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河倾 九   灿若烟花

上一章:天河倾 八   同心丝结 下一章:天河倾 十   万劫不复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在这奇异而华美的烟花之中,李舒白转头看着身边的黄梓瑕。眼前这瑰丽的景致,在她眼中的影子,比他面前的真实场景更令人惊叹。

黄梓瑕回到永昌坊王宅,却发现王蕴已经坐在堂前等她。

她忽然感到自己刚刚被李舒白握过的手灼灼地烧起来,让她感觉到一阵心虚。

而王蕴却朝她微微而笑,依然是那一派光风霁月的温柔模样,让她觉得心下稍微安定,又觉得更加亏欠愧疚。

她在他面前坐下,小心地问:“今日御林军得闲吗?这么早便过来了。”

他点头说道:“是啊,天气这么冷,圣上龙体欠安,最近都不上朝,宫中也无须时时高度警戒着。”

黄梓瑕见炉水已经冒了蟹眼,便洗手碾茶,替他点了一盏茶。

他陪在她身边看着茶水,又忽然问:“天气这么冷,怎么还要出去?在家里毕竟暖和些。”

她低头弄茶,平淡地说:“周子秦找我,我们一起去鄂王府看了看,查找一下线索。”

“难怪穿着男子服装呢。”他笑道,接过她递来的茶,细品其中的暗香与苦涩,一时怔怔出神,没再说话。

黄梓瑕便问:“茶弄得不好吗?”

“很好,”他说着,又转头看她,脸上浮起淡淡笑意,“在鄂王府查了这么久,一直待到现在?”

黄梓瑕低头品茶,淡淡“嗯”了一声。

王蕴望着她,欲言又止,终究还是问:“那么,去城南又是为何呢?”

原来他早已知道自己去了城南。黄梓瑕只觉得脊背微微一僵,待回忆了一下,确定自己与李舒白在回来的路上肯定无人跟踪,才神情平淡地掠了掠头发说:“夔王的那张符咒,你知道的,背后必定有人动了手脚。周子秦一定要拉我去夔王府,我也没办法,只能跟着他们一起去城南查看了一下放符咒的盒子,看是否有可乘之机。”

见她反应如此平静,王蕴也笑了,说:“子秦就是这么荒诞,从不管他人想法。”

黄梓瑕低头,再不说话。

王蕴看着她低垂的侧面,犹豫许久,说:“我要回琅邪一段时间。”

黄梓瑕抬眼,询问地看着他。

“即将过年了,我这个长房长孙,自然要回去祭祖的,每年如此,没有办法……”他说着,以期盼的目光看着她。

她自然明白他的意思。但她迟疑了半晌,终于还是避开了他的目光,说:“一路平安,早日归来。”

王蕴见她如此说,忍不住探头凑近了她,在她耳边问:“你……不准备和我一起去吗?”

黄梓瑕感觉到他的气息轻轻地喷在自己耳畔,一种异样的酥麻感觉。她觉得异常紧张,忍不住别开了脸:“我……以什么身份去呢?哪有……还未过门的女子,先陪未婚夫过去祭祖的?”

王蕴不由得笑了出来,轻轻抬手替她理了理鬓发,低声说:“是我异想天开了……是啊,这怎么会合适?”

黄梓瑕沉默低头,感觉到他的指尖轻轻擦过自己的脸颊,一种异样的触感。

她心口升起一种不安的情绪,不由自主地蜷缩起身子,往后避开他的手指。

而他的手却往下滑去,轻轻搂住了她的肩膀,低下头凝视着她,那眼中蒙着一层湿润水汽,深深地看着她,问:“我要走了,你……要送我吗?”

天色已近黄昏,外间的雪色映着天光,金紫颜色绚烂地蒙在他们身上。这瑰丽的颜色也让王蕴的面容染上了一层仿佛是伤感,又仿佛是眷恋的神情,他俯头望着她,微启淡色的双唇,轻声叫她:“梓瑕……”

他的声音迷离而带着一种摇曳的神思,让黄梓瑕的身体不禁轻轻颤抖起来,不自觉地尽力向后仰去,避开他那几乎近在咫尺的呼吸。

他轻按住她瑟瑟发抖的双肩,俯下身去,却看见了她眼中瞬间蒙上的一层水汽。

她知道自己已经避无可避,只能紧闭上眼睛,颤抖的睫毛盖住了她涌上来的恐慌,却无法遮掩她身体的战栗。

他的呼吸陡然沉重起来,全身汩汩行走的灼热血液仿佛瞬间冷却了下来。夕阳收起了迷离旖旎的金紫色,室内开始变得昏暗。她明明就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可他却觉得自己已经无法清晰地看到她。

他的唇终于只是落在她的额头之上,就像一只蝴蝶轻触一朵初绽的豆蔻花,一瞬间的接触,便分开了。

黄梓瑕呆了片刻,发觉并没有其他动静,才慢慢睁开眼睛。

王蕴轻轻放开了她,转头站起,声音略有沙哑:“不早了,我得回去了。你……一个人留在京城,可要小心。”

“我……会的。”她咬住下唇,含糊地说。

“那么,时候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王蕴说着,转身就往外走去。

黄梓瑕默然跟在他的身后,送他走出花厅。

小庭积雪皑皑,冷风吹来,王蕴走到门口,略微停了一下,才转头看她。她低头默然,一张苍白的面容如夜风中的芙蓉一般,下巴莲萼尖尖,纤瘦可怜。

那种让他觉得恼怒的情绪,在这一刻又渐渐退却了,他不由自主地抬手帮她拢了拢衣领,轻声说:“长安冬天这么冷,你可一定要注意照顾好自己。”

她抬头望着他,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嗯,你也是,此去一路劳顿,切记要处处小心。”

他点头,握一握她的手,说:“赶紧回去吧。”

黄梓瑕点头,却一直站在门口,目送着他离开。

王蕴离开长安,前往琅邪后,天气越见寒冷。到除夕那日,天空晴朗,却依然寒气凛冽。

王家的仆从照顾人妥帖周到,宅中灯笼彩缎都早早挂好了,大门换上新桃符,新窗纸上贴了一对对红艳窗花,桌布锦袱也都换了簇新的,使这座冷清宅子之中,焕发出一种喜气洋洋的过年气氛来。

黄梓瑕受了众人多日照顾,也给每个人都包了红封。

她一人孤身在长安,无依无靠,只听着外面的爆竹声,沉沉地坐在桌前。

极远处围墙外,似乎有小孩子的笑声传来,千门万户的这一日,都是热闹而团圆的。而这个小宅子内,所有人都无声无息,唯有她点起一炷清香,遥祝家人在天之灵。

时近入夜,她孤灯对着桌上那一对阿伽什涅,只觉清冷孤寂,无法忍耐。起身到外面看看,穿过走廊,隐隐约约的欢笑声似有若无。她驻足在这个波光粼粼的走廊之内,却只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在寒夜之中清晰无比。

银河低垂,长空星辰熠熠。

她想起自己破解了王若那个案件之后,从太极宫出来,抬头看见星空之下,长身玉立的那个人。

同样的星子,同样的她仰望着星空,而那个人,今夜却不知身在何处。

她的手按在微温的墙壁之上,在琉璃之上轻轻抚过。好奇的小鱼凑到她的指尖,隔着薄薄的琉璃,一层迷幻般的颜色,清清楚楚地看见,却永远触碰不到。

她不由得将额头靠在上面,凝望着它们。头顶的灯光十分温暖地覆盖着她,水波粼粼,在她的面容上虚浮地一层层转过。

走廊尽头,仆妇含笑走过来,将手中一封信递给她。

她接过信,看上面的字,并无落款,只写着“黄梓瑕亲启”五个字,字迹陌生。

她只觉得心口微微一动,赶紧拆开来看。里面的素白笺纸上只写了一个字——来。

清逸秀挺的一个字,无比熟悉,让她的心立即怦怦地跳起来。她将信握在手中,快步穿过走廊,向着大门口走去。

除夕夜,家家庭燎,火光映照,寂静无人的街巷隐约微光。她看见站在星空之下的李舒白,些微的火光映照着他的面容,在他那如同雕琢般美好的五官上投下金红色的阴影,可就连阴影也是这么好看。

黄梓瑕转头见王家的仆妇拿了斗篷出来,便赶紧接过,顺便挡住了她的目光。她谢了仆妇,催促对方进门之后,才裹紧貂绒斗篷,向着李舒白走去。

茸茸的貂毛簇拥在她的双颊边,显得她的面容更加纤小可爱,她仰起脸看他,在旁边隐约火光的映照下,双颊娇艳,不可逼视。

李舒白凝视着她道:“抱歉来晚了,刚从宫里回来。”

黄梓瑕忙问:“有发生什么吗?”

“没有。只是除夕照例召皇亲国戚进宫观傩舞,赐椒酒而已,”他说着,帮她将遮挡住眼睛的几缕绒毛拨开,对她说道,“来,带你去看个东西。”

她跟着他走出永昌坊,向东而行。

一路上爆竹声声,笙歌阵阵,节庆的气氛围绕着整个长安城。长安各坊今夜都高悬灯笼,彻夜不熄。除夕免宵禁三日,所以虽然夜深了,街上还有童子在嬉闹,更有孩童抓了枣儿瓜子坐在门口吃着,炫耀爹娘给自己的东西。

黄梓瑕想起什么,便随手摸了摸自己的袖中,发现还有个未发出去的红封,便取出来,递给了李舒白,说:“送给你的,讨个吉利。”

李舒白接过,倒出来一看,薄薄一片金叶子,最普通不过的那种。想必她是为身边人准备的,年节讨个彩头。他将金叶子塞在袖中,唇角含笑,说:“多谢,没想到你身家如此丰厚,看来做一辈子末等宦官也无所谓了。”

“全托王爷的福,我族中无人敢侵吞我爹娘留下的遗产,”她说着,又不觉叹了口气,仰头看天空亿万星辰,轻声说,“不知他们在那边,如今过得怎么样,是不是也正在一起亲亲热热地过年……”

“会的,他们会在那边关注着你,而且,你会是他们的骄傲,”李舒白说着,轻轻抬手抚在她戴着斗篷帽子的头上,“别担心。”

黄梓瑕点着头,只觉得眼中温热一片,眼泪似乎要掉下来了。但她强自抑制,又用力地呼吸着,让它们还未掉下来,就全都湮没于眼中。

她跟着李舒白,在满天星光之下,走向夔王府。

在枕流阁之前的曲桥上走过,残荷的上面,似乎有一些网状的东西分布着。只是在黑暗之中,她看不太清楚,便问李舒白:“那是什么?”

李舒白微笑道:“等一下你就知道了。”

她与他一起进入枕流阁之中。李舒白给她提了一个错金铜手炉,让她暖着手,然后点亮了火折子,问:“是你来,还是我来?”

黄梓瑕抱着手炉,说道:“我又不知道是什么,当然是你来。让我看看是不是惊喜,值不值得我这么半夜跑来。”

“那么你坐着吧。”他说着,走到荷塘边,晃亮了火折,点燃了垂在那边的一支香烛。

他退回到黄梓瑕的身边,与她一起在阁内坐下,倚着软垫靠在栏杆之上。

一根根引线被香烛依次点燃,火光蔓延到荷塘之上,忽然之间无数彩光冒了出来。绿色的火光蔓延而上,烧出了无数绿叶的轮廓,在星星点点的绿光之中,红光、紫光、黄光、白光一起燃烧,喷出明亮的火焰,在绿色的光芒之上,俨然开出了无数朵巨大的牡丹。

黄梓瑕不由得呆住了,睁大眼睛看着着从下而上烧出的图案,问:“这是……架子烟花?可是好像与寻常的不一样啊。”

“嗯,平常人们一般将花炮做好后,绑成各个形状然后点燃,未免僵硬了。而我想,以丝线预先结好所需的图案,然后将各种颜色的火药涂在丝网图案之上,一路烧上去,可不就像花树盛开?”

他话音未落,那燃烧的牡丹已经瞬间凋谢,火花连同丝线一起燃烧殆尽,然而,烟火已经蔓延到了后面一张设好的丝网,只见祥云缥缈,仙阁门开,里面有仙子相对而出,翩翩起舞。火光燃烧只是一瞬间,彩衣的仙子们瞬间凋残又瞬间明亮,每一次烟火喷出描绘出仙子身影时,她们都会变幻一个动作,身上的衣裙和彩带也会随之飘动,流光溢彩,似幻如真。

黄梓瑕目瞪口呆,问:“这又是怎么弄出来的?”

“当然是做了七次,是七张丝网从前至后依次燃烧的,每一次燃烧的烟火,其实都是不一样的。只是因为我们从正面看分不清前后,所以就以为是同一个仙子在变幻舞姿而已。”

“灯树千光照,花焰七枝开……真美啊……”黄梓瑕听着他的解释,看着眼前流动闪耀的烟火,目不转睛。

仙子远去,这一幕烟火已经灰飞烟灭,后面开始更为令她眼花缭乱的烟火,如星辰满天,流光旋转,然后瞬间一收,化为一点明月。月缺月圆之后,陡然散开,化为点点白光,是飞雪连绵。每一点飞雪又倏忽转变为一只蝴蝶,无数光彩耀眼的蝴蝶在荷塘之上扇动翅膀,然后化为满天的星光,纷纷散落。

在这奇异而华美的烟花之中,李舒白转头看着身边的黄梓瑕。她正惊喜地睁大眼,看着面前变幻的奇景。烟花光芒变化,使得她面容上也蒙着一层流转的颜色,仿佛霓虹笼罩,淡淡的紫,浅浅的红,薄薄的绿,滟滟的黄……

她明亮的双眸之中,倒映着整个变幻的世界,眼前这瑰丽的景致,在她眼中变幻成影子,比他面前的真实场景更令人惊叹。

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他的唇角露出了如此愉快的上扬弧度。他望着她的面容,着迷地看着她睫毛上如水波般滑过的光彩,偶尔她眼睛一眨,睫毛微微一颤,就仿佛一只蜻蜓的翅翼在他的胸口振动,撩拨着他的心跳。

她望着烟火,而他望着她。

片刻美好,一场奇妙而盛大的烟花落幕,荷塘之上薄冰残荷,又恢复了宁静。

黄梓瑕倚靠在栏杆上,久久无法回过神来,还沉浸在这场烟花之中。

李舒白轻挽她的手,说:“走吧,余下的气味不太好闻。”

她跟着他,重新顺着曲桥走回去时,依依不舍地回头看着那些丝网的余烬,数着到底有多少层丝网,才能制造出如此动人心魄的刹那美丽。

就在走到桥头之时,她忽然“啊”的轻呼一声,停下了脚步。

李舒白见她怔怔站在风口,目光盯着空中虚无一点,神情剧变,便问:“怎么了?”

黄梓瑕抬手止住他,低声说:“让我想一想……”

他便站在她的身边,等候着她。

夜风呼啸,满天星斗璀璨无比。永嘉坊是王公显贵聚集之处,除夕夜,到处都是歌舞,远远近近的歌声传来,模糊依稀,无从辨认。

烟花的余热让荷塘表面的薄冰受热裂开,时而轻微地发出“咔嚓”一声。

黄梓瑕呆呆伫立在星空之下,夜风之中,只觉得整个长空的星辰在一瞬间如同倾泻而下的明灿雪花,向着她哗啦啦地扑下来。太过可怕的那些真相,铺天盖地压在她的身上,让她几乎承受不住,全身都颤抖起来。

李舒白见夜风彻骨,便牵住黄梓瑕的手,带着仓皇轻颤的她走到不远处的语冰阁,关闭了门窗,将炉火拨得旺旺的,让黄梓瑕坐在旁边。

“我刚刚……似乎想到了什么,”黄梓瑕终于回过神来,敲着自己的脑袋说,“关于鄂王从翔鸾阁上跳下的那个疑案,刚刚一瞬间,我好像抓住了什么……”

“你别急,我们来理一理,”李舒白移了把椅子在她身边坐下,说,“是因什么想到的?荷塘?”

黄梓瑕摇了摇头,皱起双眉。

李舒白又想了想,问:“烟花?”

“对……就是烟花!”她几乎急切地,抓住了他的袖子,“当时你跟我说,那个仙子的烟花,因为我们从正面看分不清前后,所以不知道那是七张丝网从前至后依次燃烧的,还以为是同一张丝网烧了七次,还以为是同一个仙子在变幻舞姿……”

她的声音激动,脸上也展露出了一种迷惘的惶惑:“我好像知道了,但又不知道是什么……但,分不清前后,肯定是本案的关键点!”

李舒白也是一怔,然后猛然醒悟,握住她的手,问:“你的意思是,我们当时看见的,或许也和今天的烟花一样,是一场伪造出来的幻象?我七弟……他没有死?”

黄梓瑕用力点头,说:“我还不敢肯定,但或许,他只是借助了栖凤和翔鸾双阁的地势,又借助了我们眼睛上的错觉,演出了这一场假死飞升的好戏?”

李舒白抿唇沉思许久,才说:“那么,他当着我们所有人的面,烧掉我送给他的那些东西,必定也是有缘由的。不然,他大可以在母亲的灵前将一切焚化掉。”

黄梓瑕用力点头,说:“是的!这一定也是一个关键点。关系他如何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在我们的面前。”

李舒白长出了一口气,慢慢地靠在椅背上。他还握着她的手,不知是忘了放开,还是需要她支撑着自己的,以告诉自己这不是在做梦:“七弟还活着……他没有死,他还活着?”

黄梓瑕感觉到他握着自己的手掌微微颤抖,不由得心中一酸,知道李舒白与李润感情最好,如今知道李润还活在人世,他自然激动万分。然而李润如此设局,却是为了给他安一个世间最骇人的罪名,又究竟是出于什么原因?

无论如何,只要鄂王李润还活着,他们就有办法找到他,总有办法挖掘真相,找到一切的根源。

“如今天寒地冻,雨雪交加,我七弟他不知道是否会冒雪远行,但我想,他还在长安或者城郊的可能性很大。”李舒白抬手按住自己的额头,因为激动,他感觉到自己的太阳穴微微跳动,使他那一向冷静的大脑,似乎也受到了侵蚀,无法再像往常那般冷静思考。

黄梓瑕点头,说:“既然如今确定了他还在人世,或许我们能够去查探一下。若是能找到鄂王的下落,相信一定能洗清冤屈,打开目前的局面。”

“嗯,城郊的佛寺古刹,我们可重点关注。我如今虽然闲人一个,但手头还有两三支人马,人手是不缺的。”李舒白说着,似乎感觉到了自己将她的手握得太紧了,便轻轻地松开了,脸上那种激动与晦暗也已经消失。他轻轻帮她揉了揉被自己握得泛白的手掌,缓缓说,“我总得亲口问一问他,到底是为什么。”

正月初一,长安城百姓纷纷起个大早,赶往各大佛寺去进香。能抢到新年佛前第一炷香,所谓大吉大利的“头香”,让所有人都争破了脑袋。但各大佛寺的头香一般都被达官显贵预订了,百姓就算彻夜守候也依然轮不到,因此一般人家也都只在天亮后转到各个寺院轮流烧香而已。

黄梓瑕昨晚去夔王府看了烟花,又与李舒白商谈许久,等回到永昌坊王宅,已经过了午夜。还没等她睡上多久,就有人在外面拼命拍门了:“崇古,崇古,崇古!起来,起来,起来!”

天底下这样的人,唯有那一个,她压根儿无法对抗。

所以她只好迷迷糊糊应了,让他先去外间等着,然后强迫自己起身穿好衣服。

等梳洗完之后,她到前厅一看,坐在那里等她的周子秦简直是辉煌夺目,不忍直视。那一身艳红的衣服,艳紫的团花,金灿灿的腰带,无论哪个都是冲着让人瞎眼来的。

她捂住自己的眼睛坐在他的对面:“今天元日……随便你怎么穿,我忍了。”

“不好吗?很热闹啊,我娘一直跟我说,正月里就要穿得这么喜庆才好,”周子秦说着,从自己怀中摸出个红封包给她,“大吉大利,送你个彩头。”

上一章:天河倾 八   同心丝结 下一章:天河倾 十   万劫不复
热门: 穿成暴君便宜爹后我怀了他的崽 觉醒日4 网游之王者无敌 黑暗之劫 刺客信条:文艺复兴 剥皮行者 独步九天 玻璃钥匙 别和她说话 单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