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旧 十三   绛唇珠袖

上一章:芙蓉旧 十二   旧游如梦 下一章:芙蓉旧 十四   碧纱橱外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一个是她的未婚夫,一个是她之前闹得沸沸扬扬的恋人,他们两个人,为什么会凑到一起说话?

回来一看,气氛还是那么热烈,拍马屁的表忠心的,个个都很投入。看到自己的爹都是其中的一员,周子秦痛苦地捂住脸转向了一边,喃喃自语:“所以我宁可待在家里和尸体做伴嘛!”

黄梓瑕十分理解地对他投以赞同的目光。

满堂喧哗之中,只有禹宣静静坐在那里,神情淡然,仿佛不属于这个地方。

黄梓瑕与张行英换了位置,靠近禹宣身边,低声问他:“你今日怎么得空过来?”

难道是被齐腾刺激了,真的要进节度府了?

禹宣点头,也将声音压得极低,在满堂的喧哗之中,差点听不清楚:“周使君遣人来请我,我本不想来,但又想……或许能见到你。”

她怔了一怔,眼神不由自主地转向李舒白那边,见他正与范应锡说话,才缓缓问:“是吗?”

“嗯……”他似乎也有点局促,迟疑了许久,终于又说,“想问问你,义父母那桩案子,如今进展如何了?”

黄梓瑕低头沉吟片刻,说:“正巧,我想找你问一问温阳的事情。”

“温阳……他与此案有关吗?”

黄梓瑕神情平静地看着他,她的声音也是十分沉静,徐徐地,仿佛从胸臆之中将那句话吐露出来:“我怀疑,杀害我父母的人,与杀害温阳的人,是同一个。”

禹宣声音微颤:“可温阳,他与你家,并无任何关系。”

“所以你的看法?”她的目光看向他。

禹宣怔怔转过脸,盯着面前的杯盏,许久,终于默然垂下眼睫,轻声说:“毫无关联的两个案子,却最终汇聚到一处,其中的原委,我如今还想不出来。”

黄梓瑕默然点头,又问:“那么,温阳之死,你有什么看法?”

禹宣那双略有迷惘的眼睛,从睫毛下微微抬起,看向她:“或许,你可以问问齐腾。”

黄梓瑕的目光在齐腾身上一扫而过,低声问:“他与温阳有什么关系?”

“我曾偶尔撞见过他们争执,齐腾似乎十分鄙薄温阳,说他……见不得人之类的。”

黄梓瑕思忖着,又问:“其他的呢?”

禹宣默然,说:“我只是偶尔经过,何必去听他人墙角?所以立即便走开了,只知道他们争执过。”

这种无头无脑,听了等于没听的话,让黄梓瑕也有点无奈。她放弃了问话,转过头看向坐在左边的齐腾,却见他端着酒杯,脸上堆满笑意,那目光却落在她的身上,颇有思忖之意。

黄梓瑕知道,自己身为夔王身边人,却换了位置与禹宣如此亲近低语,必然会让他觉得不快——因为,今天早上,他还刚刚嘲讽过禹宣呢。

黄梓瑕朝他笑了笑,又回到自己的原位,坐在齐腾身边,向他敬酒道:“齐判官,我敬你。”

“不敢不敢……该是我敬公公才是,”他赶紧干了杯中酒,又笑问,“公公与禹宣认识?”

“之前在长安,曾见过禹学正几面。”她随口说。

齐腾的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是啊,听说他甚得同昌公主青眼。”

黄梓瑕只低头扯了一下唇角,说:“是吗?我倒不知道此事。”

他赶紧假装自己失言:“我也是听说而已……不知公公贵姓?”他上次与黄梓瑕虽见过面,但当时黄梓瑕曾有易容,所以他并不认得她。

黄梓瑕说道:“在下姓杨。”

齐腾顿时惊愕道:“莫非你就是……夔王身边屡破奇案,声名如雷贯耳的那位杨公公?”

“不敢。”黄梓瑕心恶他的为人,但为了打探温阳的消息,没办法只能笑道:“说起来,最近有件案子,还牵涉到了齐判官呢。”

齐腾顿时愕然,问:“什么案子?怎么会……会牵扯到我?”

黄梓瑕端详着他的神情,却只是笑。齐腾顿时心里发毛,果然便耐不住了,问:“是……最近?温阳……那件事?”

黄梓瑕点头,说:“正是啊,我听说你们同在一个诗社,而你曾与他有过争执。”

“我们是有过争执,但后来我们已经互相谅解了呀!何况……何况我杀他做什么?我与他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并无任何关系!”

黄梓瑕点头,问:“那么,依你看来,温阳与傅辛阮殉情,可有缘由?”

“这个嘛……”他左右看了看,将嘴巴悄悄凑近她,低声说,“杨公公,跟您说实话,这事你问我,就算问对了。”

黄梓瑕假装惊讶:“是吗?齐判官知晓内情?”

他叹了口气,低声说:“那个傅辛阮,长得真是美貌。”

黄梓瑕诧异问:“齐判官见过?”

“今年春日,偶尔在明月山见过。当时春暖花开,温阳与她踏青归来,她马上的红缨掉落了一个,我刚好在马下,便拾起来给她,透过帷帽的缝隙,看见一张异常美丽的面容……”

齐腾说着,又一声叹息,摇头说,“可惜啊,可惜那张面容上满是眼泪,大好春光之中,她竟哭得十分伤心。我当时还呆了一呆,心想,这么美貌的女子,在和情郎出来踏青的时候,为什么哭成这样?没想到啊……他们竟然早已情路受阻,最后……居然落得如此惨淡局面。”

黄梓瑕微微皱眉,默然不语。

“唉,情路坎坷,佳人已逝,痛惜啊!”他说着,又举杯向她示意。

黄梓瑕一哂,不再与他说话了。

眼看时候不早,众人一起举杯,替夔王贺福完毕,便一起到小榭之中观赏歌舞。

水边早已排下歌舞艺人,看见他们来了,笙箫琵琶顿时齐发,一时打破静夜,热闹非凡。等他们落座,又先上来一场莲花舞,二十四个年少娇艳的官伎手捧莲花,旋转齐舞,一时热闹非凡。

李舒白、范应锡与周庠在最前面坐下,黄梓瑕、张行英伺候在李舒白身后,周子秦和范元龙坐在周庠与范应锡身后,王蕴与禹宣、齐腾、西川军几个副将、使君府几位参事坐在后面。

笙箫合奏,莲花舞正在继续,王蕴却站了起来,向着后面的水边台阶走去。

黄梓瑕正给李舒白斟茶,感觉到他的身影微动,眼角的余光瞥向他。

却只见禹宣跟着他走向水边。在融融泄泄的和乐气氛中,他们两人走到水池边,站在那里,临水并肩而立。

她心中升起些许疑惑,手也缓了一缓。

李舒白也侧头看了一眼水边,低声说:“去吧。”

黄梓瑕诧异地看向他。

“我也有好奇心,想要知道他们这两个人,会在一起说什么。”他附着她的耳朵,轻声说。

一个是她的未婚夫,一个是她之前闹得沸沸扬扬的恋人,他们两个人,为什么会凑到一起说话?

黄梓瑕默然放下手中的杯盏,放轻脚步,向着台阶边走去。

说是码头,其实只是系了一条棠木舫聊作意思而已。水榭前的平台很大,池塘却很小,水底的大花缸中种了几缸睡莲,池水清凌凌的,在池边悬挂的灯笼之下,可以清晰看见水底的青砖纹路。

灯光将水波的纹路清晰映在水边的王蕴和禹宣身上,他们身上波光粼粼,在黑夜之中带着一种透明感。

码头边只有灌木,黄梓瑕弓着身,刚好能藏下。她又不想让自己走到水边偷听的模样太明显,只好走到灌木后就停下了脚。幸好晚风吹送,他们在上风处,话语虽听不得全部,但大多都落在了她的耳中。

王蕴的声音在风中徐徐传来,依然是那种柔和的嗓音:“幸会。”

“王都尉,幸会。”禹宣的声音在风中清清冷冷。

王蕴却只随意一笑,靠在栏杆上说:“禹学正在这边生活了三年多吧?想必对于这里的一切,是非常熟悉了?”

禹宣默然许久,才说:“是。”

“虽然我身为梓瑕的未婚夫,却从未来过成都,也从未踏足她生活过的这个使君府,之前,一直引以为憾。”他说着,偏过头看着他,问,“听说出事的时候,她住在花园之中,应该就是那边那座小楼了?”

他抬手指向不远处的小阁,见禹宣默然点头,他才笑道:“我身在京城,但对于她的事情,还是常有耳闻,毕竟——她是我期待了多年的未婚妻子,我自然会时时关注。”

所以,禹宣和黄梓瑕都知道,他对于他们之间的传闻,定然是一清二楚,巨细靡遗。

禹宣向他施了一礼,转身就要离开。

“这几日在节度府中,我曾听齐判官说起过你。节度使范将军似乎也十分赏识你,他还问我,是否认识你。”王蕴的声音缓慢从容,在他的身后缓缓传来。

“不敢。”禹宣只低声说了这两字,并不作其他回答。

“我也只能说我并不熟悉你,只是在京中听过你的名字,有点印象——毕竟我确实不认识禹学正,无法为你引荐,”王蕴轻轻笑了笑,说,“范将军似乎有意要邀你入府任职,不知你是否有意?”

禹宣说道:“多谢王都尉好意。今日晨间,我与齐判官遇见,他也对我提及此事,但我已经推辞了。”

“哦?禹学正对仕途无意?”

“富贵非我愿,帝乡不可期。”禹宣的声音很低,但这简单的两句话却带着不可动摇的坚决。

王蕴低笑,说:“然而,你已经卷入了这个巨大的旋涡之中,难道还想抽身离开吗?”

禹宣似乎不明白他的意思,没有回答。

“你是否曾想过,齐腾为什么要帮你?范将军又为什么要对你另眼相看?有时候,不是你自己愿不愿意,而是他们需不需要你,你能不能为他们所用。”王蕴原本柔和的嗓音,此时忽然变得冰冷起来,就像此时他们身上波动的光芒,虽然看起来是暖色的光,其实却是冰冷的水波荡漾,只能让肌肤感受到寒意。

“禹宣,无论你是什么身份,什么来历,这些我都不知道也不在乎。我只知道,你是被选中的人,过去也好,现在也好,有人十分赏识你。只要你一点头,荣华富贵唾手可得,今后的成都,人们将会忘记如今这个让所有人羡慕的齐腾,你取而代之成为令人艳羡的对象,这难道不好吗?”

“我想要的,已经永远得不到,那么即使我得到了其他的——就算是整个世间所有东西,又有什么意义呢?”风露清冷,禹宣的声音也似乎染上了这种寒冷,变得僵硬冷漠。

王蕴却笑了出来,说:“你这样又有什么意义,要让我觉得你的手很干净吗?有时候杀人见血不过是很简单的事情,胸口上多一个洞就可以了,不是吗?”

黄梓瑕揣测着他们这种没头没尾的对话是什么意思,终究还是不太明白。但她听着他们的话,只觉得一股寒气从自己的脚底慢慢地升上来,直到头顶,冰冰凉凉的一种可怕感觉,让她的身体僵硬,只能弯腰待在灌木之后,无法动弹。

她听到禹宣的声音,仿佛传自天际,听不分明的一种恍惚感:“你不必说了,我本以为,你会说一些更切合我们之间的事情,却不知你为何要来当一个说客,说些不知所云的事情。”

王蕴轻笑,毫不留情地问:“不知所云?难道说……你连自己身在齐腾家中时的事情,你连沐善法师,连那条小红鱼阿伽什涅,都忘记了吗?”

禹宣沉默地站在那里,黄梓瑕透过灌木丛看见他的侧面,在摇动的灯光与波光之下,他那张完美无瑕的面容上显出一种模糊暗淡的神情。他望着面前的王蕴,缓缓地又说了一遍:“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与齐腾交往不深,对他的鱼也没有任何兴趣。”

前方丝竹之声渐起,原来是公孙大娘的剑舞,即将开始了。

黄梓瑕慢慢地退了几步,从灌木丛之中往后潜行。

她看到王蕴向禹宣走去,示意他与自己回到水榭之前,声音柔和,毫无异常:“有时候不知道,反倒是好事。走吧。”

场下所有人都已重新坐好,公孙鸢走到人群之前,向所有人深施一礼,说道:“今日良辰美景,公孙不才,愿为各位献舞一曲,名为‘剑器浑脱’。在座各位或有曾见过此舞的,但公孙此舞,与诸位之前见过的,定是截然不同。今日此舞有花有蝶,非关刀光剑影,只合花前月下蜂蝶双飞,诸位有意者,可与心上之人同赏,方不辜负其中深意。”

场上人听了,都不由得会心而笑。

李舒白转头,朝黄梓瑕看了一眼,黄梓瑕向着他微微而笑,转而似觉有异,她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看向禹宣,发现他刚刚入座,脸色略僵。见她向自己看来,他便将自己的目光转开了。

她的心里,忽然涌起淡淡的伤怀。这使君府中,花园轩榭之间,曾留下他们的多少欢笑,她的整个少女时期,都是在这里,和禹宣一起度过。

而如今,景物依然,他们两个人,却已经完全变了。

她在默然之间,发现齐腾已经不着痕迹地站起身,退到了座椅的最后。在那里,设了一架碧纱橱,有一个少女正坐在里面。

齐腾轻轻敲了敲碧纱橱的门,她转过头,朝着他莞尔一笑。

黄梓瑕心知这必定就是周子秦的妹妹了,虽然在黑夜之中看不清面容,但看那一仰脸的姿态,在黑暗之中似有光芒的雪白肌肤,也显示出她该是一个漂亮的少女——其实,十六七岁的时候,哪个女孩子会不好看呢?

她还在想着,旁边击节声响起,公孙鸢已经进入水榭之中。她的身影在纱幕之后,摆了一个起手式,一长一短两柄剑在她的手上,寒光隔着薄纱透出来,如隔帘水波。

还没等众人回过神来,只见那两道水波一转,纤细的身影已经从帘后轻捷转出,前方的牛皮灯笼遮住了面向观者的那一边,所有的光都被聚到了她的身上。

她在明亮的光线之中,持剑起舞。剑光转折间,明亮光线画出一个个圆转弧形,仿佛神子携日月而下,在黑暗中破出无数轮新月的痕迹。那些新月的痕迹却又是活动的,如水波如流云,映射着灯光,使她的周身围绕着绚烂无比的光芒。

新月之光陡然散开,是她在水榭之中腾挪飞舞,剑尖颤动,剑光散为星星点点的亮光,那绚烂明亮的剑光就是她周身流转的星辰,随着她一身簇金绣的光芒闪烁而明亮夺目,令所有人无法移开目光。

刚一开场便是如此激昂炫目的剑舞,在场所有人都被她的艺业惊呆了。周子秦更是连下巴都惊掉了,手中抓着的那把瓜子哗啦啦全掉了下来,然而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公孙鸢的身上,竟没人顾得上理他。

就在这天地为之低昂的时刻,公孙鸢忽然将身一停,一长一短两柄剑陡然一合,灿烂的灯光也变得余光暗暗,原来是台下的殷露衣正站在灯笼旁边,抬手就将灯笼上的牛皮纸转过来,灯光便陡然暗了下来。

只剩下纱幕后的那个灯笼,灯光从纱帘后照来,逆光中只见公孙鸢的身影,动作如同凝固,她舞姿的剪影被身后锦绣纱帘衬得如同斑斓的孔雀,披着霞光般的五彩颜色。她手中的剑已经不见,只见她旋转如风,衣袂裙角披帛鬓发,全都旋舞着,围绕在她的周身,如云朵激荡又如光晕圆转。就连纱幕都被她周身的风带动,飘动起来,就像围绕在她身边的一片五彩烟岚。

她旋入纱幕之后,陡然一停。

殷露衣的手向着旁边的乐器班子示意,一直响着的乐声也陡然停了下来。在一片寂静之中,唯有一缕笛声细细传来,如泣如诉。公孙鸢垂手站立,身影如同凝固,而此时香气氤氲弥漫,水榭之上花瓣漫空,原来是殷露衣拉动了亭畔一条绳索,早已陈设在屋檐上的数个竹笼缓缓倾倒,里面盛满的花瓣全部飘落下来,随着夜风徐徐落了满庭。

众人仰望着飘飞的花瓣,纷纷赞叹。

范元龙最是夸张,跳起来说:“我要近前去看看,那些花瓣是真的还是假的!”

黄梓瑕见他站起扑到前面去,几乎将殷露衣身旁的灯笼撞倒,又故意抓住殷露衣的袖子,口中嚷嚷道:“哎哟,这位姐姐扶我一下……”

殷露衣正在专注帮公孙鸢,被他一把抓住衣袖,吓得顿时手一抖,牛皮灯光顿时晃了一下。

她回头看范元龙,见他正趁着酒兴,嘻嘻笑着抓紧自己的手,不由得挣扎了一下,低声说:“请……请客人仔细观舞,以免打扰旁人。”

别说在场诸人了,就连范应锡,看见自己儿子这副丑态,也是顿足暗骂,正要叫齐腾将他拉回来,回头却不见人,这才想起他到后面陪周家姑娘去了。

周子秦正要挤出去,可他在父亲身后,一时移不开椅子。却见坐在第三排右手边的禹宣站起来,上前将酒醉的范元龙后背搭住,说:“范少爷,你是不是喝醉了?这边有风,你透透气。”

禹宣身材比范元龙高大半个头,范元龙又喝醉了,因此虽然挣扎,却还是被他强行架走了。

殷露衣感激地朝禹宣点头致意,然后又赶紧顾着最后一笼花瓣。

范应锡尴尬地向诸人道歉,众人也只能说:“酒醉而已,无伤大雅。”

此时花瓣已飘完,公孙鸢的身影映在绣满花纹的纱幕之上。灯光打过来,她的周身有一两只蝴蝶正在慢慢飞出。一只,两只,三只,陆陆续续,在纱幕上出现。

鲜花落地,蝴蝶满天,众人的注意力顿时又被吸引走,个个仰天赞叹。黄梓瑕抬头看蝴蝶,又顺着蝴蝶的轨迹低头看着坐在那里的李舒白。

他的发上,沾染了一片红色的花瓣。

她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抬手,轻轻地摘下了那片花瓣。他感觉到发丝上的动静,转头看她,而她朝他微微一笑,举起自己手中的花瓣示意。

她看见李舒白明亮的眸子,在这样的暗夜之中如同南天星辰。

公孙鸢身影不动,衣袖轻飘,直到十对蝴蝶全部从她的袖中飞出,她才将衣袖一挥,外面那件簇金绣的红色锦衣蓦然落地,她一身薄透轻纱,傍着那些纷飞的蝴蝶,翩翩起舞。

这一回,她的动作却是轻柔而缓慢的,仿若正与蝴蝶比翼双飞,足尖轻踏,罗衣翻飞,在纱帘之后,被灯光照得半透明的衣袖如同蜻蜓的翅翼,高举的手指如兰花的姿态。

周子秦望着与蝴蝶一起旋舞的公孙鸢,不由得骄傲又带点炫耀地对黄梓瑕说:“崇古,你可知道我抓这十对蝴蝶有多难啊?带着下人们找了一整个下午呢!”

黄梓瑕赶紧敷衍道:“辛苦辛苦。”眼睛一刻也舍不得离开水榭。而此时笙箫齐作,击节声急,公孙鸢越舞越急,殷露衣转动灯笼,灯光顿时大亮,公孙鸢在亮光之中明若旭日,轻薄的衣服,繁急的舞步,变幻的身影,如湍流相激,如冰雪倾泻,如紫电经天。

一声清磬,破开所有目眩神迷的舞步,公孙鸢骤然收了舞势,鱼卧于地。

所有人都还沉浸在她惊人的舞蹈之中,无法回过神。直到寂静许久,众人才轰然叫好,激动得无法自已。

公孙鸢如云朵般袅袅而起,向着众人敛衽为礼,面带淡淡笑容,又挽了殷露衣的手,向场外人致意。

李舒白抚掌笑道:“一别多年,公孙大娘技艺又精进了。这一舞让我想起当初在大明宫第一次观赏你的《剑器浑脱》,年少的我第一次知道什么叫锋芒毕露,剑气激荡。而现下这一曲,刚柔并济,不重雄浑而重优美,也属难得。”

上一章:芙蓉旧 十二   旧游如梦 下一章:芙蓉旧 十四   碧纱橱外
热门: 碎便士 文艺生活 营业对象他不太对 半身侦探2 毛毛星球 贤惠O穿成凶狠上校后 重回80当大佬 杰罗德游戏 佳偶天成 十四分之一