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河倾 三   倾覆天下

上一章:天河倾 二   万水千山 下一章:天河倾 四   花萼相辉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大厦将倾,朝廷已经从根处彻底腐烂。夔王李舒白,纵有经天纬地之才,惊才绝艳之举,又有何用。终不过是,最后返照的一缕夕阳而已。

大明宫中,气象万千的殿阁也被宫槐落尽了秋意。

黄梓瑕跟在李舒白的身后,又一次踏入紫宸殿之中。

李舒白将蜀地如今的情况大致汇报之后,又上呈了各地贡品。皇帝还是和以前一样,笑容和蔼,只是原本丰腴的下巴如今显得瘦削了点。同昌公主死后,他与郭淑妃都悲痛万分,是以清减了不少。

“前几日重阳,几位兄弟齐聚宫中饮宴,只有四弟你不在,七弟还念了右丞那句‘遍插茱萸少一人’,”皇帝手捻着十八子,笑道,“朕新修的双阙,你还没见到呢。”

“双阙?”李舒白早有耳闻,却只不动声色问。

“是啊,云里帝城双凤阙,进了大明宫后第一眼看见的建筑。可如今含元殿前的翔鸾、栖凤两阁都已陈旧,是以朕命人重新修缮过了,殿内焕然一新,四弟去看了一定会赞赏。”

李舒白点头,却没说话。他早在蜀地就看过邸报,此番重修含元殿和双阙,大大超过了以前的形制。沉香为梁,金丝楠为柱,各处贴金与金漆共用了黄金数千两,珍珠数百斛,还有犀角、宝石、珍珠等等。后局与工部拆了东墙补这个西墙,至今还补不上。

皇帝却兴致勃勃,说道:“今年冬至大祭后,我们就在新修的双阙这边喝酒,那边遥遥歌舞,相信必定会名留青史,成为大明宫中的风雅韵事。”

李舒白说道:“陛下所言有理,不过这工程似乎耗费巨大,昨日工部过来找臣弟,说如今再修建一百二十座浮屠以迎佛骨,似有为难。”

皇帝皱眉,捋着下巴微须想了想,说:“李用和确实不会做事,工部如此多的钱粮调度,他竟连一百二十座浮屠都建不起来?”

“今年工程浩多,年初建弼宫,年中公主墓,如今又重修了双阙,再修建浮屠怕是捉襟见肘了。”

皇帝叹道:“四弟,朕近来颇觉心中不宁,灵徽当年福至心灵,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得活’,可如今她一夕损折,朕这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如风中残烛,谁知还能不能得活,明日、后日又究竟在哪儿?”

李舒白说道:“陛下正当壮年,如何会有这样的生年之叹?朝廷社稷都还要托赖陛下,万望莫生此孤苦之心。以臣弟看来,这佛骨不迎也罢。”

“佛骨一定要迎。我生而见之,死而无恨,”皇帝摇头坚拒,转而又问,“那……四弟,你博览经史,觉得九九八十一座浮屠好吗?”

“九九归一,这数字也是不错的,”李舒白说着,眉头也不禁皱了起来,“但陛下若坚持迎佛骨的话,臣弟以为还是最重心意。佛家有十二因缘之说,陛下建十二座也足够了。或也可只建三浮屠,表佛法僧、觉正净,亦是十分合适。”

“四弟真是不懂朕虔诚之心,寥寥数座,怎么会合适?”皇帝不悦,挥手示意他出去。

李舒白站起退出,走到殿门口时,又听到皇帝说:“七十二吧,里面供奉上佛家七十二香,也还不错。”

“前一次逢迎佛骨,是在元和十四年,距今已有五十年了。”

鄂王府内,李润十分兴奋,给李舒白斟上茶,说:“当年据说盛况空前,这回也该是一场盛事,据说城内百姓都已抢购香烛,要奉迎佛骨了。”

李舒白端着他新煮的茶,缓缓问:“七弟,你可知佛骨从法门寺出来的那一日,便有老妪带着幼女守在法门寺外,等佛骨出塔,她便给自己孙女灌下一壶水银,以她肉身以作供奉?”

李润倒吸一口冷气,睁大眼说道:“但……这也只是佛法高深,善男信女众多,难免有信徒狂热,也只为求佛法庇佑而已。”

“民间信佛原不至于如此,可皇家亲迎,朝廷表率,便会成为祸端。倾举国之力,使愚民狂乱,又有什么好处?”李舒白摇头道,“当年韩愈便是因谏迎佛骨而遭贬,如今朝廷之中,看来也需要一个人率先出来劝阻。”

“皇兄,你可不要做傻事!”李润急道,“陛下在同昌公主薨逝后,每每噩梦,如今只念着要迎佛骨到宫中供奉,好消灾解厄。他决心已下,是任凭谁也劝不住的!”

李舒白点了一下头,却未回答。

李润喝了半盏茶,见李舒白不再说话,才心神稍定,抬头看见穿着女装的黄梓瑕,低低“咦”了一声,问:“皇兄身边终于有个侍女了?”

黄梓瑕向他敛衽为礼,朝他点头。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似的……”说到这里,他“啊”了一声,一拍脑袋说道,“杨崇古!最近京城都在传说,黄梓瑕假扮小宦官,夔王爷南下破疑案,坊间说书人早已编了故事弹唱了!”

黄梓瑕低头道:“先前不敢泄露身份,并未有意欺瞒鄂王殿下,还望恕罪。”

“哪里,我三四年前曾陪着王蕴在宫中见过你一面的,后来多次接触竟没认出来,也是我不识仙姿,”他说着,示意她也坐下,又亲自给她点茶,然后才疑惑地问,“只是,王蕴不是也回京了吗?为何黄姑娘还在皇兄身边伺候?”

黄梓瑕品茶不语。李舒白则说道:“杨崇古是我府中签字画押的末等宦官,无论变成什么身份,只要我不开口,她便走不了。”

黄梓瑕给了他一个“无耻”的谴责眼神,而第一次看见李舒白这一面的李润则直接惊呆了,连给茶续水都忘记了。

黄梓瑕从自己袖中取出一个锦袋,轻轻在桌上推给李润,说道:“鄂王殿下,这个东西,物归原主。”

“什么东西?”李润略有诧异,接过来拉开袋口,将里面的东西取了出来。

一只光润无比的玉镯,玉的表面泛着一层微光,仿佛笼罩着一层薄烟。他默然将镯子握在手中,那玉的颜色随着他的动作而变幻而流动,幻化出无数的光彩。

他呆呆望了许久,才问:“阿阮……让你们带还给我吗?”

李舒白缓缓点头,说:“她临死之前,托公孙大娘还给你。”

“死……?”他猛然抬头,睁大了那双迷惘的眼睛。

“既然你听过黄梓瑕破疑案的事情,那么,必定也听到此案的线索,从一个歌妓之死而起?”

李润恍惚地望着他,仿佛终于明白过来。眉心殷红的那颗朱砂痣也在苍白的脸容上显得黯淡,茶盏自他手中滑下来,在青砖铺设的地上摔得粉碎,一地青绿色的茶末。

李舒白轻叹一口气,说:“七弟,你先收好吧。毕竟这是太妃旧物,还是应物归原主。”

“是……”他怔怔应着,手中紧握着这个手镯。

李舒白见他神情黯淡,便起身说道:“我刚回京,还有些许事务,既然镯子送到,就先告辞了。”

“四皇兄……”李润下意识地抬手,握住他的手腕。

李舒白回头看他。他咬着下唇,低声说:“我想请四皇兄帮我一个忙。”

李舒白便又重新坐下,问:“怎么了?”

“我怀疑……”他欲言又止,握着手镯的那只手,因太过用力使得骨节都泛出一种异样的青色。他霍然起身,向着敞开的门窗外看了一圈,直到确定没有任何人之后,才用力呼吸着,勉强镇定心神,说,“我怀疑我母妃,是为人所害。”

李舒白微微皱眉,转头看向黄梓瑕。

黄梓瑕略一思忖,冷静地问:“王爷是否觉察到什么,为何有此一说?”

他咬紧下唇,重重点头:“请四皇兄和黄姑娘随我来。”

陈太妃本是先皇的妃子,按例应居住在太极宫颐养天年。但她在先皇去世那一夜便悲痛致疯,太极宫中宫女们侍奉又不经心,当时十来岁的李润前往探望母妃时,发现她蓬头垢面衣食不周,便长跪紫宸殿之前,哀求皇帝许他接母妃到王府供养。

陈太妃被他接回府之后,虽然也时时发病,但毕竟王府伺候周全,总算得以静养。李润事母纯孝,在王府的正殿后辟了小殿让她住在自己近旁。如今她虽已去世,但他还是保留着她生前居所,所有一切物事摆放和母亲生前一样,未曾动过。

李润带着李舒白和黄梓瑕进入小殿,里面陈设着陈太妃的灵位,灵前供着鲜花香烛,使得殿内的气息略觉沉闷。

李舒白与黄梓瑕一起向陈太妃奉香之后,看向李润。

李润将手镯奉在母亲灵前,双手合十向母亲的灵位默默祷告。他神情凝重,许久才转身,对他们说:“我母妃在临死前,曾经清醒过一次。她对我说,大唐天下,就要亡了。”

听他说出这样的话语,李舒白与黄梓瑕顿时都知道,此事非同小可,便凝神静听他接下来的话。

“那时母妃的神智已经不清醒很久了,我也知道她是什么状态。可她清醒的那一次,却真的是神智清明,和平时,截然不同,”他回忆着当时的情形,轻叹了一声,说,“所以,她当时说的话,绝对不是疯话,我想,她必定是在父皇临死之时,知道了什么事情,才导致疯癫的——那必然,是个关系极其重大的秘密,不然的话,怎么会让她觉得关乎大唐天下,江山社稷?”

黄梓瑕问:“当时你母妃,是怎么说的?王爷可以复述给我们吗?”

李润打开锁着的柜子,从中间捧出一个黑漆涂装的妆奁。这妆奁镶嵌着割成花朵的螺钿,颜色陈旧,一看便知是久用之物。李润将它小心翼翼地打开,将那块昏暗阴翳的铜镜拆下,露出镜后的夹缝。

他又将旁边另一个小盒子打开,将那张上面绘着三个涂鸦墨团的绵纸取出,折好在镜子后的夹缝比了一下,说:“我母妃当时,就是从这里,取出了这张不知被她藏了多久的画。她将这张纸交给我,对我说,这是她千辛万苦绘好、藏好的,让我千万要收好……这可是关系着天下存亡的大事。”

“可见当时太妃的思绪十分清晰,确实不是癫狂状态。”黄梓瑕咀嚼着天下存亡这四个字,侧头看向李舒白。

李舒白朝她微微点了一下头,又问李润:“其他的呢?”

“母妃还有一句话……”李润略有迟疑,但终究还是说了出来,“她让我,不要与四皇兄走得太近。”

李舒白垂眸看着他手中那张绵纸,端详着那上面三团污黑的墨迹,没有说话。

黄梓瑕略觉尴尬,说道:“然则鄂王殿下还是将此事对我们说起了。”

“我与四皇兄一起在大明宫长大,又一起被送出宫,从年幼到如今我们一直兄弟情深。我……知道四皇兄对大唐天下意味着什么!”他将那张白绵纸按在桌上,整个人仿佛都失了力气,勉强撑着才站在灵前,“所以我想,母妃必定是知道了什么,所以为人设计,才会被害得疯癫,又说出这样的话。而那个害我母妃的人,与父皇驾崩必定有极大关联,与四皇兄,也必是仇敌。”

李舒白缓缓点头,却并不说话。

黄梓瑕则问:“这里就是太妃生前居住的地方?一切都照原样摆设吗?”

李润点点头,在堂前的椅上坐下,扶着额头低声说道:“黄姑娘可细加查看,或许会有什么线索。”

黄梓瑕便穿过小殿的隔断,走到旁边太妃的卧室去查看。房间并不大,左手侧是小窗,摆放着小榻与妆台、桌椅;右手侧是一张雕花檀木床,垂着锦帐,悬挂着桃木与玉石饰品。

她在妆台边转了一圈。陈太妃日用的东西都已被收起,一切都空荡荡的,因为常有人清扫,室内十分干净,她的手在桌沿上滑过,然后停住了。

略微停了停,她弯下腰,仔细地看着桌沿。李舒白在门口看着她,问:“什么?”

她回头看他,说:“好像有一些指甲掐出来的凹痕。”

李舒白便随手从李润拿出来的妆奁中取了一段螺子黛,递到她手中。

她将青色的黛墨在桌沿上轻轻涂过,那凹痕便清晰地呈现出来,正是两个凌乱的,用指甲掐出来的字——

                    夔王

李舒白不动声色地看着,示意她往后面涂。

那上面歪歪斜斜的字迹,渐渐显现出来——

                    祸起夔王

李润也到了隔断前,看着这几个字,神情茫然:“这……这是我母妃写的?”

黄梓瑕朝他点点头,说:“好像还有一些。”

她的手向右边一点点涂去,在深黑色的紫檀木妆台上,青黑色的螺子黛在阳光下呈现出不一样的黑色,一抹细长的痕迹。在那痕迹之下,是浅浅的,凌乱的刻痕,一共是十二个字:

                   大唐必亡朝野动乱祸起夔王

除此,再无任何字迹。

黄梓瑕又在她床上和柜上寻找,再无任何发现。

她将螺子黛放回妆奁之中,然后再看了那十二个字一眼,慢慢以自己的帕子将那眉黛的痕迹全部擦去。

李润站在门口,一时手足无措,只望着李舒白,叫他:“四皇兄……”

李舒白轻拍他的肩,说:“我知道了。我会着手调查当年事宜,看看究竟是谁在背后左右一切。”

回来的路上,李舒白与黄梓瑕在马车上看着外面流逝的街景,两人都是心事重重。

“我与陈太妃,并不熟悉。”李舒白将目光转到她的面上,终于开口说道。

黄梓瑕点头,说:“先皇去世、太妃疯癫的时候,王爷才十三岁吧?”

“嗯,我一直住在大明宫中,多是父皇抽空过来看我,我去他那边的时候并不多,所以虽然父皇晚年都是陈太妃伺候,但我与她见面的机会并不多。到先皇驾崩之后,我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了。”

黄梓瑕的手指在车窗的花饰上慢慢地抚过,沉吟道:“一个十三岁、见面并不太多的皇子,为何会被陈太妃执着地记着,而且还在疯狂之时,认为他会倾覆天下呢?”

李舒白微微皱眉,手指在小几上轻弹,问:“你的看法呢?”

“鄂王所说的话中,有一句我十分赞同。就是如果陈太妃的疯癫是人为的,那么那个凶手必定对你心怀不轨。所以才会诱导她对你产生最大的恶意。”

他修长白皙的手指按在小几上,沉默许久,才轻声说:“梓瑕……你相信我吗?”

她不解地看着他,不明白他为什么忽然说这样的话。

“庄周梦蝶,醒而不知此身是人是蝶。就在刚刚发现陈太妃刻下的那几个字时,我忽然想到禹宣,”他没有看她,将自己的面容转而向外,目光恍惚地在外面平凡无奇的街景上一一滑过,“他在杀死你的父母之后,却遗忘了一切,反而因为各种暗示而坚定地怀疑,你才是杀人凶手。”

黄梓瑕的眼睛,在瞬间睁大,迟疑问:“王爷的意思是?”

“或许我在十三岁的时候,确实曾经做过什么,让陈太妃记忆深刻的事情?”他的双眉,微微皱了起来,看向外面的目光,在车马的行动之中,轻微波动,“而那条忽然出现在我人生中的小红鱼,和禹宣失去那段重要记忆时消失的小红鱼,又有什么关系?”

眼前的一切,忽然都陷入阴霾,看得不再分明。

黄梓瑕在一瞬间忽然也怀疑起来,这辚辚行走的车马,这不断流逝的街景,还有,近在咫尺的,她触手可及的李舒白,是不是也是虚幻的。

他们的记忆,是真的还是假的。他们迄今为止的人生,是否曾被人篡改过,添加过自己深信不疑的东西,又删除掉自己刻骨铭心的东西。

车内一时陷入沉寂,他们都不开口,仿佛有一种沉沉的重压,笼罩在他们的身上,让他们连呼吸都觉得迟缓艰难。

过了许久许久,她才轻轻伸手,掌心覆在他的手背之上,说:“无论最后我们查出的真相如何,但我知道,我们曾经历的一切都是真实的……至少,我们现在对彼此的心情,是真的。”

李舒白沉默地将她的手捧起,将自己的面容埋在她的双手掌心之中。在一片安静之中,她感觉到他略显沉重凌乱的呼吸,在自己的掌心之中,急促流淌着。

她掌心的那些脉络,代表人生走向的那些线条,他曾借以辨认出她的身份,而现在,他的呼吸沾染在她的人生之上,在她的血脉之中烙下永久的印迹,永生永世,她亦不能忘怀。

也不知过了多久,马车缓缓停下,外面有人禀报:“工部已到。”

李舒白抬起头,将她的手拢在自己的掌中,静静停了一会儿,说:“走吧。”

他的声音恢复成清冷低沉。出了马车,离开只有他们两人共处的这一刻,他依然只能是那个神情冷漠、从未稍露虚怯脆弱的夔王。

黄梓瑕默然跟在他的身后,与他一起进入大门。

李舒白与李用和商议着事情,黄梓瑕如今是一个女子,在大堂坐了一会儿,周围便有无数官吏窃窃私语。她便站起身,到前面院落中,去看园中的菊花。

已经快到十月,菊花也经了霜,开始凋残。她随意看着,正在思忖着“祸起夔王”那四个字的含义时,忽然有人冲出来,大吼:“崇古!你果然在这里!”

黄梓瑕回头一看,如今还这么叫她的人,果然便是周子秦。

他今天穿着低调的青绿色衣服,十分难得,可惜搭配的是姜黄色腰带,活似一捆被稻草拦腰捆住的麦苗。但黄梓瑕也不介意了,十分惊喜地问:“子秦?你怎么也来京中了?”

“你先说你怎么不声不响就丢下我跑到京城来了!”他先质问她。

黄梓瑕露出一个无奈的苦笑,随口说:“你也知道,待在族中天天被老人们念叨,十分烦恼啊。”

“这倒也是,哎呀,我们都是被长辈逼的啊,我也是,再不跑就完蛋了!”周子秦说着,抬手擦了擦眼睛,泪水都快下来了,“说起来可真要命!我爹他,逼我娶媳妇了……”

黄梓瑕哑然失笑,问:“是哪家姑娘?”

“成都司仓家的一个庶女,听说是个母老虎,连我酷爱尸体的名声都没吓倒她。我去她家下人那边悄悄打听过了,个个都说彪悍无比,大字不识几个,擅使两把杀猪刀,整只羊扛在肩上跟没事人一样!你说娶了这样的女人还能有活路吗!”

黄梓瑕想了想,问:“她叫什么名字?”

周子秦既悲且愤:“名字奇土无比!叫什么刘二丫!这名字一听就要命啊是不是?摆明了就是我爹看所有女人都怕嫁给我,所以就胡乱找一个彪悍女人,企图压我一辈子啊!”

“唔……”黄梓瑕点头,说,“是啊,看来大事不妙啊。虽然她长得很漂亮,个性也挺可爱,可是刘二丫这个名字确实不怎么样啊……”

“……你认识她?”周子秦顿时愣住了,然后一拍脑袋,说,“你当然认识了!以前你也是使君千金嘛,你们一帮官家儿女肯定都见过面的。”

黄梓瑕笑道:“见倒是见过,不过是不久前才认识的。”

“哎呀,不管这个了,你赶紧跟我说说,这个刘二丫是不是和传说中的一样彪悍、一样可怕?”

“是呀,和传说的一样,杀猪宰羊样样都行,普通人想欺负她可真难呢。”

周子秦悲痛欲绝地拍着胸口:“没活路了……”

“不但举止彪悍,嘴皮子也利索啊,还喜欢叫人哈捕头。”

“哈?这些人怎么都这样啊,喜欢叫人哈……”周子秦说到这里,才终于回过神来,呆了半晌,才结结巴巴地问,“哈……哈捕头?”

上一章:天河倾 二   万水千山 下一章:天河倾 四   花萼相辉
热门: 他穿了回去 青帝 神秘女子杀人事件 黑笑小说 中国橘子之谜 刺局4:局外局 白鲸岛屿 这个干部懒到出奇 我氪金出来的老攻 八犬传·壹:妖刀村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