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挖地三尺(下)

上一章:第003章 挖地三尺(上) 下一章:第005章 一回生二回熟(上)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砰!”鼠公公摔倒在我脚边,慌忙爬起,躲到我身后。我一言不发,一记脉经刀顺手劈向对方。不用猜就知道,对方一定是负责看守地道的妖怪。

对方的身子贴着洞壁一侧,轻轻一滑,避开了脉经刀。他也没有说话,小眼精光闪闪,细细打量着我和鼠公公。

彼此对视片刻,我猛地喷出一口三昧真火,足尖点地,向他狠狠扑去,左臂化作一条软鞭,缠向对方腰际。

对方“咦”了一声,似乎颇感惊讶,手从袍袖里伸出,双掌光秃秃的,只剩下右手一根食指。准确地说,这不是一根手指,更像是一管粗毫的毛笔,笔头硕大,布满浓密的软毛,毛上饱蘸了五颜六色的彩汁。笔尖轻轻一勾,在地上飞快画出了一股碧色的泉眼。

奇象顿生!

地上水声汩汩,奇迹般地冒出了一道清泉,喷射而出,浇灭了我的三昧真火。笔尖再甩出一道蜿蜒的蓝色墨汁,落在洞壁上,一条发光的蓝色小蛇破壁飞出,迎上我的手鞭。交击之下,一阵麻酥酥的怪异力量猛地传了过来,震得我手鞭一阵发软,就像被一道闪电劈中。我顾不上惊讶,运转璇玑秘道术,气圈层层荡出,蓝蛇被气圈带动划了个圆弧,堪堪从我肩旁掠过,击中洞壁,穿透出一个极深的细孔。

泉眼倏地消失了,地面平整,连一丝裂缝都没有,地上也很干燥,不留半点水渍。我目瞪口呆,这是什么妖术?画个图竟然变成了活物!盯着对方那根形似毛笔的手指,我不禁心痒痒的,要是画什么就是什么,那老子画一座金山,岂不是一辈子不愁了?

“喂,你是谁?”对方怪声怪气地问道,配着脸上的赤红童子面具,显得异常诡异。我脑中意念急转,想不到夜流冰还有这么厉害的手下,如今既然被对方发现,我只有杀妖灭口。

我纵身扑上,一口气劈出几十掌脉经刀,金黄色的刀气嘶嘶作响,映得幽暗的地道一片光亮。

对方紧贴洞壁,灵活滑动,同时食指飞舞,在石壁上一连画了几笔,顺着笔尖划动,黑暗中猛地跃出一头金芒闪耀的狮子,张开大嘴,把脉经刀气一口吞下。金狮转身向我疾扑,仓促下,我急展魅舞,柳絮一般飘起,反跃到金狮背后,双腿灵幻踢出。轰的一声,金狮被踢得撞上洞壁,消失得无影无踪,洞壁泥块激溅,上面赫然印着四个凌厉的爪印。

“好美妙的姿势!”对方喝一声彩,伸指在地上疾画,寥寥数笔,就把我刚才的魅舞画了下来。姿容、神态、舞姿都描绘得惟妙惟肖。画像猛地破土跃出,在半空双腿踢动,动作和我分毫不差。一个一模一样的自己出现在眼前,还会舞动,任我胆子再大,也看得心里发怵。还好,另一个“我”使出那一记魅舞后,身影越来越淡,消失在空中。

这个妖怪太可怕了,一定要干掉他!我眉心内丹跳动,三只龙蝶爪同时探出,左拳混沌甲御术,右掌胎化长生妖术,口喷三昧真火,攻势笼罩住他的全身上下。

眼看对方难以逃脱我天罗地网般的攻击,他突然提笔,在洞壁上画了一扇黑色的门,然后拉开门,闪身而入,关上门,身影在我眼前诡异地消失了,那道画出来的门也随之消失在洞壁上。

哇靠!我心里一阵发毛,没搞错吧?人不见了?我用力拍拍洞壁,霍然转身,目光闪电般扫过四周,漆黑的地道里,只有我和鼠公公大眼瞪小眼,再也看不见第三个人。

“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啊!少爷,我觉得不太对劲。”

蓦地,在我左侧半尺的距离出现了一扇门,对方从门里飞速掠出,食指划动,勾勒出几道闪电。凌厉的电光迅猛劈过,视野里一片耀眼的白亮。我躲避不及,只有双臂化作钢盾,护住前胸。闪电狠狠劈中手盾,我的双臂立刻发麻,如同真的遭受电击,暂时动不了。眼看不妙,我急念千千结咒,亮晶晶的晶丝倏地在黑暗中闪过。

“千千咒结!”对方惊呼一声,在咒丝即将缠住他的一刻,又一次闪入画出来的门内。

我开始萌生退意,这个妖怪的妖术太怪异了,一根画笔般的食指能把图画变成活生生的东西,这么打下去,我多半不是对手。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我瞅了一眼鼠公公,只要他再说一声逃跑,我正好顺水推舟,体面开溜。

知仆莫如主,鼠公公果然面色惶惶,刚要开口。“砰砰砰”,四壁妖异般地凸出一扇扇门,门一扇接着一扇打开,里面陆续走出一个个戴着赤红童子面具的身影,每一个都长得一模一样,每一个都怪声怪气地问我:“你是谁?和吐鲁番什么关系?”

一时间,声音此起彼伏地回荡在地道里,一张张面具看得我眼花缭乱,我随即明白过来,这些妖怪只有一个才是真身,其余的,不过是那个面具妖怪画出来的!

哪一个是真身?我运转镜瞳秘道术,清澈如镜的双目中,这些妖怪全身浓抹重彩,宽大的破袍上流淌着淋漓的彩汁,只有我正前方的一扇门里,那个妖怪身上干干净净。

“是你!”我猛喝一声,向妖怪的真身扑去。

“我什么?”所有的妖怪缩脖子耸肩,齐齐发出怪笑。“砰”,所有的门重重关上,我扑了个空,差点撞上洞壁。“砰”,门又重新打开,一个个面具妖怪走出来,异口同声地道:“眼力还不错嘛,但要想捉到我,你还嫩了点。”然后妖怪们走马灯般地在一扇扇门里穿进、穿出,看得我头晕眼花,再也分辨不出哪一个才是妖怪的真身。

“少爷,快逃吧!这个妖怪……”鼠公公还没说完,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抓起他,向后飞退。今世重逢以来第一次,我们主仆如此齐心。

“现在想逃?太晚了。”妖怪们齐声道,一个接一个化作虚浮的幻影,消失在视线中。只剩下真身站在我们对面,食指绕着我们飞快划过地面,画了一圈深深的壑沟。

地面立刻裂开,泥土滚动,我和鼠公公所在之地向下塌陷,我们也不由自主地向下沉落,掉进了壑沟。面具妖怪食指再动,顺着原先画出来的壑沟抹去,沿着笔尖,壑沟寸寸消失,裂开的地面急速缝合。我暗叫不妙,对方显然想把我们封死在壑沟里。吹出吹气风,我一把拉住鼠公公,急急向上飞掠,一口气窜上地面。

“轰!”壑沟恰好在脚边消失,惊出我一身冷汗。

“妖术不错,有两手。”面具妖怪点点头,手掌纳入袍袖,不再攻击我们。

“你应该不是夜流冰的手下。你究竟是谁?据我所知,吐鲁番的千千结咒从不传人,你是如何学到的?”

“你又是谁?”我不客气地反问,虽然几番交手下来,我尽落下风,但表面上还得装得气势咄咄,使对方不敢得寸进尺。

“我是谁?”妖怪嘿嘿一笑,伸手在脸上随意一画,赤红的童子面具不见了,换作一个白脸的书生面具,他连画几笔,一会儿变成愁眉苦脸的老头面具,一会儿变成娇滴滴的美女面具,一会儿又变成满脸虬髯的黑大汉面具。千变万化,令人目不暇接。

“你说我是谁?”妖怪戏谑地道:“我老人家化身千万,你怎会认得出来?”

我默运璇玑秘道术,以气圈护住全身,镇静地道:“不管你是谁,你也不准对我无礼,因为我是你们大王的客人。”

妖怪冷笑一声:“夜流冰的客人会在深更半夜,偷偷摸摸来这里?看你的样子像个花精,不过应该不是。你是混进葬花渊意图不轨的,对不对?敢找夜流冰的麻烦,胆子倒是不小。”

我仔细揣摩他的话意,反问道:“你也不是夜流冰的手下,对不对?否则不会直呼夜流冰的名字。莫非你也是来葬花渊找茬的?”

“好一个小滑头,你是女人还是男人?长得倒像个娇滴滴的小美人,声音这么粗。”对方没有否认我的话,语带笑意,态度似乎变得友善起来。

我这才想起,从对方现身开始,我一直忘记了要捏细嗓子说话。日他奶奶的,搞了半天,这家伙原来不是夜流冰的手下,真是白担心一场。不过葬花渊防卫森严,一个外人怎么混得进来呢?他和夜流冰是什么关系?半夜出现在地道里,目的又何在?

我顺势试探他的口风:“阁下和夜流冰有仇吗?”

“无仇无怨。”

“那你来葬花渊是为了?”

对方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并不回答。我暗骂一声老狐狸,表面上笑嘻嘻地道:“阁下和我们一样,半夜鬼鬼祟祟摸进地道,显然都不干什么好事。只是恐怕阁下不清楚,你的一举一动都在夜流冰的监控下。他早已摸清了你的底子!”

对方一点也没有被我危言吓倒,冷冷地道:“凭我的生花妙笔,还怕瞒不过夜流冰那个畜生?何况从亥时到寅时这几个时辰,是夜流冰的入眠期,梦潭也会暂时失去监控作用。”

“入眠期?梦潭?”我迷惑不解地道,梦潭应该是指那个黑色深潭?但入眠期又是什么意思?

对方微微一愣:“原来你对夜流冰一无所知。”

我小脸一红:“既然阁下不是夜流冰一伙,那么大家就是同道中人了。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嘛,你知道什么夜流冰的隐私、弱点、不良嗜好,不妨说出来听听,大家一起联手对付他。”这个妖怪妖术奇异,身份神秘,要是能把他拉拢过来,杀掉夜流冰就多了几分把握。

“你是你,我是我,谈不上什么志同道合。你想要对付夜流冰,是你自己的事,和我无关。”

我眼珠一转,不怀好意地道:“就怕我一旦失手被捉,挨不住夜流冰的严刑逼供,会把你招供出来。”

“一吓二哄三骗,你的花样倒不少,只是对我老人家不管用。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知道我来葬花渊想干什么吗?”对方软硬不吃,简直像一尾滑不溜丢的鱼,让我束手无策。

“寅时快到了,你们最好赶紧离开,以免被夜流冰发现,连累了我。”对方眼神骤变,身形闪动,向地道深处掠去。

我急忙叫住他:“牢房在什么地方?我是来这里救人的!”

“牢房?”对方一愕,随即露出恍然之色:“这里什么也没有。实话告诉你,这条地道是我亲自挖建,作为暂时栖息之处。”

我大吃一惊,差点怀疑自己听错了。辛辛苦苦找到的地道居然不是夜流冰的地牢,这一晚可真是白忙活了。

“记住,你们从来没有见过我,我也从来没有见过你们。”望着对方转瞬消失在远处,我心中疑惑丛生,犹如一团纠缠不清的麻绳。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03章 挖地三尺(上) 下一章:第005章 一回生二回熟(上)
热门: 国色天香(顶级高手) 篮坛教皇 隐花平原 一张俊美的脸 死亡约会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Ⅲ 修仙农家乐 伊甸园的诅咒 别对我撒谎 鬼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