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章 有朋自远方来(下)

上一章:第013章 有朋自远方来(上) 下一章:第015章 护花使者(上)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声音远远地传开,在夜空回荡,经久不消。回音壁的甲御术极有穿透力,即使隔着厚厚的石壁,对方也能听到我的声音。花田里一阵又一阵回响着:“以堂堂鸢尾大将军的气度,难道连一个前来拜寿的人也害怕接见吗?”

“大胆!竟敢对大将军不敬!”小武士纷纷怒喝。蒲公英吓白了脸,一个劲对我摇手。海姬和甘柠真微微一怔,不解地看着我,显然猜不出我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鼠公公贼溜溜的眼睛乱转,开始观察地形,准备逃跑。

我负手而立,毫不慌张。俗话说,请将不如激将,我这是冒险赌一赌运气。要是能有机会参加寿筵,并和鸢尾大将军扯上关系,结识花田里的实权人物,我们营救鸠丹媚就多了一丝希望。记得师父在告诉我如何掌握命运的时候,曾经教诲:“在适当的时候,任何人都会对你有用。”

场上的局势有点混乱,花精们七嘴八舌,几个性急的小武士已经冲了过来,雪亮的宝剑纷纷扎向我的脚。

“等一等!”在路的另一端,一个统领模样的小武士一溜烟地跑过来,举起一个蓝色菱形令牌,拦住了其他小武士:“大将军有令,请他们赴宴。”

我松了一口气,既然号称大将军,当然该有与众不同的气度,这一赌老子算是押对了!

小武士纷纷闪开路,迎着花精们震惊的目光,我们一行人从容前行。我听到有花精问传令的小武士:“奇怪,大将军不是最讨厌外人的吗?”

“是小公主的意思。”传令的小武士答道。

路的两侧,肃立着几百个金盔金甲的小武士,好奇地打量我们。拐过一个弯,是豪华气派的花宫。墙柱的颜色十分鲜丽,每一块砖,每一片瓦,都是花瓣搭建出来的。五彩缤纷的花心弯连出一个圆弧的拱门,来贺寿的花精在门前排成黑压压的一长串,礼物堆成了山。守门的小武士正在清点贺礼,依次放行。

海姬小声道:“小无赖,你到底打什么鬼主意?何必多生枝节,和这些花精纠缠?”

我沉吟道:“我只是按师父教诲的,在做选择。”

“站住。”一群小武士把我们堵在宫门口,双手抱剑,眼神睨睥。

我平静地道:“是鸢尾大将军请我进去的。”

一个小武士一扬手中宝剑,哼道:“那也得看你们有没有本事进去啊。”

日他奶奶的,这个鸢尾大将军显然是想刁难我们。我伸了个懒腰:“既然如此,那就得罪了。”身形一闪,施展魅舞,拳打脚踢,轻松放倒了十多个小武士。拍拍手掌,环顾纷纷色变的小武士,我懒洋洋地道:“现在可以进去了吗?”

“远……远来的……的人在哪里?”从花宫内,传出一个威严响亮的声音,只是结结巴巴。

踏着一层层花阶,我大笑而入:“远来的客人在这里,先祝大将军千秋万载,寿与天齐!”

亮晃晃的大殿里,几千双小眼睛聚集到我身上。我目不斜视,尽量摆出傲然不群的气势。就像过去到洛阳的酒家吃霸王餐,即使兜里没钱,也得装成财大气粗。

没有人回答我,我也没看见鸢尾大将军。在正前方,悬挂着一张绣朱描碧的巨大锦帐,帐边躺着一条毛毛虫,浑身布满蓝汪汪的尖刺,懒洋洋地耸动。隔着锦帐,我只看见一只小手,手指很短,但特别粗,这只手轻轻抚摸着毛毛虫,一点也不怕被尖刺所伤。

“外……外乡人,擅闯花……花田,你可知罪?”锦帐后,结结巴巴的声音继续道,语气里多出了几分恫吓。

“不知者不罪。”我目光掠过殿上的花精们,反问道:“如果为大将军贺寿是罪,那么满殿都是有罪之人。大将军若是厚此薄彼,又怎当得上是大将军?”

锦帐后一阵沉默,又听到一丝浅细的低笑声。过了片刻,锦帐缓缓拉起,露出了一张宽敞华丽的花榻。一个花精高卧在花榻上,左手支头,右手摸着毛毛虫,半侧身体,目光炯炯有神地盯着我。

殿两边肃立的小武士齐声喝道:“行礼!”

“免……免礼!”花精一摆手:“不……不知者,不罪。说得不……不错。”他的脸膛是蓝靛色的,络腮胡子是蓝黑色的,气宇雄伟,应该就是花精口中的鸢尾大将军了。

“千秋万载,寿与天齐。父亲,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新奇的贺寿词呢。”鸢尾大将军身边,还坐着一个花精,声音又细又嫩,见到我的目光,小脸微微一红,刚才的低笑声应该是她发出的。

我瞪大了眼睛,此前见过的花精大都怪模怪样,但这个花精太美了。肌肤半透明,像淡蓝色的海水,长发也是水汪汪的淡蓝色,头上戴着一顶蓝色的花冠,身材婀娜多姿。如果把她放大几倍,绝对不比海姬、甘柠真逊色。

鸢尾大将军面色一沉:“外……外乡人,放肆!为何盯……盯着我的女儿看?”

我不慌不忙:“花田有佳人,倾城复倾国。因为将军的女儿美貌过人,林飞一时惊艳,还望将军大人有大量,包涵我的唐突。”海姬在后面狠狠拧了一下我的腰,好痛!

鸢尾大将军一愣,脸色转缓:“我……我的女儿当然很,很美。大家都……都叫她……她小公主。”

“错啦,根本不是小公主!”我大声道,四周一片哗然,小武士对我怒目而视,不等鸢尾大将军发作,我笑嘻嘻地道:“应该是小仙女!这么美的人,也只有小仙女才能形容。正所谓此女只有天上见,人间哪得几回瞧?”

小公主噗哧一笑,湛蓝色的眼睛像弯弯的月牙,又羞又喜:“你这人说话,真有趣。”

鸢尾大将军拍榻大笑:“果……果然有趣。哈哈,林……林飞,你那句‘有朋……朋……朋自远方来,不……不……不亦乐乎’,说得很好。我……我喜欢。奏乐!”

大殿南面,站着几十个拿着小鼓、小笛、小琴、小喇叭的花精,一时吹拉弹唱,弦乐靡靡。这个花宫大得惊人,殿内摆着几千个圆桌,坐满了花精。桌子是一整朵大花,椅子则是花叶。碗碟杯筷其实也是各种形状的花苞,殿顶垂下一根根蜷曲的花蕊,亮如灯盏,闪烁着璀璨的光辉。

这时,席上有个肥胖的花精站起来,对鸢尾大将军一拱手。中气十足:“大将军,我们花田一向不欢迎外人。这几个外乡人想要参加我们的宴会,总得拿出些本事才行。”

日他奶奶的,难怪鼠公公说花精是个排外的族群,吃顿饭还要再三刁难。我好整以暇地反问:“阁下想让我拿出什么本事呢?”

肥胖的花精道:“我和你比唱歌!”

日他奶奶的,比唱歌?我顿时傻了眼,鸢尾大将军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这位是花田最,最有名的歌手牵牛,林飞,你……可敢和他比……比吗?”

我硬着头皮道:“怎么比?”

“比谁的声音唱得高。”牵牛不等我答应,清了清喉咙,吊了几声嗓子,突然放声高歌:“啦啦啦啦啦啦!”

歌声又尖又高,简直像杀猪的声音,听得我头皮发麻,浑身泛起鸡皮疙瘩。声音越蹿越高,像一根钢弦越绷越紧。“啪啪啪”,桌上的杯碟纷纷碎裂,紧接着,殿顶的花灯一盏盏震碎熄灭。尖锐的歌声还在继续,直到十多张圆桌随着歌声的尾音倒塌,牵牛才停了下来。

哇靠,太恐怖了!这就是花田最佳男歌手?我瞠目结舌,四周的花精早在热烈鼓掌。

“外乡人,该你了。”牵牛得意洋洋地道。

我沉吟片刻,想起一种名叫摄魂音的秘道术,暗运心法,猛地尖叫起来。暗施了秘法的声音犹如鬼哭狼嚎,猿啼鲛泣,听得花精们纷纷色变。一个、两个……,几乎所有的花精都捂起了耳朵,面色惨白。我没有停,声音一浪高过一浪,摧人心魄。据师父说,这种秘道术练到极致,可以听得对手心智错乱,把人逼疯。

等我停下时,花精们已是大汗淋漓,气喘如牛,面色十分难看。再一瞧牵牛,已经晕倒在地。

鸢尾大将军目瞪口呆,过了半天才道:“客人真是好……好嗓子,请……请入席。”

“少爷,你真行!”鼠公公满脸钦佩地道。我洋洋洒洒地在一张桌旁坐下,椅子太小,我只能席地而坐,但心中悬着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此时此刻,我相信已经赢得了对方的好感。

“大将军,我有话要说!”邻桌霍然站起一个花精,戴着红高帽,正是先前摆了我一道的鸡冠!他冷冷地瞥了我一眼,哼起小调:“这个外乡人哦,不是好东西。他根本就不是,给大将军来拜寿!”

鸢尾大将军面色微变,也唱道:

“鸡冠说话前,需要细思量。为何怀疑他,说个理由先。”

哇靠,鸢尾大将军哼起小调来倒是一点不结巴。只是一样难听,像嘶哑的拉风箱声。鸡冠清清喉咙,又唱道:

“路上遇见他,早把他摸透。他说来贺寿,寿礼在哪里?想骗我鸡冠,他还嫩一点!”

霎时,花精们眼中流露出深深的戒备之色。我微微一笑,起身,从怀中掏出血树蜈蚣的内丹,掀开丝帕,举过头顶,漆黑的内丹立刻吸引了花精们的视线。

“血树蜈蚣内丹,清热又去火。献给大将军,永远保健康!”入乡随俗,我也哼起了小调。有个小武士上前,取过血树蜈蚣内丹,递给鸢尾大将军。

鸢尾大将军仔细审视了几眼,点点头,满脸喜色:“确实是血……血树蜈蚣的内……内丹,难得,难得。鸡冠,你……你不……不要胡言乱语,快……快给我老实点坐,坐下!”

鸡冠傻了眼,海姬低笑一声:“你唱歌好难听。”甘柠真嘴角渗出一丝笑意:“真的很难听,比他们唱得还差。”

哇靠,不会吧?我求助般地向鼠公公瞧去,他一扭脖子,装作什么也没看到。

“寿筵开……开始!”鸢尾大将军大声宣布,在一片鼓乐齐鸣中,我饿扁了的肚子终于宣告解放了。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13章 有朋自远方来(上) 下一章:第015章 护花使者(上)
热门: 波洛圣诞探案记 法神降临 网游之白骨大圣 风之影 大唐悬疑录:兰亭序密码 杀人的祭坛 三体2:黑暗森林 同学两亿岁 乱反射 人间的十字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