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上一章:第23章 下一章:第2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 需要时间,比吉安娜的预想要长,但她必须谨慎周密。安东尼达斯曾教过她,如果在学习法术和使用法术的过程中急于求成,就会有功亏一篑的危险。这还是比较乐观的状况,更糟糕的情况是,你将造成一场灾难。“这就好比用一种你还没有熟练掌握的武器去参加战斗一样危险。”他曾经这么警告过她。

因此她坐在勇士岛的小山丘上,再一次仔细研读这本偷来的秘典里关于聚焦之虹的一切内容。她想起卡雷苟斯曾经向她演示过这种魔法是多么地符合逻辑而且精确。根据这本书所说,奥术能量从魔法的意义和用途上来说和元素非常相近,甚至可以算是其中的一种。吉安娜一边看书,一边心不在焉地伸出手触摸着聚焦之虹的表面。即使在阳光下,这东西也冰冷异常。

她已经用这件魔法道具做了几项实验,而且都获得了成功。它缩小的新外形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她把聚焦之虹恢复到原来的尺寸,开始另外的实验。她几乎不眠不休,只吃一些用魔法制造的食物。在耐着性子忍了两天后,实验终于成功了。吉安娜欢欣鼓舞,她认为自己终于准备好了。她眯眼看着部落把大部分的战舰调出北方城堡,猜想他们会去奥格瑞玛。这个想法让她感到兴奋。

对,滚回你们的老窝就对了,她想。

她转过脸来面向大海,腥咸的海风吹动着她银色的长发。她集中精神,把手放在聚焦之虹上,感受着它的刺骨冰凉。如果她理解无误的话,这件法器就是奥术能量的一个导体,并且还能把奥术能量增幅放大。突然间,它的表面出现了一条细长的裂缝,如同慢慢睁开的眼睛一般。

她叹了口气,但并没有中断跟它的精神联系。只要她还在指引着魔法的流动,它就会服从她。一阵炽热的光芒闪过,一束光线从聚焦之虹射向海面。

一只手放在聚焦之虹上,吉安娜举起另外一只手,熟练地吟诵出一个特定的咒语。

之前,这个法术只能召唤出一个水元素。但现在,转瞬之间,就出现了十个水元素。十个辐射着微光的、被奴役的水元素出现在海面上。他们的眼睛闪闪发亮,他们的双手都被镣铐束缚着。

吉安娜大笑起来,紧接着创造出了更多的元素,以及更多更多,直到已经看不见未被操控的海水。一般来说,这早已超出了她的能力范围,即使勉力为之,也必定是精疲力竭。可现在,她却感觉自己仍然充满力量——聚焦之虹替她做到了所有的事。怪不得部落对聚焦之虹垂涎已久,也难怪在它被偷走之后卡雷苟斯会如此紧张。

吉安娜产生了片刻的恍惚。蓝龙的形象出现在她的脑海中,无论人形还是龙形在她看来都是那么的俊美。她回想起他的善良、他的笑容,以及被他亲吻手心时心中的震颤。

但那仅仅是一瞬间。吉安娜旋即冷静了下来,把注意力转回到水元素身上。现在她的世界已经没有了笑容和善良,只要还有一个兽人活着就不行。

她心念转动,手随之舞动,之前因为她分神而开始涣散的水元素又重新凝聚起来。现在应该开始融合它们了。

其实她并没有能够奴役水元素并结合他们的法术。据她所知,这种法术并不存在,但聚焦之虹仿佛并不被这样琐碎的东西所限制。吉安娜更加努力地集中自己的精神,无师自通般舞动着自己的手指。

聚焦之虹和元素们都服从了她的命令。

成千上万的水元素们开始融合,在没有失去他们原本形态的前提下,渐渐地变成一个整体,变成更大更强的聚合体。吉安娜笑了,她心潮澎湃地注视着即将到来的成功,并把更多的水元素聚结到一起。成千上万个曾经独立的水元素在海面上不停地舞动着,形成了一道巨大的海浪。

一道巨大的海潮。

海浪越来越高,越来越宽。吉安娜仅仅做一个向上的手势,海浪便会不断上升。在巨大的水墙中,她还能看见每个水元素的眼睛和他们手臂上的镣铐。它们不会散开,只要她还控制他们聚在一起,它们就不会分散。

她需要慢慢来。从这里到最终目的地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她想要成功的话,就必须召唤更多的水元素,并且熟练地控制住它们。

终于,她就要成功了,只要再来十个左右的水元素,就可以再让浪潮再抬高二十尺。

“吉安娜!”一个低沉浑厚,夹杂着痛苦和愉悦的声音喊道。

海潮不安地晃动了一下。吉安娜转过身来,但仍然把手稳稳地放在聚焦之虹上。

“萨尔!”吉安娜叫道,她故意没有用他现在的名字,“你在那儿做什么?”

他脸上高兴的神情渐渐黯淡下来。“我很高兴你还活着,我的老朋友,但我被元素召唤到这里,来阻止你。”

老朋友,他这么称呼她。他们曾经确实是老朋友,难道不是么?他们曾经是并肩作战,阻止战争,拯救生灵的老朋友。

但现在,他们已经不可能做朋友了。

萨尔大步走向她,恳求般地伸开双臂,毁灭之锤依然绑在他背后。“我看到了一场海啸席卷了奥格瑞玛的幻象,而这场海啸的源头就在这里,所以我过来了,因为元素一直哀求我阻止这一幕的发生。我从没想到能发现你还活着,并且还是这场可怕灾难的制造者。求求你,吉安娜,释放这些元素,让他们走吧。”

“我不能,”她用近乎嘶哑的声音吼道,“我不得不这么做,萨尔。”

“我知道在塞拉摩发生的一切。”萨尔一边说,一边慢慢接近她,“我对以这样一种残忍野蛮的方式夺去那么多生命感到悲痛,但对奥格瑞玛做同样的事,也挽回不了任何人的生命。吉安娜,这只会夺去更多无辜的生命。”

“你感到悲痛?”她咆哮着说,“塞拉摩的毁灭你也脱不了干系,萨尔!是你让加尔鲁什掌管部落的!我曾经祈求你回来解除他的权力。我知道他有一天会做出可怕的事情,他真这么做了。加尔鲁什是做了这件事的人,但这都是因为你给了他权力!”

萨尔停下了脚步,因吉安娜的话而震惊。

“那就把这一切都怪到我头上吧,吉安娜。先祖为证,我来承担这一切,但请不要以屠戮无辜人民的方式来为塞拉摩的毁灭复仇!”

“人民,”吉安娜重复着,“我不可能这么叫他们。他们不是人,他们都是怪物。你也是怪物!我的父亲是对的,在经历塞拉摩的毁灭之后我才明白这一点。之前我对部落盲目的认识都是因为你。你诱使我相信会有和平的可能,你诱使我相信兽人们不是嗜血的动物,但是你撒谎。这是战争,萨尔,战争就会带来伤亡。战争是丑陋的。是你点燃了战争!你的部落包围了塞拉摩,封锁了联盟在卡利姆多所有的城市,让所有的人都沦为部落的人质,让所有的无辜人民都面临着危险。此刻,瓦里安正带领联盟想要突破封锁。当我完成了我的计划后,我就会去帮助他。到时候让我们看看谁才是谁的人质!但首先,我要毁灭奥格瑞玛,这个以毁灭之锤命名的城市,这片以你父亲的名字命名的土地!”

“吉安娜!不,请不要!”

随着一阵得意的笑声,吉安娜的手腕快速一挥。她放出了整个海啸。

成千上万个被奴役的水元素发出划破空气的啸声,随着海浪向南奔涌而去。

“不!”萨尔大叫道。他绝望地伸出双臂,默默地哀求着。空气之灵啊,阻挡住它们吧!不要让它们屠杀无辜的生灵。

他把手伸进口袋中,触摸着代表元素的小雕像。它们的精华显示出一幅发亮的、正在脉动的影像,化成图腾出现在他的脚下。空气之灵响应了他的召唤,突然间狂风大作,汇成一道气压的铁壁覆盖在这道翻滚的浪潮上,想要阻止这场海啸。

吉安娜咆哮着,不停地变换着手势。水元素们痛苦不堪地奔腾着,被迫对抗风元素的束缚。萨尔轻哼了一声,发现自己正在重压之下不停地颤抖。吉安娜是一名法力强横的法师,但是她应该还没有强大到可以跟他对抗的地步,特别是在这个元素意志也在对抗她的时刻。萨尔没见过聚焦之虹,但是他知道它是什么模样。它曾经被用来引导强大的湍流之针,将艾泽拉斯的奥术能量全部引向魔枢,还曾经被用来为一条五头的彩色巨龙赋予生命。

现在则是被一位强大的法师控制着。

萨尔无力地意识到他把情况估计错了。现在的问题并不是吉安娜与他孰强孰弱,而在于他能不能抵挡住聚焦之虹的力量。

“吉安娜,”萨尔紧绷着身体,字句从他紧闭的牙关里艰难地蹦出来,“你有理由痛苦,塞拉摩发生的是一场野蛮的暴行,但不该用鲜活的生命去为加尔鲁什所做的一切赎罪!”

她转头对着他,满头的银发中只剩下一缕金黄。她用可怕的目光紧紧盯着他,伸出手掌决然地向前推进。萨尔向后退开几步,但仍然还是被紫白色的光芒击中。眼前的世界一瞬间没了色彩,他摔在后面的沙滩上,不停地喘气。整个身体都在战栗,但他强迫着让自己站起身来,他必须引导能量阻止这股浪潮。

吉安娜不仅想要解除他对元素的控制,也想要他的命。但他却不能这么做……不能,不能对吉安娜,不能对他曾经珍视的朋友那么做。他因此缩手缩脚,但是吉安娜并没有这种负担。

萨尔继续向空气之灵请求援助。一阵飓风猛烈地向吉安娜攻去,她踉跄着向后摔倒在沙滩上。她的手被迫从聚焦之虹上移开了,咒语也被狂风阻断。

萨尔抓住这宝贵的几秒时间,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这高耸的水墙上。“水之灵,挣扎反抗奴役你们的符咒吧。带着我的力量,用它来……”

他突然感受到一阵热量从背后袭来。他悲哀地将恳求的对象从水元素换成了火元素。萨尔转过身,举起双手尽可能保护自己不被朝他飞来的巨大的火球所伤害。火之灵感到痛苦而愤怒,一时间,萨尔恐怕他们不会聆听自己的请求。他释放出三个围绕着他快速旋转的水球,这能提供些许防护并加强自己的力量。他苦苦地支撑着,灼热和刺痛让他睁不开眼睛。在最后的时刻,旋转着的巨大火球破裂了,火焰四射到周围,只有一小部分击中了萨满,但也烧焦了他的袍子,让他感到灼热的疼痛。

“我不会让你阻止我的!”吉安娜大喊道,然后朝着聚焦之虹爬去。萨尔还没来得及解散水墙中被奴役的水元素,吉安娜的手已经重新放在了聚焦之虹上。她加强了她的法术,另一只手挥动着手指发布命令。萨尔震惊地看到,围绕在自己身边的余下的两个水球被拉出了他的防护轨道。他们越变越大,突然长出的两个手臂上被铐上了魔法锁,它们加入到自己的同类中去——为吉安娜服务。他意识到这件法器不仅可以增强吉安娜的法术,同时也可以控制他的法术。

“你看见了吗,萨尔?你难道还不明白你在和什么对抗么?”

“我看见了,吉安娜!”萨尔大声地回应道。他加强着图腾,集中精神阻止水墙的释放。他希望可以感化她……“我知道你悲伤欲绝,别让你自己也成为加尔鲁什恶行的牺牲品。我能帮你!”

“帮我?我看你是在帮加尔鲁什吧!我怎么知道你跟他是不是一伙儿的?或许这是你早就计划好了的!”

吉安娜的控诉令萨尔震惊,以至于他无法维持咒语,这让翻滚的水元素墙向前前进了几码的距离。他不得不集中全部意志才能勉强控制住情况。

一道巨大的火柱突然出现,愤怒地旋转着,搅动起黄沙向萨尔涌来。他知道自己无力驱散火柱,他所有的能量都用于阻挡那道汹涌的海浪。

“水之灵,请让我在你之上行走吧,拥抱我吧!”

他转过身子迅速冲向水面,动作敏捷、如履平地。这位兽人首领向巨大的高耸的海浪奔去,他想要用吉安娜自己的力量来对付她,就好像她刚刚对他所做的那样。他冲到那道正在颤抖的水墙面前,请求元素们的帮助。元素回应了他,他像一块石头一样沉入海中。就在这时,在他的头顶之上,吉安娜的火柱撞向了自己发起的浪潮。

火焰立刻熄灭了,潮水也因此被严重削弱。萨尔潜入海中,躲过了水面翻滚混乱的碰撞,然后奋力游回海岸。当他在海面上浮起的时候,看到吉安娜正疯狂地修护着海浪,制造出更多的水元素并强迫它们聚集起来。

萨尔向生命之灵恳求,召唤出两头幽灵狼——它们身体透明,模糊地闪动着,但是远比那些拥有实体的同类更为危险。他以前曾经这么做过,但这次在生命之灵的帮助下,幽灵狼变得比以前更强大。幽灵狼的怒吼声让周围的空气都战栗起来,它们猛然跃起扑向吉安娜,让她不得不分散出注意力来应付突如其来的攻击。

“你不过是在拖延时间,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吉安娜唾骂着催动咒语,一团紫白色的能量便在她周围爆炸开来。带着痛苦的怒嚎,幽灵狼被召唤回了之前的位面。“只要我还有聚焦之虹,你就不可能打败我。”她的愤怒突然间变成了痛苦,“你不会明白的,你没有亲眼看见过。你不知道,不知道它对塞拉摩做了些什么,不知道它对我……”

她的痛苦比愤怒更让萨尔难受。在她的内心,有着一道巨大的、无法愈合的伤口。她伤害着那些曾经伤害过她的人,不仅如此,也伤害着每一个给过她希望的人。萨尔深深地同情着她,但他的决心绝不能动摇。

“你是对的。”他说,这句话让她面带惊讶地看着他,“我不在场,但我看得出这都给你带来了什么,看得出来加尔鲁什对你造成了多大的伤害。去和加尔鲁什作战吧,我绝不阻拦你,但是千万别让无辜者——别让那些孩子们,吉安娜,别让他们来替加尔鲁什偿还血债!你不仅仅是在屠杀他们,你是在扼杀整个未来。”

“塞拉摩痛苦死去的人没有未来。”吉安娜反驳道,“为什么他们没有而兽人可以有?为什么金迪没有,特沃什没有,那些善良正直的人没有未来?”接着,她几乎是自言自语地说道:“为什么每个人都该有未来呢?”

海浪奔涌而出。

萨尔弯起脊背,将双手在空中高高举起,用尽他全部的力量想要阻止浪潮。他紧绷着肌肉,吃力地呼吸着。

潮水在他们中间停了下来,在巨大的压力下颤抖着。海浪不停地战栗翻滚,空气元素和水元素在进行着一场他们两方都不希望参加的角力。萨尔的大脑一片空白,他无法开口,甚至无法动弹,他没有任何办法来保证自己的安全。他可以感觉到潮水挣扎着想要挣脱束缚,风却努力阻拦着它们。

他现在距离吉安娜只剩下几步之遥,并且已经再没有反抗的能力。这个他曾经的“挚友,”现在已经成为了死神的化身。

“把风放开,萨尔!”吉安娜大叫道。她一只手仍然停在聚焦之虹上,另一只手抽了回来。奥术能量在她周围不停旋转,卷起她的长袍和银发,“否则我会杀了你,到时候你还是无法阻止这一切!”

“那你杀了我吧!”萨尔气喘吁吁地说,“杀了我,抛弃一切曾经给你正直和慈悲的东西!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我就不会让这道海浪摧毁奥格瑞玛!”

一瞬间,他察觉到吉安娜的决心有些动摇,但马上她的表情又变得冷酷起来。

“那你去死吧。”她喃喃地说着,在手中聚集了所有的能量。

一道阴影笼罩在他们两人的头上,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巨龙便从天而降,庞大的蓝色的身体直接插入到兽人和人类的对峙中。巨龙大声喊道:“吉安娜!不要!”

萨尔简直无法相信。卡雷苟斯竟然出现在这里!他是怎么找到他们的?但他马上便明白了。蓝龙一直在寻找聚焦之虹的下落,现在他终于找到了,不仅找到了它,还找到它残忍的女主人。萨尔现在有了帮手,于是继续用自己全部的力量阻止这道汹涌的海浪。

当卡雷苟斯出现在她面前时,吉安娜愣了一下。“卡雷,到一边去”她咆哮着,试图恢复镇定,“这不是你的战斗!”

卡雷苟斯化为半精灵的形态,仍然挡在她和萨尔之间。“这是我的战争。”他说,“聚焦之虹不是你的,它属于蓝龙军团。它被偷走了,被用来投入一场残忍而怯懦的屠杀。我不可能,也不会让这样的惨剧再次发生。”

“这不是懦弱!”吉安娜大喊道,“这是正义!你去过塞拉摩的废墟,卡雷。你知道那里的惨相。你不像我,你不认识他们,但蓓恩、特沃什,还有金迪,他们都是你的朋友!那里除了沙砾什么都没留下,卡雷。只有沙砾而已!”她的嗓音沙哑无比。

他没有准备跟她战斗,即使她摆出了攻击的姿势,即使她还把手放在聚焦之虹上。

“我也曾经失去过这些我爱的东西。”卡雷苟斯说道,“我至少能知道一些你的痛苦。”他朝着她向前走了一步,伸出一只手恳求着。

“停下来!不要动!”奥术能量在她身边噼啪作响,“你根本就不了解我的感受!”

“你真的这么肯定么?”卡雷苟斯停了下来但并没有退回去,“那你告诉我这话是不是听着很熟悉:从最初的缺乏理解,到自责,到再次猜测,然后麻木,因为你不可能马上接受所有的事实。你只能一次接受一点点,就像把黑暗的灯罩拉开一条小缝。每一次你都会异常震惊,一次一次又一次,你意识到再也见不到那些挚爱之人了。然后你开始愤怒,愤怒充满你的胸膛,你想要报复所有伤害过你的人,想要去杀死所有杀死他们的人。但是你知道吗,吉安娜,这样做于事无补。即使你淹没奥格瑞玛,金迪也不会再站在塞拉摩等你。特沃什也不能再照料他的香草花园。蓓恩也不可能再快活地打磨她的利剑。他们没有一个人可以再回来。”

吉安娜的心因痛苦而紧缩起来。她不想听,因为他所说的全部是事实。她不想去赞同,因为这样意味着她的愤怒多么可笑。

“我会把那些绿皮的怪物送去陪伴他们。”她争辩道。

“那你最好有跟他们一起去的觉悟,”卡雷苟斯不容置疑地继续说道,“因为你如果真的这么做了,就不可能独活。因为,吉安娜,我所描述的所有的事情,我都感同身受。这种感受那么强烈,我根本无法想象为什么我们的心在承受了这一切后还能继续跳动。我明白这种感受,而且,我还知道你心底的伤口可以慢慢愈合,只是会很缓慢,而且要慢慢来,但是最终伤口会愈合的。除非你做出一些让你自己无法回头的事情,如果你把这股浪潮冲向奥格瑞玛,你就会和你所怀念的人一样死去。”

“我是在哀悼他们!”吉安娜尖叫道,“我根本无法呼吸,卡雷,我睡不着。每天晚上我都会想起他们的脸庞,然后是他们的尸体。部落必须付出代价!”

“但不是在你手中,吉安娜,更不是通过这样的方式。”出声的并不是卡雷苟斯,而是萨尔。

吉安娜转过身,愤怒地看着他。“正义和复仇是不同的,你必须看清两者的区别,不然你就是在背叛那些爱你的人们。”萨尔说。

上一章:第23章 下一章:第26章
热门: 杀手的悲歌 都市之最强狂兵 樱花秘密基地 时间的女儿 绿胶囊之谜 古代农家日常 明日歌·山河曲 死亡飞行 黑暗精灵2·流亡 网游之修罗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