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章 每个人都有秘密(上)

上一章:第006章 一回生二回熟(下) 下一章:第008章 每个人都有秘密(下)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吹出吹气风,我孤注一掷,向上方的深潭飞去。

鼠公公被我打发走了,他的妖力不仅帮不上我,反倒是累赘。如果寅时见不到我回去,甘柠真、海姬自然会来一出“美女救英雄”。

深潭和我的距离越来越近,那么黑,那么幽邃,吞噬了一切光亮,如同夜流冰冷酷的目光。我不禁一阵紧张,舔了舔发干的嘴唇。这样做十分冒险,但我相信那个面具妖怪的话,在这几个时辰内,深潭会失去效用。

运转璇玑秘道术,气圈护住了全身,我猛地一个前冲。深潭在眼前不断扩大,像一袭张开的无边无际的黑袍,将我裹了进去。

刹那间,我生出一丝奇妙的感觉,仿佛有另一个自己突然出窍,在深潭外,俯视深潭内的自己。前尘往事,犹如惊鸿的影子掠过水波,偶尔一闪后,又消失在心灵的最深处。

真够邪门的,我用力掐了掐大腿,定定神。深潭里黑蒙蒙一片,看不清有多广阔,也弄不清方向,连脚下是什么也瞧不出来。只觉得踩在上面有时轻软如羽毛,稍一用力,便会一脚陷空掉下去;有时却像坚固的岩石,硬生生凸起。

最让我诧异的,是四周居然没有一滴水,可我记得当初跃入深潭时,明明见到了漆黑的潭水!

所幸这次我没有睡着做梦,只是身子有点发麻。面具妖怪的话果然没错,我不由增强了几分信心,运起镜瞳秘道术,要以清澈如镜的目光,穿透四周迷幻般的黑色。

“轰!”犹如一竿子捅穿了马蜂窝,沉寂的潭内猛地炸开了,卷起狂涛骇浪,深潭感应到了我的镜瞳秘道术,像一头被从梦中惊醒的庞然凶兽,咆哮探出爪牙。四周响起尖利的呼啸声,以我为中心,一重重暴烈阴寒之气排山倒海,汹涌扑来。一霎时,我仿佛被卷入了一个龙卷风暴,无坚不摧的巨力从四面八方冲至,要把我碾个粉身碎骨!

糟糕!我急中生智,立刻停止施展镜瞳秘道术。风暴狂浪扑到身前,倏地消失,像海啸一下子退潮。深潭在同一刻恢复了平静,没有一丝窜动的气流,似乎刚刚什么也没发生过。

我惊出一身冷汗,想不到镜瞳秘道术惹来这么大的麻烦,吓得我再也不敢用了。幸亏没被人发现,我四处望望,除了茫茫黑色覆盖整片视野,一无所见,我只好盲目地飞来飞去,碰碰运气。

渐渐地,我接近了深潭中心,附近的空气变得有些发粘,缠手缠脚的。我再往里飞,四面越来越粘稠,像是厚厚搅拌的泥浆,给飞行带来极大的阻力。

我驾驭吹气风,强行向内穿越,忽然听到奇异的“呼呼”声,仿佛有节奏的呼吸。在潭的最深处,一圈圈黑色的波纹从内绽出,飞速荡漾开来,等到扩散成一个巨大的圆时,又倏地回缩,收成一个小波纹,再凝聚成一点,消失在深处。如此周而复始,循环不尽。

我小心翼翼地飞过去,波纹忽地荡开,把我连同吹气风一起,推向远处。与此同时,我听见潭深处有细微的声音,随着波纹扩散传了出来,竟然像是有人在说话!

我急忙打起十二分精神,飞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却再一次被波纹荡开,难以靠近。略一沉吟,我收回吹气风,施展渡术,沿着波纹轻飘飘地滑去。眼看接近中心,一圈波纹又倏地荡开。

我早已做好准备,运转璇玑秘道术,体内自然形成一个圆,顺着波纹,巧妙转了个圈,足尖犹如蜻蜓点水,轻盈一滑,趁势进入了波纹中心。

一股怪异的吸力骤然从波纹中心的底下传来,将我吸入潭深处。身体顿时不受控制,摇摇晃晃,喝醉酒般地打转。

“砰!”我的额头撞在了一排坚硬的东西上,虽然眼睛看不见,但伸手摸摸,像是一根根圆柱,又粗又长,冰冷刺骨。

“妈的,鸠蝎妖还真难伺候!”一句话模模糊糊飘进耳朵,我心头猛地一震,声音是从圆柱后面传来的,但我什么也看不见。想绕道飞过去,那排圆柱似乎连成了广阔一片,完全堵住了通路。

“大王到底要把她关到什么时候?干脆一刀杀掉算了,省得我们成天提心吊胆!”

“嘿嘿,我看你是受不了她的骚劲,天天提裤吊枪吧。”

“谁能受得了?你还不是天天对着墙角手动泄火?这浪货老是摆出一副媚态勾引我们,偏偏浑身是刺碰不得,他妈的,把我折磨得火烧似的。”

“这么下去早晚会出事。前天她朝我一个劲地抛媚眼,弄得我心里一阵迷糊,差点开门把她放出来。”

一个嘶哑、一个大嗓门的交谈声陆续传来,我听得浑身发热,又激动又焦急。日他奶奶的,鸠丹媚果然被关在这里!我恨不得一下子冲过去,击毁圆柱,救出鸠丹媚。现在怎么办?我心急如焚,虽然声音听得清清楚楚,偏偏瞧不见人,深潭到底是个什么怪地方?

“哎呦,两位英俊威武的兄弟,别背对着我嘛,莫非我很难看吗?”鸠丹媚慵懒的声音忽然响起,我身躯一震,眼前仿佛浮现出她妖艳性感的笑容。

“人家渴了,给口水行吗?你们瞧,我的嘴唇都干了。”鸠丹媚似乎在发嗲,我不用看,也猜得到她正撅起丰厚惹火的红唇,摆出诱人姿态。

大嗓门结结巴巴地道:“你……你别这么看着我。大王说了,让我们别理你。”另一个嘶哑的声音吼道:“妈了个巴子,再啰嗦我干死你!”

“你来干呀,我乐意奉陪。”鸠丹媚的回答像是从喉头深处呻吟出来的,连我都觉得心痒痒的。接着,就听到两个妖怪不由自主的喘息声。

我暗地里好笑,鸠丹媚诱惑男人的本事恐怕在北境数一数二了。正想不顾一切,再次运转镜瞳秘道术找到她,四周猛地一阵震荡,气流波动,整个深潭仿佛抖了一下。

一点光亮倏地透出,一点、两点、三点……如同一只只紧闭的眼睛从黑暗中睁开,五光十色的光点在四周不断亮起,像一盏盏彩色琉璃灯,照得深潭熠熠生辉,光华流丽。凭直觉,我预感大事不好,再也顾不上救人,急忙掉头,以最快的速度向外飞逃。

就在我后退时,四周的景象在五彩缤纷的光点照耀下,一一清晰浮现,犹如一袭神秘的黑幕飞速揭开。

视野中是一根根黑色的冰柱,粗长高耸,仿佛一片崇山险壁,横亘在前。冰柱和冰柱之间留下极细的缝隙,透过缝隙望去,里面寒光闪耀,晶莹剔透,是一座座四方形的冰窟。冰非常厚,冒着一缕缕寒气,每座冰窟完全封闭,相互隔开几丈远,外面都有妖怪巡视看守。最朝外的一座冰窟里,我明明白白望见了鸠丹媚!

即使被关在牢房,她还是那么妖艳迷人,半仰躺在地,丰满修长的大腿交叠,懒洋洋地扭动。美目瞟来瞟去,碧色的发辫犹如丝丝绿萝,垂落在深深凹陷的乳沟里。冰窟外,两个头长独角的妖怪贪婪地盯着她,口水滴滴答答。

在我看见她的一刹那,鸠丹媚像是心有所感,扭头向外看。我和她的目光骤然相遇,她似乎看不见我,重新偏过头去。随着我身形不断飞退,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远,最终,冰窟消失在视线的尽头。

我心里一酸,扭头冲出了波纹,一路向外疯狂飞逃。脑海中浮现小木屋的画面:鸠丹媚醉倒在床,丰胸起伏打呼噜。我躺在地上,默默地笑。

窗外夜雨潺潺。

你在哪里?我躺在像家一样的屋子里。不再是一个人?不是。雨丝灰绵绵,淋漓漓,轻轻细细密密敲打屋顶,仿佛从那晚一直下到现在。

一个被雨声湿润的夜晚,一个没有家的寂寞少年,一间回荡着嘹亮呼噜的小木屋……

每个人心中,总会有无法忘记的画面,任凭时间如炉,世情似火,任凭那个画面里的其他人,也许已经不再记起。

独有你无法忘记。

那是只属于你的画面,永不褪色。

整个深潭越来越明亮,无数光点璀璨闪烁,一个接一个膨胀,变成了彩色的透明气泡,从我四周悠悠浮起。在一个个气泡里,我骇然看见了我自己、甘柠真、海姬……以及许许多多陌生的面孔。每个人犹如幻影,在各自的气泡里活动,演戏一般,从小到大,一幕幕往事的画面飞快闪过。

我心神震荡,紧紧盯着自己所在的那个气泡,猛地醒悟,那是梦的气泡!我初入深潭时做过的梦,在气泡里清楚地映现出来!与此同时,四下骤然一暗,夜风簌簌扑面,我冲出了深潭,落在地上。

风吹过,篝火的白色灰烬四处飘散,雪蚕宁静地躺在翠石坪上,胴体上晃动着草木投下的黑影,幽谷里一片岑寂。我急急向绣楼奔去,仰头再看时,上空的深潭依然漆黑深邃,和在里面见到的五光十色的景象完全不同!

想到那些梦的气泡,我不禁心凛,夜流冰到底是什么妖怪,居然可以把每个人做过的梦,完完整整封存在深潭内?

难怪面具妖怪把它称作“梦潭”!沉思着,我一路穿过竹林,路过孙思妙的住处时,他屋子的烛光恰好熄灭。说来也巧,这一刻刚刚过了寅时!透过篱笆缝,我依稀见到一个黑影掠出孙思妙的屋门,接着身子一沉,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顿时生出强烈的好奇,深更半夜的,孙思妙一个人偷偷摸摸溜出去,打算干什么?正犹豫是否要过去察看,眼前忽而一亮,精舍里重新透出橙黄色的火光,窗纸上,映出了孙思妙一手执烛,伫立在床边的背影,床上躺着半死不活的女妖——夜流冰的倒霉老婆。

怪了,如果我眼睛没看花的话,孙思妙一直待在屋内,那么刚才出门的黑影又是谁?夜流冰的手下,当然不可能行迹如此鬼祟,莫非是混进来的外人?但葬花渊又岂是随随便便能混进来的?

不远处,传来轻微的衣衫带风声,甘柠真、海姬的身影率先映入眼帘,鼠公公东张西望地跟在后面,见到我,立刻屁颠屁颠跑到最前头,开口要叫唤。我急忙掩住他的嘴,指了指精舍,鼠公公识相地闭口不言。

“吱呀”一声,屋门忽然开了,小白兔窜出屋子,竖起耳朵,眼珠机警地四处瞧。幸好我们早就伏下身,躲在篱笆根后。身材变小以后,藏起来十分容易,小白兔没发现什么,蹦跳着回屋。我打了个手势,和众人悄悄离开。

一直等回到绣楼,小公主结出花烟禁界,我才压低声音,三言两语道出今晚的奇遇。

“想不到鸠丹媚竟然被关在了那里,夜流冰真够老奸巨猾。”海姬想了想,又问:“小无赖,你确认自己没有被夜流冰发现吗?”

“应该没有。亥时到子时,按照那个面具妖怪的说法,那是夜流冰的入眠期,他可能会陷入沉睡,无法施展妖力。我有一种预感,面具妖怪非常了解夜流冰,而且每次说到夜流冰,他的眼神里总会流露出一丝厌恶。可恨这家伙不肯帮我们。”

甘柠真断然道:“既然如此,明晚亥时,我们再探一次深潭。”

众人没有异议,又说及梦的气泡,都觉得不可思议,猜测夜流冰到底是什么妖怪变化的。竟然能将梦这种虚幻的玩意完好封存。小公主道:“在魔刹天,妖力高强的妖怪真身原形都是秘密,不会轻易泄漏。”

我想起吐鲁番,初见时,打破脑袋我也猜不出他是一只裳蚜。

谈论了一会,鼠公公插嘴道:“照少爷看,孙思妙来葬花渊,恐怕也另有目的了?”

我苦笑不语,面具妖怪、孙思妙、神秘黑影、小公主,再加上我们,葬花渊变得迷雾缭绕,越来越错综复杂。犹如一盘二人对弈的棋局,下到中盘,忽然平添了几只拨弄棋子的神秘之手,形势再也无法控制。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06章 一回生二回熟(下) 下一章:第008章 每个人都有秘密(下)
热门: 侯卫东官场笔记7 穿成总裁的炮灰配偶[穿书] 阴阳师·飞天卷 医品宗师 恶魔囚笼 犬神家族 放开那个女巫 三寸人间 无尽长门Ⅱ:亡歌 一个背叛日本的日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