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河倾 十三   洛城桃李

上一章:天河倾 十二   云谲波诡 下一章:天河倾 十四   当年宫阙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我能保得出我的未婚妻黄梓瑕,却保不出夔王府的宦官杨崇古,所以梓瑕,我需要一个承诺。”

周子秦溜溜达达地出了西市,左手提着一只用来解剖的野兔,右手提着一罐清洗血迹的卤水,向着端瑞堂走去。

端瑞堂门口围着一群人,正在议论着什么,有人口沫横飞,有人交头接耳,还有人义愤填膺。

周子秦是个最爱热闹的人,所以立即便上去问:“各位各位,发生什么事啦?”

众人谈兴正浓,一看见新人加入,立即眉飞色舞道:“不得了啦,端瑞堂发生命案啦!尸体刚刚被抬走!”

“是啊是啊,你没看到哦,真是瘆人,满地的那个血污,哇——”

“最骇人听闻的是,还是个女犯杀的人!”

“那个女犯长得还挺不错的,十七八岁年纪,看起来娇娇柔柔的,没想到下手这么狠啊,咔一下就捅进了人家的心……”

“阿七真可怜啊,上有老下有小,一家人就靠着他赚钱呢,造孽啊。”

周子秦神奇的大脑立即转动起来,兴奋地问:“是不是那个死者阿七勾三搭四结果不对人家负责任,被人家姑娘杀了?”

“看起来不像啊,好像是张行英带过来的,和阿七应该是无冤无仇才对啊。”

周子秦一听到张行英三个字,顿时“啊”了一声,赶紧问:“是张二哥带过来的?难道……难道是滴翠?”

旁人给他一个疑惑的表情:“什么滴翠?听说姓黄啊。”

“十七八岁的姑娘,长得挺不错,姓黄?……”周子秦喃喃念叨着,然后脑中一个闪念,顿时愕然失色,手一松,那只被他提着耳朵的兔子顿时落地,撒着欢儿就跳走了。

“黄梓瑕?”他摔开手中的罐子,一把揪住那个人的衣领问,“是黄梓瑕?”

那人吓了一跳,赶紧抬手去打开他的手,说:“我哪儿知道啊?就听说姓黄嘛……”

“现在哪儿去了?她被谁带走了?”

“被……被官府……”

“京兆府还是大理寺?”

“好像……好像是大理寺,因为当时大理寺刚好有几位官差在旁边,就直接带走了……”那人只说到一半,周子秦立即转身,甩开大步往大理寺狂奔而去。

大理寺少卿崔纯湛苦着一张脸,望着撞开门奔进来的周子秦:“子秦,今日大驾光临,有何吩咐啊?”

“崔少卿,还是你懂我,我们就别客气了,开门见山吧。”周子秦上来一把揽住他的肩膀,问,“你们这边是不是来了个女犯名叫黄梓瑕?”

“是呀,”崔纯湛指着自己的脸,“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这么烦恼?”

“为什么?”

“废话嘛,那几个不长眼的东西,在街上逛一圈就揽事上身了。你说大理寺犯得着管这事儿吗?推给京兆府不就行了。他们带回来的这个杀人凶手是谁?是黄梓瑕啊!”崔纯湛看了看周围,那张脸苦得几乎可以滴出汁来,“你知道黄梓瑕吧?就是当初夔王身边的那个杨崇古,驰名天下的女神探!”

“废话!我仰慕崇拜她好几年了,怎么可能不知道?”周子秦把他的肩膀搂得更紧了,崔纯湛痛得龇牙咧嘴:“子秦你轻点嘛……”

“跟你打个商量。你也知道,黄梓瑕可是神探,她要作案肯定会做得天衣无缝的,怎么可能失手被人擒住?所以,我想肯定是有人在陷害她!你觉得呢?”

崔纯湛若有所思地点头:“可能吧……如今夔王殿下被禁足于宗正寺中,或许有人趁此机会对她下手。”

“所以,你就把她放了吧,我和她讨论一下到底是谁在害她……”

崔纯湛翻他一个白眼:“她如今是大理寺的犯人,就算是夔王殿下亲自来了,也不是说带走就带走的!”

周子秦丧气地放开了他的肩膀,问:“好吧……那让我去探望她一下总可以吧?”

“现在就去吗……”崔纯湛还有点犹豫,周子秦一把搂住他的肩膀,又要开始纠缠,崔纯湛赶紧跳开,说,“好吧好吧,我亲自带你去!”

等他们走到净室门口时,崔纯湛忽然看见有人从前厅进来,向他遥遥拱手,朗声道:“崔少卿,久违了。”

崔纯湛一看见他,立即丢下周子秦,满面堆笑向他迎了过去:“蕴之,今日是什么风把你吹到这里来了?”

王蕴快步穿过庭前青石铺设的广阔平地,笑道:“实不相瞒,今日登门拜访,确是有事相求。”

“哎,蕴之有什么吩咐尽管说。”崔纯湛说着,看了看周子秦,把他往净室方向一推,“子秦,你先去探望犯人吧,我和蕴之好久没见了,先说会儿话。”

王蕴听他这样说,面容上的笑意又深了一分,问:“子秦来探望的,可是梓瑕?”

周子秦赶紧点头:“王兄真是料事如神!”

王蕴转头对崔纯湛说道:“不如一起去吧,我也正是为这个女犯而来。”

崔纯湛张了张嘴,显然他此时才依稀想起,这个黄梓瑕,似乎就是王蕴的未婚妻。他立即明了王蕴的来意,在心中暗暗把带回黄梓瑕的多事手下又骂了一百遍,然后颇有点尴尬地说:“走吧,我们一起去瞧瞧。”

大理寺净室之中,新收的女犯黄梓瑕正安静地坐在矮床上。衣裙上尚有干涸的血迹,她却毫不在意,只仰头看着又高又窄的窗户,安静得如同雕塑。

天气不太好,窗外只透进一些浅灰的光,一室暗淡。门被打开时,他们只看见她面容沉静地坐在矮床上,侧面是极其柔美的轮廓,在窗外依稀的光芒中,如同烟水一般朦胧。

周子秦性子最急,立即大叫出来:“崇古,你完蛋啦!你怎么犯下这么大的事情啊!赶紧想想你最近得罪了什么人吧!”

黄梓瑕听到他的声音,才回过头来看向门口,见周子秦已经冲了进来,王蕴则一脸平静地站在门外,只有一双眼睛定在她的身上,不曾移开。

她长出了一口气,站起来向他们走去:“你们怎么来了?”

周子秦赶紧说:“我刚好路过端瑞堂,就听见一大群人说张行英带来的一个姑娘杀人了!我一开始还以为是滴翠呢,没想到居然会是你!”

王蕴却什么也没说,任由周子秦叽叽喳喳说一大串。但黄梓瑕自然知道,他与自己分开的时候,恐怕已经叫人关注自己的行踪了。

见他们说话,崔纯湛便说自己还有公务,先行离开了。

周子秦一把抓住黄梓瑕的袖子,忙不迭地问:“怎么回事?你怎么会被人诬陷要去杀药堂抓药的小学徒?”

黄梓瑕反问:“你觉得呢?”

“不知道啊!难道是他见你一个单身姑娘所以想欺负你?不对啊……张行英怎么不帮你啊?”

王蕴则说道:“子秦,你别抢话,先让梓瑕说。”

周子秦赶紧点头,顺便将室内的矮床拍了拍,就坐了上去。

黄梓瑕将此事的来龙去脉与各种细节都说了一遍。她说得十分仔细,等到停下时,已经时近黄昏。小吏给他们送来了灯盏,在净室内投下一团跳动的光,但总算勉强驱走了阴暗。

窄小的净室内,潮湿灰暗。室内本蒙着一层寒意,此时火光将他们三个人的身影拉得扭曲又诡异。

周子秦趴在放灯盏的小几上,又沮丧又惊愕又难以置信地问:“你的意思是……很有可能……是张二哥杀了人,陷害你?”

黄梓瑕缓缓点头,说:“是。但我现在还没想明白,他究竟是如何一边在柜子尽头那边与那个阿实做伴,一边又过来杀了人。”

周子秦一拍桌子,连上面的灯盏都跳了一跳,光芒陡然一暗:“我知道,肯定是那个阿实被他买通了!”

“看起来,不像。”黄梓瑕摇头。

“总之,其中必有缘由,张行英也必然脱不掉关系,”一直静静倾听未曾说话的王蕴,此时终于开口,说道,“而且,我相信只要梓瑕能再调查一下,应该就能发现事实真相,一举洗清自己的冤屈。”

黄梓瑕微微点头,说:“可我目前身陷囹圄,没有办法脱身,纵然再怎么坐在这里苦思冥想,依然没有办法。”

“最好,还是去现场看一看,寻访一下,对吗?”王蕴说着,向周子秦看去,“对了子秦,你不去查验一下那尸身和凶器吗?”

“尸身和凶器……”周子秦眼睛一亮,立即站了起来,“说得对!我马上去看看!”

“尸体已经送到城南义庄去了,如今马上就要宵禁,你现在又何必急于一时呢?”门外传来崔纯湛的声音,他笑着在门口示意他们,“不早啦,二位就在大理寺用膳吧,厨下已经备好酒菜了。”

周子秦站起来,示意黄梓瑕:“走吧。”

黄梓瑕苦笑了一下,没有起身。王蕴知她如今是待罪之身,又是个女子,与他们一起吃饭是怎么也说不过去的,因此只拍拍周子秦的肩,说:“梓瑕陡遭大变,想必没有胃口,我们先去吧。”

他们三人离开了,门被关上,净室内又只剩下黄梓瑕一人。

黄梓瑕静静坐在矮床上,也不知过了多久,觉得背有点僵痛,便靠着墙呆呆坐了一会儿。只听到门外钥匙的声音,灯笼的光照进来,却是王蕴提着一盏小小的灯笼进来了。

橘黄色的烛光透过薄薄的纸,照亮了斗室,也照着王蕴的面容上的微笑,比这一掬烛光还要平静温柔。

他将带来的食盒打开,取了四碟小菜、一盏鸡丝汤、一碗菰米饭出来,摆在她面前的小几上,又给她递上筷子,说:“饿了吧?先吃东西。”

黄梓瑕挪到几前垂首坐下,接过他手中的筷子,问:“周子秦呢?”

“他果然还是按捺不住,连夜去查验尸首了。”

“哦。”黄梓瑕点了点头,先捧起那碗汤喝了一口。天寒地冻,净室森冷,一碗热汤下去,全身都似乎暖了起来。她不由得捧着这碗汤抬眼看面前的王蕴,看着他在灯光下温润如玉的笑颜,与此时捧在手中的汤一般暖和。

她一瞬间恍惚地想,如果没有他的话,自己现在会如何呢?

王蕴见她呆呆看着自己,不由得抬手在自己面前挥了一下,问:“怎么了?”

“哦……没什么。”她赶紧低下头,拿起筷子吃东西。

王蕴静静坐在那里,等着她吃了一大半,才说:“我让人关注你行踪,真的只是因为如今局势危险,怕你出事,别无其他意思。你不会生我的气吧?”

黄梓瑕摇了摇头,说:“没事……那,我私自跑去替夔王买药,你会生我的气吗?”

“会。”他静静地说。

黄梓瑕愣了愣,不由自主地握紧手中的筷子,抬头看他。

他在摇曳的灯光下凝望着她,那眼中有一两点跳动的明亮,如同水波一般不安定。他低声说道:“因为,你应当要告诉我,让我替你去做的。为什么在这种非常时刻,还要亲身涉险呢?”

他温柔的话语,让她呆了呆,不知该如何反应。许久,她才捏着筷子,低头迟疑地说道:“因为我不知道……连端瑞堂也可以成为这么凶险的地方。”

王蕴不由得笑了,他凝望着朦胧灯光下的黄梓瑕,不知道是否是灯光的原因,她的脸颊上晕着两片红霞,让一直苍白的她此时显得娇艳无匹。

王蕴只觉得心口悸动,难以自抑地,他抬起手,想要摸一摸她初绽桃花般的面颊。

但就在他的手即将触到她的肌肤之中,她的面容忽然转开了,目光看着窗外,听着那边远远传来的钟鼓声,说道:“初更天了。”

他又岂能听不出她的意思。他僵在半空中的手停了停,然后才尴尬地垂下来,假装收回她面前的空碗,取走了一个碟子。

气氛变得微妙起来,黄梓瑕吃饭的动作已经开始僵硬起来。

王蕴也不说话,直等到她吃完后收拾碗筷时,他才说:“虽然很不想说出口,但梓瑕,你今晚必须得尽快做一个决定。”

黄梓瑕点了一下头,默然无言。她垂下睫毛,那细密浓长的睫毛遮住了她眼中的神思,也给她的面容上遮了一层淡薄的阴影。

“因为,我能保得出我的未婚妻黄梓瑕,却保不出夔王府的宦官杨崇古,”他缓缓说着,目光凝视着她,一瞬不瞬,就连她睫毛的颤动都收在眼底,“所以梓瑕,我需要一个承诺。”

灯光摇曳,一室动荡的暖橘黄色,却终究无法给她带来真正的温暖。这样孤寂的寒夜,这样绝望的处境。在她还没来得及反应之时,幕后的力量已经露出了狰狞的爪牙,她避无可避,逃无可逃。

她抬头环顾四周,坚冷的囚室,高而小的铁窗,如今身陷此处,仿佛已经到了绝路,再也没有曙光会出现在她面前了。而不偏不倚地,王蕴却在她的面前搭建了一条虹桥,在悬崖绝处,让她看到了逃出生天的希望——

是的,希望。她的,也是李舒白的。

若她放开这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是不是,他们会就此覆没在长安的暗夜之中,就此无声无息如泡沫破灭,就如从未在这个世界存在过一般。

黄梓瑕默然收拢十指,紧紧地握紧自己双手,即使指甲掐进了自己的掌心,也毫无感觉。

她闭上眼,低声说:“一切……任凭王公子安排。”

“还是王蕴厉害,居然能从大理寺把你保出来。”

第二天周子秦到永昌坊王宅,见她完好无损地待在这里,顿时膜拜不已:“你卷入的可是杀人案!”

黄梓瑕精神萎靡,她昨日陡遭剧变,通宵未眠,面容憔悴不堪。听他的惊叹,她却只默默捧着一卷书看着,没有接他的话茬。

周子秦见她在看书,便凑过去,问:“你在看什么书啊?”

“《归内经》,一本医书。”黄梓瑕说道。

周子秦诧异地问:“怎么一大早在看这样的书?”

“不啊,看了一夜了,”黄梓瑕将其中一页折好,掩卷放在桌上,说,“昨晚从大理寺回来之后,王蕴帮我从胡大夫的案头打包送来了二十多本医书,这是其中一本。”

周子秦有点迷惘:“胡大夫是谁?”

“昨天那个阿实抓药的方子,是胡大夫开的。”

“你通宵熬夜看了二十多本医术?看那个大夫案头的书?你干吗啊?”周子秦更摸不着头脑了。

黄梓瑕没说话,只缓缓将手按在那卷医书上,说:“没什么,我只是有些许想法,证实一下而已。”

周子秦见她似乎没有要说的欲望,也只好放弃了追问,岔开话题说:“现在夔王面临这样的局势,恐怕连你出事了都不知道呢。幸好有王蕴在啊,不然的话,你可就糟糕了。”

黄梓瑕默然点一下头,终于开了口。她的声音喑哑低沉,充满了疲倦之感:“是啊,我终究没有办法孤身一人对抗这世上最大的力量。”

而且,在这样的覆巢之下,她还要时刻确保自己的安全。毕竟,如今李舒白已经陷入了最坏的境地,若她再不保护好自己,又如何才能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

周子秦皱着眉头说:“是啊,万万没想到张二哥居然会……会对你下手啊!即使是你说的,可我也……先存疑吧。”

黄梓瑕不置可否,只说:“是啊,如果不是他就最好了,毕竟,这只是我最坏的猜测。”

周子秦赶紧跳到她面前,盘腿坐下,问:“你也不是很确定是吗?你仔细想想,除了张二哥之外,是否还有什么人有机会杀那个阿七?”

黄梓瑕捧茶不语,许久,手中的茶开始变冷了,她才轻轻放下,问:“你昨天去查了那个阿七的尸体吗?”

“查过了,凶手是个老手啊,一刀就断了心脉,我敢断定,他还没来得及看清人就倒下了——哎,你当时真的就在里面?怎么没被惊醒?”

“我想应该是被人下了药,所以才会睡得那么死。只是因为当时就在炮药室内,所以我没有觉察到那种迷药的气息,”黄梓瑕说着,给自己换了一盏热茶,又捧在掌中,才问,“那把凶器匕首,有没有什么可以查一查的地方?”

周子秦摇头:“没有,匕首是西市的普通货,二十文钱一把的那种,而且还有点锈迹。估计买来放着很久了,从这上面是找不到可以追寻的线索了。”

黄梓瑕又问:“伤口有什么疑点吗?死者身上有什么地方能泄露凶手的特征吗?”

“没有,干净利落,就只一刀。”

她不再说话,只静静地想了想,说:“走吧,我们去端瑞堂。”

周子秦吓了一跳,问:“你还敢回端瑞堂去?昨天你可在那里闹了命案啊!”

“我得回去看一看,究竟有没有办法,能让人从药柜的尽头走到炮药房之中杀了人,却还拥有不在场证据。”黄梓瑕说着,起身到后堂去,挑了些黄粉和胶水,将自己的脸抹得黄黄的,又用胶水将眼角扯得耷拉下来,唇角和眼角都抹上胶,等到自然干裂,便挤出了条条细纹,看起来平白老了足有十来岁。

她戴上幞头,换上男装,穿着六合靴,与周子秦一起骑马出门。周子秦简直叹为观止:“你这样的装扮,让我感觉……好像崇古又回来了一样。”

“黄梓瑕和杨崇古,本来就是同一个人,”黄梓瑕说着,转头看了他一眼,说道,“就像奉旨验尸的周子秦,和周使君家的公子一样,也是同一个人。”

“嗯,这倒是,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身份嘛,有些人知道你这个身份,但有些人就只知道你另一个身份,说不定他们聊起来的时候,一个叫黄梓瑕,一个叫杨崇古,却不知道各自口中的人,就是同一个你呢!哈哈哈……”

周子秦说着,不由自主地笑了出来。

黄梓瑕随意听着,与他一起打马向前。

但就在忽然之间,她猛然一勒马缰,停了下来。周子秦诧异地回头看她,却见她只是怔怔地盯着空中虚无的一点看,不由得问:“怎么啦?想到什么了?”

“身份……不同的身份,却有相同的交集点……”黄梓瑕喃喃地念叨着,一动不动。

周子秦见她这样出神,有点摸不着头脑:“对啊,有时候,不同的身份,可能是同一个人嘛。”

“也有时候,不同的东西,代表着同一件事,对不对?”黄梓瑕问。

周子秦挠挠头:“这个……怎么说?”

“比如说,如果给你三样东西,对联、爆竹、火盆,你会想到什么?”

“过年呀,这还不简单?”周子秦天真无邪地看着她。

“对,那么,如果是——”黄梓瑕骑在马上,慢慢收紧手中的马缰,一字一顿地说,“同心结、匕首、玉镯子呢?”

“哎?这不就是……不就鄂王在母亲的炉前毁掉的那三样东西吗?”周子秦问。

“是啊,这三样东西,应该是代表着同一件事……”黄梓瑕若有所思道,“或许我们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鄂王应该是看到之后便知道了,所以才会受了误导,产生了——即使拼了自己的命,也要将夔王置于死地的执念。”

周子秦看着她的脸色神情,有点紧张:“你别吓我啊……这、这三样东西,可以代表什么?”

黄梓瑕深深思索着,竟似入迷。

上一章:天河倾 十二   云谲波诡 下一章:天河倾 十四   当年宫阙
热门: 碎虚无极 瀚海雄风 听说你帅,可惜我瞎 推理者的游戏 妙手心医 偏心 国色天香(顶级高手) 超禁忌游戏3 谜踪之国II:楼兰妖耳 三体2:黑暗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