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 一回生二回熟(上)

上一章:第004章 挖地三尺(下) 下一章:第006章 一回生二回熟(下)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时间是很奇怪的东西,有时度日如年,有时白驹过隙。从地道回来以后,一晃几天过去了,我们还是没有找到关押鸠丹媚的牢房。眼看婚期逼近,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在闺房里转来晃去。

现在刚刚凌晨,天色阴灰,但我已经睡不着了。鼠公公打了个哈欠,揉揉眼睛:“少爷,哦不,牡丹,拜托您不要吵,让老奴再睡一会吧。”

“日他奶奶的,老子几乎把葬花渊翻了个底朝天,为什么还找不到鸠丹媚?”我推开窗,又关上,心情越来越烦躁。自从那晚我们和面具妖怪分开,第二天我和鼠公公再去察看时,水池下边的地道已经被堵死了,任凭鼠公公如何刨挖,也找不到洞口。显然面具妖怪不愿泄漏行藏,对地道动了手脚。

海姬道:“你急也没有用呀,我和柠真同样一无所获。还是按我说的,和夜流冰硬拼干脆。”

甘柠真盘膝坐在纱帐里,微微摇头:“投鼠忌器。如果鸠丹媚真在夜流冰手里,他一定会以此要挟我们。就算想放手一搏,也不见得有机会。”

小公主忽然从床头坐起:“虽然我们花精常年幽居花田,过着不与外界相往的生活,但那个能以食指作画的妖怪,我也有所耳闻。据传他是魔刹天最神秘的妖怪,喜戴面具,行踪飘忽,几乎没有妖怪见过他的真面目。要是他和夜流冰有仇,我们倒可以好好利用。”

我哼道:“这家伙老奸巨猾,哪肯帮我们?早连人影都没了。”

“他当然还躲在葬花渊,不管他有什么目的,没有达成之前,是不会离开的。”小公主托腮沉思:“他挖的那条地道,很可能直接通向葬花渊外。否则妖术再强,他也不可能瞒过梦潭,潜入这里。”

“你是说他从外面挖通地道,再顺着地道潜入葬花渊?”我恍然叫道,小公主点点头。

再过三天,就是小公主的大婚了,但她看上去一点也不焦急,冷静自若。纤弱的身子里,似乎蕴藏了铁打一般的意志,比我这个男人还要坚强。我不禁暗觉羞愧,只不过遇到一点小挫折,老子就急躁起来,这可不像话。略一沉吟,我拍拍鼠公公:“你还得发挥特长,把地道重新找出来。一旦不妙,那里将成为我们最佳的逃亡路线。”

“还有一个问题,我百思不得其解。”我顿了顿,接着道:“有谁知道,夜流冰住在哪里?我们找遍了葬花渊,就算找不到鸠丹媚,也该摸到夜流冰的住所。”

小公主道:“我套问过狗尾巴的话,好像连他也不清楚夜流冰的住处。每次有事,夜流冰就会现身找上他。”

每个人都陷入了沉思,夜流冰每一次出现、消失都借助冰花,简直像一个来无踪,去无影的幽灵,我们便是想刺杀他,也没机会。他肯定在葬花渊里,但究竟躲在什么地方了呢?

“哗啦啦……”窗外,陡然传来翅膀拍动的狂风声。众人警觉地齐齐站起,我拉开窗帷一角,向外瞧去。一群飞猴正从半空掠过,贴着远处的竹林尖梢,飞向一座篱笆围绕的精舍。那块地方我们早就搜索过了,竹篱笆在屋舍外圈出了一片小空地,种植着各种药草。屋子里则空空的,没有住人。除了飞猴上坐着的如花,我瞥见见了另一个人,忍不住讶然叫出声来。

“夜流冰来客人了,猜猜看,是谁?”

鼠公公骇然跑到窗前,探头张望:“不会是魔主吧?”

“是我不久前收的徒儿——孙思妙。”难怪会在花田附近遇见他,原来这个倨傲的老妖怪和我们目的地相同。飞猴落在精舍前,如花神态恭敬,将孙思妙迎进房,小白兔在后面一蹦一跳。

鼠公公奇道:“怪了,孙思妙为人孤僻,没听说他和夜流冰有交情啊。”

“葬花渊越来越热闹了。”我陷入了沉思。孙思妙是行医的,他来葬花渊,莫非是夜流冰请他来替人看病的?

傍晚的时候,我得到了答案。夜流冰请我们赴晚宴,在狗尾巴的领路下,我们走过小桥,步入松林背后一个窄小的幽谷。漆黑的夜色下,几堆通红的篝火在谷中闪耀不定,映得苍碧的松树像是涂上了一层血。

四周围绕着秀丽叠翠的小山壁,一条条狭长的小瀑布宛如玉带,被篝火照得通亮,沿着石缝轻舞而下。下方是星罗棋布的小水潭,仿佛一只只雪白的玉盘,恰好接住飞流的瀑布。水花迸溅,腾起一片蒙蒙烟雾,好似梦幻。

在篝火堆中央,平地凸起一片石坪,我对葬花渊地形早摸透了,知道这是一整块奇大的翠石,足足有一亩多,石头绿得半透明,周边围起了朱栏曲槛,绿萝攀爬其上。翠石上平躺着一个女妖,曲线玲珑,一丝不挂,雪白的肌肤也染上了几许嫩嫩的碧色。她眼帘半垂,酥胸微微起伏,如同沉浸在一个甜美的睡梦中。

孙思妙照样背着大药筐,负手站在翠石边,凝视女妖,静静出神。火光照得他脸上忽明忽暗,也不知想些什么。小白兔在翠石上下来回蹦跳,时而伸出粉红色的舌头,好奇地舔舔女妖。

“晚宴就在这里举行,请各位稍待。”狗尾巴躬身道,又替我们和孙思妙互相引荐:“这位是大王专程请来的贵客,魔刹天的神医孙思妙。”“这是来自花田鸢尾大将军的千金小公主,大王的新夫人。”

孙思妙随意扫了我们一眼,也不理睬,态度是惯有的傲慢,显然没有认出我们。“汪”的一声,天狗从他袖子里窜出,蹲在地上,对我们低吼不止。

月魂悄声道:“这个老不死的畜生,它倒是闻出了我们的味道。”

我装作受惊娇呼,手捂心口后退。孙思妙喝住天狗,不解地看了我们几眼,目光又重新回到女妖身上。

“这是本王的第三个夫人,芳名雪蚕。”翠台上,幽灵般地出现了一朵黑色冰花,夜流冰的目光比黑冰还要幽深。

我翻翻白眼,妖王大人,拜托你换个造型出场吧,老子都看腻味了。

“雪蚕的美妙处,在于肌肤与众不同,天生光洁胜冰雪,不沾半点尘垢。细细一闻,还有异香。”夜流冰对狗尾巴点头示意,后者随手从地上抓起一把尘土,洒在雪蚕白腻平坦的小腹上。不多一会,雪蚕的肌肤里沁出晶莹的液体,缓缓流动,自动冲走了泥尘,重新变得凝脂如玉。

“所以雪蚕的身子,可以说是北境最干净的了。即使躺在这里风吹日晒,依旧雪白无瑕,一尘不染。”

随着话音,一只只飞猴鱼贯走进幽谷,双手托着翡翠、白玉、玛瑙盘,盘里盛满了红白二色的脍和鱼片。狗尾巴拿起牙筷,挟着一片片脍、鱼片,细细铺在雪蚕身上,拼凑出一朵朵花形。脍、鱼片切得极薄,红丝白肉,犹如水晶,再映衬了底下雪蚕丰满起伏的玉体、碧翠的石坪,说不出的诱人和妖邪。

夜流冰续道:“今晚的宴席,就叫女体盛。把食物盛放在女子的裸体上,慢慢享用,是很多年以前,魔刹天一个修炼阴阳采补术的淫妖发明的。堪称最香艳风雅的进食方式。”

日他奶奶的,变态到了姥姥家!我心中暗骂,嘴上还得狂拍马屁:“这道女体盛食色双绝,让牡丹大开眼界。大王连进食都要追求华美,当得上是魔刹天最风雅的妖怪了。”

夜流冰傲然道:“牡丹真懂得讨本王欢心。女体盛固然香妙,但要配合幽谷野趣,才算完美,所以本王特意邀你们来这里赴宴。各位,请入席吧。”

瀑声潺潺,篝火摇曳,葱茏谷径在焰光雪瀑中时而清晰闪现,时而更显通幽。远处松涛阵阵,清风袭人。我不得不承认,这比关在房子里吃饭有情致多了。

孙思妙并没有入座,口气生硬地道:“夜流冰,你我殊无交情。你用一颗太清金液丹为礼,把我千里迢迢请来,不会只为了陪你吃顿饭吧?”

“太清金液丹,是昔日清虚天丹鼎流所炼的第六品丹丸,久服有返老还童的奇效。昔日丹鼎流的掌教一夜白发复黑,鸡皮鹤颜转瞬变成红润童子,千万年来传为美谈。可惜丹鼎流亡派后,不但秘笈失传,炼的丹药也大多流失。本王费了几千年功夫,好不容易才……”

“你不用唠唠叨叨,老夫自然晓得它的珍贵!说吧,你要老夫做什么?”孙思妙不客气地打断了夜流冰。我听得怦然心动,记得《霜雪转》末尾提及,丹鼎流第六品的秘笈叫《太清金液华》,但我要想找到它进一步修炼,等于大海捞针,希望比针尖还小。

夜流冰面无表情,从头顶上空的深潭中,一只飞猴急速扑下,如花骑在猴背上,尖锐的猴爪上抓着一具黏糊糊的东西——夜流冰的第九十七个夫人,那个被倒吊着的女妖!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04章 挖地三尺(下) 下一章:第006章 一回生二回熟(下)
热门: 别动我的鱼尾巴 少林第八铜人 秘密 黑暗塔1:枪侠 京极堂系列06:涂佛之宴·宴之支度(下) 狂探 御手洗洁的旋律 诡盗团 梦幻西游大主播 韩熙载夜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