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上一章:第25章 下一章:第2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听 完巨魔的汇报后,加尔鲁什骑着恐狼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刃拳海岸。他等不及舰队到达,便从身材矮小的绿皮地精船长那里征用了一艘船舰,这让那个地精又惊又喜。这船似乎从没开动过,吱嘎作响地载着加尔鲁什、马尔考罗克和其他人,与从北方城堡过来的船只一起前往集结地点。

联盟注意到了部落的行动,但幸运的是,加尔鲁什他们在联盟的射程范围之外。“加速前进!”加尔鲁什要求道,但是这艘船上并没有能让海洋顺服的萨满。加尔鲁什恨不得立刻追上联盟的船只,跳上敌人的甲板,痛快地屠戮联盟船员,但是他不能,起码现在还不不能。当联盟的舰队快速而蛮横地摧毁了第一艘部落战舰时,加尔鲁什发出了沮丧的咆哮。他眼睁睁看着它裂成两半,在火焰的舔舐下渐渐下沉。他感觉自己就快要被怒火点燃。

但他很快就从这令人措手不及的打击中恢复了过来。部落舰队虽然分散在卡利姆多的各个地方,但是他们的秘密武器却可以在任何地方使用。敌我数量悬殊,但他知道,复仇只是早晚的事情。

当那只吱嘎作响的地精船只一往无前地向冲向联盟舰队的时候,几艘联盟战舰突然被浓雾笼罩住了。“让他们瑟瑟发抖吧。”加尔鲁什大笑着对马尔考罗克说道:“让他们在未知的危险面前恐惧吧,直到他们体会到部落真正的力量。”

“要是能有机会和瓦里安一较高下就好了。”马尔考罗克叫道,“我不会让他舒服体面地死去的。”

“他只配眼睁睁看着他的追随者因绝望而死掉,自己却苟延残喘。”加尔鲁什点头赞同。有些联盟战舰并没有被浓雾笼罩,它们有的是刚逃脱出来,有的则本来就在浓雾范围之外。此刻,它们正逼近部落剩下的三艘战舰,对敌人施加压力。

终于,地精船舰靠上了“碎骨者号”,加尔鲁什和其他部落成员轻易地跳上了它的甲板上。大酋长异常平静,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召唤它们。”他对船长下达了指示。那个巨魔立刻呼喊道:“召唤它们!召唤它们!”战斗仍在继续,空气里弥漫着硝烟的味道。在甲板上,到处都有被木头碎片残忍刺穿的部落战士,他们不是伤重流血就是已经殒命。治疗者来回奔走,竭尽所能地照料着伤员,同时极力保护自己不被炮火伤到。

散落的炮弹、萨满的法术和船只的残骸早就搅乱了这片海域。而此时更是突然如煮沸了一般冒起了白色的泡沫,海底深渊中某种东西突然爆裂了开来。

当怪物袭击这艘不幸的联盟舰船时,船上的船员们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呼。战舰周围,巨大的触手像鞭子一样挥舞着,而后战舰被触手捆住,仿佛是一个拙劣的拥抱。海怪——这头名副其实的怪物——收紧了触手,将舰船挤压撕裂成一块块碎片。

加尔鲁什仰头大笑起来。

其他海怪陆续从冰冷的海底升起,它们对奴役自己的人充满了恨意和愤怒,但却无法报之以怒火,于是便把联盟战舰拿来发泄。绵延不断的触手不停地抓住猎物并摇动它们,还时不时将扯下来的碎片抛出。联盟的水兵翻滚着、尖叫着从破碎的船上跌落,然后葬身海怪腹中。

“上吧,马尔考罗克!”加尔鲁什喊道,“让我们亲手收割几条联盟的生命吧。海怪确实强大,但是我不想让敌人全都那么简简单单地变成饵食。”

“我一如既往地追随着您,酋长大人。”马尔考罗克说道。在他们的前方有一艘联盟战船,它是目前为止唯一一艘躲过了海怪的战船。它四处穿行,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了炮轰海怪上,无暇顾及剩余的部落舰船。

“船长,带我们去那儿!”他高喊道,“我要痛饮联盟的鲜血!”

船长乐意之至,他不安地瞥了一眼正在水中搅动的发着蓝黑色光泽的怪物,然后靠近“海狮号”的左舷。“海狮号”的船员大叫着发出警报,但是大多数船员的注意力都还在右舷上。两个身材魁梧、肌肉发达的兽人从容地跳过两船之间的间隙,为激烈的肉搏战拉开序幕。

马尔考罗克一跃跳上了“海狮号”的甲板,然后立刻进入了兴奋状态。一个专注于治疗船员的德莱尼牧师还没来得及在危险前做出反应,就被砍翻在地。

另一处,血吼高唱着恐怖的杀戮战歌,砍下了一颗毛茸茸的狼人头颅,宣示着加尔鲁什的到来。紧接着他突然感觉到背后的异动,立即转身招架,用血吼顶住了身形渐显的恶魔手中硕大的战斧。恶魔守卫苍白恐怖的脸上咧开了一道笑容,露出了满嘴的黄牙。

加尔鲁什大笑着嘲弄道:“我父亲宰掉的那头恶魔可比你大多了。”

恶魔守卫回以黑暗阴险的一笑,嗡嗡地说:“趁你还活着,好好享受吧。”

这是战斧与战斧的对决。恶魔卫士身形巨大、力量十足,加尔鲁什则被家族的荣耀所激励着。他想起了自己的父亲曾经与玛诺洛斯——有史以来最强大的深渊领主交战,他想起了自己肩上用来纪念那场战斗的恶魔獠牙。当血吼命中恶魔苍白身躯上的要害时,恶魔守卫簇紧了眉头,笑声也猛然停住。但加尔鲁什攻势未减,第二击、第三击接连落下,将恶魔守卫砍成数段,一块块散落在甲板之上。

“大酋长!”马尔考罗克大喊道,他的武器滴着猩红色的液体,脚边躺着不下四具尸体,“小心身后!”

加尔鲁什快速转身,举起血吼刚好挡住对手的攻击。这个头发乌黑的人类挥动着巨剑萨拉迈尼,以人类几乎不可能达到的速度来到了他背后。瓦里安发出响亮的狂啸,那吼声更像是由他继承名号的远古狼魂所发出,而不是源自一个人类。加尔鲁什闷哼一声,鲜血从他胳膊上流了下来。那柄巨剑击中了他,亏得他反应迅速,才没有受到更重的伤害。他猛地发力,向前一推。瓦里安踉跄后退,但萨拉迈尼随即便再次攻了过来。

“先祖确实在护佑着我们!”加尔鲁什大喊道,“我知道你今天会死在这里,但我没想到会有机亲手解决你!”

“我很惊奇,你居然还有勇气面对我。”瓦里安咆哮着,“在上次见面之后,你就变得懦弱了。一开始是猛犸人,然后是元素,现在又是海怪,你总是驱使着这些奇怪的东西来替你干脏活儿。你扔下法力炸弹后,是不是跑得远远的藏起来了?我打赌你当时肯定躲在安全距离之外!”

血吼再次鸣唱,直向奔瓦里安的双腿扫去。瓦里安高跃而起,在空中转过身来,但加尔鲁什变换轨迹的血吼险些直接削掉他的脑袋。

“你的动作比我们上次见面时慢多了。”加尔鲁什嘲笑道,“你老了,瓦里安。也许你该让位给那个流着鼻涕的儿子了。等你强大的舰队被海怪砸成一堆废柴后,我就会向暴风城进军!我会让你那个宝贝儿子带上镣铐,在奥格瑞玛游街示众。”

他本以为暴风城的国王会怒火中烧,在狂怒中失去理智,方寸大乱。但令他惊讶的是,瓦里安仅仅只是笑笑,避开了斧子的横扫,心里算计着下一步的行动。“安度因的气度会让你吃惊的!”瓦里安说道,“就算是和平爱好者也会鄙视你这种懦夫。”

加尔鲁什突然间厌烦了唇枪舌剑。“我们以前打过三次。”他咆哮道,“次数太多了,瓦里安。今天,你我就会分出胜负,而你所爱的一切也都会随之完蛋。”血吼猛攻向前,瓦里安不断躲闪,但加尔鲁什就像是已将所有理智抛到脑后,死死紧追不放。他的世界里渐渐只剩下了眼前这个男人和杀死他的意念。当他们的脸庞仅仅只隔数寸,已是贴身肉搏之时,两人突然被抛向空中。

加尔鲁什四肢乱晃,凭借本能紧紧握着血吼,接着他狠狠地摔在甲板上,然后开始下滑。他听到了巨大的碎裂声,随即便坠入了大海。铠甲这时成了累赘,他像石头一样往下沉去,“海狮号”的残骸碎片很可能把他压入海底。

加尔鲁什倔强地拒绝接受死亡,他仍旧抓着他父亲的武器,利用随着波浪逐渐下沉的残骸,一点一点地爬了上去。他的肺像着火一样难受,但他坚持了下来,继续向着有亮光的地方爬升,直到最后冲出海面,开始猛烈地咳嗽,以及呼吸着新鲜空气。

一双手伸入水中把他拉了上去,他爬上了某艘舰船扔下来的绳梯。当他攀上舰船,蹒跚地站在甲板上之时,手中仍旧紧握着血吼。

“大酋长!”是马尔考罗克,他还活着。两人紧紧握住对方的手臂。

“瓦——瓦里安,”加尔鲁什喘着粗气问道,“他怎么样了。”

“我不知道。”马尔考罗克说,“你快看。”

仍然咳着海水的加尔鲁什转身凝视着马尔考罗克指的方向,并立刻充满了骄傲。目力所及之处,联盟舰船不是正在燃烧就是已被损毁,或者在绝望地应对着海怪的攻击。水面上布满了数十艘舰船的残骸。加尔鲁什猛地仰头发出胜利的嗥叫。

“看着部落的力量吧!”他大叫道,“四艘对抗数十艘!赢得胜利的是我们!为了部落!为了部落!”

卡雷苟斯轻轻地把吉安娜放到自己的右前爪上,她怀里紧抱着聚焦之虹。他们向北飞去。吉安娜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强烈地想要看看部落的都城,但卡雷相信她,没有说一句劝阻的话。她是不是想要亲眼看看那里有多少无辜的平民,好让自己坚定自己的选择?她是否想看看自己能不能找到加尔鲁什,然后亲自将他撕成碎片?她自己也不确定。

在他们下面是受奴役的水元素,它们十分顺服地紧跟着巨龙。她可以由自己的意愿将他们召唤或解散开来,卡雷也没有向吉安娜索要聚焦之虹。他一言不发,但他很明显一如既往地相信着吉安娜,这让吉安娜备受感动。

他们一直飞行,经过了回音群岛和确如其名的流浪海岸,在那里吉安娜又召唤了一些桀骜不驯的元素加入到元素大军之中。那些废墟虽然老旧,但却依然让她感到悲伤和愤怒,她希望自己能知道瓦里安选择在哪儿指挥联盟发起对部落的攻击。

他们到达刃拳湾时,吉安娜倒吸一口凉气。震惊和恐惧让她瞪圆了双眼。她本以为瓦里安会袭击羽月要塞或者是黑海岸的舰队,但他们竟然在这里,而且正遭到部落的袭击。

我差点就毁了整个联盟舰队,吉安娜心想。如果发动了那场海啸……就会把整个联盟舰队连同奥格瑞玛一起摧毁。

她感到一阵眩晕,对萨尔和卡雷苟斯无比感激。但现在却不是显露虚弱和疲惫的时候,她必须行动起来。因为联盟舰队并非仅仅只受到了部落的攻击,看起来加尔鲁什还召唤出了海怪投入战斗。继他利用熔核巨人赢得北方城堡战役和对塞拉摩投放法力炸弹之后,他再一次做出了这种懦夫式的残暴行径——不是扭曲自然就是利用魔法道具。

“飞近一点儿!”她对卡雷苟斯说。卡雷苟斯收起双翼向下俯冲,他快速而轻盈地掠过海浪,几乎是在要擦着海水表面时及时张开了翅膀。吉安娜喃喃地动咒语,一只手紧紧地抱住聚焦之虹,另一只手不停地轻舞飞扬。

瓦里安捋开额前被海水浸湿的头发,试图弄清现在的状况。他紧贴着一艘船只的残骸,眼睛被海水刺得生痛,他甚至不清楚这是那一艘舰船。

在海怪愤怒的攻势下,许多舰船都沉没了。他无力地看着水手们浮出海面,试图游向没有沉没的战舰或海岸,却总是被黏滑发光的触角抓住,然后葬身海怪之腹。

他不知道泰尔达怎么样了,白发术士是不是还活着,实际上“海狮号”上每一个勇敢的船员都生死未卜。他苦涩地感到一阵悔意,但这并不是全部。他知道——就如他看到的——他们中有些人已经牺牲了,他只能希望加尔鲁什和他那丑陋的黑石跟班也与那些联盟勇士一样,被海怪吞噬。

有一些还完好无损的船舰正在对着那些海怪开火。但圣光啊,这该死的海怪太多了,每一头都散发着恐怖的气息。到处都是尖叫和木材断裂的声响,恐慌和绝望几乎让他窒息。他冷静地摒弃掉这些无用的感情。恐惧和绝望没有任何用处,愤怒也同样只是徒劳。

瓦里安跃到另一艘船只的残骸上,他的眼睛紧紧盯着那些所剩不多的幸存战舰。他很有可能被自己船队的炮火误伤,或者是被海怪一口吞掉,但孤身一人的他此刻反而没有引起海怪们的注意。凭着坚强的毅力,他向一艘名为“海洋女士号”的战舰游去。他把双手环在嘴边,大声呼喊着。

一个在甲板上奔跑的狼人听到了他的呼喊。他扭动着灵敏的耳朵,大步跑向船舷,俯身向前挥舞着一只强有力的狼爪。“陛下,我们会派人……”

“撤退!现在!”瓦里安大喊道。如果他们留下来继续同海怪作战,那么曾经实力强盛的联盟舰队只会剩下一张列有阵亡士兵的名单和那些悲痛万分的家属。“这是我的命令!撤退,快!你们每一个人都撤退!”

“我们会派……”

“不!我会尽力游到海岸,你们其他人也这么做。”瓦里安大喊道,“带上船只尽量撤离到安全的地方!”

那狼人看上去有些挫败,没精打采地耷拉着耳朵,但他还是点点头。过了不多久,“海洋女士号”开始慢慢向海岸驶去,朝着东面暴风城的方向驶去。

但是海怪却不打算放过他们。瓦里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却无法阻止海怪一直紧跟着逃离的船只。胜利,归属于部落。

瓦里安弓起背,发出一阵阵饱含愤怒和悲痛的号叫。这不可能,这不该发生!这里本来只有四艘敌舰!但是加尔鲁什却还是获胜了。

瓦里安不会按照他向那个狼人保证的那样悄悄地游回岸上,活下来,然后再策划另一场战争。如果舰队能够幸存的话,他或许会那样做,但是现在……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没有任何希望,只有光荣一死,并且在死之前杀掉尽可能多的敌人。海怪的盛筵不应该只有联盟战士的血肉。

他仍然把萨拉迈尼带在身上。他握剑在手,环顾四周,搜寻着任何一个如同他一般靠着船只残骸苟延残喘的部落士兵。那儿,在那儿,有一个湿透的牛头人正靠在一块弧形的木块上,试图爬上木块但是没有成功。瓦里安咆哮一声,迅速跃起,像一只猫一样灵巧地落在漂浮的碎片上,挥剑向下刺去。鲜血溅到了他身上,他口中海水的腥咸味里又多增加了几分鲜血的味道。

他干掉了一个。

暴风城的国王正搜寻着下一个目标。正在此时,一个巨大的阴影笼罩在他头顶。他抬起头来,那轮廓是……一条龙?

只见他周围的海水开始向上翻涌,变化成一定的形状,形成一个个蓝绿色的小东西,有着小小的脑袋、恶狠狠的眼睛和两只带着镣铐的手臂。他们随着海浪上下起伏。一个水元素,不,成千上万的水元素突然舞动着出现在海面。

他们冲向正在袭击联盟舰队的海怪。一只海怪露出了海面,能够看见它巨大而又单调的眼睛。当几十个牢固的水元素向他进攻时,它发出一声怪异而又恐怖的号叫。海怪的一只触角发狂似的不停拍打着水面,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瓦里安突然清醒地意识到,水里要比水面上更安全,他赶忙深憋了一口气向水下潜去。

这真是令人惊骇的情景,体形更小的水元素们把海怪们团团围住,身形庞大的海怪们胡乱地用触角不停地拍打着它们。元素们把海怪撕成了碎片,海面被染成了一种不和谐的妖艳的暗红色。瓦里安从残骸旁游开,往更深处潜去。

一头海怪正在挣扎求生,它迟缓的大脑中此刻仍是惊讶多过于恐惧——竟然还有东西胆敢攻击它们。而另一头海怪则已经浮出了水面,两条触手在身旁不停地抽搐。

瓦里安感到肺部烧灼似的疼痛,他挣扎着向上浮起。当他冲出水面,呼吸到空气的时候,突然被一个东西抓起带到了空中。他挣扎着,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瓦里安!”

那些水元素,原来如此……他转过身来,看见吉安娜正在蓝龙的另一只前爪中。她的白发迎风飞舞,眼中闪烁着奇异的奥术光芒。除了悲伤和无奈,她的脸上还多了一丝之前不曾有过的平静。

她向下指了指,瓦里安面对眼前的场景摇摇头。没有一艘部落的战舰,尽管他可以看见相当数量的战舰正在岸边聚集——他们准备再度攻击幸存者。海怪,足足八只海怪漂浮在那里,再也构不成任何威胁。它们巨大的尸体浮在海面上,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一想到麾下战舰都已被这些怪物毁掉,瓦里安感到一阵刺痛,但毕竟还是有许多人活了下来。

从高处望去,那些水元素显得更小了,但它们仍然服从于吉安娜,等待着她的新指令。

“你的目标是海怪,”瓦里安说,“而不是奥格瑞玛吧。”

“是的,”吉安娜说,“不是奥格瑞玛。”

他微微一笑,接着说道:“你拯救了整个舰队,吉安娜,谢谢你。现在,如果这头善良的巨龙愿意的话,请让他把我送到我的一艘战舰上去,我们要去北方城堡!”

上一章:第25章 下一章:第27章
热门: 门后的女人 刑警手记之逝者之证 冠军之心 英雄联盟之观战系统 摩格街谋杀案 觉醒日2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临终的侦探 白骨令 黑暗精灵1·故土 从天而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