现,来不及再小心行事了。甬壁布满坚冰,闪烁着幽黑的光。再向前走,地上倒插着无数根尖锐的冰棱,顶上垂下的冰柱也交错如狼牙,宛如森森刀山,即使现在我变小了,但要穿过冰刀之间的微小空隙,也得大费周折。

不过这难不倒老子,我会的几百种法术里,至少有几十种可以应付。深吸一口气,我的身躯如同面团一般扭动,擦着锋利的冰刃,左扭右晃,在狭窄的空间里上下穿行。

锐风扑面!骤然间,甬道四壁收缩,冰棱纷纷刺来,寒气侵得脸上生疼。我急忙施展兵器甲御术,双臂、双足同时化作盾牌,裹住我的躯体,向前一路急猛滚动。“咔嚓咔嚓”,冰棱折断的声音不绝于耳,甬道像一条从冬眠里苏醒的巨蟒,剧烈扭动,一时间,无数根冰棱钻出甬壁。我忽觉肋下一疼,一根尖细的冰棱穿过盾牌的缝隙,刺中了我,鲜血立刻渗出。

我身形一滞,就这么稍微一停顿,不少冰棱急速透过盾隙刺来。我暗叫不好,这样硬闯下去,即使不死也会伤痕累累大出血。情急下,我干脆一动不动,撤去盾牌,双手合十,脑中敛去所有杂念,停止了体内气息的流转。

这一刻的我,完全如同一个泥塑,任凭寒光耀眼的冰凌纷纷刺近。

“安忍不动如大地。”地藏妖术的秘诀在心中清晰流过。

地面忽然波浪一般起伏。

我的身躯像一颗种子,随着一阵风,深深植入了地面。我的思绪,也像一滴冰水,沉入了大地的最深处。霎时,我已和插满冰棱的地面融为一体,我甚至感觉自己就是一根尖锐的冰凌,晶莹透明,尖锐锋利,随着地面此起彼伏。

这种感受异常奇妙,我仿佛不再是血肉的躯体,呼吸似有似无,连思绪也暂时停顿。

洞壁四周的冰棱终于刺近,却被地面上的冰棱纷纷挡住,耳边响起清亮的交击声,冰棱断裂,碎屑飞溅,无数冰棱在身侧相互刺击,我却连一根汗毛都没掉。

片刻后,扭动的甬道“轰”地静止不动,四壁凹坑遍布,满地碎冰狼藉。

“安忍不动如大地,静虑深思如秘藏。地藏妖术的精要是和大地融为一体,以外力对抗外力,将自身变成虚无的不存在。”我踏着一地冰碴,向前飞掠,脑海中掠过在《地藏妖经》的秘笈上见到的几句朱笔批示。我猛然醒悟,所有秘笈里的朱笔注解,恐怕都是楚度所写。只有他,才有这个天分悟力,才能给出这么精妙的见解。

可以说,楚度是我的半个师父。

甬道的尽头,是一扇门。门是黑冰凝铸的,形状如花,散发阵阵蚀骨寒气。还没有靠近,我就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对准冰花门,我探出龙蝶爪击出火球,喷出三昧真火,最后再加一拳混沌甲御术,冰花门猛地炸开。

我冲了进去。

里面黑黢黢的,闪烁着无数点彩光,衬着黑暗,更像是一双双妖兽的眼睛,诡秘地到处移动。再仔细一瞧,原来它们是成万上亿的气泡,堆满了四周。气泡五颜六色,一个个连接在一起,如同长而粗的触手,缓慢挥舞。从很远的地方,不时飘来一缕缕彩色的光线,触手立刻伸向光线,像捕猎一样,攫住光线,吸入气泡。随着光线不断被抓住,气泡的颜色也越来越鲜亮。

我顾不上好奇,一个劲地向里跑。这似乎是一个辽阔得没有尽头的空间,沿途布满一条条触手,盘缠虬结,有的攀向高处,有的向四周蜿蜒,所有触手的另一头,都通向一个方向。从那里,传来一记记沉重的声音,像是睡着了的鼾声。

半个时辰后,我终于来到了触手的尽头。一个硕大无朋,两头尖中间圆,形状像一枚果核的气泡,出现在我的眼前。

所有的触手,都连接在巨型气泡上,气泡一涨一缩,发出奇特的鼾声,触手也随之挥舞,乍一看,如同一个恐怖的大怪物。

气泡是透明的,流光溢彩,里面安静地躺着一个人,面目俊美,双手交叉放在胸前,嘴角挂着一丝邪气的笑意。他虽然闭着眼睛,我也能感觉到冷酷的眼神。

夜流冰!我心中一惊,下意识地后退几步,全神戒备。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夜流冰的真身,他身材修长,肩宽腰细,只是两条腿有些不对称,右腿比左腿稍长一些。夜流冰一动不动,胸膛微微起伏,像是在气泡里睡着了。在他身后,赫然躺着鸠丹媚,同样双目紧闭,昏睡不醒。

面具妖怪说得一点没错,亥时到寅时,是夜流冰的入眠期。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趁他睡觉,老子正好暗算,救出鸠丹媚!

我悄悄地靠近气泡,夜流冰依然一动不动,毫无察觉。我暗中窃喜,双手化作利剑,瞄住夜流冰的咽喉,闪电般刺去。

剑尖无声没入气泡,没有受到任何阻挡,我几乎要笑出声来。啊呀,手剑忽然一麻,紧接着全身发麻,一阵奇怪的睡意涌上眼皮,我眼前发黑,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坏了!我强忍睡意,但眼皮越来越沉,完全不受控制,脑子里一片迷糊,昏昏欲睡。日他奶奶的,一旦睡着,死路一条。我急中生智,一咬舌尖,疼痛让我猛地一个激灵,恢复了一点神智,我马上拼尽全力,抽剑后退。

手剑一离开气泡,我的脑子立刻清醒,睡意跑得无影无踪。看来不能碰触气泡,否则会像第一次进入梦潭时,离奇入睡。我定定神,目光重新落到夜流冰身上,他睡得像个死猪,没有任何反应。我站在原地,劈出一掌,脉经刀气穿过气泡,急速斩向夜流冰!

金色刀光在夜流冰身上一闪而过,凌厉的刀气下,夜流冰像一只西瓜,被整齐腰斩,哼都没哼一声。我又惊又喜,名震魔刹天的妖王被轻易杀死,连我自己也不敢相信。真是八十岁老娘倒绷孩儿,夜流冰,乖乖去黄泉天作个冤死鬼吧。

这时,从来的方向传来海姬的轻呼,两个美女赶来了。我得意洋洋,以一个潇洒的姿势转身,向她们迎去。这下子,两个美女一定大吃一惊,甘柠真也会对我刮目相看。我赶紧在脑子里编撰自己如何施展法术,和夜流冰大战几千回合,不顾流血牺牲,最终勇猛击毙强敌的英雄事迹。

哇靠,连我自己都被感动了。我仿佛看见甘柠真和海姬仰慕地瞧着我,芳心震颤的景象,说不定海姬还会主动献上一个香吻呢。

“小无赖,你没事吧?”海姬急掠而至,和甘柠真双双盯着我的背后,美目中满是惊异之色。

我向后努努嘴,头也不回,让自己看起来又酷又从容。

“你怎么不动手?有什么不对劲吗?你没受伤吧?”海姬紧捏金螺,关切地瞥了我一眼,目光迅速回到我的身后,甘柠真缓缓举起三千弱水剑。

咦?两个美女为什么神色凝重,一派如临大敌的样子?我不解地回头,哇靠!眼睛一眨,老母鸡变鸭!刚才被切成两半的夜流冰,居然又合在了一起。他安静地躺着,双目紧闭,胸膛微微起伏,显然没有死!腰部附近一丁点伤痕也不曾留下。

真他妈见鬼了!我张大嘴巴,震惊得说不出话,这才想起刚才切开夜流冰时,似乎没有见血。

“小心,别碰它!”眼看海姬掠向夜流冰,掌刀即将劈向气泡,我急忙叫住她,说出刚才发生的古怪事。

“不可能吧?”海姬不能置信地道:“你确定夜流冰被脉经刀劈中?”

我不安地点点头,扬起掌,再次劈出一记脉经刀。金黄色的刀气破入气泡,斩中夜流冰的头颈,后者立刻尸首分家。断裂处没有一滴鲜血,平滑如玉,布满密密麻麻的血管。我们三个眼睛一眨不眨,紧紧盯着尸体。

巨型气泡始终一涨一缩,片刻后,夜流冰的头颈断裂处泛起彩光,冒出一个个五彩缤纷的小气泡,把头和身体连接起来。没过多久,夜流冰就在我们的眼皮底下诡奇地复活了。

海姬花容变色:“死而复生?天下居然有这样的妖术!”

我苦笑道:“不见得是死而复生。你看伤口连血都没有流,我看脉经刀根本不曾伤到他。”

海姬断然摇头:“只要他是血肉之躯,便不可能硬受一记脉经刀。”

“如果不是血肉之躯呢?”

海姬微微一愕:“除非是魂魄、恶灵那样虚无缥缈的东西。否则无论人妖,都有血有肉。”

甘柠真略一沉吟,手腕一振,三千弱水剑化作一道惊虹,悄无声息地射入气泡。绚丽的光芒喷涌而出,绣花针大小的三千弱水剑暴涨,化作滔滔弱水,明艳流丽,刹那间淹没了夜流冰。璀璨的剑光中,夜流冰无声炸开,碎成一片片。甘柠真伸手一招,三千弱水剑恢复原形,回到手中。

我哈哈大笑:“到底是我们的莲花美女厉害,这下子,我倒要看夜流冰如何复活!”

话音刚落,巨型气泡内,再次冒出无数个彩色气泡,夜流冰的残骸碎片被气泡吸入,又吐出,碎屑纷纷聚合,像一幅四分五裂的图被重新衔接、拼好。一根手指出现了,接着是手臂、大腿、腰肢……一一浮现,完好无缺的夜流冰躺在气泡内,安然沉睡,毫发不伤,俊美的脸上漾起的笑意仿佛带着深深的讥诮。

我们三个一下子懵了,连甘柠真也惊讶得说不出话。太可怕了,在三千弱水剑的全力攻击下,夜流冰照样没事。如果他是一个杀不死的妖怪,我们怎么和他斗?

海姬一咬牙,把金螺凑到嘴边,轻轻一吹,金芒耀眼的脉经网飘向气泡,罩住了夜流冰。脉经网骤然收缩,锋锐的网线像刀切豆腐,把夜流冰割成碎块。不出所料,一会儿功夫,夜流冰的残体重新聚合。

海姬颓然道:“魔刹天的妖王实力果然惊人,脉经网也奈何不了他。”

我当机立断:“时间不多了,先别忙着对付夜流冰,我们救人!”

甘柠真点点头,三千弱水剑化作一条水光潋滟的彩带,探入气泡,卷起昏迷的鸠丹媚,向外拖去。眼看到了气泡壁边,却怎么也拖不出来,气泡壁像是一面无形的墙,拦住了鸠丹媚。

甘柠真轻叹一声,收回了三千弱水剑,道:“除非击破气泡,否则休想救出鸠丹媚。海姬的脉经大换移原本可以一试,但会毁掉气泡内的一切,包括鸠丹媚。”

海姬摇摇头:“气泡也不知是用什么东西做的,虚若无物,刀剑可以穿透,却无法损毁。即使用脉经大换移,恐怕一样无效。否则以三千弱水剑的威力,早就击破它了。”

我的心骤然一沉,这只巨型气泡太古怪了,不但弄不破,手去碰触的话又会使人入睡,像是刺猬般无从下手。现在离鸠丹媚近在咫尺,偏偏救不了她,我郁闷得想吐血。

“你们仔细看这些触手。”甘柠真道:“它们和气泡连成一体,如果先斩断这些触手,也许能……”

“来不及了!”我打断她的话,整个空间猛地震动了一下,一条条触手自动断开,分裂成一个个烁彩流光的气泡,纷纷飘起。在这些气泡里,浮出了许多人妖的身影。

“马上到寅时了,我们走!”我一咬牙,深深看了一眼鸠丹媚。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好以后想办法救她了。

海姬犹豫道:“干脆等他醒了,我们和他正面交手,一决胜负。”

“夜流冰是不会给我们这个机会的”我拉住海姬的手,匆匆向外掠去。只要夜流冰借助冰花出现,不露真身,我们就拿他没辙,何况鸠丹媚在他手里,动起手来也投鼠忌器。

巨型气泡内的鼾声蓦地停止了,光芒大盛,暴起炫目的异彩。气泡像是一个光体,映得夜流冰通体透亮,他的身体慢慢浮了起来,睫毛微微颤动,似乎要苏醒了。

我们赶紧顺着原路返回,经过冰窟时,地上血迹斑斑,横七竖八地躺着几十个妖怪的尸体。海姬苦笑道:“收拾这些妖怪还真费了不少力气。”吹动金螺,螺口把尸体全部吸入。手掌劈过,把四周的血迹刮割得干干净净。

甘柠真摇摇头:“就算处理掉尸体,夜流冰也一定知道这些妖怪的失踪和我们有关。”

我冷笑一声,率先跃出了波纹,嘴里道:“那倒无妨,只要夜流冰想继续猫玩耗子的游戏,就不会和我们撕破脸,他甚至会装作什么也没发生过的样子。”

四周越来越光亮,到处充斥着五光十色的气泡。在我们冲出梦潭的时候,一个梦的气泡恰好飘过我的眼前,里面是一个垂髻的白衣小女孩,抱膝坐在湖边,睁着一双乌黑清澈的眼睛,看着开满湖面的雪白水莲花,默默地流泪。

我愣了一下,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身边的甘柠真。小女孩的眉眼和她十分相似,冰清幽丽的气质更是一模一样。莫非这就是小时候的甘柠真?她出生在碧落赋这样的名门,衣食无忧,难道还会有什么伤心事?

夜风呼呼,从身边吹过,我驾起吹气风,带着甘柠真、海姬落回地面,和早就等得心焦的鼠公公会合,向绣楼走去。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07章 每个人都有秘密(上) 下一章:第009章 破釜沉舟(上)
热门: 重生商纣王 魔兽世界:巨龙的黎明 谍影风云 女神捕 X的悲剧 基里尼亚加 顺水推舟 无限之配角的逆袭 冰与火之歌5:列王的纷争(中) 诸天神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