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东西不能乱吃(下)

上一章:第001章 东西不能乱吃(上) 下一章:第003章 比女人还美的男人(上)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要糟!我急速转身,一团白云正从背后扑来。云团犹如人形,有手有脚,还托着一只黑色的包袱,不用说就是云大郎。不得已,我只能和他硬拼一记。“砰”,我被震飞出去,在空中连番几个跟头,胸口气血翻涌。“喀嚓”,接连踩断了几根星桂树枝,我才勉强稳住身形。

“林兄的确心思机巧,用千千咒结系住了我的包袱,可惜我的妖术不仅于此。即使不用它,也能和你放手一战。”白云里传来云大郎冷静的声音。

我强作镇定,施展羽道术飞到半空,与云大郎对峙。想不到连千千咒结也困不住他,难怪赤练火说云大郎的妖术远超我的想象。就算已经用咒结系住了黑包袱,这一战也难定胜负。

“云大郎,你刚才这一手耍得不错嘛。”我故意慢条斯理地说废话,拖延时间,暗中运转羽鼎云英,调顺体内气血。被云大郎撞了一下,现在都觉得胸口发闷。

“林兄不用客套,为了施展金蝉脱壳的妖术逃离咒结,我不得不喷出精血,耗损自身元气,还被迫露出原形。林兄,你足以自豪了。”云大郎淡淡地道,白云猛地旋转起来,越转越快,再也看不清人形。

我头皮发麻,云大郎的原形难道是一团白云?怪事出现了,随着白云旋转,空中的晚霞迅速散去,浮出一层层妖异的白云。本来天色已黑,现在夜空一片莹白。

日他奶奶的,这是什么妖术?连云霞都能控制!头上云海茫茫,也不知道云大郎藏在哪里,又或者每一片白云都是他的化身。我急忙施展镜瞳秘道术,找寻云大郎。

还没找到他,白云激烈翻涌,已向我排山倒海般压下。一时间,四面八方,云团滚滚。“呼”,一团白云从背后冲来,我转身一拳封挡,触手处空空荡荡,心知不妙,紧接着一团白云从头顶罩下,我仓促施展魅舞,身体向后仰去,勉强避开,白云里倏地闪出一个人形,双掌绵软如云,无声印上我的胸膛。

“砰!”我口喷鲜血,向后飞跌,摔下了飘香河。水花四溅,围观的人群纷纷惊呼。鲜血被河水迅速冲淡,我的胸口比水还要冰凉。

“小无赖!”海姬颤声叫道,就要冲过来,却被甘柠真拉住。

“不用帮我,我还能打!”我嘶声道,强忍疼痛跃起,用渡术浮在水面上,摇摇晃晃。

“林兄还能再战吗?”云层里传来云大郎略带惊讶的声音,我心知肚明,全靠体内的羽鼎云英,我才没受重创,但胸骨似乎断了一根。

“云大郎你没吃饱饭吗?怎么打人像搔痒?”我装得无所谓,目光扫过四周。重重叠叠的白云把我包围住了,由于镜瞳秘道术受视角所限,不能看到背后和上方,而白云一直在流动,所以很难发现云大郎藏在哪里。

白云千变万幻,再次向我涌来。有时虚幻,有时是云大郎的真身。我等于和一个看不见的敌人在打斗。眼看形势不妙,我绕着星桂树,来回穿绕闪躲。“咔嚓咔嚓”,白云卷起一棵棵星桂树,连根拔起,四下很快变得光秃秃一片。

一朵流云从前方急速撞来,我运转镜瞳秘道术一看,只是普通的云团,便不躲不闪。谁料到白云冲到面前,云团里突然多出一个朦胧的人影。我心中骇然,双掌急急击水,化作一个傀儡水人挡在身前。“哗”,水人被击得粉碎,我趁势后退,掠到了河岸上。

“好!”云团里的人影沉声喝道,忽地一闪,消失了。不等我喘口气,又有四朵白云同时向我袭来。一个人影在四个云团里来回闪动,像走马灯一样,看得我眼花缭乱。

一拳击地,我使出六丁甲御术,六道拳影迎上四个云团,还游刃有余。四个云团忽然裂开,一变二,二变四,十六道流云前后左右,滚滚涌来,一道人影在十六个云团里轮流换位。

“砰砰砰……”我的背、胳膊、肩头频频中招,被打得在地上乱滚。幸亏我双臂化作钢盾,护住了心腹要害。

魔刹天的妖怪们纷纷狂笑,我咬牙爬起,把涌到喉头的一口血咽回去。云大郎神出鬼没,我连他的人影都摸不着,更别提施术攻击他了。

这一战,我已经凶多吉少。目光茫然掠过,远处的海姬花容失色,甘柠真脸色苍白,手紧紧按在剑柄上。

一大片白云横卷而来,云中人影晃动。我狂吼一声,这么挨打不是办法,老子拼了!不躲不闪,我冲向白云,运转龙虎秘道术和混沌甲御术,全力击去。誓要玉石俱焚,两败俱伤!

“小兄弟此举不妥,你的妖力和老大相差甚远,怎能硬拼?”蜃三郎的冷嘲热讽传入耳中。我心中一沉,知道他说得没错,但已经来不及了。

“轰!”我双拳击中白云,云团塌陷出一个缺口,我听到里面云大郎的闷哼声。与此同时,白云也结结实实撞上我的左肋。

一声痛呼,竟是从云大郎口中发出。白云停在我的左肋,忽地飘散、碎裂,露出藏在里面的一个模糊人影。云大郎踉跄后退,白云凝聚的身体抖个不停,像是随时会融化的蜡烛油。

人群一阵哗然,海姬手抚酥胸,长长地松了口气。我也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左肋竟然一点不疼。摸了摸,原来是放在那里的两颗魇虎眼珠,凑巧替我挡住了云大郎的一击。

“破风碎云!云大郎一定是云气所化的妖怪!魇虎眼珠正是他的天生克星!”月魂突然激动地道。

我又惊又喜,快速掏出两颗魇虎眼珠,随手一晃。魇虎眼珠闪闪生辉,雪亮的光束刺穿了满天白云,露出蓝黑色的夜空。

“魇虎眼!”云大郎惊呼一声,不由自主地后退,一直退到河边。

“嘿嘿,没想到老子还留了一手吧?”我自作聪明地把魇虎眼珠往嘴里一送,“咕咚”咽下肚。这么一来,云大郎再也不敢碰我了吧。

月魂呆若木鸡:“你做什么?谁告诉你这是可以吃的?”

我刚要说话,小腹忽然一阵刀绞般的疼痛,两颗魇虎眼珠在肚子里滚来滚去,滚到哪里,哪里就像被撕裂了一样。

月魂气急败坏地吼道:“日他奶奶的,这玩意能摧碎内脏啊!”

你他妈的不早说啊!我双手捂着肚子,痛得死去活来。愣了一会儿,水六郎率先醒悟,指着我狂笑:“这个蠢货把魇虎眼吃下去了!他死定了!”

云大郎一动不动地瞧着我,海姬已经忍不住,不顾一切地冲了过来,却被土八郎、蜃三郎两个妖怪截住厮杀。

月魂哭丧着脸:“林飞,你有什么临终遗言吗?需要什么木头的棺材?喜欢哪地的风水?”

我胸闷欲狂,老子难道就这么死了?还他妈是自杀的!这时,眉心倏地一热,沉寂许久的龙蝶内丹隐隐跳动,从丹田里,缓缓浮出了鼎炉。两颗魇虎眼珠还在腹内乱滚,鼎炉生出玄妙的感应,自动打开,把魇虎眼珠吸了进去。

鼎炉随即关闭,魇虎眼珠在炉内活蹦乱跳,震得鼎炉抖动,似乎拼命要逃出去。我一时福至心灵,想起丹鼎流秘笈的第七品《霜雪转》。这本秘笈我早背熟了,只是苦于体内没有炼丹药材,无法修炼。现在死马当活马医,索性把魇虎眼珠当药材。只要按照秘笈所述,将它们炼化成流转的霜雪,说不定能保住小命。

“素雪堕于上,玄霜节于下。霜雪天地气,以药得温汤。”我不管三七二十一,默念要诀,在众目睽睽下,大模大样地修炼起来。

飘香河畔,鸦雀无声,成千上万双目光聚集在我身上。

我静静而立,运转霜雪转心法,体内的羽鼎云英绕着鼎炉流动,犹如熊熊炉火,将魇虎眼珠慢慢炼化。但霜雪转的炼丹法和过去两本秘笈不同,并非简单地把药材溶化,而是讲究“凝霜雪于神炉”,其中特别提到一个“凝”字。也就是说,要使两颗魇虎眼珠如同沾在火焰尖的一点冰雪,尽管烈火炎炎,但冰雪不会融化。这一点我一直没弄明白,但现在生死攸关,不得不赶鸭子上架硬练。

海姬和土八郎一伙打得不可开交,甘柠真突然跃起,左手挡住海姬,右手举起剑鞘一横一推,剑气逼得妖怪们纷纷后退,嘴里道:“海姬,先别急,看他的样子暂时没事。”

海姬急切地向我望来,我冲她眨眨眼,故作轻松。这时候千万不能露出任何慌乱的表情,以免被云大郎看出问题。

云大郎站在原地,犹豫了片刻,还是向我慢慢逼近。我正修炼到关键时刻,连手指头也不敢动,生怕走火入魔变白痴。按照丹鼎流秘笈所述,一旦开炉炼丹,就必须成功,否则丹灭炉毁。

“死鬼老爸英灵在上,千万保佑我炼成啊,我们林家三代单传,我还是个处男呢。”我暗自祷告,加快速度,体内的羽鼎云英一股脑儿涌向鼎炉。

云大郎在离我不足三米处,忽然停下来,问道:“林兄的举动真让人琢磨不透。既然有魇虎眼这样的宝贝,可以在这一战中占尽便宜,又为何自寻死路,将它们吞下?”误击魇虎眼后,他白云聚成的身形本已十分稀薄,现在又重新变厚,云气腾腾,越来越浓,显然蓄势待发。

“其中自有奥妙,只要你上来交手,就明白了。”我勉强开口说话,满脸笑容,尽量让自己笑得很奸诈。这一招空城计有点管用,云大郎大概怕我故意玩花样,踌躇着,暂时也不敢动手。

羽鼎云英越转越快,鼎炉内一片灼热,魇虎眼珠迅速融化。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这么下去,铁定炼不成霜雪转。但又要用炉火炼魇虎眼,又不能让它融化,十分矛盾,试想冰雪投入大火,怎么可能不融化?我一时绞尽脑汁,也想不出该怎么办。

水六郎蓦地喊道:“这小子一定在死撑,老大,快点收拾他!”

我浑身冒汗,但越急越不行,鼎炉内开始沸腾,魇虎眼珠变得只有米粒大小,转眼就要完全炼化。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01章 东西不能乱吃(上) 下一章:第003章 比女人还美的男人(上)
热门: 与上帝的契约 西班牙披肩之谜 神秘女子杀人事件 朕在豪门当少爷 一朵桔梗花 藏地密码 异邦骑士 诡案罪2 西巷说百物语 饥饿游戏3:嘲笑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