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上一章:第27章 下一章:致谢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当 吉安娜和卡雷苟斯抵达达拉然并请求会见议会时,她本以为会遭到拒绝,或是得等上一段时间。然而接待他们的法师向吉安娜和卡雷苟斯保证,议会将会接见他们——立刻。不一会儿之后,吉安娜和卡雷苟斯就来到了美丽的瞬息万变的空之议院。眼前的景致让卡雷苟斯忍不住四处张望,并深深为之惊叹。

“议院欢迎你们的到来,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女士与蓝龙军团的卡雷苟斯。”卡德加的嗓音苍老而洪亮,“自我们上次相见以来,世界已变得大为不同,女士。你和你朋友今天到来又是所为何事呢?”

“一言难尽。”吉安娜说道,“首先……我向你们所有人道歉。这件东西不属于我。”她拿出了那本可以让她操纵聚焦之虹的典籍,“我没有征得你们同意……”她摇了摇头,“用不着狡辩了。我偷了它,并且强行打开了上面的封印,以便制造一件可怕的武器来对付我的敌人。”

“但你并没有使用这件武器,对吧?”卡德加问道,“除非我们的情报网络不寻常地开起了小差。就我们所知,奥格瑞玛依然健在,而加尔鲁什·地狱咆哮也还是躲在格罗玛什要塞里羞愧地生着闷气。”

“我并没有用它来对付奥格瑞玛,这倒是真的。”吉安娜说道,“卡雷苟斯和萨尔让我恢复了理智,但我确实还是动用了它,用它来保护联盟的舰队。现在我把这本书物归原主,并且我也把聚焦之虹交还给了卡雷苟斯。”

“而我,”卡雷苟斯出乎意料地说道,“希望把聚焦之虹捐赠予肯瑞托。”

房间中传来一阵窃窃低语,即使是吉安娜也大为吃惊。“卡雷,这可是蓝龙军团世代守护的至宝。”

“蓝龙军团已经散了。”卡雷苟斯说道,“现在已经没有人可以护卫这件至宝了。对于它的丢失我们深感惭愧,并且我也因此认识到自己并不是一名合格的守护者。我请求你们……收下它。我知道达拉然原本就掌管着许多珍贵的法器。我想没有地方会比这里更为安全。”

茉德拉走上前来,接过了聚焦之虹与被盗的典籍,并且向卡雷苟斯微鞠一躬。“你将他人的安全置于自己的尊严之上,卡雷苟斯。我们会引起重视的。”

卡莱因站直了身子,抱臂而立注视着吉安娜。“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女士,”他说,“你到这里来应该不只是为了还本书吧。”

“不,”她答道,“我……谦卑地请求成为一名肯瑞托见习成员。”

议院本该会感到惊讶,毕竟她已经离开这么多年,但他们却并没有如此。卡德加做了个手势,其余四名议院成员便走到他身旁低声讨论了起来。吉安娜礼貌地背过身去,尽可能尊重他们的隐私,而卡雷苟斯则伸出手拉住了她。

“我想要叫你别担心,但这对你恐怕没什么帮助。”他说。

她微微一笑,然后说:“我……不知道如果他们拒绝了我该怎么办。我很庆幸自己已经恢复了理智,不再执迷于摧毁奥格瑞玛,但我仍然认为必须废除加尔鲁什的大酋长之位。这算不上是真正的中立。”

“你技艺精湛、冰雪聪明,并且胸怀过人,吉安娜。”卡雷苟斯温柔地说,“这世上总会有一个位置留给如此优秀的你。”

“普罗德摩尔女士?”

这声音来自卡德加。吉安娜转回身来,一时惴惴不安。“我们必须拒绝你成为这一庄严组织的见习成员的要求。”卡德加说道。

失望刺进了她的心窝,甚至比预想的还要难受。“我明白了,”她平静地说,“我的作为的确无法原谅。”

卡德加继续说道:“但是……可以被弥补。而且,如果你是肯瑞托的领袖,也就没法当好一名学徒了,不是么?”

“什么?”震惊的呼喊脱口而出,这举动倒像是个豆蔻少女,而不是她如今这般稳重的女士,“但是我……我甚至不是……”她哽咽地望着他们,再也说不出话语来。

“罗宁牺牲了自己的性命来救你,吉安娜女士。他告诉过你,你是肯瑞托的未来。”

她点点头。“可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我甚至还不是肯瑞托的成员。”

“他曾经反复提起这一点,那时我们也不明所以。”茉德拉说道,“直到温蕾萨在他的桌上找到了一只暗匣,里面装着许多考雷斯特拉兹本人交给他的预言卷轴。”

吉安娜与卡雷苟斯对视了一眼。“而我……被其中一张卷轴所提及?”

“并没有明示姓名。”卡德加从他的口袋里掏出一张卷轴,递给吉安娜,“请大声地念出来吧。”

吉安娜颤抖着接过卷轴,用发抖的声音读到:

她曾光彩照人,发如金缕她曾君临一国,端庄威仪她眼见故土崩塌,满目疮痍她质问主,带着谦恭与悲戚你可看到,生灵涂炭流离你可听到,战鼓响彻天际你可感受到,我的决意肯瑞托之志,薪火相继火树燃尽时,银花如雪立世人啊,请你谨记战火汹涌如潮,堤溃一泻千里

一切确如其言。火红色头发的罗宁去了,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女士来了,而她金色的长发业已化为银白。她确实曾谦恭与悲戚,而后又以自己的方式进入了战争的姿态。她抬起头,震惊地望着他们。

“但是……因为这个就让我担任……”

“不止是这一点,我的女士。你向来强大,不单是你的力量,还体现在你的个性。”艾萨斯·夺日者出乎意料地说道,“即便在经受考验时也是如此。当你面临着难以想象的恐怖和不可思议的诱惑时,当你被法力炸弹所影响时,你依旧选择了一条公平与公正的道路,而没有坠入黑暗与复仇的深渊。因此,你必须承认,再没有什么东西能够诱惑到你了。并且我也不认为在场的任何一个人置身于你的处境之中时,可以做得比你更好。事实上……我们可能连一半都无法做到。”

“你误会了。”她说,“我是在别人的帮助之下才没有……化身恐怖。如果没有卡雷苟斯,我绝不能做到这一切。”

“那么,我们最好确保他能陪在你的身旁。”卡德加转过身来对着蓝龙说道,“你已经向我们表明了对于聚焦之虹的态度,你希望我们能照看好它。那你有没有想过让自己成为肯瑞托的一员呢,卡雷苟斯?看起来你的存对大法师普罗德摩尔裨益良多。当然,如果她接受我们的邀请的话。”

就这样,肯瑞托拥有了第二名龙族成员,以及一位名叫吉安娜·普罗德摩尔的领袖。

当继位典礼完成之后,吉安娜以新晋大法师及肯瑞托领袖的身份来到了塞拉摩。正如瓦里安承诺的那样,他从北方城堡派来了一艘舰船,恭敬地收殓着死者的遗体,甚至包括那些已化为紫色沙砾的部分。城区之外现在建起了一座宏大而庄严的陵墓,观者无不为之动容。站在这里对吉安娜来说有些艰难,但也并没有她所担心的那么难。她已经同卡雷苟斯一起,向他们做过了告别。

现在,她主持着另一个仪式,为一场她由衷希望未曾发生的惨剧。可爱的夕阳缓缓落下,但黑暗尚未来临,达拉然的天空被涂满了斑斓的色彩,一声凄美的回响像是在诉说衷肠。

今天,他们在向罗宁道别。

他的孩子也在这里,陪伴在母亲左右。这对孪生兄弟继承了父亲的火红头发、母亲的明澈双眸与纤瘦身材。吉安娜知道他们才刚庆祝过生日不久。她很高兴罗宁那时还活着,还与他们分享了那一刻。弟弟加拉丁的下唇止不住颤抖着,而早出生几分钟的哥哥吉拉玛尔则显得更加冷峻。两个半精灵的眼中都闪烁着泪光,但他们都忍住不让它流下。他们都穿着正式场合的华美长袍,但款式却并不一样。吉拉玛尔的是靛蓝底色配上银白镶边,而加拉丁则是暗绿与金黄交错。

他们的母亲穿着一身礼服而非平常的铠甲。有的人会惊讶于这服饰并非黑色,甚至于完全不合传统。温蕾萨·风行者是一位骄傲而美丽的女性,她与那位脾气火暴但性格和善的大法师相识相守,他们的婚姻充满了热情与奉献。此刻,她选择了颂赞他充满活力的人生,而不是哀悼其终结。所以她穿着一袭火红的长裙,倒像是参加宴会而不是一场葬礼。她不再哭泣,她已诉过离殇。她的身姿让吉安娜为之心痛,但又钦佩异常。罗宁的孩子失去了他们的父亲,但却有一位坚强的女性会守护着他们成长。

这么多人聚集在紫罗兰城堡,吉安娜怀疑几乎每一名能够出席的肯瑞托成员都已经身在此处。为什么不呢?罗宁当享此荣光。

“说起来并不算久远,”吉安娜说道,“肯瑞托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选择罗宁作为它的领导。他不守成规、直言不讳、冲动而又倔强。他为人幽默、热爱家人、关心朋友。”她冲着那对同胞兄弟颔首一笑,他们都还在抽噎中,但还是颤抖着予以回应。然后她又转向了六人议会,继续说道:“他将达拉然引向了一个新的方向。他带领肯瑞托直面了一场艰苦卓绝的战争,在身为魔法守护者的守护巨龙面前毫不退让。他为了帮助和保护他人而逝,而事实上他生前也一直这样。”

说到这里她一时哽咽,再吐不出只言片语。她停下来好一会儿,平复着自己的情绪,然后才继续开口说道:“在他生命中最后的时刻,他把我强推进了一个传送门。他拯救了我的性命,却为此牺牲了自己。他相信我会成为肯瑞托的未来,而我站在这里,也正是因为你们都认同了这一点,但我必须要说,我可以继承他的职责,但却绝不能替代他的存在。”

她望着面前紫色长袍的海洋,当她发现火花一家的时候,心中的痛楚又增添了几分。“变革的风潮愈演愈烈,艾泽拉斯已处在战争的边缘。当世界陷入癫狂的风暴之中时,肯瑞托可以选择置身事外,如身处宁静的风眼,但也可以选择向世界传达理性,为促成和平尽一份绵薄之力。我们可以记起自己的知识和技能,其他人也同样可以。尽管路途曲折而离奇,但我最终还是回到了家园,回到了达拉然。我已经离开了太久,而我很高兴能带着从爱与痛中吸取的教训归来。我对自己最近的一些作为深感遗憾,但我却并不后悔它对我带来的改变。我会尽我所能领导你们。我将会从善如流,聆听你们的意见。我将会满怀骄傲,沿着罗宁的足迹前行。我将会如此,但我也会继续提防着战争的浪潮。因为正如我和在座许多人所知的那样,只要加尔鲁什·地狱咆哮还是部落的大酋长,这个世界就不会有真正的安全。至于如何调和这些职责与信念之间的冲突,此刻我并不清楚,但我相信自己一定能找到答案。”她想起了那个预言,于是微微一笑,“某个非常睿智的人似乎也这样认为。”

她抬起双臂伸向天空。“这里没有骨灰可以抛洒,我的朋友,但你的精神永远长存,存于你勇敢妻子的心间,存于你俊秀孩子的双眸,还存于肯瑞托浩瀚的智慧之中。”

吉安娜开始舞动起她的手指。在她身旁,六人议会的其他成员与卡雷苟斯也跟着动了起来,台下聚集法师们也同样如此。吉安娜眼见着奥术能量在手中凝聚成一颗紫色的小球,不由得轻笑了一下,想起了之前那场与卡雷苟斯之间的对话,而从此刻看来,这竟如隔世般遥远。

“这是一种节奏,一种周期,这是……一种模式。”她将手指划过那奥能魔法的小球,球体随即碎裂开来,化为一片旋转着的符号、标记和数字,而后又重组为一。“所有的事物都在变化,不管是由于内因还是外因。这就是魔法的本质。而我们的存在同样也是魔法。”

她抬起手掌将那小球托起。小球缓缓浮上天空,加入到数十颗同伴中去,它们紧接着又汇聚成百,以至上千。那些挤不进城堡的达拉然居民也都参与了进来,一起加入到这场告别的仪式。光点持续着向上升起,就像是苍茫暮色中舞动的淡紫色萤火虫一般。尽管经历了这一切,尽管发生了塞拉摩的惨剧,尽管她差一点就要引发又一场灾难,尽管沉浸在失去罗宁的悲伤之中,吉安娜仍旧感觉自己的心正与它们一同飞扬。

世事无常,她心想……我、萨尔、加尔鲁什、瓦里安,甚至于艾泽拉斯,都不再是原来的模样。

一只温暖的手掌拉住了她的小手,她看着卡雷苟斯笑了起来。她已经为即将到来的变化做好了充分准备。

叮、叮、叮、滋……

一名矮人赤裸着上身站在铁炉堡的大熔炉前工作着,大汗淋漓的身躯折射着熊熊火光。大熔炉一直以来都燃烧着,但却极少被这般紧张地使用——不分昼夜,片刻不歇,在地下没有止尽地投入工作。风,带来了战争的气息,联盟必须得为此做好准备。矮人将完工的武器放在一旁,双手撑住自己的后腰用力舒展了一下,咔嚓一声清响之后,他把腰身蜷了回来,拿起一个水袋猛灌两口,然后擦了一把火红色的胡子,又开始继续工作。

在暴风城中,船匠们正在日夜赶造战船。随着设计师们不断优化建造流程,每一艘战舰的工期都在变得更短。圣光在上,他们已经刻不容缓。虽然加尔鲁什一时疏忽,但不能指望他下一次还会如此。部落的舰队虽已撤退,但仍然完好无损,而联盟的境况则全然不同。瓦里安在海港之上伫立良久,注视着施工的状况,然后转身返回要塞。

他还有一场战争需要谋划。

加尔鲁什在格罗玛什要塞中来回踱着步子。他的命令已经被张贴到了告示板上:

所有身体健全的部落成员注意!大酋长加尔鲁什·地狱咆哮向所有公民发出动员令!成年的男性及女性,你们将会接受针对联盟的格斗训练,以便投入到一场我们必将胜利的战争!儿童和其他不能使用武器的人,你们将协助制造武器,以满足勇士们的需求!任何逃避职责的人将会被库卡隆以叛国罪逮捕,无一例外。

为了部落!

过去几个月以来,奥格瑞玛的活动比以往多上了千倍。火炬不分昼夜地燃烧着,而库卡隆正不停地整编入伍的新丁。

加尔鲁什·地狱咆哮独自站在格罗玛什要塞中。他低头盯着置于面前桌上的东部王国地图,闪烁的烛火正为他提供光亮。他手里把玩着一把匕首,用手指轻抚过刃尖,目光则锁定在那个地图上的名字:

暴风城。

然后他将匕首举过头顶用力甩下,匕首深至没柄地插在了“风”字之上。

“我将会看着你在自己的城市中深陷火海,瓦里安·乌瑞恩。”他低声说着,然后露出獠牙咧嘴一笑,“毕竟……这场战争只能有一个胜者。”

上一章:第27章 下一章:致谢
热门: 不周记 剑徒之路 死亡笔记 忘尘阁3:双面俑 御手洗洁的旋律 传奇缔造者 启示 大奉打更人 捉鬼实习生8:重逢 终局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