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河倾 十   万劫不复

上一章:天河倾 九   灿若烟花 下一章:天河倾 十一   暗影幢幢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素不相识的人,看见她茫然失措地在街上走过,都暗自避开。不知道她为什么在这么喜庆的一天里,却偏偏失魂落魄,苍白如鬼。

大年第一天,长安街道寥落。除了各大寺庙道观之外,长安百姓都窝在家里,哪儿也不去。要直到初三开始,各家才开始互相宴请,走亲访友。

黄梓瑕一个人向着永昌坊走去,在寂寂无人的巷陌之中,她向着王宅走去,却发现有个长得颇为清秀的少年,正在巷口与两个小孩一起玩毽子,一边得意扬扬地数着:“一百二十一,一百二十二……”

旁边的小孩儿都急死了,说:“你快点啊,我们都等着玩呢!”

“你们不懂了吧?踢毽子,别人还没停下来,你们都不能玩的……”

黄梓瑕不由得笑了,叫他:“景恒,你都这么大的人了,还抢小孩子毽子玩?”

“啊,黄姑娘你可算回来了,”景恒这才停了脚,把足尖上的毽子丢还给那些小朋友们,然后朝她走来,“王宅怎么没一个会说话的人,看上去怪阴森的。”

“人家又不是自己愿意当聋哑人的,不会说话也是无可奈何。”黄梓瑕说着,见他已经走到旁边槐树下,解开系在那里的两匹马。一匹是栗色马,还有一匹是那拂沙,一解开缰绳它便欢快地朝着她跑了过来,用湿漉漉的鼻子蹭了蹭她抬起的手。

黄梓瑕抚摸着那拂沙的脖子,问:“王爷找我?去哪儿?”

“城南滈河。”

滈河与潏河同在长安之南,汇聚处便是香积寺。

冬日的滈河平缓清浅,两岸烟柳早已落尽了树叶,光秃秃的枝条在尚冻着薄冰的河岸上飘拂。黄梓瑕看见疏朗长枝下站着的身影,清风吹动他一身的白衣,挺拔秀逸,如同玉树凭风,赫然就是李舒白。

她纵马奔到他面前,然后自马上跳下,抬头看他,问:“王爷找我可有事吗?”

李舒白向她走了两步,又停下来,皱眉许久却不开口。

黄梓瑕看他的模样,忽然明白了他这般迟疑踟蹰的原因。她的目光望向后面的香积寺,低声问:“找到鄂王了?”

李舒白点了一下头。

“走吧。”黄梓瑕牵过马缰,毫不犹豫,重又翻身上马。

李舒白的涤恶自然不肯跟在那拂沙身后,几步就越过了它,还得意地打着响鼻斜睨它。

黄梓瑕拍了涤恶的头一下,抬头看向李舒白:“王爷速度可真快,我们昨夜刚刚讨论过,今日就发现鄂王的踪迹了。”

“好歹我手下有这么多人,”李舒白扬头看向香积寺,沉声道,“而且,长安虽大,但他能去的地方,也就这么几个。”

黄梓瑕若有所思地看着他,心里闪过一丝疑惑,却并没出声。

他看出了她的迟疑,说道:“我……不想一个人去见他。”

她转头看他,清晰地看见他面容上的恍惚迟疑。她明白,在一切都还未水落石出之时,他与鄂王李润两人,确实不知如何单独相见。

“我不知道,我和七弟见面时,究竟要如何做,又该如何说……”李舒白轻叹了一口气,眼望着苍苍远山。黄梓瑕看见他侧面的轮廓,清朗秀美如远山近水,只是这么好看的面容上,蒙着一层似有若无的犹疑,仿佛烟岚笼罩,雨丝风片。“我真的有点害怕,怕听到真相,怕他是真的恨我,又怕他是受人所制,怕那个幕后黑手的真相……”

“你不是曾对我说过吗?”黄梓瑕放缓了那拂沙,凝视着他,“该来则来,无处可逃。还不如直面即将到来的一切,至少——”

她从马上伸手,轻轻覆盖住他的手背,声音清澈而平缓:“我始终在你身边。”

他曾对她说过无数次的话,此时由她口中说出,让他不由自主地翻过手掌,将她的手紧紧握住。

两人一起向着香积寺而去,一路上香客络绎。在山门处下马,他们跟着人流沿阶向着山上而去。

香积寺是长安名刹,寺内高塔巍峨,殿阁庄严,今日又是大年初一,香客如织,氤氲香烟笼罩在各殿之内,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李舒白带着黄梓瑕穿过热闹非凡的各殿,到了香积寺后山。小道无人,一路过去尽是落叶枯枝。在小径的尽头,有个人手持一柄扫帚,缓缓扫着路上的枝叶。

李舒白望着那个身着布衣,一心一意在扫地的男子,在松下停住了脚步。

黄梓瑕随着他的目光,看向那个人。这个低头扫地、穿着粗布僧衣,却还未剃度的人,约莫二十岁模样,皮肤莹白纯净,五官十分秀美。他的额头正中,不偏不倚长了一颗朱砂痣,衬着他雪白的皮肤和墨黑的头发,显出一种异常缥缈的出尘气息来。

平时看惯了他身着绫罗绸缎,朱紫衣服,如今一身素色布衣,不加纹饰,却似乎更加衬托出他的脱俗气质。

他扫着山间石级,一阶一阶,认真而近乎虔诚地扫下去。

而他们也没有声张,只静静地站在小径的另一边,看着对面的他。

树叶已经落完,寒风带下了几根枯残的细枝,落在他已经扫过的地方。他回头看了看,便又拿着扫帚往回走去。

走了两步,他终于察觉到什么,缓缓回头看向李舒白和黄梓瑕所在的地方。

他的目光定在李舒白的身上,因为极度的震惊与恐惧,面容上的肌肉微微抽搐起来。他呆立在那里,手中的扫帚轻微的“啪”一声,掉在了台阶青石之上。

远处的钟声,悠悠传来,在幽壑山林之中隐隐回荡,崇山峻岭的回音一层层荡漾在他们的耳边,久久不绝。

李舒白向着他走去,步履略有沉重,但一步一步走得毫无犹疑。他向着李润走去,李润终于回过神来,下意识地转身,想要逃离。

而李舒白已经走到他的身边,淡淡吟道:“古木无人径,深山何处钟。泉声咽危石,日色冷青松……”

李润的身体,不由自主地软下来,虚弱地靠在身后的松树之上,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李舒白直视着他,缓缓地说:“七弟最喜欢的王摩诘诗句。如今你得偿所愿,居住在王维诗意中,四哥是不是应该恭喜你呢?”

李润靠在背后松树上,用力咬住自己的下唇,竭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可任他如何努力,脸上突突跳动的肌肉与越睁越大的眼睛,还是泄露了他心中的恐惧与愤恨。

李舒白看着面前这个全然陌生的弟弟,只觉得心口一阵钝痛,让他一时喉口哽住,竟再也说不出话来。

黄梓瑕走到他的身后,向李润行礼:“见过鄂王殿下。”

李舒白这才镇定心神,问:“七弟为何要独自隐居于此呢?那日你从翔鸾阁消失,震惊了朝野上下,也使四哥我备受质疑。直至昨日,四哥才打听到香积寺后山冷僻居处,冬至后一天来了一位居士,颇有几个身手利落的武士在保护——我想或许就是七弟你了,因此才过来拜访。”

黄梓瑕环视四周,却不见保护李润的武士,想来应该早已被李舒白遣人解决了。

李润咬紧牙关,站在他们面前,始终不肯开口,只用一双悲愤哀戚的眼睛,死死盯着李舒白。

李舒白见他这样,叹了一口气,说:“七弟,今日四哥只想问一问你,这些年来,我可曾做过一件对不起你的事情?”

李润目光如利刃如寒冰,含着无限怨毒。这目光让黄梓瑕想起王宗实,毒蛇般的冰冷目光,居然如出一辙。

“谁是……你的七弟?”

李润终于开了口,声音艰涩而苍凉,一字一字从喉口挤出,怨毒无比。

李舒白一动不动地站在他面前,目光直视着他,却没有说话。

李润用力呼吸,想要将自己胸口那种激愤压下去,然而他呼吸颤抖,口鼻中喷出的稀薄雾气遮掩着他的面容,看不出他究竟是害怕多一些,还是怨恨多一些。

他声音含糊地说:“李润此生,只想找一个安静之所,研读佛藏……却没想到……没想到只因想留下瞻仰一眼佛骨,竟就此失去了逃生之机……”

李舒白听他语不成调,言语破碎,便打断他的话,说道:“七弟,跟我走吧。无论你心中对四哥有何成见,无论你有何害怕恐惧之事,还请你随我回去,还四哥一个清白。或者,说清楚究竟四哥有何罪过,让你对我有所成见。”

“跟你回去?”李润脸露惨笑,缓缓退了一步,低声问,“我还能回得去吗?”

黄梓瑕不动声色地站在他的身后,免得他转身逃离,惊动其他人。

而李润却没有回头,并没有逃跑的样子。他只是盯着李舒白,一步步缓缓后退着,声音干涩而艰难,沙哑得如同不是他自己一般:“四……不,李舒白,你种种手段,骗得了朝野所有人,却终究露出马脚,骗不过我!”

李舒白见他如此执迷不悟,又不说究竟如何,只能向他走去,说道:“七弟,你不必控诉我,先好好将一切都说清楚!”

“别过来!”李润右手一翻,一柄寒光微微的细长匕首,已经抵在他的心口。

黄梓瑕在他的身后,看见李舒白的面容,在瞬间变成铁青。他停下脚步不敢再过去,只有眼中流露出无限恐惧。他咬牙控制住自己胸口狂涌的恐惧,一字一顿地说道:“七弟,放下!”

李润却一手以匕首指着自己心口,一手抬起直指李舒白,歇斯底里地大吼出来:“李舒白,今生今世,你总会得报应!”

话音未落,他手中的匕首已经朝着自己的心口狠狠刺了进去。

李舒白疾冲过去,一把抓住他的手,然而那柄匕首锋利无比,他对自己下手又如此狠辣,匕首已经深深插入胸口。

李舒白疯一般地抱住李润倒下的身体,狂乱地怒吼着问:“为什么?为什么?究竟有什么事情值得你去死?”

黄梓瑕只听得脚步声响,已经有人从山径另一边跑来了。她虽然在极度震惊之际,但还是大急跑去李舒白身边,急声道:“王爷快走!有人来了!”

李舒白这才悚然惊觉,周围已经有人围了上来,而且还是一队训练有素的卫士。他本是极其警觉之人,然而此时心神激荡,却竟然完全察觉不到已经被人围住。他咬牙抱住李润的身体,站了起来。

黄梓瑕急道:“鄂王殿下刺的是心脏,活不成了!”

李舒白明知自己应该丢下李润立即离开,然而他平日与李润最好,兄弟亲善,多年投契,如今他一夕死在自己面前,让他心神大乱。

他抱着李润的身体,感觉他身体明明还是温热的,血液还在他四肢躯体中汩汩流动,又让他如何能放手将七弟丢在地上?

黄梓瑕大急,一拉李舒白的手臂,让他将李润的身体放在地上,然后拉着他立即向后方逃跑。谁知濒死的李润竟用力抓紧了李舒白的手臂,尽了最后的力气,死死握住,就是不肯放开。

李舒白抓住李润的手腕,看见他死死盯着自己的双眼,那双眼中,尽是怨毒仇恨,至死不休。

他只觉心口冰凉,一瞬间所有的血都涌上自己的头部,太阳穴突突跳动,让他在瞬间意识模糊,忽然在心里想,难道我真的做过对不起七弟的事情?难道我真的罪无可恕,犯下了自己也不知晓的罪行?

只这一瞬间的恍惚,他最后的机会也失去了。

一条紫色人影疾奔而来,携带着凛冽寒风落在他们的面前,赫然就是王宗实。身后上百神策军精锐已经赶到,团团围住了他们。

奄奄一息的李润,艰难地将自己的目光转向王宗实,喉口嗬嗬作响,却终于提起最后一口气,以几乎不像活人的声音,嘶声说:“夔王李舒白……杀我!”

最后一个字出口,他气息顿绝,那直指着李舒白的手,也自此松落,直摔在李舒白的怀中。李舒白却只低头看着他合上的眼,一动不动,再没有力气伸手去握住。

王宗实冰凉的目光落在李舒白与黄梓瑕的身上。李舒白身上的白衣已经沾染了李润的鲜血,如同数枝殷红的梅花怒放在白雪之中。

王宗实慢慢往前迈了一步,声音冷得如同冰水相激:“敢问夔王,为何要杀害自己的亲弟、本朝鄂王?”

黄梓瑕立在李舒白的身边,心中涌起的恐惧让她的身体也微微颤抖起来,不知究竟是谁设计了这样可怕的罗网,这一步步走来,即使他们用尽办法,终究还是落到了这一步。

李舒白垂眼望着怀中李润的尸身,没有理会王宗实的问话。过了许久,终于将他轻轻放在枯残的荒草之中,站起来理了理自己的衣服,问:“如果本王说,鄂王不是本王杀的,你会信吗?”

王宗实摇头,抬手指着周围的神策军士,说:“王爷杀害鄂王,鄂王亲自指认凶手,此事我神策军百余人亲眼所见,亲耳所闻。”

“那走吧。”李舒白淡淡说道。

黄梓瑕急了,向着王宗实疾步走去,说道:“王公公,此事还有内情,请容我细查现场情况!”

王宗实看着她,唇角似有若无地扯起一个弧度:“黄姑娘为何身在此处?”

“她与此事无关,早已于多日前与本王决裂,出走后住在永昌坊一处宅邸之中,”李舒白走过王宗实的身边,微微一停,又低声说道,“至于那个宅邸是谁的,本王也不知道。”

王宗实明白他的意思,若追究起黄梓瑕,那他自己也逃脱不掉。他便对身后几人说道:“黄姑娘是天下知名的神探,让她检验一下现场自是再合适不过。你们可以留两个人帮助黄姑娘查验现场,其余人护送夔王回京。”

黄梓瑕目送李舒白离开,见他身材依然挺拔,步履平缓,才略略放下了心。

她走到李润的尸身边,挽起自己的窄袖,半跪下来检查了一遍。

死去的李润肌肤更显莹白,肌体尚温,那颗朱砂痣在眉心红得刺目。这么美的一张面容,可惜肌肉扭曲,死得如此惨烈。

他虽穿了一身布衣,但棉布产自西域,他这件又是精心纺织,絮了棉花在内,实则比丝绸衣物还要昂贵。即使他一心向佛,隐藏在这香积寺后山,可终究还是与普通僧侣不同。

她将那柄匕首自他心口拔起,李润心跳已绝,心口一个血洞,只涌出些微血液。她将那柄匕首拿在手中,看清那形状时,心已自一沉,待将上面的鲜血拭净,看到那上面“鱼肠”两个古篆,更是觉得心口剧震。

鱼肠剑,本是李舒白随身之用,后来在蜀地遇袭之时,李舒白交给了她。她一直随身带着,直到那次与他吵架后离开夔王府,因为走得仓促,将所有东西都留在了他那边,后来也只托人拿了自己一些东西,这柄短剑也自然依旧在夔王府中。

而如今,李润竟然不知从何得来,用这柄鱼肠剑自杀了。

朝中自然有许多人知道鱼肠剑为李舒白所有,这一桩杀鄂王的罪行,连物证都坐实了。

果然,一看见她手中的短剑,旁边两个留下来的士兵立即便认了出来:“鱼肠剑!这不就是夔王随身佩带的短剑吗?”

另一人点头道:“是啊,应该就是那柄剑了。”

黄梓瑕将鱼肠剑交给他们,勉强抑制自己心口的震动,问:“你们也知道鱼肠剑?”

“谁不知道啊?当初夔王平定徐州之乱回朝后,当今皇上亲自赐给他的。神威、神武那群人那段时间还常拿这个来夸耀的,自以为有了御赐武器,就能压我们一头似的。”

另一个士兵小心翼翼地拿起鱼肠剑,爱不释手地摸了摸,说:“真是好锋利啊。”

“看来,京城传说是真的,夔王真的……已经被庞勋附身了。鄂王戳穿了他的阴谋,这下就被他杀人灭口了。”

黄梓瑕正在搜检李润的衣袋,闻言便冷冷说道:“如今一切尚未定论,切勿信谣传谣。”

那人赶紧闭了嘴,把鱼肠剑妥善收好了。

李润是来扫山径的,身上一无所见。黄梓瑕便起身,向着他居住的那间小屋走去。山径旁还丢着那把扫帚,她将它捡起看了看,见是把普通的扫帚,便放在了门边,走进了屋内。

屋内的陈设简单到了简陋的地步,一桌一柜一床,一个架子上堆了几卷书籍。矮床上被褥整洁,柜子中几件衣服。被褥与衣服都是新的,颜色都显暗淡,与青灯古佛倒是契合。

黄梓瑕将屋内翻看了一遍,毫无所得,只能站在屋内看着狭小窗外投进来的些许亮光,思忖了一下李润在这里的生活。

一个出生后即锦衣玉食的王爷,在众目睽睽之下给自己素来亲善的兄弟加上了谋逆罪名,然后诈死逃离,隐居于佛寺后山,将自己的人生归于青灯古卷。

就算是他一心向佛,欲逃脱尘俗,那么,为何又要托他们查访母亲当年旧事。而他与夔王之间,又到底发生了什么,值得他用自己的性命去诬陷自己的四哥?

黄梓瑕站在这阴暗的屋内,听着外面松涛阵阵,如同狂怒的海浪。她想着鄂王这决绝的死,李舒白身上的血,符咒上那一个亡字,身堕沉沉迷雾,怔怔站在屋内良久,竟无法动弹。

那两个士兵在外催促,黄梓瑕只能从屋内走了出来。呼啸的风阵阵波动,吹拂过林间,松风的轰鸣淹没了她的耳朵,她几乎无法控制地颤抖起来,不由自主地抬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巨大的风,自人世间碾压而过,世间一切在这巨大的力量之前尽成齑粉,无人能挡。

正月初一,一年全新的开始。

黄梓瑕回到长安时,天色已暗。长安的百姓正在欢庆。到处都是爆竹声,到处都是张灯结彩。

顽皮的小孩子提着灯笼追前逐后,姑娘的发髻结系着彩花,满街见面的人无不笑呵呵地拱手互相道喜。

素不相识的人,看见她茫然失措地在街上走过,都暗自避开。不知道她为什么在这么喜庆的一天里,却偏偏失魂落魄,苍白如鬼。

黄梓瑕来到永昌坊,站在门口许久,终究还是进了王宅。

王宗实已经在里面等她,看见她从门口一步步走进来,他不动声色地捧茶啜饮着,坐在那里说道:“我之前说过会帮你查清此事,你何必如此着急,自己前去涉险呢?”

黄梓瑕垂首,低声道:“请公公恕我心急,也多谢公公今日救我。不知夔王接下来会如何呢?”

王宗实将手中的茶杯放在桌上,说:“夔王的事情,我们已经禀报皇上。如今此事由宗正寺处置,暂时夔王先居住在宗正寺,不回夔王府了。”

羁留宗正寺,就是等同监禁了。

黄梓瑕又问:“那么,公公今日出现在香积寺后山,时候如此凑巧,不知又是为何而刚好在那里?”

“说来凑巧,本来今日神策全军休息,但在中午时忽然接圣上之命,说有朝臣凌晨到香积寺抢头香时,听到一人踪迹,貌似鄂王。他已火速命身边人去护卫,但考虑到他失踪时的情形,又让神策军立即出发去接他进宫,务求——不要让人伤及他。”

王宗实说到此处,脸上露出一个冰凉的笑意,说道:“皇上圣明,可惜我终究还是负了所托,无法自夔王手下救得鄂王。”

黄梓瑕默然向他一拜,说:“多谢公公多日来收留,夔王是我恩人,如今恩人有难,我想或许该回去帮他。”

“他如今已经身陷宗正寺,你又如何帮他?你以为群龙无首的夔王府,还有人能助你调查此事吗?”王宗实说着,缓缓站起,走到她的身边,用那双冰冷的眼睛盯着她,不再说话。

上一章:天河倾 九   灿若烟花 下一章:天河倾 十一   暗影幢幢
热门: 清洁女工之死 异乡人5:遥远的重逢 文娱帝国 被黑化的他抱在怀里亲[穿书] 加勒比海之谜 疑案追踪 乡村艳妇 死亡万花筒 网游之三国无双 沉默的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