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章 挖地三尺(上)

上一章:第002章 谁是老鼠谁是猫(下) 下一章:第004章 挖地三尺(下)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整整一天,我们几乎走遍了整个葬花渊,也没找到鸠丹媚。

这里根本就没有牢房,也没有看守的妖怪。打破了脑袋我也想不出,到底夜流冰把鸠丹媚藏在了什么地方。

站在白石小桥上,甘柠真用莲心眼察看许久,微微摇头。

“不是吧?连你的莲心眼也找不到?”我失望地叫道。身旁的清丽女妖扶着桥栏,柳腰半倾,久久地凝波出神,眼神比水波更澈净。夜流冰真是造孽哦,这么漂亮的老婆居然当摆设,换作是我,早抱进被窝了。

海姬神色疑惑:“鸠丹媚真在葬花渊吗?云大郎会不会故意骗你?如果他设计害你,用这个法子正好让你自投罗网。再说了,鸠丹媚也许被关在葬花渊附近的丘陵里。”

我想了想,毅然摇头:“云大郎性子坦诚,和水六郎那些妖怪不同,何况我对他还有不杀之恩,应该不会恩将仇报。鸠丹媚一定被关押在某个秘密牢房里,我们再仔细找找。”

甘柠真抬头仰望着黑色深潭,沉吟道:“夜流冰既然敢放手让我们随意走动,就不怕我们能找到什么。就算找得到,他也会立刻察觉。”

小公主忽然道:“你们要找的人,会不会就是这些女妖中的一个?如果夜流冰用妖术改变了她的样貌……”

“不可能。”甘柠真打断了小公主的话,肯定地道:“我已经用莲心眼再三审视,她们全都是本来面目。”

我无奈地道:“实在不得已,只有逼出夜流冰的真身,硬干一场了。”

海姬美目一亮:“你有办法?”

我神秘地笑了笑,故意卖个关子。这是最后一步棋,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和夜流冰撕破脸的。猫捉耗子的游戏,比的是双方的耐心。

当天夜里,我悄然溜出闺房,随行的还有鼠公公。在我的淫威逼迫下,他只好壮起鼠胆,陪我夜探葬花渊。至于海姬和甘柠真,她们将在一个时辰后离开绣楼,继续找寻鸠丹媚。这样兵分两路,令夜流冰无暇兼顾。

下了楼,穿过半月门廊,我们先摸到外院,狗尾巴已经奉命住了进来,他的房间还亮着灯,来回走动的身影隐隐映在窗纸上。我故意躲在窗下,轻拍了几记,弄出一点响声。

“谁?”狗尾巴推开窗,探出头来张望。十多根亮晶晶的咒丝闪电般缠住了他,先封嘴,再绑四肢。狗尾巴连我的人影都没瞧到,“扑通”摔倒在地。我随后拿出小公主给我的花粉盒,对准屋内,轻轻一弹,一片蓝色花粉撒了进去。没多久,屋内传来狗尾巴的鼾声。这是花田秘制的迷幻粉,一旦吸入,便会昏迷,醒来后也会忘记当天所发生的事。

然后我才默念千千解结咒,收去晶丝,向大门走去。

大门已经上锁,我拉起鼠公公,高高跃起,要翻门而过。“砰”,空中蓦地浮出一道黑色的冰墙,横在前方。我和鼠公公措手不及,狠狠撞在了冰墙上,一时头晕眼花。等我们落回院内,冰墙也消失了。

鼠公公捂着脑门上一个鼓起的红包呻吟:“少爷,四周被下了妖术禁制,我们出不去。还是打道回府吧。”

目光所及,大门上的铜锁正射出明亮的黄光,一闪一闪。我恍然明白是它在作怪。强行破锁并不难,但这么做,等于硬逼夜流冰和我们撕破脸。稍一犹豫,我返回狗尾巴的屋子,剥光他的衣服,果然在裤带上找到了钥匙,顺利打开了大门。

四周静悄悄的,树影在地上拉得很长,凝固不动。附近除了夜流冰的那些女妖老婆,一个妖怪也没有,偌大的葬花渊显得空荡荡的。鼠公公胆战心惊地望着半空的深潭,缩了缩脖子:“一想到夜流冰可能正在窥视我们,老奴就觉得害怕。”

我哼道:“就算被发现也不用怕,他既然要玩猫捉耗子,铁定不会半途加害我们。何况夜流冰不是神仙,不可能不吃不喝不睡地一直监视我们。你快点干活,抓紧时间!”

鼠公公埋下头,四肢伏地,乱嗅了一阵,不时用手敲敲地面,侧耳倾听。据我推测,关押鸠丹媚的牢房既然不在地上,那么大有可能在地下。鼠公公是个老鼠精,天生擅长打地洞,所以我带他出来,察看地下是否隐藏了秘密暗道。

沿着门前的小径,鼠公公一路爬行,穿过百花坪、竹林、假山、溪涧、花园……,仔细搜索每一寸地面。有时候他突然抓起一把泥土,捏了捏,又摇摇头,继续前行。

“发现什么没有?”我忍不住催问,找了将近三个时辰,这家伙还是一无所获,我帮不上忙,只能在一旁干着急。

鼠公公垂头丧气地摇头:“少爷,这里土质硬实,不像藏有中空的地道。”

我讶然道:“鸠丹媚这么个大活人,难不成飞上了天?”逼着鼠公公再找,累得他汗流浃背,最后一屁股坐倒在地,只是喘气摇头。

眼看时辰不早,我们只好打道回府。到了绣楼,我把钥匙重新拴在狗尾巴的裤带上,正要回房,忽然听见鼠公公的尖叫声:“少爷,快看!”

我赶紧奔出去,鼠公公蹲在院子里的水池边,小眼放光,紧紧盯着池壁,手一指:“少爷,你看,这里渗水!”

水池是用彩色的花纹石砌起来的,靠近池外壁底部,有一道极细的裂缝,水从细缝里一滴滴渗出,如果不仔细看,完全发现不了。

我不解地问道:“水池年久失修,渗水有什么大不了的?”

鼠公公嘿嘿一笑:“少爷,砌池的石头可是魔刹天的特产五色石,一经粘合,固若金汤,年岁再久也不会裂开。所以嘛,这道细缝可就不正常了。”伸出手,敲了敲靠近池根的地面。“笃笃”,声音闷厚,连我这个外行也听出下面是结实的泥地,不可能藏有地道。

“怪了。”鼠公公皱起眉头,苦思了一会,雪亮的鼠爪翻出指甲,指节咯吱作响,鼠爪暴涨,大如钢钩,对着地面一阵猛刨。

黑色的泥土被不断翻出,鼠公公猛嗅了一阵,抓起一把土察看片刻,眼神一亮,四爪加紧掘挖。刚开始,挖出来的泥土很硬,但挖到三尺来深,泥土渐渐稀松,再往下挖,泥土竟然“噗哧噗哧”地朝下掉。我忍不住一拳击去,薄薄的一层土被打穿,下方露出了一个幽黑的洞穴,弯弯曲曲,一直通向地深处。

“找到了!日他奶奶的,牢房真的藏在地下!”我大喜过望,一颗心激动得怦怦乱跳。

鼠公公得意洋洋:“少爷,老奴说得没错吧。水池壁上的细缝应该是当初挖地道时,不小心碰损池壁留下的。挖地洞的家伙们很狡猾,原来的洞口应该直接通到池壁附近,但被重新改造,在上方补垒了厚厚的土层,所以先前我们敲击地面时,声音听起来不像是中空的,险些骗过了老奴。可惜百密一疏,终于被我这个打洞行家瞧出了一丝破绽。”

“什么破绽?”

鼠公公抓起一把挖出来的泥,送到我眼前:“按理说,接近地面的泥土,颜色较浅,比较干燥。而地深处的泥土往往是深色的,略带潮气。可你看,明明是差不多位置的泥土,却颜色深浅不一地混杂在一起,显然被人翻弄过,而且还是不久前刚刚挖动的。否则日子长了,土色终会相同。”

他说到这里,我俩齐齐一震。难道夜流冰的这个地牢挖了没多久?这不近常理啊。多想无益,眼看时辰不早,甘柠真她们又没回来,我横下一条心,抓起鼠公公跳进了深洞。

这个洞斜斜地朝下延伸,我们走了大约半里左右,前方突然没有了通路,竟然是个死胡同。在角落里,蜷缩着一只肉嘟嘟的穿山甲,一动不动,凑近一看,死去多时了。我胸口顿时一闷,兴奋了半天,这个洞原来是穿山甲的巢穴,根本不是什么地牢。

鼠公公也愣住了,我沮丧地叹了口气:“白费了半天劲,回去吧。”转身要走。

“少爷,等一等,我再看看。”鼠公公盯着洞壁四周细看了一会,手在上面逐寸摸过,忽地冷笑几声:“好一个障眼法,可惜碰上我这个打洞的祖宗,什么诡计也白搭。”竖起双爪,对准前方一阵猛挖,挖了足足一丈,泥土哗啦塌陷,眼前又出现了一个黑黢黢的深洞。

我恍然大悟,设计暗道的家伙极有心计,暂时把地道封闭,又故意摆只死穿山甲在这里,诱骗人不再深究。这么看来,洞里一定藏了什么秘密。想到这里,我信心大增,急速向地道深处掠去。

曲曲折折地行了几里,前头的路突然一分为二,出现了岔道。鼠公公敲敲两边的洞壁,毫不犹豫地向左面的地道窜去。

地道忽上忽下,岔道也越来越多,越往里走,我越是心惊,地道似乎永远没有尽头。鼠公公有心在我面前露脸,自告奋勇地带路。也不知走了多久,耳听“砰”的一声,前面的鼠公公闷哼一记,向我飞撞了过来。

我心中一惊,鼠公公背后,幽灵般地闪出了一个身影,身材消瘦细长,一袭破破烂烂的大袍子上东一块,西一块涂满了油彩,脸上戴着一个咧嘴笑的红色童子面具,遮住了面目,只露出一双绿豆小眼。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02章 谁是老鼠谁是猫(下) 下一章:第004章 挖地三尺(下)
热门: 神探伽利略 雌雄怪盗 人间(下卷):拯救者 魔鬼主教 被告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三个同姓人 嫁给渣攻的白月光 寻找人类 天地至圣 刀尖:刀之阳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